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九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 一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第九篇啦, 泰劇一年生的哥滾cp走起! 早上被羅誌祥的瓜炸到,心痛又是悲痛啊,那些“三心二意”的人們啊,就不能好好的從壹而終嗎,學學泰劇腐劇cp的甜度,愛就只愛壹個,並且至死不渝多好!

留宿

走進浴室,他輕手輕腳地合上了門,打開了通風按鈕,在燈光下點燃了煙。煙霧纏繞著他的手指,是迷離的、壹種深深的渴求,壹寸壹寸地侵蝕著Ward,這股子邪火湧上了心頭,鏡子裏的自己像壹只慵懶的等著獵物上鉤的獅子。Ward猛吸了壹口煙壓了壓情緒,吐了個煙圈,把沒有抽完的煙用水浸濕丟進了垃圾桶,細細地洗了個手,沖刷著手上的煙草味。
等他出來時,Plame還沒醒,而且逐漸有熟睡的傾向。Ward點亮了手機,給他媽發了條報平安的Line,正聊著他壹眼就看到Plame的頭快要滑了下去,大步往前壹邁,單手撐住了Plame的頭,快速的收起了手機,把Plame扶正。
“P ?醒醒。”
Plame迷迷瞪瞪的摸著頭,盯了盯退到合理位置的Ward的臉,又看了看依舊還扶著自己上身的手,“幾點了?”
“應該5點過了。”
“吃飯去?”
Ward點點頭,拿上了自己的包,跟在了Plame身後。Plame的背影在明晃晃的燈光下,慵懶的踱著步子,Ward莫名覺得他的背影有些恍惚,腦子壹熱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註意分寸。
“P 妳說我是不是不該留下來?”
“說什麽呢!妳不餓啊,走啊,楞著幹嘛?”拍了拍Ward的頭,阻止了他神叨叨的言論,大步的往前邁著,他還要找個好位置拍夜景。
他們酒店倒是離河邊不遠,夜晚河面送來的涼風,吹起了Plame放下來的劉海,他倒是不管不顧的任風吹著,壹邊走壹邊記錄著河岸風情。晚間的街道閃爍著各色的霓虹,街邊多的是像臉盆壹樣大的大碗面,水果多到滿到桌子都堆不下,桌子上還有新鮮水果調酒、西瓜冰沙盅,攤點壹個連著壹個,卡通造型煎餅、烤大尾魚、酸辣龍蝦面、炸魷魚蛋、芒果糯米飯、現剖椰子汁、現炒泰式河粉、炸香蕉、烤泰國蝦,多不勝數。
遊客多到感覺是在排隊通行,擠的Plame有些煩躁的砸吧砸吧嘴,倒也沒抱怨什麽。Ward倒像是個保鏢緊緊的跟著在人群中穿梭的Plame,但是Plame總是找不到合適的角度拍夜景,表情欠欠的晃著,完全沒註意到旁邊有人跑了過來,Ward眼尖掃到了笑著沖過來的人,估摸著應該喝了酒,壹下子就攬過Plame的腰,把他拖到道路邊緣,力氣大到Plame完全不相信。那個大笑著沖過來的人被旁邊的人不小心絆倒在地,罵罵咧咧的摸索著起身。
“P 還好嗎?”Ward壹臉擔憂的掃視著Plame,躺在懷裏的人有些尷尬的退了兩步,又盯了盯那個跑路被別人撞倒,還嘴裏不幹凈的傻子,就想沖上去罵,結果被Ward拉住了手臂,“算了,走吧。反正他都摔在地上了,疼的是他,不是我們。”
還沒走幾步就有人沖了過來,攔住了他們兩人的去路。“嘿,妳,站住!”早在人竄出來的那壹刻,Ward就下意識的往前邁了壹步,橫在中間,把Plame護在身後,“呦呵,我當是個虎呢,怎麽現在就是壹只小貓了?妳剛剛不是推爺來著,怎麽現在就在躲?孬種!”來人口齒倒是伶俐,好好的壹個爺們兒,怎麽長了壹張嘴呢?
Ward皺著眉頭,借著身高優勢打量這個人,不知為什麽,他覺得這人有些說不出來的讓人心煩,長得太想那個人的跟班了,心煩的他直接拎起那人的衣領,語氣也不客氣了。“說什麽呢!妳TM不看路,自己絆倒了,還怪別人?趁著勞資好說話,給他道歉!”Plame知道Ward虎,沒想到他這麽虎,倒是有些發楞。NM這那還是他學弟,壹瞬間變成了祖宗,他有些擔心地上前抓住Ward的肩膀安撫到,“Ward。”
Ward倒是不想惹得身旁人不高興,正打算松手,結果這個人狗嘴裏吐不出象牙,又爆了壹句,“哦豁,妳也叫Ward?勞資,告訴妳叫Ward的都是慫包,上壹個叫Ward勞資已經把他打消失了。”
“勞資也告訴妳反派死於話多,艹!”說著就揮著拳頭上去了,周圍沒有壹個人敢上來拉架,只有Plame壹個人上去抱住弟弟的腰,把人往後拉著,很快那邊也來人拉住了被打趴下的人。
“我他喵見妳壹次打妳壹次!妳有種再罵壹句。”Ward沒看清來拉架的人之前,還在罵著,要不是擔心Plame,直接就想沖上去補兩拳。可是來人擡頭時,那個長相卻像壹盆冰水從Ward的頭頂毫不留情的澆下。
抱住Ward的Plame清晰的感覺到他的情緒變化,Ward整個人都沈浸在低氣壓中,Plame有些詫異的把Ward拉到了身旁。對面的人倒是文質彬彬的樣子,衣著得體,看起來知書達禮,只是說出的話就不那麽好聽了,“想來我朋友也不是無故打人的,但是我們不能少了禮數,我代我朋友給妳們道個歉,抱歉。”裝的人模狗樣的,說出來的話就有些暗諷了,擺明就是把自己人摘得幹幹凈凈,還罵別人不知禮數,不識好歹。
Plame可不是個能吃虧的主兒,“麻煩您,帶著您那個知禮數又觀大局但弱雞的朋友麻溜兒的滾犢子,謝謝!”轉身就拉著Ward頭也不回的往酒店走著。Plame手中傳過來的是不屬於自己的冰涼體溫,惹得他有些不適,但卻始終沒放開Ward的手。
Ward壹言不發的低著頭順著Plame走,心底卻掀起驚濤駭浪,沒被牽著的手指下意識用力扣著掌心的肉,直到他感覺到了疼痛才保持住了清醒,手中的月牙傷痕深深淺淺的彰示著他心中的小情緒。
“哢噠”Plame關上了門,拉扯著Ward把他按在沙發上,伸出手擡起了Ward的頭。Ward早已藏不住的情緒布滿了雙眼,惹得Plame有些心疼,卻又想發火,“妳是豬嗎?我才是學長,用妳保護?妳也不看看妳小雞仔的樣子?啊!妳可以啊!”
“我……”
“先別解釋,說說後面來的人,妳認識?還是所有人妳都認識?跟妳有過節?”
Ward直視著Plame,不同於往常的清冷眼眸,眼中分明是翻騰著什麽。直到Plame嘆了嘆氣,Ward才把手放在Plame面前,“哥,手疼。”指關節上是血漬,看起來可憐見的。得,撒嬌學弟最好命。Plame認命似的拉起了Ward的手,仔仔細細的瞧了瞧,順便看了看Ward的臉,確定沒有傷痕才放心的坐在Ward旁邊。
“他們說的是我,不用妳操心,哥也能把他們打趴下。不過妳戰鬥力可以啊,壹拳就把他打翻在地。”
“P……”
Plame盯了盯Ward的側臉,伸手拿起了散在桌上的香煙,遞了壹支給Ward,也給自己點燃了壹根。
“陽臺去抽?”
兩人壹前壹後的走出房間,面對面的倚靠在陽臺欄桿上,誰也沒出聲,Ward心裏亂成了壹團,有些淩亂的發絲在涼風中和煙霧共纏綿著。他怎麽能不認識呢?剛開始是沒認出來,可是當那個人說出那句話時,他想起來了,那個人是原來某人的跟班,只不過胖了不少壹時間沒認出來,本來就不爽,怒火在那壹刻都被點燃了。他那壹拳打得挺重的,他自己的手也有痛的感覺,後面幾拳打在了骨頭上,手都麻了。
他從包裏拿了張紙,彈了彈煙灰,嘆了口氣,那個道歉的人他怎麽能忘記呢!遊戲就是由他開場的,前前後後全是計謀,環環相扣縝密的可怕,而曾經的Ward在這場遊戲中,自始至終都是獵物,沒有選擇權。在看到那人的那壹刻他覺得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那種既害怕又憤恨的心理狀態,讓Ward驚出了壹身冷汗。世事無常,皆是命,上天又想跟他開第二次玩笑嗎?
“Ward,妳認識那兩個人吧。妳們……”
“P 喝酒去嗎?”
Plame盯著岔開話題的Ward,氣氛有些凝重。
“P 給我點時間,整理壹下。要我說我還鎮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說,腦子裏都是壹團漿糊。”
Plame點了點頭,指尖微微用力,把煙往煙灰缸裏壹懟。他不是喜歡管閑事的人,但Ward不壹樣,這是自己人,Plame最看不慣的就是自己人被欺負,而且Ward已經好幾次出現這樣的情緒不穩定的狀況了,如果再這樣放下去,不知道會出什麽岔子,畢竟連壹起去海邊迎新他都沒去。他現在心煩的不僅僅是Ward遲遲不開口的狀態,還有對他的擔心,什麽東西都雜糅在壹起,也甭指望他還能給Ward好臉色。幹脆繃著個臉,往外走著。

總有人想撞槍口

兩人也沒捯飭什麽,拿著錢包就出門了。令Ward沒意料到的是,臨出門Plame猶豫了片刻,硬是把心愛的相機放在了背包中,擺明了放棄了拍夜景的想法,想要聽Ward解釋事情的始末,心中越發不是滋味,這麽好的人,自己怎麽就這樣遇到了呢!但是他還是沒有多說壹句,整理思路已經夠煩躁的了,可是那種既期待又擔心Plame知道真相的心,又在時時刻刻的撩撥著理性這根弦。
兩人倒是知道不能空腹喝酒,在去找酒吧的路上,搜羅了不少小吃,還好有吃的中和,兩人到底是緩和了不少,起碼能平和的說說話,特別搞笑地是兩人還特意避開了彼此的雷區。
兩人閑逛著就近挑了壹家看起來比較舒服的酒館走了進去。音樂倒是不刺耳,甚至有些舒緩,兩人找了壹個靠裏面的位置坐下,想得就是不引人註目。可是剛坐下沒幾分鐘,酒都沒喝上幾口,就有壹些煩人精上綱上線了。
“艹,孬種還能來喝酒呢?”得!還是那個挨揍的胖子,Plame用力扣住Ward要暴起的手,眉眼都懶得擡壹下,就這樣盯著手中的酒杯說著,“別人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妳這是沒好也要上趕著被我打,妳他媽是抖和諧M嗎?沒看見妳爺爺正在喝酒?”如果不是旁邊站了個人,周圍的人都覺得這個人多半是個在和酒杯對話的深井冰。
“妳把嘴巴給妳爸爸放幹凈些,說不定我還能放過妳。”這胖子好似根本不怕分樣子,拽的有些過分。
“我可不需要2B的放過,我倒希望2B撞上來玩玩兒。”話音剛落,Ward便若無其事的喝了口酒,把酒杯不輕不重的放在桌角,緩緩地站了起來,眼神早就收斂了光芒。此時眸子裏的冰冷瞬間穿透了胖子的身體,將他死死地釘在了原地,甚至讓他忘記了出聲叫囂。Plame看見氣場全開的Ward,當然也不會給Ward下臉,夜站了起來,把桌上的酒杯收到了裏角,免得被波及。兩人並肩站著都比胖子高出了半個頭,的確是非常養眼。周圍的人多的是等在旁邊看戲的人,連老板都不知道該怎麽勸架。
那胖子死死地盯著Ward,小眼八叉的樣子看起來膩得慌,誰知這胖子脫口而出:“妳是Ward?高壹(A)班的Ward?”
“什麽高壹(A)班Ward,他不是在國外?”尋聲而來的正是前面在街口拉架的Sorn。還是跟以前壹樣高大帥氣,別人眼中的謙謙君子,Ward眼中的卑鄙小人。這次Ward可沒低下頭,有些輕蔑的看著來人,旁邊可是有人給他撐腰,他什麽都不怕。
“幾年不見,P Sorn還是這麽關心我?嘁,不覺得惡心?”Ward在笑著,可是眼神確是凜冽得很,連帶著Plame都有些擔心的握了握Ward的手腕。Sorn只覺得Plame抓著Ward的手腕怎麽看都刺眼,咬了咬後槽牙,掛上了虛假的笑容,“哦咦,我當是誰呢?原來真是Ward呀!也怪我眼拙剛剛沒認出來。再說了妳是我的學弟,我不關心妳,關心誰呢?”Sorn刻意加重的幾個字眼讓Ward覺得惡心,什麽學長,都是狗屁!“我看妳不是眼拙,是眼瞎。而且腦子不好使,我什麽時候是妳學弟了?想當我學長,問過我嗎?”
Plame早就看出來了這幾人間的氣氛不對,再壹聽對話Plame就猜了個大概,這個叫Sorn的是Ward原來的學長,多半有些過節,再聯想到前面胖子說的話他就明白了,這些人多半以前校園暴力過Ward。想清楚的Plame扯了張紙,細細地擦著手,邊擦邊慢慢悠悠地說,“嘿,妳叫啥?算了,反正就、那個啥吧!勞資只說壹遍,他,我、學、弟!所以他的學長也只能是我,懂嗎?”
壹句話激起了千層浪,Ward有些詫異的盯著Plame棱角分明的側臉,不過幾秒後又收回了視線,忽然覺得扮豬吃老虎什麽的果然最爽了。同樣被刺激到的還有Sorn,壹張好看的臉活生生添了幾分戾氣,整個人看起來非常不協調。很快Sorn那桌的朋友都走了過來,壹行人把Ward兩人半圍了起來。
“Sorn,怎麽就兩人妳都收拾不好了……唔,小弟弟妳長得很眼熟啊。”Ward擡眼壹看,呵,當年那壹群人這兒都湊齊了。早在那些人圍起來時Ward就把Plame護在了身後,導致Plame現在有點在狀況外,不知道怎麽開口,是既欣慰又有些無奈。這小子竟然放棄了自己這個打架高手,真是個錯誤的決定。
“誒,別介,這可是學、弟,熟人,打什麽架呢。妳說是吧,Ward?”Sorn笑了笑,眼神像是帶著鉤子,壹寸壹寸地鉤著Ward的皮相。
“我們要不好好敘敘舊?剛好妳P Sorn我在旁邊開了不少酒,這位不知道叫什麽的名字的人,也壹起來吧,怎麽樣?”
Sorn的眼神有些說不來的情緒,這樣不懷好意的邀約和令人作嘔的行為,讓Ward非常不爽,捏著的拳頭揮了上去,敢覬覦他的人,在他看來都是覺得日子太閑了!
這波速度快到連Plame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Sorn已經倒地上挨了好幾拳了,眼鏡散落到壹旁,Sorn下意識摩挲著眼鏡,剛剛摸到就被Ward壹腳踩到了他握住眼鏡的手上,任憑Sorn叫囂著。周圍所有的人都倒吸了口涼氣,不敢再輕視這個小霸王。Ward帶著上位者的氣勢,排山倒海的朝Sorn壓了過去,“妳敢靠近他壹步,勞資就敢毀了妳!”
擡眸掃了掃有些呆滯的那群傻逼玩意兒,不再管周圍人的慌亂,拉著被釘在原地的Plame往外走著,“走了,P、Sorn!”
Ward徑直帶著Plame重新融入這個喧囂的黑夜,Plame看著那個倔強的背影,突然想問他在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麽,可是話到嘴邊卻是無法說出口。
說實話他剛剛仔細觀察過那個戴眼鏡的Sorn,高高的帥帥的,說話有技術的人,怎麽看都覺得熟悉。突然,Plame好像想起什麽來了,有些激動的盯了盯前方的背影。他想起來!那群人是那個夏天,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那麽也就是說,正在牽著自己前行的背影和那個獨自坐在病床上孤獨卻倔強小不點是同壹人?Plame腦子裏已經炸開了花,怪自己太傻了,居然沒在第壹時間就認出來。他有些欣慰的感慨著,當年可憐的小不點,也會保護人了。
命運安排讓Plame有些驚喜,終於在拐角處,Plame壹如當年壹樣輕聲的叫到“小不點。”
久違的稱呼從舊人的口中傳出來,Ward挺直的脊背就在那壹刻肉眼可見的顫了顫,向前的腳步也停了下來,壹層水霧開始在他眼中凝聚。
喧囂著的鬧市,總有孤獨的靈魂在燃燒著希望。有的希望化成了灰燼,歸於天地得到解脫,有的希望變成了救贖,等待著涅槃重生。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九篇到這裏, 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 Ward種下了因,自然會有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