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etherTheSeries-假偶天成WatineCP同人文第9章

2getherTheSeries-假偶天成WatineCP同人文第9章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BL劇同人衍生文泰劇2gethertheseries,泰劇BL劇假偶天成又名只因為我們天生一對篇章,同人小說第九章啦!他在追妳不是開玩笑的!

我在店裏待了大概壹個小時,快中午了,便出來找吃的,吃完好上下午的課,Icng跟Perk在收拾作業,Chm則收起手孔,而我剛好肚子疼去了去趟廁所,剛進去便聽到有人走進來的聲音。
為了不打擾到別人,我努力控幾自己輕點拉,顯得禮貌些。
但是隔那位該死的卻是極其打擾到我。
因為他的吉他聲太大了,不斷地沖擊著我的耳朵。
我用盡洪荒之力屏住呼吸,控制自己不叫出聲來,趕緊完事兒趕緊出去,整個人快炸了。
結果還真的炸了。
因為那個坐在潔手臺的家夥就足那個令全校贊不絕口,妹紙們的國民老公。
“妳丫的,死Sarwat!來這裏彈占他做什麽!!勞資心煩啊!!”
(tin)【這是我的事情,我想在哪兒彈就在哪兒彈。
】“呃呃呃。

鬥喉也鬥不過他,走過去擠開他到流示臺洪手。
不小心警到他壹只上有傷口,甚至還有血絲滲出來。
“妳去做什麽問來啦?!”
好奇了壹會兒,這家夥跟他朋友根本就不像是來學習的人。
【排練玩樂。】
“排練到手殘廢成這樣啊!”
【幫忙處理壹下傷口唄。】
“不要,看到應會暈倒的。
牛奶就另當別論了。
實際上,要幫忙也是可以的。
就是不想。
他的粉絲也多,朋友成群,想讓誰處理S傷口都行啊。
【那就解開給妳胸,換妳幫我處理傷口。】
我立馬轉頭看了下這家夥。
(在這裏叫既有牛奶的意思,義有胸部的意思。)
“有沒有人對妳說過妳真的很欠扁。”
【沒有。只說過我很帥,雖然每次聽到都有點不好意思。
但這是事實,】“……”
自戀如妳,還會不好意思嗎?!還真是稀奇啊。
認識這麽久以來還沒見過他臉上出現害羞這種表情妳丫的壹次都沒有過好嘛,混蛋!!【想給房間塗個色。
】好端端地,死Sarawat突然開了個新話題,連對勞資的稱呼都沒有妳丫的考進這個學校,總分數加起來超過150了嗎?!
“告訴勞資做什麽。”
【幫忙塗個色唄】“幹嘛不找師傅來。”
【塗什麽顏色好啊?】邊說,下還繼續在那裏開心地彈著吉他。
也不想忽妳現在不是待在音樂室好嘛。
妳現在坐的地方可是廁所的洪手臺啊,死蠢牛!!“我說過我會幫妳了嗎?!”
我立馬反駁他。
【灰色也不錯,還是說妳喜歡白色?】“等壹下,死Sarawat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講話。”
【聽到了,所以妳說說哪個顏色好啊。】
“我又不是妳。
我怎麽知道!!”
【那傍晚5點在我宿舍見面啥…”
【如果妳準點到的話,我讓妳免費抓胸哦】我是說我喜歡牛奶,而不是指妳的大平胸啊餵。
壹臉懵通,每次跟這家夥說話。
都能把給我累死。
今天太多煩心事兒了,腦子壹片混亂,課業又多,還得陪著死Saruwat折騰、而且還得擲練學險的儀仗隊。
因此我讓“明星四劍容”的老鐵們高指貴腳替我去社團請留壹天。
幸好,沒遇到死Green來打擾,還能寬心壹下,但也僅是壹下下而已,再過幾天是音樂交流會,這個活動殘跟死Green在壹套也有聽到不過這些部先放壹邊吧,下的事情才更為重雪,在社會學院六樓結束誤程後,我距回自己學院大樓壹樓等待前輩們繼續排練儀仗外:忙碌之宗還不忘擦壹想醫學院的部位妹子,以此謠節每心健康。
前輩們壹個接著壹個地走過來,我不斷池舉起手來尚他們行禮,直到壹群學姐走進來。
“Ting底迪,今天Sarawat底迎會來嗎?”
還記得那群吵著要買名牌鞋子給死Sarawt的嗎,沒錯,就是那群學擔。
“沒有啊、他親幹什麽啊?!”
“啊我還以為他在追求學弟妳呢。”
為啥學幅妳說這句話時壹臉吸牙切齒的樣子。
“什麽追求啊,我是他朋友啦。”
“我看到Sarawas的朋友壹直在調侃妳。”
額額顏額額…“就明友之間的調侃啊,沒什麽的。”
“啦哦,那Sarwat有跟誰在聊嗎?”
“我不清楚啊。”
“拜托妳問壹問吶”
“Krah呵呵………”
只能點點頭,以防前輩們心生不滿讓我重新排練。
天色已晚、再帥的人它要餓扁了,真想趕緊排練趕緊走人,回去房間語覺,不想待在學院,吃子文多,還熱得要死,快融化了。
對於儀仗隊的姿勢隊形、手的動作不多,但是離樂種卻有上百種,這手揮來報去像警柴壹樣練習了兩個小時都還沒結束。
這樣殘酷的鬼訓練花費了不少時間。
排練到三更半夜,就是為了趕上學校的活動。
已排練了兩小時,還要繼續第三個小時的排練。
直到頭上的光線由陽光變成了天花極上的燈光,整個人已經餓到前胸貼後背了,可是,筋輩們還是不肯放我們去妳息。
好可憐那些女生啊。
大家累到行流浹背,只剩白開永來續命了。
“Tine底迪,妳的手要用力擺起來,妳這樣看上去壹點力氣都沒有。
我是真沒力氣了啊前輩,還哪來的努力氣讓我擺起來。
“Guf底迪,妳跟著女生們下去幹什麽?!”
啊嗚!!我也忘了……我全都跟著他學的啊!!“用心點啊!!”
好餓………滿腦子只剩這個詞了!叮鈴鈴……直到其中有個人的電話鈴聲響起、我們才得以休總:“Tine追妳的電話:"啊嗚、原來是我的。
“kab”
“是……“大壞蛋”
打來的。
(前輩)某學長擔頭看了壹下,就念出來了。
我立刻心隊伍裏跑過去奪過手機。
那個是我給W部個混黃的備泣而且他還說了,不能把他的號碼告訴任何人,要不然我就死定門。
【做什麽,我跟妳約幾點!!!】sarawat攏剛接起電話,還沒來得及出聲,電活那頭的聲音就插近來。
“排練儀仗補啊、妳丫的要給自己房間上色、就去啊,叫我做什麽!勞資已經快餓死了……”
【在哪兒?!】
“學院。”
【妳吃什麽?】“說得好像妳要過來壹樣。”
【所以吃什麽?】“只要能吃飽。
哈部行。
如果妳要過來、那就多買點哦,我儀仗際的小夥伴也很餓啊。”
【我說過我要過來了嗎?】“…”
那剛才文給我希望做什麽,真聰給妳頒發個奧斯卡金像獎。結果是聽到那邊儀儀隊主持人在說全錯了'。
天,沒有什麽比現在更慘的了,崩潰,嗚嗚嗚嗚【妳在哭啊?】“丫的,討厭妳:”
【那隨候妳啊。】
“如果妳來,勞子讓妳抓胸。”
【0k.五分鐘後見。 】說完,某人就立刻把電話給掛了,吼吼吼,妳個禽獸,妳大爺的用得著這麽記渴嗎?!如果被妳的粉絲們看到怎麽辦!可是。
這話勞子已經說出口了,愚永難收啊。
前面好幾屆的壹個建築系的學生開的Sonjedun咖啡店,是我們男主團的老地方,今天這樣普通的日子,沒有什麽比老師取消了早上的課更幸福的事了,生活太美好,現在我們沈醉於不用上課的快樂,本性錄露,就約著壹起坐在了農學院門口的咖啡店裏。
我們確實是喜歡換地方,但是壹旦喜歡上了哪個店就會壹心壹意的在那個店,直到哪天他門倒閉,這裏也是—樣,不是野蠻人是待不下去的,因為我們會遇到穿著各色商店制服的強壯青年像是老大壹樣的坐著,有些小團體也是互相看不慣很久了,但是我們這樣的主角是不會怕的,因為法學院沒有商店,農業和工程學院的學生也就不關心在店裏像我們這樣處於盲點的人。
“要點什麽”
Phuak嘩的壹下坐到了沙發上,但是視線就沒移開過對面的桌子,如果他的是睛有腿的話大概已經踉蹌的走去撩對面那桌的女生了。
“都可以”
我回答。
“都可以”
Ohm也這樣說。
“都可以”
Fong也是這樣,我們這些沒有腦子的人都沒有想想自己在說些什麽“那學長,要四份什麽都可以!!”
愚蠢的聲音傳出,店裏的人都轉過來看向我們這裏,心啊…也太討厭這種時候了。
“好的,稍等”
但更討厭的是店員用笑盈盈的,像是妳同盟壹樣的表情回答妳,這裏沒有什麽咖啡師之類的,只有那些店主來充當店員,加上還有走來走去的穿著校服系圍裙的同校學生來幫忙。
是壹個很溫暖的比較大的店了,但是在制作的人也太少了,點的東西怕是要兩點才能好,如果不好喝的話再看。
我和朋友們坐著聊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來打發時間,偷看下女生,調侃下其他人的閑事,手習下來就抓起手機開始玩,直到忽然有新消息跳出來,在Fcebook上有人請求加為好友,這也只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不平常的是那個人的頭像,感覺好眼熟啊。
“嗯.…”
我砰的壹下站起來,躊躇滿誌的快速的接受了她的好友請求。
和女生調情就是這樣,高興的接受,不用害羞什麽,這是我身經百戰之後得出的經驗。
“在叫個什麽”
Phuak摻和進來。
請不要懷疑,來加我好友的不是什麽奇怪的人,是昨天才加入我們音樂俱樂部的新成員,我們也都大概的互想自組我介紹過了,她叫Prae,是醫學院的學生,同時是我的新目標。
這次和她,我不想再是玩玩了,想真心對待,然後不想讓Green知道。
“沒什麽,只是有女生請求加好友,也不知道是怎麽找到我的Facebook的”
“大概不是找到的,妳都在大壹新生群裏那麽推銷自己了“壹直都在打斷我,煩人!”
“那麽那個女生是誰呀?叫喚成這樣,我怎麽能不八卦”
不打招呼的,Ohm就快速的低下頭來看我手機上的記錄。
“俱樂部的新成員”
“Green嗎?”
“艹,不是,這個人是醫學院的女生,超級可愛”
“那Sarawat呢?妳都訂下他了,還要跑去找小老婆嗎?”
呀呀呀,是說我的生活,最糟糕的是和Sarawa有什麽關系?他只是Green準備要靠近我的時候的擋箭牌而已,沒有什麽其他的。
“這件事和他沒有關系”
“額,我等著看到底和他有沒有關系”
我也只是給了面前這個多事狗壹個礙事的眼神,然後就去準備我們兩個人對話的開始了,不知道怎樣開始比較好,壹般追女生都是這樣,心裏七上八下的。
要從‘妳好,我是Tine’開始比較好嗎?只想到那然後就趕快打下來,五分鐘就這麽過去了。
拍!“啊啊啊啊啊,Sarawat學弟!”
從店裏傳來壓抑的尖叫聲讓我們男主團都好奇轉過去看向那邊,那個時候,我再次見到了昨晚電話聊天聊到我都快睡了的那個人。
整個大學的男神。
帶著他的樂隊和樂器走過來,每個人的衣服褲子都是缺斤少兩的,平常我都沒有看到Sarawa這樣打扮,領帶也沒有系,發型也是飄逸的很,讓我忍不住的想問‘妳這是去做了什麽呀?’政治學院對大學生開設了挖土課程了嗎?“妳稍微移壹下,煩死了,這個桌這裏空著的!”
我怕死那些女生了,因為不到三秒,剛還有兩個人的隔壁桌就滿了,還有些新來的人加進來。
Sarawat轉過來看了壹下,但是沒有回答什麽,除了走到店裏的另壹個角落,好似是先天耳與壹樣,加上還有那張面無表情欠揍的臉。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沒有誰生他的氣,反而讓大家更加的喜歡他。
“Sarawat是值得尋找的人呀”
心累…有什麽好找的嗎?大概的看壹下感覺都和我很相似呀,哈哈。
“妳明白了嗎?”
Fong調侃的對我挑了挑眉,眨了眨眼睛。
“什麽?”
“妳呀,是Sarawat呀,不去打個招呼嗎?”
“為什麽打招呼,Green又不在這邊”
“等會兒他就來了”
“閉嘴!等會兒我把妳的嘴打歪了,每次壹說到他,他就會出現”
Green就和算命先生壹樣,坐著就能知道所有事情,到現在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有沒相信我和Sarawa互相追求的事情。
“壹杯冰美式”
低沈的聲音輕輕的響起,但是在店裏的人也沒有誰能從站在櫃臺前的那個高個子的身上移開。
“Sarawat點了美式咖啡,記下來,以後能買給他喝”
是隔壁桌的聲音,看起來是小鹿亂撞的狀態。
“真的,還喜歡吃商店的百奇餅幹,那天看到他買了”
“學弟應該也喜歡喝藍色夏威夷,那天中午在食堂遇到他,看見他超幸福的在喝”
那是我的飲料,事實上並不是Sarawat喜歡的。
“耳朵都豎起來了..…吃醋了嗎?”
Ohm輕聲說著,但是我知道他的眼神和聲音有多麽的欠揍。
“妳和我成為朋友也沒有多久,就在這斷了我應該也不會有多傷心”
“呀,我就這麽打趣壹下,那麽認真幹嗎?”
“妳自己靜靜的在那呆著吧”
“什麽都可以的飲料好了!!”
在Sarawat之後,學長們就叫我們去拿點的飲料,聲音不是靈大,但也是…所有人都能聽見的。
“Jamej的是草莓牛奶混合從火星上帶的西紅柿醬,Pop的是從富士山上帶來的日本茶,至於Mario,嗯稍等”
說完就趕忙的轉身去到另壹邊了,天下這些合人震驚的菜單讓我們相視無言。
我真的也太煩來這個店幫忙的學長了,那麽欠揍的混合,壹直都玩那麽大,這些菜單在這個世界都找不到第二份了吧,大概的想法也是沒有真的想要好好做。
“耶耶,我的東西好了,從火星上來的西紅柿”
他們都是從哪裏長大的,猛的跳到了櫃臺,去拿飲料。
這個咖啡店是有自己的規則的,自己去點,起刻拿組最重要的是去拿飲料的時候就要付錢。
會經有問過Jedun,為什麽要這樣做,之後才知道原因,是因為總有些人喜歡,想要喝費咖啡,喝完就消失不見,壹分錢都不付。
現在就請喝了就把帳都結清,因為對於投資者來說還有賬單要還。
我覺得現在大概已經厚到有三藏經那麽多了吧。
三分鐘後…“Mario!哥倫比亞芒果刨冰,本店最貴的菜單好了”
剛好轉過去看到Fong張著嘴想要拒絕的樣子,想要笑,同情他走到櫃臺那,然後輕聲細語的說話都快要是在呢喃了‘先欠著可以嗎?“可以的,Je!!政治學院大壹的Fong學弟欠壹份刨冰”
混蛋也只能走回來,盡最大的努力憋住眼淚,手上還拿著這個店最貴的甜點,這又是什麽刨冰,就只是把十銖的冰塊放在碗裏呀,妳被耍了,蠢牛,但是我也不說,我很愛朋友,不想要他在旁人眼中那麽蠢。
這個店做我的東西也太慢了吧,壹個人坐了好久。
“美式咖啡”
啪!我趕快站起來回應Jedun團隊,知道肯定是我的,但是當我走到櫃臺,我的身體差點被Sarawat高大的身軀擠出來,他穩穩的站在我面前,但是我又不想認輸,所有又再次擠了過去。
“是五十銖嗎,學長”
嘴上問著,壹只手在褲包裏拿錢,壹只手拿過杯子喝了壹小口,喝到都快沒力氣了。
啊!苦,我不是很喜歡苦的東西。
“Tine學弟,這杯不是妳的”
“…?”
什麽!真的是整個人都在那卡住了。
“這杯是Sarawat的,Tine學弟妳的在這裏”
壹份草莓冰淇淋在Jedun手裏拿著,大家也都看看我手上的美式咖啡,眼神在我和旁邊這個人之間流轉。
“那我該怎麽辦”
“壹會我幫妳重新做,Sarawat妳稍等壹下”
我看到學長眼中對我的恰憫打在我這張蠢臉上。
“沒幹系,可以喝”
說完就用手把咖啡拿到了自己的面前,還眉目傳情的猛喝了壹口咖啡。
第二次了!妳像這樣做有兩次了。
“那五十銖”
“這個人付”
然後指向我。
“妳在說些什麽”
“妳已經喝過了”
“我才喝了壹點點,啊,我再給妳兩銖好了共慧載兩銖的硬幣給他。
“不值”
“哪裏不值,我兩口都沒喝到”
“不值昨晚給妳打的電話啊”
“也不知道是誰強制妳打了”
“也沒有強制,只是不喜歡”
“又不喜歡什麽了?”
“不喜歡那麽晚了…妳還和別人在聊天,浪費別人的睡覺時間”
“是,那妳給我打電話就不浪費我的睡覺時間了”
無意識的就睡著了,再醒來就已經早上,也記不得聊了些什麽。
“最後還是這個人付”
不放任這件事成為太久的爭吵,指了指我後就轉過去不再和我說話了,還回避似的坐回到了他朋友那桌,不留余地的把我丟下付錢,最後,他都走在我前面了我又能怎麽辦。
我只能提著冰淇淋的袋子回到座位上,坐著吃點東西休息壹下,男主團的朋友還壹直用胳膊來騷擾我,拿他的手機來給我看。
“妳又要做什麽,Ohm”
“妳看唄”
剛開始還很懵逼,但是當我看到Instgram時,我就明白Sarawat又開始和我精神鬥爭了。
Sarawatlism免費的是剛剛爭論的那杯美式咖啡,才沒幾秒鐘,現在就成為了他G粉絲們的熱點,我不會回復的,放任他自己壹個人鬥爭,雖然他的粉絲就像預想的那樣激烈討論起來了,但是還是爭論不過壹個小團體,因為我觀察到了那個是Sarawat其中壹個朋友的|G名,店面大聲的嬉笑聲也是從他們那壹桌傳來的。
Boss-pol妳應該是很喜歡喝美式咖啡了Bigger330我知道哦,是誰KittiTee那壹桌都很可愛呀Man_maman@Sarawatism要我把他指出來嗎我左顧右盼的瞄周圍的人,他是在說哪桌呢,店裏的女生非常多,但基本上眼睛都是黏在Saawat身上,最重要的是店裏的工作人員正在做壹個大單,壹直在Sarawa那桌—排的站著,飲料多到地上都快滿了。
“有人點美式咖啡給Sarawat“哈!”
那個熱點…在他坐的地方隨便的壹數就有五,六杯,如果全部喝完的話,他大概下輩子都還醒著,粉絲團也太可怕了,加上他的朋友在旁邊也是瞠目結舌的樣子。
我看到了事件主人公和工作人員了壹會兒,大概是決定問壹下是誰點給他的,至於我尤趕快把手機還給它的主人,拿起自己的手機玩,就是…沒有羨慕什麽的,就是有點小小的想法,如果我的粉絲能像樣對我也挺好的,截圖發給了Green。
今天…我的那盒曲奇餅幹還在--“妳的小曖昧對象對妳的熱度還沒消退嗎”
男主團的其中壹個人又開始找新的話題來討論了,因為擔心自己嘴閑的要發病了。
“熱度過去了也就那樣,帥哥又不能吃”
我說是這樣說,但是實際上帥哥是可以吃的,我日常都在保持自己的帥,但是因為不想太炫耀那個人,所以就低調壹點。
“是嗎?我等著看妳最後吃不吃帥哥”
“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混蛋”
“那最近Green怎麽樣,聽妳說他跟著妳進俱樂部了”
“能幸存嗎?幸好有Sarawat來幫忙,但是也不知道能有多久,他比韓劇裏的女主還要纏人,不知道應該怎麽辦“運氣好的話,大概妳就能逃過了”
“香草蛋糕和橙子蛋糕”
還來不及總結這個話題,就很懵圈的,店裏的工作人員把盤子放到了桌子中間。
“學長…我沒有點”
“有人點給妳的,已經付過錢了”
“是誰點的?然後點給誰的呢?”
“說是點給Tine的,不要問太多,壹會兒我說多了”
然後就走開了,讓我只能左顧右盼的找誰是這蛋糕的主人,但是也沒有看到誰動作很不正常,除了壹個人。
“是Prae嗎?”
我喃喃自語。
哪個Prae?”
八卦的也就屬Ohm了,加上耳朵還好使。
“就我和妳講的那個醫學院的學生”
都進展到偷偷的點蛋糕給妳了嗎?”
“還是說是我的粉絲?”
又開始胡思亂想,像我這樣法學院的風雲人物也不是那麽的難看,怎麽說也會有點偷偷喜歡我但又不敢說的人。
這壹秒鐘是最好的了,不管是粉絲還是正在聊天的人,Green也是有機會做這些的,但是立該不是他,對於Green來說,做什麽事情都是光明正大公開的,我很了解他。
“在想些什麽Tine,也別管是誰了,先吃好了,我也想嘗嘗”
“等會兒!先別吃”
“在嚷些什麽呢”
“要先拍照”
感覺自己和那個神經拍照前女友有點像了,不管是誰買蛋糕給我,都想要拍照上傳到G上感謝—下,再加上剛剛才想到的壹個想法。
Tine_chic不知道是誰,今天買蛋糕給我,以後有機會壹起吃飯吶)我的朋友也是像我想的那樣過來調侃我,最過分的就是Fong了,分析的頭頭是道,我回了壹句給他,就有個人的評論跳出來,讓我皺著眉的看來看去。
Man_maman還有以後嗎?哎呀!
Boss-pol@Tine_chic可愛,我的朋友說很可愛誰來回答我壹下,這應該不是Sarawat的朋友吧,努力的想其它的可能,但是Thetheme11蛋糕好吃嗎然後我就回了…
Tinechic@Thetheme11嗯“啊啊啊”
不壹會兒我就聽到了從Sarawat那桌傳來的很大的聲音,現在立馬就知道了,肯定是他的朋友,來我的IG下面開玩笑,這到底是誰的小團火,來插手我的事情,還是說他們是買蛋糕給我的人?以我就毫不含糊的站起來走到了Sarawa那桌。
白獅隊(政治學院的院徽)的小朋友們都擡起頭來看我,等著那個面癱臉先開口說話。
“有什麽事嗎”
“妳們對我有什麽意見嗎?我覺得妳們正在議論我”
我說的很直接,但是他們都沒有討厭什麽的,反而壹個個笑得我想打人。
“沒有什麽,只是想和妳更親近壹點”
“為什麽要和我更親近壹點”
“因為妳是Sarawat的朋友,但是卻和我們不是很了解”
“想要成為朋友就走過來打招呼呀,而不是在我IG下面胡鬧,妳也壹樣,說點什麽”
最後壹句話說完,我就轉過去看事情的始作俑者,Sarawat也擡起頭來和我對視。
“要說些什麽”
“想說什麽就說”
“可愛”
“結束了嗎?可以回去座位上坐著了,礙手礙腳的”
我也只能懵懵的回到座位上,不知道要怎麽整理自己的思緒,男主團的他們也都想問些什來分享八卦,但是我也抓不住重點了,就只記得壹個‘可愛’。
雖然不知道這個詞到底是怎麽來的。
心…也太砰砰亂跳了吧。
我在Sonjedun泡了快壹個小時,都快到中午了,我才起來想出去找點吃的,準備下午的課程Fong和Phuak把作業收到包裏,Ohm在收手機,至於我則是忙著去廁所拉屎,才坐了壹小會兒就聽見了誰走進來的腳步聲。
我努力的小聲點放屁,安靜的上廁所,不想打擾別人,但是外面的那個人啊,真的是打擾到我了,這是我的個人時間,因為響亮的吉他聲壹直在我耳邊縈繞。
我努力的忍耐,不想大聲的吼出來,趕快解決完,然後走出去發泄情緒。
也確實真的發泄了,因為坐在洗手臺前的人是全校女生的焦點,誰都說很優秀,完美的那個人。
“妳啊,混蛋Sarawat!為什麽要在這裏彈吉他,煩死我了”
“我的事情,我想在哪裏彈都可以”
“嗯”
也爭不過他,於是就徑直走到洗手臺前洗手,不壹會兒,我就發現他壹邊的手有傷口在,還有血在不停的流。
“妳去做了什麽”
剛就很疑惑了,他們的打扮都不像是來上課的。
“練吉他”
“練到手慘成這樣”
“幫我處理下傷口嘛”
“不要,看見血就有點頭暈,但有胸的人另說”
說實話是可以幫他的,但是不想幫,他有那麽多粉絲在,朋友也都在外面,隨便哪個都可以幫他處理傷口的。
“那給妳熊,妳來幫我處理傷口”
我馬上就轉過去看他。
“有人說過嗎?妳真的很欠揍”
“還沒有呢,只有人說我很帥,當時聽到有點害羞,但是確實也是事實”
“…”
雖然這樣說著,但妳臉上有壹絲壹毫的害羞嗎?那還真的是罕見,從認識到現在,在妳臉上還從來沒有看到過害羞這個表情,壹次都沒有啊,混蛋!“要粉刷家裏面”
Sarawat他自己就又開始壹個新話題,也沒有問我壹句,妳進這個學校是因為150分的跳轉分嗎!“告訴我幹嗎?”
“幫我壹起刷”
“為什麽妳不叫專業人員來”
“什麽顏色好呢?”
邊說,手還幸福的有壹下沒壹下的撥著吉他,也不在意現在自身是沒有在音樂教室,在廁所的洗手臺前啊,蠢牛。
“我說了要幫妳了嗎?”
我馬上反駁回去。
“灰色也很好看,還是妳喜歡白色”
“等會兒,Sarawat,妳在聽我說話嗎?”
“在聽呢,那最後是什麽顏色好呢”
“我不是妳,我怎麽知道”
“那五點鐘在我房間見好了”
“如果妳準時來,免費讓妳摸我的熊”
我確實是說過我喜歡熊,但是不是妳那個扁平的熊,混蛋,這張冷漠臉,每次和他講話都累到不行。
今天有很多事情再腦子裏轉,既有學習繁重,也有被Sarawat的朋友調侃的事情,最重的是還要站在著練習手勢舞,所以我就拜托男主團的朋友給音樂俱樂部的學長說請假壹天,幸運的是沒有看見Gren來纏著我,也算是舒心壹點了。
才舒心了壹會,沒過幾天搖滾音樂的工作就追著來了,這個工作讓我和Green其中壹個崩塌了。
但先不說這些,現在更重要,在社會學院上完課後,我又回到自己學院樓下像以前壹樣等著排練手勢舞的學長,在這過程中,也沒有忘記和醫學院的那個女生聊聊天,賦予心臟新的力量,高年級的學長們不斷的走過,每次我也都要擡手像學長學弟那樣的打招呼,直到有壹個小團體走過來。
“Tine學弟,今天Sarawat學弟要來嗎?”
記得會經說過要買名牌鞋子給Sarawat的小團體嗎?嗯!就是他們。
“不來的,他為什麽要來?”
“嗷!我以為他在追妳”
為什麽學長妳要咬牙切齒的說這句話。
“追什麽追,我們只是朋友”
“我看到Sarawat的朋友在IG上調侃妳”
哈哈哈!?“只是他的朋友覺得好玩而已,沒有什麽的”
“嗯,那Sarawat有正在聊的人嗎?”
“我不知道”
“那幫我問壹下吧”
“好的”
點完頭之後,就又接著開始練習手勢舞了,到了晚上,再帥的人也餓了,想快點結束然後快點回宿舍睡覺,不想在學院待著了,蚊子多熱,肝火都要起來了。
手勢舞的隊伍,其實手上沒幾個動作,但是歌曲有快百個,手搖的都麻木到咯吱窩,都兩小時了還沒有結束,所以這個殘酷的訓練是要花很長時間的,為了能趕上學校的活動。
兩小時過去開始進去第三個小時,太陽光也被天花板上的燈光所代替,加上胃壹直在叫囂著要餓扁了,學長還是沒有放我們休息,很同情那些女生,排練得汗水壹直往下滴,也只有喝點礦泉水。
“Tine學弟,手大力點,甩的真的是很沒有力氣”
是因為我真的沒有力氣了,去哪拿力氣來甩。
“Golf學弟,跟著女生壹起屈膝幹什麽?”
嗷!我也屈…我全程都是跟著Golf的動作做的。
餓心裏只有這個字。
鈴鈴鈴直到哪個蠢大個的手機響起來,我才休息了壹會兒。
“Tine學弟,妳的電話”
嗷,我的。
“好的”
“混蛋Sarawat打來的”
有個學長低下頭來讀正在打來的那個電話,我趕忙跑過去把手機拿了過來,因為我會經和混蛋Sarawat保證過不會把他的手機號碼告訴別人,不然我就倒黴了。
【在做什麽,我和妳約的幾點?】才接電話,還沒來得及調聲音,電話的那壹頭就說到。
“在排練手勢舞,妳想要粉刷房間就去刷唄,我又沒有什麽能幫忙的,我要餓死了”
【妳在哪?】“學院”
【想吃什麽】“說的像是要來壹樣”
【想吃什麽?】“什麽都可以,能讓我飽的,如果妳要來的話就多買點,壹起排練得同學也都餓了”
【我說了要去嗎?】“…”
就像是給了希望能拿奧斯卡獎杯,但是最後聽到主持人說宣布錯誤了,不能比這更痛了。
【要哭了嗎】“討厭妳”
【隨便妳】“如果妳能來,讓妳摸熊”
【可以,五分鐘後見!】在這之後他就忙著掛了電話,混蛋!妳從來沒有這麽迫切過,如是被妳粉絲聽到會怎樣啊,艹!然後我怎麽就指了這條失我身的路給他?怎麽辦!!真的在那之後,還不到五分鐘,剛剛在壹起說話的大高個就走過來了,同學和學長們的尖叫聲讓他成為了全場的焦點,沒有誰專註排練手勢舞了,這壹分鐘希望能給Sarawat頒發勝利的旗幟。
“Sarawat學弟也太可愛了,還買了那麽多飯給我們“Tine讓我帶的,妳的在這裏”
厚實的手把塑料袋放在桌子上,然後走的遠遠的找個地方坐著,他還是他,以前不在意不關心的,現在也還是那樣。
“得到了滿滿餓好評哦”
我跟著過去調侃他,壹邊坐在大高個對面的椅子上。
“吃飯吧”
飯盒被放到我面前,還有壹杯飲料。
“妳真好,我很抱歉以前說妳很欠揍“那讓我摸熊嗎”
“混蛋,我只是開玩笑的”
才說了沒幾句,他又開始欠揍了,Sarawat確實不喜歡給被人添麻煩,不喜歡說太多,不喜歡當焦點,但是如果關系親近,所有都是要反著來的,他話又多,欠揍,還死皮賴臉的。
“我認真了”
“混蛋,我怕…”
“排練幾點結束呢?”
嘴上問著,但視線是壹心的盯著我狼吞虎咽的吃飯。
“不知道,說起來,妳今天有去俱樂部嗎?”
“沒有,手疼”
我低下頭來看他的手,看見有創口貼在上面,就放心了。
“以後就不要練那麽過了,休息會兒,我們的生活每時每刻都是在刷新著的,就算是時鐘,到了午夜,也會調整自己到霧點的”
“哪裏有,我的壹般就是二十四點”
“妳不來打斷我是會死嗎?那妳的傷還來得及嗎?還沒有幾天就要音樂表演了”
“擔心嗎?”
“搞笑,和妳沒關系,我只是擔心俱樂部”
我們安靜了壹會兒,Sarawat放我幸福的把飯吃完,他就埋頭忙於處理新消息了,來自Instagram的消息不停的響,我也確定現在的新消息是學長和我勢舞的同學們發來的“我|G有圈人標簽了,喜歡”
他的主題在哪。
“喜歡唄”
我回答他“懶得弄”
“我幫妳按,把手機拿來”
壹邊的手拿著勺子,另壹邊伸開勾手,讓他妥協的把他無價的手機拿給我,今天沒有用三星嗎?“吼…”
當我看到那麽多人圈給他的東西,我驚嘆了,因為不僅僅是今天吃飯的照片,還有平時偷拍他的,都快是所有的行為舉止了,有圈人標簽,還有些很過分恐怖的東西,最重要的是在IG上有擱置的快聯合國。
但是他的主人從來沒有回過,我真的是服了他了。
“那麽多人發給妳消息,妳為什麽不回”
“誰發的”
“妳的粉絲啊,這裏!”
我把手機屏幕擡到他面前給他看“不會玩”
好的,我抱歉,我的錯,忘記了這是Sarawat,壹個不知道社交網絡的人,註冊G也就只有壹個目的,那就是為了追我這樣的時尚潮人,來幫我擋住Green,但Green是不知道的。
“要讓我幫回嗎?”
我決定了,真的要幫他逃離這什麽社交網絡都不知道的蠢境。
“不用,就放在那好了”
我也就只能把手機遞給他了。
“對了,妳,學長讓我問壹下”
壹直坐著就像Sarawat那樣想起來了壹個新話題。
“什麽”
“妳應該還沒有愛人對吧”
“多事”
“壹會兒把妳打得滿地找牙,我很壹本正經的”
“我正在追妳,妳又要讓我去打擾誰”
“和這個假裝的追求無關,是說真的,妳有喜歡的人嗎?”
“是這樣按的嗎?”
沒有在聽我說話啊啊啊啊,和他這樣的人聊天,想要死上壹千次啊,看他鋒利的臉壹直低著在幹嗎,我也只能放任他了。
叮!我的手機響了…所有的註意力都放在了手機上。
Sarawatlismstartedfollowingyou我立馬擡頭看面前的人,大高個還是像剛剛那樣低頭看著手機,發出了低沈的聲音,但是壹字壹句都十分清楚。
“嗯…”
“…”
“關註的那個人就是我喜歡的人”
我的Instgram就是Sarawat唯壹關註的…

最夯BL耽美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WatineCP同人文第9章到這裏啦! 關註的那個人就是Sarawat喜歡的人,本文由“深夜的男朋友”小姐姐友情提供,請期待我的下次分享吧!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b站:cv号:cv4877327

WatineCP同人文上一篇: 對於妳,無論選擇1還是2,選項都是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