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9篇-我們無法強求和任何人永遠在壹起

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壹首情歌唱給妳聽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小說篇章,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29篇,人跟人是很難壹直在壹起的,好像我們都會隨時跟別人說告別,因為生命無常,或因為命運無常,所以珍惜當下,珍惜自己珍愛的東西很重要!

今天壹大早就醒了,昨晚也沒怎麽睡踏實,醒了無數次。護士說像大媽媽這種年紀的老人家覺比較多,作息不太規律,所以我擔心她半夜醒了找不著人,所以夜裏是不是起來看看她的情況,還好她沒起夜,最後變成我睡得比較少。
護士把飯送來就出去了,大媽媽醒來看到我,微微壹笑。我餵好飯後,像往常那樣握著她的手。
“媽媽,妳今天的氣色看起來好了很多呀!”我笑著幫她擦嘴。因為大媽媽今天笑得比較開心,精氣神也好了許多。
“So……”
“等他打過來比較好,我怕打過去他還在睡覺。”我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媽媽說話好像也更有力氣了。
嗡嗡嗡嗡嗡嗡
“說曹操,曹操到。”舉起手機給大媽媽看了看,上面顯示我正在等的人通過臉書發送了視頻邀請,點接受後打開了免提,看到視頻裏的人不禁笑了起來。
[準備好了嗎?]
畫面中Solo身穿深藍色襯衣,端坐在電腦桌前 ,手不停扯著衣領生怕它皺,不過在我看來已經比往常正式很多。
“至於這麽精心打扮嗎?”
[本來打算穿西裝……但擔心母親大人會覺得有點過。]
“已經很完美了,沒必要穿西裝。”我哈哈大笑,瞟到大媽媽現在心情也大好,看來電話那頭的人還不知道我早已打開了免提。
[母親大人還沒醒嗎?]
“沒有……吧。”我壹邊應和道,壹邊坐到大媽媽身邊,讓鏡頭中出現我倆在壹起的畫面。狗子睜大眼,正襟危坐,客氣拘謹的樣子再壹次逗得我大笑。
[Guitar,妳耍我!]知道我壹開始就打開了免提的狗子臉都綠了。
“我什麽都沒做啊。”
[不用解釋了……媽媽您好。]Solo舉起雙手恭恭敬敬地拜見大媽媽,沒有明顯的笑容,但嘴角也壹直微微上揚著,比平常有禮貌十幾倍。
“妳好,孩子。”媽媽溫柔地回答道。
“So,媽媽今天的話比以往多很多,氣色也比平時好很多喲。”我炫耀到。
Solo沒有說什麽,只是靜靜地看著大媽媽,流露出擔心的神情,笑容也隨之暗淡。
為什麽做出這副表情,這應該值得開心不是嗎……
[Guitar說您想跟我聊聊天。]
“在做……什麽。”
“她問妳現在在做什麽。”我幫忙解釋道,努力假裝沒看出Solo擔心的表情,也不想再回想起。
[沒做什麽,五點鐘就起來洗澡收拾打扮,晚點再去排練。]
“五點……”
[我擔心要是我看起來不太正經,您老不放心把您家孩子交付給我。]
“So!”霎那間,羞得我面紅耳赤,瞪著眼前這個肆無忌憚嘲笑我的人。
[媽媽多少歲了?]
只好收起自己的情緒,安靜地待著,讓他倆聊天。
“九……二”
[九十二!]不只是狗子,我也被嚇了壹跳…我是有多忽視大媽媽的事情啊,連她老人家的年齡都不知道。
[Guitar搞錯了。]
“對不起。”我只知道媽媽大概的年紀,從沒確切問過。
[Guitar沒做錯什麽……只是您老看起來太年輕,要是我肯定也會弄錯。]狗子用手托著腮,朝我微微壹笑。
“謝謝妳!”
謝謝妳讓我好受壹些。
[您吃飯了嗎?]
“吃了……”
“看起來並不好吃。”我強調道,然後將相機轉到位於桌上的飯碗。
[看媽媽這樣子就知道壹點都不好吃。]說這話的人撇了撇嘴。
“媽媽妳覺得呢?”我轉過去問大媽媽。
“淡……”
[就是說嘛。]
“所以So妳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才不會來吃醫院的飯菜。”
[那妳來照顧我呀。]
“So……”我求饒地喊道,手微微顫抖。而電話那頭的人當著大媽媽的面,厚顏無恥地露出滿意的笑容。
[我想盡快去看望您…但奈何我還有考試。]Solo扭頭看向大媽媽說道。我微笑看著這個美好的畫面,什麽也沒說,大媽媽對Solo應該也很滿意。
“看…”
[不用看書復習了,現在只剩實踐課考試,剛才說要去排練也就是為了準備這門考試。]
“反正妳很厲害就對了。”我逗趣地說道,直到他假裝生氣抱怨。
[泰式傳統樂器演奏太難了,簡直受不了,這都練了幾個星期了,可還是彈得很爛。]
當我再壹次嘲笑狗子,狗子又擺個臭臉,但沒過十秒嘴角又微微上揚…這狡猾的表情讓我起雞皮疙瘩。
“So妳在看什麽?”納悶Solo為什麽用奇怪的眼神看向屏幕後面。
[大媽媽她眼睛能看清東西嗎?]
我轉身看向大媽媽,思索著她看上去應該知道很多東西的位置,但也不太確定她能看清到哪種程度。
“看…見。”
“她說看得清…So有什麽問題嗎?”
[就…想給她看點東西。]說完便把鏡頭轉向電腦,當看到屏幕上的畫面我瞪大了雙眼。
“So…”
[媽媽您看,這是那天Guitar被手機鈴聲鬧醒在那兒發起床氣,好兇的…]
“妳這瘋狗子!”
Solo給大媽媽看的是上次我被他的臉書消息提示聲電話吵醒後的照片,照片中我頭發蓬松,雙眼通紅,還板著壹張臉,他壹直不肯刪掉這張照片。
[可愛死了。]
在我倆聊天的間隙,大媽媽也偶爾回復壹兩句,她精氣神比以往好了許多,關鍵是媽媽壹直盯著Solo看,都不轉過來瞧我壹眼。
我可能很快就要被拋棄了…
[媽媽…]聊著聊著Solo突然嚴肅起來,眼神十分堅定,轉過來看向我,似乎想要獲取力量,我溫柔地看著他。
“…”
[雖然我和Guitar認識不算久,但有人曾告訴我只要是真愛,根本不需要理由和時間,主要是看我們自己是想要得到他而主動走向他還是想壹些有的沒的而放開他…我承認關於Guitar的很多事情我都還不太了解,他喜歡什麽不喜歡什麽也不是了如指掌…但我相信隨著時間推移我們必定會更加了解彼此。]
“…”
[我知道我有很多問題,比如我父親不同意我倆在壹起,以及關於未來的很多事情都不確定,而且我比Guitar小…還挺自私。]他轉過來看了我壹眼,意味深長地看著我像是在說對不起。
“…”
[我不確定未來會怎麽樣,但我向您保證壹點…]
“So…”我不知道說什麽,萬千思緒交織在壹起,早已無法用言語表達。
[無論發生什麽事,我會壹直陪在Guitar身邊…]
“…”
[請放心地把Guitar交給我照顧。]
Solo看著我好像在強調昨天他說過的話…
我顫抖的目光聚焦在屏幕上的那張臉,實現突然模糊,到只能閉上雙眼,大媽媽也看著Solo,眼神中有慎重,慎重過後是全然的放下顧慮。
“就交…給妳了。”
[怎麽了Guitar?]
“…”
[Guitar…Guitar!]
“嗯…嗯?”我壹下被驚醒,回過神來擡起頭看向屏幕。
[怎麽了?]
“沒什麽。”我微微壹笑。但我相信Solo應該知道我在想什麽,他舉起手撓了撓腦袋,很無助的樣子。最後,他也看著屏幕笑了笑。
[從現在起我就是媽媽的兒婿了。]
“…”我無言地看著他擡頭挺胸驕傲的樣子,其實是跟本不知道說什麽好,他都這樣說了我還能說什麽呢…
“So…”大媽媽喚了壹聲,聲音很微弱,但仍然比往常更有力。
[媽媽,我在。]
“去…”大媽媽努力地說道,但她的聲音又很快消失了,根本來不及猜到她想說什麽。我咬緊嘴唇看著她,強迫自己面露微笑,雖然真的很想哭泣,“山上…”
[Guitar,媽媽說的什麽?]
“她說去山上…應該是說要我和妳壹起去她曾經支教過的山上看看。”我解釋完便看向大媽媽,用壹只手輕撫她的手,“我去不了…我要留下來照顧您。”
當我的視線同大媽媽的視線交匯時我躲開了…她那眼神我知道意味著什麽。
[我會帶Guitar去的,媽媽。]
“So!”我轉過頭用顫抖的聲音對Solo說道。感覺眼眶很熱,熱得有些刺痛。
[別哭,Guitar…當我不在的時候不要悄悄地哭。] Solo心疼地看著我。我閉上眼,努力不讓眼淚流下來,不想接受任何現實。
即使我們都明白…Solo也很清楚這壹天遲早會到,也答應了大媽媽的要求和我壹起上山,只是我接受不了大媽媽即將離開我的現實。
我真的很自私…
現在我準備下樓吃點東西,因為大媽媽不想看到我。剛才護士端著午餐進來,含笑告訴我老人家正在為我不願吃飯生氣,所以最後我不得不去醫院樓下的咖啡廳吃點,大媽媽就由護士先替我照顧著。
其實我壹點胃口都沒有,但因為Solo剛好打電話來要我吃點東西,我說我不太想吃,電話那頭說吃點點心或者喝點可可也好,為了不讓他太擔心只好照著他說的做了。
Solo那邊有別的電話打進去,便先掛了,晚點兒再打給我。我漫無目的地看向窗外,萬千思緒湧上心頭卻不知如何表達,但當我認真去思索時卻又異常飄渺空洞。
“不好意思,能坐在妳旁邊嗎?”
我循聲望去,面前出現壹個坐輪椅的老奶奶,她身旁站著壹個穿著校服的辮子女孩,她正雙手合十跟我打招呼。
“妳們請。”
小女孩先把奶奶推到桌邊,然後坐到我對面,沖我甜甜地微笑。
“來看望親戚嗎?孩子。”
“是的,老奶奶。”我點點頭。努力朝老奶奶擠出禮貌的微笑。
“如果妳不想微笑就不要勉強,奶奶不介意。”老奶奶微笑著,心情很不錯。至於坐在對面的小女孩也微笑著沒有說話。
“這個挺好吃的…妳們嘗嘗。”我壹邊說著,把壹份還沒動過的點心推到小女孩面前。她搖搖頭,還給了我,舉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再指向我。
“她的意思是讓妳吃…妳從早上起就沒吃過什麽東西。”
“這都能看得出來嗎?”我努力試著笑出聲,但發出的聲音卻很幹澀。
“妳看…小孩子都看得出來了。”
“她是不是很怕我…都不敢跟我講話。”從見面到現在只是壹直保持微笑。被小孩這樣看著,就像是不吃飯被訓了,說不出的奇怪感覺。
“我這可憐的孫女叫Mo,她無法說話。”
“無法說話?”我驚奇地看著老奶奶,她點點頭,微笑著看向我。
“壹出生就沒辦法講話…我也有心臟病。”老奶奶溫柔地撫摸著Mo妹妹的頭,“我們壹直過著這樣顛沛流離的生活…..”
“….”我的視線再次轉向窗外,看見幾個護士協力把救護車上的病人擡下來,不遠處有壹對老爺爺老奶奶牽著手步履蹣跚地準備上車,壹旁有壹個孩子正抱著他們的父母哭得泣不成聲。
“生老病死乃人生常態…”
我轉過來看向老奶奶,她也剛好看向我,眼神堅定卻又溫柔…就好像大媽媽看我時的眼神。
“在世的人是痛苦的,然而遠離人世的人卻無法感受到,如果他愛的人不願他離去…”
“…”
“我們無法強求和任何人永遠在壹起…”
“…”
“但孩子,我們唯壹能做就是好好珍惜在壹起的每分每秒。”
我回到了大媽媽的病房,腦海裏依舊環繞著剛才那位老奶奶說的話,句句是真理,無法反駁。
“媽媽您還不休息嗎?”我謝過護士後向大媽媽走去,她像往常壹樣溫柔地看著我。
“So…”
“So去排練了…您現在是愛Solo比愛我還多壹點了呀?”我假裝生氣,看見大媽媽嘴角流露出壹絲笑意我也就跟著笑了。
“是的…”
“好吧…如果是Solo的話,我也欣然接受了。”我笑著把頭靠在枕頭上,用左臉去貼大媽媽的手,“您不休息也好,這樣我們可以多聊壹會兒天。”
“好…”
我樂此不疲地給大媽媽講故事,每當我講到有關Solo的事,她就會更靠近我,眼神中流露出滿意的表情,慢慢的我就只講關於Solo的故事,當我抱怨她只想聽Solo的故事時,她就不置可否地看著我。
或許有壹部分原因是因為每當我講到Solo時也很幸福。
“Solo有壹哥很好的朋友叫Kao…那孩子調皮得不得了,以前根本無法想象這麽調皮的孩子會是什麽樣的人…”
病房裏充滿了幸福的味道,偶爾大媽媽也會用簡單的話語跟我對話,盡管十分小聲,但我也能明白她想表達什麽。
“那個調皮鬼指使Solo來翻我的錢包…說是如果有男女朋友或者有喜歡的人會把照片放在錢包裏,還有比這更搞笑的是So居然相信他朋友說的每個字…”
大媽媽聽了關於Kao的事無比開心,這都還沒見過面就快把他當親孩子了…
“Solo還買了情侶杯,我倆壹人壹個,So的杯子上有壹只帶著藍色項圈的狗狗,而我的杯子上是粉紅色的,自打有了這對杯子,我每晚睡前都要和Solo喝壹杯溫牛奶…”
大媽媽微微瞇著眼看我,但我也能從中看到她幸福的神情,這是我繼續講下去的動力。
“咱們先吃飯,待會兒再繼續講。”
跟昨晚差不多壹個點,護士端著晚飯進來,我微笑感謝。她擔心地看向媽媽,除了用眼神給予我鼓勵,也沒有再多說什麽便離開了。她應該看出來大媽媽自從早上醒來就沒再休息過…然而她平時很嗜睡。
我像往常那樣給大媽媽餵飯,但她今天只吃了兩勺就不吃了,我沒有像以前那樣勸她多吃壹點,而是放下碗筷繼續給她講我和Solo的故事。
“媽媽,我要去普吉實習…..”
盡管媽媽沒有力氣回答我,但我仍然繼續說道。她閃閃發光的眼睛變得越來越陰沈,嘴唇也沒有再張開。
“媽媽,您困了嗎?”我的聲音有些顫抖,身體也不自覺地跟著顫抖,盡管壹直以來都以為自己控制得很好。
我捧起媽媽的雙手貼在臉上,閉著眼。
“我還不想媽媽睡著。”
因為這壹次要是大媽媽睡著了…
“媽媽妳不睡不可以嗎?”
可能就永遠不會醒來了。
“Gui…..”大媽媽的聲音很微弱,幾乎聽不見。
“我在…”我輕輕放下她被我握了壹天的手,彎下腰用耳朵貼近她的嘴。
“讓….”
我閉上眼,握緊拳頭,直到感到壹絲絲疼痛。
“讓…”
“…”
“讓我走吧,孩子。”
.
.
.
.
‘媽媽,為什麽布布要走呢?布布不愛我了嗎?’
‘布布老了,不得不離開我們。’
‘但是我很寂寞。’
‘Gui愛布布嗎?’
‘愛!’
‘那妳想讓布布擔心妳嗎?’
‘不想。’
‘那就放手讓布布休息壹下吧。’
‘…’
‘布布很累了,妳不心疼布布嗎?’
‘心疼。’
‘那就讓布布去吧,孩子。’
.
.
.
.
還沒自私夠嗎…
夠了…
已經足夠了…
“好的,媽媽。”

腐文網的小編分享的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29章就到這裏啦,人生,來是緣分,去是隨緣,果熟而落是自然……雖然道理都明白,但愛的人離去時總是不舍還好還好,只要有愛有記憶,也就永遠留在這世間,珍惜珍惜

上一篇: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8篇-我有

One thought on “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9篇-我們無法強求和任何人永遠在壹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