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3篇-沒有人的愛是廉價的!

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3篇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壹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23篇啦, 人啊!總是需要謊言的!人啊!善意的謊言終究會被原諒,人啊!簡單點活著不好嗎!

誤會

Ward下瞭樓直奔停車場,開著車轉彎駛出去,Plame緊跟其後,不著痕跡的跟著。
天色向晚,遠方的火燒雲點燃瞭整片天空,甚至讓人感覺那團火準備隨時降落人間,遠處高樓半身映照著火,半身躲進瞭陰影中,在那棟高樓周圍的街區逐漸開始熱鬧起來。
Plame跟Ward拐進瞭一個小巷子,過瞭一會兒,前面的車停瞭下來,嚇得Plame連忙打著轉彎燈拐進瞭另一條路,反正Sorn給他發瞭地址,他順著導航也能走到。
他還在慶幸Ward沒有發現,但是他還不知道Ward已經起疑瞭,不過他沒太在意,隻以為是Sorn的人罷瞭。
在巷子深處一傢咖啡館靜靜地躺在一旁跟外面的喧囂隔絕開來,Ward的車很快找到瞭停車位,有些無語的看著早就等在一旁的Sorn,不過事關Plame,他還是忍住瞭打人的沖動,錯開Sorn伸過來的手徑直走進瞭店裡。
繞瞭遠路的Plame就倒黴瞭,店周圍已經沒有停車位瞭,他不得不跨到另一條街找位置放車,等他在過來時,他正看到坐在咖啡店側門花叢中的兩人。店裡這個時間段沒有多少人,打包的偏多,根本沒人註意周圍的人,更別說躲在花叢中的兩人。
Plame一看見Ward的臭臉正想誇一句,他就發現Ward好像笑瞭,他站的有些遠不能真切的看見他們的表情,更聽不清他們的對話,隻是憑著直覺覺得Ward那個樣子應該是笑瞭,而且對面的Sorn貌似也在笑。
Plame想也沒想的就走正門進去隨便指瞭一個飲品,點瞭就往外走著,他不會去赴Sorn的約,讓Sorn覺得自己賭贏瞭。而是坐在瞭正門拐角處的位置上,這個位置他的身影剛好被藏進瞭墻角,但又離那倆人不遠,勉強能聽清兩人的對話,咖啡剛上桌,他就聽見Sorn開口瞭。
“你騙瞭他才出來的?”Sorn的眼睛裡泛著精光,仿佛能夠把人洞察的一清二楚。
Ward聽瞭卻直想發笑,“那又怎樣?”
“我今天找過他瞭,唔……怎麼說呢?感覺是一個很有趣的人。”Sorn用好看的手指摸瞭摸下巴,有些認真地說瞭說他對Plame的認知,Ward卻在這裡面抓住瞭關鍵詞,目光一凌,語氣不由得冷瞭起來。
“怎麼?勾搭我還不夠,還要加上一個他?”
Sorn笑瞭笑,往前湊瞭湊,“你知道的,我的眼裡隻有你。怎麼樣?騙瞭他出來找我的感覺是不是挺刺激?”
Ward往後仰瞭仰,避開瞭Sorn的靠近,有些冷漠的盯著想靠近的人,端起瞭咖啡小咂瞭一口,等著Sorn的下話。
“別這麼盯著我,我覺得你會喜歡上我的。”
“費話?”
Plame懵瞭,隻能大概聽清對話,又不代表他能聽見表情、說話的語氣。什麼叫我覺得你會喜歡上我,然後回瞭一句“費話”!他覺得頭上好像有些顏色,想揍人但是他還是克制住瞭,畢竟經過瞭新生訓練他的脾氣都變好瞭不少,而且最主要是他也想看看後面Sorn會做什麼。
“喏,給你的禮物,你會喜歡的。”
Ward接過Sorn遞過來的牛皮紙袋,有些疑惑的打開瞭。這個略微有些厚的紙袋裡收錄著Plame的信息,甚至連傢人的信息都在,而且Plame近期的照片更是厚厚的一打,他捏緊瞭手中的文件,“你想怎麼樣?”
“跟我交往吧。不然,我可不保證我瘋起來他們一傢人會怎麼樣。”Sorn挑瞭挑眉在等著Ward的回答。這份文件無非就想告訴Ward,他握住瞭Plame的命脈,就當握住瞭Ward的命脈,如果他不高興,那麼這個人他也別想活,大傢一起魚死網破。
Ward有些挑瞭挑眉,說瞭聲:“好啊!”
隔壁蹲墻角的Plame猛地站瞭起來,立馬就想沖過去打人,可是剛剛轉身就看到Sorn越過桌面,抓起瞭Ward的領口,湊瞭上去。Plame被刺痛的雙眼,狠狠的捶瞭捶大腿,轉身跑瞭出去。他沒看到Sorn看著他跑出去時,眼裡的狡黠,他沒看到Ward狠狠的揍瞭Sorn一拳。
懷疑這顆種子Sorn從來沒有想過丟到Ward心裡,因為他知道這人認定瞭,九頭牛都拉不回來,可是那人就不一定瞭,他賭贏瞭,他在等著這顆種子遮天蔽日。他笑著拿出手帕,動作優雅的擦瞭擦嘴角。Ward心裡一陣毛毛的,他收斂瞭表情看著Sorn,心裡有瞭計較,既然他都這麼對付自己的人,那自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不是不可以吧。
“我勸你早點找好自己的退路,免得到時候無路可退。對瞭,別離我太近,我老公會吃醋。”
他拿上瞭文件,絲毫不留戀的離開瞭這個讓他異常不愉快的地方,剛剛那個神經病也不知道突然發瘋的湊上來幹嘛?想想就讓人渾身不舒服。
他掏出手機給Plame打瞭個電話,沒有人接,他倒沒怎麼擔心,隻當Plame是在忙其他事。可是很快他發現事情不對瞭,怎麼連消息也不回瞭,想到今天Sorn的異常,他有些慌亂,如果今天下午那一招是聲東擊西呢?故意引他出來,留Plame一個人好下手。“艸瞭!”他再次發動引擎急忙往Plame公寓趕。
慌亂出逃的Plame躲進瞭車裡,剛剛系上安全帶,那種窒息感就一股腦的湧瞭上來,他有些手忙腳亂的打開窗戶透著氣,耳朵裡斷斷續續響起Sorn的聲音,眼前全是剛剛湊的近近的兩個人影。他有些泄氣似的用額頭抵著方向盤,雙手用力握緊,白凈的手上因用力過度青筋肉眼可見的凸顯瞭出來。可是他不理解為什麼自己明明說好相信Ward,卻連聽到最後的勇氣都沒有,他所說的相信也是紙上談兵嗎?
他在車裡緩過勁來,才發現Ward給他打瞭兩通電話,有些慘白的手指點開瞭屏幕卻在撥出的那一刻,又掛斷瞭,他需要時間,更需要捋一捋,他現在唯一肯定的是他是喜歡的。
他隨手撥通瞭Not的電話,倆人約好在某個小酒館見面,他把車開瞭回去,打瞭車過去。酒館裡坐著的是形形色色的過客,人與人之間仿佛隔著山海,昏黃的燈光籠罩著這片區域,這裡滋生著黑暗和孤寂,此刻就連歡聲笑語都格外突兀。
他點瞭一打啤酒,整個人幾乎都快埋進酒裡瞭。Not一來就見到瞭Plame這幅鬼樣子,他都快氣笑瞭,敢情他一個單身狗活該被這些狗男男嚯嚯?他伸手拍瞭拍Plame的頭,打的不重,但足夠喚醒沉浸在思緒裡的人。
“你來瞭?”
“怎麼瞭?這麼急著叫我?”
Plame端起瞭酒杯,又頓瞭頓,拿起瞭夾子,往杯子裡塞著冰塊兒,等到再也不能塞下後,才盯著Not說出瞭埋在心底的事。讓Not驚訝的是,Plame這個暴脾氣竟然沒沖上去,還能夠自我反思,這是日出於西瞭吧。
“所以你在糾結什麼?”
“我……我好像變瞭。我怕他難過,怕他跟我在一起沒那麼快樂,我希望他好,那個人可以不是我,但是那個人一定要是個好人啊!我怕Sorn重蹈覆轍對他不好,但是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他真的選擇瞭Sorn。我應該會放手吧。”
“不是,我說大哥,你現在要死不活的,就為瞭給我說你準備放棄?你到底有沒有動動你的腦子?這裡面萬一有埋伏呢?你都說瞭那個人心思重,那Ward不知道?而且既然你怕他跟Sorn在一起,那你就上啊!”
Plame苦笑瞭兩聲,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喝完擺瞭擺手,“這對我而言沒什麼大不瞭的瞭,隻是我混亂瞭,我得認真的思考一下。”
“喜歡與不喜歡是心決定的,你怎麼想的我不幹預,隻是你不要後悔。而且Ward挺愛你的,前段時間……”
後半句Plame有些發呆沒聽清,再去問Not又不說瞭,他也隻能作罷。兩人倒不是出來買醉,喝得差不多瞭,便準備打道回府。Not原本打算送Plame回去,結果被一口回絕瞭,好說歹說才讓Not送到瞭街口。Not有些擔心的拿出手機,目送這Plame走到5米開外,才撥通瞭某人的電話。
“N Ward,我是Not,Plame情緒狀態有些不對勁,剛剛我把他送到公寓前面的街口瞭,我有些不放心,但是他不讓我送,你去看看吧……好,辛苦你瞭,再見。”

做不做

這個時間段路上行人還是挺多的,他照例從街口溜達回傢,隻是速度沒有往常那般快。興許是慢瞭下來,他才能發現以前他不仔細看的東西。他一扭頭就看見在隔壁公寓門口停的豪車裡,有一個姑娘哭的撕心裂肺,而旁邊的男人無動於衷。他想,這個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世界裡,住著多少個想他這樣掙紮著的人,風一吹過,他緊瞭緊衣裳,覺得自己有些可笑,因為他覺得自己的掙紮仿佛跟別人不太一樣,說是掙紮,其實更像是在無病呻吟和獨角戲。
Plame雖說沒喝多少酒,但是還是有些上頭,許是抬頭的時間太長瞭,他覺著路旁的燈亮的有些刺眼,他抬手遮瞭遮,唯有指縫中沒被遮牢的光透瞭過來映在瞭他的臉上。
像是發覺瞭自己竟有些矯情似的,他自嘲的笑瞭笑,又把手從頭頂拿開,目光卻被這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小東西吸引瞭一樣,死死地盯著那些圍著路燈瞎轉悠的飛蛾,他在想著什麼,不過很快他就被一個火急火燎的人,拖著往回走。Ward捏住他手腕的力度不小,甚至有些大,他覺得有點疼,但是他沒說話,隻是默不作聲的由著Ward去瞭,低著頭腦子裡飄過的全是他和Ward的點點滴滴,他在想著在如何突破這個難關,想得認真,自然就忽略瞭自己的手腕還被人扣在瞭手中。
Ward似乎察覺到自己太過用力瞭,才克制的松瞭松勁,但是看Plame好似毫不在意的樣子,他又有些難受。他心急的回來卻又聯系不到人,拿著手機心急如焚,在Plame的公寓門前晃晃悠悠瞭幾個小時瞭,好不容易Not才給他打瞭電話,這才找到瞭人,懸著的心才放下。可這心還沒放平,回來的這個卻是這副模樣,讓他的心又咯噔瞭一下,這是他們在一起以來,第一次讓他覺得他好像不是很懂Plame瞭。不過他知道Plame這麼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因為Plame不會無緣無故的低氣壓,也不會這麼甩臉色給人看,雖然沖動、執拗、壞脾氣,可是他對自己那是無限的寬容。
所以即便是在等電梯,他也沒撒手,他不撒手,Plame也不掙紮。“叮”電梯門開瞭,兩人走瞭進去,卻沒人主動開口說話,Ward是想說憋瞭回去,Plame是一點也不想說話。隻是一味地盯著緩慢變化樓層的電梯,Plame突然第一次這麼嫌棄這個電梯瞭,總覺得有些慢。電梯裡的氣氛已經冰到瞭極點,它像是知道Plame的想法瞭一樣,電梯門開的速度還是可以的。
看著開著的電梯門,Plame這才輕輕地拿開Ward的手,往房間走著,步行速度一如往常。躬身在門口換好鞋,扭頭就往廁所裡走,一點說話的空隙都不給Ward。於是,剛換好鞋,準備叫住Plame的Ward被拒絕交談瞭,迎接他的又是另一道緊鎖的門,他沒有想闖進去,反而坐在Plame的沙發上,回想起最近他們所經歷的事,可是卻沒有一件是讓他起疑的事。最後他隻能把註意力放在瞭今天,因為今天他沒有跟Plame一起吃飯,可是應該不至於,Plame沒那麼小氣。
他真的摸不著頭腦,他正想拿出手機問問Not,就被另一條消息吸引瞭。匿名人把碰面時間提前瞭,對於Ward而言都不是什麼大事,他也沒期待這個人手中有多少有用的資料,不過“稅務清單”這個詞兒還是讓他心頭一跳,如果真是“稅務清單”那就好玩兒囉。他轉瞭轉手機,斟酌片刻,便回復瞭消息。
那邊的事解決瞭,可是看著緊閉的浴室門,Ward又認命的陷入瞭沉思。此刻,他並不知道Plame腦子裡那些不切實際又費自己的想法。
浴室裡,Plame躲在水霧之中,心裡掀起瞭驚濤駭浪,一種無力感從腳竄到瞭頭,他伸出手撐在墻上。他想,要不然直接做吧,因為他實在不知道怎麼去試探Ward對他的感覺瞭,畢竟對於男人而言床上解決問題總比床下容易。想法很奇葩的Plame很快就系著浴袍走瞭出來,下巴尖兒的水滴,順著喉結來到胸前沒入到瞭袍子裡。Ward眼睛裡有些忽明忽暗的東西,下意識的動瞭動喉結。Plame看著Ward的表情,他知道他有機會瞭。
Plame順勢坐在書桌角上,兩條腿就這樣直溜溜的晾著,浴袍看起來裹得不算緊,卻足夠誘人,半露半不露的透著牛奶香氣的人,這些細節在Ward的眼裡就像是一個絲毫不知道自己的誘人之處的傻子,明明知道這是個陷阱,還在強裝淡定地擦著頭。
Ward看看Plame,看樣子Plame並不打算吹頭瞭,因為他向自己走瞭過來。Plame單腳跪在瞭沙發上,雙手撐在瞭Ward的上方,有些壓迫感的盯著Ward,略顯寬松的浴袍,讓白凈地胸膛暴露在Ward眼前,這讓他有些慌神。
Plame看起來倒是不慌不忙,甚至有些緩慢的問著,“做嗎?”輕佻的語氣,曖昧的動作,讓他更加有魅力,隻是他的神色沒有直達眼底,溫柔也隻浮於表面。
Ward定瞭定神,理智告訴他事情絕對不會這麼簡單。不過學長如果想這麼談,他也不介意,心裡一合計,幹脆一不做二不休,攬過Plame的腰,把他壓向瞭自己,兩人的距離一下子就被Ward縮小瞭,Plame兩腿分開,跪在Ward腿旁,坐在瞭Ward腿上,浴袍順著叉開的弧度滑到瞭兩邊。
Plame皺著眉頭坐在瞭Ward腿上,不過也僅限於坐在腿上。Ward盯著情緒不明的Plame,長舒瞭一口氣,“祖宗,以後別這樣瞭。”
看著Plame的表情貌似有些受傷,他嘆瞭嘆氣,改瞭語氣,“唉……我知道,你根本就沒做好準備。為什麼?”
Plame沒打算反駁,隻是收回瞭扶著Ward肩膀的手。明明什麼都沒做,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然覺得有些委屈。Ward看著Plame沉默的低下頭,伸出手想摸一摸他的側臉,卻被一下子錯開,手在空中停瞭幾秒,才訕訕收手,攏瞭攏他有些散開的浴袍,重新系上腰帶才準備開口。
“怎麼瞭?”Ward有些輕柔的問著。
Plame裝作像往常一樣的,伸手揉瞭揉眼睛,“沒事,隻是最近忙著課題有些煩躁,所以今天去喝酒瞭。”
“嗯。”Plame確實最近兩天被課題搞得頭大,昨天還叭叭兒的跟他講,這個課題怎麼怎麼難搞,老師要求又如何如何奇葩。這樣想來好像也說的通,興許不接電話,也是因為忙課題吧!但是總覺得有什麼地方說不通,可是他找不到線索,不過還沒等他神遊回來,Plame就拋出瞭讓他難以招架的問題。
“你呢?今天去哪兒瞭?”
他靠著這麼多年的變臉速度,大腦飛速的轉動著,“我今天去拿資料去瞭。”
“什麼資料?我不是你同系師哥,你不找我拿,你找別人?”
“沒有,我是去找其他資料,那個人是其他學校的,下次我帶你去見他。”Ward看著找不話再反駁的Plame,心裡長舒瞭一口氣,畢竟他也沒說假話,確實是拿瞭資料,那人也的確是其他學校。
放松隻是對於Ward而言,而Plame的心,則是沉瞭下去。他知道Ward在騙他,不過他好像沒有別的選擇瞭,隻是笑瞭笑。指瞭指床頭的鬧鐘,“時間不早瞭,回去吧!明天不是還有課?”
說完就想從Ward身上撤瞭下來,Ward還想說什麼卻也不知道怎麼開口,隻是拉過Plame的手,吻瞭吻他的指關節。他真的不想把Plame再牽扯進來瞭,更不想讓Sorn逮著不放。他嘆瞭口氣,站瞭起來,揉瞭揉Plame還有些濕的頭發,“吹風機呢?”
Plame捏瞭捏他的手,“你走吧!我自己來,路上小心。”他有些佩服自己的演技瞭,自己竟然還能微笑著送Ward出去,隻是他所有的偽裝都在合上門的那一刻,都被狠狠的撕下來。他靠在門上,等心裡的情緒漸平,才從抽屜裡拿出煙,去瞭陽臺。
他看著漸行漸遠的背影,收回視線定格在瞭遠處閃爍的星辰,點燃瞭煙,尼古丁的味道讓人有些上頭,得!他好像又得再刷一次牙。短暫的心裡活動讓他分心不過兩秒,就又回想起Sorn和Ward的對話,即便他拼盡全力的分散註意力,也還是會想起剛剛Ward說的假話。
Not讓他從心,他又何嘗不想從心。隻是Ward的謊言讓他有些猝不及防,原來是連真話也不敢對自己說嗎?他真的有些不確定瞭,口口聲聲說的喜歡到頭來卻這麼廉價嗎?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23篇到這裏,如果因為保護對方而受傷的話,要不要跟對方商量下,因為如果妳出事,對方的安全或許會覺得無意義!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Plame很快就體會到了Arithit的幸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