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八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8篇

國內對於假偶的態度又在轉變了,小編只希望大家各安好,中泰友誼萬歲,我會去泰國遊玩的!今年看安排上,疫情大哥妳趕緊走吧!小編就來分享 泰劇 一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第八篇啦, 泰劇一年生的哥滾cp走起!

旅遊偶遇

海邊的迎新活動Ward請了假回家去了,畢竟他不去也不會對大家造成什麽影響,去了也不知道會發什麽事,還是不要去掃興的好。不過他還是找了個時間去旅旅遊,散散心。
同樣迎新工作壹過,Plame就覺得渾身不自在,總想找地方溜達溜達,想起來自己還沒拍的鄭王廟,拍拍腦袋,“就決定是妳了。”
鄭王廟無疑是曼谷最美的寺廟,不僅僅是因為其位於河濱,是新晉的網紅旅遊景點,更是因為它的設計特別出彩。鄭王廟這座高達79米的“拍攀”大佛塔,屬於大乘舍利塔式,尖塔的外面裝飾以復雜的雕刻,並鑲嵌了各種陶瓷片、玻璃和貝殼等,周圍尚有四座與之呼應的陪塔,雄偉地矗立水邊,廟宇其中的壹部分有五彩繽紛的尖頂裝飾,在昭披耶河綠水柔波的映射下,顯得美麗而神秘。這正是Plame向往了好久都沒去拍的素材,忙完了迎新終於是有空了。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想要去看旅遊散心的可不止他壹個人。
周六這壹天Plame起了個早,帶好了設備準備做公交先去車站裏再轉車走ArunAmarin路。早晨的風還是有點冷,朝陽煙雲在清冷的涼風中搖曳著身姿。Plame本來想走水路,可是壹想到走水路轉車更麻煩,還是乖乖的趕早打車去。這頭剛上車,那頭下穿著軍綠色西裝褲上套墨綠底白點襯衣的男孩兒,領著帆布包就出門了,他們倒也離得不遠,也就兩三站的距離。
等著公交車的Ward習慣性的將耳機戴上,右手插兜,左手滑動著手機屏幕,清冷的氣質引的旁邊看起來像高中生的小姐姐門駐足觀望,壹個膽大點兒的小女生還被攛掇著來問Line。
“P……那個……”
Ward瞥了壹眼,扯下了半只耳機,“妳在跟我說話?”
那女生顯然被Ward冷漠的語氣嚇到了,好不容易哆哆嗦嗦的說明了來意,Ward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旁邊的那群女生,輕輕地搖搖頭說,“我的車來了,再見。”
三步並兩步的邁上公交,扔了錢把耳機戴上,才發現那個坐在最後排昏昏欲睡的Plame。很不幸的是他旁邊還做了兩個青澀可愛的小女生,Ward眼睜睜的看著兩人拿出手機偷拍著鬧覺的Plame,突然覺得很有意思,反正最後壹排還能坐壹個人,為什麽不去呢?剛剛對女生還冷漠臉的人,無意識的帶上了淺淺的笑意往最後壹排走去。在走到兩個女生面前時停下了腳步,輕聲細語的說著:“您好!這是我學長,能幫我把衣服給他搭上嗎?他這樣睡覺容易感冒。”說著便從帆布包了拿出了壹個薄的襯衣外套,動作優雅的遞到了兩個女生面前,兩個女生紅著臉,有些驚慌的收起手機,十分默契的往旁邊挪了壹個位置,“P 您坐吧,我們坐這邊就行。”
Ward對著兩個女生和善的笑了笑,坐了上去,大手壹伸,將衣服搭在了Plame身上。旁邊兩個女生眼睛突然就亮了,恨不得多幾個視角看看這幅景象。這時的Ward還不懂這兩人在激動什麽,只是擔心著他學長這樣會不會不舒服。也不知道他是哪根筋不對,硬是把手伸了過去護在Plame的頭上,生怕他磕到了玻璃窗上。別人都是把頭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只有他是伸手護頭卻不進行下壹步,這個動作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像是把人環抱在懷裏的感覺,可是他壹點覺悟都沒有,單純覺得這樣他學長就不會磕著頭了。
睡夢中的Plame像壹只可可愛愛的薩摩耶,頭發也很自然的放下了,安安靜靜的壹幅歲月靜好的樣子,惹得Ward都不忍心叫醒他。盡管自己的手酸了,但Ward還是覺得能護壹時護壹時吧!
許是上天可憐他,後面有車追尾了,幸而他們的車和後面的車速度都不快,沒有翻車也沒造成人員傷亡,只是車身顫了顫,後車燈被撞壞了。幾乎是在撞上的瞬間,Ward就下意識的把Plame的頭護在了懷中,於是Plame醒的時候,這個氛圍就有些尷尬,自己的身上披著別人的外套,鼻子還充斥著壹股清冽的木質香水的味道,不僅如此,自己的頭還靠在別人懷裏,剛想掙脫出來,壹個熟悉的聲音就從頭頂傳來了,壹雙纖長的手隨之扶起了自己的上半身,有些擔憂的問著,“P 沒事吧?”
Plame不知道這幾秒他是怎麽過的,只是頭腦裏壹片空白,腦子裏壹直在“嗶”著。他晃晃腦子,試圖讓自己清醒壹點,可是大腦就像故意跟他唱反調似的,老是不啟動,他就這樣呆呆傻傻的揪了揪自己的臉,“嘶,疼。”Ward終於抑制不住的笑出了聲,這人怎麽這麽可愛呢!還好司機先生及時開口才讓Ward暫時制止了笑聲。
這兒離車站不遠了,也就幾百米的位置,司機壹臉難為情的請大家見諒著,候著大家夥兒走了下去,幸好這壹站是終點站,人也不多,也沒人抱怨什麽。Ward壹把扯起還在混沌中的Plame,抓著他的手腕往車站走著。
等到下車後Plame才反應過來,這他喵什麽情況,連忙甩開Ward的手,“妳怎麽在這兒?”
“我去玩兒。”
“那妳怎麽知道我要去哪兒?萬壹我坐過了站呢?”Ward挑了挑眉,眼神示意Plame盯盯他自己半塞進背包的旅遊手冊,壹眼就能看出來那是鄭王廟的夜景,而且壹般去鄭王廟不能去太晚了,因為壹邊周末人會比較多,想拍風景得去早壹些,所以也不難猜出Plame的目的地。
Plame盯了盯包,又盯了盯被自己拎著的Ward的外套,擡起手壹臉嫌棄的把衣服扔到了Ward懷中,頭也不回的往車站走著,Ward無奈的跟著Plame的步伐走著。
早晨人還不算特別多,兩人買了車票過了安檢就直接上車了。Plame找了壹個靠窗的位置坐著,Ward想也沒想就坐在了他的旁邊,Plame擡眼看了看,自始至終的沒說壹句話,搞得Ward有些不知所措,Ward本來想再說壹點什麽,Plame就開始在自己的包裏翻找著東西,摸了壹會兒拿出了兩顆奶糖,拉過Ward的手,放在了他的手裏,“看妳唇色有些白,怕妳低血糖。”
“妳不問我為什麽跟著妳上車?”
“什麽跟不跟的,鄭王廟又不是我家開的,妳想去就去,關我什麽事。”Plame有些莫名其妙,又從包裏翻找了壹個巧克力扔進了嘴裏,“然後,那個啥,剛剛謝謝妳。”Plame在心裏把這句話補充完整了,謝謝妳護著我。
Ward盯著奶糖,整顆心軟乎的不行,有些珍惜的收起來壹顆,把另壹顆剝開放進嘴裏。他盯了盯那個總是讓人有驚喜感的學長。
甜的,他想著。

百因必有果

他們終於到站了,Plame活動活動了手腳下車去,從這兒往寺廟還有壹段距離,他們正好可以看看沿途的風景。
陽光早就爬上了枝頭,細碎的透過葉片灑落下來,Plame拿出相機哢擦哢擦的拍著,跟在他身後的人就像融進了畫兒壹樣,走得慢吞吞的,也不惱Plame走得慢,擋住了路。
“妳不買票進去,跟著我幹嘛?難不成妳還是個奶娃娃,需要我帶?”Plame壹邊欠揍的說著,壹邊拿著相機對著側頭看風景的Ward壹頓拍。Ward也不嫌煩,壹臉無辜的說著,“我不知道路,跟著妳走好了。”反正他確實是第壹次來,說這句話也不違心。
聽到這話,Plame也笑了,“我不也是第壹次來?”
Ward順勢就接過話來,“所以兩個人壹起,不是更不容易走丟嗎?”Plame拿他無法,搖搖頭,對他伸出手勾了勾,“那就走啊,咱們還得買票去。”Ward笑了笑就跟了上去。
“P 我先去買票吧,妳在這兒拍點照等我壹會兒。”看著乖巧的學弟,Plame是萬分欣慰啊,既然學弟要去就去唄,省得自己多跑壹趟,點了點頭把Ward打發走了。
Plame坐在木椅上看著形形色色的遊客,以及遠處廟宇的塔尖,塔身上的碎瓷片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還沒進門Plame就已經被這廟宇的景致震撼到了,乖乖的坐著顯得特別虔誠,連帶著心中的消極情緒都得到了舒緩。
接近中午的陽光總是刺的人眼睛生疼,Plame只好半瞇著眼睛尋著那個站在人群中也能壹眼識別出來的青年。Plame眼睛裏似有什麽東西快速流過壹般,快到連他自己都沒來得及捕捉就消失了。也不知怎的,明明剛剛還沒覺得熱的Plame,伸手碰了碰有些燙的耳尖。得,熱氣上來了,Plame幹脆就直接癱在椅子上壹動不動等著熱氣消下去。幸好沒讓Plame等太久,Ward就端了兩杯冰拿鐵走了過來,將其中壹杯遞了過去,“P 很熱?”
Plame略微有些心虛的點了點頭,盯著遠處的街道看,“要不現在去吃的東西?這旁邊應該有不少小吃店。”
“好。”
他們走走停停,邊吃邊拍照,就這樣兜兜轉轉又回到了起點。Ward手上還拎著不少Plame買的吃的,照理說他們兩人都不是特別吃貨的那種人,可是Plame和Ward就像有心電感應似的總覺得對方會喜歡吃這個,那個看起來也不錯,最後買了壹堆吃的放在了木椅上。兩人妳看看我,我看看妳就開始笑,引得旁邊的人都以為這兩人得了失心瘋。Ward很久沒笑得這麽開懷了,心裏的郁結就這樣被Plame壹點壹點解開。
為了積極響應學長號召,他就努力往嘴裏塞著學長給自己買的吃的。不僅如此,Ward還讓Plame體驗了壹把,有壹種餓叫學弟覺得妳餓。肉串,學長多吃了幾口應該是喜歡,給學長;炸雞腿,學長盯了幾眼可能想吃,給學長;榴蓮酥,學長咬了壹口看起來不是很喜歡,我拿過來吧!
然後Ward就在Plame的震驚下接過了他的榴蓮酥問到:“學長,不喜歡嗎?”Plame楞了楞,伸手又給奪了回來,“妳幹嘛呀?我喜歡。”學弟買的都挺好的,不能浪費。
“我看妳吃了壹口,表情不是很好,我還以為妳不喜歡呢。”
“沒有,只是有點膩著了。”說罷還配合著喝了喝飲料,Plame才不會告訴Ward,自己不是很喜歡榴蓮酥,味道怪膩人的。他只是不想讓這個才敞開心扉的小學弟,又因為自己又把門關上。Ward當然也不會告訴Plame,他的不喜歡,自己早就看出來了,只是配合著他演著戲而已。
解決了飲食問題,Plame就拉著Ward進廟裏去。Ward扯了扯Plame的手,示意買點供僧套組,等會兒好做功德。兩人這壹次倒是分開買了,好像這樣就顯得自己很虔誠似的。
兩人就這樣閑逛著,跟著烏泱泱的旅遊團往塔裏走著。廟裏從地面到塔頂,都被各色碎瓷片鑲成種種花飾鋪滿了,頗有與眾不同的美感。寶塔的地基部分繪有巨幅圖畫,佛像造形生動,雕工頗為精細,每壹樣都彰顯著精雕細琢的感覺。此外,廟內還有佛殿、佛堂、內有佛足印的四方殿、佛塔、王冠形尖頂的門樓、佛亭、6米高的巨魔雕塑、回廊、假山以及中國石像等。可惜裏面不能拍照,不過Plame倒也沒想過在裏面拍照,只是心中有些遺憾,但是這是佛教聖地自然由不得自己多嘴。Ward像是壹眼就看出來Plame的失落,小心翼翼的用肩蹭了蹭Plame的肩頭,把頭伸過來輕言細語的說了句:“夜景更美,晚上拍夜景也不失為壹個好的選擇。”本來也就這樣打算的Plame倒也沒糾結什麽,只是點點頭。他刻意忽略掉了因為Ward的靠近而隱隱約約傳過來的木質香水味,那帶著初雨過後雪松針的味道正在壹步壹步的勾著Plame的嗅覺,要不是旁邊有人,Plame都想把Ward的手抓過來聞聞,順便問壹問這是啥香水。妳還別說這樣的味道還真挺好聞的,壹股子禁欲的、清冷的感覺。不過還好他還沒怎麽糾結,旁邊的人群倒吸引了他的註意力。
旁邊的旅遊團估摸著是中國人,熱情開朗的模樣看起來十分親切,但是這個隊伍人屬實有點多,壹下子就把兩人擠到了邊緣,跟在後面的人又湧了上來,剛好兩人就被夾在了中間。兩人都是差不多高的,這樣的角度Ward剛好能看清Plame的側臉,側臉倒是顯得棱角分明,但是由於被擠著,所以憋著氣的Plame,有些無奈的鼓了鼓氣,在Ward看來倒是十分可愛。
Plame心裏煩著呢。左面是人,右面是人,前後都是人,還跟Ward貼的這麽近,他都不敢大口呼吸,眉頭微蹙著,卻也沒朝旁人發火。Ward側了側身,左手虛抱著Plame,把他護在了身側。Plame倒也不是沒有感覺,只是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暼了壹眼Ward,“妳跟我靠這麽近幹嘛?”Ward還是頂著波瀾不驚的臉說到:“周圍都是人,我被擠著了。妳是我學長,我也沒辦法。”Plame環視壹周,有些無奈的扭頭拍了拍Ward虛抱著的手,“別抱了,馬上就要進去了。等會兒咱們鞋放在壹起,免得被別人穿錯了。”
Ward盯著Plame略顯別扭的後腦勺,非常有風度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乖乖的跟在Plame身後脫鞋進入大殿,他們倆反正也是頭壹次來,直接就跟著旅行團壹起參拜了神佛,拿出了早就準備好了的供僧禮品放在前面,在僧人的帶領下壹起誦經。Plame和Ward就在這樣神聖的氛圍中拋下了所有的顧慮與煩惱。等兩人做完祈福,便走了出來。Ward看了看守在僧人旁邊等著求簽的人,有些好奇的問著,“P 妳求過簽嗎?”
Plame倒也沒隱藏,想了想就大膽的說了出來,“求過啊!不過不是在這兒,跟朋友壹起去的。壹群小年輕,求姻緣簽,妳懂吧!”Ward倒是沒想到這人這麽坦誠,笑著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懂了,“我那個時候也被朋友拖著求了壹個,那個簽文大概意思好像是說,我有命中註定的姻緣,有因必有果,我種下了因,自然會有果。後來我確實也談了壹個女朋友,不過很快就分手了,我就覺得不準,照理說有果,那不得往後走,怎麽就沒成呢?”
Ward在嘴裏嚼了嚼這句解簽語,再聯想了Plame地境遇笑了笑,扯開了話題,“P 妳不是要拍夜景?那不得找住的地方?”
Plame壹經提醒想起來自己提前訂的酒店,他盯了盯Ward,“妳……要不跟我在這兒住壹晚?也挺晚了,不好坐車了。”
Ward心頭壹顫,笑了笑說,“好啊,但是這周圍還有店嗎?”
“妳跟我住唄!這周圍如果不提前訂,是很難有空房的。”Plame可不介意跟男生同住,他本來就有個上高中的弟弟。弟弟小時候是粘人精總要和自己睡,現在多壹個學弟也沒什麽,反正床挺大的睡兩個人也沒問題。主要是Plame又怕Ward就像上次壹樣走路發神,到時候出事兒。
Ward笑意更深了,往Plame面前走了兩步,認真的道了謝,“別笑了,走吧!我們把包先放下,再出來吃飯。”
Ward跟著Plame,Plame跟著高德,繞來繞去才找到了酒店。剛進房間門,Plame就把背包扔在了沙發上,人整個都陷在了沙發中。“P 妳累了?”
“額,我早上沒睡好,剛剛破高德還繞路,我現在壹進房間就犯困,我先休息10分鐘,妳等會兒叫我吧。”
Ward點點頭,把包輕放在了桌上,關上了燈,拿著手機在黑暗中找著偷拍的相機,仔細檢查了每個角落,連浴室也沒放過,確認無誤後,才打開了有些昏暗的床頭燈。
Ward關了窗簾,靠在了櫃子旁,打量著整個房間。黑暗的空間,最容易鼓動人心底的罪惡,也最容易隱藏心底的欲望。Ward盯著毫無自我保護意識的Plame,下意識滾動了喉結,慵懶的眼神裏藏著壹些不明的情緒,他略微有些心煩的找出了煙,帶著打火機進進了浴室。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八篇到這裏, 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 Ward盯著那個背影,心底壹陣暖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