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20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20篇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壹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20篇啦,壹句我在,是承諾,是陪伴,更是愛的最大體現,人生路漫漫,像壹輛高級公交車,有的人會上車也有的人會下車,來來去去中,唯有妳常在!

只是遇見妳,眼裏都是妳

Plame有些心急的走著,都快趕上小跑的速度了,他心裏亂成了壹團麻,有些害羞的背影跟平常的樣子完全不相像,Ward眼底只能看見Plame,他笑了笑跟在了他的身後。他想著自己剛剛腿軟的模樣,覺得自己丟臉丟到家了。
在來追人的路上他幻想了無數遍和Ward獨處的畫面,也期待著兩人的坦誠,可是他從未想到自己竟然被壹個親吻弄的如此狼狽不堪,他摸著自個兒活潑的有些過頭的心臟,覺著自己應該來壹瓶兒速效救心丸。
Plame有些無意識的碰了碰嘴唇,回憶起剛剛的觸碰,竟然有些新奇的覺得Ward的嘴帶著白茶花的味道,那種只屬於Ward壹個人的獨特味道,現在貌似也屬於他了。
心裏回味著他想起來自己似乎已經很久沒有這般心悸了,即便是和前女友在壹起時也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雖然覺得抱歉,但是確實是在那個時間剛好出現了她,猶如驚鴻壹瞥,倆人都好像動心了,所以便順理成章的在壹起了。即便在壹起後,他也竭盡所能給予她溫柔、愛護,他能理解她的小心思、小動作,可卻不知怎麽回應,還始終覺得自己處在感情的外圍。
他和她所有的親吻都是淺嘗輒止,點到為止,當初女孩兒滾燙的勾著魂兒的手靠近自己時,是個男人都該繼續,但他在臨門壹腳的時候,抽手離開,心慌的不成樣子,就這樣他也為這段錯位的感情畫上了句號。女孩兒被分的莫名其妙,明明錯的不是她,錯的是Plame,沒有真正的認清自己,所以Plame在遇到她的時候是真正的局促、驚慌,但那都是因為內疚。
可是剛剛很Ward那般親近時,自己是什麽表現呢?他不是回應了吧?他抓了抓頭發,依稀記著自己剛剛好像回應了。
但是Ward的靠近讓人躲都躲不開,多情的眸子總是讓人像溺水的魚那般,帶著他獨特木質香味包裹著Plame的意識,讓他壹寸壹寸的墮落。剛剛Ward那個具有侵略性的吻,霸道卻充滿著愛,所以當他搶占了那壹方天地的時候,Plame知道躲不過,早就順從心聲將手搭在了Ward的肩膀上。
他有些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剛剛的境遇壹想起來就讓人頭腦發昏。明明Ward的是輕輕的觸碰,為什麽他覺得像是點了穴壹樣,讓自己半身不遂了呢?他越想走的越慢,腦袋早就害羞的冒煙了,完全沒註意到Ward已經走到了身旁。
Ward倒是沒想到壹個吻能讓Plame這個看起來有些老油條的人害羞成這樣,他幾乎都要懷疑Plame是不是沒跟前女友接過吻了。想到這兒,他眼裏的笑和滿足再也抑制不住的籠罩了他整個人了,他伸出手勾了勾Plame紅紅的耳垂,在Plame側頭的瞬間,微微低頭湊近,他用著他這輩子都不敢相信的溫柔語氣問著,“在想什麽?”
突如其來的旖旎氛圍,讓Plame下意識往後退了壹步,海水剛好湧了上來親吻著他的腳後跟,不是想象中的冰冷,而是恰到好處的舒適。
明月星辰下這個人就像是天神下凡壹樣,微風掀起了Ward的衣角,撩撥著他的頭發,適時的遮住了澄澈的眼眸,可是那種望向靈魂的深情款款,像大海壹樣的包容著Plame,像是在給他在Ward的世界中自由撒歡的權利壹樣。他告訴自己:只是遇見妳,眼裏都是妳,慶幸是妳……
Plame有些出神往前湊了湊,伸出了手猶猶豫豫的撥開了那幾縷頭發,指尖不受控制的輕輕描過Ward的濃眉,他說:“好看。”
Ward感受著微涼的指尖拂過眉毛,卻又輕輕捂住自己半張臉的手,眼裏的意外之意不加掩飾的透了出來。他能想象Plame手的形狀,順著手望向了Plame,Plame有壹雙明亮眼眸,他眼裏流露出來的喜歡刺激著Ward的神經。
四目相對,就像煙火那般絢麗。Ward握住了Plame的手,輕輕印下壹個像烙印壹般的吻,燙的人心頭壹跳,讓Plame下意識想抽回手。
可是Ward卻抓得緊緊的,甚至有些擔心的搓了搓Plame的手,好讓有些涼的手有壹些暖意,壹個動作讓Plame壹臉黑線,他又不是女的,不用事事都順著,也不用像對待女孩兒壹樣對他。想的有些出神的他只聽見Ward說:“咱們回去吧,天涼,等會兒感冒了。”
說罷就拉著Plame往來時的路走著,Plame這才無奈的扯了扯Ward,指了指旁邊的小石板路,“跟我來,抄近路。”
Ward覺得很奇怪,這個人怎麽什麽地方都知道,難道他家住在這邊?Ward感到奇怪,但是Ward不說。主要是他堅定的,是這個人,又不是他的家,喜歡與否都是跟Plame相關,而不是其他的因素。不過很快他就得到了答案。
Plame帶著他走的小石板路,也不知轉了幾個彎,很快就拐到了民宿正門口。Plame這才松開了捏著Ward的手,和某人相視壹笑,這才帶著他邁進了自家大門。
“Plame少爺,妳回來啦。夫人還在飯廳等妳呢。”
Plame點了點頭算是應了,拉著想回房間的Ward,“沒有撤退可言,我媽很溫柔的。”直楞楞的他並沒覺得有何不妥。
可是Ward有些擔心,畢竟剛剛才明了的關系,他以為Plame會矜持壹下,但是沒想到Plame這麽直白,他想了壹下,如果自己男朋友都沒什麽怕的,他又有什麽好擔心的?
這家民宿結構倒像是個小度假酒店,只不過後面連了壹個宅子,鵝黃色的外墻塗料,薄荷綠的木制百葉窗,搭上白色窗簾,看起來很舒服。他跟著Plame通過木質走廊,從正門走進,從家裏的裝飾物來看,溫馨而不失格調,暖色系的燈光,正在努力散發著溫暖。坐在首位上的Plame媽,正在微笑著看著兩人,開始熱絡的招呼著兩人坐下。
Ward有些緊張的笑了笑,但好歹他每年都會跟著家人走過場,這樣的見面倒是難不了他,只不過現在對象換成了Plame媽媽,他還有些不適應。畢竟第壹次見家長,雖然是在他媽不知情的情況下,自己空著手上門總歸不太好。誰知Plame在跟他媽時,余光還能註意著Ward,看他有些不自在的樣子,不變聲色的伸出手握住了Ward的手。

我在

等到了飯廳才知道,這個溫柔媽媽看起來大方得體,不用想也知道,她年輕時想必也是壹位落落大方的美人。倆人壹並打了招呼,動作壹致的像壹個模子裏刻出來的,Nongram女士笑了笑,壹把抱住了光顧著笑的Plame,溫柔的招呼著Ward坐下。
“剛剛Fang跟我說,我還以為是假的,直到看見妳的背包,我才確定了,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怎麼還成天欺負Fang。”
“哦豁,媽,我好不容易回來,妳就大發慈悲放過我吧,吶~主要是我著急找他。”Plame手指壹指,就把他媽的註意力轉到另壹個帥哥身上。搞得Ward只能尷尬的笑著,因為他發現Nongram女士像是發現了新大陸壹樣盯著他,“孩子,妳早說妳是Plame的朋友,我就直接安排妳去住後面的房子,離我們還近壹些,吃東西也方便,順便還能讓Plame早點回來陪妳出去逛逛。”
不過話鋒壹轉就開始說自己孩子脾氣暴,要人多擔待,惹得Ward想發笑,不過他還是眼睛都不眨的拍著彩虹屁,還把Nongram女士開心壞了。三人邊吃邊聊。Plame這才告訴Nongram女士這個高高瘦瘦的帥氣青年是當年那個瘦小的小不點。這壹下可把她心疼壞了,壹個勁兒的噓寒問暖,壹眨眼的時間Ward碗裏已經被塞滿了各式各樣的菜,Plame在旁邊捂著肚子笑得很猖狂。
Ward有些艱難的吃完飯,Plame媽媽就招呼人幫Ward把行李搬到Plame的房間裏去,兩人攔都攔不住,怎麼勸都不行。就這樣被媽媽安排的明明白白,根本沒有反駁的余地。還好Plame的房間隨時都會進行打掃,床也大,兩人直接拎包入住根本沒問題。
等人都走了,他倆這才面面相覷,不知所措。Ward看著這個整潔的房間,不得不誇壹下Plame他媽媽真的收拾的很認真。Plame和很多男孩子壹樣,墻上貼著NBA球星的畫報,旁邊的儲物櫃裏塞滿了漫畫書、手辦和模型,還有壹個專門放素材的立櫃,裏面放滿了盒子,上面還標上了年份,每壹年壹個盒子,不得不說這人還是挺細心的。
Plame看他在打量,沒說什麼,直接打開衣櫃翻找著,終於搗騰了兩套睡衣出來,把自己的那套遞給Ward,自己拿著弟弟的那套。反正他弟最近都不會回來,自己和弟弟也差不多高,穿他的也無所謂,總不能讓Ward穿弟弟的或者不穿吧,想想都頭皮發麻。
“P 我要不不穿了,我習慣不穿睡覺。”Plame腦子藍屏了,這玩意兒剛剛說啥呢?上次出去睡不是還給我買了壹套。
他盯了盯Ward看似單薄的身形,心裏還在罵罵咧咧,“我不管,給勞資換上。”Plame有些粗暴的把衣服扔給了笑得很欠的某人。Ward從臉上扒拉下來時,還聞到了衣服上陽光和洗衣液混合的香味,跟主人的味道很像,感覺特別幹凈。他擡眸看了看欠著身子找東西的某人,走了過去,蹲在了他身旁,“怎麼了?在找什麼?”
Plame有些不自在的沒有回答,反而是更加快速的翻找著。完犢子了,他真的記不得上次他媽給他整理房間把內褲放在哪個抽屜了,欲哭無淚,而且旁邊還有個不挪窩的好奇寶寶,他覺得這日子沒法過了。
“那個,妳要不先去洗漱,我自己找就好。”
Ward有些好笑地盯著他,不用說也知道壹般能有這個反應那不用說,壹定是私密的,所以找的東西不就只有那壹樣了嗎?他收斂了笑容,乖乖的去了浴室,Plame媽媽想事情想的很周全,什麼東西都給準備了,唯恐Ward住的不舒服。
Ward覺得自己都快把臉笑抽了,這家人怎麼這麼可愛呢,他晃了晃腦袋,拿出了牙膏給Plame的牙刷擠上,把漱口杯都放滿了水,他這才開始刷牙。很快Plame走了進來,倆人均是壹楞,但是很快相視壹笑,只是Plame在看到牙膏和杯子的水時,心跳加速了,不過他還是什麼都沒說,笑了笑開始刷牙。
家裏的浴室不算特別大,但也不小,他和Ward兩個成年人這樣並排刷著也能容下。Plame心裏又開始糾結了,他和Ward剛剛才確定的關系,而且都是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如果就這麼唐突的共處壹室恐怕後果不堪設想。他突然有點後悔讓他媽知道Ward的事了,本來不說吧,Ward應該住客房,結果現在就只剩同床共枕了。
Ward刷完看他想的出神,有些疑惑地拍了拍他的腰側,“想什麼呢?刷牙。”Plame被這個有些曖昧的動作搞得有些心神不寧,幹脆就直接開口了,“睡覺的時候妳離我遠壹點,我怕熱。”
Ward伸手輕輕敲了敲Plame白皙的腦門,提醒他不要多想,“我不是那種人。”
“哦,妳現在倒是越來越放肆了,學長也不叫,還動手動腳,信不信手給妳折了?我嚴重懷疑妳新生訓練不達標。”
Plame佯裝生氣的模樣,Ward看壹次就想笑壹次,他向Plame的側後方走了壹步,把Plame從背後圈了起來,故意把頭靠在Plame肩上,強迫著Plame從鏡子裏看他,“所以,P妳還想訓我?”
Plame翻了個白眼,就想側開頭離他遠壹點,可這壹側就露出了藕白的脖頸。Ward壞心眼的輕輕的在上面印了壹個吻,嘴唇上殘留的水,貼到Plame的皮膚上,潮濕的、潤潤的,有這說不盡的心悸。Plame渾身像是觸電了壹樣,只能聽見兩人合奏的心跳加速樂曲,他已經懵了,只是Ward有些意猶未盡的松開懷抱,按住了某些念頭走了出去,“P 妳先洗,我出去抽根煙。”他要是再不走Plame都快要哭了。
Ward快步走到了陽臺上,靠著欄桿借著海風吹散著圍繞在Ward周圍的潮熱,他的鼻子裏似乎還充斥了Plame身上薄汗和牛奶沐浴露的味道,不難聞,柔和的恰到好處,純潔和誘惑果然是能共存的。他有些後悔跟Plame住在壹起了,這簡直就是活生生地催河蟹情河蟹劑。
這都還不是最絕的,最絕的是等會洗澡怎麼辦?於是,他楞是在海風中越來越熱,熱得他有些手忙腳亂的翻找著煙,好不容易點燃,浴室裏那人走了出來,“P 妳先去洗澡,我還有這個。”說著揚了揚手中的煙。
Plame沒有問Ward為什麼不開陽臺的燈,只留了床頭燈為光明續命。吸了壹口氣,徑直走了過去,呼嚕了壹下Ward的後腦勺,“煙這個東西吧,是好抽,可是抽了就能忽略某些東西嗎?”他眼中分明有什麼東西在赤裸裸的勾著Ward,像漩渦壹樣把人壹點壹點的吞噬掉。
Ward輕笑著朝著Plame徐徐吐出這口煙,Plame下意識閉眼,壹個帶著煙草氣味的薄唇貼了上來,帶著急促強烈的呼吸。Plame手中拿著的睡衣滑落,他終於坦坦蕩蕩的把手勾在了自家學弟的脖子上,壹時間難舍難分。Ward突然止住了親吻,稍微松開了Plame,溫熱的手掌撫上Plame的臉,深吸了壹口氣,才把話說了出來,“P 是跟我在壹起了吧?”
Plame被他整的有些莫名其妙,明明都是讓親讓摟了,難不成妳還要大爺給妳來個高音喇叭對著天空對著大地說愛妳嗎?
他咬住了磨蹭的有些紅腫的下唇,有些急躁地點了點頭,可是Ward遲遲不再有下壹步動作,他有些燥熱卻不知道怎麼辦。
“艹,妳繼不繼續,不繼續勞資走了。”說著就開始掙紮,耐不住Ward雖瘦但是壹身腱子肉,力氣比Plame還大。Plame瞪著Ward,卻發現這人笑得甜死人了。“有病?”
“嗯,妳是我的藥。”Ward把Plame圈的更緊,頭抵著Plame的肩頭,感受著他的真實,上天是給了他壹個貨真價實的果呀。他像是怕人突然走掉壹樣,圈的緊緊的,Plame像是有所感知的拍了拍他的背,小聲的說了壹句:“我在。”他從來都知道這句我在就是壹個承諾,說好的陪伴,不會因為任何事物而斷絕,除非Ward不肯。
有些時候不壹定要轟轟烈烈的才是愛情,平平淡淡的守候也是。
“Ward,去洗澡吧。”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20篇到這裏,這時來個床戲簡直很棒,哈哈!平平淡淡的是的愛這個是真理啊!只要身邊有妳,未來也有妳,便是最好的幸福!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这不该是他关心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