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4篇-他現在就在這裏,而且遇到了他的幸福…這就足夠了

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9篇-其實男生幫男生擦身也沒什麽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小說篇章,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24篇,啊,更新錯亂了,現在我這個網站是沒有人在看的吧,都沒有回應我更新跳級了,嗚嗚,明年不續費了嗎?

“Gui!”
我尋聲望去,看見壹個挺拔的金發男人在遠處沖我揮手,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看起來Jay先生的氣色好了很多,可能是和Solo解開了誤會的緣故吧。
只是…他來我們學院做什麽?
現在剛放學,不用說都知道學院前人多到爆炸,現此時幾乎所有路人都齊刷刷看向Jay,甚至走出老遠了還往後看,我都懷疑他們會不會把脖子扭斷。好在因為我要趕著去工作比小夥伴們早壹步下來,要是和大家夥壹起下來,我絕對會被他們拉著問東問西,到時候上班肯定會遲到。
“Jay先生,您來這兒有什麽事嗎?”我朝他走去。Jay先生微笑著站在那兒,看上去有點與眾不同,因為他今天穿了壹件V領T恤搭配普通長褲,沒有像往常那樣打理頭發。以前我們每次見面,他都穿著正式的西服,Solo曾跟我說這是因為Jay先生幾乎每天都要去視察工作,而今天這身打扮著實比以前顯得年輕。
“來找妳。”Jay說完後環顧四周,見到誰都微笑示意,弄得那壹片兒的女孩們都羞紅了臉,“剛好我有空就來這逛逛,聽少爺說他今天要去壹個學長的生日派對表演,他讓我來告訴妳這事兒,還讓我倆去那家咖啡店等他壹起過去。”
“Solo今天要去外面表演嗎?”在路上我困惑地問Jay先生。Solo除了在校內表演過還從沒去過其他地方表演,之前也沒聽他提起過這件事。
“少爺說是Kao強迫他去的。”Jay說完在那兒偷笑,我也情不自禁跟著笑了,因為腦海中浮現出Kao這個小屁孩強迫Solo的畫面,“Kao也是被他學長強邀去參加生日派對的,因為那是他直系學長,關系在那兒,還有就是他沒準備生日禮物所以才只有表演唱歌。”
我點點頭。記得Solo曾提起過,除了Kao和另外兩三個學長,他們學院幾乎沒有人會唱歌,大壹那幾個會唱歌的也都是被Kao逼著學的,至於禮物的事只是借口罷了。
“那他們還沒放學嗎?”
“應該在討論表演上的事,因為除了他們還有外面的樂隊來表演,所以要安排壹下出場順序,大概十壹點才輪到他們。”
“那Jay妳要壹起去嗎?”
“少爺硬要我去,說是讓我趁這個機會休息壹下。”
“挺好的呀!”其實我很想說完全可以不用聽狗子的話,但看到Jay先生喜悅的表情我立馬明白了…嘴上說著是被逼的但其實也就只是說說而已,另壹方面我也不太好說Jay先生什麽…
因為平時我比Jay先生更寵著Solo。
“Jedi也會去,剛好有空可以放松壹下,待會兒會坐咱們的車壹塊兒去。”
聽他這樣說我笑了笑,說起來我也很久沒碰到過Jedi了,看他學習得這麽辛苦也確實該放松壹下了。
“這樣的話,壹輛車怎麽載得了所有人呢?我先自己坐車回去好了。”因為今天早上我坐的Solo的車來學校,如果我們壹起過去,不管怎麽安排座位肯定都坐不下。
“我早就回去換了輛車。”Jay先生說完,轉過頭來微笑著看我,“Gui妳必須壹起去,C少爺是不會讓妳壹個人回去的。”
“果然如此。”我接過話,沒有再多說其它。明天老師要去外府出差所以我剛好沒課,狗子昨天也說他的課也會取消,不然的話Solo壹定會讓Jay趕著送我回去休息,而不是慢慢等著送我去上班。
叮~
我和Jay走進店裏,跟正準備離開的小弟打了招呼,然後讓Jay坐到了櫃臺旁邊。我交接好工作,壹個星期後就能正式結束這份兼職,長大壹開始攢下來的錢還有點富余,足夠支撐我去上班,而且這段時間也沒怎麽花錢,因為有個人壹直在養我。
新來的員工叫Dong,好像是Keaw姐的親戚,正待業中。這段時間他都會跟著我學習,等離職後他和另外壹個人就會接手我的工作。
我負責帶Dong上手工作,Jay先生坐在那兒看書,過了壹會兒Jedi也到了店裏,和我打完招呼後便趴在Jay旁邊的桌上,他看起來似乎很疲憊,我不確定他這是做了什麽過來,我猜他應該還是像以前壹樣剛學習完。
叮~
看到有人進來,我的嘴角自動上揚,當看清來人的時候,微笑自動放大。Kao板著臉揮手和我打了招呼,便坐到了Jedi旁邊,而Solo還是像以往那樣面無表情,看到我才淺淺地微笑,再向我走來。
“怎麽樣?”我習慣性地問道,然後如同往常那樣收到甜甜的微笑和壹雙溫暖的手。
“老樣子…Guitar呢?”
“我也還是老樣子。”我輕拍他伸過來的手,捏了壹下後松開Solo,他滿意地點點頭,然後走到桌前。
我回過頭繼續忙著為剛到的兩個客人準備飲料和甜品,還不忘幫助委屈巴巴的Jedi,Kao不停踢他的椅子,弄得他不得不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怎麽樣?”
聽到Jedi奇怪的語氣,我不禁揚起眉頭,將裝著水杯和甜品的托盤放到桌上。
“老樣子…親愛的妳呢?”緊接著傳來Kao強裝鎮定的聲音,可是聽起來卻有點惡心。
“我也還是老樣子。”Jedi說完瞟了我壹眼又看了Solo,“為什麽親愛的還是老樣子呢?”
呵…除了修改臺詞變成”親愛的“,還額外加戲了。
我輕笑著站起來雙臂交叉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兩個戲精,Jay先生也放下手中的書擡起頭微笑著看他倆,只有狗子依舊面無表情地舀蛋糕,對外界發生了什麽毫無興趣。
“哎喲…倫家怎麽可能不是老樣子,親愛的妳不知道,倫家讓Kao替倫家上課、替倫家做筆記,老師提問的時候都是讓Kao替倫家回答的呢,倫家睡了壹整天,真的很安逸!”Kao壹本正經地說出這番古古怪怪的話,壹邊還不忘用兇狠的眼神瞄旁邊正在吃蛋糕的那個人。
Solo聽到有人cue他,擡起頭望向朋友們,壹言不發,立馬把正準備送進嘴裏的蛋糕給了坐在對面的Kao。見他這個反應,我差點沒忍住笑岔氣。
壹看就知道Solo對Kao有多麽在乎…就像是某個人雖然不停抱怨著,卻還壹直堅持幫Solo。
“妳覺得壹塊蛋糕就足以回報我的恩情嗎!”Kao呵斥到,逐漸繃起臉,但看到Solo正準備收手時,Kao最後還是張嘴吃掉了那塊大蛋糕,“這是最後壹次了啊…就因為替妳回答問題我被Simon大嬸訓了壹頓。”
事實是的確被老師罵了,因為代朋友回答問題這種事不用問都知道是不對的。
“那妳們就這麽坐著嗎…離我下班還有好壹會兒喲。”當狀況恢復正常後,我問道。
“沒事學長,我帶了書來看。”Jedi說完,默默地指了指書架。
“我也沒問題。”Jay舉起手中的英文書笑著說。
“那Kao呢?”我最後看向Kao,至於Solo他都習慣來等我了,應該沒啥問題,每次都見他在那兒擺弄吉他。
“我可以坐在這聽壹天歌。”Kao壹邊說壹邊舉起時常掛在脖子上的耳機給我看。
“好的,那我先去工作了喲!”
我回到前臺繼續工作,不時擡頭看壹下桌子那邊。每次感覺到有人在看我,望過去卻發現某人還是保持原來的姿勢做自己的事,最後只有無奈壹笑。
這個愛撒嬌的家夥啊…
晚上11點,我們才到達生日宴會,這兒看起來應該是某個人的家,庭院前有壹塊足夠大的空地可以停車,Jay找了好壹會兒才看到空位停車。
說到車,這車我好像曾在公寓的VIP停車位看到過,於是我問了Jay,原來我以前在公寓VIP停車場看到的那將近十輛豪車不是像我想的那樣是壹些有錢人的,而全部都是Solo的。
聽了Jay的闡述我整個人都震驚了。Solo絕不單單是像他所說的那樣只是壹個普通有錢人,我都不確定用富豪來形容他夠不夠格了。
“Guitar…”身邊傳來擔心的聲音,我不知道Solo什麽時候走到了我身邊,他之前明明在前面。
“沒事兒。”雖然笑著但並不能夠讓人信服,所以我用手指勾勾另壹個人的手,輕輕搖了搖,“我只是想事情出了神。”
“想?”
“想到我的狗子是真有錢…”我故意拉長了尾音,擡手寵溺地揉了壹把對方的頭,狗子被我揉得皺起壹張臉。
“我的學弟帶男朋友來了耶!”前方傳來陣陣歡笑聲,我轉頭望過去,看到壹個音樂專業的學生舉著酒杯正在和眾人打招呼,好像之前在海邊見過,他坐在舞臺前的泳池旁邊,被好幾個眼熟的人圍著。
“大家好。”我微笑著禮貌地向大家問好,聽到周圍傳來起哄聲也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Gui妳隨意啊。”那個頭戴生日帽的人說道,他應該就是宴會主人公了。聽他說話的語氣應該和我壹樣都是大四的。
“謝謝。”
Solo把我和Jay帶到了舞臺前排座位,至於Jedi忙著滿宴會的社交呢,看起來他更像是音樂學院學生而不是醫學院的。
我微笑的看著正走上臺的Solo和Kao。Solo壹點也沒變,安靜的時候是什麽樣,現在仍是,而Kao壹旦踏上舞臺就變成了偶像劇裏走出來的少年,所有粗鄙氣全都消失不見。
只有他們兩個人上臺,Solo從壹個男生手中接過壹把吉他,坐在高腳凳上,Kao則坐在他身旁的高腳凳上。
“餵餵,test、test”臺上的聲音吸引了大家的註意力。Kao淺笑著望向泳池邊的壽星公,“我們來給大家助助興,Bee學長不能嫌棄哦。”
“兔崽子!妳是我直系學弟,必須的啊!”被Kao叫Bee學長的那個宴會主人公大聲回應道,舉著酒杯的手指向Kao。
“我TM都要困死了,好不容易才把Solo給拉來,這個家夥…”Kao拿著麥克風小聲抱怨著。我和Jay嘲笑他這可愛的舉動。
“別抱怨了,老子連生日禮物都沒有呢。”
“這呢,禮物。”Kao胸有成竹,“我們表演的費用可不低哦,這次可是給妳免費表演哦。”
“兔崽子…”
Kao轉過身戳了戳旁邊面無表情的Solo十壹對方可以彈吉他的時候,場上傳來嗤笑聲,正好打斷Bee的話,Bee沒再繼續罵Kao,嘴角掛起微微的笑意。
不用說都能看出來Kao深受大家喜歡。
歌聲緩緩飄來,讓人心情愉悅,必須承認Kao的嗓音真的很有魅力,手持麥克風的他時候十分抓人眼球,讓人挪不開眼。
我睜大眼看著那個彈吉他的人,Solo也正微笑地看著我,除了低頭看向自己的吉他就沒有了其他動作,總讓我覺得Solo想快點結束了來找我。
第四首歌結束後,我看到Solo踢了踢Kao,兩人竊竊私語了壹陣,而後Kao朝他翻了個白眼,板起臉,然後對著麥克風說出了震驚全場的話。
“Bee學長!Solo問還有多久有人來換班呀,他急著去找男朋友呢!”
這個兔崽子,他是故意的吧…
“先表演完十首歌再說。”Bee喊道。看他的樣子應該喝的差不多了,“禮物沒帶就負責表演!”
Kao板著壹張臉,壹旁彈吉他的Solo也不遜色,我毫不客氣地嘲笑二人。
不愧是好朋友。
“少爺看起來很開心。”Jay看著臺上悠悠地說著,“好久都沒看他這麽開心了。”
“那Jay就呆在他身邊更久壹些,那樣就可以經常看到他開心的樣子了。”Jay轉過臉來時,我笑著回應。
“少爺的幸福皆因Guitar妳啊。”
“可能是吧。”我不置可否,因為Solo確實說過我是他的幸福所在,“但似乎在妳來之後他更加快樂了。”
我幾乎每時每刻都與Solo在壹起,所以不難看出他有哪些改變。就像和Jay把誤會說開之後,Solo更加快樂了,即使依然板著壹張臉,但細微的改變都都感覺得出來。
“妳知道我不能。”Jay靠著墻笑得有些傷感,然後望了望天空。
“老先生馬上就要來泰國了,不是嗎?”
“是啊…應該不會住這兒吧,老爺可能會去新公司附近住。”
“再怎麽說還是在泰國的,不過妳可以求他讓妳經常來見見Solo。”我努力朝好的方面想,我想Solo的父親對Jay始終不會這麽心狠。
“我…我不確定,如果老爺同意應該就可以。”
“妳對So的父親真是順從呢。”我笑了笑。還記得Jay曾經說過…他回去不只是因為Solo母親要求…他自己也很想回去。
“如果是最近的事情,我始終是順從的。”Jay有些傷感地說,“但我始終不認同他對妳們做的事。我不知道他是怎麽想的。”
“Jay…”
“我不想少爺傷心。”
“沒關系的。”我看著Jay的眼睛,堅定的說,“我還是那句話…”
“….”
“我絕不會丟下Solo。”
不管是誰阻擋我們…
“Soloooooo…下次輪到我要是妳不幫我,我就把Gui學長偷走!”
我努力幫著Solo扶住醉得栽到地上的Kao重新坐回椅子上,退場後二人喝起了酒,Solo小口慢酌,Kao倒喝了不少,看他那樣子不像是酒量小不能喝的,喝酒像喝水壹樣,酒量再好也撐不了多久。
我不阻止他們,是因為知道他們除了穩不住身形外,說話與平常無異,等喝得語無倫次不省人事的時候再叫停好了。
“叫哥也不行,為什麽啊?”
看樣子是時候阻止了…妳看都說了些什麽。
“妳又跑去哪兒了,這麽久不見人影…找不到…”Kao抱怨個不停,皺著眉頭,滿面愁容的樣子。
“說什麽呢Kao。”我輕聲詢問道,不期望他能回答我的問題,僅僅為了看他有多醉。
“別讓我逮著妳….不然妳就死定了…”
死定了?……
“So…”我轉身讓這個應該是現場最靠得住的人幫忙,Solo皺了皺眉,最後還是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扶著朋友坐好。
“妳說什麽?”
“誰呀!”Kao板著臉,挪動身體坐好,然後揉著自己的頭,“Ja媽媽~那個人不知道去哪兒了,我想見他啊。”
“Kao!”Solo大聲叫他,拉著又歪著身體要打下去的人坐直身體。
“哎Solo…妳見了那個人了嗎?”
看來醉得壹塌糊塗了。
“我覺得還是先帶他回去吧。”Jay笑著說完起身扶Kao。
“同意。”我讓Solo和Jay扶著Kao,轉身去和同樣醉得不省人事的Bee告別,Jedi說等會有人來接他。但現在問題是Solo說Kao壹個人住在學校附近,送他回去再返回我們的住處就太晚了,而且Kao也睡死了,鑰匙放在哪兒也不知道,能不能自己上樓也是個問題。
最終我們帶Kao回了我們家。Jay先回了家,Kao睡在那個Solo說準備著以防萬壹用的空房間。實際上就是客房,但是自己不喜歡別人來住,所以壹直空著。
我讓Solo先去洗澡,然後去準備溫牛奶,看著兩個杯子放在壹起,我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真可愛呀…
真想知道狗子去買情侶杯的場景是什麽樣的。
自從買了情侶杯,我也開始每晚和Solo壹起喝溫牛奶,或許用被他傳染了更為合適,起初我不像這樣頻繁的喝奶,放在店裏和家中冰箱的牛奶也只是以防晚上餓了準備的,也不是每晚都要喝。
似乎每件事情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身後壹人走來抱住我,觸摸到他冰冷的肌膚,我不禁打了個顫。愛撒嬌的狗子像往常壹般把脖子放在了我的肩上,然後緊緊地抱住了我,沒有說壹句話,只是安靜的抱著我,好似不願放手壹般。
“怎麽又撒嬌了?”我說完抓住了Solo抱住我的手臂,沒有推開他,依舊那樣抱著。
“想妳了。”
“我們從未分開過呀,除了…上課的時候。”我輕笑道,拉開他的手,轉過身和他四目相對。
“但是上課的時候也會想。”狗子故作生氣樣,伸手過來抱著我,頭繼續枕著我的肩。
“我實習的時候我們分開的時間會更久。”我忍不住說,因為這是事實。我也想讓Solo有個心理準備,往後我們可能不能像現在這樣每天都能見面了。
即使他說他很有錢,可以經常飛過去看我。
“就是啊…這不過是幾個小時的上課時間我就已經受不了,到那時壹分別就是五天!”
意思是每周都要飛去看我?
“忍壹忍吧。”
“嗯。”狗子嘆了口氣,但還是乖乖應了我。
“學長…”
“好餓啊~~~”
我嚇了壹跳,連忙從Solo懷裏抽身出來,都忘了家裏還有壹個客人在。誰知道壹個醉成狗的人不到兩個小時能突然現身說自己餓了。
“我餓!”Kao靠著房門看著我和Solo,滿臉的醉意消失不見,只是臉皺成壹團像是個沒睡醒的人。
“死Kao!”Solo面癱人設瞬間崩塌,大叫著沖過去掐Kao的脖子拽到了沙發上。
“死Solo!妳放開!”
我靠著桌子,笑著看二人互掐,他們並沒有在搞事,只是我見過的最單純可愛的打鬧玩笑。
Solo體形較大,鎖著Kao的脖子,煩躁地對Kao的腦袋壹頓蹂躪,Kao躲不過就只好咬Solo的手臂。
“老子餓了!”
“妳壞了老子的好事!”
“因為我餓了!”
“好了好了,等會就給妳做。”我插話道,留下兩個人繼續打鬧,去給Kao做壹些簡餐。
整個過程我的嘴角都沒有下來過,我想我家狗子應該明白自己並不是孤身壹人,他的身邊還有很多愛他的人陪伴。
我不敢想象如果Solo沒有回泰國的話會是什麽樣子。
但都不重要了。
他現在就在這裏,而且遇到了他的幸福…這就足夠了。

腐文網的小編分享的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24章就到這裏啦,Gui怎麽能那麽自信,真是從頭壹直就這麽甜,哈士奇真的腹黑又可愛,guitar也好溫柔啊,雖然清水,但是真的甜爆了,只希望solo粑粑不要搞事情吶!

上一篇: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3篇-我們要怎麽才能做到兩全其美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