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5篇-某個人可能要開始暴躁了

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篇不想被妳說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小說篇章,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25篇,Solo這該死的占有欲,其實占有欲強的人,就是很敏感的人對嗎。我反正是這樣的,連朋友之間的醋吃起來跟談男女朋友壹樣了,是我太矯情了嗎!

還有不到兩周就要進入期末考試了,我內心既緊張又興奮,因為這不僅意味著即將結束所有課程,同時也意味著我馬上就能正式參加實習,最重要的是可以去看望我的大媽媽。
想想就覺得很幸福,也不知道這四年來她過得怎麽樣,因為我們隔很久才寫信聯系壹次,我幾乎完全不了解她的情況。大媽媽曾說每次想要寄信得等有人進城才能送信出去,有時壹等就是壹年多,在這將近四年的時間裏,我只收到了三封她的來信。
真希望今天就能考完,好讓她老人家盡快見證我的成功。
“死Solo!妳作弊!”
“是妳先作弊的。”
“我哪裏作弊了?”
“妳壹直連贏。”
“那說明我厲害,不是作弊!”
“明明就是作弊。”
“如果像我這種玩得好的叫作弊,那妳這種玩著玩著突然來遮我的眼睛算什麽?”
“叫小機靈鬼。”
“妳好壞!!!”
我搖頭看著這倆傻小子在那兒玩遊戲,壹開始還玩得好好的,但當Kao連贏幾局後狗子就開始撒潑了,伸手去遮擋Kao的眼睛,最後開始了互懟模式。
“Kao真是在很多方面都很優秀呢!”
我點頭贊同Jay的看法,Kao的確在很多方面都特別優秀…既會唱歌,還玩樂器、懂遊戲,學習也很棒,而且運動細胞還很發達。
“但看起來真的像個小赤佬。”
“那確實,誰要是收服得了他恐怕也是個非常優秀的人呢。”我開玩笑說道,然後放下水果刀,把剝好的水果裝盤裏遞給Jay,“但拿下他之前估計要傷腦筋壹陣子了。”
“我同意妳的觀點。”Jay壹塊兒笑了起來,伸手把裝有蓮霧的果盤遞給了我,“拿去給孩子們吧,我吃飽了。”
早上起床後,我發現本該躺在沙發上不省人事的客人都已經起床坐在沙發上看動畫片了,奇怪的是Kao居然比我起得早,而且他的動作看起來壹點都不像昨晚剛宿醉的人,真是剛強得有點可怕。
我剛做好早餐Jay就來敲門了,最晚起床的狗子也聞著香味跟過來。大家壹起用完早餐後,那倆傻小子又開始玩遊戲了,我坐在壹旁剝水果不想打擾到他們,還好有Jay陪我聊天。
“Guitar,餵我。”沈迷於遊戲的人頭也不回地叫我餵食,壹只手專心地玩遊戲,另壹只手伸過去幹擾對手,想讓他輸了這局遊戲。
“弱雞。”粗鄙的聲音從高手那兒傳來,打斷了正在張開嘴等投餵的Solo。
“什麽?”
“就不會自己拿來吃嗎?妳是廢物嗎?”說完,便得意地用壹只手玩遊戲,另壹只忙著拿蓮霧吃,十分得心應手的樣子,最後還轉過頭來嘲笑壹般地朝著狗子挑眉。
“Kao…”我輕聲叫他,剛想阻止他但好像已經來不及了,狗子放下手上的東西撲過去咬住Kao。
好吧…兩個人能玩得這麽嗨也實屬難得。
“Gui不壹起去玩嗎?”Jay笑著說,看到Solo幸福的樣子他也很開心。
“打不過這些孩子了,老了老了。”雖然也就只差了三歲,但他倆都才不到二十歲…如果跟他們壹起玩,我這把老骨頭可能早就散架了。
“理解理解,更別說少爺從小力氣就很大。”
“猜得出來。”在力氣上,我就沒贏過他…
“但也快到時間了。”Jay擡頭看了眼時間,“馬上就到約定的時間了。”
“開會嗎?”
“是的,會議結束後應該還要再談點商務上的事情,我想先帶少爺跟著去視察壹下工作。”
“這樣也好,先學壹點對將來有好處。”我點頭贊同,因為不管怎麽樣Solo都逃不掉了,雖然看上去有點殘忍,因為他才大壹,但確實也應該早壹點慢慢積累經驗,以後才不至於太艱難。
昨天Jay跟我說Solo今天要跟他壹起參加會議,想讓他全面了解壹下工作,反正他今天剛好也閑著,會議結束後還要再談點商務上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麽Kao現在還在這兒的原因,因為狗子擔心我壹個人在家很無聊…但也好,我剛好也有事找Kao幫忙。
“Solo,可以去洗澡收拾了。”我叫住還在打鬧的這兩個人,他聽到後松開了Kao,反應有些遲鈍地走去洗澡。
幸運的是,Solo還算壹個比較聽話的人,雖然臉上看起來有些郁悶的樣子,但卻也沒有反駁我的話,就好像已經知道是不得不做的事。Jay跟他說什麽他都乖乖的回答,只是來問了我壹個人在家能不能行。
“工作結束了記得給我打個電話,我好給妳們做飯。”Solo走出臥室,我上前去幫他整理衣領,然後沖他微微壹笑。
“嗯…那我走了喲。”Solo悻悻地說,撫摸著我的臉和我告別,爾後,轉身同Jay壹起走出去。
“加油哦!”他對著他們的背影說。Kao也轉過身來舉起雙手握緊拳頭為他們加油,在關門之前狗子最後朝我微笑了壹下。
我走過來壹屁股坐在仍在玩那局遊戲的Kao身邊,他還壹邊吃著不知從哪兒找來的點心。
“學長,妳是有什麽話想對我說嗎?“
“emmm…”我轉過頭看著這個靜靜待在這兒卻突然用奇怪的語氣說話的人。
我還沒說什麽呢。
“壹大早起來就見妳壹直看著我,還壹副欲言又止的樣子,Solo壹出來妳就安靜了,說明妳肯定不想讓他知道。”Kao壹直沒轉過頭來,在那兒說道。
這孩子過於聰明…真會察言觀色。
“我確實有點事想請妳幫忙,但壹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我坦白道,覺得沒必要再遮遮掩掩,反正無論如何都得找他幫忙。
“什麽事呀?”說完按了遊戲的暫停鍵,轉過來看著我。
“是這樣的…”
“等壹下,學長。”
“怎麽了?”我壹臉懵逼地看著Kao舉起手打斷我,與此同時,他還壹臉嚴肅。
“我是不會出賣我朋友的。”
“妳說什麽呢?”
“如果學長要背地裏說他不好,破壞他在我心中的形象,那麻煩哥就此打住。”
“額…”我壹下不知說什麽好,雖然心裏已經列出幾點,但最後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這兩個小冤家,壹見面就互掐,但其實都特別為對方著想。
“Kao認為我想要說什麽呢?”我抿嘴壹笑,逗趣似的問到他,確實也想知道他們小屁孩兒到底都在想些什麽。
“如果是好的方面,應該是想和我討論關於他的什麽事…或者想要拜托我幫他些什麽。”
我睜大眼睛,這孩子也太聰明了吧,猜得那麽準。
“如果是不好的方面,大概會跟我講不大喜歡他父親之類的,擔心這擔心那、想要離開他、妳遇到了新歡、有人在追求妳,想讓我幫忙促成妳們的分手、或者幫忙隱藏什麽事,要不就…”
“打住,別再說了!Kao~”我趕緊舉起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有時候真想撬開這些小孩兒的腦袋看看裏面到底裝的什麽,“我真的有事要請妳幫忙…”
“我不…”
“是好的方面”我趕緊打住他,以免他誤認為我要讓他幫什麽不好的忙。壹瞬間,他嚴肅認真的表情立馬垮掉,盤腿坐在沙發上,還壹面像剛才那樣悠閑地吃著零食。
當得知不會說他朋友的壞話,便立馬換了姿態。
“Solo生日那段時間我要去我媽媽那兒,Solo也會壹起去。”我看這小子表情逐漸放松,忍不住偷笑起來,“我在想給Solo送點什麽比較好。”
“送什麽嗎?”
“不是去外面買來的商品,我也不是有錢人,去買點什麽來送還是比較困難,再者,外面能買到的他喜歡的東西,Solo早就已經自己買了。”見Kao專心聽講的模樣我忍俊不禁,“我想拜托妳的事就是幫我想想送什麽禮物合適。”
“讓我幫妳?”
“我…emmm…聽說妳們音樂學院的學生都必須得會好幾樣樂器是嗎?”
“是的…”Kao很疑惑但也點頭回答我,“我們大家壹起學習好幾樣樂器,不只是學習自己主修的那門樂器,或者也可以說是所有樂器都得會。”
“那妳都會哪些樂器呢?”我出於個人好奇問到。
“學長,妳別說我會些什麽了,可以說大多數人能說得出名字的樂器我都會。咱們學院的學生都必須得會好幾樣樂器,最少都是兩三樣,更別說我這種從小就伴著樂器長大的人…幾乎所有的國際樂器都會。”Kao說完,驕傲的挺起胸膛,像是刻意在炫耀著。這要是狗子在的話,必定會諷刺Kao壹番,甚至有可能又要發展成壹場大戰。
管他呢…看樣子是真的很厲害,我是無言反駁的。
“是這樣的…我打算唱首歌作為禮物送給他。”我開始進入正題,語氣有些忐忑。
“妳要為他唱歌…那妳問了那麽多關於樂器的事,意思是還要演奏樂器?”Kao很快就把事情串聯起來了,我頻頻點頭,“那學長想讓我怎麽幫妳?想彈奏什麽樂器呢?”
“Solo生日那段時間,我要上山去看望我媽媽,她之前在信上說曾有人捐贈過壹把吉他,除了這把吉他就沒其他樂器了,只是…”
“只是什麽…”
“只是我在這方面比較白癡。”我用笑聲掩飾自己的尷尬,其實不只是吉他,迄今為止我幾乎沒怎麽碰過樂器,以前星月選拔賽的時候非常努力地去學了,但還是沒什麽進步,直到最後學長說‘夠了,只唱歌就好’,所以才…
“沒關系,我說真的只要能唱歌就好了。”
“其實…”我撓了撓臉,看向別處躲避Kao投射過來的目光,“其實以前除了學習和工作,我真的沒有壹技之長…包括唱歌在內。”
我盡量避免用“蹩腳”這個詞,但好像我的表情也讓他猜出了壹二,他思量了壹會兒後轉向我。
“應該還沒到那種地步吧,學長!咱們不需要在唱歌上追求太多,只要不跑調就可以了。”
“Kao,我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不止如此…我說的“蹩腳”是真的十分蹩腳,大壹星月選拔賽的時候我的聲音幾乎吞並了樂器聲,因為我不但唱跑調了還很難聽,最後能贏得校之月的殊榮我真的是愧不敢當,可能別人也會覺得我是走的後門。
“這樣吧,我們先試壹下。”Kao擡起腳雙腿交叉成打坐的姿勢,“來,妳試壹下,跟著我唱do re mi fa so la si”
我剛點完頭,Kao便開始唱起來,他做起來就很輕松,好像誰都可以做到的樣子,才沒唱幾句就覺得很動聽。
“學長到妳了。”
發聲前,我閉上雙眼,深吸壹口氣,想要喚醒我的意識。
“d…do”
“…”
“re”
“…”
“mi”
“…”
“fa”
“…”
“so…呃…Kao。”我停了下來,剛好看見Kao好像靈魂飄走了壹般,突然覺得很不好意思,這也讓他見識了我唱歌不僅跑調還巨難聽,不然怎麽會找他幫忙呢!
“額…Gui學長。”Kao眨了眨眼,舉起手撓了撓自己的頭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其實,,妳只要跟著感覺唱就好了,不管唱成什麽樣Solo都會喜歡的。”
“我也想跟著感覺唱,但我更害怕Solo會笑我,所以…”我低下頭,下意識地咬了咬牙、焦慮地皺起眉頭,不知如何是好。
“為什麽妳想到要唱歌呢?”Kao認真地詢問。
我疑惑地看著這個問我問題的人,不太明白他為何突然問起我問題,但也毫不避諱地回答他。
“我生日的時候…Solo為我唱了首歌。”我緩緩道來,回想起那個畫面嘴角就止不住上揚,“我覺得非常幸福、心跳加速、激動不已、害羞,各種情緒紛紛湧上心頭…”
“…”
“我只是想讓Solo感受到壹些當時我的那種感受,想要帶給他我所擁有的幸福感,想要做些什麽來回報他為我做的那些種種,並在我去實習之前為他創造壹些美好的回憶。”
“他會每周飛過去找妳不是嗎?”
我笑了笑,壹看他的表情,還有他如此肯定的語氣就知道,這個想法是誰提出的。
“是妳給Solo的這個建議是嗎?”
“什麽建議!”Kao睜大眼睛,搖頭否認到,“不是我。”
“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Kao妳或許在我告訴Solo之前就知道這事了,而且應該是我的某位朋友告訴妳的。”我笑著說。其實壹開始就猜出來應該是有哪個朋友把這事告訴Kao了,因為我跟Solo講這事的時候,Solo只是安慰我,完全沒有表現出驚訝或者煩躁的情緒,看起來像是有所準備的。
那番話也不像是Solo自己憑空想出來的,應該是有得到過什麽暗示。
“Wine學長跟我講的。”Kao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壹見我笑看著他,便立馬轉過來澄清道,“但不是我讓Solo每周飛去找妳的。”
“跟我講壹下當時的情形可以嗎?”我好奇地問道,但確實並沒有多想什麽,只是想知道當時Solo得知這個消息時的反應是怎樣的,還有就是這小子到底跟Solo講了什麽,使得他說出要每周飛來找我的這種話。
“就我剛從Wine學長那兒得知這消息後便立馬跟Solo講了…”
“那Solo沒有暴躁情緒什麽的嗎?”
“說暴躁算輕的了!”Kao說完還翻了個白眼“他安靜了壹整天,應該是壹直在思考什麽,也不說話,問他什麽也不回答。”
“這麽嚴重嗎?”
“他這個樣子我也很鬧心。”
“那Kao妳是怎麽做的呢?”
“當時我很煩躁,去扯了他的頭發,還罵他蠢…”Kao說完便得意地笑了,似乎對自己的英雄事跡感到很驕傲,“起初他還是有憤怒地看著我,但當時我比他還上火,所以在他反駁之前我就罵了他壹通。”
“說了什麽…”
“我說…那麽有錢還TM的瞎操什麽心,他不能來找妳,妳TM的自己去找他呀…看見沒,學長,我真的沒讓他每周坐飛機去找妳。”
我擺了擺頭看著眼前這個不停為自己申辯的小子,又好笑又無奈。
“好的好的,是Solo自己想的招。”我壹承認了,Kao立馬滿意地點了點頭,像之前那樣悠閑地倚在沙發上坐著,“但Kao妳知道嗎這不可行…”
“每周飛去找妳的事嗎?”
“是的。”
“學長妳不必擔心,這種事不用我跟Solo講他也明白的,他也只是說說讓自己內心好受壹點,到時候這些問題自然而然會解決的。”
Kao這麽壹說,我感到寬慰了許多。起初聽到Solo說的這番話後還十分擔心,因為他是個說到做到的人,如果他說了要這麽做可能真會這麽做,所以怕他到時候為了每個星期來找我,耽誤了自己的學習或者其他重要的事情。原本想讓Kao幫著提醒狗子好讓他明白這不可行,但聽Kao這麽說後我才意識到沒必要再提醒Solo了,是我錯把他當小孩看待…其實他早就長大了。
“先商量禮物的事比較好…”Kao拉回正題,我立馬坐直了身體,“如果妳想先瞞著Solo,那我倆壹直保持聯系肯定不行…而且這也快到考試周了。”
“對啊…”我都把這事兒了給忘了,如果要讓Kao教我或者幫我什麽的肯定得見面,這樣壹來Solo肯定會知道的。
“那這樣吧…首先,學長妳先別考慮演奏樂器的事,因為妳沒有基礎,練習時間也很有限,而且還得藏著掖著…想在他生日之前練好是不可能的。”
“好的。”我點了點頭,但還是有點擔心沒有伴奏的清唱。
“至於唱歌的部分…我可以在電話上教妳,要不就背著Solo找機會悄悄見面教妳.”
“行。”我點頭贊同。“那妳什麽時候有空記得提前給我打個招呼,要是我剛好有空Solo也不在的話我們再聯系。”
“OK。”
希望能壹切順利…
叮鈴鈴 叮鈴鈴
我拿起壹直響個不停的手機,感覺有些疑惑,因為除了存了號碼的幾個朋友和Solo幾乎幾百年都不會有人打電話找我,但這個電話真的很奇怪…
“Guitar…”睡在我的膝上的人兒擡眸看了看,我趕緊接起電話,以免吵到他,摸了摸他的頭安撫他繼續入睡。
自談完工作回來,狗子就壹臉疲憊的模樣。壹進屋就撒嬌說要躺在我膝蓋上睡覺,還立馬趕走了Kao,等Kao壹走他便睡著了,這還睡著沒多久。
很快他又閉上了眼睛,這次看上去睡得很沈,我稍稍挪動了壹下身體便不敢再動彈,看上去很累,可憐楚楚的。
[咳咳…]
電話裏隱隱約約傳來些聲響,我才意識到剛接通了電話。
“您好。”
[請問是Gui先生嗎?]
“是的,我是Gui,請問您是哪位?”
[Tae,給電話我,讓我來說。]
我還來不及回話,就聽見電話的另壹端好像有兩個男生在搶著講電話,但我其實都還不知道對方是誰。
“額…”
[Gui妳說,妳更想Tae通電話還是Muk呢?]
等壹下他們說的Tae和Muk是誰我都不知道。
“不知道妳們是…”
[把電話給我。]
壹會兒話筒裏又傳來另外某個人的聲音,這兩個叫Tae和Muk的人突然就安靜下來了。
[Gui]
“在。”
[我是Jagraphat,還記得我嗎?]
Jagraphat…
“Jagraphat?國王三兄弟嗎?!”我壹不留神便用力地挪動了壹下身體,驚訝地大喊道。這下徹底把Solo吵醒了,他睜眼看著我。
[還這樣叫呢…]
電話的那邊傳來陣陣笑聲。
“Guitar?”Solo搖了搖我的手臂,壹臉疑惑地看著我,見他睡眼惺忪的模樣我覺得很愧疚,想哄他繼續睡,但他壹直盯著電話看,像是在說如果我不解釋清楚這件事他是不會繼續睡的,我笑了笑,只好打開免提讓他壹起聽電話。
[Muk,我聽見Gui旁邊好像有其他人…額,我也聽到了]
聽到對方的談話我輕聲笑了笑,坐在旁邊和我壹起接聽電話的Solo皺了皺眉頭,壹臉懵逼。
[Gui,最近怎麽樣?]
Jagrapad又重新接回電話。
“挺好的,妳們三個呢?”我仰天大笑,Solo除了不理解就沒有其他動作了。
還好沒在那兒鬧騰…
[挺好的]
“那…”
[Gui]
“嗯?”
[我們見個面吧。]
呃…
某個人可能要開始暴躁了…

腐文網的小編分享的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25章就到這裏啦,真的好想去泰國,只是就像曼谷阿祖up主講的,去是可以去,但是左右隔離14天,合算壹個月了,果斷就不去了!

上一篇: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4篇-他現在就在這裏,而且遇到了他的幸福…這就足夠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