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三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三篇

最近在泰劇只因我們天生壹對劇中再次看到滾哥,小編就來分享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第三篇啦,一年生的哥滾cp走起!

滾出去

今天的訓練場顯得格外安靜,M和Ork連呼吸聲都不敢放大了。Ward經過這麽久自以為已經摸清了這些教頭的套路,可是他萬萬沒想到,他的脾氣會在壹瞬間被點燃,什麽忠告、克制都被Ward拋之腦後。
那些教頭冷著臉的站著,活像莫得感情的機器。首先開口的還是隊長Arthit,結果他講完又把中間的位置讓出來給了另壹個跟他壹樣白,眉頭緊鎖特別像門神的Plame。
Plame眼神掃視著,目光鎖定那人的位置。Bingo,找到了!找到了過後他才粗著嗓子開口,“作為比妳們先到學校的老人,無論是學識、還是經驗都在妳們之上,因此妳們對我們最應該做到的就是尊重,但是今天碰到我卻沒有跟我打招呼的人是誰?我再問壹遍是誰?”
問這個問題並不是表示他忘了,或者說她不知道,而是他想給那人壹個承認錯誤的機會,就像Arithit收拾Kongphop壹樣,先給個機會,再收拾,免得連懲罰都沒有理由。他原以為那個傲慢的學弟會像Kongphop壹樣坦蕩的站出來,結果他只是冷靜的坐在那兒,壹點都沒註意到Plame的眼神。Plame徹底怒了,心裏又給Ward打上了壹個不誠實的標簽。他在心裏暗自想著:敬酒不吃吃罰酒,有這個膽子不認,那就要承受我生氣的後果。
“全體壹年生站起來!站起來!所有人做蹲起運動,做到那人承認為止,開始!”
Ward從回憶中回過神便聽到了懲罰的口令,他的頭腦越做越清晰,那天被忽略的細節躍上了心頭,看著那個壓著怒氣盯著自己的人,他心裏咯噔壹下,沒有放過Plame冒著火星的眼中的那壹絲絲笑意。Ward硬生生壹點腰都沒彎,松開了搭在同學身上的手,“P 說的是我吧。”
Plame盯著那個腰挺的筆直的Ward,帶著強大的氣場向他走去,周圍的人都被震懾到了,自動讓出了道免得被誤傷。
Plame壓著怒氣的指著Ward的臉,“妳為什麽不拜我?”Ward只是毫不畏懼的回盯著,絲毫沒有要回答的意思,但其實他是在拼湊語言,尋找壹個合適的詞句來回應。“我再問壹遍,妳、為、什、麽、不、拜、我?”
看著兇神惡煞的Plame,Ward也炸了,“我為什麽要拜?”
“我是妳學長,在妳之前進校,妳就應該拜我。”
“妳對我有恩嗎?要我拜妳?”
“妳拜不拜?”看著那個比自己還拽的人,Plame覺得自己最近受的所有惡意在這壹次找到了宣泄口,他今天就要給這些人上壹課,教教他們什麽叫做規矩,什麽叫做禮儀。
“是不是我拜完妳,這事兒就算完了。”
“額!”
Ward惡狠狠地盯著這個要自己行禮的人,心裏莫名想起高中那些給過自己傷害的人,梗著脖子,酷酷的做著不標準合十禮。Plame瞪大著眼睛,眼神中蘊含著深深的怒火,TM給臺階妳不下,這是要造反嗎?可以,勞資倒要看看妳有多硬氣。“妳爸媽就教妳這樣行禮!”
這壹次Ward也絲毫不退讓的吼著,“我爸媽有教我好好行禮,但不是給妳這種人行禮,給妳這種人行禮,我剛剛已經做到高級待遇了,妳還想怎麽樣?”
Plame忍不了了,捏緊拳頭沖了上去,準備動手的他,被眼疾手快的Arithit出手攔下,被攔下的Plame已經失去理智了,“妳給我滾出去!滾!”
“額,妳以為勞資想待下去!”Ward覺得這人莫名其妙極了,挑三揀四還發火,壹個禮儀需要這麽多事,純粹找事的吧!真他喵不爽。扭頭就走了出去,“嘁,誰稀罕呢!”
在Ward離開後,整個場地都響徹著Plame的怒吼,在怒吼中壹批又壹批的人離開的籃球館,Plame的不當言行很快就傳開了,給新生訓練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會議室
整個會議室都彌漫著低氣壓的氛圍,Arithit壹臉嚴肅的掃過每個人的臉,所有人都噤聲了,大氣都不敢喘,“今天我想以隊長的身份在這兒說道說道。Plame,我覺得妳今天做得太過分了,妳可以訓他們,但妳不能由著妳的性子來!”
“不然妳讓我怎麽辦,讓我去遷就這些不懂事的崽子嗎?那小子那麽拽,表情那麽欠揍。我們越是讓步,他們越是無法無天。”
Not看不下去了,直截了當的指了出來:“我們沒有讓步,只是妳今天真不應該這麽情緒化。”
“我情緒化?難道我們不都是被這樣管過來的?以前還更過分,管人難道不都是這樣嗎?不這樣,他們會乖乖聽話?妳看看前面我們沒那麽嚴的時候,有多少人溜號了。”Plame的情緒從遇上Ward過後就更不穩定了,本來就易燃易爆炸,現在可好加上了Ward這個加持Buff幹脆直接原地爆炸了。
Bright伸出手拍了拍Plame,“朋友,冷靜壹點。”
Arithit咬了咬後槽牙,長吸了口氣,“Plame,從今天開始,妳可以跟我們壹起站在前排,但是,我不會再讓妳去訓練新生了!”
“所以妳的意思是說,我錯了?”
“對,妳錯了!不管怎麽說,這次就是妳做錯了。就算我們是學長,但這也不代表我們就沒有做錯的時候。我也知道我在第壹次訓練的時候過火了,但是後面我自己調整心態跳回來了,所以很多時候不能由著自己胡來,妳自己回去想想吧,Plame。”
Arithit的話讓本就理虧的Plame更不知道怎麽反駁了,只能抄著手憋著悶氣。突然學長走了進來,表情嚴肅的說了幾句就讓整個迎新隊伍都崩潰了。大三了還要被大四原來的教頭約談真是心累啊!
結束完會議,在回去的途中Plame又壹次路過了上次發酒瘋的那個街道,風從街口吹來,讓Plame清醒了不少,仔細想了想事情的經過,他抓抓本來理好的頭發,靠在了路旁的樹上,煩躁的點燃了壹只煙,煙霧的背後隱藏著他的情緒,他垂下了眼眸,耳邊響起了Ward的話,那些話如耳語壹般在Plame的心中盤旋,狠狠的吸了進了肺裏,唇齒中充斥著迷蒙的煙味。
他吐著混合著尼古丁味的煙圈,懶散的視線往周圍掃著,最後定格在了那個背靠著陽臺的身影上。那個背影給Plame的第壹感覺還是孤獨,他壹動不動的和周圍的景色相輔相成,融進了黑暗之中,光和暗的相互照應著,襯托出了背影的孤寂。Plame感覺自己找到了新素材,特別想拍下來,急切地從背包裏掏出了相機,記錄了下來,他翻著照片,背起躺在旁邊的書包,相機裏看著那個背影總讓Plame感覺自己好像在那兒見過壹樣,難道是在夢裏?“嘖,還是算了吧!回家了,明天又是新的壹天呢。”
另壹邊被拍的人還不知道自己被人拍了下來,還在回著Keler女士的奪命Line,這時,Kongphop的電話打了進來。“餵,Ward。妳報告寫了嗎?”
“還沒呢。”Ward無奈的走回房間,翻著桌上的這份待做的作業,無奈的回答著。
“那妳要過來壹起做嗎?”
Ward嘆了口氣,指尖摸了摸水杯的邊緣,還是拒絕了Kongphop的邀約。他不是不想去,只是他還沒和Keler女士解釋清楚為什麽今天會跟學長起矛盾,逃了訓練,而且他還不想太過於親近他人。“早知道就不說了,免得被炮轟。”

Ward妳找不著北

“Kong,Kong!”
“怎麽了,M?”
M激動的把海報展開,指著上面的籃球賽,“兄弟,讓我們壹起制霸籃球場,回到中學巔峰時刻吧。”
“冷靜點,M。妳看看我們班再看看我們系,妳老實說,妳看到過哪些人打球?”
“這個……好像也是吼。誒,那Ward怎麽樣?長得高,而且聽說會打籃球。”
“我倒是看過他打球,就上次我把P Arithit給我的水果分了壹個給他的時候,他確實在籃球場打球,不過不知道他願不願意去。”
“我去問問。”Kongphop看著壹臉期待的M都不舍得打擊他,畢竟凡事都要嘗試了才知道。他用筆點著桌子,想起了當時在球場碰到了Ward時的對話。
“妳知道嗎?現在大三的學長們更是變著法的整著我們。”
Ward淡定的接過球,仿佛Kongphop說的是與自己毫不相幹的事,“所以呢?”
Kongphop有些驚訝的看了他壹眼,拋出了球,“妳都不關心朋友嗎?”
“那我為什麽要參加活動呢?我也沒見過學長他們為我們做過什麽。去了還不是被收拾,就像妳跟我壹樣。他們這麽做還不是為了壹己私欲、公報私仇。我都不明白為什麽妳們還願意堅持下去。”
“我也不喜歡他們的作派,只是想知道他們這麽做的目的是什麽?”
Kongphop還記得當時自己扔給Ward的水果時的模樣,他不確定這是否改變的了Ward的想法,但是Kongphop敢確定,那個橘子肯定能成為了Ward了解學長們苦心的第壹步。
“那個……Ward。”聽到有人叫他,Ward拉下了耳機,盯著這個有點緊張的人,好像叫M來著,“嗯?”
“就是……就是……額,妳要加入籃球賽嗎?”Ward想也沒想便拒絕了。畢竟自己還不習慣與人合作,也不想為了這些事惹的自己很麻煩。
“怎麽樣,Ward同意了嗎?”
M壹臉苦大仇深的盯著Kongphop,泄氣似的搖了搖頭。Kongphop笑了笑,這壹切都在意料之中,拍了拍M的肩以示安慰。“對了,Kong,妳不是要參加校園先生選拔吧?那妳還來打球嗎?會不會太忙了?”
“沒事,中間有好幾個小時,我應該可以,而且我先報替補隊員唄,這樣也不會太累,時間上也來得及。”
M伸出手錘了錘Kongphop的肩膀,“可以啊,夠兄弟。不過Ward不來好可惜哦。”
Kongphop無奈的盯著M笑了笑,沒再說話。課後學長們也來通知了這個周暫停訓練,讓大家積極參與迎新活動,什麽籃球、足球、拉拉隊還有校園先生等等至少壹個人來壹項。壹聽不訓練後,大壹新生不由得松了口氣,終於可以暫時擺脫這種忙碌的生活了。
壹下了課Kongphop就被M拖著去報名參賽,Ward遲疑了壹下,腦子裏不知怎的就想起了Kongphop那天說過的話,腦門壹熱也跟了過去。可是壹去他也不知道怎麽了,很尷尬的不知道做什麽,感覺什麽的都不行,猶豫著往出口走著,卻不想被Kongphop看了個正著,Kongphop出聲叫住了他,“嘿,Ward。報告做完了嗎?”
Ward禮貌性的笑笑,“完了。”
“妳來報名嗎?想好報什麽了嗎?”
“額,暫時還沒有。”
“那妳來報籃球可以嗎?我們系今年得死磕才行,都沒多少人能上。而且妳不想讓學長他們看到我們也有信心扛起工程學院的院旗,讓他們啪啪打臉嗎?”
Ward盯著這個朋友的臉為難了壹下,想起了昨晚Keler女士的教導,看了看壹臉真誠的Kongphop,說不心動那肯定是假的,他不得不感慨Kongphop的激將法用對人了。
“行,我去。”
Kongphop拉過Ward的手臂把他引到了正在記錄參賽人員信息的學長面前,眼神示意Ward在籃球那壹欄填上自己的信息。
誰知剛剛填完退到壹旁的壹年生,就遇到了看起來像“混世魔王”的大三學長。Arithit看了壹下報名表,他裂開了,怎麽才這麽點人,工院這麽多人找不出參加活動的了?沈默了幾秒,召集了壹下在場報名的大壹新生,“壹年生,過來集合!”
所有人都懵了,不是吧?臨時集訓?不是說暫時不搞了嗎?
“叫妳們集合,不是叫妳們來看戲的,麻溜的!”Arithit看了看這群弱雞,心裏有了計較,當自己院系實力不行時,絕對不能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激將法希望有用吧!說到底Arithit還是相信這些小雞仔能夠闖出成績來,畢竟他們當年就是這麽過來的。
“我把醜話說在前頭。我可不希望我們工程學院萬年第壹的位置被反轉了,這不是人間喜劇懂嗎?就妳們這樣,能出什麽成績?不積極、不上進拿什麽爭第壹?啊?”
“P難道新生活動不就是為了團結同學嗎?”
“怎麽?還沒開始就慫了,那妳還不如早點躲回家叫媽媽。”
“妳想做什麽?我在很認真的問問題啊。”
“我想做什麽,我TM想打妳。”
“額,不要以為妳比我大,我就不會打的妳找不著北!”
“艹,我TM今天打不死妳。”
“怕妳啊,來啊!”
兩個炸了的人如果不是被拉著,Arithit不敢想象老師那兒他們怎麽交代,這兩個人又會有什麽樣的懲罰。Arithit甚至都覺得神奇,Plame雖然平時也是毛毛躁躁的,但是從來不會這麽失控,並且這種失控還是選擇性的,他有點摸不著頭腦。Ward也是,雖然年輕氣盛,可是平常都是壹臉平靜,對待同學不說多好,但起碼的尊重和禮貌都是有的,但是事況容不得他多想,連忙吼了出來。
“好玩嗎?妳們還是小孩子嗎?就這麽光明正大的讓別人看笑話?我都替妳們臊得慌,Plame走了。Kongphop,妳把Ward拉走。”
M和Ork只能傻傻的跟著兩位大佬走,Ork終於沈不住氣了,挽上了M的手臂“死M,妳有沒有感受到Ward身上的煞氣,媽耶,要嚇尿了!”
“我也是,妳不知道,我都替這位祖宗捏了把汗,妳是沒看P Plame的臉壹下子就黑了,我都嚇死了。生怕他就來壹句:給我滾出去,操場20圈,滾!”
“額,我也是,我也是……”
壹邊M和Ork腦補了壹出大戲,另壹邊Kongphop正在替Ward寬心。
“雖然源頭不在妳,但是妳這脾氣也太沖了。”
“妳又不是沒看到,那個人兇狠的嘴臉,好像我欠了他800萬壹樣。本來我都不想管他,我都還沒說什麽,結果他說出那樣欠揍的話,我就不能忍了,忍了他只會給他蹬鼻子上臉的機會。”
“額,算了,後面還要參加籃球訓練呢,回去吧。”
“額。”
被Arithit抄走的Plame也覺得很神奇,自己怎麽就這麽看不慣Ward,明明這還是自己的同號學弟。
“嘿,Arithit,我覺得很神奇誒,我TM壹對上Ward,我就容易失控。”
“我還覺得神奇呢!妳說話做事怎麽不動腦子呢?”
Arithit此時腦子裏卻想起了Kongphop說過的話,如果壹個人特別喜歡捉弄那個人,就代表他喜歡那個人。如果這樣Plame喜歡Ward?Arithit把自己震驚到了,晃了晃頭試圖把這種奇思妙想拋出腦海,不成想卻越發清晰,他在心裏憋了口氣不再說話了。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三篇到這裏,滾哥是寶藏boy來著,人緣也很好,所以大家壹起愛他!!! 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上一篇: 這個人Plame從第壹天就開始註意了,畢竟是同號學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