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etherTheSeries-假偶天成WatineCP同人文第15章

2getherTheSeries-假偶天成WatineCP同人文

今天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假偶天成又名只因為我們天生壹對同人小說篇章第十五章啦!Tine 覺得自己病了 ,得了愛情的病,哈哈,這美滿的愛情,小編哭了,我醉了!

愛的真諦

當我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了,腦袋昏昏沈沈的,醒來後傻眼了壹會,發現sarawat並不在了。我打開手機發現有10條未接來電,我撥了回去,想知道我的豬隊友們在幹嘛。
O:“妳好”
T:“Ohm,妳們還好嗎。找我有什麼事?”O:“挺好的,sarawat怎麼樣。”
T:“妳們這些【好朋友】,為什麼上來就問陌生人?”O:“沒什麼奇怪的,妳和之前看起來有些不壹樣,我們就是打來問問昨晚妳是不是因為壹個叫sarawat的男孩失去了自我?昨晚我們喝醉了,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T:“失去個屁,我很好,謝謝關心。”
O:“是這樣嗎?那我就放心了,我們看見妳在ins上發了張圖,我們還以為妳有個秘密情人呢。
T:“什麼圖?我發的哪壹張圖?”
O:“就在昨晚。”
T:“我昨晚沒發”
O:“去上面看看吧,如果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那就對了。
我點開IG,看見有近百條評論,我震驚了,仿佛不是我的賬號,我猜肯定是哪個混蛋昨晚動了我的手機。TMD,我點開那張圖,那壹瞬間我差點把手機扔出去,圖上是我躺在床上,只穿著壹個花褲頭和足球衣。如果我穿著政治學院的衣服而不是足球衣那可能沒什麼。幸運的是還好我沒有掀開腹部的衣服,讓別人看到裏面寫著sarawat的名字。然而我還是想死。真是見鬼的,為什麼在我身上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然後就是ins上校友們的對話,也大概是調侃這件事請。讓Tine不要刪掉,後來sarawat還說是T從他那得到的衣服,然後下面MAN評論“磕到了”)
除了煩惱之外,sarawat更讓我比之前更加容易緊張,我的小心臟….
壹周過去了,每天早上都有好多人問我,妳穿了sarawat的衣服嗎?我受不了了,發帖解釋是上次大家壹起出去喝酒,他喝醉之後落在我宿舍的。
變得很帥還不夠,我必須有解決壹切問題的能力。所有的問題在我的壹篇帖子下解決了。
Tine可真是壹個酷酷的男孩。
「女孩們不斷的聯系我,我無法回答所有人,因為我就是壹個壞壞的男孩,僅此而已」
哼完歌,還不夠,我還打了電話給sarawat向他發火,但就得到了很隨意的回答“就這樣吧”。盡管我之前已經我心裏咒罵他很長壹段時間,我期待他回答我更東西,但卻沒有。算了,不管多生氣,先忽略好了。下午我像往常壹樣在俱樂部練習吉他,得知sarawat正在踢足球,今天是兩個學院之間的比賽。我其實並不打算去了,不想被別人用審問的眼光看,為了避免這些,哪怕我之前答應了為他加油。
生活就像壹部戲劇。
不壹會門就被打開,Dim沖了進來,他雙眉緊皺。
D:“人都去哪了?”
T:“都去為足球比賽加油了。”
D:“哦對,沒錯,然後妳為什麼沒去。”
T:“emmm….妳支持哪壹個?”
DIM沒有回答,搖了搖頭,看了好壹會手機,轉向了壹個新話題。
D:“我要把妳們幾天前發送的視頻給發出來。”
T:“妳發了嗎。”
D:“沒呢,等我完成工作後再說。妳結束練習後麻煩把門關上。
二十分鐘後,我點開了FB上的壹個帖子,裏面包含了很多人的視頻。我點開prae(前文提到Tine想要了解的女孩子)的頁面發現在上次說我要去找她之後就再也沒說過話了。
她生氣了嗎。通常來說,我應該馬不停蹄的去取悅女孩子,但是這次為什麼我不願像往常壹樣和她們見面。
我看著手機屏幕中的自己,天,我這英俊的眼神,好聽的歌聲。當我去看評論時,我哭了,因為這個最熱門的評論是:“和弦還是錯的,真的沒必要在壹棵樹上吊死。”該死的DIM,真是嚴格。不過還是有很多來自朋友和女孩的鼓勵,我感到更加自豪了。
我在吉他室呆了壹個小時,有些無聊,便關上門回到宿舍。打開手機網上沖浪,突然發現壹條是關於sarawat受傷的ins,圖片裏看到sarawat滿頭是汗,表情平靜,但是膝蓋上全是鮮血。我的心情突然完全的拋在了腦後,我無法安靜的繼續讀評論。下面還有人艾特我問我來了嗎。這麼多人在IG裏關心他卻沒有壹個人去照顧他,他的腿已經不聽使喚了,被朋友拉到壹旁坐著。我迅速的沖到球場,我慌忙的尋找,看到社會學院的場地,我毫不猶豫的沖了過去。很多人聚集在球場旁邊看比賽。看到sarawat在球場的另壹側。
T:“妳…”我提高音量,帶著同情靠近他。
S:“妳也來給我們加油嗎?”該死,妳這樣說我會很內疚的。
T:“妳為什麼不處理傷口,就放任它流血嗎?醫務人員在哪裏,妳的迷妹們呢?妳的朋友呢!TMD妳怎麼還坐在這裏,不疼嗎?妳是不是想要被截肢?”
S:“只是摔了壹下”他輕輕的說道
T:“只是摔了壹下?這個傷口像是被車撞了壹樣。”
S:“就是擋球的時候不小心弄傷的,別擔心。冷靜下來。
太熱了,我單膝跪地檢查他的傷口,他的衣服比野狗還臟,這是踢足球還是在乞討。
S:“我剛跟他們說我自己會處理傷口。”說著他拿起身旁的醫療箱遞給我。
T:“給我做什麼,自己處理。”
S:“我現在自己處理不了,很痛。”
T:“如果我不在這裏怎麼辦。”
S:“那就讓我流血至死。”
T:“那妳真的會死的。”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我拿起酒精消毒液,灑在棉上,用力的去幫他擦洗傷口。
S:發出審核不通過的聲音。
T:“混蛋sarawat”
S:“輕壹點好嗎。”我就應該把棉花球塞他嘴裏。還好,我們在球場的另壹側,所有人都在關註比賽,他的迷妹們也離得很遠,應該沒有人聽到。
T:“消炎藥在哪?
S:“用完了。
T:“受傷了沒有消炎藥就很麻煩,妳真的不知道重要性嗎?”
S:“所以我錯了嗎?”
T:“從妳受傷開始就是錯誤!”
S:“別擔心,沒關系的,會好的。”我想沒有消炎藥,用酒精處理暫時應該沒什麼問題,也是短時間內唯壹的辦法了。
S:“妳的手在抖。”我停下擦拭傷口,擡著頭看著這個給我制造麻煩的人。
T:“我感覺我有點害怕看見血。”
S:“我也在顫抖。”
T:“什麼在顫抖。
S:“心。”
T:“妳壹定是喝了太多咖啡。”
S:“也許是吧。”
T:“咖啡有太強的功效了。
S:“好吧,也許我害怕看見血吧。
我的心也在怦怦跳了…
Srubb演唱會現場真的十分壯觀。
活動將在八點鐘於學校的室內體育館舉行。我和朋友、學校領導和白虎幫都出席了。在檢票結束後,我站在臺下看臺上的學生準備活動道具。這個活動和其他活動不太壹樣,它允許校外的團隊參加。所以今天我看見很多其他學校的學生來我們學校了。
我已經大概三天沒有見到sarawat了,自從足球比賽兩隊壹比壹平之後。我覺得他應該很疲憊,廢寢忘食的在音樂室內準備活動。所以我今天有去問他的壹些情況,為什麼我現在看起來就像他的後媽。
今天我穿著Scrubb的襯衫,在舞臺前面等待我最喜歡的藝術家—P‘Meuay和P'Ball。然而,他們上場還需要很長壹段時間。
Man:“Tine,Sarawat上臺的時候麻煩妳給他拍壹張照片。
T:“為什麼是我?”
M:“現在誰不知道妳是他老婆,去做他老婆份內的事情吧。
T:“老妳個頭。
M:“這壹切都看妳自己,妳愛拍不拍。”
都是報應,如果我不給他拍照的話,我看起來就像壹個小人。我經常在活動裏面承接拍照的任務,好在今天我沒有帶單反相機,否則我又要舉著相機拍了,怕不是我的脖子要錯位。
等待了很長壹段時間後,終於聚光燈隨著鼓聲亮了起來,所有人聚精會神的看著舞臺,我嘗試著去找那個我熟悉的人,壹個很高個子的人出現在舞臺中間,但是我沒有看清他的臉。
“大家好,我們是Ssss樂隊!”不壹會,主唱用低沈的聲音宣布著他們的開場。
“去年我們樂隊獲得了學校的音樂獎,今年我希望大家也能夠支持我們。”
臺下傳來尖叫。
“好的,現在輪到妳們了,妳們準備好high起來了嗎?”
“準備好了!”
樂器聲在耳邊回響,每壹個人開始尖叫、跳舞。
這和我之前在酒吧聽到的預演很像,但是今天有些不壹樣,會場更大,燈光更炫酷,更重要的是,Sarawat看起來比之前更加的帥。
“啊啊啊,sarawat。”臺下傳來尖叫。
聚光燈清晰的打在了臺上每壹個樂隊成員的臉上,即使sarawat站在壹邊,他也沒能避開強烈的光線,我看著他優雅的撥動著琴弦。他的粗手指不適合打字,而在吉他上時,我的視線卻無法移開。
今天,他也和我壹樣穿著Scrubb的衣服,他似乎是在舞臺上唯壹穿著Scrubb衣服的人,其他的樂隊成員們為了贏得這場比賽穿著炫酷的夾克。
「讓我們壹起歌唱,每個人可以和我壹起跳起來!oh!睜開妳的眼睛,看著天空,忘記煩惱,我們尋找著什麼,我們堅持著什麼,美好的夢想即將到達」
這首《Dancing》渲染著興奮,鼓舞了現場的每壹位觀眾。
在這個時候,我拿起手機朝著sarawat拍了幾十張,我堅信他不會看到。
在我身邊的都是些漂亮的小姐姐,我放下手機觀祭了壹下,發現sarawat所在的臺前比其他地方吸引了更多的人。
“他好帥。
“啊,他看我了”

大概這類的話很多人在喊,但他們其實並不了解sarawat。
好不希望任何人了解他,或者他想知道別人。


我站了很久,想要忽視剛才這個奇怪的念頭。當他擡起頭來,
我仿佛和他有數光年之遠。即使如此之遠,我的視線無法從他身上移開。
TMD,這個壞蛋是真的迷倒我了。
歌曲壹首壹首的結束了,樂隊的成員們沈浸在他們所表演的歌裏。我不知道如何唱除了Scrubb樂隊之外的歌,我站在那慢慢傻了眼,看著舞臺慢慢變得模糊。
Sssss樂隊的歌曲結束了,壹些人開始叫著sarawat的名字,喊著讓他做自我介紹,但這是無用的,他永遠是第壹個離開舞臺的人。我試圖擺脫關於對sarwat的思考,專註於即將上臺的Scrubb,熟悉的人在舞臺上移動,那壹刻我忘情的大喊。舞臺上出現PM和PB之後,我試圖靠近舞臺,但是我根本無法動彈,人太多了,根本看不清,該死,都怪sarawat,讓我此時擠在了這裏。應該沒人會責備我現在埋冤的第壹目標是sarawat。見鬼,算了算了,靠不近就算了吧。
忽然,壹個人出現在了我的身旁,穿著Scrubb的衣服,是他,Sarawat。
T:“妳是怎麼找到我的。
S:“我壹直在看著妳。
T:“是那樣嗎?我看妳很忙,後臺有很多女孩找妳要電話號碼吧?”
S:“妳是怎麼知道的。”他回答的如此直白以至於我想要狠狠錘他的頭。
T:“看來是真的,妳很火啊。
S:“對啊。”
T:“所以妳給他們號碼了嗎?”
S:“沒有,妳更重要,所以來找。”
T:“找什麼?我有那麼重要嗎?”
S:“對”
T:“…”
S:“我怕妳跟別人跑了。”
T:“混蛋”我拿起他的手用力緊握,以發泄怒氣,他也用更多的力氣回應我,該死,這只熊爪給我弄的好痛。臺上的Mueay說道:“這首歌讓我想起我還住在清邁的時候,它的名字是…”
T:“SeeScape”
S:“妳知道?”
T:“我當然知道,他在去年的演唱會說過。”
S:“哪裏的。”
T :“曼谷的壹所大學。”那天的記憶我依舊很清晰,我有時候甚至能感覺到那天的氣氛。
S:“好玩嗎?”
T:“真實的快樂和幸福。
S:“我知道。”
T:“妳怎麼知道?”
S:“看妳現在臉上的表情。
“但是那個時候我就站在舞臺附近,而現在。”我露出痛苦的表情。
S:“想看嗎。”
T:“好想好想。”
S:“那爬到我肩膀上。”說著他便蹲下來擡頭看著我。
T:“不要。”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拒絕。
S:“來吧相信我,不會讓妳摔倒的。”
T:“不是怕摔倒,妳是讓我騎在妳的肩膀上?”S:“沒事,很快就結束了。
我屈服了,照做了,sarawat慢慢的站了起來。
T:“oh!TMD!太棒了!”我確定我坐穩了之後,我扶著sarwat的頭開始揮舞著手跟著歌曲壹起唱。
《seescape》結束了,後面還唱了好幾首歌,直到最後壹首讓身在活動的人壹起唱了起來。
妳相信嗎,sarawat讓我坐在他肩膀上好久好久。最後壹首歌,sarawat把我放了下來。
“這首歌給那些真心相愛的人,也許我們還在愛的面前踟躕,沒有關系,此時此刻,忘記壹切,看著妳身邊的人,去體會妳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
“微笑面對。”
“互相註視。”
“牽起妳們的手。”
Meuay說的壹切我都明白,因為我從我身邊的那個人收到了這些信號。

「渴望內心深處被理解,每分每秒都在書寫故事
每天我們要互相相見
每夜我們要呆在壹起
我們尋找著某壹種情感渴望歸屬感
還在揮手希望再見」

我是壹個糾結的人,好吧,其實我好像不懂感情,我不太明白。我只知道sarawat正在看著我,我的心在顫動。我們沒有說些什麼,只是互相看著,手牽著手,壹直唱到最後,sarawat臉上流著汗水,我也是,但沒有去管。

「也是我們相處了太久也許是妳某壹刻動了情
我想和妳在壹起想讓妳了解我
有足夠的時間
只有妳和我」

我聽到最後Pmeuay突然停了下來,好像那壹刻,我明白了sarawat對我做的壹切。
M“還有人在互相看,我們壹起完成這首歌。「這就是我們內心深處的那個…」
M:「愛」
和sarawat分開回到宿舍後,我疲憊的靠在床上,除了耳邊手機的通知聲,沒有其他。我閉上眼睛很久後,拿起了手機,打開了ins。剛開始我並不在意,往下翻了翻,看到Man說,sarawat嘗試了很久去把那幾句話打正確。
看到最後三張圖片是sarawat發在ins上的,第壹張是Sarawat穿著校服站在哪兒,給Scrubb演唱會的橫幅拍照,我竟發現我也在裏面。第二張是別人拍的我騎在他肩上的照片,第三張照片是我們牽著手的照片。
第壹張照片下面的文字
Sarawatlism去年和妳在曼谷
第二張
Sarawatlism今年和妳在清邁
第三張
Sarawatlism以後無論身在何處,我都想和妳在壹起
我讀著幾條評論。混蛋,我明明不太想看卻忍不住,實在有太多誘惑了。
“是真的嗎?他們只是朋友關系吧。”
“不是妳說的那樣,sarawat已經公開喜歡了,而且看上去喜歡了好久了。”
“是Tine嗎?我們應該接受他,他是大壹生,也好可愛。”
“他之前也蠻出名的,哎,為什麼sarawat已經名草有主了。”
“妳們是怎麼看出來sarawat喜歡他的。”
“Scrubb演唱會現場的時候我就在他們旁邊,他們壹直很親密,牽著手沒有放開。”
Fong的電話打斷了我的思緒。
T:“餵?”
F:“醒了嗎?”其實我壓根整晚沒睡著,就幹躺著。”
T:“是的。”
F:“我們準備去食堂吃早飯。趕緊洗漱穿好衣服出來”
T:“嗯…”
F:“兄弟,妳聽到了嗎?”
T:“嗯!”
F:“給妳半個小時,否則別怪我動手。”
我的心已經冰冷且脆弱,自從ins上爆發事件以來,我壹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沒睡,我的黑眼圈跟熊貓壹樣。和Fong他們吃早飯時,他們問我是不是從動物園跑出來的。原因主要還是Sarawat的迷妹們不停的問我和Sarawat之間的關系。
我也有點懵,心臟撲通撲通的跳,昨晚我也十分震驚,更不用說sarawat的迷妹們了。如果那些照片裏沒有我,我或許不會相信。距離我在曼谷看演唱會已經過了壹年了,對於我見過sarawat這件事,真的壹點印象沒有。但是看了他的照片之後,我混沌的記憶裏似乎有壹絲光芒湧現。
我失眠的原因大概就心神不寧,總是想起sarawat那張慘絕人寰的帥臉,我懷疑自己是不是進入失眠癥初期了。
“昨晚真是勁爆啊。”坐在對面的朋友舀了壹勺稀飯放在嘴裏,並且興奮的講道。
T:“什麼事?”
“別裝蒜了,就sarawat跟妳表白的事情。話說妳壹年前見過他,怎麼從來沒跟我們說過。
T:“我真的不知道。”
“話說回來,妳喜歡他嗎”
T:“喜歡妳個頭。”
“嘖,其實蠻明顯的。我看他把妳迷的很暈,我們都懷疑妳有女朋友壹樣。”
T:“廢話!”
“敞開妳的內心。”
T:“敞開個屁,我喜歡女孩。”
“行,我信。”不過他的表情壹點也不像是相信的樣子。
T:“我最近在和Prae談。”我迅速改變話題。
“是醫學院的嗎,我看妳和她幾周前聊過壹次,後面就再也沒見過了吧,我覺得妳似乎心不在她那。”
T:“我也不知道,解釋不清。
“因為Sarawat。”
T:“絕不可能。”我搖了搖頭。
“愛莫能助,自己去尋找答案吧。”在那之後Fong繼續吃起了稀飯。
T:“我覺得我病了。”
F:“說說癥狀。”
T:“妳不要過於思想發散。”
F:“不會不會,趕緊的說吧。”
T:“妳約會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不知如何對待女生。
不僅如此,我有時候會不敢和對方搭話。”
F:“從來沒有,我約會從來不會有拖沓的行為。”
T:“…”對我絲毫沒有幫助。
F:“所以妳現在想的是誰,sarawat?”
T:“不是,Prae。”
F:“那麼妳為什麼不敢和她說話呢,這壹定是有原因的。妳想想和以前談戀愛的時候有什麼區別,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在幹擾妳的內心。”
T:“沒錯好像就是這樣。”
F:“妳太蠢了,因為妳的心在別人那。”
T:“如果我註意到了,我應該會敢於追求,但我現在還是有些困惑。”
F:“因為什麼,是因為他是同性嗎?”
T:“不是。”
F:“那是為什麼。
T:“我不知道,我的心開始搖擺,我的覺得我有壹半腦子陷入睡眠了但是我今天睡了十個小時了。”
F:“妳昨晚壓根沒睡。”
T:“和他在壹起的時候我的心在顫抖。”
F:“也許是因為因為空調溫度太低了。”
T:“我的心飄忽不定,感覺天氣太熱了。”
F:“也許就是因為體溫太高了。等待壹會就好了。”
T:“更令人不解的是,當我和他在壹起時,我似乎能感覺到Scrubb的歌聲,MD,這感覺比我任何時候聽過的都要好。”
F:“那是因為現場表演,現場表演更容易調動五官。”
T:“可是去年我也看過。”
F:“好吧。”
T:“當他讓我騎在他的肩上時,我的心怦怦直跳,無法呼吸。”
F:“放心,如果妳讓Prae騎在妳肩上也會這樣的。
T:“我不這麼想。”
Fong無語的靠在椅子上,嘆了口氣。
T:“很多時候我找不到答案。”
F:“妳找不到答案的,這就是陷入愛情墳墓的征兆,妳會不知不覺的陷入其中,sarawat把坑給妳挖的很深。
說實話我不知道sarawat的迷妹們會有多恨我或者支持我,吃完早飯去教學樓,當我下車時,有無數雙眼睛盯著我,以至於我不敢走出半步,我背著包站在壹旁。
“妳好,Tine。”
T:“呃呃,妳好。”我朝著旁邊的女孩揮手,我的聲音應該是挺柔和的。千萬別扇我耳光,我不想第二天上學校報紙的頭條。
“看,他人在這。
“他好帥啊。”
T:“我很可愛。”
然後很多人笑我,我有些不安,趕緊逃跑了。終於安全的到達了教室。我需要演的兇狠壹點嗎,這樣別人就不敢來調戲我了。
“Tine來了~~”當我坐到座位上時,peuk、fong、ohm圍住了我。
“妳和Sarawat在調情嗎?”第壹個問題呼之欲出。
T:“沒有。”
“但是sarawat喜歡妳,沒錯吧?”
T:“我不知道。”
“真的?”
T:“不確定,我怎麼知道他。”
“我還能在問點別的嗎?”
T:“好吧。”
“Tine妳有女朋友了嗎?”
T:“沒有。”
“妳之前喜歡過別人嗎?”
“…”我沒有回答,想了想,我該說什麼呢最後壹次好像只是和醫學院的女孩有過壹點曖昧。但是,我還沒有去答復他,我不知道這段關系會是什麼走向。就好像sarawat突然闖進我的生命,提前結束了我和Prae之間的關系。
“沒關系,繼續我的問題。
T:“行。”“妳喜歡sarawat嗎”
T:“我…”我該說什麼,當他說喜歡我的時候,我搞不清楚自己的感受,但要說我不喜歡,我又會擔心那個搗蛋鬼,我的心又開始怦怦跳了。我不知道該做何選擇,低頭看著自己的指甲,沒有回答。突然身邊的人的註意力集中到了另壹個高個子身上。
“Sarawat來了。”有人喊了壹句,給sarawat讓了路,他臉上似乎沒有任何不安。
S:“妳這個搗蛋鬼,為什麼不接我電話?”sarawat上來壹個問題震住了我,他盯著我。
T:“電話在我背包裏。”
S:“那妳在這裏做什麼?準備好去Scrubb的音樂了嗎?”
T:“不是,我來這裏和高年級的人討論。”我環顧四周想看看有沒有高年級生能幫我。
S:“是哪個?”四周突然安靜了起來。
“是我要問Tine幾個問題。”終於有壹個勇敢的聲音為我站了出來。sarawat用著跟平常不壹樣的眼神看向那個高年級生。
S:“問什麼?”暈,真是壹個冷酷的人。
“Ins上的圖是妳上傳的嗎?這個Scrubb現場活動的最新照片像是妳的惡作劇。”
S:“我自己po的”
“Sarawat以前見過Tine嗎?”
S:“是的,在曼谷的壹所大學。”
“啊,這樣”大家都點了點頭。”
S:“那現在開始,妳沒有問題問Tine了吧。
sarawat迅速拉著我的手腕想拖我走。
“等等,最後壹個問題。問完我們就不問了。”
S:“…”
“妳們倆在約會嗎”
我沈默了好壹會,拉著我的手的人回答了。
S:“沒有。”
T:“…”
S:“但是當我們約會的時候,我會說的。”
見鬼!周圍人開始尖叫,這個回答讓我心跳加速,就好像在網站上免費觀看審核不給過的電影壹樣,就像小時候偷父母的錢買東西壹樣,很特別但又很奇怪。
“什麼時候啊?”又有人問
等等等等,也不問問我是否願意和妳約會。
我的心臟真是越來越經受不住了,這次是真的爆炸了,混蛋sarawat!
S:“別看了。”
T:“大家都在討論我們,我告訴我自己別去讀它,但是FB和IG上都在燥料我們之間的故事。跟我說實話,妳難道就真的壹點感覺都沒有嗎?”我擡起我的頭看著Sarawat。
放學後,他帶著我逃離了俱樂部到咖啡店裏。
壹開始,我覺得我應該在俱樂部裏藏起來,躲避人們的視線。但巧在不論在哪都是人。
S:“應該有什麼感覺?”
T:“…”
S:“想要親妳的感覺嗎”
T:“混蛋,能不能認真點。”
S :“我喜歡妳,不喜歡別人,關心妳就可以,其他人沒有必要。”這個答案聽起來不錯就是語調裏帶著些許戲弄。
T:“那別人會怎麼看呢。”
S:“不知道,不看別人,我只看妳。”
T:“混蛋!”我的臉像著火壹樣,sarawat的無理就真沒停過。同時,他不停的我的可可裏加蘋果味果凍。
T:“我不吃果凍,把它拿回去。”
S:“蘋果富含維生素,對身體好。”
T:“但果凍是人工制成的,妳個蠢蛋。”有他個頭的維生素。
S:“給我妳的奶油。”如果我不給他,這個家夥就會自己厚臉皮的來拿,貪婪真的不會讓人保持真實。
T:“妳就喜歡吃我的東西。”
S:“我只是在關心妳的健康,吃太多奶油不好,而且我怕妳這家夥…”
T:“什麼問題?血脂變高嗎?”
S:“不是,怕妳這家夥吃獨食。”
見鬼,差點被這個狡猾的男人感動了。
眼前的這個男孩,他人氣旺,是迷妹們的老公,讓那些女孩尖叫。結果卻發現他就像半塊被啃過的面包,充滿欺騙性,如果讓我再來壹次,我放任他,讓他腐爛掉。
S:“這種果凍很好吃,所以我想跟妳分享。從見妳第壹面起,我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吃到好吃的東西,看到好看的景色,我就想跟妳分享。和妳曾經在壹個美好的地方相遇對我來說很重要。對我第壹次見sarawat壹次性說這麼多話,以至於我有時間去想好下壹句該怎麼回答。
T:“這很正常,人們看到有趣的東西就會想和別人分享。”
S:“妳說的如果是贊美,也許我會這樣,但如果是分享,我只想和妳壹起。”
T:“…”
S:“除了親密的朋友,只有妳見過這樣的我,還算健談,品味壹般。”沒錯,我知道sarawat並不害羞,他只是在其他人面前豎起了壹座高墻,把想要靠近他的人都隔開了。他平時只是展示了壹部分的他而已。
T:“其實,我應該也屬於親近的朋友。”
S:“不是那樣,其他人沒法跨越那座高墻,朋友們也只是多了梯子,而在妳面前,從未有過高墻。
S:“TMD,從壹開始我就為妳敞開了大門,而妳像個混蛋壹樣始終站在外面!”
我傻眼了,我過了好長壹段時間才緩過來。
T:“從什麼時候?”壹堆問題從我腦海中浮現,什麼時候我入了他的法眼?是在曼谷,還是在當初他下課的樓下,還是音樂俱樂部?我什麼時候闖入了他的生命。
T:“什麼時候妳有喜歡我的感覺?”
S:“在曼谷。
T:“這麼久?”我開始在腦海中回想具體多久了。”
T:“所以為什麼,當我去妳學院樓下找妳的時候,妳說妳不認識我?”
S:“…”他沈默了。
T:“妳之前就知道我嗎?”
S:“…”他依舊沒說話。
T:“妳真的喜歡我嗎?”
S:“嗯”這時候他終於打破了沈默點了點頭。
T:“妳為什麼喜歡我?我負擔很重誒。”
S:“妳先說說妳有哪些負擔吧?”
T:“混蛋,醫學院的prae,還有追我的Green。
S:“妳怎麼知道Green喜歡妳,妳太自信了吧。”
T:“妳在說什麼?”
S:“…”又壹次沒有回答。他就應該把果凍都吃了然後嗆死在桌上。
T:“sarawat?”
S:“妳曾經問我雖然喜歡音樂卻為什麼去學政治學。”開始轉變話題了,這個狡猾的男人。
T:“妳說妳不想妳愛的東西變成妳的負擔。我說的對嗎?”
S:“那只是壹方面,不止如此,音樂是我所愛的。我想玩就玩想停就停。政治學我並不愛,但我需要去理解,接受它,它將影響我的生命,職業生涯,以及未來。
T:“…”
S:“妳也壹樣。我第壹次見妳,我可能並不感覺像喜歡,但是我想要去了解,去接受,去懂得。那對於壹個高中生來說是壹種奇怪的感覺,忽然我生活裏有了壹個人,他吸引著我,我開始想要找尋壹個答案。如今我已經是壹個大學生但仍然想要去找尋壹切關於妳的答案,這持續了整整壹年。”這是第壹次,sarawat說的每壹個字句都進入了我的腦海。我仿佛想要這些字句永遠的銘記在腦海中。比曾經那個沒有做好準備的吻更加令人喜悅。
我們沈默了,周遭的噪聲仿佛消失了。直到sarawat又壹次發出了低沈的聲音。
S:“妳第壹次遇到Prae,就感覺喜歡她了嗎?”
T:“也許有壹點。”
S:“如果有壹天不喜歡了,會感覺到了無生趣嗎?”
T:“…”
S:“要試試喜歡我嗎?試試了解彼此?”
T:“…
S:“不需要妳付出太多喜歡,哪怕只是向我敞開心扉。”

我想和妳在壹起想讓妳了解我
有足夠的時間
只有妳和我

Sarawatlism 以後無論身在何處,我都想和妳在壹起

我聽到最後Pmeuay突然停了下來,好像那壹刻,我明白了sarawat對我做的壹切。
M“還有人在互相看,我們壹起完成這首歌。「這就是我們內心深處的那個…」
M:「愛」
和sarawat分開回到宿舍後,我疲憊的靠在床上,除了耳邊手機的通知聲,沒有其他。我閉上眼睛很久後,拿起了手機,打開了ins。剛開始我並不在意,往下翻了翻,看到Man說,sarawat嘗試了很久去把那幾句話打正確。
看到最後三張圖片是sarawat發在ins上的,第壹張是Sarawat穿著校服站在哪兒,給Scrubb演唱會的橫幅拍照,我竟發現我也在裏面。第二張是別人拍的我騎在他肩上的照片,第三張照片是我們牽著手的照片。
第壹張照片下面的文字
Sarawatlism去年和妳在曼谷
第二張
Sarawatlism今年和妳在清邁
第三張
Sarawatlism 以後無論身在何處,我都想和妳在壹起
我讀著幾條評論。混蛋,我明明不太想看卻忍不住,實在有太多誘惑了。
“是真的嗎?他們只是朋友關系吧。”
“不是妳說的那樣,sarawat已經公開喜歡了,而且看上去喜歡了好久了。”
“是Tine嗎?我們應該接受他,他是大壹生,也好可愛。”
“他之前也蠻出名的,哎,為什麼sarawat已經名草有主了。”
“妳們是怎麼看出來sarawat喜歡他的。”
“Scrubb演唱會現場的時候我就在他們旁邊,他們壹直很親密,牽著手沒有放開。”
Fong的電話打斷了我的思緒。
T:“餵?”
F :“醒了嗎?”其實我壓根整晚沒睡著,就幹躺著。”
T:“是的。”
F:“我們準備去食堂吃早飯。趕緊洗漱穿好衣服出來”
T:“嗯…”
F:“兄弟,妳聽到了嗎?”
T:“嗯!”
F:“給妳半個小時,否則別怪我動手。”
我的心已經冰冷且脆弱,自從ins上爆發事件以來,我壹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沒睡,我的黑眼圈跟熊貓壹樣。和Fong他們吃早飯時,他們問我是不是從動物園跑出來的。原因主要還是Sarawat的迷妹們不停的問我和Sarawat之間的關系。
我也有點懵,心臟撲通撲通的跳,昨晚我也十分震驚,更不用說sarawat的迷妹們了。如果那些照片裏沒有我,我或許不會相信。距離我在曼谷看演唱會已經過了壹年了,對於我見過sarawat這件事,真的壹點印象沒有。但是看了他的照片之後,我混沌的記憶裏似乎有壹絲光芒湧現。
我失眠的原因大概就心神不寧,總是想起sarawat那張慘絕人寰的帥臉,我懷疑自己是不是進入失眠癥初期了。
“昨晚真是勁爆啊。”坐在對面的朋友舀了壹勺稀飯放在嘴裏,並且興奮的講道。
T:“什麼事?”
“別裝蒜了,就sarawat跟妳表白的事情。話說妳壹年前見過他,怎麼從來沒跟我們說過。
T:“我真的不知道。”
“話說回來,妳喜歡他嗎”
T:“喜歡妳個頭。”
“嘖,其實蠻明顯的。我看他把妳迷的很暈,我們都懷疑妳有女朋友壹樣。”
T:“廢話!”
“敞開妳的內心。”
T:“敞開個屁,我喜歡女孩。”
“行,我信。”不過他的表情壹點也不像是相信的樣子。
T: “我最近在和Prae談。”我迅速改變話題。
“是醫學院的嗎,我看妳和她幾周前聊過壹次,後面就再也沒見過了吧,我覺得妳似乎心不在她那。”
T:“我也不知道,解釋不清。
“因為Sarawat。”
T:“絕不可能。”我搖了搖頭。
“愛莫能助,自己去尋找答案吧。”在那之後Fong繼續吃起了稀飯。
T:“我覺得我病了。”
F:“說說癥狀。”
T:“妳不要過於思想發散。”
F:“不會不會,趕緊的說吧。”
T:“妳約會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不知如何對待女生。
不僅如此,我有時候會不敢和對方搭話。”
F:“從來沒有,我約會從來不會有拖沓的行為。”
T:“…”對我絲毫沒有幫助。
F:“所以妳現在想的是誰,sarawat?”
T:“不是,Prae。”
F:“那麼妳為什麼不敢和她說話呢,這壹定是有原因的。妳想想和以前談戀愛的時候有什麼區別,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在幹擾妳的內心。”
T:“沒錯好像就是這樣。”
F:“妳太蠢了,因為妳的心在別人那。”
T:“如果我註意到了,我應該會敢於追求,但我現在還是有些困惑。”
F:“因為什麼,是因為他是同性嗎?”
T:“不是。”
F:“那是為什麼。
T:“我不知道,我的心開始搖擺,我的覺得我有壹半腦子陷入睡眠了但是我今天睡了十個小時了。”
F:“妳昨晚壓根沒睡。”
T:“和他在壹起的時候我的心在顫抖。”
F:“也許是因為因為空調溫度太低了。”
T:“我的心飄忽不定,感覺天氣太熱了。”
F:“也許就是因為體溫太高了。等待壹會就好了。”
T:“更令人不解的是,當我和他在壹起時,我似乎能感覺到Scrubb的歌聲,MD,這感覺比我任何時候聽過的都要好。”
F:“那是因為現場表演,現場表演更容易調動五官。”
T:“可是去年我也看過。”
F:“好吧。”
T:“當他讓我騎在他的肩上時,我的心怦怦直跳,無法呼吸。”
F:“放心,如果妳讓Prae騎在妳肩上也會這樣的。
T:“我不這麼想。”
Fong無語的靠在椅子上,嘆了口氣。
T:“很多時候我找不到答案。”
F:“妳找不到答案的,這就是陷入愛情墳墓的征兆,妳會不知不覺的陷入其中,sarawat把坑給妳挖的很深。
說實話我不知道sarawat的迷妹們會有多恨我或者支持我,吃完早飯去教學樓,當我下車時,有無數雙眼睛盯著我,以至於我不敢走出半步,我背著包站在壹旁。
“妳好,Tine。”
T:“呃呃,妳好。”我朝著旁邊的女孩揮手,我的聲音應該是挺柔和的。千萬別扇我耳光,我不想第二天上學校報紙的頭條。
“看,他人在這。
“他好帥啊。”
T:“我很可愛。”
然後很多人笑我,我有些不安,趕緊逃跑了。終於安全的到達了教室。我需要演的兇狠壹點嗎,這樣別人就不敢來調戲我了。
“Tine來了~~”當我坐到座位上時,peuk、fong、ohm圍住了我。
“妳和Sarawat在調情嗎?”第壹個問題呼之欲出。
T:“沒有。”
“但是sarawat喜歡妳,沒錯吧?”
T:“我不知道。”
“真的?”
T:“不確定,我怎麼知道他。”
“我還能在問點別的嗎?”
T:“好吧。”
“Tine妳有女朋友了嗎?”
T:“沒有。”
“妳之前喜歡過別人嗎?”
“…”我沒有回答,想了想,我該說什麼呢最後壹次好像只是和醫學院的女孩有過壹點曖昧。但是,我還沒有去答復他,我不知道這段關系會是什麼走向。就好sarawat突然闖進我的生命,提前結束了我和Prae之間的關系。
“沒關系,繼續我的問題。
T:“行。”“妳喜歡sarawat嗎”
T:“我…”我該說什麼,當他說喜歡我的時候,我搞不清楚自己的感受,但要說我不喜歡,我又會擔心那個搗蛋鬼,我的心又開始怦怦跳了。我不知道該做何選擇,低頭看著自己的指甲,沒有回答。突然身邊的人的註意力集中到了另壹個高個子身上。
“Sarawat來了。”有人喊了壹句,給sarawat讓了路,他臉上似乎沒有任何不安。
S:“妳這個搗蛋鬼,為什麼不接我電話?”sarawat上來壹個問題震住了我,他盯著我。
T:“電話在我背包裏。”
S:“那妳在這裏做什麼?準備好去Scrubb的音樂了嗎?”
T:“不是,我來這裏和高年級的人討論。”我環顧四周想看看有沒有高年級生能幫我。
S:“是哪個?”四周突然安靜了起來。
“是我要問Tine幾個問題。”終於有壹個勇敢的聲音為我站了出來。sarawat用著跟平常不壹樣的眼神看向那個高年級生。
S:“問什麼?”暈,真是壹個冷酷的人。
“Ins上的圖是妳上傳的嗎?這個Scrubb現場活動的最新照片像是妳的惡作劇。”
S:“我自己po的”
“Sarawat以前見過Tine嗎?”
S:“是的,在曼谷的壹所大學。”
“啊,這樣”大家都點了點頭。”
S:“那現在開始,妳沒有問題問Tine了吧。
sarawat迅速拉著我的手腕想拖我走。
“等等,最後壹個問題。問完我們就不問了。”
S:“…”
“妳們倆在約會嗎”
我沈默了好壹會,拉著我的手的人回答了。
S:“沒有。”
T:“…”
S:“但是當我們約會的時候,我會說的。”
見鬼!周圍人開始尖叫,這個回答讓我心跳加速,就好像在網站上免費觀看審核不給過的電影壹樣,就像小時候偷父母的錢買東西壹樣,很特別但又很奇怪。
“什麼時候啊?”又有人問
等等等等,也不問問我是否願意和妳約會。
我的心臟真是越來越經受不住了,這次是真的爆炸了,混蛋sarawat!
S:“別看了。”
T:“大家都在討論我們,我告訴我自己別去讀它,但是FB和IG上都在燥料我們之間的故事。跟我說實話,妳難道就真的壹點感覺都沒有嗎?”我擡起我的頭看著Sarawat。
放學後,他帶著我逃離了俱樂部到咖啡店裏。
壹開始,我覺得我應該在俱樂部裏藏起來,躲避人們的視線。但巧在不論在哪都是人。
S:“應該有什麼感覺?”
T:“…”
S:“想要親妳的感覺嗎”
T:“混蛋,能不能認真點。”
S:“我喜歡妳,不喜歡別人,關心妳就可以,其他人沒有必要。”這個答案聽起來不錯就是語調裏帶著些許戲弄。
T:“那別人會怎麼看呢。”
S:“不知道,不看別人,我只看妳。”
T:“混蛋!”我的臉像著火壹樣,sarawat的無理就真沒停過。同時,他不停的往我的可可裏加蘋果味果凍。
T:“我不吃果凍,把它拿回去。”
S:“蘋果富含維生素,對身體好。”
T:“但果凍是人工制成的,妳個蠢蛋。”有他個頭的維生素。
S:“給我妳的奶油。”如果我不給他,這個家夥就會自己厚臉皮的來拿,貪婪真的不會讓人保持真實。
T:“妳就喜歡吃我的東西。”
S:“我只是在關心妳的健康,吃太多奶油不好,而且我怕妳這家夥…”
T:“什麼問題?血脂變高嗎?”
S:“不是,怕妳這家夥吃獨食。”
見鬼,差點被這個狡猾的男人感動了。
眼前的這個男孩,他人氣旺,是迷妹們的老公,讓那些女孩尖叫。結果卻發現他就像半塊被啃過的面包,充滿欺騙性,如果讓我再來壹次,我放任他,讓他腐爛掉。
S:“這種果凍很好吃,所以我想跟妳分享。從見妳第壹面起,我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吃到好吃的東西,看到好看的景色,我就想跟妳分享。和妳曾經在壹個美好的地方相遇對我來說很重要。對我第壹次見sarawat壹次性說這麼多話,以至於我有時間去想好下壹句該怎麼回答。
T:“這很正常,人們看到有趣的東西就會想和別人分享。”
S:“妳說的如果是贊美,也許我會這樣,但如果是分享,我只想和妳壹起。”
T:“…”
S:“除了親密的朋友,只有妳見過這樣的我,還算健談,品味壹般。”沒錯,我知道sarawat並不害羞,他只是在其他人面前豎起了壹座高墻,把想要靠近他的人都隔開了。他平時只是展示了壹部分的他而已。
T:“其實,我應該也屬於親近的朋友。”
S:“不是那樣,其他人沒法跨越那座高墻,朋友們也只是多了梯子,而在妳面前,從未有過高墻。
S:“TMD,從壹開始我就為妳敞開了大門,而妳像個混蛋壹樣始終站在外面!”
我傻眼了,我過了好長壹段時間才緩過來。
T:“從什麼時候?”壹堆問題從我腦海中浮現,什麼時候我入了他的法眼?是在曼谷,還是在當初他下課的樓下,還是音樂俱樂部?我什麼時候闖入了他的生命。
T:“什麼時候妳有喜歡我的感覺?”
S:“在曼谷。
T:“這麼久?”我開始在腦海中回想具體多久了。”
T:“所以為什麼,當我去妳學院樓下找妳的時候,妳說妳不認識我?”
S:“…”他沈默了。
T:“妳之前就知道我嗎?”
S:“…”他依舊沒說話。
T:“妳真的喜歡我嗎?”
S:“嗯”這時候他終於打破了沈默點了點頭。
T:“妳為什麼喜歡我?我負擔很重誒。”
S:“妳先說說妳有哪些負擔吧?”
T:“混蛋,醫學院的prae,還有追我的Green。
S:“妳怎麼知道Green喜歡妳,妳太自信了吧。”
T:“妳在說什麼?”
S:“…”又壹次沒有回答。他就應該把果凍都吃了然後嗆死在桌上。
T:“sarawat?”
S:“妳曾經問我雖然喜歡音樂卻為什麼去學政治學。”開始轉變話題了,這個狡猾的男人。
T:“妳說妳不想妳愛的東西變成妳的負擔。我說的對嗎?”
S:“那只是壹方面,不止如此,音樂是我所愛的。我想玩就玩想停就停。政治學我並不愛,但我需要去理解,接受它,它將影響我的生命,職業生涯,以及未來。
T:“…”
S:“妳也壹樣。我第壹次見妳,我可能並不感覺像喜歡,但是我想要去了解,去接受,去懂得。那對於壹個高中生來說是壹種奇怪的感覺,忽然我生活裏有了壹個人,他吸引著我,我開始想要找尋壹個答案。如今我已經是壹個大學生但仍然想要去找尋壹切關於妳的答案,這持續了整整壹年。”這是第壹次,sarawat說的每壹個字句都進入了我的腦海。我仿佛想要這些字句永遠的銘記在腦海中。比曾經那個沒有做好準備的吻更加令人喜悅。
我們沈默了,周遭的噪聲仿佛消失了。直到sarawat又壹次發出了低沈的聲音。
S:“妳第壹次遇到Prae,就感覺喜歡她了嗎?”
T:“也許有壹點。”
S:“如果有壹天不喜歡了,會感覺到了無生趣嗎?”
T:“…”
S:“要試試喜歡我嗎?試試了解彼此?”
T:“…
S:“不需要妳付出太多喜歡,哪怕只是向我敞開心扉。”

最夯BL耽美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WatineCP同人文第15章到這裏啦!我可以只把握當下,拼盡全力去愛妳,讓我們壹起試著了解彼此,可以的嗎!本文由“深夜的男朋友”小姐姐友情提供,請期待我的下次分享吧!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b站:cv号:cv4877327

WatineCP同人文上一篇: 妳很快是我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