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4篇-我怕妳不要我了

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4篇-我怕妳不要我了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壹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24篇啦, 人啊!需要幫手的時候還是要找幫手的,朋友難得,有之珍之!

合作愉快

他陽臺上足足站到瞭凌晨1點,不緊不慢的收拾瞭一番,進入睡眠時,已經2點瞭。第二天,不出意外他遲到瞭,好友們一通調侃著卻沒讓他的心情好瞭一絲半點。空腹感和頭疼折磨的他心裡煩躁感又增瞭幾分,還是課間Not把早飯遞給他,他才緩過勁來。
“謝瞭。”
“額,Ward給你帶的。”Not的話讓他沉默瞭,上揚的嘴角也定格在瞭原地,不過他手上動作沒停。帶著煎餅走到瞭走廊上面,他沒有矯情的丟掉,反而是一口一口的塞瞭進去,把心裡那些憤懣、煩躁、委屈全都咽回瞭肚子裡。即便是不爽,也不能餓著自己,他快速的解決瞭早餐,這才走進去回到位置上,等著上課。Not看瞭看他的背影,無奈的搖著頭,也不知道這身邊的小情侶是怎麼回事,一對兩對的都這麼虐。
老師抑揚頓挫的聲音嗡嗡的在Plame耳邊3D環繞著,一個不註意,電腦屏幕上的圖紙,竟然開始動瞭起來,他甩瞭甩頭,按瞭按太陽穴,這才清醒瞭不少。Bright有些擔心的戳瞭戳Plame露在外面的手臂,“死Plame,還好嗎?”Plame側過頭,擺瞭擺手,又指瞭指老師,示意先上課。
Bright沒這麼好的耐心,轉過身去,就給Tuta發瞭條消息,詢問著Plame的狀況。很快除Plame和Not以外的所有人都參與瞭討論,一時間各種猜測都來瞭一通,就差說他被綠瞭,因為大傢都不知道他已經和Ward在一起瞭,但是這唯一沒猜的,就可能是實情,Plame還真有被綠的風險。
Plame硬撐著挺過瞭上午的課,才拿出手機給Ward打電話,可是打過去卻是忙音,一連好幾次都是忙音。他終於聽到瞭自己心裡的聲音,既然是才開始沒多久,那就沒必要再這樣下去瞭,快刀斬亂麻,總比後面持久戰好。
他們兩人的對話和Ward的撒謊好像格外讓人難受,Plame伸手摸瞭摸堵的心發慌的胸口,給自己順瞭順氣。過瞭一會兒,他才摸出手機給Ward發瞭條Line,約他見面,他剛好下午沒課瞭。跟著好友們隨便吃瞭些東西,才開著車回到公寓。
一進門,他就把自己埋進瞭被窩裡,屋外的陽光被緩緩聚集的雲層隔絕在瞭高空之上,遠處的涼風送來瞭潮濕的氣息,吹散瞭空氣中那一絲升騰的熱氣。
可是即便是這麼容易睡覺的天氣,他還是睡不著,幹脆翻身坐瞭起來,順便找點事情做,他想起來自己好像還有很多照片沒處理。其實也沒他想象的那麼多,因為他沒有那麼懶,把所有照片堆在一起,寥寥幾張照片被他很快處理瞭。他再一次空閑瞭下來,扭頭一瞬,就發現那本黑色相冊還安安靜靜的躺在書桌上,他伸手拿瞭起來回到瞭床上。
從第一頁開始翻起,那是他剛剛進大學的時候,他們一傢人在學校大門照的,隻是少瞭他爸。他爸剛走那一會兒,全傢就想進入瞭凜冬,可是他和媽媽還是沒被打倒,他一邊照顧著弟弟,一邊兼顧著學業。這下一張是後來的魔鬼訓練,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認識瞭現在的這群朋友,跟著他們硬挺瞭過來。
翻過瞭好幾頁,出現瞭一個笑容甜美的女孩,這是他前女友。還有這一整頁是大二一年所有朋友過生日的照片,每一張臉都看起來青春和張揚。
可越往後翻,他的手就越克制不住的描繪著人像,他才發現自己好像在不知不覺中陷入瞭這段感情中,不然他不可能留這麼大篇幅給Ward。
想到這兒,他又拿出瞭手機,他正在期待著Ward的回信,可是到現在那頭的人還沒來過一點消息。平常他從來沒擔心過這些問題,每次都是Ward先來找他,可是最近貌似反瞭過來,這樣的反轉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合上瞭相冊,光腳踩上瞭地板,有些冰涼的地板還是讓他受瞭不少刺激,腳趾下意識的蜷縮瞭一下,不過也就一下。他自顧自地往外走著,視線越過樓頂盯著有些灰蒙的天空,喃喃自語的說著:“快要下雨瞭……”
在陽臺坐到瞭下午4點半,他的肚子開始叫瞭,“餓瞭。”他轉過身,回到瞭房間,拿起瞭放在床上的手機,再次撥打瞭Ward的電話,無人接聽。得瞭,他真的不想繼續瞭,如果真的不合適又何必牽扯著彼此,放過彼此不是更實在?
他煩瞭,也餓瞭,轉身拿著外套去瞭上次Ward帶他去過的烤肉店。盯著菜單愣瞭好久,如果不是服務員叫他,他可能還在發呆。好不容易點瞭餐,一個人烤著,一個人吃著,結果一不留神他的小牛排就變成一面焦黑,一面還是生的瞭,“這TM是真5分熟!”他有些自嘲的笑著,可是笑著笑著他就頓住瞭,一股莫名的酸楚刺激著他的鼻尖,他很久很久沒有這麼難受瞭。
他咽下瞭讓人抓狂的情緒,把糊掉的肉丟到瞭一旁,重新烤上一塊兒新的肉。夾著碗裡的肉,一口一口的咬碎著希望,那感覺如同咬著一塊不軟糯的牛蹄筋一樣,越嚼越難受。吃到一半,他不確定他到底是飽瞭還是沒飽,隻是吃不下瞭。看著黑雲壓近的天空,他默默的放下瞭筷子,結瞭賬往回走著。
他在上次拉住Ward的路口看到瞭一群打鬧著的人,可是在人群最邊緣有一個女孩子,微笑著看著自己男朋友在人群裡跟別的女孩子侃侃而談,至於為什麼Plame能看出來,是因為那兩人的情侶配飾。
他突然想到瞭自己,他是不是也像那個女孩子一樣沒有安全感,總會給自己糊上厚厚的外殼,在歡身笑語中強顏歡笑著。
另一邊,沒有接電話的Ward,確切的來說是手機放在車上的Ward正在與匿名人碰面,等來等去等來一個真正的熟人。這個人曾經他在來接Sorn的車上看過,因為他是長發長的很精致,當時Ward還以為是這人女生。後來跟Sorn玩好過後才知道這是Sorn的弟弟,隻是沒多久他就徹底跟Sorn決裂瞭,這個人也就消失在瞭Ward的記憶裡。直到這人再出現時,他才想起來。
Zeta看著似乎一點兒也不急的人,緩緩開口,“你遲到瞭。”
“是你約的我。”Ward言下之意便是,我沒有求你約我,我能來就行瞭。而且他還算來得比較早瞭,根本沒遲到,還差十幾分鐘才到約定時間。
“還是這麼傲。”
“你知道我?”Ward挑挑眉打量著Zeta。
Zeta笑瞭笑把長發束在瞭後面,“從別人口中認識的,也算認識吧。哦,還有,你男朋友P Plame,我和他還在一棟公寓裡。”
這一下Ward抬眸瞭,眼裡盡是冷漠,連句話都懶得給。Zeta盯著繃著臉的人,笑出瞭聲,“你可真可樂。放心,我可不是棒打鴛鴦的人,我是來幫你的。”
“幫與不幫,對於我而言,實則沒差。”
“稅務清單可比大公子出醜好玩兒多瞭。”Zeta笑瞭笑,露出瞭整齊潔白的牙齒,看起來人畜無害,如果忽略他說出的話,看起來倒是沒什麼問題。
Ward冷笑瞭一聲,往後仰瞭仰,靠在瞭靠背上,難人尋味的盯著Zeta的眼睛,一種無聲的較量在兩人中間展開,Ward在他眼中看到瞭和他一樣的東西,這才出聲道:“你想要什麼?”
“你想要他身敗名裂,我想要的是一個傢分崩離析。所以,你說我要的是什麼?”
“我單幹,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可是你這一把是要我賭博,稍有不慎,你我都玩完兒,我傢裡人怎麼辦?你又那什麼跟我賭?”
Zeta笑瞭笑,轉瞭轉食指上的戒指,“你我各取所需,你做你的,做完你就可以撤瞭,後面的事留著我來做。”
“你有什麼計劃?”
“你毀他的同時,Jane他們傢會撕破臉,撤出資金,資金鏈斷裂,股價下跌,你買進、我買進,下個月股東大會就有用瞭。”
“你想易主?”
“隻是物歸原主。”Zeta摘下瞭手中的戒指親瞭親,這才盯著Ward,眼裡藏著的情緒深不見底,可見壓抑的多久。
過瞭好一會兒,他才重新戴上瞭戒指,把手中握有的資料遞瞭過去。Ward打開一看,嚇瞭一跳,官商勾結自古便有,隻是沒想到竟然盤根交錯至此。
“你這是場硬仗。”
“不是硬仗,我也不會找上你。”
“這一戰下來,你公司不要瞭?”
“要,所以……”他伸手拿過瞭那一搭資料,攤開到一邊,“隻需要處理一個獅子大開口的就行瞭,殺雞儆猴,我需要你們傢的人脈來石錘。剩下的,就靠慈善和口碑一步一步的拉回來。”
“你可以?”
Zeta往前湊瞭湊,手指點瞭點文件,“不是可以,是一定。”
“合作愉快。”Ward笑瞭笑,伸出瞭手。
“合作愉快。”
Ward之所以能夠答應,是因為Zeta不僅洞悉瞭他的計謀,而且還能想到在絕境中求生存的退路,光是善於用人和資源為自己辦事這一項來看,這人能力不會太差,而且腦子也夠用。他們傢兩兄弟向來不和,他也不用擔心Zeta會反咬一口。果然,他們那一傢子都不是善茬。
Zeta能夠蟄伏這麼久,毅力可是不可缺少的意志品質。有些時候毅力這個東西可是會創造奇跡的。

我真的怕瞭

回到車上的Ward才發現Plame已經打瞭那麼多通電話,為瞭約他見面。他心裡莫名有些慌張,連忙驅車去找Plame。
Plame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過馬路的,隻知道自己好像意識到什麼瞭。涼風過境,樹葉還在沙沙作響,讓他不由得緊瞭緊外套,兜裡的手機正在振動著,他知道會是誰,但是他不想接。
隻是在路過Ward公寓時下意識抬頭找著那個熟悉的身影,但很遺憾的是那個熟悉的陽臺並沒有人影,燈也是熄滅的,看起來冷冷清清的。他搖瞭搖頭往回走著,周圍地行人好像不想在這場即將來臨的雨中趕路,他也一樣。看著頭頂的黑雲,他不由得加快瞭腳步,他想早點回傢瞭。
他不想跟他媽說自己的情況,怕她擔心,也不想讓老弟知道,思來想去也打消瞭找朋友的念頭,他不想再給別人平添負擔瞭。
低頭走著的人,根本沒註意到周圍的情況。突然熟悉的身影擋在瞭Plame的面前,單薄的襯衣在風中鼓動著,襯得Ward更加單薄,那雙多情的眼睛裡滿滿當當都是Plame。Plame承認在看到Ward的那一刻心軟,可是他已經不想再說什麼瞭,天色已晚,雨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掉下來,他真的不想淋雨,也不想跟Ward糾纏。
Plame嘆瞭嘆氣,退瞭一步,伸出微涼的手幫他理瞭理被風凌亂的頭發,在Ward懷疑的眼神中,又幫他理瞭理有些皺的襯衣。等他收拾完後,眼神溫柔又傷感的盯著Ward,像是做瞭一個很重要的決定一樣,搶在Ward之前開口瞭,聲音冷冷清清的聽不出多餘的感情。Ward隻聽見他說 “我們就到這裡瞭吧。”
說罷便不理會Ward,有些決絕的往回走著,連一個解釋都不想給。Ward迅速反應過來,一把拉住Plame的手腕,他急瞭,慌神瞭,“為什麼?”
Plame不想解釋,也不敢看Ward,因為他的眼淚已經在開始打轉瞭,他不願意在情緒不穩定的時候來談這個問題,“Ward,撒手!別跟著我瞭。”臨到最後他扳開Ward的手,他自己的手都是顫抖的。
Ward失瞭魂兒似的定在瞭原地,他有些後悔的看著Plame消失的身影。他完全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根本不知道Plame為什麼生氣,但他他知道他不會輕易說這樣的話。他連忙掏出手機妄圖接通電話,可是被一次次的掛掉。
如果隻是因為他今天沒接電話,Plame不會怎麼做,所以究竟是哪一環節出瞭問題?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什麼時候,什麼時候?見Sorn那天!Sorn說見過Plame,那個時候他一定說瞭什麼,那天晚上Plame還問過他的行蹤,還有那天Sorn突然的發神經,而且擦手的時候往門口盯著。會不會?艸瞭!他連忙點開瞭對話框。
Ward:我不會走,求求你瞭,見我一面,好不好?
天空傳來陣陣悶雷,預示著即將到來的大雨,現在是晚上8點,他給Plame發完消息,就在樓下等著,盯著那個透著暖色系燈光的陽臺,他知道他的人就在那裡。
回到房間的Plame煩躁地把外套扔在地上,鞋都沒脫就躺在瞭床上,外面的風已經有瞭逐漸想要席天卷地的趨勢。寂靜的房間裡,他的手機突然響瞭起來,他本來想罵臟話,但看清人名過後又從床上坐瞭起來,強壓下心中的情緒,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媽。”
“寶貝,剛剛報道說明天有暴雨,要急劇降溫,你出門記得穿厚點,帶上傘。哦,還有啊,離有廣告牌的高樓遠一些啊。聽話。”
“嗯,知道瞭。你們哪兒還好嗎?”
“還好,別擔心。對瞭,Ward最近怎麼樣瞭?”媽媽稀疏平常的問候,重重地撥動瞭他的心弦。他看瞭看窗外隨時會壓下來的黑雲,想起來剛剛Ward發的消息,有些擔心Ward是不是還在傻傻的等著。
“兒子,怎麼瞭?怎麼不說話。”
“額……沒有的事,剛剛網不好。Ward那小子……挺好的。”雖然話是這麼說著,但是他還是擔心的走瞭出去,一下子就看到站在露天廣場上的Ward,Plame能感覺到Ward的目光鎖定瞭他,他看的太過認真幾乎,都忘瞭自己還在打著電話。
“兒子、寶貝、崽兒、Plame!喂?”
“啊……嗯、嗯、嗯,我在。剛剛網又不好瞭,應該是天氣的原因。”
他安撫著Nongram的情緒,兩人繼續扯著傢常,他媽沒為難他,該交代的交代瞭,便掛瞭電話,掛掉電話Plame轉身躲進瞭房間,關上瞭通往陽臺的門,關瞭燈將自己窩在被子裡。
他昏昏沉沉的聽著外面的悶雷,過瞭好一會兒,淅淅瀝瀝的雨如約而至。風雨過境讓他覺得分外寒冷,手腳冰涼的睡不著,手機就在旁邊安靜的躺著。糾結瞭好一會兒,他還是沒出息的拿瞭過來,點開瞭和Ward的聊天界面,最後一條消息定格在瞭“我等你”這三個字上。
他幾乎是從床上蹦著下來的,手忙腳亂地推開陽臺的門,卻發現原來的那個人影已經沒瞭,一陣空落落的感覺再一次席卷瞭全身。Plame有些失落的合上瞭門,把門外的水汽隔絕在瞭門外。他討厭下雨天,因為雨水帶走瞭和他做瞭約定的父親,所以現在是故事重演,也帶走Ward嗎?
Plame覺得自己不是一般的矯情,用力的抓著自己的頭發,弓下瞭身子,眼淚無聲的掛在瞭鼻尖,那種有一塊兒大石頭強壓在心中的感覺,讓他喘不過氣瞭。
Plame從小就皮,皮的無法無天,父母的寵愛,弟弟對自己的崇拜他樣樣不缺,可是父親一走他就扛起瞭傢裡的另一半天,慢慢的他學會瞭怎麼保護自己,那就是讓自己看起來狠一點。傢裡剛開店時,總有人來找茬,總是他沖在一起前面用著自己的力量保護著母親和弟弟。他雖然看起來很狠,但是隻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沒有外表這麼強悍,他敏感、會缺安全感,他會有自己喜好的小世界,他會在一段他認為的悲劇一開始便選擇轉身離去。
但是當他看著那個夾在照片墻上最中間的笑臉時,他真的心軟瞭,他怕瞭那種凌晨突然驚醒的雨夜瞭,翻身掀開被子,拿著手機和雨傘沖瞭出去。
電梯一點點的往下降著,他越來越心急,因為他真的怕Ward會放棄瞭他。
電梯剛剛停穩,他便像風一樣竄瞭出去,雨噼裡啪啦的滴在傘上,Plame有些心慌的四處瞅著,可是連個人影都沒有。他的胃開始隱隱作痛,他有些難受的咬緊牙關,蹲在瞭地上,疼得沒有辦法瞭,他的傘掉在瞭一邊,一個濕漉漉的身影帶著寒氣從背後抱住瞭他。
“P 我真的怕瞭。”我真的怕你不要我瞭,P Plame。
其實Ward根本就沒走,而是蹲在瞭旁邊的臺階上。大雨很快就包裹住瞭他,當他反應過來瞭時,才躲到瞭一旁屋簷下,他在賭。當他看到Plame的身影時,他知道他贏瞭,但是同時他也輸瞭。因為當他意識到自己在害怕時,他就徹徹底底的輸給瞭自己懷抱中的人。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24篇到這裏,當深愛的時候,就不要輕易放棄對方,覺得珍貴的東西也不要隨意丟棄,無論是愛情還是友情!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WardPlamecp同人文第23篇-沒有人的愛是廉價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