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6章-聽學長的解釋

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6章-聽學長的解釋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閱讀泰劇一年生同名原著小說第6章,正如暖暖說的,有時候不需要英雄,在溫室裏的大家是不需要英雄的,這個道理還得慢慢參透,大多數的我們都太依賴他人的幫助了!

對於這些一年生來說,“娛樂組”簡直就是那漫漫黃沙中一抹寶貴的綠。
因為娛樂組學長學姐們的職責就是教他們唱唱歌,做做遊戲,活躍一下氣氛,以及扮演“全職保姆”的角色,平日照顧新生們的生活,事無巨細,可以說就差把飯直接喂到他們嘴裡瞭。而且這些學長學姐們總是一副笑瞇瞇的樣子,全天24小時的好心情,學弟學妹們要是有什麼問題都可以隨時找他們尋求幫助。因此,一年生們都十分親近愛戴他們,簡直把他們當作轉世投胎的活菩薩。
與另一組人的性格形成瞭鮮明的對比。
…若娛樂組的學長學姐們是天堂七層的天使,那麼大三學長們恐怕就是那地獄十八層的撒旦瞭。
越是當娛樂組的活動還在進行時就被這些不請自來的大三鳥們硬生生打斷的時候,就越是像極瞭善良的天使被可惡的惡魔所劫持,鳩占鵲巢並用淫威逼良為娼的老梗。
“停!夠瞭!我已經受不瞭你們喊的這口號瞭!”
大當傢Arthit走上前來,大聲呵斥叫停,嚇得還在勾肩喊口號的一年生們趕緊把手放下來,如新兵訓練般立正站好。一個兩個都盡量低頭,為的是躲避學長如機關槍掃射般的眼神,生怕被揪出什麼錯來。
“你們的口號就喊成這個鬼樣子嗎,屁大點聲音,還喊得亂七八糟的,是誰教的你們!”
“是我。”
作為娛樂組的頭號勇士,大二的丹鳳眼學長舉起瞭手,因為無論是加油歌、學院歌還是口號都是歸大二娛樂組管的,所以新生們一旦出瞭什麼岔子,這責任也肯定是歸在娛樂組的頭上,因此娛樂組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瞭大當傢直接炮轟的對象。
“那可以請你們演示給我看看你們是如何教他們的好嗎!”大當傢聲色俱厲。
盡管大傢分工不同,各司其職,但介於職位還有年級都要高於娛樂組,因此,在大三教官學長的面前,娛樂組的人也不過是小輩而已,學長的命令依舊如聖旨般不可違抗。
一年生們隻能退散開來,騰出一塊空地,讓大二的學長學姐們走到正中間圍成一圈,而自己則退居二線圍坐成一個圓。大圓中心處的大二生們相互勾肩連成瞭圈開始喊口號,盡管才十幾個人,但那排山倒海的氣勢卻要勝過一年生們好幾倍,在場的許多新生們不禁被他們的精神所震撼。
…此時的大當傢正雙手交叉抱於胸前,而他的想法卻是與之完全相反的。
“這就是你們喊的口號嗎,我現在一點也不奇怪為什麼他們會喊成那副鬼樣子瞭,因為教者無能!”
學長這番結論簡直是把周圍的觀眾都當做瞎子嘛,明耳人都能感受到娛樂組的前輩們喊的口號比一年生們好瞭不止幾個檔次,但盡管如此也沒有人敢站出來與在場唯一的評委做爭辯。因為對於規矩,大傢都心知肚明,規矩的第一條就是,教官學長們永遠是對的;第二條,要是不服氣的話就請滾回去看第一條。正因如此,大傢隻能乖乖接受被懲罰的命運。
“你們給我一直喊下去,直到這些一年生們學會瞭到底要怎麼喊口號為止!執行!”
如此模棱兩可的命令,也沒說明到底要喊到什麼時候,簡直不如直接命令你們把喉嚨給我喊破瞭來得爽快呢。
盡管如此,娛樂組的學長學姐也沒有半句怨言,立即勾肩成圈再一次喊起口號來,這次的聲音比之前還要嘹亮。而圍坐在外圈的一年生們卻看著格外心疼,雖然口號並不長,但這麼一直循環喊下去,失聲是遲早的事。而且喊的同時還要跺腳加之前後甩頭,這麼兩三回下來就可以輕而易舉地把你整蒙圈瞭,但大二的學長學姐們卻要循環往復地一直喊下去,比之前一年生們的訓練還要慘烈許多倍。而實際上他們本不需要替一年生來承受這懲罰。
伴隨著一遍遍響亮的口號聲,愧疚感也一點點地吞噬著這些一年生們,有的已經開始雙眼婆娑,對眼前的這一幕不忍直視,一個勁得用眼神向大當傢求情。
但對不起…Arthit可不是那麼輕易就心軟的人,更何況懲罰大二生並不是他真正的目的,他真正的目標是這些一年生們。利用這些大二的與一年生們至善至親的關系,將大二的置於水深火熱之中給一年生們造成心理壓力,如此一來,這無形中的懲罰力度可要比使用暴力強萬倍。做戲要做全套,因此Arthit必須裝作一副冷冰冰的模樣,站在一旁視大二的口號聲為街邊的烏鴉叫,沒有半點要叫停的意思。但這聲音在一年生們的耳朵裡卻好像一輪大錘,每喊一次都像是往他們心上掄瞭一錘,將他們心中的愧疚感給砸得結結實實的。
…所以這還怎麼忍心能繼續聽下去啊。
“報告!”
來自一年生隊伍中的一個聲音瞬間吸引著眾人的目光,大傢紛紛轉過頭去,這其中也包括Arthit學長,但當他看清楚舉手打報告的人是誰後卻一點也不覺得驚奇瞭…常客,0062 Kongphop。
“說!”
Arthit一副領導姿態發聲,看向那個正在起身站立的人。
“我請求代替娛樂組的學長學姐們喊口號!”請願聲與依舊不斷的口號聲交織在一起。
Kongphop提出的請求在Arthit的意料之內,有時候Arthit會懷疑,這臭小子是不是電視劇中毒太深,才總是喜歡把自己當作男主角,但有男主角的地方就註定要有反派,而此刻便是反派出場的時候瞭。
“請求駁回!這裡不需要英雄!坐下!”
Arthit一口回絕,不講半點情面。但Kongphop也沒有放棄,繼續爭取著。
“但是我…”
“要是你不想坐下,那就出去,自己選!!!”
這兩條路看起來都極為尷尬,因為Kongphop現在已經是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瞭,他上次就因為違反規矩被黃牌警告,單獨拎出瞭隊伍。若這次又被紅牌趕出會場,那可就別再指望能重新歸隊瞭,肯定直接被年級除名瞭。
最終,Kongphop還是選擇按照人們所期望的那樣閉上瞭嘴巴,Arthit見瞭Kongphop這副樣子心裡暗爽。
…看見瞭吧,最後還是不敢以身犯險吧,呵…這些有男主角情節的人也不過如此嘛!
Arthit轉過身去繼續聽大二的喊口號,聲音逐漸嘶啞起來。他以為應該沒有人再敢來插手這件事瞭,但還沒到一分鐘,就又有個聲音進入大傢的耳朵。
“報告!”
Arthit立即轉頭查看,但眼前的一幕卻讓Arthit目瞪口呆,因為他不曾想到這次舉手的又是同一個人。
…還不知道怕是吧!
“我不同意!”
大當傢斬釘截鐵地切斷,不給對方任何解釋的空隙,他猜想這下自己的態度應該已經足夠明確瞭,但遺憾的是,他想錯瞭,因為對話者並沒有想退縮而是繼續窮追不舍。
“我請求!”
…艸!他是聽不懂人話嗎!
“我不同意!”
“我請求!”
“我不同意!”
“我請求!”
“Kongphop!!!”
Arthit忍無可忍地怒吼對方的名字,眼裡仿佛有一團熊熊烈火在燃燒,怒目而視眼前那個抽瘋卡帶的復讀機,而復讀機卻沒有半點露怯的樣子,甚至看樣子還想要繼續請求。
就在這劍拔弩張一觸即發之際,就連還在喊著口號的大二生都不由得停瞭下來,看著這形同水火的兩人,隻聽大當傢辭色俱厲。
“你給我出去!以後都不用再跨進會場半步!”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仿佛都驚訝到停止瞭呼吸,因為這是迄今為止他們聽到過的最嚴重的懲罰,沒有之一。就連Kongphop自己在聽到這個命令時都有些錯愕,雖然他心裡早有準備。但即便如此,Kongphop也不會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後悔,因為這是他自己選的路,就算跪著也要走完。
於是乎受罰者轉身離開隊伍,徑直朝門口處走去,盡管腿像灌瞭鉛一般,每一步都顯得格外沉重。因為一旦出去瞭,就代表著Kongphop失去瞭繼續在本年級的資格。但還沒等他走到大門,就有一個聲音劃破瞭此時的沉寂。
“報告!”
突如其來的聲音使Kongphop停住瞭腳步,同時該聲音也成功吸引瞭Arthit學長的註意。Arthit學長轉過身來,吼問隊伍裡舉手的人。
“你有什麼事!”
M…Kongphop的好兄弟站瞭起來,盡管表情有一絲躲閃,但依舊直逼主題地說道。
“我請求讓我的朋友留下來,然後由我們代替大二的學長學姐們喊口號。”
M這不怕死的精神是值得膜拜的,但遺憾的是,這一壯舉不但沒有撲滅Arthit學長心中的怒火,反而如一把幹柴讓這火勢越燒越旺。
呃對瞭…他差點把這茬給忘瞭,一定會有人作為男主角的朋友挺身而出來維護其英雄光環的。但遺憾的很,因為無論如何他都是不會作出改變的。
“我不同意!”
他再一次說出今天不知道已經重復瞭幾百遍的話瞭,心裡正想著要把來求情的人一起株連瞭,但還沒來得及開口,就另有新生跟上瞭急先鋒的腳步,而且還不止一個人,而是來自不同方位的十幾個人。
“我請求!”
“我請求!”
“我請求!”
“我請求!”
場面逐漸變成瞭整個會場上空都飄揚著請願聲,以及高舉著的一年生們的手。逼得Arthit不得不疾聲呵斥。
“安靜!”
全場頓時變得鴉雀無聲,但今時已不同往日,在場的一年生們已經不再是第一次被訓時眼淚婆裟的他們瞭,如今的他們態度強硬立場堅定,致使Arthit也不得做出讓步。
“也行,我可以答應讓你們代替大二的喊口號,但你們的朋友還是要出去。”
…沒錯…他是做出瞭讓步,但你可別以為他會全盤退讓,越是這小子膽敢當著眾人的面造次,越是不可能因為朋友簡單求幾句情就如此輕易地放過他。
看樣子還有一些一年生對於剛剛的決定不滿意,還想繼續努把力,但Arthit裝作沒看見的樣子,轉身催促還在原處站著的人。
“你還傻愣著幹嗎,可以出去瞭!”
Kongphop充滿怨氣地看著Arthit的眼睛。
…繼續求情已經沒有意義瞭,畢竟一直以來對方都將自己視為眼中釘肉中刺,這次正好可以借此機會將這根刺頭給拔掉,這樣一來整個世界都清凈瞭。
“是。”
Kongphop應聲,然後便一聲不吭地開門走出瞭會場。
但是…他並沒有走遠,而是守在會場外面,豎起耳朵聽會場裡傳出的聲音,一會兒能聽到朋友們喊口號的聲音,另一會兒又是學長的訓斥聲,然後接著又是口號聲,就這麼循環往復地過瞭差不多十分鐘。
但有許久都沒再有聲音傳出,為瞭能聽到裡面的聲音,Kongphop不得不盡量貼在門上。忽然間,門砰地一聲被打開瞭,從裡面出來的是大三的一行人,而在隊伍最後面的則是位高權重的大當傢。當對方看到自己哪兒也沒去,還在這裡的時候,聲音立刻硬瞭起來。
“你還站在這裡幹什麼請問!”
“我在這等朋友。”
Kongphop如實回答,盡管他現在已經被逐出年級瞭,但他和朋友間的關系還是會一如從前的。
學長們聽到回答後彼此互看,仿佛在用眼神交流,在收到Arthit的一個點頭做為訊號後,便紛紛走向一年生,將其圍在中間,阻斷瞭他前後左右的道路。看這陣仗,似乎是要狠揍一頓這個嘴上無毛的臭小子。毫無疑問,Arthit必然是整個事件的領導人,接著,以領導人的提問作為開場。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趕你出來嗎?”
無論當下是處在何等水生火熱的境地之中,Kongphop依舊堅持自我,不卑不亢地說出那個自己早就明瞭的原因。
“因為我讓你覺得不滿。”
“不滿什麼?”
“不滿我請求幫助娛樂組的學長學姐們。”
“不對,我之所以把你趕出來,是因為我告訴過你,這裡不需要所謂的英雄。”
…不需要英雄?…
Kongphop雙眉緊鎖,這理由跟他所想的簡直相差千裡,他百思不得其解立即為自己辯護。
“什麼意思?還是說你不滿我總是強出頭,但我並沒有想要當出頭鳥,我隻是真心想要幫助朋友。”
“那你的朋友是隻能坐等你一個來救瞭還是怎樣?
對於學長的反問,Kongphop楞住瞭,思想仿佛受到瞭沖擊,似乎開始明白瞭一些什麼東西…一些Arthit學長努力解釋想要Kongphop明白的東西。
“若你的朋友總是習慣等待別人的幫助,那麼要是在日後遇到瞭更大的困難,他們將如何去面對和解決問題呢?如果他們總是期待能有人來帶領自己,連獨立解決問題的決心都沒有的話,那麼他們就真的不適合做我們的學弟學妹瞭。”
…這是第一次,學長心平氣和地在跟他講道理,而不是下達命令或者懲罰決定。
Kongphop現在才知道,原來學長們所做的每一件事的背後,都有他們各自的理由和道理,隻是他們並沒有直接說出來,而是用較為極端粗暴的形式展現瞭出來,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出於想讓學弟學妹們懂得更多的人生道理,當然,這其中也包括Kongphop。
“明白瞭。”
得到瞭學弟的理解,其他的學長們就逐步退散開來,留下Arthit一個人也剛剛轉身準備離開,但卻被攔瞭下來。
“等一下!我還有一件事不太明白。”
“又怎麼瞭!”
Arthit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剛剛費心費力、苦口婆心地說瞭一大通,怎麼還有事情不明白啊!”
“我問你要簽名的時候,也沒有逞英雄啊,可是你為什麼要懲罰我?”
…噢…他讓這小子大喊,叫別人來爆他菊的那次,噗呲,就連現在想起都還笑得停不下來。事實上,有些懲罰決定他是真的經過深思熟慮後才會下的,但還有的呢,就純屬於用來解恨的瞭。
“那你覺得是為什麼呢?”
Arthit把問題拋回給對方,他知道對方肯定對自己懷恨已久,因而現在想要一筆筆地把賬算清楚。Arthit覺得機智如Kongphop一定能猜到,他這麼做隻是為瞭自己爽。但不曾想到,這個一年生的猜想竟然跟自己想的大相徑庭。
“嗯…我覺得…你喜歡我。”
“你說什麼!”
Arthit的聲音雖大但明顯有些顫抖,Kongphop莞爾一笑,將理由娓娓道來,就像是在敘述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一樣。
“因為人們都說…當我們喜歡某個人的時候,我們總會想盡辦法地去捉弄他,為的是能引起他的註意,而你總是喜歡捉弄我、懲罰我,那麼就代表說…你在暗戀我對嗎?”
…阿西吧…臭小子!哪裡來的歪理啊你!瘋瞭吧,腦子有泡才會把捉弄懲罰當作是喜歡吧。
“不是啊喂!!!”
這剛一喊完,會場的大門就打開瞭,Arthit成功吸引瞭一批剛被放出來的一年生們的註意,沒法,Arthit隻能抬高音量裝作是在找茬。
“看什麼看啊!誰允許你們看瞭!結束瞭就趕快回傢!…你也一樣,可以回去瞭!”
後面一句話是專程轉過來對Kongphop說的,而Kongphop也簡單應聲到。
“嗯。”
僅此,對方一個轉身,氣鼓鼓地走瞭。留下Kongphop一路凝視,隨即聽到M充滿疑問的聲音。
“你剛剛跟學長在聊什麼啊,吼那麼大聲。”
雖然在朋友眼裡,他們所看到的隻有大當傢的可怕之處…但對於Kongphop來說,即便是可怕的,他也會永遠報以微笑。因為學長所做的事都是有理由的,而這理由,他剛剛才跟某人解釋過。
理由是…
“沒,沒什麼,隻是鬧著玩而已…”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分享skcp的小說第6章到這裏啦,情人眼裏出西施,總是硬道理的,而我發現與人相處實在太累了,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得罪人,或者說沒有達到別人的期許,就要被批評,就要被針對,這樣的事情實在經歷夠了,我很難按照人們的期待去完成啊,我實在太膽小了!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5章总算明白学长们的苦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