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泰劇《一年生S》原著小說中文版第3章-至少,明天見!

2018年泰劇《一年生S》原著小說中文版第3章-至少,明天見!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閱讀泰劇一年生同名原著小說第二部第3章,真希望天天有他們的床戲看就好了,真的幸福,這樣的關系真幸福,互相照顧對方的世界跟心情真的很溫柔!

在電梯碰到組長luo,Arthit很有禮貌的點頭微笑以示尊敬,即使得到沉默的回應和冰冷的臉色,他依然保持最初的熱情。
Arthit: 組長我看到“動素”分析原理瞭,下午可以考考我嗎?
這三周幾乎每天下午,luo就會不定時考查這個年輕人“努力的質量”。從組長越來越舒緩的表情看來,效果還不錯。年輕人幾乎把工業工程專業知識點印在腦海,成瞭本活字典。
然而此刻,Luo的臉色明顯不對,他似乎很不想和Arthit說話,但還是勉強開瞭口,Luo:浪費我時間。
Arthit:組長,實在抱歉。那我下班再…
Luo:你沒聽懂嗎?浪費我時間意思是任何時候都別來煩我!
Arthit: ……
Arthit卑微的沉默,讓luo情緒舒緩瞭些,
Luo: 你最好離開ENNE,這兒不適合你。
Arthit: 為什麼!
Luo:你沒看到進這裡的人和你有多大差別嗎?你跟他們的差距根本就補不瞭!
Arthit:我不認同!
Luo第一次聽到這個年輕人反駁自己,有點訝異。
Arthit:我不認同您,組長!我會認真聽組長您的每一句話,會卑微地接受您任何批評,會記錄你工作的細節,我視您為我的老師。可這不代表我就得認同您剛剛的觀點。我這樣說並不是自尊心作祟,也沒有任何憤怒的情緒。我隻是想表達我自己的觀點。我要想留在ENNE工作,我會努力去做到。不是所謂的留下是夢想之類的話,我從不談夢想,我隻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就能夠做到。
電梯門打開瞭,Arthit彎一下腰,禮貌意示組長先走。luo清清喉嚨,卻沒什麼話繼續講,隻好走出電梯,朝辦公室走去。身後的年輕人腳步輕穩帶風,緊隨其後。
Arthit覺得這三周來所有努力的成果像築成的冰塊,看似堅硬,實際脆弱易化。組長的話深深打擊到他,他不明白,組長這些日子明明對他有所改觀,為什麼又突然變瞭。
Arthit確實不會知道。昨天下班的時候,luo組碰到資源部的部長jer,兩人閑聊話題扯到Arthit。也許是luo把這個年輕人誇的過火,jer部長有意打擊對方,問luo知不知道這個“關系戶”是誰帶來的?
Luo:誰?
jer: CH總監。
luo:是他?
jer:所以我懷疑CH是故意的。就你和他的關系,他會派好的來你們組?
luo臉都氣綠瞭。難怪空降這個什麼都不會的人?搞不好還是那人派來的臥底!luo慶幸自己發現的早,得把這個Arthit盡快趕走!
Arthit當然不知道組長對他突然改變態度的原因。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要堅定自己的心。
兩人剛踏進辦公室,W就朝luo炸起來,五官因害怕而扭曲在一塊兒,畫面竟帶著幾分喜感,W: 組長,出事兒瞭!是豐田那邊。
Luo:怎麼又是日本?!媽的!
W:我們送去的數據應該沒有任何問題,不知道漏洞在哪兒?
Luo:聯系他們生產線那邊瞭嗎?
W:他們找不出漏洞,要我們親自派人過去。
Luo:一定是他們生產線那邊數據的運用,千分之一個點的誤差都會讓系統崩潰。我親自去一趟。
luo拿起公文包和外套,換上鞋走出辦公室。Arthit坐在電腦前,把入庫的資料存檔。做完後,他翻出豐田項目的資料,馬上將今年的平衡率換算出來,再對比遞交過去的數據,完全一致。他想把過去幾年的數據找出來,但辦公室的資料並不全面,他沒有權利去檔案部找齊資料。正愁不知怎麼繼續時,電話響瞭,是組長打來的,Luo:Arthit,你馬上過來幫忙。
隻半個小時,Arthit趕到豐田代理部大樓,找到瞭他的組長。
Arthit:組長,這是豐田今年的生產平衡率數據,我想您可能用的到,就帶過來瞭。
luo接過文件夾,點點頭。
luo:你去他們的檔案部把近十年的數據找來。
果然不出所料,Arthit正有此意。經過對比,分析,檢驗等一系列完成後,luo終於找出來漏洞。經過數據修復,再進入生產線檢驗合格,他們整整花瞭十二個鐘頭。走出大樓的時候,已經凌晨一點。和這個年輕人並肩作戰瞭十二個小時,盡管兩人臉上疲憊不堪,但旁邊的年輕人眼神依舊發光,luo顯然被這種活力感染,先開口,luo:Arthit,
Arthit:嗯?
luo:你是怎麼做到把十年的數據準確無誤找出來的?
Arthit:動素。
luo聽對方輕描淡寫地說出原因,他才知道,這個小夥子是有多努力。每天加班加到很晚,回去一定還抱著大字典和專業厚書籍啃,啃累瞭就趴在地上睡瞭。雖然這幾個星期總被他吵著考他,卻不得不感嘆他比任何人都要努力。
luo:什麼是動素,快答!
Arthit:動素,即組成動作的基本要素,包括伸手,抓取,移動,定位,裝配,使用等17個因素。其分析就是對構成工作的各項動素一一分析。
luo:今天你運用的很好。
Arthit聽到組長的表揚,開心的笑起來,
Arthit:謝謝組長願意重新考我。
luo:我還是要勸你離開。
Arthit:組長,您平常跑步嗎?
luo被問的摸不著頭腦,搖搖頭,
Arthit:我也不跑步。隻是大三的時候因為一些原因跑過,拼勁全力跑完後我整個人就散架瞭。之後我才明白,跑步是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不能一蹴而就。……有些人起跑的早,他們已經跑瞭很遠,你卻還在起點。我想縮短和他們的距離隻能拼勁全力,就算全身散架我都不會放棄。
luo:那不一樣。大三的你,拼的僅僅是體力。現在不能光靠體力。
Arthit:不單單隻有體力。
luo:還有什麼?
Arthit:還有另一個人給的勇氣。
每每談及努力,luo一直以為Arthit是要強,要尊嚴,要證明。但這番話讓他覺得,似乎都不是。他開始猜不透這個年輕人。
luo:無論如何,至少,明天見!
Arthit:明天見!
這是我為學長做的蒸蛋!
假如關系可以用積分衡量,Kongphop也想知道對於Arthit學長來說他是否是一個值得去愛的好愛人。
……
Kaofang盡力不讓自己的心如小鹿般亂撞,但還是不經意間通過顫抖的聲音表現瞭出來。隨即,她趕緊向二位學長告別離開瞭。
而發生的這一切被Aim看在瞭眼裡……
“我覺得那個學妹喜歡你。”
“不會吧?”
“八九不離十。”
“但我已經有人瞭啊!”
Kongphop對此事毫無觸動且堅定地說出瞭這句話,讓調侃的人露出一臉嫌棄。
“喔,是啦!真是羨煞旁人哩!而我啊,算不算個備胎都說不準。”
“那你趕緊在人傢面前多積點分啊!”Kongphop指示道。
然而他的這位好朋友又一次像狗子望天般把視線看向遠方並嘆瞭一口氣,好像在說這一切都隻能聽天由命瞭。
“如果真的有一個積分榜,我倒也想瞧瞧……看看一直以來我在哪方面得分哪方面失分,好讓我朝這方面努力努力拿個滿分啊!”
這番話觸動瞭Kongphop,讓他回想起瞭兩個星期前搶旗大會的祈福之後,Arthit學長也是著急忙慌地先行離開,雖然他嘴上說著沒關系,但他污糟的衣服分明在說他在工作上遭遇到瞭問題。盡管如此,他還是毫無怨言、盡可能地來找自己。
而自己呢,有沒有為Arthit學長做過什麼?
假如彼此的關系真的可以用積分來衡量,Kongphop也想知道,他對於Arthit學長來說,是否是一個值得去愛的好愛人。
……
Arthit的宿舍距離學校相當遠,所以Kongphop四點一下課就立刻轉身去找Arthit,而他也必須面對下班高峰的長時間擁堵。辦公室的白領們每天都要經歷這樣的事情,在趕緊回到傢休息之前,都會在路上消耗大量的時間。
想到這他更是體會到瞭這份艱辛,讓他更擔心起瞭那個本來就不太會照顧自己的人,以至於更想快點見到他瞭。
“我在宿舍前面等你。”
其實Kongphop在跟Aim聊完之後就發瞭這條信息給Arthit,這是一個並沒有事先約好就在當下做的決定,肯定會受到一籮筐的嘟囔。但最終,他在對方短短的回復中得到瞭應允。
“馬上過去,等我十分鐘。”
他看瞭看表現在是差不多六點,已經開始有上班族以及附近學校的學生陸續刷卡回來瞭。而他這個大高個兒還在樓下獨自徘徊,讓人看瞭心中生疑,於是樓管阿姨過來向他問道:
“是來看房的嗎?”
“不是的,我在等人呢。”
直接說來等男朋友的,對於長輩還是會心生顧忌。
“喔!那先進來坐坐吧。”
樓管阿姨沖告示欄下的椅子點瞭點頭,慷慨地示意他進來坐會兒。他正準備解下挎包,放下給Arthit帶的東西,可還沒來得及坐下,就聽到一個聲音在背後叫他。
“Kongphop”
那個讓他等候十分鐘的人,才過瞭五分鐘就出現瞭在他面前,讓他甚是驚訝。
“Arthit學長回來得好快呀!”
年輕的辦公室白領聳起瞭眉頭,仿佛聽到一句初次見面時才會用到的笨笨的寒暄。
他能不快麼!由於路上堵得很,車子一動不動,於是他半路跳下公車,招瞭一輛摩的,還讓摩的司機“飆客魂”附身而他像一隻壁虎似的緊緊地抓著後座,任摩的在車流中左切右切,讓人看瞭都擔心會不會提前見閻王瞭呢。
歷盡艱辛才趕瞭過來,聽到這話語氣也不免有些冷冷的。
“你要是還想坐這多等會兒,那就隨你吧。”
說完就立即轉身刷瞭門卡進宿舍樓去瞭。
Kongphop趕緊抱著東西緊跟著進瞭電梯,在數字跳到5樓前的這段時間,Kongphop開始哄起Arthit來。
“對不起嘛,我知道我來得太唐突……但是我也說過會來找Arthit學長的呀,我不想每次都是你來找我而累著。”
撩,他很擅長。這隻狡猾小狼狗很清楚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生氣的人軟下心來。而且他還有一招狠的,就是用無辜的語氣問道:
“……還是說Arthit學長不想見我?”
這招一使出來,對方也隻好認輸瞭。
Arthit的氣小小的消瞭些,同時也道出瞭原委:
“不是的。隻是下次要來的話提前說一聲,別再冷不丁地就出現瞭。我的房間都沒得收拾,亂得很。”
“沒關系。”
Kongphop對此並不介意,因為他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從學生時代就不愛收拾。
可當他真的走進508室,裡邊的場景還是讓他愣住瞭。
……穿過的衣服全都堆在瞭洗衣籃裡,都溢出來掉到地上瞭;資料亂七八槽放得滿桌子都是;床單皺成一團,枕頭東一個西一個地散著;儲物櫃裡塞滿瞭方便面、魚罐頭、花甲螺罐頭,甚至還有差不多十個用過的便利店塑料袋就這麼被胡亂地往裡一扔。
住這房間的有兩種人:
一種就是單純用來睡覺的;
另一種則是遭遇瞭天災,因此屯積瞭夠吃一輩子的幹糧。
“看到瞭吧,我都說很亂瞭。這段時間忙到衣服都沒時間洗,都快沒衣服換瞭。”
這位采購部工程師對待工作就無比認真,但對待傢務卻又是另一回事瞭。
“那就讓我替學長洗吧。”
“不用瞭,我自己來。”
Arthit趕緊把掉出來的臟衣服塞回籃子去,希望能挽救一下自己的形象,畢竟跟整潔齊理而且儼然一副“傢政夫”模樣的對方相比,他顯得臟亂瞭些。而當他無意間瞥見“客人”手中的東西時,他問道:
“那袋子裝瞭啥?”
“喔!那是我帶你帶的東西。”
Kongphop從袋子裡拿出並打開瞭飯盒,他過去在學校門前那傢店常吃的餐點所散發的香味撲鼻而來。
“噔!噔!滑蛋羅勒葉炒飯!”
“滑蛋在哪兒?我隻看到空空如也的羅勒葉炒飯。”
被問到的人將手伸進瞭另一個袋子裡,把雞蛋掏瞭出來。
Arthit瞪大瞭眼睛……
“別跟我說你要自己做?你不是跟我說你連煎個蛋都能糊麼!”
“我在網上學的,簡簡單單用微波爐就好瞭。不過我改進瞭配方,放瞭好多好多配料,讓蛋蒸出來更好看,保證Arthit學長從來沒有吃過!”
看到這個穿著工服的工程學院學生化身廚師,而且還如此認真,Arthit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感動。
“要幫忙嗎?”
“Arthit學長把衣服拿下去洗好瞭。”
“好吧。”
房間的主人答應是答應瞭,但像是被媽媽使喚瞭似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但這也好,讓他有時間把房間收拾幹凈。
打掃衛生伴隨著“啪嗒啪嗒”的做飯聲進行著。
就這麼差不多半個小時過去瞭……
“菜做好嘍!”
終於,廚師把盛著蒸蛋的碗端瞭上來,上面還裝飾著蟹柳和玉米顆、胡蘿卜、荷蘭豆,正因為配料撒得到處都是,讓這蒸蛋的賣相看起來不太像原本該有的樣子。
“呃……真是的從來沒有見過呢!”
Arthit對此調侃瞭起來,而且沒把笑聲收住,笑瞭出來。
“你先嘗嘗,可能味道還不錯呢。”
Kongphop並不服輸地把碗遞瞭過去,在期待中看著對方接瞭下來,舀開軟嫩的蒸蛋放進嘴裡。
“味道怎麼樣?”
“淡而無味……”
品嘗的人短短且直截瞭當地評價瞭一句。其實,這位廚師並不喜歡口味重的菜肴,況且對於烹飪也沒有經驗,要讓他做出米其林三星大廚的水平是不可能的。
“要是難吃,Arthit學長還是別吃瞭吧。”
帥氣的臉龐上瞬間沮喪起來,正準備把那碗蒸蛋挪開,卻莫名地被一把勺子敲瞭手。
“要拿哪兒去?”
Arthit趕緊將碗扯瞭回來,反問道:
“……我說瞭難吃瞭麼?我說瞭不吃瞭麼?”
話剛說完,屋主便打開裝著羅勒葉炒飯的飯盒,舀起蒸蛋就著吃起來。然後他抬起頭,向面前這個傻愣愣地看著他的人問道:
“嗷!你不吃嗎?”
“吃!”
Kongphop趕緊舀起一勺蒸蛋,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不枉花費整個下午的時間在網上學習制作簡單的菜肴。
不要獨自承受一切
……畢竟你也不是一個人就是完成所有事的超級英雄。
……
“那學長會去迎新活動嗎?我們應該會在考完試後月底的星期六開展。”
正在舀蒸蛋的勺子停頓瞭一下。
“還不確定……因為最近工作比較忙。”
雖然有些失望,但Kongphop卻不打算纏著Arthit一定要去,因為他很清楚學長在工作上還有職責要履行。
“我明白,不過學長也別太拼命瞭。”
聽著的人一邊點頭一邊將最後一勺蒸蛋羅勒葉炒飯舀進嘴裡。
“洗衣機裡的衣服應該己經洗好瞭吧。”
迅速地吃完飯後,Arthit起身下樓取洗好的衣服。
當他取好衣服上來,打開房門便看到Kongphop已經洗好剛才盛蒸蛋的碗,把飯盒收拾好扔垃圾桶裡瞭,正等著準備幫他把衣服晾在屋外那個窄窄的陽臺呢。
於是兩個大男生手腳笨拙地晾著衣服,衣架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夠的樣子,因為衣服實在是太多瞭。好在夜裡的風還算涼爽,習習地吹來讓人頗感舒暢。
就在Arthit專註晾衣服的時候,突然感覺後腦勺有隻在蟲子在爬,他伸手一抓就抓到瞭什麼東西。
“嗬咿!幹嘛吶?”
Kongphop正拿著一個大大的晾衣夾“啃食”著他頭發。
“不要動喔!要是Arthit學長的頭發再長一些的話,就可以像過去那樣夾起來瞭。”
“別鬧瞭喂!”
他一邊大聲嚷嚷著,一邊想轉身拿晾衣夾還擊。就在他回過頭來的那一刻,卻因對方的發問而停住瞭手。
“今晚我可以在這兒睡嗎?”
這個問題問得沒頭沒尾,而投過來的眼神充滿瞭真摯。
“明天不上課嗎?”
“我剛好是下午的課。”
“感覺像是事先策劃好的一樣。”
雖然Kongphop知道對方並不會拒絕,但那個原本真摯眼神此時歪向瞭一邊,儼然一副計謀被揭露瞭的樣子。
“隨你便咯,就當是抵償今晚這頓飯錢。”
當Kongphop聽到應允的時候,開心地笑瞭起來,看來這碗加料版的蒸蛋真是物超所值瞭!
他們晾瞭衣服、收拾瞭房間、看瞭電視、洗瞭澡,就要準備上床睡覺瞭。
“我關燈瞭喔。”
Arthit按下開關,摸著黑爬上瞭床。他剛躺下,就有一個力量在身後把他抱住,並對他耳語道:
“祝你晚上做個噩夢!”
……嗬咿!不帶這麼詛咒人的,是不是說錯瞭?!
“應該是‘祝你晚上做個好夢’不是嗎?”
“‘做個噩夢’才對……這樣我才能進到夢裡搭救學長呀!”
又來瞭……又被撩到瞭。但不管多少年過去,這樣的甜言蜜語總會讓他心動。
“喔,那你也做個噩夢。”
Arthit也送上“祝福”予以還擊,隨後便在溫暖柔和的環抱下入睡瞭。
……就這樣,不需要什麼特別的東西,隻求過著平淡舒適的生活,兩個人在一起能感受到心頭一暖,其實也就足夠瞭。
而今晚,又是這對兒戀人一覺到天明的一晚。
……
“算啦……周六把東西送到也還來及得放上生產線。多方交接的工作勢必會出誤解的地方,出瞭問題一起解決就是瞭……畢竟你也不是一個人就是完成所有事的超級英雄。”
……你不是一個人就是完成所有事的超級英雄。
仿佛曾經在什麼地方聽過這樣的話。
“……在這裡不需要英雄!……難道你的朋友就坐著等待你的幫助嗎?”
這句曾經由他說出口的話,如今卻反過來深深刺痛瞭他。
Arthit在一整天的工作中,都在反復思考著這件事。
天空中的雲從早上就堆積著,雨在傍晚下班的時候下個不停。而Arthit還要花上好一段時間才能回到宿舍,吃上晚飯。
肚子已經餓癟瞭,而且費勁巴拉晾的衣服也來不及收。
雖然他對此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但當他把房間打開的那一刻,他卻看到衣服己經被熨好整齊地擺著。這還不止,冰箱裡還有一碗賣相奇特的蒸蛋等候在那裡,還熱乎乎的馬上就能吃瞭。
……不用猜就知道是誰為他做的瞭。
於是Arthit選擇瞭蒸蛋作為晚餐,當他舀起一口放進嘴裡,那熟悉的味道便印在瞭心中。
好久沒有吃上現做的飯菜瞭,每天他都隻能吃方便食品……冰冷無味、沒有生命……根本比不上蒸蛋所帶來的沁入心底的溫暖。
……哪兒寡淡瞭,明明好吃到不行!
隻可惜……
那位手藝被低估的大廚,現在卻無法當面聽到這番稱贊。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分享skcp的小說第3章到這裏啦,真的好棒,不過看到用衣夾子夾頭發這個,就很欲,Kong就真的忍了很多了!真辛苦,哈哈!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2018年泰劇《一年生S》原著小說中文版第2章-組長給的機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