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泰劇《一年生S》原著小說中文版第4章-做得好就要有獎勵

2018年泰劇《一年生S》原著小說中文版第3章-至少,明天見!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閱讀泰劇一年生同名原著小說第二部第4章,差點就親上了,我記得劇裏的時候,是在秋千那裏嗎?然後鼻子互相磨來磨去那樣,真的就很經典,好像有其他泰劇學習了!

隻需要知道,他們兩個人“心心相系”……那便是Kongphop教頭生涯最華美的閉幕!
“剛到的同學趕緊上車瞭啊,我們很遲啦,已經到瞭最後一分鐘瞭。”
……“最後一分鐘”。
正站在巴士旁準備帶領工程學院工業工程專業的學生到校外開展迎新活動的Kongphop,這時才明白這個詞的含義。
他的視線還在期待著某人的身影,盡管他已經收到否定的回答,很清楚那個人並不會出現:
“這個星期六的30號我得上班。”
Arthit學長幾天前就把這段簡短的話通過LINE告訴他瞭,他知道對於對方來說當下“工作高於一切”,但他仍忍不住抱著一絲希望。
“Kong,可以上車瞭!就最後剩你一個人咯!”
剛才還在招乎新生上車的May喊到。聽到催促的大三教頭,隻好把心收起來登上瞭巴士。
……
(迎新結束)
前輩與新生之間彌漫著愉快與感動,但很快氛圍又歡騰和熱鬧起來瞭,因為齒輪交付儀式結束之後,便是通宵達旦的派對!
Kongphop從歡樂聲中抽身出來漫步到沙灘上,感受著夜晚輕輕拂過面頰的海風,聆聽著浪花拍打海岸的聲音,為他的教頭生涯畫上瞭完美的句點。
……隻可惜,某人無法陪他一同見證。
還記得兩年前,Arthit也是這麼一個人走開來,讓他忐忑地尋遍瞭整個海灘,心都亂瞭,因為他想為惹怒Arthit學長的事而道歉。
然而這一刻沒有與那個板著臉的人相遇,而是看到瞭一個臉色焦急的大一女孩在用手機電筒在沙灘上找尋著什麼。
“Kaofang,你在找什麼呢?”
被打招呼的人著實嚇瞭一跳,她張口結舌,但最終還是決定道出原委,看樣子都快哭瞭。
“我……我……我把齒輪給弄丟瞭!”
這枚齒輪剛從前輩手中得到,像征著大一新生的驕傲,因此齒輪的遺失對於她來說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再加上夜晚的沙灘烏漆嘛黑,找瞭好久都還沒有找到。
“掉哪兒瞭?我來幫你找。”
大高個兒也拿出手機打開電筒找尋瞭起來。
兩雙眼睛自然比一雙眼睛來得給力。因為才沒過多久,Kongphop就發現那枚銀色陷在瞭沙堆裡的齒輪。
“找到瞭!”
Kaofang開心地趕緊從學長手中接過齒輪。
“謝謝學長!每一次都有Kong學長幫我。”
“不客氣,我很樂意。隻要有需要到我幫忙的,不管什麼時都可以跟我說。”
Kongphop展露著笑容,沒想到對方真的馬上就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他。
“唔……那……學長可不可以替我將齒輪保管著?我怕我又冒冒失失地把它弄丟瞭!”
聽到這番含義深遠的話Kongphop心裡咯噔瞭一下,對方的眼神裡充滿著真摯,他從她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她很清楚將齒輪托附給別人意味著什麼,但他不能接受。
“Kaofange對不起,我已經接受瞭別人的托附。”
這份拒絕很溫柔,崮中含義不言而喻,清楚地告訴她,眼前這位學長的心已經被某人所占據瞭,沒有任何餘地留給別人。
機會的大門已經關閉,再繼續糾纏也不會有效果。
“我明白瞭……謝謝學長。”
Kaofang再次說瞭“謝謝”,而這一次卻與以往不同,因為這一次她忍受著心痛、克制瞭感情,從此她與他隻剩下相同學號的學長和學妹的關系。
“那學長,我先走咯。”
然後就看到一個身影朝另一個方向走瞭去。
雖然很明白她的感受,但Kongphop知道這個時候應該充分留給對方時間,所以他並不打算追上去安慰,因為在當初Arthit選擇對他避而不見的時候,他也遭受過與此相同的境遇。
至今他仍然清晰地記得,當初以為不再有機會跟Arthit學長說話的時候,那種可怕的感覺。
……而那時是他第一意識到,Arthit學長在他心中是多麼重要的存在。
誰都沒想到,就在幾分鐘後會有一罐冰涼的啤酒觸碰瞭他的脖子,有一個聲音問到:
“喝嗎?”
感受到冰涼的Kongphop打瞭個激靈,同時趕緊回過頭尋找聲音的主人。
他瞪大瞭眼睛,愣呆呆地看著面前這個拿著冰啤酒的人,他腦子一片混亂,無法分辨這是記憶中的幻覺還是真實的存在。
直到Arthit沖笑微笑,呢喃道:
“對不起,我來晚瞭。”
就這樣……兩年前的感覺被拉回瞭現在。
……很高興又一次有Arthit學長陪在瞭身邊。
“你怎麼來瞭?”
Kongphop從白領小哥手中接過瞭啤酒,兩人手裡握著飲料一起坐在瞭沙灘上。Arthit舉起啤酒喝瞭一口解解渴,仿佛在用它來梳理著思緒,他解釋道:
“還不是Knot那個傢夥想來,然後就打電話給我,還下瞭血本開車來公司接我,所以我隻好跟著他的車來咯……不過今晚還得驅車回去,因為我和Knot手頭上還有工作沒做完。”
而Kongphop不會知道,有些地方需要將“Arthit”與“Knot”互換才能得到完美的真相。但盡管這個嘴硬的人如何掩蓋事實,這隻大三教頭體內的小狼狗都會開心地搖擺著尾巴。
“隻要Arthit學長能來,就已經很好瞭。”
幾百公裡的距離、幾個小時的車程,隻為來到這裡短暫的相聚,就算不用開口,也能瞭解對方的那一片真心。
然而這位舊校友還在抱怨著錯過瞭重要的時刻。
“好可惜沒能趕上齒輪交付儀式。”
於是Kongphop向Arthit報告:
“一切都有序進行,不用擔心!”
“誰說我擔心那件事啦,我隻是遺憾沒能看你最後一次履行教頭的職責。”
……原來說的是這件事啊!Arthit學長每一次都指東言西,突然這麼直接,讓Kongphop如何不喜笑顏開。
而Arthit還把話頭升級成瞭稱贊。
“一直以來你很累吧,又要顧著學習,又要操心新生訓練。但我知道……你都做得很非常好!”
做得好就要有獎勵。於是Kongphop開始向Arthit靠瞭過去,並開口討要到:
“那我可以獲得約定好的獎勵嗎?”
“什麼獎勵?沒那回事兒!”
看來對方的記憶好像突然就壞掉瞭呢,但紅起來的耳根子卻逃不過這隻狡猾小狼狗的法眼,他俯下臉向對方越靠越近……“獎勵……有!”
兩個人的嘴唇之間隻相隔著一丁點距離,甚至能感受到對方溫熱的呼吸。
……我們相距甚遠,隻為將來能靠得更近;
……我們未能相見,隻為積攢對你的思念!
他們慢慢地閉上瞭眼睛,任由感覺驅使著身體……
“嘿!Arthit!你小子在哪兒吶?”
兩人被大聲的呼喊打斷的情緒,自動自覺地從彼此身邊彈開,隨後一個高大的身影便出現在瞭眼前。
“嗷!在這兒吶。”
“你好,Knot學長。”
Kongphop向許久未見的學長行瞭合十禮。這位前任教官已經脫去沖動的學生模樣,褪變為一位更加可以信賴的人。但有的東西,特別是那句在接受行禮時隻老奶奶老婆婆才會用到的答語依然沒有改變。
“喔,就弄作拜佛吧”。隨後,他好像意識到什麼……“等下!我該不會破壞到你們的氣氛瞭吧?”
Arthit和Kongphop的關系已經在朋友圈裡公開讓大傢知道瞭,至於Knot不但可以說是第一個察覺的人,而且還充當著他的這位朋友的知心大哥,而這位朋友嘴硬的性格至今沒有絲毫改變,因為Arthit立刻馬上高聲否認到:
“哪有!我們可什麼都沒做!倒是你喊我幹嘛呢?”
“我來找你上桌啊!我跟其他人說你也來瞭,可他們不相信,誰叫你一到就不知道消失到哪兒去瞭。那可是你打電話拉我來的欸,還強迫我開車送……”
“嗬咿!別說瞭,我過去就是瞭!”
Arthit在他的秘密變成不再是秘密之前,趕緊打斷瞭Knot的話,但恐怕為時已晚,因為當他轉過身去的那一刻,看到的是Kongphop那張憋笑的臉。
……
(酒過三巡)
雖然這場酒局會持續到天明,但手頭還有工作的舊校友都分別開始起身回程瞭。
Arthit向朋友們道瞭別,Kongphop送他前往停車場。
“到傢瞭無論如何都要LINE我報平安。”
“不用擔心啦,Knot那傢夥又沒有喝酒,會很安全的。”隨後便以他一如既往的風格,簡單地告瞭別:
“再見咯!”
“好。”
大高個兒沖他微笑著,然後轉身正好邁步返回景區……“Kongphop!”
名字的主人腳步停頓瞭一下,正要轉身尋找呼喚他名字的人,然而與此同時,他感受到一陣柔軟恰好撞上瞭他的臉頰。
兩個人四目相對……
一雙充滿瞭驚訝,而另一雙充滿瞭羞澀。
“……獎勵。”
毫無防備地就獲得瞭本以為對方已經忘卻瞭的東西,這讓校園之月帥氣的臉上露出瞭一個大大的微笑,而這個貪婪的人並不認為這已經足夠。
“這個是給我作為教頭的獎勵,對嗎?……那作為男朋友的呢?”
“留下次吧。”
Arthit果斷地拒絕瞭,因為隻是這樣就已經讓他感覺到一陣一陣地發熱,仿佛身體裡的每一滴血液全都湧到瞭臉上。
這位白領小哥趕緊躲上Knot停在一邊的車裡,帶上收獲而來作為手信的“鼓勵”,讓他在往後的日子裡能夠與“工作”繼續拼搏。
而Kongphop則站在那裡目送著他們遠遠地離開,直至駛出瞭視線。
……不需要豪華的禮物,不需要甜蜜的話語,不需要熱情的深吻……隻需要知道,他們兩個人“心心相系”……
那便是Kongphop教頭生涯最華美的閉幕。

P'John狡猾甩重擔,Arthit金誠平風波

他點擊下載資料準備拿去打印,就在這時猛然看到網頁上出現的一個名字……“海洋電器有限公司”
現招收工業工程實習生
工作內容:文件管理、接洽內外事務及其他受委派的相關工作。
這不是……Arthit學長就職的那傢公司嗎?
Kongphop不曾親眼見識過這傢公司,不知道他們的工作氛圍怎麼樣。但即便如此,他仍然堅信這會是一傢很棒的公司。
等他回過神來,手指已經點擊下載瞭海洋電器公司的報名表。
他給自己找一個理由——先拿著,以便不時之需,然而在他心裡深處,卻有著一個不想為人所知的原因。
……他忍不住已經開始在想:
如果能有機會看看Arthit學長工作時的認真勁兒……那該多好呀!
……
Arthit都快不敢看鏡子裡憔悴的自己瞭。
在他這張比實際年齡還年輕的臉龐上,眼下的黯沉如同好幾天沒有睡覺的樣子,原本剪短至後頸的頭發也開始糟亂得不成樣子瞭,讓他總是得用手去捋一捋。
他變成這個樣子,是因為海洋電器公司正要準備開始新一個季度的工作,於是加快瞭速度清理庫存,所以采購部大傢夥兒都埋頭在核查幾千種材料的工作中,以便將剩餘的材料周轉使用代替重新購置,對於仍然缺少的材料則趕緊聯系其他供應商。
每天早上Danai經理都要召開部門會議,根據每個人的能力分配工作。
“下個月初,我們公司要推出新一代鍋DS-C19。”
投影幕佈上出現瞭一款由產品設計部設計、造型時尚的特氟龍塗層電鍋,但當聽到發售時間後,John提出瞭異議:
“可是現在我們的生產線直到下個月中旬都是滿載的,不是嗎?”
“是。所以我們要委托其他工廠替我們生產這款電鍋。”
一般來說……采購部的工作內容不僅僅是購置材料,還要與外面的小工廠簽訂協議,以便在本公司無法產出的時候,由其按要求代替生產。
這種任務本應由像John這樣經驗豐富的員工來負責,但這一次部門老大卻讓別的同事練練手。
“Earth,今天你跟我一起去,鍛煉一下如何檢驗供應商工廠的品質。”
“好的。”
這個女孩就像是熱衷投身新工作的事業女強人一樣,饒有興趣地答應瞭下來。
“John,你先把現在還擱著的工作處理完吧。”
這個剛被搶掉工作的人,磨蹭地點瞭點頭。
“而Arthit……”
“是”,這個小夥子端正瞭身子應聲到。雖然這一周他將與繁重的工作在戰場上撕殺,但他還是準備好接受新的安排。
“托你幫忙查一下我們公司歷年來出品過的電鍋價格,弄好瞭就打印成表,明天開會要用。”
“那我呢?”
部門唯一的女秘書Som-O舉手問到。
“唔……我不在的時候,替我接管一下。”
“明白。”
將工作分配好瞭之後,大傢就都解散瞭。
Danai和Earth離開瞭辦公室,而剩下的人就回到辦公桌前開始處理自己的工作。,一切本該順利地進行,直到下午的時候前輩John把工作丟給瞭後生晚輩……?John把資料放在瞭Arthit的桌上,一臉嚴肅地說:“Arthit,哥我有一件急事讓你幫個忙。”
“突然有一傢供應商出現瞭問題,取消瞭生產,你替我重新找一傢供應商照著這個樣品生產吧。”
對方拿過來的樣品是……一款透明長柄餐匙,是公司清理庫存計劃中料理機促銷活動的贈品。
“可是我手上還有Danai哥交代的工作呢。”
Arthit的電腦屏幕上,陳列著剛剛完成一半的電鍋資料,但這件事並沒有被委派任務的人放在眼裡。
“這真的是一件急事,供應商本應在這兩天把貨交過來,但是生產線都還沒把餐匙打包成件,所以無論如何我們都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新的供應商,不然整個公司必定會受影響。”
這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若是讓他袖手旁觀就實在太過分瞭,集團利益大於個人利益,最終他開口應承瞭下來。
“好的。”
“拜托瞭!”
John拍瞭拍他的肩膀,給瞭他鼓勵,但Arthit卻有一種被“扇一巴掌給一顆糖”的感覺。
任務被突然地更換瞭,這位采購部工程師隻好先把電鍋的資料文件關閉,然後打開供應商名薄,打起電話來。
但無論聯系瞭多少傢供應商,要麼沒有符合規格的產品;要麼由於生產線滿載,無法在這兩天內將長柄塑料餐匙加速生產出來。
“……不行嗎?……好吧……非常感謝。”
他疲憊地掛上瞭電話,從下午兩點忙到傍晚六點,Arthit這才有機會休息。原先的工作還沒有完成,而新的工作也沒有進展……他回想起瞭一句教誨,此時劃過瞭腦海:
“……在工作上,你並非隻有一種選擇。如果不喜歡或著受不瞭瞭,你還有其他的選項,不要因為習慣而去做一件事。”
……既然還找不到供應商,不如先轉換一下工作,讓腦子休息一下。
於是他打開公司生產過的電鍋資料,再一次檢查起來,然而資料中的一張圖卻讓他愣瞭一下:
“DS-C08型電鍋(附送特惠贈品)”。
贈品是一支長柄湯勺,顏色與他這正尋找的長柄餐勺非常相近。
……找到啦!
他激動地立刻將餐匙與屏幕上的圖片來回比較。
“……資料整合也很重要,如果我們在這項工作上不用心而導致差錯,將會給公司造成損失……采購可不是一項簡簡單單的工作喔。”
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Arthit趕緊打開資料檢查,這款電鍋應該還有庫存。於是他把詳細的資料打印出來,帶上餐匙樣品來到倉庫。
沒過幾分鐘,他發現塑料湯勺的材質與John哥拿來的餐匙樣品的材質是一樣的,這讓他喜笑顏開。
……而現在的重點是,生產方是哪一所工廠?
就在Arthit瀏覽資源上的信息時,聽到有個聲音在叫他。
“嗷!Arthit來幹嘛呀?”
一位高個子工程師向這個似乎來錯地方的小白領打瞭聲招呼。
“我正在找是哪傢工廠生產瞭這款餐匙。”
Yong看到餐匙後皺起瞭眉頭。
“哎?這款餐匙不是已經都訂好瞭嗎?”
“那個……John哥說訂做的那傢供應商那邊取消瞭全部的生產。”
“啊?又來瞭。”
如此嚴重的問題與生產線滿載兩件事撞在瞭一起,而采購部的二把手竟然把這個重擔扔給瞭一個年紀輕輕的員工!
好在Yong瞭解Arthit的人品——隻要將責任承擔下來,就會努力做到最好。正因如此,問題才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決。
“我找到應該能生產的供產商瞭,是“暹羅聚合物集團有限公司,當初訂貨人叫Win。”
一隻大手一邊捋瞭捋自己的山羊胡,一邊回憶起往事。
“Win啊……對喔!自從他離開這裡之後,我們就不太向這傢瞭訂貨瞭。這傢公司有一條大型的生產線,如果能訂下來,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能及時解決……當初跟Win一起共事的應該是Earth,你向Earth問問這傢公司的聯系電話吧。”
Arthit聽取瞭建議,立即撥通瞭采購部裡超強悍阿姐的電話。電話才響瞭一聲就被接起來瞭,對方不愧是把手機當作第33個器官的人吶!(譯者註:古代泰國人認為人有32個器官,將手機比作人體第33個器官形容某人機不離身的狀態)他趕緊向對方表明這通電話的用意。
“Win嗎?”Earth的語氣聽起來略顯不自然,“暹羅聚合物集團有限公司對嗎?……好的,待會兒我找給你”,說完電話就給硬生生地掛掉瞭。
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錯誤的時機、在Earth姐談事情的時候給她打電話,但沒過一會兒那傢公司的電話就通過短信發瞭過來。
Arthit立刻打電話去過聯系,但是沒人接聽,於是Yong提議:
“那你要直接去這傢公司當面接洽嗎?待會兒我送你去,如果開車的話應該趕在他們下班前到。”
“那哥的工作呢?”
自覺打擾到前輩的人介懷地問道。
“交給其他人就好瞭,畢竟如果東西送不來,我也沒法兒完成工作啊。”
……不管在哪個部門,公司面臨的問題都將由大傢夥兒一共攜手解決。
於是Arthit就搭上瞭Yong的車,加大油門朝目的地進發。
現在是下午4點38分,要是那傢公司下午5點下班的話,那麼時間相當緊啊,而泰國的交通又是出瞭名的糟。
在穿過重重車流的這段時間,Yong哥跟Arthit聊起瞭天打發一下時間。
“話說Win這個人跟你一樣,剛工作時是在生產部,後來也是被調到瞭采購部。”
聽到有人的故事與自己相似,Arthit提起瞭興趣。
“Win先生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吼!Win可厲害瞭,他訂購每一樣東西都符合規格要求,不差一絲一毫,而且還能記下工廠生產的材料的具體信息,活像一本移動的產品目錄……但很可惜,他離開瞭這傢公司。”
不敢相信原來在采購部還存在過一位大神級的人物。
“那為什麼他要離開呢?”
“我也不確定為什麼。Earth沒有跟你提過嗎?”
一個不應該與此事有關聯的名字出現在瞭對話中,讓Arthit不禁要問:
“沒有欸。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Win和Earth……先不說這個瞭。待會兒左拐,前面就到瞭。”
Yong結束瞭對話,隨後扭轉方向盤來到瞭“暹羅聚合物集團有限公司”。
可當他剛停好車,手機就突然響瞭起來。
“什麼?機器的皮帶斷瞭?……那找人來修瞭沒有?”
看起來是生產部出瞭急事,估計要弄上好一段時間,而且那是這位資深工程師必須擔起的責任。
於是Arthit向Yong哥比劃瞭手勢,示意自己一個人先去把事情處理瞭,因為這同樣也是采購部的人員必須擔起的責任……這幢大型寫字樓正面的墻上鑲著非常講究的玻璃,好些辦公室白領們開始陸續地走瞭出來,隻有這個年輕小夥子捧一袋資料和塑料餐匙的樣品迎著人流走瞭進去,來到一樓的公共關系科的辦公桌前,然而在那裡一個人影也看不到,隻有一名樣子嚴肅的保全人員向他走來,詢問道:
“您好!請問您來有什麼事嗎?”
“我想來跟銷售部門洽淡些事兒。”
“請問有預約嗎?”
“沒有。”
“這樣的話麻煩您明天再來吧,現在大傢應該都回去瞭。”
保安大哥就像機器人一樣對於責任毫不懈怠。
“實在對不起……我真的有急事,拜托讓我問問有沒有人接手這件事兒。”
Arthit努力地懇求著,或許上天也不願打斷他這份執著。
“不行吶,我也得按公司的規矩辦事呀。”
“Saman,發生什麼事?”
一個聲音插進瞭二人的對話問到。聲音來自一名中年男性,他氣宇軒昂,眼神沉著冷靜,一舉一動威嚴莊重,大概是高層人員之一吧,因為他看到保安大哥轉過身去畢恭畢敬的回答到:
“因為他來這兒想跟銷售部洽談業務,但是我告訴他公司已經下班瞭。”
“讓他先進來吧,我來親自接手。”
下屬遵照吩咐,移動身體給Arthit讓開瞭一條路:“您請!”
Arthit趕緊舉起手向保安大哥以及許他進門的人行禮。
這名男子領著Arthit來到一間會客室,但在正式洽淡之前,這名采購人員也不忘照著Paka女士教導的那樣向這位高層進行自我介紹。
“非常感謝您讓我進來,也非常抱歉如此唐突地前來拜訪……我叫Arthit,是海洋電器有限公司的采購人員。”
Arthit非常識大體地躬下身子,向對方遞去自己的名片。這是一個極其正確的選擇,因為與他對話的這位可不是一般人!
“我是Krirkkai,是這兒的總經理,您有什麼事要跟銷售部談的嗎?”
果然是老板級別的人物,談話直奔主題,毫不浪費時間。
“我們公司在材料訂購方面出現瞭失誤,因此我必須重新尋求能生產符合這款產品規格的供應商。”
Krirkkai先生接過樣品和資料研究起來,而Arthit也不願放過這段空白,接著解釋道:
“我們公司必須要在兩天內用上這款材料……我知道我這個樣子來談業務,實屬插隊行為,也非常麻煩貴公司的生產部門……可是我作為采購人員,非常希望能把問題解決,因為這是我該擔負起的責任……還勞Krirkkai先生您斟酌!”
其他人會以九十度的深躬來展現其發自內心的懇求,而Arthit卻選擇通過眼神,註視總經理來表達他的真心。
雖然似乎對方也讀懂瞭他眼神,但仍不忘耍瞭一把生意人的小心思。
“您知道的吧,這樣的緊急業務價格要比平常高。”
Arthit自己也清楚其中的利益,因此他是做好瞭心理準備才來的。
“不用擔心,我會將力滿足您的價格。”
“可是您也沒有權力做最後的決定,您能做到您所說的嗎?”
這位經驗不足的辦公室白領小小地愣住瞭,確實資金並非由他所掌控,也沒有權力對價格做出批準,但……“我會盡我所能辦到!”
這句直截瞭當的話語可以說是非常有心瞭。
……有句俗語是這麼說的:“世上無難事,隻怕有心人”。
而Krirkkai先生也從這個年輕人身上看到瞭這一點。
可以猜到對方已經尋訪過好幾傢公司瞭,但他卻沒有出言中傷或責難這些拒絕合作的公司,而是將責任攬在瞭自己的身上,依舊勇往直前地來到這裡懇求……他的果斷與對工作認真負責的態度值得稱贊,而這些品質在新一代的員工身上已經很難看到瞭。
“您叫Arthit,對吧?”
“是的。”
“我已經很沒有遇到像您這樣的人瞭,過去我們公司也曾經是海洋電器公司的供應商。這樣的話,這事兒我就給您辦一下吧。”
當看到洽淡取得瞭成果,Arthit的內心已經高興的歡呼起來瞭。他趕緊舉手行禮,感激總經理的慷慨。
“非常感謝Krirkkai先生出手相助!”
“完全是因為我看到瞭您的努力。”
Krirkkai先生向他指出瞭願意提供幫助的真正原因。
隨後,Arthit與暹羅聚合物集團總經理交換瞭執行材料及聯絡方式,而Krirkkai也答應今後將三不五時地進行業務聯系。
當他從寫字樓裡走出來,映射在大樓的玻璃上的天色,已經變成淡淡的橙色。
看到Yong哥正在車邊焦急地等待,他在空中比出大拇指,那位不修邊幅的小夥子這才松瞭一口氣。
任務完成一項,但還有另一項等著他趕緊回去處理。
Yong哥開車將Arthit送回瞭公司,但由於是下班高峰期,路上不約而同地匯集瞭好幾百輛汽車。等回到“海洋電器”的時候,天色已由橙色完全變成瞭黑色。
汽車在鋼筋混凝土大樓前面很近的地方停瞭下來,於是後輩晚生向盡力提供幫助的“司機”道瞭別。
“別想太多,雖然你在采購部效力,但你是我一手帶出來的,有什麼事就來跟我說。”
Yong哥的這番話讓他幾乎要下跪致敬,歃血為盟,義結金蘭,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二人分開之後,前輩驅車回傢休息瞭,而自己的身體也提出抗議,想念傢裡的床瞭,於是Arthit立刻按下電梯上瞭五樓。
下午6點以後的采購部辦公室燈也關瞭,烏漆嘛黑怪嚇人的,與白日裡的光景截然不同。
他按下開關,僅僅打開瞭自己辦公桌上的燈管,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反而將這種令人不寒而栗的氣氛提升瞭十個級別。
越是一個人呆人,就越會胡思亂想。
以前常常聽說,一個人深夜在辦公室加班的時候,不用擔心會孤單,因為有敲擊鍵盤的聲音、復印機工作的聲音還有椅子“嘎吱嘎吱”移動的聲音與你作伴。
但對於這時的Arthit來說,比起鬼他更怕工作完不成。
如果真的有鬼也是不錯的,正好抓過來搭把手……
嘎吱——
不知從哪兒傳來的一個聲音,讓他的心咣當摔在瞭地上。
……等……等一下!我隨便想想而己,可不想玩兒真噠!
受到驚嚇的他左瞧瞧右望望,急著想找出聲音的源頭。朝好的方面想,可能是老鼠或著蟑螂,至少還是個生命體,不是什麼沒有呼吸的東西。然而,整層樓依舊毫無動靜。
……估計是他幻聽瞭吧!
Arthit嘆瞭一口氣,正要轉身回到辦公桌前坐下。就在此時,一個大大的黑影出現在他面前!
“嗬咿——!”
把他嚇得幾乎要驚聲尖叫,差點沒腿軟暈倒過去。但當他定睛一看,那個黑影原來是自己熟悉的人。
“嗷!Earth姐。”
阿姐突然出現在辦公桌旁,手上還捧著裝著鬥魚的玻璃樽,首先開口問道:
“Arthit還沒回去啊?”
“剛從工廠訂購塑料餐匙回來……Earth姐呢?”
他眼神中帶著疑惑地瞟瞭一眼裝著鬥魚的玻璃樽,仿佛對方犯瞭錯被逮個正著似的,Earth反應過來趕緊解釋道:
“噢……我隻是回來拿個資料。唔……然後……正好看到Bonus的樽裡水臟瞭,於是拿去換瞭一下。待會馬上就回去瞭,你跟我一起走嗎?”
“我手上還有Danai哥吩咐下來核查電鍋價格的工作,我得留下來完成才行,Earth姐先回去吧。”
“沒關系,我來幫你吧,這來就能盡快完成,然後我們一起走,現在天色也不早瞭。”
如果Yong哥是大師兄,那麼Earth姐就是二師姐,解救小師弟於水火之中。
由於得到瞭幫助,效率事半功倍,工作迅速而順利地進行著。
Arthit將資料整理打印出來,按套裝訂,交由Earth姐在頁眉處註明哪一套將在會議上分發使用。但鋼筆寫著寫著墨水逐漸淡瞭,以至於這雙纖細的手必須把墨水甩出來才能繼續書寫。
“先把我的拿去用吧。”
一管新嶄新的鋼筆從剛好將資料裝訂完畢的人手中遞瞭過去。
“你的弄好瞭嗎?那就可以準備收拾東西瞭,我還剩一點兒就完事兒瞭。”
Earth也加快瞭手上的速度。而後生晚輩並沒有去關閉電腦,而是走進瞭茶水間,然後拿出一個裝瞭熱水的咖啡杯。
“Earth姐把那支斷墨的鋼筆給我一下吧。”
雖然不清楚怎麼回事,但這個女孩子還是把鋼筆遞瞭過去。
Arthit將鋼筆放在熱水中浸泡瞭一會兒,然後拿起來在白紙上畫線。從效果上來看,這支鋼筆已經能像從前一樣流暢地書寫瞭。
“應該可以用瞭。”
Earth神情慵懶地拿回瞭鋼筆。
“沒必要這麼做,我不是跟你說過瞭麼,寫不出就丟掉好瞭。”
“我隻是覺得可惜。”
Arthit幹笑著,他的樣子讓對方忍不住要呢喃兩句:
“你啊就跟這張桌子以前的主人一樣,總愛讓事情復雜化。”
“這張桌子以前的主人嗎?”
玲瓏的臉龐朝璃玻樽點瞭點頭,樽裡的紅色鬥魚在清澈的水裡遊來遊去。
“也就是Bonus的主人……他叫Win,就是下午你打電話問我要號碼的那個人。”
他又一次聽到這位前員工的名字。然而他明顯地感覺到,當這個名字從Earth的嘴裡說出來時,卻帶著滿滿的回憶與憂傷。
結合從Yong哥那兒得到的信息,不用花費太多的時間就能猜到,這兩個人有著超越同事的情誼。但這段采購部的愛情故事,似乎結束得並不美好,尤其是對於被留在瞭這裡的那一方,不得不沉浸於曾經的氛圍中,包圍在過去回憶裡,更糟的是還有一個行為與他極其相似的人出現在瞭眼前,讓她心中本已平靜的苦水重新泛起波瀾。
“剛開始,我對你真的討厭極瞭。沒辦法,你的舉止太像我前男友瞭,所以才不由得一個勁兒地刁難你。”
……就這樣嗎?這就是他幾個月以來被迫接受“迎新”的原因?
當Arthit發現自己原來隻是長期以來前輩“報復”個人恩怨的替罪羔羊的時候,他的嘴巴驚訝得差點沒合上。
“哎喲……剛來的時候,你就像是一個迷路的孩子,臉上看不到一絲自信。但現在已經完完全全是采購部的一員瞭……自己發覺瞭沒有?”
……現在已經完完全全是采購部的一員。
是呀……已經很久沒有感覺到坐在辦公桌前整理資料是一件與他格格不入的事瞭,而且他也已經習慣瞭掛在脖子上的這塊“采購部工程師”的工作牌。
跟Krirkkai先生交談時也一樣,他已經很自然地敢與總經理討價還價瞭,因為對於Arthit來說,他隻想把工作做到最好。
所吸取的每一次教訓都會讓自身有所收獲,讓心胸中生起驕傲與自豪。
就在這一分鐘,Arthit清楚地意識到:
……他終於成為瞭采購部團隊中的一員。
看到自己被接納,他也敢於向同事敞開心扉瞭。
“剛開始我也是很怕Earth姐的。因為阿姐……嗬咿!Earth總是臭臉相向。”
Arthit趕緊將這個不小心說漏嘴、在心裡叫過無數遍的外號給改瞭過來,但己經來不及瞭,因為對方已經被攢起瞭兩條漂亮細眉,把他逮個正著。
“哈?哪兒臭瞭……姐姐我明明看起如淑女般賢良!”
這位強悍的阿姐誇獎著自己,手掌卻名不符實地伸過去狠狠地拍打著旁邊這個人的肩膀,響亮的“啪啪”聲都快把人拍吐血瞭。
“好瞭!趕緊收拾東西吧,我送你回宿舍,我怕待會兒又被形容為‘兇悍的阿姐’!”
於是他們倆相互幫著關瞭電腦和電燈,但在按電梯要下樓時,Earth姐想先去上個洗手間。就在這個時間,Arthit的電話響瞭,屏幕上出現瞭一個熟悉的名字。
“Arthit學長在哪兒?方便聊聊嗎?”
“我還在辦公室,剛把工作處理好,正要回去呢。”
手表顯示快晚上8點,因此電話那頭的聲音擔心地問道:
“Arthit學長每天都工作到這麼晚麼?”
“沒有啦,隻是今天的工作雜亂瞭點兒。你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
“星期五傍晚Arthit學長有空嗎?Fon學姐打電話過來說,約大傢出來吃個‘學號飯’。”
“唔……我估計得下瞭班才能過去。”
Arthit不想拒絕邀約,畢竟“工作要快樂”,沒必要讓自己化身拼命三郎。堅持“認真工作,拼命玩”的原則,合理分配休息與工作的時間才能達到均衡……而這是Arthit在職場中學到的又一課。
這時Earth也從洗手間走瞭出來,於是他結束瞭談話。
“我要走瞭,你也趕緊休息吧。”
“好。”
Kongphop聽著信號被掛斷……
而他,其實還有一件事沒來得及對Arthit學長說。
……
Kongphop一邊瞟瞭眼桌面上已經填好的海洋電器有限公司的實習申請書,一邊在心裡想……沒關系,以後再告訴Arthit學長好瞭。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分享skcp的小說第4章到這裏啦,我記得劇裏因為kong要去學長公司實習,然後學長生氣沒事先告訴他好像,不過,就不能短信或line直接發文字的也行嘛!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2018年泰劇《一年生S》原著小說中文版第3章-至少,明天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