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6篇-只要妳在我身邊…我就沒關系

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12篇-那天晚上我壹直感覺自己動彈不得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小說篇章,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26篇,不得不說雖然清水,但是真的好細膩啊!又是被別人的愛情齁到的壹天,現實生活的也是這樣的平淡的愛情的故事吧!

“幹嘛板著壹張臉?”我笑著說道,順手捏了壹下他的臉。他從上車起就皺著眉頭,直到現在要下車了還壹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真的只是朋友嗎?”Solo轉過來壹臉嚴肅地問道,我肯定地點了點頭,聽到滿意的答案後狗子輕輕舒了口氣,點頭表示理解後才準備下車…但我先拉住了他的手臂。
“Guitar?”
“那三個人是我曾在在孤兒院生活時對我有恩的人的兒子。”我輕撫Solo的手,覺得應該解釋得再清楚壹點,免得他又多想。
昨天Solo應該真的很累,當我說到他們是我兒時的夥伴時他也就乖乖閉上眼繼續睡,而且輕易地同意了我來和他們見面…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狗子會跟著我壹起來,但應該也不會有其他動作了,然而還是我太年輕…他那張冰山臉從半夜壹直持續到了現在。
“他們三個分別叫Jagraphat(君主)、Hongtae(皇帝)、Pramuk(首領)…小時候我都叫他們國王三兄弟。”看到Solo微微翹起嘴角笑,我也跟著笑了,“他們的父親經常順道給孤兒院捐贈東西,而且每次都帶著國王三兄弟壹起,因為我們的年齡相仿所以很玩得來。在孤兒院裏我是老大,比其他孩子大很多,壹般下了課就回去幫忙照顧弟弟妹妹們,幾乎沒什麽玩伴。他們每次來都會拉著我去玩,所以說是兒時的夥伴也沒錯。”
Solo點點頭後,輕輕捏了壹下我的手,他可能覺得我會因為這些事而感到傷心。我溫柔地看向他笑了笑搖了搖頭,因為我從不會為這些事感到自卑或者有其他什麽想法。我有溫暖的家,所以沒有朋友也無關緊要。再者,國王三兄弟的出現也讓我的生活變得幸福多了。
“他們會在寒暑假的時候來找我玩,因為他們在孤兒院附近好像有住所,所以可以每天來找我,但也只是寒暑假的時候。壹旦開學他們就不怎麽來找我玩了,小長假例外…”我笑容滿面地回想我的童年,想起他們以前做的英雄事跡,很好奇他們長大後會是什麽樣子,“壹開始他們很淘氣,總愛調皮搗蛋,所以才老是被他爸送到我們這裏來,拜托大媽媽看管他們,我和大媽媽壹直住在壹起,所以很親近。”
起初,我壹直被他們捉弄,也不知道最後就怎麽成為了朋友。
“就這樣過了大概三年,最後在我十壹二歲的時候,他們壹臉傷感地找到我,壹反往常活潑開朗的樣子,說他們要移居國外了,從此之後我們就再也沒見過面…”而且在他們走之後不久,孤兒院也關了。
“Guitar…不要太難過。”讓我別傷心的那個人自己也壹臉難過的樣子,但很奇怪的是…只要感受到他溫柔地撫摸著我的臉頰,我傷心難過的情緒便消失了許多。
“Solo,妳也不要難過。”我握住他的手,朝他微微壹笑。但不知道我要做出哪種微笑他才不再難過,於是我抓住他的手放到唇邊,挑著眉頭看向他,“妳要是再做出壹副很傷心的樣子,我就要咬妳了喲!”
說完便輕輕咬了壹下狗子的手指頭,然後邪魅壹笑。也不知道笑得尷不尷尬,因為以前從沒這樣做過,但他的笑聲應該是最好的答案。
不管我做什麽、怎麽笑,只要狗子開心地笑了我就很滿足。
“若真要咬…是這樣的。”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狗子便已經把我的手拉過去咬了壹下。
“So!”我被嚇得大叫,他是真咬,而且還是咬到我的手心。
“痛嗎?”
“這還用問嗎!”我皺起眉頭,不停揉著我受傷的手。狗子可不是因為擔心才問的,看他那帶笑的眉眼便知道了,“妳這瘋狗!”
“那妳就是母狗。”
“母狗?”我疑惑地重復到。但當我明白他暗含的意思後,臉立馬紅了,“妳給我下車,快到約定的時間了。”
“等等我呀~小母狗。”
“So!”
Jagraphat約我在他家附近的壹家餐廳見面,本來他是打算來學校附近找我們的,但Hongtae搶過電話說必須約在這。我沒問他為什麽,想著見面的時候再問也可。再加上,我身旁這狗子當時壹直擺著個臭臉,要是再不掛電話,他肯定又會發瘋咬人。
“Gui!”那邊桌上有個男孩在向我招手,我點點頭和Solo壹起走過去。
那桌坐了兩個男生年齡和Solo差不多,剛和我打招呼十分開朗的那個男生應該是Pramuk,而另外壹個瞇著眼睛審視Solo的男生應該是Hongtae,他們兩兄弟同年生,但壹個是年初生的壹個年末生。他倆長得很像,說真的剛才我都差點沒認出來他們分別是國王三兄弟當中的誰,唯獨Jagraphat年齡比較大,比較好區分。
他們在國外吃得好住得好,都已經從小時候追著我瘋鬧的小屁孩長成相貌堂堂的男子漢了。
“妳們好!”我打完招呼後坐在他們對面,狗子也默默坐下在我身邊,“來了很久了嗎?”
“剛到。”Pramuk說完聳了聳肩,看起來並不像他說的那樣。
“不好意思,我開車過來有點遠,Pramuk不要生氣哈~”我解釋道。但其實是因為在車上跟狗子聊了會兒天才來遲,“Jagraphat呢?”
“馬上就到。”
“哦…”
“這是…”Hongtae還沒說什麽,只是打量著Solo問道。而我身旁的Solo像往常壹樣悶不做聲,默默看回去。
“這是So…”
“Gui。”突然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這聲音和電話裏的壹樣溫柔,但看起來好像又不是…
Jagraphat坐在輪椅上看向我,和其他兩個兄弟相似的臉上盡顯蒼白,只是散發的氣質不太壹樣…以前不管Jagraphat比弟弟們大多少,都還是像他們那樣朝氣蓬勃,但現在…他的變化好大。
“Jagraphat?”我有些不確定地喚了壹聲。
“嗯~”他微微點點頭答應道,然後推著輪椅過來,“我的腿有點問題,不用在意。”
我點點頭,沒再繼續問下去。他這麽說,說明他不想再提起這件事,不過看他灰暗的眼神,事情應該比較嚴重。原來這就是為什麽Pramuk和Hongtae要求在他們家附近的餐廳見面的原因。
“這位是?”Jagraphat看向安靜坐在我身旁的這位問道。
“他是Solo”我代另壹個人介紹到,“是…我的戀人。”
“戀人?”Pramuk睜大雙眼,驚訝地看著我和Solo,Hongtae也不例外,只有Jagraphat默默點頭表示理解。
說不好意思也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但我不是那種在眾人面前會面臉紅或者會表現出害羞的人,只有在狗子面前才會表露所有的情感…不管怎麽說還是有點不太習慣。
很驚訝Solo突然在桌下握住我的手,轉過頭便看見Solo微笑著看著我。
突然覺就覺得有些不知所措起來,任由他握著也不是,抽回來也不是…
“妳們什麽時候回國的?”我努力轉移話題,並偷偷使勁把手翻個面握住Solo的手。還是得感謝狗子沒說什麽,也沒做比這過分的舉動,我才能把握好尺度。Pramuk還想繼續剛才那個話題,但看到他大哥的眼神後也不敢再繼續追問。
“我們回來了好幾個月了,因為要在這邊繼續念書。但Jagraphat哥是上個星期才到的…”Hongtae回答道。不知是否是我多想了,他最後壹句話的語氣有些憂愁。
“那妳們怎麽知道我的電話號碼的呢?”
“問的老師…”
“我讓人查的”Jagraphat搶過話,“聯系上以後就想著見個面,畢竟我們太久沒見了。”
“那這次回來妳們打算呆多久呢?”
“我和Pramuk會待得比較久,而Jagraphat哥…”Hongtae猶豫著看向他哥。
“還不確定。”Jagraphat平靜地說,“如今我這種情況,回去也做不了什麽工作。”
“哥…”Pramuk弱弱地叫了聲他哥。我聽到Jaraphat這種事不關己的語氣也楞住了,Jagraphat輕聲嘆氣撫摸著Pramuk的頭,Pramuk才恢復元氣,變回活潑開朗的那個他。
雖然我們曾經親密無間,但我們的確也好長時間沒有見面了,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覺。而且就算孩童時代的我們再親密,現在我也不大好聊太多他們的私事,所以還是不問比較好。
“Gui有見過Yai老師嗎?”
“上大學以後就再也沒見過了。”Jagraphat嘆了口氣,令我感到很奇怪,坐他身旁的兩個小屁孩也相視無言。
他們的反應讓我覺得有些…心慌。
“有什麽事嗎?”
“沒什麽…妳要去探望Yai老師嗎?”
“放假我打算上山看望她。”
“設麽時候放假呢?”
“大約還有三個星期…”
“嗯…考完就趕緊去吧。”
“Jagraphat…怎麽了嗎?難道大媽媽怎麽了?”我神情嚴肅,努力控制自己的聲音不要顫抖。看他們那樣子好像知道些什麽…讓我覺得越來越不對勁。
“Gui…”
Jagraphat沒回答我,我便看向Hongtae,但除了逃避我的視線,他們三兄弟沒壹個人開口說話。
我的身體逐漸冰冷,能真實感受到自己的擔憂。
大媽媽到底怎麽了…
“為什麽不回答我,大媽媽到底怎麽了!”我盯著Jagraphat大吼道,好像已經失去了理智,而Jagraphat只是靜靜地看著我。
“Yai老師沒怎麽…”Jagraphat的回答並沒有讓我好受壹點。
“沒怎麽那妳們做出這副樣子幹嘛?”我雙手抱頭,想要努力控制自己暴躁的情緒,但它反而越來越糟,壓制得越厲害越是想要爆炸。
“Gui…”
“到底什麽情況?”
“…”
“告訴我實情吧~”我苦苦央求道,覺得胸口發悶。
不要瞎猜…他們還沒說什麽,大媽媽應該只是有點不太舒服。
“還是等妳考完試再說吧。”Pramuk小聲地說,頗有深意地看著我,希望我能明白他話中的含義,但我不明白…不懂他是什麽意思,為什麽他們不直接告訴我大媽媽到底怎麽了,為什麽要遮遮掩掩的。
“妳們就直接告訴我吧,妳們這樣話說壹半不說清楚,搞得我完全沒有心思看書復習了。”我勉強擠出笑容,但很苦澀,各種心情交織在壹起,很痛很痛。
“Gui…”
“妳們就告訴我吧…”
“…”
砰!
“說啊!”砰的壹聲,我狠狠地捶了壹下桌子,並不在意別人的眼光,所有的情緒發泄出來只剩憤怒,已無法控制自己,想沖過去拽住他們的衣領問個明白。
為什麽都不說,告訴我大媽媽只是不舒服…告訴我她只是很容易就覺得疲憊,告訴我什麽都好,只要不是…
“Guitar…”
壹道溫柔的聲音傳來,壹切暴躁的行為戛然而止,我轉過去看向身邊,看著他用擔憂的眼神看著我,握得越來越緊的手讓我意識到剛才的我是多麽的用力,他溫暖的手心像是在告訴我我不是孤身壹人,我還有他。
我就在這兒。
我閉上眼睛,深呼吸,努力恢復自己的意識。再次睜開眼睛,剛才糟糕透頂的心情幾乎徹底消失不見,我輕輕晃了晃他的手,對他投去感激的微笑。
“告訴我吧…我能承受得住。”我看著Jagraphat平靜地說道,用微笑對剛才的失禮表示歉意。對方點了點頭,轉頭看向Hongtae。
“Gui~Jag哥真的什麽也不知道…只有我和MuK了解壹些。”Hongtae說完壹下站起來,“上個星期我和Muk回孤兒院看了看才知道那兒已經關閉了,當時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後來想起以前曾經去過孤兒院附近的Nid老師家。”
他說的Nid老師是以前在孤兒院照顧過我們的老師,她曾在帶我們玩耍時跟我們指過哪裏是她家,從此以後我們便經常去Nid老師家玩。
“我們去Nid老師家找到她,她告訴我們說Yai老師已經搬到山上做常駐教師很久了,而Gui哥妳在讀大學,我們不知道怎麽聯系上妳,便根據Nid告訴的地址上山找Yai老師詢問妳的聯系方式,但山上的人告訴我們Yai老師在縣城的醫院,我們去的前壹周暈倒的,於是村民們便將她送到了醫院…”
“Guitar…”Solo輕輕捏了我壹下,我才逐漸有了意識,雖然身體已經沒有了力氣,但也勉強擠出微笑。
“除了那些老毛病,Yai老師沒什麽大礙,但…Yai老師年紀大了,隨時可能…也是正常的事。”Hongtae的話戛然而止,我的心跳好像也隨之突然停止了。雖然他沒直接說出來,但我完全明白他所說的意思,“但Yai老師還能和我們交談呢!只是不能再寫信了。Yai老師把妳的電話給了我們,讓我們去學校找妳,讓妳考完試去看她…但不讓我們告訴妳她現在的狀態,她不想妳有心理負擔。”
聽到他說這句話我終於笑了,大媽媽還是像以前那麽溫柔,那麽關心我照顧我…
“Yai老師還說了如果妳放假後沒空去也沒關系,而且在妳考完之前會緊閉大門不見妳。”
腦海裏壹下浮現出大媽媽說這些話的樣子,止不住嘴角上揚…真的好想念她啊。
“Yai老師說了,在妳去看望她之前她哪也不會去。”
Pramuk和另外兩位朋友微笑著看著我,像是在鼓勵我給我信心。
“謝謝妳們!”
謝謝妳們跟我講這些。
謝謝大媽媽還沒離開我。
謝謝您還等著…再見我壹面。
“我會盡快去的。”
我的視線從窗外的風景收回來,驚訝地看著說這話的人。Solo壹屁股坐在我身旁,淺淺地微笑著。
“等考試結束…我會馬上趕過去的。”他補充完,便伸過手來摟住我的肩膀,輕輕扶著我側躺在他的膝上。
“So?”我稍微挪動了壹下身體仰起上半身,但也沒有躲開,只是有些別扭,因為這是我人生第壹次這樣睡在別人的膝蓋上。
“我喜歡躺在妳的膝蓋上…”Solo微笑著說,但轉眼又立馬皺起眉頭,“其實,和Guitar壹起做任何事都很開心。”
他話音剛落我立馬開心地笑了,我倆壹起開懷大笑。真的很奇怪,我們明明還沒聊幾句,我郁郁寡歡的心情立馬就消散了許多。當笑聲消停寂靜再次席卷,只是這壹次我沒有再像之前那樣胡思亂想,這或許是因為Solo握著我的手,帶給我太多溫暖。
“每次我躺在妳膝蓋上時…都覺得很溫暖。”
就像我現在的感覺壹樣…
“很幸福,很滿足。”
我也是…覺得很幸福,很滿足。
“我也想讓妳有我那樣的感受…很抱歉我有些失禮,因為畢竟妳比我大壹點。”雖然話是這麽說,但壹點也沒看出他的抱歉,但無所謂…
“我不介意。”
所以,不要停…
“Guitar…大媽媽今年多大了呀?”Solo問得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問這個問題,我當然理解他想問什麽,所以用微笑告訴他沒關系。
“八十好幾快九十了。”我去孤兒院的時候,大媽媽就已經六十幾了,孤兒院是她父親留給她的遺產,是壹個充滿愛與溫暖的地方…我也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愛與溫暖。“在我還很小的時候,大媽媽就經常生病,Nid老師說年齡大的人都是這樣。”
只是以前從沒到住院那麽嚴重…
“Guitar…”
“沒事。”我輕撫他低下的頭,他擔心的表情、認真的語氣緩解了很多我內心的憂慮,“我很好。”
還挺得住…
“壹切都會好起來的。”
我微笑著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麽,相信對於這種事Solo比我更清楚…
說壹切都會好起來的…這都是騙人的。
“我會壹直陪在妳身邊。”Solo堅定地說道,還壹邊把我的手貼在他臉上,這種感覺溫暖了我的心。
“謝謝…”
“妳是我的幸福源泉。”
“So…”
“只有妳幸福了,我才幸福,妳若痛苦,我也壹樣會痛苦。”緊握著我的那雙手在顫抖著,往常那雙靜默的雙眸也充滿痛苦,這讓我好心痛。
“不要這樣…”
“那妳對我笑壹個…真心的笑,不要像現在這樣苦笑。”他將臉貼著我的手心,看著我像是在哀求,“不許這樣…”
“…”
“我的心痛得快死掉了。”
我坐起來,猛地抱住Solo,臉緊貼他的胸口,清楚地聽到他有力的心跳聲。他不停撫摸著我的頭,讓我覺得很放松,備感安慰。
我從來沒有痛哭過,就算疼痛難忍也沒哭過;即使傷心至極,也不曾表達過。不是因為沒關系,也不是因為覺得沒必要,只是現在抱著我的這個人是我壹切難題的答案。
因為這個人,我願意變得更堅強,不想讓他傷心難過。
我掙脫開他的懷抱,舉起Solo的雙手貼在我臉上,用微笑表達我所有的情感。
“只要妳在我身邊…我就沒關系。”
只有妳,Solo…

腐文網的小編分享的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26章就到這裏啦,我想我還真的沒喜歡過人,上次宿友跟我講,說喜歡壹個人是覺得自己擁有著美好的東西,就是覺得自己擁有著美好的事物,但我好像至今為止沒對人這樣過!

上一篇: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5篇-某個人可能要開始暴躁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