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泰劇《一年生S》原著小說中文版第1章-Arthit學長第一天上班

可能我不會愛妳-泰星offgun同人文第60章-來接住你啊,P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閱讀泰劇一年生同名原著小說第二部第1章,鋼炮的第一天教頭,學長的第一天工作時光,第二部已全新的環境迎接著我們,但是還是熟悉的鋼炮跟學長!

剃刀哲學
ENNE Union是全國最大的工程公司之一,Arthit將要在這裡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實習。
一周前,Arthit接到ENNE人事部的電話,通知他上班時間。當他把這個消息告訴瞭Note,Plame他們,聽到他們電話那頭炸開瞭的歡呼聲後,Arthit才覺得這個消息是真實的。激動和興奮的感覺從他身體的每個細胞竄出來,令他無所適從。
對,無所適從,一直無所適從。從接到電話後到第一天上班的早上,Arthit一直處於這種狀態。他看到鏡子裡的自己: 穿著新的襯衫和西褲,皮鞋擦的很亮,領帶也打上瞭,但怎麼看都依舊普通。這樣的自己怎麼會被錄取?可能是領帶打的有點緊,弄得他呼吸都有點困難,他松瞭松,挎上包出瞭門。他很少打領帶,就算偶爾需要穿正裝要打,也總有Kongphop幫他,而這次Kongphop不在他身邊。這個點,Kongphop應該醒瞭,盡管很想跟對方說些什麼,畢竟這是自己第一天上班,但他沒有撥電話過去。Arthit覺得這一天從開始到結束就會像上弦的發條,不可能停下。為瞭保持發條走動的頻率,他必須是一個人的狀態。而對方也很默契,沒有打擾他。
ENNE公司門口。Arthit到的很早。他知道這次實習名額有八個,他做不到比其他七個人優秀,但他給自己下瞭規定: 比以前的自己優秀。Arthit按下電梯22層正打算關門,他被另一位女實習生叫住。他忙按開門,讓對方進來。Lin, 實習生裡唯一一個女孩。她濃妝艷抹,穿著高開叉包包裙,前凸後翹很性感。Lin安靜地站在Arthit身邊,洗發水的香精味充斥電梯內。從前Kongphop愛噴點香水,Arthit對香味比較敏感。他覺得奇怪,ENNE都有統一上班制服,她為什麼可以穿成這樣?22層到達。他們分別朝自己的部門去。Arthit被分到IAO(Ideas Analyse ?Option)五組。十分鐘後實習生Eric和Po來瞭。上次面試的時候Arthit見過這兩人,分別畢業於哥大和耶大,再想想自己,國內普通大學畢業,讓人自慚形穢。他們兩人被分到隔壁資源組,是最熱門的部門。其他四個實習生分別是派去工程部的兩人TEA和Rom,派去項目部的DO,最後一個聽說自願去工地實習,叫Jer。
Arthit穿過長長的走道,在最角落看到瞭IAO五組的位置。很簡陋,四張普通的辦公桌和電腦,上面堆滿瞭資料文件,左邊有一臺小型打印機,靠窗的位置有一個稍微大點的辦公桌,應該是組長的。顯然現在組長不在,副組長也不在,沒有一個人在。Arthit正猶豫是進去還是站在外面等的時候,一個頭發稀松,微胖的中年男人從後面拍瞭拍他,請他讓讓,他好進去。Arthit趕緊挪步讓對方進去,自己也跟瞭進去。
Arthit:“您好!我是實習生Arthit,被分到IAO五組,請多指教!”
男子:“給我們組添的新人是你?!”
Arthit:“是的。”
男子:“我是IAO五組副組長W, 你把桌上的cp表拿給我。”
Arrhit:“啊?”
Arthit摸摸頭,過去找一會兒後,誠實地回答:“副組長,我不知道哪些是您要的表格。”
W:“平衡率表格你不懂?”
Arthit:“在學校學過,也做過模擬,但從未看過企業CP表格,我擔心弄錯。”
W:“你,跟我來一下。”
W帶Arthit來到休息室,點燃一支煙,邊抽邊打量這個剛畢業的小夥。眉清目秀,劉海梳上去顯然是想讓自己看起來成熟,但這樣做反而將年齡顯小瞭。
W:“你今年多大?”
Arthit:“二十歲零兩個月。”
W:“真年輕啊!不過我在你這個年齡的時候已經在ENNE做兩年瞭。”
Arthit:“是。”
W:“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國外?國內?”
Arthit: “國內C大。”
W:“哪個C大?我怎麼沒聽過國內有這個大學!”
Arthit:“我們學校是五年前本科申請成功的,原來是一所工業專院。我是我們學校第二批本科生。”
W:“你英語過幾級?專八,專六?”
Arthit:“我們學校不要求過,所以隻有英語技能A級。”
W: “What! 你是怎麼通過復試三試的?!他們竟然讓你通過瞭!”
Arthit:“我隻參加瞭初試。”
W:“”What!”
W把沒抽完的煙掐滅,臉色很難看。他早聽說有個人靠關系進瞭ENNE,看來就是眼前這一位瞭。W拿出手機,播通瞭人事部電話。
W:“喂!你們怎麼派這麼個人來!換人,我要換人!What! 喂…”
休息室隔間有三個人在聊天,三人彼此討論著自己名牌大學的學歷,豐富的IE公司經驗,最後話題竟然落到他身上。他們都在談論這一批實習生中,有一個叫Arthit的是靠關系進來的。從他們嘲弄的語氣中,Arthit聽到瞭不屑。他提醒自己,一切才剛剛開始,他隻是一個普通大學畢業生,一張什麼都沒用的白紙。過去的他,過於沉迷模型制造,忽略瞭專業知識,這些他拋棄的知識如今跳出來狠狠地打擊他。所有的不屑他接受,都接受。
W掛瞭電話,走出休息室。Arthit跟著他,回到IAO五組營地,見W不再和他交流,Arthit安靜地坐下。他開始習慣性的觀察這裡的每一個人。隔壁資源組在忙著接電話,Eric和Po用英語和法語流利地和客戶交流著。項目部的DO拿來一堆表格核算。工程部的TEA和Rom正和他們的上司打得火熱。早上出去的Lin也回來瞭。她換上瞭制服,擦去艷妝,紮瞭個馬尾,很質樸。每個人都似乎立馬投入狀態,除瞭自己。W的叫聲把他拉回來。
W:“你叫?”
Arthit: “我叫Arthit,副組長。”
W: “Arthit, 你去打印室把這一塌資料復印一份。復印你會吧?”
Arthit:“我會。”
Arthit接過資料,剛走,又回頭,很艱難地開口問: “副組長,請問打印室在哪兒?”
W:“直走到底,右邊就是。”
Arthit: “謝謝!”
Arthit到打印室,看到一臺超大型打印機,他犯難瞭。大學期間,他隻用過簡單的小型打印機。沒辦法,他不能再去麻煩別人瞭,隻能自己摸索。還好,他用瞭十分鐘把這臺機器的大概功能弄清。打印到一半的時候,W走進來催問。一看,Arthit正一張一張的復印。W搶來Arthit手上剩下的紙,放在打印機左下側凹盒,按瞭一下,所有資料全部自動復印完畢隻花三十秒。
W:“你真的連打印機都不會用!”
W嘟囔著,接瞭一個電話。工程部打來的,希望每個組抽一個人去倉庫幫忙。
W:“”你,分得清鋼材和鐵材嗎?”
Arthit:“是。分得清。”
W:“你去倉庫一趟。聽說從日本發來的兩百箱零件裡出瞭問題。這些零件本應都是鋼制,但裡面似乎夾雜著鐵制。日本那邊矢口否認,我們得找出證據。你現在就去倉庫,聽那邊安排。”
Arthit:“是。”
Arthit到達倉庫。同時過來的還有那四個實習生Eric, Po, TEA,Rom。兩百箱分別壓在三個貨車箱裡,倉管要求兩兩一組,每組負責一個貨車。那四人商量著便組成瞭,剩Arthit一個人落單。這就意味著他一個人得檢查一車貨。
Arthit檢查得很認真,也非常仔細。倉管發給他們對比圖片,鐵質零件比鋼制的稍微短一點。所以檢查的時候,要整箱零件拿出來,然後對比,再封箱。過程很繁瑣,十分考驗體力和耐力。Arthit投入進去,一做就是三個小時,連中飯都忘吃瞭。終於,異樣出現在第十三箱!Arthit仔細地對比,確實是一箱有問題的零件。Arthit給箱子做好標記,出去叫倉管。
倉管:“你怎麼還在這裡?”
Arthit:“我找到瞭!”
倉管:“不用找瞭。你的同事沒跟你說嗎?兩個小時前,日本那邊打電話來同意賠償。為什麼你不和他們一起走?”
Arthit剛剛眼睛發亮的神采瞬間沉落。不是因為同事們走的時候沒叫他,也不是因為三個小時的努力白費,而是一個覺得格格不入的世界關瞭門,他想進去,但怎麼都進不去?如果連敲門都會被嘲弄,被當做行乞的人,他哪來勇氣?Arthit打量自己全身上下,沾滿灰塵,真的像乞丐。
晚上,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公寓。才一天,Arthit看到鏡子裡,胡須就冒瞭出來。他拿出剃刀,準備刮幹凈。手機信息響瞭,是Kongphop發來的。
"P'Arthit,你在大學給我勇氣讓我堅持這條路,希望現在的我可以給你勇氣。我想告訴學長一句話: 任何一把剃刀都有其哲學。學長隻要堅持自己就可以做到。晚安!"堅持?勇氣?繼續?聰明如Kongphop一定瞭解到每一個新入職的人都會面臨問題。Arthit清楚Kongphop不會問任何問題,但他卻知道自己現在最需要什麼。這個人一定焦慮擔心瞭一天又不敢打擾,看準他下班休息後,才敢發來一條信息。
Arthit看著手裡握著的剃刀,笑瞭,那個人給瞭他勇氣和信心。甜蜜的感覺將他冰冷的臉溫熱,精神恢復起來,足以支撐明天的到來。
Arthit回復:晚安。
總教頭佈置的任務
訓練室內。
工程系三百多新生,現在全部站在臺下,等待總教頭Kongphop把話講完,為這一屆sotus訓練拉開序幕。
Kong:明白瞭嗎?
新生:明白!
Kong:好。最後我要給你們佈置一個任務。請你們做二十一件有意義的事,時間不限,做事內容和方式不限。做的事情請登記在本子上,完成後交到大二學生會處。今天就到此為止。雖然安排的任務我不會給時間限制,但我會以此作為新生是否能在sotus合格的考察范圍之內。解散!
Kongphop講話的語調並不高,但不容置疑的講話內容還是將他的威嚴高高擺起,新生們不敢抗拒。新生們有敷衍的,就在想隨便做完交差;有認真思考的就在疑惑,什麼是有意義?為什麼非要二十一件?沒有時間限制的最佳上交時間又是什麼?解散後的一年生們都在議論。
Kongphop曾經和Arthit討論過這一屆sotus規則如何制定和改進?對方沒有明確如何改進,重點放在討論兩年前被Kongphop破壞的規則上。Kongphop突然懂瞭,笑著接受"破壞"這個詞。他決定對sotus要重新定義,用自己的方式完善這個制度,將sotus的核心精神發揮到最大。
會議室。Kongphop和他的教官團隊在談論下一步訓練計劃。每一次開會,Kongphop都會把訓練主題明確,然後計劃展開談論,教官團隊進行補充。今天這個訓練主題是"意義(significance)"。剛開始,連自己團隊都無法理解Kong的做法。M他們都是經過傳統訓練過來的,雖然Arthit那一屆訓練程度有所改善,但依舊傳承的是老式sotus。Kong突然大度革新,還是讓人難以理解。Tiw提出瞭看法,Tiw:Kong,我們教官團接受的暑期訓練項目不都是傳統sotus嗎?如果你用自己的一套,我們拿什麼去給新生訓練?
Kong:暑期那套訓練是新的,我和老師還有上面幾屆教頭一起討論研究出來的。
Tiw:可是傳統訓練法就算出瞭問題,至少經驗擺在那裡,對我們處理棘手事件有幫助。萬一你的那套新方法出瞭問題,我們怎麼解決?連參考都沒有!
Kong:問題是一定會存在的。我們之所以要每次訓練完開會,不就是為瞭總結問題,解決問題嗎?我做好瞭一切準備去迎接,也料到有些問題處理起來會很麻煩。但我會堅持下去,也請你們一定堅持。讓我們一起看看,這套新的訓練方法到底會呈現出什麼樣子。
M拍拍Kong,表示支持,Ork跟隨,其他人也陸續點頭,Tiw沉默瞭一會兒,終於表態,Tiw: 那就一起期待吧!
一年生Yee很引人註意。不是因為他外貌出眾,而是第一天新生集合的時候,他展現瞭驚人的領導力。安排列隊,分發名牌,引導未入場的新生入場,一切完善後新生們跑去問他是第幾屆的學長,得到的答案令人吃驚。他,也是一名一年生。Kongphop的訓話讓Yee對這個教頭不以為然。他認為,作為教頭,在派任務前至少要把理由向大傢說明。像這樣不清不楚的去思考所謂的二十一件有意義的事,簡直浪費時間。他聽過有關Kongphop的傳聞,那些人口中的Kongphop完美的不像真人,實在令人懷疑。第一天的集訓,Yee對這位總教頭有點失望。除瞭長相,其他的並不如傳聞。Yee要準備準備,因為他決定明天要做第一件“有意義的事”。這件事一定會把這個被擺放在虛高上位置的總教頭拉下來,證明其實他根本沒資格!
Kongphop和他的教官團隊開完會後,拿出手機,上面備忘錄寫著"Arthit學長第一天上班"。很想打電話過去,聽聽聲音也是好的。但他知道,第一天上班的人一定需要保持獨自一人的狀態,他不能去打擾對方。
一直熬到晚上九點,Kongphop才敢給Arthit發去信息。這條編輯瞭兩個小時,來回刪除瞭十多遍的普通信息,在按下發送鍵時,當事人終於松瞭口氣。心裡還惦念著希望收到信息的人不要覺得麻煩才好。幾分鐘後,對方回復瞭兩個字,晚安!
終於,Kongphop可以安穩入睡瞭。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分享skcp的小說第1章到這裏啦,鋼炮一直都小心翼翼,真的很讓人心疼,好找學長也還是很好的,真的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25章番外-當阿日學長大一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