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7篇-把自己的愛意融進瞭故事中

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7篇-把自己的愛意融進瞭故事中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壹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27篇啦, WardPlame已經老夫老妻的feel,同進同出,共患難的感情是堅不可摧的,不過這是要卷入豪門搏鬥的節奏!期待Not跟Zeta的篇章!

喜劇還是悲劇?

那次Not對Plame說的,“其實Ward真的喜歡你。”後面那句話是Ward從一開始就把你計劃進瞭他的餘生,從一開始他就在準備給你未來。
為什麼說Not知道Ward把Plame算進瞭餘生,還是得從那次他不小心把筆記本遺留在實驗室外說起。發現筆記本不見瞭,他就回去找,卻剛好聽到瞭Ward在跟人通電話,他本來無心偷聽,隻是剛好聽見瞭他跟他姐姐或者哥哥說瞭,他已經決定瞭就隻要Plame一個人,之類的話。本來想在上次就告訴Plame,可是他一個外人本就不該插手人傢小情侶的事,而且這些話從當事人嘴裡說出來,給人的感覺是不一樣。
如今他的好兄弟有瞭對他們好的人,他自然為他們開心,現在他們這群人裡,隻剩他和Tuta是單身狗瞭,Bright不能算單身畢竟女朋友換得比衣服還勤,反正,他媽已經開始著急瞭。這不,剛好參加他爸商業夥伴的兒子的訂婚宴,他媽早已摩拳擦掌,絲毫不放過這種大型聚會場合瞭,看到熟人就開始攀談起來。Not搖搖頭坐到瞭一旁座位上,等著訂婚典禮的開始。
周圍的燈光很柔美,白色與綠色的撞色搭配,讓整個會場裝扮的溫馨卻不失優雅,花籃裡白色玫瑰,躲在綠葉裡安安靜靜的綻放著魅力。
他掃視瞭一周,莫名覺著有些熱,伸手解開瞭西裝扣子,看起來有些慵懶,但是人坐得又很周正。他遠遠的看著他媽笑得花枝招展的樣子,就知道過不久他恐怕又要被迫相親瞭。無可奈何就隨她去瞭吧!他從包裡拿出手機,可是抽出來的同時,今天早上塞進包裡的皮筋便掉瞭。那是Zeta走後,他費勁千辛萬苦找到的,也不知為何,他就這樣隨身帶著,許是為瞭方便見面時,物歸原主,也或者是因為其他的他還沒意識到的東西。
註意到它掉瞭出去,他連忙彎下身去撿,碰巧旁邊的人幫忙撿瞭起來。他剛說瞭謝謝,結果抬頭一看。哦豁,主人這不就來瞭嗎?人傢還蹲在地上拿起來細細端詳著,不過意識到自己貌似有點不禮貌瞭。他正想還給原主,結果就和Not撞上瞭眼神。
Zeta的眼睛很靈動,在看清對面的人時,俏皮的笑瞭笑,拎著皮筋在Not面前晃瞭晃,“怎麼?找到瞭?而且……”他的眼神像是要把人看透一樣,“而且,P 你怎麼隨身攜帶呢?”
Not看著越來越接近的臉龐,心跳正在提醒著他,他好像反應過激瞭。靚仔突然語塞,不知道怎麼解釋的Not幹脆蹭的一下站瞭起來,周圍人很多,但是根本沒人註意他們這邊的情況。
Zeta站瞭起來,照理說如果是常人,一般會下意識後腿一步,可是Zeta並沒有後退,而是抬起瞭頭,Not的胸膛就擋在瞭他面前。Zeta沒有直起腰,隻是保持著微屈的動作,因為靠的近,他竟然聽見瞭Not錯亂的心跳聲,就像擊鼓一樣,“咚、咚、咚”,聲聲入耳。
此刻的Not隻得保持著站立的姿勢,看著離他很近的Zeta,他自己僵的跟個木頭似的。不過他的這麼多年良好的傢庭教育還是告訴他,凡事要註意尺度與分寸,他後撤瞭半步,確保有點距離,但卻不疏遠的狀態。
“抱歉,本來說是早點給你的,可是最近我都沒見過你。現在物歸原主也算瞭卻瞭我的一樁心事。”Not笑得得體,語言也讓人挑不出刺,可是偏偏這樣的Not,就讓Zeta有點不爽,於是他就想欺負欺負Not。
他狡黠的笑瞭笑,快速的牽起Not的手,把皮筋套在瞭Not手上,動作又輕又快,套完瞭還把Not的襯衣往上理瞭一下,握著他的手看瞭看。他挑瞭挑眉,江詩丹頓的腕表跟小皮筋更配哦。
“P Not它在你這兒挺好的,反正你的方巾還在我那兒,咱們就當作禮物交換怎麼樣?”明亮的聲音裡透著愉悅,讓人無法拒絕。
Not本來想說你知不知道給人套個小皮筋是什麼意思,但是他始終沒有問出口,隻是看瞭看手上的皮筋,再看看Zeta的笑顏。
“你也是來參加典禮的?”
“嗯,我同父異母的哥哥要訂婚,我怎麼能不來?”
Not註意到Zeta在說這句話時,眼裡流露的不屑,但是他不會說出來,畢竟這是人傢的傢事。不是局中人,不要多管閑事,也莫勸人善良。不過驚奇的是,除此之外,他還發現Zeta貌似剪頭發瞭,比原來短瞭一小截兒,“你剪頭發瞭?”
Zeta有些詫異的眨巴眨巴眼睛,“你看出來瞭?”
“嗯,不是短瞭一些嗎?”
無數個念頭在Zeta腦海裡飄過,最後隻是點點頭,“嗯,是剪瞭一些。好瞭,不說瞭,我還有事。”
“好,你去忙你的。謝謝你的……皮筋。”
Not註意到Zeta並沒有去隔壁主賓休息區,而是往舞臺旁邊的控制臺走去,他好像在跟負責人交談著。Not覺得疑惑,但是他轉念一想,這是人傢哥哥,也許是讓他去交代什麼事情來著。即便心裡覺得有些蹊蹺,但是他還是轉身去尋他媽去瞭,再不去他不知道自己要被賣給哪傢姑娘瞭。
Zeta跟操作人員打著商量,畢竟這不是他的人,但是沒有什麼是錢搞不定的,隻不過是放個視頻而已,動動手指就能收獲大筆外快,誰不喜歡?
Ward安排的媒體早已就坐,就等著大新聞的爆出,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典禮準時開始,Zeta也在主賓席落座,旁邊是身著改良版泰式禮服的Jane。他和Jane的關系怎麼說呢?青梅竹馬。小時候Jane最粘的人就是他,隻是這一切,在Sorn和他母親出現的時候都變瞭,他也見識過小三登門的。可是當他媽被換成是小三的時候,他覺得世界觀都崩塌瞭,他後來也是在父母爭吵中得到的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
Sorn的母親得知實情要跳河,他媽去救人,結果他親眼看見他們倆在拉扯的過程中,雙雙跌入瞭河裡,而他的父親竟然先救瞭別的女人。最後他媽永遠的走瞭,外公怒火攻心病倒瞭,沒過兩年也走瞭。股份雖然給瞭他,可是這些所謂傢人以他未成年的理由拿走瞭管理權,公司就這樣被這一傢子不要臉的繼承瞭。
而且,Jane跟他關系壞掉,也是因為Sorn的介入,不過說實話,他也不在乎瞭,畢竟他勸過Jane瞭,該說的早都說完瞭。他有些無趣的玩著食指上的戒指,他軟弱的蟄伏瞭這麼多年也該到頭瞭。
不知道為什麼Jane突然轉過頭來,一聲不吭的盯著Zeta,壓低聲音來瞭一句“你想不想我嫁?”Zeta抬眸註視著Jane,嚴重藏著愧疚,他搖搖頭,指瞭指臺上,主持人在叫雙方傢長上臺瞭。
Jane扭頭,站起身來整理裙擺,Zeta在她上臺的最後一刻拉住瞭她的手腕,微涼的手鐲入手的觸感不是很舒服,迫使他送瞭送手勁。
“Jane,今天過後別恨我。”Jane在詫異之餘,卻鬼使神差的想到,這婚應該是接不成瞭。不過她笑瞭笑,反握住Zeta的手,就像兒時一樣捏瞭捏。她知道沒有退路瞭,已經到這一步瞭,即便她後悔瞭,或者說真的有變故,也不可以進度回溯瞭。而且如果結不成婚也沒什麼影響,她還是他們傢的公主,追她的人依然能從這兒排到門外。
“親愛的各位親友們,感謝大傢來參加我的大兒子Sorn的訂婚典禮……”臺上那個男人冠冕堂皇的說辭,讓Zeta直犯惡心,他扭頭幹脆不看瞭,轉頭的瞬間他與Not對視,他朝Not禮貌的笑瞭笑,又把註意力調瞭回來。主持人又開始串詞瞭,Zeta笑瞭笑,好戲要開始瞭。
“聽說二位還為彼此準備瞭小驚喜,那我們先看誰的呢?”Sorn笑瞭笑,優雅的理瞭理衣服,握緊瞭Jane的手,朝著所有人微笑著說:“我先來吧。”
現場氣氛再次高漲,所有人都在笑著,隻有Zeta的笑不及眼底。大屏幕很快放出來,伴隨著音樂一張張艷照被毫無征兆的甩瞭出來,尺度之大,剛剛還在笑得人,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瞭。前面收瞭錢的人,慌忙之中竟然按下瞭循環播放,頓時,全場像炸開瞭鍋一樣。有嘲諷的、有擔心的、還有默默吃瓜的。隻有Not盯著那個背影,開始發呆,他媽還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屏幕。
Jane的父母最先反應過來,拉過Jane的手,護在身後,“帕查提先生,我覺得我們應該重新考慮兩傢聯姻的事瞭!寶貝,我們走!”Jane這邊的親朋在Jane父親的帶頭下紛紛離場,暗插的媒體光速拍瞭照片,混在人群中離場。
剛剛還賓朋滿座的會場變得冷冷清清,Zeta這邊的親戚也開始陸續起身離開,Not臨走前看著還坐在位置上的人,最後還是扭頭走瞭出去。
“還在放什麼,還不關?你們公司怎麼做事兒的?”帕查提先生已經被氣的急紅瞭臉,風度、優雅都變成瞭粉碎的面具。那一瞬間,原本卡住的屏幕終於熄瞭,Sorn已經愣在瞭原地,他媽正在安慰著帕查提先生,不過她還沒壓住,Sorn就沖下瞭臺,拎起瞭Zeta的衣服,“是你吧?一定是你這個雜種?”
Zeta戲演的很到位,雙眼帶著淚,好像是被嚇著瞭,把一個小白兔受驚的模樣表現的淋漓盡致。他們母子當初就是憑著演技和手段一步步獲得瞭別人的同情和認可,他也隻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瞭。
他爸直接震怒,呵止瞭Sorn的行為,甩手離開,他還要找Jane他們傢族談談,看看有沒有回旋之地。Zeta被Sorn狠狠的推在瞭地上,看著父親的離開,Sorn快步跟瞭上去。在他們一傢三口都走後,網上就掀起瞭軒然大波,Sorn今天的醜事滿天飛,並且他爸的賄賂案被爆瞭出來。官方立即發佈公示,準備對整個公司進行徹查。
Zeta在回去的車上,一遍一遍地看著引爆焦點的新聞,他突然覺得好累。通知瞭管傢,封鎖住宅,又給老師請好瞭假,拖著疲憊的身體把把自己鎖在瞭房間裡。

最怕日子沒有盼頭

Zeta那邊雞飛狗跳,Ward這邊歲月靜好。
從摩天輪上下來,他和Plame早早的回到瞭房間,一點開手機就看見瞭明晃晃的新聞,想跟Zeta回個電話,可是Zeta那頭卻沒人應。他早就想到瞭這個結果,但卻不免擔心他,畢竟是對付自傢人,於情於理都不會太好受。可他轉念一想,那個人內心堅韌,應該不會太難受,他抬頭望著陽臺外三三兩兩的星星,把心裡的擔心壓瞭下去。
Plame盯著Ward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現在的他跟剛剛有些不同。他從裡面走出來,把外套搭在瞭Ward身上,“起風瞭。”
Ward抓過來他的手,抵著手背親瞭親,跟他十指緊扣,盯著遠處的燈光,醞釀瞭很久。
Plame等的鼻尖都有些泛紅瞭,他才出聲,“P 我在想我是不是做的太過瞭?”
“怎麼瞭?”
Plame第一次見到Ward這樣,可是連安慰都不知道從何處下手,隻是握緊瞭Ward的手。
Ward嘆瞭嘆氣,把他和Zeta的計劃全盤托出,聽得Plame心悸。隻是這件事這樣說來貌似又沒那麼嚴重,因果報應而已。畢竟他不是當事人,自然不懂當事人經歷瞭什麼。
“Ward,人各有命,一報還一報。我不知道Zeta跟他們有什麼仇什麼怨,我隻知道你和Sorn的恩怨,但是說到底其中的酸楚也隻有你一個人知道,旁人無從得知。”雖然Plame覺著這樣安慰人不對,可是在一個人懷疑自己時不是正需要人的肯定嗎?當年自己被欺負的時候不是也希望有人能給自己一個肯定嗎?而且當Ward在說出這句話,其實早就接受瞭這個結果,隻是他會彷徨。自己能做的隻是給他提示,就像Not曾經那樣。
“嗯。”
“唉……”
“好瞭,說點開心的。”Plame抽出手把自己從寶貝盒子拿出來的齒輪套在瞭Ward手上,他看著Ward有些泛紅的眼角,他知道他從此也是一個有人保護的人瞭,不用在強撐著身體,假裝自己很堅強,假裝自己渾身是刺瞭,是這個眼前人無所畏懼的環住瞭自己。
“還挺好看的,不是嗎?”
這一夜,他們談天說地,把自己的愛意融進瞭故事中。
愛情是需要提純瞭,隻有一次次的靈魂碰撞,才會讓兩個生命心心相惜。
有時Ward會想,緣分有些時候真的是個很奇怪的東西,他會把兩個毫無關聯的生命體緊緊的聯系在一起,也會把在生理上相同性別的人拴在一起。後來,他想明白瞭。愛情本來就是兩個純粹靈魂的相互喚醒,他從來沒有為這世間憧憬著愛與被愛的人設下條條框框。
他看著在自己臂彎中睡著的Plame,在他的眉上印下一吻,感受著Plame帶給自己的安心。他所不知道的是,Plame在他呼吸平穩後,伸出手細細的描繪著他的輪廓,最後又心滿意足的親瞭親帶著體溫的齒輪,這才開始睡覺。
另一頭,偌大的房間裡,一個單薄的身體,蜷縮的躺在瞭大床中間。半夢半醒之間,他聽到瞭父母爭吵,場景霎時被黃昏撕破,他媽被河水沖走的畫面在他的夢中被無限放大。彈指間,場景又換到瞭那個醫院,那個昏黃的房間裡,他隻看見瞭那個老人抱著母親的照片,哭得像個孩子,那種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無助當時的他是不懂的。他不知道那一刻的分別對於這個傢算什麼,他隻知道,至此,那個稱之為傢的地方,不再是傢瞭。
眼淚混著冷汗,這種黏呼呼的感覺爬滿瞭全身,最後一滴帶著熱滾滾的淚水滑下,他感覺自己的意識正在逐漸恢復平靜。
突然,整個腦子裡都充斥著嘈雜的聲音,爭吵、謾罵、哭聲,夾雜著摔東西的聲音,終於讓他從這場讓人頭疼欲裂的睡夢中驚醒。他坐在床上,胡亂擦瞭擦額頭上的冷汗,整個人還處於高度緊繃中,喘著粗氣過瞭一會兒,貌似叫罵聲變小瞭,他才壓住瞭胃中翻騰的感覺。
他知道這場不隻是悲劇還是喜劇的好戲還沒有結束,他拿起瞭放在枕頭邊的睡衣外袍,搭在瞭身上,雙手撐在身側,低頭坐在瞭床邊,在心底細數著:1、2、3、4。
“碰碰碰”
“混賬東西,我知道你在房間裡,你給我出來!你竟然敢毀瞭我的兒子,當初你怎麼不好好的死在外邊兒!啊!你死瞭多好!你就應該跟著你媽一起去瞭!”
謾罵到瞭最後演變成哭聲,哭聲漸漸平息,這場鬧劇才緩緩停止。管傢最後出面把這個不太體面的夫人扶回瞭寢房,整棟宅子的人在這一夜都過的戰戰兢兢。老爺整夜都沒回傢,Sorn少爺也沒瞭蹤影,夫人還是這樣,唯一正常的小少爺還閉門不出。
管傢坐在花壇上,看瞭看緊閉的大門,又看瞭看被烏雲籠罩的月亮,嘆瞭口氣“老爺,要變天瞭。您該安心瞭。”他撣瞭撣身上的灰塵,攏瞭攏身上的衣物,走在風中的背影,看起來像一莖快要熄滅的燈草。
他在這間宅子裡摸爬滾打瞭一輩子,看到小少爺長成瞭大人模樣,他該開心才是,可是他現在卻開心不起來。他的小少爺蟄伏這麼多年,如今開始瞭反擊,如果這一場仗打完瞭,他贏瞭又怎麼樣?如果他失去瞭盼頭又該怎麼辦呢?他老瞭,真的老瞭,可是他還想活得更久。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有人看著自己,有意無意的看瞭看那個黑得透不出一絲光亮的房間,眼睛中分明翻騰著什麼,不過剎那間又消失殆盡。
“我真的老瞭喲~”
Zeta看著管傢的背影走遠,放下瞭厚厚的窗簾,回到瞭那個怎麼都睡不熱的被窩。他該什麼都不怕瞭才是,為瞭這個傢,他還是不夠強大。
作為好戲的主人公之一,Sorn沒有回老宅,而是回瞭自己傢。聯系助手著手聯系媒體,準備公關,忙得焦頭爛額。可是這些媒體就像是吃錯瞭藥一樣,他前腳剛收完一個,後腳又有,黑料一個接著一個。剛剛助手告訴他,剛談好的項目黃瞭,現在資金鏈斷瞭,還說明天公司也要被查瞭。
終於,他認輸瞭,不管是誰在操刀,他都輸瞭。想著那個兇狠的臉龐,他輕笑瞭一下,點開瞭對話框,那個人最後的警告看起來是那麼冷。可是有什麼辦法呢?他控制不瞭自己啊。他明明還沒開始做什麼,而且,他派去收拾Plame的人,最後不是也沒下得去手嗎?
他累瞭,看著鋪滿一地的文件,放下瞭手機,把袖子挽起來,一份一份的整理好,放在瞭桌上。剛剛的新聞他看到瞭,明天公司也要被查瞭,總得讓自己走得體面些。或許,當初跟著母親來這裡就是錯誤的,好好呆在老傢,拿著父親的贍養費他們母子倆也能生活的很好。如果,如果他不來這裡,就不會認識Ward,更不會有這樣的結局,可惜沒有如果。他呆呆地坐在窗邊,天空露出瞭魚肚白,新的一天開始,這個位置也該物歸原主瞭,所有的一切都應該回到正軌。拿上瞭搭在椅背上的西裝,重新給自己套上,坐在沙發上,等著那封調查函。
果然在牽涉財務這方面,政府的效率總是很快。一通查下來,賬目意外的沒有什麼問題,不痛不癢的罰瞭款,不瞭瞭之。但是他們還有意外的發現,帕查提通過私人賬戶賄賂瞭官員,並且涉及數額巨大,頓時引發瞭網上激烈討論。Sorn因為接踵而至的黑料,發瞭道歉聲明,便隱退在瞭人們的視線中。帕查提因為賄賂政府官員被拘禁,等著查清資金鏈,再開庭。鳩占鵲巢,遲早被一鍋端。
輿論導向的力量,在大數據時代是巨大的。Zeta瞬間變成瞭一個孤苦伶仃,還被蒙在鼓裡的豪門受害者,所有人都在拿著他們所看到的真相,心疼著Zeta,並且讓Zeta在這個泥沼中全身而退,這一戰他和Ward打的漂亮。明明他贏瞭,可是他卻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他把自己親生父親送進瞭監獄,他就真的孤苦伶仃的,真諷刺。
Ward聯系不上Zeta有些擔心,接瞭Plame下課就往他傢老宅趕著。黃昏的街頭,路邊牽手散步的一對老夫妻,人影被拉的好長好長。
Ward側過臉看瞭看看向窗外的Plame,伸出手指勾瞭勾他最近長瞭些肉的腮幫子,“餓瞭嗎?”
“還沒。隻是有些擔心,照理說那小子應該高興才是,結果還聯系不到人就有些不太好說瞭。你看看今天的頭版新聞,全是他們傢的事。”終於他還是把視線轉瞭回來,看著前方的道路。本來想問問具體情況,可是這樣又貌似不太禮貌,幹脆就憋在瞭心裡。
看瞭看周圍看起來逐漸漂亮的房屋,他心生感慨,這些有錢人的快樂他想象不到啊。他像是想到瞭些什麼,有些擔心地看向Ward,“他們傢門口我猜會有很多記者紮堆。”
“嗯。我早就猜到瞭。沒事的,我們停車停遠一點,能看見他房間就行。”
“你又知道瞭?”
“不知道,在猜測而已。我跟他也算一條船上的螞蚱,就他們傢那個背景,要是沒有記者我都不信瞭?”
遠遠的他們就看到大門前紮堆的記者,長槍短炮的懟在瞭門口。Plame感覺世界觀收到瞭沖擊,所以Zeta到底什麼背景,這麼厲害的嗎?反觀Ward就十分淡定瞭,他停好車,掏出手機,一連給Zeta發瞭幾條Line,都沒人回。
想也沒想就撥通瞭電話1次、2次到第3次,終於那頭電話被接通瞭。
“怎麼?”Zeta有些慵懶的聲音從聽筒那頭傳瞭過來。
Ward往後靠在瞭座椅上,手指有一搭沒一搭的敲著方向盤,“還活著嗎?”
“死不瞭。”
聽著他的回復,就像吃瞭顆定心丸,知道應該沒那麼嚴重瞭,“你門口都是記者,我們就不過去給你添亂瞭,聽著你還好就行。”
“你們?P Plame?哪兒?”Ward說瞭位置,Zeta挑開瞭一個縫隙,看著遠處安安靜靜停著的車,“看見瞭,早點回去,別被發現瞭。”
“嗯。”
“抱歉,就不招待你們瞭。還有……謝謝你。”
“客氣,是我該謝你。等你整理好,過段時間請你喝酒。”
“嗯,謝瞭,幫我向P Plame問聲好。”
兩人短暫的通話已結束,讓兩人都松瞭口氣,Ward伸出手揉瞭揉Plame的頭。
“走吧,餓瞭。”
“嗯。”
他們走後,也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摸瞭過來,遠遠的看到緊閉的大門,又原路返回瞭。如果Ward和Plame在的話,一眼就能看出來那個人是Not,但是碰巧三人都錯過瞭。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27篇到這裏,這告白好甜呀!Not的感情線也不順利的樣子呀!壹起加油ZetaNot,WardPlame繼續幸福下去!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WardPlamecp同人文第26篇-我想把你放進我的餘生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