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40篇-但是我有關系…我想妳

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18篇-我是Guitar的愛人哦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小說篇章,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40篇,我想到了上癮的情節,不過,顧海還是比較聰明的那種,哈哈!說實在的傷害自己,自己心愛的人也會跟著受傷吧!

而另壹廂,要學著管理家族生意的人…
“我要去找Guitar。”
Zee疲憊地看著眼前的兒子,而身旁,他最信任的秘書正強忍著笑。
在短短的三個小時裏,Solo已經是第十五次說這句話了,加上以前說過的次數,恐怕有上千次了吧,Zee應該要慶幸他兒子至少是個有責任感的人,就算有多想去找男朋友,也從來沒有丟下工作,但是經常這樣提起這件事也頗讓Zee頭疼。
“忍。”他第十五次強調這個詞。
“您已經讓我忍了壹個月了!”Solo緊皺眉頭,十分不滿。
“他在那邊不也忍得挺好的嗎?”
父親這麽壹說,Solo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原本想到自己已經壹個月沒有見到Guitar,就已經滿腹牢騷了,現在又告訴他Guitar忍得多好,他就更加不高興了。
“能忍”跟“必須要忍”可不壹樣。
“今天還有會要開。”Zee站了起來,看向正準備後退的兒子,馬上就領會到他想要做什麽。
“我就要去!”
“抓住少爺!”
父親話音剛落,門口守著的手下就馬上將想要逃跑的少爺抓住。
“放開我!”Solo用盡全力掙紮,但是抓住他的人太多了,僅憑他壹個人的力量怎麽也不可能逃得過他們的手。
“如果妳連忍耐都做不到,以後還能做成什麽事?”Zee靠近那個怒火中燒、什麽也聽不進的人,冷冷地拋下這句話。
“老爺…”將整件事看在眼裏的Jay拍了拍Zee的手臂以作提醒,他不想讓關系有所好轉的父子又恢復到原來那種僵持的狀態,這兩父子的性格真是壹模壹樣,Zee生氣的時候也是這樣。
“爸!放開我!”Solo嘶聲力竭地怒吼道,目光中迸發著極度的不滿。
“帶他去那棟小樓,收手機,斷網,不許讓他出門壹步,也不許讓他和任何人聯系,沒有我的命令不許放人。”
“爸!”
“老爺!”看到情況不對勁,Jay馬上擋在兩父子的中間,“少爺得去上課啊。”
“如果他還是想不通,那就不必去上課了。”
“放開我!爸您懂什麽!”
Zee握住被禁錮住的兒子的臉,神情冷漠。
“不要只考慮到自己。”他只說了這麽壹句話就松開了,讓手下將放棄掙紮的兒子帶出去。
“老爺…”
Zee疲倦地揉了揉太陽穴,跟這個和自己年少輕狂時期壹模壹樣的人鬥智鬥勇完以後,那些不願回首的陳年往事不禁浮出塵封,壹遍又壹遍地在他腦海中回放。
“老爺。”Jay再次拍了拍老爺的手臂,臉上滿是擔憂,當那深邃的目光與他相匯時,就發現自己已被緊緊地擁進懷中。
“他真像我。”
被抱著的人只能不知所措地眨巴眨巴眼睛,等到他反應過來,才伸手輕撫對方的後背以示安慰。
“真的很像。”
“他說我不懂他。”
“是的。”
“他怎麽知道我不理解他呢?”
“就是呀。”
“現在他連幾個月都忍受不了,我都忍了多少年了?也沒看到有誰能理解我。”
“我能理解。”Jay大笑起來,但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止,不停在安慰那個正像孩子壹樣生悶氣的人。
他覺得自己幸福得就像在做夢壹樣,自那次長談以後,他們的關系就慢慢地清晰了起來,雖然他沒有任何名分,但是只要能像現在這樣呆在自己心中所屬的人身旁,他就已經很滿足了。
“但是讓少爺這樣缺課真的好嗎?”Jay提出了自己的憂慮,慢慢地從那強壯的雙臂中抽出身來。
“只能先拜托Kao幫他跟老師請假了…要是不從現在開始糾正他那壞脾性,正在普吉辛苦奮鬥的那個人就有得受了。”Zee的目光壹刻也沒有從Jay身上挪開,他按照外國人的方式,溫柔地用手碰了碰秘書的臉蛋。
看到眼前人溫柔的笑容,Jay才回過神來…
Zee願意給Guitar壹個機會的另壹個原因,可能是他覺得Guitar的氣場跟Jay很相似。
溫柔…但是不柔弱。
曾經華麗寬敞的房間,現在變得壹片狼藉,早已認不出原來的面貌,地上布滿了杯子的碎片,電視機被砸破,東西甩得到處都是,而這壹切都出自於那個躺在床上的人之手。
Solo虛弱無力地將頭縮在枕頭上,肚子疼、頭疼,但也比不上心疼。
壹周了
他已經壹周沒有聽到Guitar聲音了…這壹周他都得委屈在這間房裏。
他很清楚,自己的父親是壹個說到做到的人,不僅不能上網、用手機,不能和Guitar聊天,連Jay也被禁止進來,他只能壹個人孤零零地呆在這裏,甚至連給他做飯的阿姨也沒有,什麽他都要親力親為,陪著他的只有門口的幾個守衛。
他也曾經想方設法逃離這裏,但都失敗了,他的父親對他的招數了如指掌,他唯壹能做的就是砸各種各樣的東西來發泄自己的情緒,但屋子裏的東西都被他砸個遍了,也看不到有什麽好轉。
“Guitar…”他無比心痛地想念著那個人,虛弱地呼喚著那個名字,聲音比以往任何壹次都要輕。
叩叩
“出去!”Solo頭也不擡地對著門大吼。
叩叩
“…”
叩叩叩
“我都說了有多遠滾多遠!”
啪!
伴隨著怒吼的還有被壹把扔到門上、碎得稀巴爛的花瓶。
Solo憤怒地喘著大氣,蒼白的臉充滿了不滿,他的臉上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這樣的神情了。
叩叩叩叩叩
“老子說了!…”
“我Cao妳啊So!趕緊給老子閉嘴然後開陽臺門!”
正在氣頭上的人疑惑地挑了挑眉頭,他不知道本不應出現在這裏的基友的聲音是從哪裏傳出來的,他晃了晃自己的腦袋才反應過來。
聲音不是從正門傳過來的…
他壹個箭步從床上起來,走到被窗簾圍得密不透風的陽臺門前,就在他拉開窗簾準備打開門的時候…
繃著臉捧著雙臂的好基友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門壹打開,Kao就沖去拉過他亂蓬蓬的頭壹陣亂揉,這麽被Kao壹弄,他的頭就更亂了。
“妳真是個麻煩鬼,把大家都搞得不安寧!”Kao毫不客氣地用力推了壹把Solo的頭,過了壹會兒,看到對方還沒有壹點反擊的意思,他才住手,然後從頭到腳將眼前高高瘦瘦的基友掃視了壹遍,便馬上將基友推到房間裏,把門和窗簾拉上,屋裏頓時伸手不見五指,他又只好去開燈,這時,房間終於亮堂了起來。
看到比雞窩還要亂的房間,幹凈愛整潔的Kao不禁眉頭緊鎖,再看到生無可戀癱坐在椅子上的基友,他就更加生氣了。
大家心目中帥破天荒的校草…怎麽變成現在這副邋邋遢遢的樣子了,臉白得跟臨死的人似的,頭發像是幾十年沒洗過,手腳滿是傷疤,壹看就是砸東西的時候弄的。
“妳太笨了!”Kao嘴上不滿地嚷嚷,但身體卻很誠實地在幫基友處理傷口。
“…”
“為什麽老子要來幫妳做這些事呀。”Kao抓起壹旁安靜不說話的人的手,就在他準備清潔傷口的時候,不說話的人馬上把手抽了回去,露出憤怒的目光。
換做別人恐怕會被嚇壹大跳…但這可是Kao啊。
“不要這樣看老子!”Kao指著基友,馬上兇了回去,他把那只手拉回來,不滿地說,“給我好好呆著,要是再動就留妳壹個人在這裏。”
聽到Kao的話,Solo的情緒幾乎噴湧而出,他搖搖頭想擺脫頭疼的感覺,然後又生氣地看向正在為自己處理傷口的基友,但他也只能像壹個玩偶壹樣任人擺布。
處理好傷口以後,Kao安靜地盯著自己的好基友,想等他先開口,但是等了好久都沒等到他吐出壹個字。
“妳真的是So嗎?”他先展開對話,而壹直保持沈默的對方露出了嘲諷般的苦笑,轉頭看向他。
“為什麽這麽說…現在老子看起來很糟吧。”
啪!
“不要跟老子頂嘴!”Kao狠狠敲了壹下基友的腦袋,然後指著他。
“妳這就太過分了Kao!”Solo也狠狠地盯回基友。他最不喜歡別人碰他的頭了,而Kao是第壹個敢這麽做的人,要不是看在他是自己的好基友,Solo恐怕就要撲上去掐他脖子了。
“老子只是幫…只是怕妳做傻事而已。”被壓著肩膀的人沒有生氣,繼續說了下去,“至於問妳是不是真的是Solo…是因為我覺得妳好像變了壹個人似的。”
“妳的意思是?”
“如果真的是我的好基友Solo,那麽他是絕對不會認輸的,絕對不會像這樣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他會更理智…至少他更多會為別人著想而不是為自己著想。”話落,他看向眼前的人,上上下下地打探著,笑了起來,“但是現在我只看到壹個軟弱無能、頭腦簡單、蠻不講理的人,就跟個弱智沒用的綠大暗似的。”
“我也不想變成這樣,”Solo嘆了嘆氣,舉起手捂著自己的腦袋,“我父親…”
“不要拿妳爸當借口!”Kao無情地打斷他的話,“是妳把妳自己弄成這個地步的。”
“我…”
“妳只想到妳自己。”
‘不要只考慮到自己’
父親的話在他耳邊回響,加上Kao說的話,他強硬的態度終於慢慢地柔和了下來,變回了那個需要某人照顧的Solo小少爺。
真可惜那個人不在這裏,因為像Kao這樣的朋友…
“不要給老子露出這種撒嬌的表情!”
就是這麽不解風情…
“那妳想讓我怎麽樣?”Solo有氣無力地反問道,他低下頭,懶得聽基友的說教。
“我才不告訴妳呢,笨蛋!”Kao捉弄道。
“…”
“但有人會親自告訴妳。”
“誰?”
“跟我來。”
Kao口中的跟他走,就是徑直走到陽臺,他拉開門,看了看周圍便爬了下去。
Solo不解地看著基友輕輕松松地爬了下去,直到Kao再次揮手示意他爬下去,他才肯爬,雖然他還在困惑守衛都到跑哪去了,但也管不了那麽多,想著只要能離開這裏就很好了,等會兒再問Kao也不遲。
Kao帶著他又爬了壹次圍墻,接著走出去沒多久便看到Jay在守候著了,Solo不確定這裏是哪裏,因為他父親有很多房產,這壹棟不算大,應該沒有工人在這邊,所以他父親才會把他關在這裏。
“少爺!”Jay跑向他,把由頭到腳仔仔細細地看了壹遍,眼中滿是心疼。
“Jay”突如其來的眩暈感讓他倒向壹邊,幸好Kao在旁邊及時扶住他,就在他張開眼睛的那壹刻,他隱隱約約看到了那個令他茶飯不思的人,“Guitar…”
“我在。”
這不是夢。
“Guitar!”Solo睜大眼睛,頓時,所有繁雜的思緒壹掃而光,他把眼前的人緊緊地擁進懷裏,心跳快得像是要爆炸壹樣。他的Guitar只是安靜地回抱他,等到兩人終於松開的時候,他的目光壹直停留在這個幾個月沒見的人身上,寸步不移,等到被帶上車,他才回過神來。
“感覺怎麽樣?”Gui溫柔地詢問身旁的人,用手輕撫他的腦袋。
“逃…”
“嗯?”
“我們壹起離開這裏吧。”Solo攥住對方的手,認真地說道,“我不想再離開妳了,不想工作,什麽也不想做。”
而身旁的人壹動不動地看著他,溫柔的目光中飛快地閃過壹絲失望,但是他眨眨眼,又恢復回原來的樣子。
“好啊。”
“Gui!”正在開車的Jay驚訝地轉過頭,但看到他果斷的神色,Jay便領會了。
“So想去哪裏?”
“哪裏都可以,只要是父親找不到的地方都行。”
他們的目的地是路程不遠的壹片海灘,Jay靠在壹棵樹上,擔憂地看著正手牽手在海灘漫步的兩人。他很擔心少爺,但他更擔心的是那個壹大早坐飛機從普吉趕過來的人。
“Kao,謝謝妳肯來幫我們。”Jay朝身旁的人笑了笑,“要是只有我壹個人可能就進不去少爺那了。”
“不客氣啦,大哥。”
昨天,Jay從自己的心腹那裏得知Solo已經好幾天沒吃東西了,而且房間裏壹直傳出叮裏咣啷像是東西砸碎的聲音,他很擔心卻不知道怎麽辦,最後只好先打給Gui,因為不想讓那邊擔心為什麽壹整周都聯系不到Solo,那時候Gui問起Solo的住址,他也就毫不猶豫地說了。
接下來他就去求Kao幫忙,而自己則負責分散守衛們的註意,讓Kao趁機進去,但他怎麽也沒想到那孩子居然從陽臺那爬了上去,而且還真的把Solo帶了出來。
當時Kao剛準備下車,Jay就接到了Gui的電話,但另Jay大吃壹驚的是,對方說快要到他家了。看到Gui的時候,Jay能清楚地看到他壹臉倦容但依然保持微笑,等到Solo出來的那壹刻,幸福的神色掠過他疲憊的雙眼,但當他們越是靠近,卻又恢復到了剛來時疲倦樣子。
“學長還好嗎?”Kao看向在沙灘邊踱來踱去的人,雖然他沒有表現出什麽,從但他皺起的眉頭便可以看出他有多擔心Gui了。
“我也很擔心…其實我不應該打給Gui的。”Jay自責地說,“但是我怕少爺有事,顆粒不進,壹下子著急起來,就忘記考慮Gui有多累了。”
“為什麽So會變成這副樣子?”
“可能是因為Gui就像是來拯救他的人吧。”Jay輕輕地笑了笑,因為他說的話跟他自己也沒什麽兩樣,“少爺自小就依靠自己慢慢成長起來,缺乏關愛,Gui的出現彌補了他失去的壹切,所以離開了Gui他才會有那麽大的反應吧。”
“…”
Kao沒有再問下去,他只能看著海邊緊緊依靠的兩人,他們沒有停止過微笑,唯壹不壹樣的是他們散發出來的感覺,Solo也許是真的很幸福,但Gui卻不是…
“趕緊醒悟過來吧少爺!”
.
.
“我好想妳啊。”Solo真心實意地說道,平靜的臉上只有幸福的神色。
“我也好想妳。”Gui回答,雖然他說的話也是真的,但他臉上的笑容卻不是發自內心的,更像是裝出來的,奇怪的是,身邊的人壹點也沒察覺到。
“對不起,這麽久沒有聯系妳,因為父親把我關在小房子裏了,上不了網,電話也不能用。”Solo壹邊跟著Gui壹邊小心翼翼地講自己的經歷,害怕對方會因為自己沒有聯系他而生氣。
“沒關系。”
“但是我有關系…我想妳。”
“我知道。”Gui笑了笑,他知道對方有多想自己,因為他也壹樣,“So還想去其他地方嗎?”
“去比這裏更遠的地方。”Solo看向他,心裏只想著有多遠走多遠,他牽起身旁人的手準備走去車停著的地方,“去壹個父親找不到的地方。”
Kao沒有說什麽,只是嘆了嘆氣,第壹個先上了車,而隨時待命的Jay依舊擔憂地看著兩人。
“Gui…”
“Jay,按著他說的走吧。”Gui搖了搖頭,壹言不發地靠在坐墊上。
車子按照Solo的想法行駛,不斷變換目的地,看到心儀的地方Solo就讓Jay停車,然後帶著自己心愛的人玩玩逛逛,心滿意足後又繼續前往下壹個地點。今天的Solo格外話多,有時甚至還自言自語。
“Guitar餓了嗎?”
“不餓。”
“妳想買些什麽嗎?”
“沒有。”
車子行駛得越遠,眾人的心就變得越沈重,兩個旁觀者只能壓抑地聽著另外兩人的對話,兩個當局者完全處在兩種不同的氛圍之中。
Solo不停地說話,雖然開始察覺到有點不對勁,但他的態度依然很好,而平日裏壹向溫柔的Gui卻反常的安靜,時間越久他說的話就越少。
“Jay,我想去前面的公園。”Gui心不在焉地說,他沒有問旁邊人的意見,但他知道Solo壹定會順著他的。
“好的。”
Gui走在前面,而Solo在後面跟著,另外兩人安靜地靠在樹旁看著他們。
“Guitar…”Solo輕聲喚道,他挽起走在前面的人的手,只感受到心在無由地隱隱作痛。
“嗯。”
“為什麽…不看我?”聽到這句話,前面的人停下了腳步,他轉過身,看著身後滿臉憂愁的人,臉上的微笑壹掃而光。
“So不想去玩了嗎?”
“我…”
“玩夠了嗎?”
“…”
“我沒有錢,我什麽都沒有,但是如果這是妳所希望的…那妳想帶我去哪裏都可以。”Gui露出疲憊的笑容,溫柔地看著眼前沈默的人,“等到妳玩夠了滿意了…就告訴我吧。”
“Guitar…”
“就這樣嗎?這就是我拼命奮鬥只為了和他攜手壹生的人嗎…現在我只看到壹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冷漠的話語鏗鏘有力地砸在Solo的心上,他的心早已碎得七零八落,但他什麽也沒有說。“我很累、很沮喪,但是每次當我想起自己是為了誰努力的時候,我就覺得充滿了力量,但妳呢…”
“…”
“如果妳只考慮自己的感受,那麽妳壹個人呆著會更好吧。”
“我不要!”Solo馬上拒絕,他將眼前的人緊緊抱在懷裏…他太怕失去他了。
“我之所以會回來,是因為我擔心妳,我的腦子裏只想著壹件事,那就是妳的安危,我害怕妳被別人傷害,害怕妳有事,害怕各種各樣的情況,所以就急急忙忙用自己的積蓄買了機票趕回來…哪怕今天我是要去上班的。” 對方緩和下來的聲線並沒有讓Solo感覺好些,相反…他覺得身上的力氣在壹點壹點流失,尤其是他知道對方是他最愛的人,他就越覺得害怕。
他…錯過了些什麽了吧。
他才註意到…Gui的臉變得有多憔悴,既疲憊又虛弱,看起來比自己工作時候的樣子要嚴重個十倍。
“對不起。”他真的意識到自己錯了,聽到他發自內心的道歉,Gui疲憊的臉上終於第壹次浮現出真心的微笑,Gui回抱他,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背,聽著對方像孩子般不停地道歉,既欣慰又心疼。
Gui剛剛說的話…並不意味著他沒有任何感覺或是他能就這樣輕易地放手,而是他希望能改善Solo的脾性,自私、沒有耐性的壞習性只會讓Solo的未來變得更艱難,他不想讓這些壞習性影響到Solo的未來,所以才會狠下心說出那些讓自己也沒多好受的話。
“這次我們都能不逃避了嗎?”Gui溫柔地問道,他將緊緊抱著自己的人抽出,好為他擦臉。
Solo並沒有哭,但他壹副委屈巴巴像是要哭出來的表情,比大哭出來更讓人心疼。
“好。”

腐文網的小編分享的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40章就到這裏啦,guitar真是很好的詮釋了溫柔而不軟弱,堅定卻不剛愎,加油SoloGuitar,未來還很長,壹切會變化好的!

上一篇: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39篇-我終於深刻體會到,什麽叫“痛多了就會習慣”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