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7篇-我都會奔向妳擁抱妳

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7篇-我都會奔向妳擁抱妳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小說篇章,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27篇,經典宮崎駿動漫,懸崖上的金魚姬那壹幕奔跑著去擁抱,真的很溫暖,這樣的心情真的很棒呢!幸福的感覺把!

最近这两三个星期我很忙,忙着准备期末考试。因为已经没再兼职了,所以被朋友拽去Wine宿舍辅导功课,Solo也忙着练习演奏乐器。他说泰国传统乐器是他最不熟练的部分,所以得请Kao帮忙辅导。我不会再疑惑为什么偏偏是Kao,因为正如之前Kao对下夸下的海口,他是真的所有乐器都会!
最近我俩分开复习,刚好让我有时间给Kao打电话,让他介绍一些唱歌的知识。一开始还完全没心思做任何事,因为一直在担心大妈妈住院的事,但我也清楚地知道,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是不让她老人家失望。
很感谢Kao那么细心,看出了我的反常,在电话里跟我闲聊分散我的注意力。他说Solo也无心排练,排练时一直不停的看手表盼着下课。
这让我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如果我放弃或者有太多杂念,另外一个人也会受我的影响。
努力积极面对这个世界,尽量只去想好的事情,维持正常的生活,和朋友一起去复习功课,空闲时在电话里跟Kao学唱歌,也让我放松了不少。傍晚回到家狗子一般已经在饭桌旁坐着等我做饭给他吃,一起吃完晚餐后再用咱俩的情侣杯喝杯牛奶,坐着聊会天儿,直到困意来袭便一起相拥入眠,准备迎接崭新的一天。
这些小幸福慢慢消除了我的一些忧虑。
“还有一门考试是吗?”Wine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说道,感觉他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他是我们当中最让人头疼的一个。
“是的。”作为现在唯一一个闲着的人,我回答道。Nuo正在阳台打电话,Beer早就睡觉去了,因为在我和Nuo来之前他从昨晚就开始给Wine补课,但也没啥进度,于是把这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
我们四个人包括Beer在内是学院学习成绩最好的四个人,而Wine是最差的,不是他笨或者其他什么,他就是懒学习很被动。上课时不认真听讲,课下让他哥给他补课,虽然每次成绩出来也还看得过去,但补习的时候很辛苦,因为对于他来说所有的知识都像是没学过的新知识。
Nuo曾说他俩怎么会成为双胞胎兄弟,严重怀疑他们的父母把好的基因都遗传给了Beer。但是Nuo这话说得有点太绝对了,若Wine不认真的话,他可能也不会是第一个找到实习的人…而且还是在知名企业实习。
“我好累…”他任性地撒泼,把桌上的东西弄撒一地,要是他会主动去收拾到也无关紧要,关键是每次都是我去收拾,给我徒增烦恼。
“坚持一下下,最后一天了。”我安慰道。
“我…”
“给我闭嘴!”
那边正在睡觉的Beer突然坐起来怒吼道,还随手朝仍在喋喋不休的Wine扔了个枕头,把我和Wine都被吓了一跳。Wine有点生气,但也没有顶嘴,因为他最清楚他哥发起火来是有多可怕。
最终Wine还是乖乖坐着让我给他辅导功课,没过多久Nuo春风满面地走进来,不用猜也知道他刚刚得到了Sun的鼓励,每次不管压力多大,只要接到男朋友的电话,心情立马晴朗,真是秀的一手好恩爱。
“还有哪儿不懂吗?”我问Wine,他摇摇头关上书蜷缩在地上。我已经尽我所能去帮他了,明天的考试只能听天命。
我走到阳台,像往常那样准备给Kao打电话,刚发给信息给他,立马就显示已读,可能他刚好在玩手机或者在听歌。但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他回复,我正准备收手机,却显示有脸书电话打过来。
“嗨。”
[学长好,今天那么快接电话?]
“今天补习的内容不多,而且Beer从昨晚就开始给Wine补课了。”主要的问题还在,但得靠他自己解决,而且Nuo脑子反应很快,稍微一提点就明白了“只是,Kao你现在有空了吗?”
[没事了,今天除了帮Solo排练就没啥其他事,刚才回得慢是因为在等他离开。]
果然…往常这个时候我和Kao都还在忙,刚才忘记看时间,觉得应该只是比平常早结束了一小会儿,但事实是比以往提前了两三个小时。
“明天考完试我就出发去北部,应该不会再打电话麻烦你教唱歌了。”大概说了一下我的计划。因为想要多陪陪大妈妈,所以就没啥时间给Kao打电话。
[学长,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要我说今天根本不用练习,到时候尽力正常发挥,融入自己的感情,不管怎样Solo肯定喜欢。]
“Kao你今天有事吗?”我惊讶地问道。其实还是不确定自己唱歌会不会走音,虽然也能感觉到有很大的进步,这是Kao告诉我的,但我还是放不开。
[我有空…但你马上就有事缠身了。]
“此话怎讲?”
[Gui,你家那位来找你了。]
当听到Nuo从屋里传来的喊声,我立马明白了Kao的意思。
[快去找他吧,唱歌的事尽力就好,相信自己…就算唱得像母牛生娃,他也会说好听的。]
我不敢唱歌,就是因为这坏小子说这种话!
[我去吃冰激凌啦~学长拜拜。]
我望着被挂断的电话,不知说什么好…真想知道将来谁会来收了这死小子。
“死Gui!”
“来了。”我喊到。正准备起身开门进去,就看见一个人站在阳台门那儿看着我。
“Guitar…你出来做什么?”
“出来舒筋展骨。”我事先想好了答案,努力观察Solo有没有任何不满的表情,但不管怎么看也没什么发现。Solo点了点头,关上阳台门走过来,“So…”
“在。”
看出他并没发现什么,我便松了口气,朝他微微一笑。我极不擅长撒谎,狗子知道我在撒谎也没过问什么。
最后还是我自己没憋住…
“我出来打电话。”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并招手示意让他也坐下来,Solo一脸不解地看着我,但也乖乖坐在我身旁,“这事我还不能告诉你…”
“我理解。”
理解…听他说话的语气以及他那垂头丧气的样子,完全没看出他真的理解。
“别误会了啊…”我头靠在这个小气鬼的肩上,偷偷抿嘴微笑,虽然Solo看上去很生气,但也默默来搂着我的腰。
“误会什么。”
“我也不想藏着掖着,但这是惊喜。”
“给我的惊喜?”Solo很是疑惑,傻傻的跟着我一起笑了,“什么惊喜呀?”
不能告诉你…我跟你讲这么多就已经不够惊喜了。”
但能怎么办,又不想骗他。
“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就告诉人家嘛。”
“不行。”我抽出身体,摇头表示坚决拒绝,但笑容仍然不减。
“Guitar…”狗子做了个撒娇的表情,把我的腰搂得更紧不让我逃走。
“很遗憾,这次你是不可能套到我的话的~”
“你就讲一下下嘛…”
我摇头坚决不从,用手做出拉上嘴链的样子,逗得Solo哈哈大笑。
“拜托告诉我嘛…”
“Solo!”我凝视着眼前这个不依不饶的小鬼,趁他不注意赶紧用力松开他的手臂逃了出去。
真是要命…再多待一会儿,我肯定一五一十地交代了。
跑进房间,看见他们三个躺在屋里睡得死死的,像三具尸体一样,Solo也跟着我进了屋,和起初生龙活虎的样子截然不同,我坐在沙发上,假装没看见Solo撒娇的样子。
“Guitar…”
“咋滴啦…”我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真的不告诉我吗?”
“嗯哼~”
“Emmm…”
Solo突然安静下来,很奇怪他为什么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他应该要问到满意的答案才会罢休呀…太反常了。
“Solo…”我正准备转身去看他在做什么,但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他从后面抱住,我抚摸着他的手臂坚持说道,“别给我撒娇…我真的还不能讲。”
“好吧…”Solo收紧双臂,把我抱得更紧了一些,自己那么高也不知道弯下来抱着我累不累。
“站着不累吗?待会儿背该疼了。”
“不疼。”晃了晃靠在我肩上的头,搂着我肩的手也更用力了一些。
“So…”
“谢谢你。”
“谢谢?”
“谢谢你在自己如此艰难的时期还为我着想。”
我靠着他,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我知道Solo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但事实上这并不只是为他着想…不只是为了Solo,也是为了我自己。
努力为他做些什么的同时…自己也能从中获得幸福感。
就像是一种缓解压力的方式,只要想到能博得他一笑,便忘却了所有烦恼。
“我甘之如饴。”甘愿为你做任何事…
我疑惑地看向正在开车的Solo,这条路不是平常回家的那条路。正常情况下,考试期间在Wine家补课结束后,Nuo一般会顺路送我,但也有那么几次Solo结束得早会亲自来接我,所以我才知道这不是往常回家的那条路。
“先顺路去买点东西。”Solo淡淡说道,我都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
“你怎么知道我想问什么?”
“因为我是你的爱人呀!”
等一下…
“你也是我的爱人。”
也是…
“真心相爱的两个人…呼吸之间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他只要看着我的眼睛就知道我内心在想什么…
“对吧?”
说完转过头,微笑着看我。
这时我做什么都不是,好像应该不吭声,又好像应该笑出声。最后没忍住笑喷了,完全是车祸现场。
这应该是自打得知大妈妈的事情后,笑得最灿烂的一次。
“就像这样,多笑一笑。”正在开车的Solo转过头来说道,然后顺势轻轻捏我的脸颊,宠溺地看着我。
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举动,让我放松了许多。
Solo把车停在我们常去的那个商场,我俩并排着走没有很多交流。碰见穿校服的中学生也只是礼貌地微笑,像这样在商场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们可能是在某网页上或者其他地方上认识的我们。
当发现我们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走向超市时,我立马拉住走在斜前方的Solo。
“So…这边不是服装店吗?”
“是的。”
“你要买新衣服吗?”我用力拉Solo直到他停住脚步。Solo家里有很多衣服,穿都穿不完,而且都还挺贵的,再买就很浪费了。
“是的…但不是给我自己买。”走在前面带路的Solo转过来握紧我的手,当看到我疑惑的表情时,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往前走。
如果不是给他自己买,那就意味着是打算给我买…这比给他自己买还严重!
“停下So…我生日时你买给我的衣服都还有一半没穿过。”
可以说几乎都还没穿过,因为从宿舍带去的衣服已经够穿了…衣服虽然谈不上很多,但每次穿上那些他买给我的贼贵贼贵的衣服我都觉得很肉疼,生怕被弄脏弄破,所以只好都存放在衣柜里。
Solo拖着我走进一家服装店,找到一个角落,等周围没人的时候站到我面前,双手搭在我肩上。
“我不买那些普通的衣服…知道你是不会要的。”
那是要买啥?
“知不知道北部这段时间很冷…”说完便牵着我走向冬装区,“但你没有一件冬装。”
说起来我还把天气这事给忘了,在这儿只有热季,几乎感受不到寒冷,没考虑到北部现在正逢凉季,天气寒冷,而且我去的还是清迈。
“我早就说过你总是忘记为自己着想。”Solo一边抱怨,一边拿起各式各样的衣服在我面前比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服务员在旁边提着装了一堆衣服的篮子在那儿跟着。
我微笑看着这个画面,居然忘记阻止他不要买太多,但看到他皱起眉头一副认真的样子就不忍心打断他。
“如果我不帮你收拾行李,你肯定就只会带几套自己的薄衣服去吧。”忙着挑选衣服的Solo在那儿唠叨,“如果买了你不穿的话,我会难过的哦…”
“真是对不起。”我笑着说,老老实实地跟在狗子后面不敢拒绝。
“今天回去我要亲自为你收拾行李…别跟我争。”Solo转过来凶我,就好像要张开嘴跟我抢东西吃,“你衣柜里的衣服都很薄,这些新买的衣服必须全带过去。”
“但这些衣服都太贵了。”
“我有钱。”
“…”
知道你有钱,可是我这种一辈子节约惯了的人觉得很浪费…
Solo转过身来看到我停住了脚步,走到我面前叹了口气。
“这些衣服质量都很好,如果好好爱惜可以穿很久。我给你买是因为担心你,如果你真的心疼钱,那你就好好珍惜我送给你的这些东西,多穿些日子,好吗?”
都说到这份上了,谁还拒绝得了。
“别买太多…只要够穿就行。”我轻言细语地说道,Solo这才露出笑容,像摸小孩子那样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又转过身继续挑选。
所以到底谁的年纪比较大…
趁Solo挑衣服的间隙,我悄悄从服务员提的篮子里拿了几件衣服出去,还得感谢服务员默默地偷笑着也没有打小报告,但过了一会儿才发现我从篮子里拿出去几件,另一个人反而会加倍多拿几件新的放进来,最后变成只能跟着他不停试衣服,不敢再偷拿衣服出去。
逛完衣服我们去超市买些囤货,但这次他只选了速冻食品,直到我打了一下他的手,他才停下来。
“你不在家…我又不会做饭。”说完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我。
“去外面买来吃也好呀,叫上Kao一起,但别天天吃这些速冻食品,对身体不好。”轻轻抚摸着他刚刚被我打疼的手,直到任性的他点点头,乖乖地把那些速冻食品放回原位。
所以最后除了牛奶就什么也没添了。傍晚我们回到家,他直奔卧室拿起我的背包,真如他所说的那样要亲自帮我收行李。我只是在那儿站着笑不停,看他费劲地一件一件的折好那些新衣服,然后打包装进行李包里。但因为东西太多了,包胀得合不拢,一用力压,衣服就弹出来,搞得狗子很是头疼。但Solo不肯善罢甘休,好在经过一番折腾后还是成功将衣服塞下,最后放了几瓶他来找我之前顺便买的洗浴用品进去才算打包成功。收拾完毕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Guitar”
“在呢。”我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的地板上。
“明天我结束得比较晚,可能没办法送你了…”
“没关系。”
“到时候Jay会来学院接你,开车送你去机场。”
我点点头,知道肯定拒绝不了他。一开始根本不知道要坐飞机去,直到昨天Jay跟我说机票早就订好了,我才知道狗子早就帮我把一切安排妥当了。除了无法拒绝,我只有感谢,感谢狗子替我考虑得这么周到。
他全心全意地照顾我,我也心存感激地收下他的关心。
“五天…”Solo呢喃道,把头靠在我的胸口。
“只有五天…专心备考!”
“知道了。”他抬起头,依旧保持刚才那个姿势,近距离地看着我。
“看什么呢?”我微笑着问道。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眼睛瞎蕴藏着许多无法言说的情感,突然觉得有些害羞。
“看你。”
“这样吗?我也看着狗子呢!”
“那你也是狗子…”狗子看到我板着的脸哈哈大笑,“母狗子。”
“So!”我不满地大叫。这家伙不仅不知错,还笑的很大声,见他心情不错我也跟着开心地笑了,就这样我俩莫名其妙的一起笑个不停。
“Guitar…”
当面前这个人弯腰靠近时,我闭上了眼睛。温暖的唇印在我额头,然后又缓缓地挪到鼻尖,最终停在了嘴唇上…轻柔而又绵长,他唇上的温度灼烧着我的胸膛…让我心跳加速,就像快要蹦出来了一样。
当我快要喘不过气来时,便用力抓住他的手臂。Solo退了出去,马上又亲了上来,就这样一遍又一遍…大概是因为要分别很长一段时间,所以Solo想要一次性亲个够,直到最后我俩都筋疲力尽,Solo才善罢甘休,轻轻地嘬了一口我的下唇,我俩的额头抵在一起。
“等我…”
“好。”
“但要是你忍不了,你需要我…你就说。”
“So…”
“不管我在做什么…”
“…”
“我都会奔向你拥抱你。”

腐文網的小編分享的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27章就到這裏啦,媽媽,這兩個人好甜蜜,我要向上帝舉報他們!我牙齒都快酸掉,然後他倆還不安排床戲,哼!

上一篇: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6篇-只要妳在我身邊…我就沒關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