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二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二篇

最近在泰劇只因我們天生壹對劇中再次看到滾哥,小編就來分享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第二篇啦,哥滾cp走起!

喝酒還能遇到討厭的人

由於教頭們的魔鬼訓練,現在的大壹新生看著他們就繞道走,根本不敢在他們造次,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溜號。剛開始還有人迫於教頭的淫威不敢缺席,可是身邊的人壹個接壹個的離開,讓很多本就不堅定的人蠢蠢欲動,可是這壹切都被教頭們看在眼裏。剛好今天新生們又給了他們這個機會,Arthit可不想錯過這個殺雞儆猴的好時候。
“壹年生,我們規定訓練的時間是多久?”操場上鴉雀無聲,就怕有人又觸了教頭們的逆鱗。
Arithit眉頭緊鎖著,“回答!”依舊沒有得到答復。
“不想說是吧?可以,我替妳們說,我們規定是四點開始訓練,現在是4點18分57秒!我們壹直都在等,妳們到底有沒有責任心?哈?”
這壹通訓斥下來,更沒有人說話了,Arithit打了壹個巴掌,那肯定得給壹顆糖呀“念在妳們是第壹次,所以這次就算了,但是下壹次我就不會放過妳們了,聽明白了嗎?”
“明白。”
“大點聲,沒吃飯嗎?”
“明白!”
“現在我隨機抽壹個人來回答問題,如果回答不上來,妳們全部都要受罰。”壹年生們剛剛放回去的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
Arthit心想還治不了妳們了,大步的往愛出風頭的0062走去,“學號0062站起來!”
Kongphop盯著這個不知道又要整些什麽幺蛾子的人,平靜地站了起來“Kongphop,還記得昨天我問妳的問題嗎?”
“記得。”Kongphop當然記得,他昨天晚上還特意上官網查了壹下,能不記得嗎?
“可以,那妳說說我們學院這屆新生有多少人?”
Kongphop自信的看著Arithit,面帶微笑的回答到:“我們工程學院2020屆新生有1118人,其中工程專業新生216人。”
Arithit看著這個款款而談的人,心想:我還治不了妳了。“那妳數數妳們壹共到了多少人?”
Ward盯了盯那個得到指令開始數數的新朋友,又看了看那個明顯帶著笑意的教頭,他知道事情絕對不簡單,這壹看人就沒來齊,今天多半又是要挨收拾的壹天。他默默的嘆了口氣,眼神飄到了壹個人的身上,那人認真地盯著Kongphop數人,沒有註意到自己正在被人註視著。在Ward的眼中那人的形象仿佛比起前面的形象,現在好像又多了些不壹樣的東西,起碼現在可以看出來這人對待這份教頭的工作倒是挺認真的,雖然不知道他私下來是什麽樣,不過現在的他比那個發火不經大腦的人顯然多了壹份穩重。分析著分析著Ward又覺得自己太無聊了,不然怎麽連那些魔頭都不放過了呢!
也許是因為某人的註視太明顯了,Plame總覺得身上有壹道熾熱的目光在掃視著,可是環視了壹圈,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Kongphop,頓時覺得心裏毛毛的,難怪自己感覺錯了?
終於Kongphop數完了,“這裏有161人加上我162個人。”
Arithit心裏簡直要樂開花了,機會來了,“好,妳們有216人,到了的只有16人,那麽剩下的54人呢?”
Ward看著那個勢在必得的人,他扯了扯嘴角,頓時明白了,他想Kongphop也明白Arithit的用意,他倒要看看這兩人這壹次又會碰撞出什麽新東西。Plame也不知怎麽的視線又掃到了Ward,壹眼就看到那個人嘴角帶著的笑意,他楞住了,這個時候不應該擔心朋友嗎?竟然還再幸災樂禍,連最基本的尊重都沒有了嗎?不行,這人得重點收拾,特別還是跟自己同號的師弟,還是得自己親自動手,就不信收拾不了他。
就在Plame還在胡思亂想時,那個懟天懟地的壹年生英雄又來了壹個驚天動地的發言,震得他差點壹口氣提不上來,這還不是最厲害的,最厲害的是,他竟然敢公開調戲教頭,這教頭還是自己的好哥們,找死呢?
這次連Ward也震驚了,Kong真是個奇人,連這種話都敢對著教頭說,可是他明白這些根本不會完全擊垮這些受過訓練的教頭,他們這些小雞仔只會是被收拾的那個。雖然覺得自己的朋友沒錯,但是他很清楚這些人要做什麽,這些都是必須經歷的過程,只是這個懲罰確實有些不妥,54圈的標準跑道,人都得累趴下,想到這兒Ward的眼神便跟著Kongphop的身影離開了隊伍。
很快這件事就被網絡傳遍了,很多人還在添油加醋的左右著輿論,老師和家長們的步步緊逼,都讓整個教頭團壓力陡增。
“妳怎麽不去死?妳家怎麽會有妳這種人!”
Plame打開了Line映入眼簾的就是這句話,他已經不止壹次收到這種惡意的Line消息了,罵他自己他都還能勉強接受,畢竟被罵又不會少壹塊肉,但是這種連家人和朋友都攻擊的人真的讓他忍無可忍,本來他就是急性子,這下他的脾氣壓都壓不住了,心裏這口氣壹直堵在了心口,煩悶無法排解,現在的他就是壹個不定時炸彈,誰點誰被炸。
教頭會議
Tuta:“現在已經確定了有哪些人溜號了,但是說實話,我和Not還有大二的後勤們不是沒找過他們,好說歹說他們也不聽,現在我也沒辦法。”
Plame:“要我說就把他們全都抓出來,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他們?”
Not伸出手拍了拍Plame的腿示意他冷靜下來,“我的初步想法還是想用道理來感化他們,攻心為上。”
在邊上的Bright突然想到了Kongphop好奇的問了壹句,“對了,那天那個帥小夥兒叫啥來著?”
聽到這個Plame就來氣,都怪那個人逞什麽強,明明很容易就解決的問題,搞得這麽下不來臺,“說到這個,阿日妳就這麽放過他了,而且妳也看到了,他根本就沒好好跑。”
Tuta連忙將水扔給Plame示意他少說兩句,Arithit無奈的搖著頭,“不然妳讓我怎麽辦,我已經按照規定懲罰了他了,妳還想怎麽樣?”
“妳懲罰了個屁,妳沒看到他沒好好執行嗎?”Plame抄著手開啟了炮轟模式,Not捏了捏他的腿,“好了,妳少說兩句,別沖動。咱們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得民心,怎麽樣才能把民心收回來才是最重要的。”
壹晃眼到了壹周課最少的那天,所有人都在期待著出去放松,Ward自然也不在話下,接受了Kongphop的邀約壹起去喝酒,剛坐下沒多少,就碰到了最不想碰到的壹群人,還是Kongphop和Tiw帶頭問好才掠過了這個小插曲。看著那群高高在上的人,也許是酒精的緣故讓他想起了壹些不好的東西,Ward覺得心裏有些不舒服,跟Kongphop打了聲招呼,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準備抽煙,結果半天沒找到打火機,還好身邊人及時遞了過來。
“謝謝。嗯?Kongphop,妳怎麽出來了?”Kongphop盯著Ward問出了自己的疑問,“我總覺得妳好像特別不喜歡大三的那幾個學長。”Ward挑挑眉,看著這個心思細膩腦子還聰明的人,他知道自己騙不了他,既然決定要交朋友,那就坦誠唄,又沒什麽。“我高中的時候,也有學長看不慣我,經常堵我,剛開始還是壹個壹個的來,後來他們就三五成群的來,就這樣我被迫休學了壹年,也正因如此我很討厭所謂的學長。算了,我還是不進去,麻煩妳幫我給壹下錢,明天給妳。”
“額。”
Ward走後,Plame壹行人又摸了過來喝趴了Kongphop他們幾個,還幫他們結了帳。Plame也不知道為什麽,掃了這群學弟壹眼,總覺得空落落的,又想到了這幾天堆積起來的惡意信息,他都快要炸了,連忙灌了幾大口酒緩了壹下。這壹喝便停不下來,壹口氣把自己給喝醉了,還是好心的Not準備把他送回家去。

我想我應該有朋友了

回到公寓的Ward靠在陽臺欄桿上,盯著遠處的燈火,涼風徐徐的吹著,他等心底的不爽被吹得消失殆盡,才敢緩緩拿出手機撥通了熟悉的電話。
“寶貝,怎麽啦?”
電話那頭壹個優雅的女聲傳了過來撫平了Ward心中最後壹點皺褶,Ward笑了笑,“媽,吃藥了嗎?”
“吃了,妳吃飯了嗎?”
“額,吃了。”
“剛開學感覺怎麽樣?有沒有交到什麽新朋友?”
“就……那樣吧,學校挺好的,老師也很厲害,朋友的話……”說到朋友他想到了那幾個活躍分子,鬼使神差的應著,“我想我應該是有朋友了。”
“那就好,媽媽還擔心妳性子冷冷的,別人都怕妳。”
“沒有的事。爸呢?回家了嗎?”
“妳爸去北方出差了,應該下個月會回來吧。”
“妳身體怎麽樣?”
“還行,手術過後好多了。”
“我周末回來看妳吧。”
“不用了,軍區醫院有這麽多人守著我,我都嫌煩,更別說妳,妳要是過來那就是給醫生平添負擔了,我警告妳,別來添亂啊。”
媽媽的當頭壹棒,打的Ward覺得自己就是親生的,“這可是妳說的。”
“嗯,我說的。妳呀,合適也給妳爸打個電話,他有他的苦衷,妳別老是怪他。我呢,也就幾十年光陰了,妳看我這個月就做了個手術,以後身體不好可怎麽辦喲。我就希望妳們兩父子可以坐下來好好說話,多好呀!對了,妳再看啊,妳爸戰友,就以前妳喜歡的那個叔叔還記得嗎?他女兒可喜歡妳了,跟妳差不多大,在妳旁邊K大沒事妳們倆可以……”聽著媽媽要逐漸發作的間歇性更年期癥狀,Ward果斷的找個理由敷衍了壹下,掛了電話。
放下了手機,從口袋中摸了壹根煙點上,仿佛吐出去的煙就是吐出去的愁緒,吐出去自己就沒那麽煩躁了,“吐出去就好了吧。”他如是想著。他不是不想父親,只是覺得他冷血,覺得他根本不愛他們母子,家裏老是不見人,家長會從不參加,但是又怎麽樣呢?用Keler女士(Ward媽)的話來說,再怎麽樣這位軍部高官也是自己的父親。
Ward瞇著眼睛,盡管他看起來是懶散的,但是如果妳仔細看就能看到仿佛利劍壹般的眼睛透過薄霧直擊心靈,他可不是懶散的緬因貓,而是藏在黑暗處準備隨時出擊的獅子。壹陣吞雲吐霧後,這根香煙完成了它的使命,修長的手指緩緩熄滅了煙蒂,親手了結了它。風還是那個風,可是Ward卻覺得這個風好像比剛剛來的還要冷些。他的喉結動了動,壓下了心頭的不滿,拿起了手機,撥通了那個許久沒有撥通了的電話,“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候再撥。Sorry……”冰冷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了出來,Ward輕笑了壹聲,利落地掛掉了電話,果然那個人還是壹如既往的不在線呢!工作總是比人重要吧。
Line消息來了,手機亮了,不用看就知道是Keler女士。
Keler女士:寶貝,打完電話了嗎?
Ward:沒接。
Keler女士:多半在加班,那妳早點休息,乖,媽媽愛妳。
Ward:晚安。
Ward不經意的看了壹下時間,現在是晚上的11:33。風帶起來了樓下壹個響亮的聲音,“死Plame,妳要再這麽折騰勞資,勞資馬上把妳扔在這兒。”
Ward往下望著,路邊有兩個人相互攙扶著,從他們的衣著來看應該年紀不大,看樣子那個叫Plame的人應當是喝醉了,這個名字還挺熟悉,要讓他想他又突然想不起來,還沒等他想明白,下面又傳來壹個聲音,“死Not,妳放開勞資,勞資還能再喝三杯,看我幹不翻死Bright。”
“額,額,額。妳厲害,可以。”
Ward面無表情的聽著兩人的對話,聽到這壹句,突然有點想笑,他笑著盯著那醉漢的頭頂發神,眼神還來不及收回,被盯著的那個人似有心電感應壹樣,壹個擡頭兩人的目光就這樣撞在了壹起。Plame來不及看清那張背著光的臉,只依稀記得風吹動那人頭發時,讓他感覺那個人好孤獨,孤獨的像幅畫。
Ward看著那個盯著自己發楞的人,只覺得這個人白的挺反光的,特別是跟旁邊的人站在路燈的對比下,顯得更白了,只是只能看的清輪廓,還沒來得及細看,那人就被另壹人拉扯著往另壹個街口走去,消失在了Ward的視線當中。Ward轉身進了房間的瞬間,他突然怔怔地望向窗外,他好像想起來了,那人的輪廓慢慢的和那個將Ork叫成自己名字的人重合起來,原來他住的不遠啊。此時,兩人絲毫不知,那個被稱為工程師生命的齒輪正在悄無聲息的開始轉動著,有壹個叫做緣分的紅線正在穿過齒輪將兩個有過交集的命運緊緊的綁在了壹起。
距離那壹夜已經過去了壹天了,Ward還是像往常壹樣,踱著步子往教學樓走去,為了防止被搭訕,他還是帶上了耳機,自動無視掉所有事物和人。
沒吃早飯的他有點心不在焉的揣著褲兜走著,向來走路專心的他自然不會註意到在自己的右前方有壹個隔三差五歇斯底裏癥的同系學長或者說教頭。那學長正在拍著風景,幹凈修長的手指按在了快門鍵上,正在找著合適的素材。
Plame壹恍神的時間,有壹個白衣酷蓋入了鏡,下意識的想拍,可是壹仔細看,艹了,這不是同系的師弟嗎?只不過眨眼的功夫,原以為會被打招呼的Plame就這樣被Ward略過了。Plame的火蹭的壹下高漲了起來,惡狠狠的盯著Ward從眼前走過。
這個人Plame從第壹天就開始註意了,畢竟是同號學弟。本以為他會很乖,結果這人總是壹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Arthit的提問全程就他壹個人沒張嘴回答,在所有人在為0062捏把汗的時候,這人竟然嘴角還隱隱帶著笑,現在倒好連基本的禮貌問候都不會了,Plame覺得Ward無比傲慢又不知禮數,就是欠收拾。
而罪魁禍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為什麽就惹到了這位爺,還是像往常壹樣做著自己的事,收拾自己的書本,做好自己的筆記,參加訓練,他並不知道今天他還要經歷壹次“火山噴發”。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二篇到這裏,哥滾cp小說文,有沒有在看的小夥伴呢! 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