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2篇-Plame很快就體會到了Arithit的幸福

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2篇-Plame很快就體會到了Arithit的幸福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壹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22篇啦, 活了25年,近幾年工作後,遇到更多各式各樣的人,如果不叫小心翼翼去付出真心的話,很可能就會被傷害!誰說只有生意場上沒朋友,其實有些時候妳會發現,生活中,朋友也難得!所以看完這壹篇,滿是感慨,人要是簡單壹點就好了!

妳喜歡,我就樂意

另壹邊Zeta拿著手裏的資料有些興味的撣了撣封面,他好像找到了同盟,畢竟敵人的敵人也是朋友。他把東西扔到了桌上,裏面的照片被甩了出來,露了壹半在外面,Plame和Ward的身影出現在了上面。
他盯著頭頂今天重新裝好的吊燈,從盒子裏拿出了壹顆橘子味兒的棒棒糖,扯開包裝袋塞進了嘴裏。心裏有壹搭沒壹搭的想著後面的棋,很快,他像是打定了主意壹樣,幾下便嚼碎了糖,嘴裏的橘子味道壹下子散開,他像是毫不在意的撥通了壹通電話,很快電話那頭把Ward的聯系方式發了過來。
他敲了敲屏幕,眼睛彎成了月牙,看起來狡黠的像只小狐貍。把要發出去的消息在嘴裏反復過了幾遍,才發了出去。
“我這兒有妳感興趣的東西,關於Sorn的,下周五下午6點,Black horse咖啡館見。”
手機的震動迫使Ward看了看那條匿名消息,壹看到消息,他便收斂了心神,遠處看起來有些平靜的海面,貌似有些忽明忽暗的東西正在海底翻湧著。他是想解決問題,不過,這個人意圖不明,也不知道打什麽主意,並且他可不相信這世界上還有免費的午餐。他皺著眉頭想了想,順手想刪了這個釣魚的信息,可是反復回味了幾遍這句話,他竟然覺得有些新奇,有他聯系方式的不管怎麽樣,都肯定有他的門路,可能沒準還是熟人的熟人,而且他的確需要壹個幫手。
想到這裏他停了下來,不著痕跡的在Plame望向自己之前收好手機,走了過去,挨著Plame。隔著布料,那人漸暖的體溫傳了過來,遠方太陽掙紮著劃破了雲層堆積的囚牢,有些倔強的宣誓著自己的主權。在Ward余光中,Plame幹凈圓潤的手指與黑鐵鏈的冰冷形成強烈對比,Ward伸出手放在他的旁邊,用蠢蠢欲動的小拇指勾住了Plame的小拇指。這種突如其來,卻又小心翼翼的觸碰,總是曖昧的讓人心動。Plame眼角隨即帶著壹抹笑,Ward嘴角上揚,嘴角的笑到底承載了多少寵溺,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兩天的時間,兩人就像是度蜜月壹樣,小耍小鬧的也就過了,Plame總覺得他和Ward不像是剛在壹起的小情侶,就像是壹個靈魂喚醒另壹個靈魂壹樣,沒有什麽生死契闊,只有相守相伴,而且他發現Ward即便是第壹次下廚也比自己炸了廚房來的好,他甚至在考慮以後他倆住壹起過後,Ward會不會給他做早飯了。
他們走的那天,家裏好像生死離別壹樣,Nongram女士生怕這個未來的兒婿吃不飽,死活要讓他們帶著兩大箱水果回去,後備箱裏都快塞不下了,還聽從他母親的話裝了壹包包零食回去。Plame竟然有些慶幸自己媽媽這麽喜歡Ward了,因為他想到如果以後坦白的時候,也許這份喜歡會幫上大忙。
看著兩人有說有笑,美好的讓他覺得上天就像是跟他開玩笑壹樣,壹次又壹次的捉弄他。他突然想起了當時去求姻緣簽時老和尚說的話,所以這個因果循環,是命中註定的吧。他拿出手機,偷拍了壹張照片,這才微笑著走了過去,勾住了兩人的脖子,假裝吃醋的說著:“媽,究竟他是妳兒子,還是我是啊?”
Plame媽看著觍著臉貼上來的Plame,果斷指著旁邊的Ward,“我寧願我能生出壹個他來,生下妳,多糟心啊!”不過話是這麽說,母子兩還是抱了好久才撒手。兒行千裏母擔憂,Plame媽壹直盯著Plame他們的車消失在了拐角,才堪堪收回視線。兒子和Ward的小動作她盡收眼底,可是她不會說,兒孫自有兒孫福,如果哪壹天他願意坦白,那自然最好了。自從Plame爸爸走後,她就想開了,什麽都沒有活得開開心心重要。
“哎喲,老了喲,看不懂了。”說著理了理頭發往店裏走著,轉過身去,她依舊是能扛起壹家重擔的超人,她得多攢些錢,看Ward的樣子,大戶人家沒跑了,這以後不知道有多少地方要用錢了。
回程的路倒沒像去時那樣匆匆而過,兩人走走停停,累了就找個休息站休息壹會兒,把路邊的景色看了個便。
臨時到了壹個休息站,兩人又停了下來。讓Plame有些意外的是Ward竟然看見冰淇淋就走不動道了,Plame有些無可奈何的,用手指彈了彈Ward的腦門,調侃著Ward幼稚。最後還不是Plame自己寵著,在Ward去買水的時候,悄悄買了兩個冰淇淋坐在木椅上等著Ward。
Ward笑著接了過來,兩人坐著,盯著遠處正在玩泡泡的兩個小孩兒身上。不過兩人都戴著墨鏡,也看不出到底在看什麽,不然都要說這倆人是變態了。
“怪可愛見的。”Plame難以掩飾的喜歡,讓Ward回過頭。頓了頓他才開口說道:“P 很喜歡孩子?”
“嗯。看著那兩個小孩兒,我就想到了我弟,我……”Plame突然頓住了,他有些緊張的摘下眼鏡,盯著Ward,眼底的試探迫使著Ward也摘下了墨鏡。
“怎麽了?”
Ward的語氣稀疏平常,讓Plame看不出異常,但是強大的求生欲告訴他,安撫狼崽子好像才是生存的唯壹出路,他咽了咽口水,“那啥……我是很喜歡小孩兒,但是……”
“沒事,我們可以領養,如果妳願意。不用因為我,改變真實的妳,妳就是妳,妳想幹什麽,我都在妳身旁陪著妳。”Ward伸出手捏了捏Plame的後脖頸,以示安慰。
這壹肢體接觸Plame就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麽了,只是覺得身體裏有股暖流從脖子湧向了四肢,迫使他什麽都說出來。剛好Ward手機響了,他轉身往旁邊去接聽電話,他哥帶來了壹個好消息,不用說錢到位了。不過他可是需要時機的,光有錢到位還不行,還得有人,也許那個熟人的熟人值得壹見,總得試試。
掛完電話他才看見Plame壹個人不知道在笑什麽,“笑什麽?冰淇淋太好吃了?”
“沒、沒,走吧。”被Ward嚇到了的Plame,不小心蹭到了嘴角上,Ward下意識摸出手巾,想也沒想的替Plame擦了嘴角,動作溫柔的不像話,仔細盯了會兒,確認擦幹凈了,才示意他去洗手。
等Ward走開,Plame才回神,耳廓紅紅的,而且還有持續升溫的狀態,他這是被撩了?發神的他根本沒註意,冰淇淋已經滴在了他的手上了,他無奈笑了笑盯了盯手。上面有些甜膩的感覺,讓他有些不舒服的甩了兩下,果斷扔掉,連忙跟上Ward。
到家後,還是Ward執意先幫Plame把東西搬上去的再回去,Plame怎麽勸都不頂用,只好由著Ward去了,管他的呢,自己還能好好休息壹下,大不了等會兒幫他搬也行。
兩人倒是甜甜蜜蜜的過起了二人世界,Plame很快就體會到了Arithit的幸福。畢竟有壹個人無論下雨天晴,都願意等著自己壹起吃飯,壹起回家,壹起去圖書館,是壹個很美好的事。
只是唯壹讓Plame疑惑的是,Ward跟他在壹起時,雖然沒有玩手機,可是每壹次他壹離開,就能看著他盯著手機若有所思。他覺得Ward有事瞞著自己,可是他壹切都看起來很正常,並且都挑不出什麽毛病。
本來打算約他周五晚上壹起看電影,結果人家說那天不空,約在周六。Plame想了想沒說什麽,畢竟他不是那種死纏爛打的人,他還是願意相信Ward,人家正主都沒告訴自己他遇到什麽難題,那麽也相信他有自己的處理方式。

懷疑是顆種子

課間的實訓大樓充斥著忙碌的氣息,不是剛剛上課就是剛剛下課,趕趟似的。周圍也有不少跑車聚集,但對於為什麽自己學院大樓外會停壹輛瑪莎拉蒂,他也沒多想,盡管腦袋裏蹦了壹個念頭出來,卻又很快壓了下去,即便自己的第六感覺得很不舒服。畢竟,這個車萬壹是他們學院某個富二代的呢?而且他們學院哪哪兒不是有錢人。
不過,遺憾的是,他第六感真的猜中了,因為車上的人下來叫住了他。他跟Ward還沒怎麽樣呢,就有人找上門來了。看來總有些人按捺不住想要挖墻腳,畢竟朱砂痣這個東西要完全除去可是要出點血的。他看了看時間,Ward還有壹個半小時才下課,那就再等等。
Plame神色自然的坐上了車,Sorn也不啟動,就這麽僵持著,車上的氣氛說不出來的怪異。讓Plame惡心的,還有那個神經病打量的眼神。盯得Plame心裏直發毛,他現在有些不耐煩了。
“找我有事?”Plame語氣不算特別不耐,但是確實帶了些刺。
Sorn貌似還想維持他的形象,語音平緩的問出他想確認的問題,“冒昧問壹下,您跟Ward什麽關系?”
Plame算是知道了,這個人是來給自己添堵的,語氣不善的懟了回去,“既然知道冒昧,那就憋著。”
Sorn輕笑了兩聲,好似不在意的說著,“別生氣。我其實也只是好奇而已,畢竟我怕到時候妳變成了壹個笑話。”
“哦?”
“雖然從我口中說出來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妳知道他有喜歡我嗎?知道他乖乖聽話的樣子嗎?知道他為了等我下課,在太陽底下站了多久嗎?”當壹個人被嫉妒蒙蔽了雙眼,他就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些什麽,仿佛只有除掉讓他嫉妒的人,他才能得到平衡。可是嫉妒是壹個毒蘋果,今天妳可能因為嫉妒壹個人,而去除掉壹個人,但是除掉了,就完全好了嗎?明天、後天又會有多少個讓妳抓狂的對象呢?妳收拾的過來嗎?
Plame徹底無語了,也不想再糾纏下去了,“抱歉,我不需要知道!我和他什麽關系,妳有種自己去問他。而且,妳不覺得妳TM很無恥?設計害他的不是妳?親手毀了他的不是妳?我真的搞不懂妳是怎麽能夠觍著臉來跟我要說法。勞資警告妳,離他遠壹點。”
Sorn意味深長的看了壹眼窗外,過了片刻才說:“妳是不是好奇他這幾天為什麽空余時間都在盯著手機?是不是想知道他遇到了什麽事?要不要我把聊天記錄拿給妳看看?”其實這些都是他想要炸Plame的,他也不知道Ward究竟在做什麽,只是眼線告訴他Ward的近況而已。不過看樣子,這壹招好像用對了。
Plame臉色壹下子就冷了下來,Ward最近行為的確讓人有些擔心,但是他還是相信Ward不會騙他,不過不得不說這個Sorn確實有壹套,難怪當時Ward會被設計成那樣。
“大可不必,我的人我自己知道,用不得旁人說三道四,您走好!”怒火中燒的Plame摔門離去,這種人他八輩子都不想跟他壹起,什麽人渣玩意兒!
車裏的人用力握緊了拳頭,壹拳捶在方向盤上,心裏想著Ward給他說過的話,壹團火仿佛灼燒著他的胃。
“為什麽不能是我?妳要是找個女的我就算了,可是憑什麽是個男的?”看起來有些痛苦的他,很快就擡起了頭,眼裏充斥著痛苦和瘋狂,死死地盯著Plame身著系服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
“呵~正好,那我就毀了他,我想看看妳會變成什麽樣子呢!看起來很好玩,不是嗎?人心啊,是最容易玩弄的,Ward……”他麻溜兒的啟動車,往校外駛去。指尖敲了敲方向盤,他想有些計劃應該提上日程,事已至此,那就都別好過。
懷疑,就像是丟壹粒種子在心裏,慢慢的會在心底生根發芽,就好像爬山虎壹樣,壹步壹步的鋪滿整顆心臟,終有壹日會遮天蔽日,壹點點的讓妳窒息,而且只需要做壹點點小手段。
“這才是人性的弱點。Ward,妳怎麽不學著長大呢?光說不做,可是楞頭青的行為。”
反觀Ward,即便是在上課,也壹點都不擔心的拿出手機跟他哥商量自己的計劃,確認著自己的計劃可行性,每壹環都不能少,壹步步的編制著壹張靜待魚兒入網的漁網。畢竟他已經和那個匿名人確定了壹些消息。這樣看來Sorn的訂婚宴,看起來應該很好玩。
這壹節課Ward是在綜合教學樓的階梯教室上課,階梯教室的好處就是人數多,老師也管不住所有人,自然也包括偷偷溜進來的人。
Plame小心翼翼的溜進門,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著,壹眼就掃到了坐在倒數第四排靠過道位置上的青年,白熾燈的冷光撒得尤為冷清,燈光籠罩下低著頭搗鼓著手機的青年,看起來有些生人勿近的氣質。Plame放下手機,臥在桌上,側著臉看著Ward,指尖在在手機屏幕上畫著圈,壹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Ward的側顏總是冷冷的,壹副生人勿近的樣子,那對眉眼,是自己用手摸過的,這是個真實存在的人,可是這個人他從來沒有摸透過嗎?他搖了搖頭把不切實際的的念頭拋之腦後,他不該這麽想,不管怎麽樣,他都應該相信Ward,最起碼要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自己才能信。從別人口中得出的,連個信用保障都沒有。
Ward盯手機似乎已經入魔了,壹點都沒註意後面直勾勾的視線,手機裏Sorn的消息又發了過來,他都很感慨了,這廝確定不是沙幣嗎?他前面說得那麽清楚,怎麽還要往上湊。
本想壹口回絕,可是接下來他就被Sorn發過來的照片吸引了視線,畫面中壹紅壹黑的身影交錯著。某人的側臉白的反光,側臉清晰可見,兩人看起來親密的過分。Ward用力咬了咬後槽牙,深吸壹口氣,竟開始仔細觀察兩人周圍的環境,除了人像清晰,周圍似乎做了模糊處理。不過身後的站牌就暴露了,應該是在酒吧外面,所以這個人當時喝醉了?他突然覺得自己的思路貌似跑偏了。
可是後面兩人同上了壹個出租車的照片也讓Ward有些生氣了,Sorn為什麽有這些照片,跟蹤?還有他發過來除了想讓人疑心,還有什麽目的,威脅Plame?考慮了再三,他敲了幾個字回了過去,他雖然想早點送Sorn歸西,但是無論如何他得好好保護著Plame。
他不是不想讓Plame知道,而是他怕Plame知道了,要硬參與進去,要是Sorn義無反顧的咬上來,他很擔心自己會給Plame帶去麻煩。
很快兩人敲定了見面的地方,Ward猶豫了再三,還是對Plame說了謊,說自己今天臨時有事,不能陪他吃飯了。Plame看了看消息,沒說什麽,但是Sorn不知道從哪兒弄來他的Line,說要約他見面,Plame正想拒絕,不過Sorn的下壹句話就讓他怒火中燒。
Sorn:我會讓妳看到真相。
行嘞,可以啊!他還不信這兩個人能整出什麽幺蛾子出來,看了壹眼Sorn發過來的地址,心中的怒火蹭蹭的往上漲著,不過他還是很清楚Ward的脾氣,多半Sorn要作妖了。
下課鈴聲響起,Ward背上背包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Plame蹭的站了起來,想要叫住Ward,可是轉念壹想,不就是手撕白蓮嗎?他又不怕。
至於Ward,Plame不用想也知道,他偷偷摸摸的行為,多半就是為了保護自己。他突然意識到自己跟Not玩久了,對這些問題竟然看得如此通透。
但是,由不得他多想,Ward已經開始下樓了,他不是懷疑Ward,確確實實是擔心他,畢竟Sorn段位不低,所以只是遠遠的跟在Ward身後。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22篇到這裏,互相相愛的人,都會努力保護自己的愛的人!真的羨煞旁人!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他就只是單純的喜歡上了Ward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