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泰劇《一年生S》原著小說中文版第2章-組長給的機會

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6章-聽學長的解釋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閱讀泰劇一年生同名原著小說第二部第2章,你从来都不是负担,而是我前进的勇气,学长的情话也是很甜蜜呀,哈哈!

Arthit提醒自己,今天是第二天。經過陌生無助的第一天,他更理解第二天的意義。第二天是在第一基礎上邁出的第二臺階,是可以縮短時間找到方位的便利,是能定下目標的一天。Arthit把領帶隨手放入衣服口袋,為瞭保持輕松的狀態,他得讓自己呼吸更順暢。
進入電梯,他碰到Lin。互相微笑點頭後,兩人並沒有多話。Arthit正思考著如何能夠盡最大努力的去輔助W完成工作,旁邊的女孩朝他的領口看,打斷瞭他的思路。
Lin: 你的領帶?
Arthit差點忘瞭。實習生的儀容儀表會被納入考核,他如果沒打領帶,肯定會影響實習成績。Arthit微笑著對女孩表示感謝,手伸進口袋去拿,才發現領帶露出來一截。Lin一定是先發現這個領帶,才提醒他的。Arthit有些不好意思,手忙腳亂的把領帶打完,也許是被勒緊瞭,臉色緋紅。22層到瞭。兩人朝各自的部門走去。
IAO五組辦公室。還沒有人來。Arthit不敢動桌子上的資料,看到他的辦公桌外貼瞭ENNE各部門的電話號碼,他迅速默記於心。當W到時,他剛好全部記完。W直走到辦公桌,沒看Arthit一眼,也沒打招呼。他拿起電話,快速撥通一個號碼,W: 好,我馬上通知資源部。稍等…
Arthit立刻撥通號碼,遞過去:資源部。
W拿起聽筒,有些訝異地看著Arthit,
W:是Jer部長嗎?啊?哪個Eric?這樣,Eric,你馬上問問你們部長有關美國項目的檢驗書…對!九點一刻就要送去質檢部…
Arthit撥通瞭質檢部電話,當那邊一掛電話,Arthit就把聽筒遞給W。W接過電話,表情依舊驚訝,W:已經送過去瞭,資源部一個叫Eric的…Luo現在還沒到,等下我過去…一定一定!
掛掉電話,W還來不及提一口氣,組長桌上的座機響瞭。W接聽,電話那頭一頓怒吼,是組長Luo,L:你TM搞什麼,電話不接!我這裡快死瞭,幫我想辦法!
W:這個點是堵車高峰,您通常都會避開的,為什麼…
L:老子TM吃飽撐著,選這個點堵車玩?!老子昨天要不是被那頭蠢驢灌酒,能趕這個點?!你TM別廢話,看看還有什麼路?Frank yang要是走瞭,我們這個項目就沒戲瞭!
W:好像左邊有個小巷,你試試?
Arthit小聲提醒w:那條巷子是個死胡同。
W連忙叫住:別左開,那裡不通!
L:到底哪裡通,你TM快點想想啊!
W:好像…都不通。
沉默幾秒後,電話那邊給W似乎定下安排,Arthit隻看到w嗯嗯啊啊點頭後掛瞭電話。
W:那個,實習生,你叫?
Arthit:副組,我叫Arthit。
W:Arthit, 拖延時間你會幹吧?
Arthit盡管不知道對方要他做什麼,但告誡自己,不能用反問的語氣詞接話,一定要給自己足夠的勇氣去肯定地回應W。
得到肯定回復的副組長覺得這個年輕人似乎和昨天有些不一樣瞭,但具體又說不出哪裡不同。
W:組長讓我去接待大廳拖住一個美國人,他叫Frank yang,可我現在要趕去質檢部。記住,你一定要替我完成任務,拖住那老外,一直到組長回來!
Arthit利用下電梯的時間思索,要拖住一個人,最好辦法就是投其所好。Arthit在當教頭期間訓練自己觀察力,要在全系兩百六十多個新生中發現異常,快速處理,一定需要極其敏銳的觀察力。Arthit做的很好,他沒想到大學sotus訓練那一套可以在這裡派上用場。當Arthit看到Frank第一眼,發現他手裡拿著一本中國國學名著《論語》時,他心裡有瞭幾分把握。這本書他在當教頭時讀過。為瞭當好教頭,他閱讀瞭大量書籍,《論語》是他鐘愛的一本,因為裡面講述瞭師和教,是作為教頭所需要的。不管是原本還是譯本他都熟記於心。
Luo到公司的時間是10:15。當他走進大廳,看到Frank還在,終於送瞭口氣。美國人最講究時間和效率,Frank從九點到達,足足等瞭一個多小時,Luo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是怎樣的吸引力讓這個美國人願意坐等這麼久?Luo快步走進,發現Frank右邊坐著的年輕人,眉目俊朗,清秀脫俗。應該是W口中的那個"關系戶"。
十分鐘後,Luo和Frank很愉快地簽訂瞭合同。Frank上車前,轉頭問Arthit,F:那個叫什麼,孔子誇他徒弟那個,肉子可嚼?
Arthit:孺子可教!
F:對對對!Mr.Arthit,你剛剛說的真的很有趣。改天我們一起喝杯咖啡,我有很多的不懂想請教你。
Arthit點點頭,送走Frank,一轉頭,看到組長正盯著自己。
Luo:你叫Arthit?
Arthit:是的,組長您好!
Luo:我可不是你的組長,你愛哪兒哪去,別在IAO五組就行瞭!
Arthit:組長,希望您能給我機會,我真的很想待在ENNE工作。
L:憑什麼你希望就可以?!你知道有多少名牌大學畢業生想來這裡實習的機會都沒有嗎?!你知道他們花費的時間,精力,投入的金錢比你要多很多倍嗎?!他們都沒有機會,你又憑什麼在這裡!
Arthit:我可以努力做到!
Luo:這裡最不缺的就是努力。
Arthit:我的不同。
兩人已經走到辦公室,Luo拿起電話,快速撥通瞭一個號碼。
Arthit:2256413,人事部。求您給我一次機會,不要調我去別的地方!
Luo聽到他念的號碼,猶豫瞭一下,掛掉電話。他故意快撥瞭一個號碼,Arthit:2183769,外資部。您需要交接Frank合同的事。
Luo不置可否,通完電話,他繼續撥下一個號碼。
Arthit: 2153629,質檢部。您要問副組長早上質檢報告的事。
Luo和W通完電話,終於正眼看看這個年輕人。
Luo:所以你剛剛是在展示你的努力成果?
Arthit:對!我的努力有質有量。
Luo聽慣瞭畢業生談及如何努力,大多數都華而不實。眼前這個年輕人用簡單的一句話就打動他。Luo從抽屜裡翻出一個u盤,扔給對方,L:你把裡面的東西整理出來,明天給我。讓我看看你的質和量。
Arthit看到曙光,一下子來瞭精神,給對方報之微笑,完全沒有察覺對方的不屑。Arthit打開u盤,裡面有上千份文件,沒有建立任何文件夾歸類。Arthit看著滿目凌倉的資料,深呼吸,不急著馬上歸類。他做教頭時,有很多復雜細致的工作需要理清。通常他會把工作的大方向規劃好,然後再按類別細分。如果哪一項環節出問題,可以馬上查出來。Arthit有瞭主意,這個u盤分類也是一樣的。Arthit拿出紙和筆,先勾勒出分類方向,再細分每個方向類別,然後把按類別和日期排列好。工作繁瑣細致,需要當事人高度集中,Arthit做到一半時才發現都已經是下班點瞭。Luo和W外出辦事,不會再回公司,自己雖然很想加班,但部門的人都不在,一個實習生是不能待在部門太晚。
Arthit走出公司大門,看看手機,時間顯示19:08。今天天氣很好,所以這個點天空依然湛藍,上面還浮著幾朵白雲,分外美麗。Arthit打開昨天Kongphop發的信息,一字一句,又讀瞭一遍。見字就像見到瞭人一樣,令Arthit笑容變得燦爛。他左手緊握著u盤,仿佛那不是u盤,是一把打開新世界的鑰匙。

教頭接受挑戰

Kongphop知道,帶這一屆新生訓練一定會有麻煩。但麻煩來的這麼快,還是超出他的意料。這個學號0354,名叫Yee的新生站起來那一刻,令Kongphop有點恍惚,仿佛回到兩年前他慫Arthit那時情形。作為總教頭,他心平氣和地回應一切突發情況,Kongphop:對,我說過要做二十一件有意義的事,無論何時何地都可以。
Yee:那我現在就可以完成一件,隻是需要總教頭的幫助。
Kongphop:請說。
Yee:我聽說,訓練期間,教頭的話就是聖旨,新生必須無條件服從。那麼,我的第一個有意義的事,就是想瞭解新生。請總教頭給他們下一道命令,讓在場的每一個人說他/她願不願意參加訓練,以及來這裡訓練的原因。
全場一片叫囂聲。Yee的這個問題表面上是幫助每一個新生解氣,因為大多數人都不願意花費時間和精力來參加sotus,迫於總教頭的威嚴,他們不得不來;可實際上Yee的真正用意是,給總教頭Kongphop下馬威,如果新生都如實回答不願意,那Kongphop總教頭的威嚴肯定不保。最厲害的是,Kongphop不得不照做,一來他承諾幫助Yee完成一件有意義的事,總教頭必須言出必行;二來,在他看來新式sotus制度剛好需要這個契機去打開,但打開方式得由他來定。於是,他有瞭主意,Kongphop:0354號不錯,把總教頭的話記在心裡,一直找有意義的事完成。今天他需要我幫助,我一定幫他完成。但作為總教頭,需要講究原則和規矩。我答應幫他,就一定會幫,這是原則;但作為總教頭,我不能隨意下命令,這是規矩。這樣,我有一個折中的方法,0354號,來選擇要不要接受?
Kongphop說完,升調突然變高,臉色嚴肅,威而不怒,Kongphop:0354號現在作為全系397個新生代表,回答我的問題:你願不願意來參加sotus訓練,原因是什麼?
如果Yee回答不想,那就是公然違抗學校迎新制度;如果回答想,那自己就是打臉,而且是雙手奉上讓總教頭打。沒想到燙手的山芋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自己接瞭,還非接不可?!Yee當然是有備而來,不會輕易服輸,Yee:P, 您忘瞭,我是想瞭解這裡每個人的想法,如果隻有我一個人回答,怎麼會瞭解他們每一個人呢?
Kongphop:要瞭解他人,先瞭解自己。你做到足夠瞭解自己的想法嗎?如果你連自己想不想來都沒搞清,又憑什麼去瞭解其他人?
全場嘩然,恨不得給大當傢掌聲。大傢的興趣完全發生轉移,一致要聽到這個0354號答案。Yee啞口無言。他當然不想參加這個什麼鬼訓練,他更不願意聽一個突然冒出來的總教頭的教訓,但他這個真實想法怎麼可能說出來。他生存的原則一向是迎合拍馬,察言觀色,用盡力氣踩有利階梯爬上想要的位置。他覺得世界就是這樣。這次,第一次,他有點挫敗感。Kongphop這套迂回戰術將他打的措手不及。
一年生們都在等待答案。Yee欲言又止的時候,Kongphop先開口瞭,Kongphop:有一句話叫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們都是平等的,隻是各司其職。我作為你們的大當傢,對你們做的任何事都有意義,並不是仗著這個頭銜對你們為所欲為。雖然你們現在還不懂,更看不清這些意義在哪兒,但當你們過完這一生中僅有的一年級,回憶起這些時光的時候就會明白。這就是sotus的意義。
全場爆發掌聲。
Kongphop目光看向Yee,給對方臺階下,
Kongphop:每一件有意義的事都必須是自願完成的。所以你今天可以選擇不回答剛才的問題。但下一次,我希望你是發自內心地去做真正有意義的事情。明白瞭嗎?
Yee:明白。
Yee的性格中有一點非常令人佩服,那就是會看形勢,如果形勢對自己不利,他會立即剎車,馬上服軟。他稱這是"大丈夫能屈能伸"。
訓練解散後,一年生們都在談論這屆總教頭Kongphop。和剛開始他們聽來八卦後的討論不同,這次是對大當傢一個全新認識的談論。Yee都聽在耳裡,內心波瀾。下馬威沒弄成,反倒成就瞭Kongphop。聽到一大堆女生說要去做的一件有意義的事竟然是去找總教頭要簽名,Yee有點冒火。
開完會後,Kongphop回到宿舍。對面陽臺已經是另外一個人住,可Kongphop還是改不掉望著對面的習慣。直到一個陌生人從陽臺出來,才又將他拉回現實世界。有時候他會因為過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而煩惱,雖然很努力地去減少沉浸的時間,但他卻做不到抽離出來,因為那裡有Arthit。
"真的好想你,Arthit學長。"
Kongphop實在忍不住,撥通瞭對方的電話,電話響一聲就立即被對方接起,Kongphop心跳加速,先開瞭口,Kongphop: P'Arthit,我打擾你瞭嗎?
Arthit:沒有。你呢?新生訓練很累,你有好好吃飯嗎?
Kong:訓練都還好。隻是每次回傢都很難受。
Arthit:是訓練出問題瞭嗎?
Kong:不是。
Arthit:Kong, 有任何事你都可以跟我說的,如果你一個人承受會很累。
Kong: ?……我想你,P'Arthit,想的難受。我知道你在ENNE實習會很累,我給不瞭你任何幫助,所以不讓自己成為你的負擔。但我今天真的好想聽你的聲音。
對方的沉默讓Kongphop清醒瞭些,馬上恢復理智,說些言不由衷的話,Kongphop:學長很累瞭還要聽我的嘮叨,我真的很失敗。學長,下次我不會瞭。就這樣吧,學長趕快休息,我要掛咯…
Arthit:等等,Kongphop!
電話那頭的人馬上回答,在,Arthit才松瞭口氣,繼續說下去,Arthit:下周一,我要獨自完成一個ppt項目,周日晚上你能打給我陪我說說話嗎?
Kong激動的無以言表,使勁點頭,忘瞭電話那頭的人根本看不到他的答復。
Arthit: Kong?
Kong:我在,P'Arthit! 我一定會打給你的。
Arthit:還有,你不是我的負擔,是我的勇氣。
Kongphop知道,他的Arthit學長從來不會甜言蜜語,說的話都是大實話。但這一句,比任何時候說的話都要甜蜜。
似乎Arthit也察覺到自己的話有點反常,跟Kong待久瞭難免會學到一點對方的屬性。Arthit有點不好意思的想要把話圓回來,Arthit:那時候能把你這個大刺頭擺平,沒點勇氣哪行?
Kong: oh, P~
電話那頭的爽朗笑聲掩蓋瞭彼此害羞的情緒。奇怪,都交往兩年瞭,為什麼還如剛戀愛一樣讓人緊張害羞?兩人都不明白,可心裡又無比甜蜜。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分享skcp的小說第2章到這裏啦,其實每次做事情就是,不要專門因為針對某個人而去做事情,而是要順從自己的內心去做,這樣無論結果如何,自己也可以接受!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2018年泰劇《一年生S》原著小說中文版第1章-Arthit學長第一天上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