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七篇

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7篇

泰劇《只因我們天生壹對》國內看不了,我們轉場看小說,一年生里的哥滾cp也很香啊!小編就來分享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第七篇啦, 泰劇一年生的哥滾cp走起!

聯系方式

拍完照Ward壹把拉住Plame的手,他從兜裏掏出了自己緊緊攥過的零錢,不顧Plame的詫異,把錢放了上去,略有私心得握著Plame的手不放,順勢還捏著他的手合上,示意他先坐下,“這是上次飲品店姐姐找妳的零錢,讓我千萬要帶給妳。”
Plame就納悶了,松開拿著相機的右手,捏著Ward的手腕示意他松手,在Ward松開過後,Plame撈過他的手把零錢又放了上去,“就這點小錢,妳也要惦記著給我?就當是我對前面事情的賠禮唄。”
“也是,P 就這點小錢就當作賠禮了?”
“糟心的小子。得了,下次請妳吃飯成嗎?”
Ward笑了笑,清冷的眸子裏滿是歡喜,微彎的眼也把Plame逗笑了。“P 請我吃飯就行了!但是這錢我不能說,還是要給妳的。”不容置喙的又把錢塞了回去,“這是我答應了人家的事兒,我不能言而無信,P 也不想讓我成為失信的人吧。”
Plame拿他沒有辦法,只得收下,看著這個在朋友的陪伴下終於有些人氣,不再陰沈的學弟,他第壹次伸出手主動的抱住了他,還大發慈悲地拍了拍他的脊背。
“P?”
還沒等Ward回味出什麽,Plame就松開了手,“以後要好好學習,沒事可是多交點朋友,有什麽不懂的也可以來問我,我能幫忙的絕不推脫。以後妳就是我學弟了,天塌下來,哥罩著妳。”
Ward心裏美的很,根本不想解釋,其實他自己也可以罩著Plame的,只是想開心的受著學長的寵。他知道Plame雖然沖動,但確實是個講義氣的人,為朋友兩肋插刀,可以深交。他心裏冒了壹個小點子,他得讓Plame自個兒把電話號碼給他,“P 照片可以拷貝壹份給我嗎?我媽也想要壹份。”
“可以啊!妳什麽時候要?”
“隨便吧。只要妳方便就行。”
“嗯哼,這樣吧。妳把妳電話號碼和Line都給我吧。我整理好了就都發給妳,妳自己挑妳想要的,省得妳到時候要找時間去我公寓拷貝。”
Ward覺得自己好像錯過什麽絕佳機會了,可是他還是笑了笑接過Plame遞過來的手機,反正電話號碼是要到了。修長的手指靈動的輸入了自己的Line和手機號,“P 我的號碼備註的是Ward可以嗎?”
“可以啊,又沒什麽。”
Ward給自己手機撥完電話後,就把手機遞給了Plame。接過手機,Plame壹臉不在乎的拍了拍小老弟的肩膀,示意Ward去找朋友玩。自己則找了壹個合適的地方,繼續為人系繩、拍照。Ward壹眼就能捕捉到他那張白的反光的臉,輕笑了兩聲,轉頭去尋已經系好繩的小夥伴們。Plame的話他自然是懂得,那是怕他沒有朋友,性子日益孤僻了,鼓勵他多交朋友。壹想到交朋友,他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上大人,想來他媽如果知道自己的兒子在開始認真接納學長給出的建議過後,該是多麽的開心。
Plame送走Ward過後,就在不停的遊走在各處,恨不得把所有美好都記錄下來。拍完了還壹張張的翻著,當翻到壹群人的背影時,他疑惑了壹下,這人群中分明有個背影和前段時間自己拍的背影有幾分相像,特別是輪廓和氣質。他有些驚訝的擡頭尋著這個背影,可是那處哪兒還有什麽人啊,人早都都換了壹批了,他木木的腦子壹瞬間都停止了轉動,就是死活想不起來那是誰,直到他隱約看見那背影旁邊人的名牌Kongphop,這是他的腦袋才想開了光壹樣,靈泛的不得了,這個背影不是他自家學弟還是誰,不愧是他師弟,氣質這塊兒拿捏的死死的。
他轉念壹想,如果這個背影便是上次陽臺上的背影,那也就是說自家學弟住的地方跟自己的公寓不大遠,而且那個地界的房都不便宜,自己這讓人擔心的學弟很有可能還是個富二代?得,自己還認識了個地主家的傻孩子,他似乎忘記了那個地界的房子好像都不便宜,包括他自己的公寓。Plame滿操場的找著Ward,最後卻是在最遠的看臺角落找到了。
Ward壹臉平靜的俯瞰著下面攛掇的人群,莫名有些不舒服,略微不適的他找了個地方吹吹風冷靜壹下,看著那個在滿球場找人的Plame,Ward有些好奇什麽人值得這人找的這麽急?P Arithit?不對呀,Kongphop去找去了呀。他都還沒琢磨明白,壹雙眼睛就和他隔空相望了,Plame仔細瞧了瞧確認是自己學弟後,就大步朝他走去,與他隔了壹個座位坐下。
“妳怎麽在這兒?”
“嗯,上面看風景。”
“挺好的。”
Ward轉過頭看著有些拘謹的Plame,挪到了他旁邊的座位,“P 怎麽了?”
Ward的靠近搞得Plame有壹些緊張,他搓了搓腿還是沒說出了來找Ward的緣由,“沒,只是看壹看妳在哪兒而已。我還以為妳先走了。”
“沒有的事兒。”
“這上面風吹著還挺舒服的,是嗎?”
“嗯。”Ward想起了前面跟學長開的玩笑,心想要不請學長吃飯吧,順便可以感謝壹下他,可是這話還沒出口,就被Plame的手機鈴聲打斷了,這句話就活生生地堵在了嗓子眼兒。
“怎麽啦,Not?……額,我沒走,嗯、嗯、嗯,我馬上過來。”掛完電話Plame盯著欲言又止的Ward,“怎麽了?還有什麽話講嗎?”Ward聞言搖搖頭還沒說出那個邀請,“P 妳去忙吧!我等會兒去找M他們。”
“額,我走了,照片回頭發給妳。”
“行,提前謝謝妳了,下次請妳吃飯。”
Plame在幫忙收拾完操場殘局過後往自己公寓走著,路過了Ward的公寓下意識往上看著,對照著照片找到了還亮著微弱燈光的那個陽臺,笑了笑往回走著。手機突然響了,Line消息來了。
Ward:P 回頭。
Plame:毛病?
雖然嘴上不饒人,但是Plame是典型的口嫌體直的人,還是回頭看了看站在陽臺上的Ward。
Ward:才回家?
Plame:嗯,才收拾完。操場上妳們丟的垃圾數量倒是不大,就是分得太開不太好收拾。
Ward:辛苦了。
Plame:額,滾去睡覺吧!妳爸爸我也要回去睡覺了。
Ward覺得有些好笑,沒想到這人自來熟這麽嚴重,越了解越想靠近。
Ward:晚安。
Plame:走了。
Plame盯著樓上吹冷風的傻子,揮了揮手離開了。

Ward & Plame 約飯

話說學長也是神速,處理完照片就第壹時間聯系了Ward。
Plame:在哪兒?空嗎?
Ward:公寓,有空,怎麽啦?
Plame:照片原件我發給妳。
很快照片就傳了過來,Ward盯著那個滿目星辰的青年,感覺自己仿佛還是以前的少年,敲了兩個謝謝發給Plame,那邊倒是回的快,不僅如此,Plame還給Ward壹個熟悉人的機會。
Plame:那個……我這兒還有打印出來的,妳需要嗎?妳要,我可以給妳些。
Ward:??
Plame:就奪旗那天晚上照的壹些照片,我剛剛打印完了,妳要得話,我可以勻給妳壹些。
Ward盯著屏幕想到了那個有些耿直的學長,嘴唇動了動,心裏有些癢癢,這個人果然就是天生要降伏自己的人。
Ward:謝謝學長,我要。
Plame:好,妳什麽時候來拿?
Ward:幹脆我請妳吃飯吧!
很快對面就來電話了,Plame有些疑惑的聲音傳了過來,“怎麽了?”
“沒,上次不是說了嗎?我就是當賠罪還有謝禮,反正我要找妳拿照片,不如都壹起解決了。”
“也可以。”
“那時間妳定吧。”
“今晚6:30成嗎?我後兩天要忙策劃。”
“行,想吃什麽?烤肉?中餐?日料?”
“都成,我不挑食。”
“P 有沒有什麽忌口的?”
Plame笑了兩聲,有些無奈的說到,“妳別緊張啊!我不吃人,也沒什麽忌口的,隨便妳安排。”
“那我訂了給妳回電話。”
Ward都不知道原來自己對上學長能說這麽多話,畢竟平時他誰也不想理,如今卻是找到了壹個突破口。他想起上次去過的在河邊那家烤肉店著實不錯,就在離這兒不遠的帕帕雅街,自己開車5分鐘左右,走路也很快,而且離Plame家也比較近。壹確定他就開始翻找上次差點丟掉的名片,打了電話訂了桌才給Plame回了電話,確定了位置。
Ward還是像往常以上套了個簡單的白T恤黑褲,就出門了,走在路上還是習慣性的戴上了耳機,專心致誌的朝著目的地走去。不是他不開車,而是他覺得沒必要,並且也不遠,也就花十多分鐘的時間。
在埋頭等綠燈時,前面那群討論著怎麽收拾人的高中生讓Ward突兀的想起了那個夏天。那天好像也是像今天天氣這般夕陽無限好,在那個陰冷嘈雜,稀泥混合著垃圾腐爛和下水道餿臭味的巷子裏,自己經歷的壹切就像發生在昨天壹樣。當拳腳密密麻麻的落在身上時,他覺得自己可能會死在那裏。下過雨的巷子活生生讓他掙紮出了壹塊兒稍微幹壹點兒的地方,只覺得疼到最後自己都快麻木了,淚水和額角的血水壹塊兒淌著,他喊不出來、也哭不出來了。他護不住頭也護不住肚子,沒有壹塊兒地方是不疼的,他們還在打著、踢著、笑著,絲毫沒有想要停下的感覺。那時的他覺得沒有人可以救他包括他自己,靈魂正在抽離出去,他失落的踱著步子往前走去,他在恍惚間聽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壹雙溫暖的手從背後攬住了他的腰,拼了命的拖著他,拽著他從令人窒息的泥沼中脫離出來。他的眼神終於開始聚焦,雙腿開始慢慢從冰冷的感覺中緩和過來,他扭頭緊緊的抱住Plame,也不管懷中的人是否舒服,只是緊緊的鎖著。
是他來了!在抱上的那壹刻,Plame就感受到了Ward的驚恐和慌亂,輕輕地撫摸著Ward的後背,壹遍壹遍的重復著,“別怕,我在,沒事了……”就在Plame耐心快要耗盡的那壹刻,他感受到了懷裏人的松動。Ward輕輕推開了Plame,還沒來及收回的情緒被壹覽無余。壹瞬間Plame表情變得冷靜的可怕,Ward不知道怎麽開口,只能微微低下頭。
“妳是瘋了嗎?紅燈,妳往大路上走?如果不是勞資,妳現在就等著醫院來救妳了!是不是下次勞資見妳,得給妳點上3根高香!”
Ward的頭顫了顫,才伸出逐漸回溫的手捏住了Plame的指著自己的手,但是還是壹言不發的。脆弱的人Plame不是沒見過,只是現在這個人跟他平常展示出來的什麽都無所謂的模樣相差了十萬八千裏。如果不是認識他,現在手還在顫動的人,Plame都會覺得是不是Ward雙胞胎兄弟了,本來還想再罵兩句這個不知死活的玩意兒,但是看了看有些蒼白的臉,他又給硬生生的憋回去了。只是下意識的抓緊了Ward的手站到旁邊,等著Ward完全緩過勁來。
不過還好身邊有人陪著Ward很快從噩夢中脫離出來緩緩開口到,“剛剛……”
Plame也不催他,只是靜靜地等著他的下話。
“剛剛很抱歉,想到了些事,沒註意到紅燈,車過來時我被嚇著了,所以壹時間忘記了跑,謝謝學長救了我……又救了我壹命啊……”最後壹句許是不想讓Plame聽見,幾乎是輕聲到咬著牙說的,“嗯?妳最後壹句說的是啥?”
“我說謝謝。”
“額。”Plame猶豫了再三還是說了幾句,“有事找不到人說可以給我說,我們不是說過做相親相愛的兄弟了嗎?”
Ward似乎是不想再討論這件事了,轉頭就扯開了話題,“嗯,走吧!我都餓了。”
這壹次Ward和Plame並肩走著,Plame也不知是不是擔心Ward,路過壹個他熟悉的店鋪或者地方,他就會找話題跟Ward聊,適度的暴露著自己,試圖讓Ward轉移註意力。壹路上雖然全程都是Plame在帶話題,但是Ward也會時不時的回壹句,全程都在認真聽著。也不知是風的作用,還是Plame的作用,Ward至少沒那麽難受了。
吃飯的時候,Plame更是將老大哥的作用發揮的淋漓盡致,烤了肉先給學弟,倒好飲料先給學弟,Ward充分的感受著學長給予的溫暖,他有些貪心的享受著。
Ward沒提起心中的煩事,Plame自然不會提及。雖然他無腦沖動,但是好歹他活了這麽些年,基本的眼色還是能看的,而且他不喜歡強迫人,人能說的時候自然會說,不說那也是人家的權利。Plame的通透也讓Ward有了喘息的時間,壹頓飯吃的和諧溫馨。
吃飽了過後Plame才把拿著的口袋遞給了Ward,“照片沒有多少,然後裏面……”Plame撓撓頭有些難為情的說到,“裏面還有壹盒。本來,本來也是要給妳,結果壹直等妳的傷好了也沒送出去,反正買來是給妳的,妳就收下吧,也許以後有用呢。”
Ward聽完有些驚喜,才順手拿出了照片。不得不說,每壹張照片都彰顯著這個男人的才氣,每壹幀都讓人忘不掉,Ward伸手碰了碰自己那張笑臉,自己是什麽時候笑的如此真誠呢?也許是因為新朋友,也許,是因為坐在桌對面的人呢?
“看我幹嘛?看照片呀。”
“好看。”
“那是當然。”前者是在誇拍照的人,後者是在誇照片。可是Ward明明知道卻沒點明,放下照片,看了壹眼袋子的藥,帶笑的眼睛中泛起壹層層漣漪,久久不能平靜,能讓粗線條的Plame買藥的人應該很少吧!這個人果然這麽直楞傻氣。
“Ward,妳笑什麽?”
“沒,謝謝學長,我們走吧。”
放心不下Ward的Plame還是不顧Ward的反對執意要送他回去,把他送到了公寓樓下,才往自己的公寓走著,Ward盯著那個背影,心底壹陣暖意。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七篇到這裏, 滾哥微博好久沒更新了,如果他有機會能看到這篇文,妳就來微博更新更新啦! 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就在這壹刻,他用真誠點亮了Ward的眼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