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5篇-WardPlame的大旗會壹直飄著

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5篇-我怕妳不要我了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壹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25篇啦, 從此不再騙妳,快樂與苦難壹起共度,生命的每個時刻也要壹直有妳在,WardPlame的大旗會壹直飄著!

雨夜留宿

Plame被抱住的時候已經完全愣住瞭,兩人就這樣在有傘的情況下,硬生生淋瞭半天的雨。不過幸好Ward反應快連忙拿起瞭一旁的傘,把Plame從地上扶瞭起來,兩人相顧無言,隻能沉默。
梯裡,Ward小心翼翼的控制著與Plame的距離,想挨著卻又擔心Plame討厭,隻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他頭發上和背上都是濕答答的,長發貼在瞭臉上,雖然有些涼,但是他的呼吸早就雜亂無章,他悄悄的瞄瞭一眼,低著頭的Plame。
“叮”樓層到瞭,倆人一前一後的停在瞭房間門口。
Ward熟練的從Plame門口的墊子下面找出備用鑰匙把人牽瞭進去。門剛剛關上,Ward就一把摟住瞭Plame,就想是一隻被拋棄的狼崽一樣,索取著溫暖。
Plame掙紮出一絲縫隙,捧起Ward的臉,Ward從他眼裡看見瞭閃爍著的淚花。Plame被Ward眼裡的珍惜灼傷瞭,像是一觸即發的戰爭一樣,他重重的吻瞭上去,帶著不甘、委屈和喜歡至極,生生想在這場像夢一樣的感情裡找到答案。
Ward穩住身形,雙手安撫著Plame,四兩撥千斤似的找回瞭主權,摟著Plame推開瞭浴室門,正正好好的把他抵在瞭洗漱臺上。他能明顯感受到Plame的愛意,他順著自己的心意,輕吻著。
他掛在瞭Ward身上,任由他欺負著,他不想去想Ward到底瞞瞭他什麼,他是不是要跟Sorn死灰復燃瞭。現在的他隻知道,人生苦短,及時行樂。
他推開Ward還欲親吻的動作,拍瞭拍他的肩膀。Ward停下瞭親吻有些疑惑的看著他,“東西,在洗漱櫃第二層的盒子裡。”是個人都知道“東西”這一詞在現在的語境下,多麼容易讓人想歪。
他打開瞭東西卻發現,東西還挺齊全,這次輪到Ward震驚瞭,他對天發誓,他真的沒想過現在就要瞭這個祖宗,可是這是送上門的禮物,他真的毫無抵抗力可言。
到瞭最後Plame的大腦還是清醒的,隻是身體其他部位沒有一絲力氣,隻能半瞇著眼望向Ward。
Ward像是心疼壞瞭,一個勁的安慰著。Plame像是不困一樣,在Ward窩上床抱著他時,他問出瞭疑問:“你是不是見瞭Sorn?”他告訴自己如果Ward再騙他,那他就真的死定瞭。
Ward捏著Plame的下巴,親瞭親Plame的鼻尖,嘆著氣說出瞭實情:“是見瞭,那天跟你說的是謊話,我不是誠心要騙你的。”
“這,我知道。但是那天在咖啡館他為啥親你?”
Ward全身都繃直瞭,他伸手把Plame抱的更緊,低沉的嗓音開始往Plame的耳朵裡鉆,“那天我是去見他瞭,你說他親我?那多半是他突然湊上來的時候。但是,我跟他根本就沒親上。不信,我明天就去找老板搞個監控給你看,而且他湊過來過後,我還給瞭他一拳。”
Plame窩在他懷裡張嘴在Ward鎖骨上磨著牙,算是回應瞭。
“以後……”
“以後我不會騙你瞭,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但是我和Sorn之間的恩怨,我不想把你牽扯進去。”
他沉默瞭兩秒,才開口道:“我怕。”最後兩個字咬得極為的輕,就像是呢喃一樣。
Plame無力的點點頭,聲音小的可憐還帶著沙啞,“我懂,我不問瞭,萬事小心。”
Plame算是真正的放下瞭,Ward也知道瞭有些事不能夠自己單獨下決定瞭,因為他已經不是孤身一人瞭,Plame也應該有知情權。他想的有些遠瞭,看著漸漸入睡的Plame,伸手幫他掖瞭掖涼被,吻瞭吻他的頭頂,也進入瞭夢鄉。
第二天還是Ward先醒,昨晚被折騰瞭一晚上,Plame現在還沉浸在夢鄉中,Ward準備出門買早點,但是剛一起身,Plame便睜開瞭眼。
“醒瞭?”
“嗯。”Plame有些沙啞的聲音,讓他有些臊得慌,一股腦的往被子裡鉆。現在的他就像是熟透的蘋果,從頭紅到瞭腳。Ward乘機掀起瞭被子也鉆瞭進去,把Plame壓在身下,鼻尖抵著鼻尖,呼吸交錯著,Ward深邃的眼裡都是Plame瞭。
Plame有些別扭的想掙紮,卻被Ward拉著手扣在瞭頭頂。Plame無法隻能別扭的讓Ward活生生印瞭好些印子,才被松開。
終於讓他逮著機會,Plame連忙推開Ward跳下瞭床,可是背後的酸脹感讓他下床時踉蹌瞭一下,好不容易穩住身形。
他呲著牙,一手扶著腰,一手有些生氣的指著Ward,“你TM屬狗的?”
Ward卻笑瞭笑不說話,指瞭指自己的肩膀,昨晚Plame留下的牙印還在,看樣子當時咬的不輕。他轉過身去把通紅的臉埋進瞭手心,羞得不成樣子,背脊上留著些昨天磕在盥洗臺上的青紫痕跡,看起來有些別樣的色彩。
Ward笑瞭笑拿著被子把Plame裹在瞭懷裡,把他帶進自己的懷中,在Plame害羞的頭頂蹭瞭蹭,鼻尖充斥著Plame的獨特味道,奶香中帶著小蒼蘭的味道,好聞極瞭。
他說:“什麼時候,跟我哥見個面吧。”
“嗯??”
“我哥想見你。”
“我去,要不別瞭。”
Plame的聲音從被子嗡嗡的傳出來,Ward又緊瞭緊他的腰身,把他轉過來,鼻尖碰瞭碰Plame的額頭,讓他抬起頭來,“要是他們覺得不行,我就讓他們覺得行。”
他眼睛裡仿佛有著光,這個青年用著不同以往的語氣,無比堅定的說:“你和前途,我選你。”除瞭你,我誰也不需要,錢沒瞭,可以再賺,前途沒瞭,我就自己闖,可是你沒瞭,我會後悔一輩子。
曖昧的氣氛在逐步的升溫,Plame的眼睛一張一合,澄澈的不成樣子,他輕輕地湊瞭上去,這一個略顯甜蜜的吻,沒有一絲情欲的味道,而是喜歡至極的純粹感情。

舒心的小日子

不過一會兒的時間,前一秒還感動的Plame,後一秒就從被子裡掙紮出來,假裝有些嫌棄的擦瞭擦嘴,貌似有些討厭Ward的靠近,不過Ward好似根本不在意,把被子放回瞭床上。不顧Plame的反抗,彎下腰抱起Plame進瞭浴室,手腳輕柔的放下他。
Plame因為充血的緣故,臉紅紅的,感覺不出來是害羞還是生氣,不過他一開口Ward就知道瞭,這人是害羞瞭,“你TM有病?”
“下次換一個句子。”Ward笑著調侃,手卻熟練的在牙刷上擠上牙膏,叼著牙刷,把Plame的牙刷遞瞭過去,動作熟練地讓人發笑。Plame看著這扇鏡子,兩人赤裸的上身有著不少痕跡,可見昨晚這場情事多麼的激烈。
Plame心裡埋怨著,這能不激烈嗎?生理鹽水都被頂撞出來瞭,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記得自己最後啞聲哭出來的樣子。想到這裡,他的心裡莫名有些團邪火,他有些生氣的給瞭Ward一拳,不輕不重不痛不癢,但是確實可以發泄情緒。Ward也無可奈何的生生受著,隻是在Plame還想動手時,握緊瞭他的手腕,拇指撫摸著他的腕骨,安慰的動作不言而喻。
本來就沒多大的火,現在已經被Ward澆滅的差不多瞭,他想抽回手,卻被Ward勾住瞭食指,動作雖小卻也足夠曖昧。Plame竟然覺得害羞瞭,雖然皺著眉頭仿佛在說自己的不情願,可是紅得滴血的耳垂又暴露瞭他的心口不一,Ward覺得遇到這麼可愛的人,是他花光瞭一輩子的好運瞭吧。
外面的太陽躍躍欲試的探出頭來,兩人從浴室裡出來,便踩進瞭陽光中。陽光總會讓人莫名的開心起來,Plame有些開心的想大邁開步子,剛走出一步,卻扯的背脊和某個不可描述的地方疼,雖然不是很嚴重,但是這種不適感總會讓人不舒服,他呼出瞭一口氣,把背挺瞭起來。Ward看著故作鎮定的某人,幹脆故技重施,把人抱瞭起來,抱時還故意顛瞭顛,讓Plame不得不把Ward扣的緊緊的,眼睛裡的警告讓Ward直想笑。
臨到床邊他又不想放手瞭,逗的Plame伸手拍瞭拍他的肩膀,提醒他。Ward挑瞭挑眉,低下頭有些曖昧的說瞭一句,“親我一口,放你下來。”
“愛放不放,勞資怎樣的舒坦。”
“不親是吧?”Ward抱著後背的手就撓著Plame腰上的癢癢肉,昨天他就發現瞭這人腰部全是敏感地帶。這一通下來,Plame就開始掙紮,他一掙紮,兩人都不好過,都被折磨的紅瞭臉,一個不留神雙雙栽倒在床上。
Plame吃痛的齜瞭齜牙,手不自覺的想去扶腰,結果某個死人還壓在他的身上就像狗皮膏藥一樣,扯都扯不下。
“Ward,你給我起開。”
“我不。”
“你TM這是要放飛自我?是你爹我拿不動刀瞭,還是你飄瞭?”
Ward好似沒聽見依舊躺在瞭Plame的懷中,貪婪的享受著身下人給予的體溫,陽光透過陽臺撒下的柔光,讓Ward的眼睛散發著琥珀色的光芒,頭發絲都是閃著光澤的,Plame盯著Ward,伸出手輕撫瞭上去。
Plame輕輕地撫摸著Ward的頭發,輕柔地讓人很享受,他抬起頭盯著Plame微抬的頭,撐著手往上湊瞭湊,鼻尖蹭過瞭Plame的下巴,酥酥麻麻的,閉著眼睛輕輕地含住瞭Plame豐潤的下唇,舌尖順著唇縫撬開瞭牙關,Plame的手輕輕放下,把住瞭Ward的脖頸。一個親吻適可而止,Ward松開瞭Plame,從床上坐瞭起來。
“好瞭,把衣服穿上,在傢等我,我去買點吃的,等會兒我再去超市買點東西放在你冰箱裡。”
“你……”
“我?我不放心你一個人,準備長期借宿。”
Plame都想站起來給他鼓掌瞭,這個理由多麼具有說服力啊!他剛抬起腳準備踹人,就被人猛地抓住瞭腳脖子,腳脖子被人握在手中的感覺不好受,特別是他的屁股還在疼呢,雖然被上瞭藥,但是說實話,也不好受啊。
他瞪著眼睛看著一臉不懷好意的Ward,“放開你爹。”
Ward笑瞭,這人一急或者一害羞就想罵街,現在這情況多半是後者,他彎下腰挑瞭挑Plame的下巴,“我去給你拿衣服,穿著睡衣一天總歸不太好。”
Ward像是在自己傢一樣,推開瞭衣櫃門,開始找著合適的衣服,挑挑揀揀找瞭兩個同色系的衛衣,先拿出一個給Plame套上,在Plame震驚的眼神中,淡定的幫人整理著,甚至還想幫Plame換褲子。
“夠瞭,褲子……我自己來。”
Plame一把搶過Ward手中的褲子自己套上,搶在Ward動手前,把自己收拾好,穿戴整齊跟在Ward身後,就想跟著他一起出門。
“P,你要幹嘛?”
“你不是要出去?”
“嗯。”
“我也去,反正也沒事。”Ward有些無奈的拍瞭拍他的腰,“不痛瞭?在傢等我回來。”
Plame皺著眉,拿走瞭Ward的鑰匙,毫不在意的說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可是後面他就後悔瞭,坐著還沒站著舒服,而且怎麼做怎麼不舒服。Ward看在眼裡疼在心裡,開車的速度都快趕上旁邊老大爺踩腳踏車的速度瞭。幸好,超市離得不遠,兩人沒晃多久就到瞭。看到超市大門時Plame都快哭出來瞭,眼神愈發柔弱,連大步都不敢邁,但是,他又不想表現的過於不自然,所以就強硬的想像正常時那樣走,卻被Ward勾住瞭帽子,Plame瞪瞭一眼,Ward松開手和他並肩走著。
“走這麼快?我還想和學長多待一會兒。”Ward配合著他走得比較慢,嘴上說是讓Plame將就他,實則是在擔心Plame,又不想讓他覺得不自在。
兩個男孩子一起逛超市本來就挺顯眼的,又是倆帥哥,周圍的人早就開始註意倆人瞭。Plame有些擔心的看瞭看Ward,伸出食指戳瞭戳Ward的腰,壓低聲音提醒他早點買瞭早點回去。Ward充耳不聞,還過分的放開把著購物車的左手,安慰似的捏瞭捏Plame不安分的手指才收回瞭手。
挑菜的時候兩個人就像無頭蒼蠅一樣,什麼都不懂,還是Plame請教瞭旁邊挑菜的阿姨,倆人這才根據阿姨的指點,買完瞭菜。
Ward心疼Plame,舍不得他多走,很多時候都是讓他在貨架外側等著,他去挑Plame想要的東西,再拿過來。
結賬的時候Plame還想搶先結賬,結果被Ward眼神攔著,沒有辦法,他隻能讓Ward笑著去結瞭帳。他除瞭傢人外從來沒看過誰這麼樂意為自己花錢,當瞭冤大頭還這麼開心的,嘖,隻有這個傻子瞭。
他站在出口,看著那個青年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出來,眼裡的歡喜體現的淋漓盡致,他笑得很開心,仿佛前兩天的鬱悶都一掃而空瞭。
有瞭Ward,他自始至終沒有碰過到過那幾袋東西的邊邊角角,隻是在Ward往冰箱裡塞的時候,他才找到瞭存在感,幫忙整理著冰箱。雖然他覺得沒必要這麼寵著他,這種感覺讓他覺得自己就像個女孩子,但是他知道Ward根本就不是這樣想的,隻是心疼自己。他走到瞭正在跟青菜做鬥爭的青年背後,伸出手,從後面抱住瞭他,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盯著這個按著食譜做飯的男人。
這個青年雖然不會做飯,但是他會為瞭自己努力的學,雖然對別人總是事不關己的樣子,但是對自己那是真沒的說。這個人總是竭盡所能的對自己好,這樣的人怎麼可能不讓人心動呢?
“P 你去休息一下,一會兒就好瞭。”Ward用側臉蹭瞭蹭Plame,這才讓人收回瞭思緒,Plame臨收手的時候,還惡劣的摸瞭一下Ward的腹肌,過足瞭手癮。
Ward無奈的搖搖頭,但是他也沒有辦法,自己的人還不是自己給慣的。Ward很快做瞭出來,雖然不好看,但味道還行,畢竟Ward也才剛起步。
吃瞭飯兩人一起收拾瞭,這才拿出瞭前面Plame沒看完地電影放著,可是剛開始吵著要看的人竟然看瞭個開頭,腦袋就一點一點的,看著像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Ward伸出手把Plame的頭放在瞭自己肩上,關小瞭電視音量,就這麼陪著他。
估摸著他睡熟瞭,才把電視一關,把他安置在沙發上,給他搭上毛毯。順毛的Plame總是看起來乖順的,特別是現在安安靜靜的躺著,Ward特別想呼嚕呼嚕他的頭發。他確實做,甚至想做的更多。盯著Plame有一會兒瞭,他才收回視線,跟Zeta交換著消息。
這時的Zeta正在書店裡挑瞭本書安安靜靜的窩在角落,通完消息他合上瞭書,拿著書去櫃臺結賬,一出門就碰到瞭意料之外的人。
本來停瞭一上午的雨,到瞭下午又漸漸的下瞭起來。窗外的雨還在下著,雨不是很大但卻著實有些密集。Not從咖啡館出來,雨就開始下大瞭,沒有傘打車也不好打,他隻能往就近的書店跑去。
書店門口有雨棚剛好可以避雨,他拍瞭拍身上的水。突然,門鈴響瞭,他和剛好走出來的人碰瞭個正著。Not想起瞭Plame的話,他有些尷尬的笑著打招呼。
Zeta對他笑瞭笑,打著傘走瞭出去,過瞭一會兒又折瞭回來,走到Not面前站定,“P 跟我一起走吧,我開瞭車來。”
Zeta笑得很甜,Not看瞭看他又看瞭看雨,“行吧,謝謝你。”
“沒事兒。”
Zeta貼心的送他到瞭公寓門口,這一路上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閑扯著,不尷尬卻也說不上幾句話。到瞭門口,Not覺得就這麼讓人回去瞭不太好,他有些不好意思,耳朵尖兒有些紅,伸手摸瞭摸還帶著水汽的頭發,“那個……要上去喝杯水,坐一坐嗎?”
Not善意的邀約讓Zeta有些詫異,現在的男孩子都這麼熱情?不過一點小忙,就可以好到到傢坐一坐的層次瞭?不過他看著Not真誠的眼神沒好意思拒絕,停好車阻止瞭某人想沖進雨裡的動作,拿出傘從另一側把門打開幫Not遮住瞭雨。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25篇到這裏,劇裏沒有Not的cp片段,接下來更新Not Zetacp小說同人文會有人看嗎!好像小編分享的滾哥cp文也沒人看呢!暴風哭泣!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WardPlamecp同人文第24篇-我怕妳不要我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