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5章总算明白学长们的苦衷

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5章总算明白学长们的苦衷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閱讀泰劇一年生同名原著小說第5章,這個畫面還歷歷在目呢!真的是刀子口豆腐心,暖暖真的很可愛,接下來的三大的電視劇期待ing!

“有人教過你們什麼是‘團結’嗎?”
…有…
答案是肯定的瞭,摸爬滾打上瞭大學,誰還會不知道如此簡單的詞呢。但在此刻下午4點,站在運動場中央訓斥他們的大當傢可不敢茍同,在他眼裡,這幫一年生的智商跟幼兒園小班的小朋友們簡直相差無幾,堪稱大自然的又一神創。
“開個會人從來沒齊過,排個隊磨磨唧唧的,就連受罰都要準備個半天!你們到底是不知道什麼叫作‘團結’呢,還是你們根本就不上心!
這些鮮肉們一上來就是被劈頭蓋臉地一頓吼。今天剛好大傢穿的都是工院活動服和運動褲,好像在冥冥之中大傢都已經預見到瞭接下來是要“大幹一場”,就在大當傢宣佈懲罰的那一刻,大傢都在感慨自己的占卜實力。
“沒關系,要是你們忘瞭,我就親自教教你們。但我的教學法呢要事先跟你們說清楚瞭,如果你們誰是弱不禁風、嬌滴滴的小公舉,認為自己承受不瞭的,就請出列!”
提前把老弱病殘孕給拎出來是最基本的人道主義關懷,也是為瞭避免發生不必要的危險。因為來自學長的懲罰,其兇殘程度可不亞於部隊的新兵訓練。因此為瞭逃避懲罰,許多一年生都在心中暗戳戳地打起瞭退堂鼓,但接下來的這一席話,直接狠狠地掐滅瞭他們想要茍且一把的小火苗。
“但是…要是你選擇退出,不要忘瞭,那些留下來的同學將會因為你而接受團結教育!”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瞭,誰還敢退出呢,要是在此刻為瞭一己私欲而選擇臨陣脫逃,那就明擺著是要讓留下來的同學替自己背鍋呀。誰也不敢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把自己自私的人性本質公之於眾,因此隻能任由Arthit擺佈。Arthit掃視瞭一圈依舊整齊有序的隊列,並沒有發現有人要舉手請求出列的跡象,於是十分滿意得贊揚道。
“好!對於你們的精神我要提出表揚,總算開始有點團結意識瞭,但這還是遠遠不夠的!你們轉身,看到站在操場另外一邊的我的朋友們瞭嗎…你們要在三分鐘之內跑到那邊並重新列隊,要是慢瞭,那麼晚瞭幾秒就要受幾秒鐘的懲罰,明白瞭嗎!”
“明白瞭!”
視死如歸的回答,聲音聽似篤定,但秒白掉的臉色出賣瞭他們的內心。因為現在大傢腳踩著的這片操場的廣闊程度也不是開玩笑的,規格跟標準的足球場沒兩樣。而且學長所站的位置幾乎就是兩個足球門的直線距離,隻給3分鐘的時間,這撒丫子玩瞭命的跑也來不及啊。大傢的內心其實是拒絕的,但想到本來就毫無半點憐憫之心的大當傢,大傢連拒絕的勇氣都沒有瞭。
“嗷!明白瞭就動啊!還杵在這幹嗎?我已經開始計時瞭,跑啊你們倒是!”大當傢吆喝著。
這話音剛落,就好似看到一窩蜜蜂傾巢而出,黑壓壓的分佈在球場上,為瞭能趕在三分鐘之內到達,每個人似乎都舉步生風,徑直朝著對面狂奔。盡管這球場大到一頭牛要走上一天才能走完,想要在三分鐘內跑到肯定是不可能的瞭(Yoki醬吐槽時間:國際比賽的足球場長度在100-110m之間,正常人三分鐘爬也該爬到瞭吧,所以到底是有多遠,譯者在此處百思不得其解並多次懷疑自己是不是漏掉瞭什麼關鍵信息,但經過反復多人查證,最終證實,泰國人覺得兩個足球門間的距離真的很遠很遠很遠…)最後還是逃不過要被罰做幾百個蹲起的悲慘命運,更何況跑到瞭還不算完,還要在Arthit學長的監督下重新列隊折騰到整齊為止。這簡直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驚天大任務嘛。
這麼幾個來回跑下來,身體仿佛被掏空,已經有幾個新生開始臉色蒼白,汗如雨下,氣喘籲籲,可一旦被Arthit滿露兇光的眼神給掃射到,大傢就不得不強制封印住自己的疲憊,盡量挺直腰板保持靜止。除瞭站在後排的一位女生,若Arthit的眼神是一把機關槍,那麼此時的她早已是千瘡百孔瞭,但她仍然是低著頭哈著腰費力地呼吸著。
…額,等下,怎麼感覺這個女生呼吸的頻率有些異常啊,難道是…還沒來得及思考,那個呼吸異常的女生就開始身體歪斜,隨而筆直地朝著大地的方向砸去,幸運的是Arthit的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過她,事情發生的一剎那,Arthit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率先一步沖到瞭女生要倒下的位置,用自己身體做肉墊,避免瞭女生的頭部著地。但不幸的事,現在他們正在球場的另一邊,醫療隊對此時毫無察覺,導致Arthit隻能向對面大聲呼救。
“護士!護士在哪!快來看一下這個女生!”
Arthit的求救聲成功吸引瞭所有一年生們的註意,大傢都被嚇瞭一跳,紛紛轉過身去,盡管遭到瞭別的學長的阻止。
“不許回頭看!誰允許你們回頭的瞭!馬上給我把臉轉回來!”
不容違抗的命令語氣,是為瞭控制住現場的混亂和暫停新生們即將蔓延的恐懼感。新生們隻好乖乖地回過頭來直視前方,盡管依舊抑制不住好奇心想要知道身後發生的一切。
但對於因為沒有名牌被懲罰,單獨拎出來的站在後排的的Kongphop來說,他轉身並不影響大局,於是他親眼目睹瞭當三位火急火燎趕來的護士想要先檢查一下病人癥狀時,卻直接被人肉墊子學長以快速決斷的語氣指揮所有的一幕。
“她是過度呼吸癥,別讓她睡過去,快找個紙袋罩住她的嘴巴和鼻子讓她呼吸,要是不行的話就立即送醫院。”
簡明扼要,言簡意賅。在這生死時速之際為搶救病人爭取瞭最大化的時間。Kongphop看到護士學姐們點點頭隨即將病人抬出瞭操場,留下大當傢一人全程目光追隨,直到確認一切妥當,他才放下心轉過身來,徑直走到瞭隊伍的最前頭,開始瞭一段十分嚴肅的講話。
“我事先跟你們說好瞭,要是覺得自己承受不瞭這樣的強度,那麼麻煩你現在就給我出列,我無法對你們的生死負責,這次要是還有誰再整出什麼么蛾子,那麼我不但會視而不見放任不管,而且還要讓剩下的人來代替你受罰!”
跟第一次一樣還是拿朋友來作為威脅,但這次卻是為瞭讓他們出列。因為這些一年生們已經跑瞭快一個小時瞭,有的人,就算你拿著鞭子在後面趕著他跑他也跑不動瞭。即使是還有想要繼續堅持的心,但為瞭安全起見還是有差不多二十幾人舉手請求出列,其中大多數都是女生,大當傢同意後,剩下的人又繼續開始跑,直到太陽落山,夜幕降臨,這些新生們才終於聽到他們盼望已久的命令。
“好瞭…今天就到這裡,我覺得你們應該對“團結”有瞭更加深刻的認識瞭,下次不要再忘瞭,要是你們再忘記,那麼我會從頭到尾完完整整地再教你們一遍!解散!”
“謝謝!”
按照傳統道完謝後,一年生們紛紛作鳥獸散,都像極瞭電量耗盡的機器人。最慘烈的應該是Kongphop,因為他有兩倍懲罰命令加身,所以他不僅要比別人做更多的蹲起,還要以最快的速度趕上大傢,在到達另一邊終點前排好隊。所以,Kongphop就像是被人剛從水裡撈起來一樣,衣服全被汗水浸濕,黏在身上,肚子也餓得咕嚕嚕作響,一心想要立刻飛回去洗個澡再找點什麼來填補肚子的空虛,但Kongphop還沒走出操場,就看到他的好兄弟一瘸一拐地在不遠處艱難地走著,於是乎他就立刻調轉瞭方向,來到朋友身邊關切的問道。
“M,你怎麼瞭啊,腳痛嗎?”
“嗯…應該是扭到腳踝瞭。”
從初中就相識的好兄弟此刻的臉色並不太好,看樣子是疼得不輕。這一會兒讓你跑,一會兒又讓你做蹲起,稍稍一個不留神,就變成瞭現在所看到的這種狀況。
“去讓護士學姐看看吧,不然一會加重瞭就更難搞瞭。”
Kongphop提出建議,並且得到瞭對方的點頭認可。Kongphop隨即架起M走出操場…實際上,Kongphop自己的腳也隱隱作痛,一起去要些藥來擦,應該會好的快點。
在操場邊的桌子旁,全是醫療組和娛樂組的學長學姐們,還有個別幾個大三的留下來負責協調工作,其中也包括接下來這位他們準備去尋求幫助的長相甜美的學姐。
“學姐,我腳疼。”M首先開啟瞭對話。
“嗷…你腳疼是嗎,先坐下來,一會我幫你看看。”
學姐的名牌上寫著“Fang學姐”的字樣,她先是讓M脫掉瞭襪子,然後在其踝關節蹠屈位加壓,輕輕內翻或外翻通過傷者的痛感來進行診斷。
“嗯…還好不是扭傷,用Counterpain藥膏擦個兩三天就能好瞭,但現在藥膏剛好用完瞭,學姐的朋友正去買著,你先等一下可以嗎?”
意料之外的回答使得M不由自主地轉頭看向站在遠處的Kongphop,仿佛是在用眼神問Kongphop的想法並把決定權交給瞭他。因為如果要是等下去的話,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瞭,而且此時的他們早已是饑腸轆轆,看這情況傷得也不是很重,就沒有必要為瞭一支藥膏繼續留在這傻等瞭。
“那既然這樣的話,一會我再去幫他買好瞭,謝謝學姐。”
Kongphop替M回答,學姐這才看清楚瞭陪同傷者前來的學弟是誰,隨即驚喜萬分。
“嘿咦!原來是Kongphop啊…剛剛好,我朋友正想找你來聊聊校園先生比賽的事情呢,學姐想要推薦你作為學院的代表去參加比賽,你可以在這等一下我朋友嗎,一會還有什麼急事要去處理不?”
Kongphop一臉懵逼地眨巴眨巴眼睛,明明隻是來要個藥而已,怎麼一下子就變成參加校園先生比賽瞭,其實讓他去參加學院的什麼活動他都沒有任何意見,但現在有意見的是他一直在高聲起義的胃,所以Kongphop隻能如實推脫。
“那個…一會我們要去吃飯。”
“哦…那你們不要去瞭,就跟學長學姐們一起吃盒飯好瞭,等一下哈,我先打電話叫我朋友過來。”
學姐用一個讓人猝不及防的“許可”完結瞭整個對話,並且一邊自顧自地點頭表示同意一邊走到整齊擺放著一眾盒飯的桌子旁,迅速拿起手機打瞭出去。丟下Kongphop和M兩人一臉懵逼地你望我我瞅你,直到學姐的電話都已經打完瞭,轉過身來看到這兩個人還傻愣愣地站著,反而不解地皺起瞭眉頭。
“嗷,為什麼不去拿盒飯啊?”
“讓我們一起吃這樣真的好嗎?”
Kongphop不好意思地問道,因為他知道這些飯是買來給學長學姐們吃的,為的是讓他們能有力氣繼續晚上的工作。盡管一年生們都各回各傢各找各媽瞭,但這些學長學姐們還要繼續留在這善後並提前準備明天所需的一切。雖然如此,但回答人卻毫不在乎一臉輕松地說道。
“喔…沒關系的啦,我們多訂瞭很多份,以防訓練你們的學長們不夠吃,他們總是喜歡“超額完成任務”,一盒從來不夠吃的。”
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提到瞭某些人,M不禁打瞭個寒顫,對食物的渴望立刻減瞭一半,因為…“這要是為大三學長們準備的盒飯,那我們可就更加不敢碰瞭。”
M滿臉恐懼的表情,Fang學姐看的一清二楚,忍俊不禁。
“哈哈,怕什麼啦小弟弟,這些學長們其實也沒有那麼兇啦,他們那樣隻是職責所在而已。你們受的那些懲罰啊,其實是他們都已經做過瞭的,才會拿來讓你們做,並不是為瞭他們自己爽才拿來虐你們的。他們也是經過瞭整月整月的訓練才有資格來訓練你們的,因為他們不僅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還要擁有處理緊急情況不讓你們陷入危險的能力。?
Kongphop靜靜地聽著學姐講述著許多他不曾知道的故事,也許它們都是真實的。
今天他看到Arthit學長沒有絲毫猶豫,快速準確地作出判斷並指導護士學姐們,遇事如此沉著冷靜、清晰果斷,徹底顛覆瞭Kongphop之前對他的印象,Kongphop完全沒辦法想象他竟然還可以是這樣的學長,因為每一次,大當傢所展現給他們的都是兇狠、冷酷、野蠻。就算一年生們做的是對的,大當傢也會說那是錯的,然後還會毫無顧忌的懲罰大傢。
所以Kongphop的小夥伴們對他由開始的恐懼害怕升級到現階段的討厭憎恨,喜歡在背地裡議論他過過嘴癮,也就不足為奇瞭。
其實這些事也算不上什麼新聞瞭,這些高年級的也都清楚肯定會因為不理解而產一些負面的影響和反饋,所以,Fang學姐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告誡Kongphop他們。
“實際上啊,訓練你們的學長們也不想惹惱你們或者被你們討厭,但因為那是他們的職責所在,他們要對你們負責,也是沒辦法的事。而且更重要的是,你們知道嗎,最最關心你們的人,其實就是他們瞭”
這短短的一席話卻如一把利劍般直擊Kongphop的情感中心,導致Kongphop對以前自己的行為產生瞭懷疑。
…這是真的嗎,學長竟然會關心他?從第一天開始就因為他的這張嘴,得罪瞭人,而且得罪的人還偏偏是大當傢Arthit學長,學長看起來對他討厭至極,總是給予“特殊照顧”。關心他,這是真的嗎?
他承認那次是自己的錯,不該在學長們面前說那樣具有侮辱性的話,但自己也是救友心切根本沒考慮過那話說出去的後果,最後惹得大當傢惱羞成怒不說,還害得自己被重罰,好幾次都想要放棄,可盡管是這樣,學長也依舊沒有半點體諒他的意思。
…所以這樣的話,他又怎麼能相信學長是真的關心他呢,因為這所有的一切表現出來的都像是學長為瞭一己私欲,假公濟私地打擊報復。
這心中的疑慮還沒來得及找到結論,就被Fang學姐清亮的嗓音給掐斷,邊說還邊把盒飯往他們懷裡塞。
“來,把飯拿好,就在這坐著吃,對瞭,這還有橘子,一會我拿來分給你們,批發瞭好幾公斤,我們都吃不完。”
Kongphop和M強行接下瞭這被硬塞進手裡的盒飯,一並而來的還有每人兩個橘子。即使現在他們心裡還想要拒絕估計也無濟於事瞭,因此他們隻好乖乖地坐下來,吃最普通的羅勒葉荷包蛋蓋飯瞭。盡管這一碗盒飯下肚並不十分顯飽,但也算是暫時緩解瞭饑餓。
吃完瞭飯這兩人剛想剝個橘子來漱漱口,但這還沒開始,就聽到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Fang,剛剛那個被送去醫務室的學妹是回傢瞭嗎?我剛剛特意去找都沒見到人,哦對瞭…你交代我去買的Counterpain藥膏啊,它有溫熱型的和清涼型的,我不知道你要用哪種所以我就兩種都…”
聲音突然消失瞭,因為說話人突然發現這裡坐著的除瞭自己的朋友外,還有兩位不速之客,其中一個還是自己最不想碰面的人。
“你們來這裡幹什麼!”
Arthit吼問。這說話語氣還有架勢像是立馬換瞭大當傢的劇本,跟剛才簡直是判若兩人。被吼的人嚇得“噌”地從椅子上跳瞭起來立正站好。
得虧瞭Fang學姐馬上向Arthit學長解釋這其中的誤會。
“噢,是我讓Kongphop學弟留在這談評選校園先生的事的,想推薦他做代表。”
盡管已經聽過瞭解釋,但Arthit的態度不僅沒有好轉,反而還向學院代表拋去瞭一個鄙視的眼神,漫不經心地說。
“為什麼要送這個臭小子去!送他去我們學院就輸瞭,要顏值沒顏值,要禮貌沒禮貌,真是丟我們學院的臉。”
如此淋漓盡致的嘲笑讓Kongphop頓時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但即使這樣也不能張嘴為自己辯護,因為Kongphop還沒忘記,對方除瞭是比自己資歷高的學長外,還是能隨心所欲懲罰他的大當傢。
學弟的沉默不抵抗恐怕是讓學長覺得心曠神怡身心愉悅瞭不少,因此當事人就不再得寸進尺死咬著不放,一個瀟灑的轉身走向瞭自己的朋友,並伸手將袋子遞瞭過去。
“你交待我買的藥。”
“謝啦,剛好學弟在這等著用呢。”
Fang一邊道謝一邊接過袋子,然而她的後半部分的話讓Arthit不由地瞳孔放大一臉驚愕,什麼?辛辛苦苦跑去買的藥最後竟落在瞭這個自己剛剛還罵得怡然自得的人手裡。
“Kongphop你要嗎?你不是也腳疼嗎。”
“要!謝謝。”
Kongphop不假思索地接受瞭這份好意,看到Arthit學長一臉錯愕,像是吃瞭一隻大蒼蠅,想罵卻又罵不出來的表情,Kongphop在心裡暗自偷笑,此刻學長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他剛剛罵人的時候一定沒想到這報復竟然來得如此之快,可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就被一尖銳油膩的聲音給打斷瞭。
“在哪兒啊Fangggg!小鮮肉代表啊啊啊,快拿出來讓本宮鑒賞一番!”
Fang學姐的朋友一邊咋呼著一邊走瞭過來,但隨即帶來的是一陣沉默,因為他們沒有想到Fang學姐的朋友竟是個懷揣著少女心的大男人,雖然外形是個糙漢,但舉手投足間竟比女人還要騷氣百倍。不用等Fang學姐回答,那廝好像自帶雷達般立刻鎖定瞭目標然後嗖的一聲沖瞭過去,同時按耐不住心裡的那股興奮勁兒又咋呼道。
“完瞭完瞭!有如此上乘的好貨怎麼不早說啊,你這孩子之前都藏在哪啊,這小模樣完全不用再考慮別的人選瞭,Mini姐直接做主讓你做學院的代表瞭,贏那都是必須的,姐敢打包票。”
Kongphop幹笑著,任由對方翻轉自己以檢閱自己身上的每一個部位,在被轉身的時候,他撇到Arthit學長一副焦躁不爽的樣子正捧著盒飯準備去另一邊吃,好似不想讓一些污穢的語言玷污瞭他高貴的耳朵,放任他們繼續在原處高談闊論。
實際上啊,關於校園先生的事宜並沒有太多,但偏偏Mini姐是個能說會道又腦洞大開的主,他可以滔滔不絕的由高山扯到流水又從流水給你扯到石頭。就這麼的從落日餘暉侃到瞭月明星稀,座位都亮起瞭燈,Mini姐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說的夠久瞭,該剎住車放弟弟們回傢休息瞭。
“OK,那我到時候打電話再跟你約照相的時間哈,Kongphop弟弟,等姐姐的電話哦。”
“是為公事打電話吶,朋友,不是別的事哈。”
Fang學姐還不忘拿朋友打趣,害得當事人立即舉起瞭Flag。
“咩…完全可以排除這種可能,保證聊的是公事,畢竟像姐姐這種高層次的人,怎麼會滿足於光聽聲音呢,一定是要看到赤裸裸的肉身才會來感覺的好嗎。”
這一言不合就飆車,惹得一桌子人不禁發出瞭心領神會地淫笑聲,但還沒笑幾秒就瞬間灰飛煙滅化作一團安靜,因為有一隻兇巴巴恰北北的小怪獸在一旁抱怨瞭起來。
“你們笑什麼要這麼大聲,能不能顧及一下旁邊正在工作的人的感受啊!”
此人擺出瞭一副天下唯我獨大的大當傢的架子,聒噪過去許久後,Arthit仍然氣鼓鼓地走瞭過來,看樣子像是生吞下瞭一整個馬蜂窩。
“Fang,Not讓你去找他。至於你們這些一年生要是已經沒事瞭就可以回去瞭。”
這樣一來Arthit直接硬生生地把這個討論組給肢解瞭,Kongphop和他的小夥伴趕緊站起來,想要在因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被罰前逃離現場,但好像已經晚瞭。
“嘿,慢著!”
他們被身後傳來的聲音給叫住,兩人立即按照命令停下腳步,轉過身來,隻見那個人疾步走來,停在瞭他們正前方。
“把手伸出來!”
命令的直接接收人是Kongphop,盡管不明所以,但估計也能猜到這又是另一種新型懲罰,說不定,大當傢這次想要cosplay一把老師,體驗一下用教鞭或者別的什麼刑具來抽打學生手掌的快感。
最後,等Kongphop做足瞭心理準備後,伸出雙手,緊閉雙眼準備承受這接下來的暴刑,但等瞭好久都沒有一絲痛感,因為此時放到他手裡的隻是……四個橘子。
“拿走,我朋友特意拿來給你們的,既然接瞭就別忘瞭帶走!”
說完便轉身又去拿瞭一盒飯,然後就快步走開消失在瞭Kongphop的視線裡,留下他和朋友兩個人仍然一臉懵逼地沉浸在剛剛所發生的一切中沒緩過神來,直到M在一旁大舒一口氣慶幸剛剛並沒有發生什麼可怕的事。
“嗬咦…嚇死寶寶瞭,還以為又要被罰瞭呢。”
“嗯。”
Kongphop心不在焉地搭著話,而目光卻匯聚在瞭手裡這四個從某人那接過來的橘子…這被自己遺忘的橘子,其實他明明可以裝作沒看見,然後雲淡風輕的飄過,但他卻還特意追瞭來隻為送這四個橘子。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看著,Kongphop盡然想起瞭那句話。
‘最最關心你們的人,其實就是他們瞭。’
…關心我們的人?
但光是用想象的把Arthit學長那冰冷的面龐、兇狠的眼神和惡毒的話語與“關心我們的人”給聯系在一起,Kongphop就忍不住輕笑出聲來,因為大當傢的形象氣質與之相比實在是太格格不入瞭。
但即使是這樣,Kongphop還是覺得心裡像是湧入瞭一股暖流,因而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揚起來。
也許就如前面說的那樣…如果“最關心他的人”和“對他最狠心的人”是同一個人的話,那麼,他應該是沒辦法贏對方的,他應該做不到討厭對方,因為在他的眼裡總是有一種感覺……狠心的人,就連心狠時都是那麼的可愛。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分享skcp的小說第5章到這裏啦,連狠心都那麽可愛,這是情人眼裏出西施才會說出來的話!哈哈!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4章-不允許把大當傢的話當耳旁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