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7章-教官,就還是教官

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7章-教官,就還是教官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閱讀泰劇一年生同名原著小說第7章,粉紅凍奶大概都是我們這些SK女孩,去泰國的必點飲品了,不過有姐妹說很甜,很甜,這很泰國!

“大嬸,來一盤羅勒葉荷包蛋蓋飯。”
Arthit連腦子都沒過就直接點瞭一道泰國經典國民菜,因為剛剛訓練完新生的他,感覺身體被掏空,現在已經不想因為任何事情而浪費自己寶貴的精力瞭。更何況今天的訓練地點還是操場,所以Arthit除瞭要用比在室內還要大兩倍的音量外,還要跟著新生們滿操場地跑,但話說回來,這也怪不瞭別人咧,誰讓下達懲罰命令的人就是他自己呢。
…說實話,教官這活也並不輕松好玩,不僅吼得嗓子冒青煙,還要一直繃著個臉裝嚴肅,面部肌肉都要壞死瞭。而且其實這樣的情節和人設都是事先早就設定好瞭的,盡管有時候看起來好似學長們假公濟私濫用職權,但實際上最後默默承擔所有責任的還是他們,也應驗瞭那句話‘學弟學妹們累,那麼學長們就要更累’…這是全體教官學長們必須無條件接受的真理。
介於這個原因,大當傢Arthit訓練完一年生們後的第一要務,就是找東西來塞滿肚子以補充體力。他直接沖回宿舍,換上瞭簡單的T恤和短褲後就到樓下附近開始覓食。但因為已經快到7點瞭,正趕上瞭學生吃飯的黃金時期,人多的感覺都要溢出來瞭,就連賣奶茶的小攤前,隊伍都排成瞭一條長龍,沒辦法,Arthit隻能先在老板那點著,然後再鉆進人海尋找吃飯的位置,但還算幸運,讓他找到瞭最後一張空桌子不說,桌上還有一份專供候餐時間閱讀的報紙。
…嘿嘿嘿,剛剛好可以趁機讀讀報,感覺最近都沒怎麼關註國際大事,每天早晨一睜開眼就去上課,下午放學就訓練新生,半夜還要繼續想開會內容,生活如此枯燥地循環往復著,就算哪天流星撞擊美國瞭,相信Arthit都有可能不知道。
Arthit一本正經地打開報紙,開始心無旁騖地更新腦子裡的資料庫,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報紙,直到聽到有人問。
“請問可以一起坐嗎?”
“沒問題,你請便。”
Arthit眼也沒抬地就答應瞭下來,因為此刻他正專註於明星分手的八卦新聞裡,而且在此前他也看到瞭店裡人山人海的,跟別人一起湊桌也沒什麼關系,反正自己也是一個人。經過同意後,對方在對面的位置上坐瞭下來,還不忘瞭道謝。
“謝謝你,Arthit學長。”
“嗯,不客氣。”
Arthit毫不介意地回答,身為大當傢的照顧一下小學弟那也是天經地義的事…呃,等下,這小子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心中的疑惑促使Arthit從報紙後面探出頭來,但當他看清楚自己對面坐著的人後,不由得驚訝地瞪大瞭雙眼。
盡管對方現在沒有穿平常熟悉的校服或是院服、運動褲,而是穿著和他一樣的T恤短褲,但雙方的身份地位可不會因為著裝就此改變的,不管怎樣,教官依舊是教官,一年生也依舊是一年生…但眼前這個一年生跟別的一年生還不太一樣,這個一年生可是每次都喜歡挑事找茬的刺兒頭。
…0062,Kongphop!
“你來這幹嘛!”
Arthit立即化身大當傢,一秒鐘變嚴肅臉並大聲訓問道。心裡還暗暗地怪自己剛剛太過忘乎所以掉以輕心。但被問的人卻一點也不覺得驚訝反而一臉無辜地回答。
“嗷…剛剛不是你讓我坐下的嗎,而且現在別的位置也都坐滿瞭。”
對方後半部分的話使得Arthit立即掃瞭一眼店裡,果然和Kongphop說的一樣,每一張桌子都坐滿瞭人。但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一個一年生跟自己坐一桌啊,這樣太掉大當傢的價瞭,Arthit剛想開口趕對方出去,可店裡的大嬸過來搶先瞭一步。
“不好意思啊孩子,今天人多,你們先一起坐可以嗎?”
可能是因為大嬸聽到瞭Arthit和Kongphop間的對話,也可能是通過Kongphop的表情,大嬸察覺到他內心是有些拒絕的,因此立即過來化解尷尬。如有“神助”,看到大嬸抱歉的樣子,Arthit也不好再說什麼。
…自己本來也是這傢店的常客,店裡的大嬸平日裡也待他不薄,總是給他打比別人要多的飯量,要是他繼續在這不依不饒的,那可就不太好看瞭。
Arthit隻能硬著頭皮坐在原位,盡管心裡並不樂意。他板著臉,也不說話,讓大嬸自己去問對面的人。
“孩子,你點餐瞭嗎?”
“呃…還沒呢,那我要豬肉末煎蛋蓋飯好瞭。”
“好的呢,稍等一下哦,一會嬸給你做。”
店主人接瞭單子後就轉身去準備瞭。大嬸一走,就立馬有人按耐不住瞭,用一種極為嫌棄的語調嘲諷道。
“呵,煎蛋蓋飯,怎麼吃這種小孩兒才吃的東西。”
開篇基調就如此挑釁,Kongphop想必對方是想把積攢的不滿通過這種方式發泄出來。但作為一年生小輩來說,學長問什麼就要如實回答,沒有爭辯的權力。
“因為…我不怎麼能吃辣。”
“哈?長的倒是牛高馬大的,連辣都吃不瞭,真TM娘炮!”
犀利的語言加上嘲諷的眼神,不留半點情面,把對方數落得一分不值。
呵…不好意思,幫不瞭你。要想和我坐一桌呢,就要能跟我打完這場精神仗,但看來註定這整頓飯都是要被我虐的啦。我倒要看看這飯你是吃得下還是吃不下,別忘瞭這桌上誰才是老大。光是從點菜來看,這勝負結果就已經很明瞭瞭,最後的榮耀一定是屬於像Arthit這樣Man的硬漢而非隻會嘰嘰喳喳嗷嗷待哺的小麻雀的。啊呸…還以為有多厲害呢,其實也不過是隻弱雞,真是大快人心啊!哈哈哈!
“弟弟,你的粉紅凍奶好瞭。”
…阿西吧,老子居然把這茬給忘瞭。
賣奶茶的姐姐拿來顏色少女、口味甜蜜的粉紅凍奶並伸手遞給這個眼神銳利的少年,但此時少年的臉已經變得煞白,並矢口否認道。
“嘿咦!你送錯桌瞭吧姐,我沒有點啊。”
“怎麼可能沒點,就是你的啦我不會記錯的,咩…每天都來買別以為騙得瞭姐。”
…一清二楚,再無狡辯的機會,Arthit已無計可施,一臉囧態,尷尬地看著對面的一年生,默默地轉過去從奶茶姐姐手裡接過瞭凍奶。
“這是你的冰咖啡。”
“對的,謝謝。”
Kongphop把冰咖啡放在桌上,跟粉紅凍奶挨在一起。他瞄瞭一眼桌上的粉紅凍奶,眼裡透著笑意,頗具玩味地說道。
“我才知道,原來學長喜歡喝粉紅凍奶。”
“阿西…!”
Arthit仿佛被石化瞭,面部逐漸風化剝落,掉的滿地都是,其腦容量也瞬間告急,一時間搜索不出別的罵人詞匯,所以隻能往外蹦出這點。
…完瞭,這下形象全毀瞭,心疼辛辛苦苦裝逼的自己,費盡心機,沒成想居然在陰溝裡翻瞭船…怎麼瞭,有什麼問題嗎,教官學長喜歡喝粉紅凍奶是違反瞭你傢的規矩還是咋地。而且這粉紅凍奶是真的好喝嘛,甜甜的,喝瞭能讓你瞬間心花怒放神清氣爽,所以人傢才把它當作是驅散疲倦的秘方啦,僅此而已。況且粉紅凍奶在學校裡也是有一大批固定粉絲的好吧。雖然Arthit對這粉紅凍奶愛得深沉,但礙於自己目前大當傢的身份,怕被一年生們看到自己手捧凍奶的樣子,與大當傢高貴冷酷的形象不符,因此隻能先忍痛割愛,告別自己中意的凍奶一段時日瞭。
但今天可能是他的水逆日,所以怕什麼來什麼,而且看到他喝粉紅凍奶的人居然還是那個他最不想讓其發現這個秘密的一年生。
…造孽啊啊啊啊!!!
此時這個怨念極深的少年名叫Arthit,他想要用手裡的粉紅凍奶和對方做個瞭斷,但還沒來得及實現,就被打斷瞭。
“煎蛋蓋飯和荷包蛋蓋飯好瞭。”
大嬸端來瞭剛出鍋熱騰騰的飯菜,Arthit伸手端過自己的羅勒葉荷包蛋蓋飯,突然間有一個奇思妙想閃過他的大腦,於是他立即叫停對方。
“等下,先別吃!”
Kongphop剛要拿起勺子的手停在半空中,看著對面說話的人輕咳瞭一聲後,端瞭端架子,大當傢再次上身,隨即一本正經的說道。
“作為你的學長,我來教導教導你…你知道我們現在吃的每一粒糧食有多麼的來之不易嗎?”
“知道。”
Kongphop點點頭回答,盡管還不明白Arthit葫蘆裡究竟買的什麼藥,但直覺告訴他,對方肯定又在謀劃著些什麼。接下來Arthit的一席話證明,Kongphop的第六感十分地準確。
“為瞭檢驗你對糧食的珍惜與感恩之情,你能在開動前背誦一下禱告詞給我聽嗎?”
“可以。”
Arthit暗笑,隨即對Kongphop進行命運的宣判。
“那就請你用音量來體現你對每一粒大米的感恩之情吧,我想看看到底有多深刻。”
這簡直就是懲罰嘛,Kongphop愣住瞭。可別忘瞭,現在他們可是在賓客滿座的餐館正中央坐著,要是大傢正吃著吃著飯,突然有個人念起瞭禱告詞,毋庸置疑會成為全店的焦點,更何況Kongphop還被要脅一定要大聲背誦。
但盡管如此,下命令的人卻毫不在乎,並不覺得丟臉,相反還疾聲催促道。
“嗷!還在等什麼,快背啊!還是說你對糧食的感恩隻有嘴上那點功夫而已!”
Arthit嗆聲,投來瞭挑釁的目光,一副賭你不敢的樣子。Kongphop經過幾秒鐘思考後,深吸瞭一口氣,按照學長的指令開口背誦。
“一餐一食皆有價!
浪費可恥要抹殺!
飽漢不知餓漢饑!
無辜孩童憐天下!”
全店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向這個在店裡大聲背誦禱告詞的人,有的顧客甚是不解,怎麼好端端地吃著飯,這一言不合就開始唱天下無辜的孩子們,聽起來好像在罵自己一樣。因此就有人轉回去開始和朋友們小聲議論並時不時地斜眼睛撇Kongphop以泄心中不滿。這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並不知道,這是背誦者在歌頌糧食對全人類的貢獻與恩澤。
唯有Arthit一人,此時心裡早已樂開瞭花,因為看到自己的小陰謀得逞瞭。但才沒有那麼容易結束呢,Arthit眼疾手快,一把就奪過瞭Kongphop面前的那盤煎蛋蓋飯,就在Kongphop剛想舀起來吃的時候。
“啊…等一下別急著吃…這盤才是你的。”
煎蛋蓋飯被強行換成瞭羅勒葉荷包蛋蓋飯,Kongphop一臉懵逼的問。
“給我幹嘛?”
“鑒於你對於糧食的一片真情,所以我想讓你多吃點…這盤飯裡啊既有羅勒葉,又有荷包蛋,這樣你才能吃得飽啊,怎麼瞭…難道你想拒絕我的好意不成。”
盡管覺得哪裡怪怪的,但Kongphop並沒有權力拒絕這突如其來的好意。他隻好接受眼前這盤被強制調包的羅勒葉蓋飯,毫無怨言地埋頭吃瞭起來。
…沒關系,這頓不吃煎蛋也沒事,反正對於吃什麼他本來就無所謂,而且這盤飯裡的羅勒葉分量真的很多,多到不敢相信對方竟然願意跟他換,而且更反常的是,對方居然還破天荒的與他攀談起來,態度甚是友好。
“好吃嗎?”
“好吃。”
“真的嗎,但我覺得這傢店的老板做的菜口味偏輕,我幫你重新調調味好吧。”
話音剛落,志願者就立即揭開瞭魚露辣椒醬的蓋子,並不問及當事人的需求就三下並作兩下往其盤子裡舀,下手之狠從色澤便可輕易看出,滿滿兩大勺的辣椒使羅勒葉蓋飯完美變身成辣椒炒飯。
“好好享用哦。”
最後竟然以如此紳士的語氣作為結尾,在大當傢身上實屬罕見。但不知為何,Kongphop覺得這比平常大當傢沒好氣說話的聲音還要可怕好幾倍。因為他剛剛才意識到自己被捉弄瞭,低頭看看盤子裡的辣椒,恐怕這次下手要比以往都要狠十萬倍,但Kongphop現在能做的,也隻有向厄運低頭瞭。
不喜歡吃辣的人有些猶豫地舀起瞭一勺羅勒葉,在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後終於胡亂塞進瞭嘴巴,但才剛嚼完第一口,那辣感就長驅直入,直逼大腦的中樞神經,Kongphop忍受不瞭,立即抓起冰咖啡打開蓋子然後咕嚕嚕地往裡灌,嘴唇和舌頭早已麻木,難受的眼淚一直在眼眶裡打轉。
而坐在對面的另一個人呢,此刻正一邊吃著煎蛋蓋飯,一邊嘬著粉紅凍奶,歡天喜地地邊嚼飯邊觀賞同桌的吃飯直播呢。
…對啦,Arthit承認他就是故意要整這個一年生的,盡管有濫用職權公報私仇的嫌疑,但就如Arthit之前說過的,不管怎樣,他們二者的身份是始終不變的,對方依舊是那個跟他結過梁子的學弟,不僅敢和自己叫囂,還喜歡說些瘋瘋癲癲的話,就像上次,他來問自己為什麼喜歡捉弄他一樣,簡直一派胡言!而現在Arthit就要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讓他清楚……自己整他純粹是為瞭解氣開心啊喂!
TRRRRRRRRRRR!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聲,打斷瞭Arthit的思路,他拿出手機看到屏幕上顯示的是朋友的名字,按下接聽鍵。
“Hello…嗯,什麼事…嗯,正在吃飯…哈?現在就要過去嗎,嗯嗯,行行,一會就過去。”
掛斷電話,Arthit分三口把剩下的飯給吃完瞭,站起來時還不忘瞭轉過身交代。
“我要走瞭,至於你要把它統統吃完,絕對不許剩下,別忘瞭你之前對糧食的感恩。”
大當傢調皮地挑挑眉,最後還不忘挖苦一番,丟下Kongphop一個人孤零零地面對那盤還沒吃到一半的飯。直到對方離開後,Kongphop才長舒一口氣。
…其實Kongphop也不是不知道會被整,但每次他還是會以身試險。其實他也想試試被對方氣得咬牙切齒的感覺,但卻從來都做不到。也可能是因為每次都是自己去招惹對方在先,所以大當傢的想要報復回來也不足為奇。
他低頭看看那盤全是辣椒的羅勒葉蓋飯,雖然他現在完全可以對其置之不理,因為無論怎樣,下令人也不會真的再回來檢查看他到底吃完瞭沒。但是最後他還是選擇信守自己對學長的承諾,將那辣到使其癲狂的羅勒葉飯送進嘴裡,強迫自己吃完。這好不容易吃完瞭,Kongphop也都麻木瞭,因為已經辣到失去知覺,就連嘴巴都變成瞭香腸嘴。
“大嬸,結賬。”
Kongphop叫住剛好經過準備去給別桌上菜的大嬸,想要買單,但對方卻完全一副摸不著頭腦的樣子。
“嗷…剛剛跟你坐同一桌的人,他已經付過瞭啊。”大嬸的解釋也讓Kongphop一驚。
…“同桌的人”和“他已經付過瞭”?
剛剛隻有一個人跟他坐同桌,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就是說…
想到這,他立即站起來走出店,徑直朝就在旁邊不遠的奶茶店走去,他問正在榨果汁的姐姐。
“姐姐,我的冰咖啡多少錢?”
“哦,沒事,剛剛那個點粉紅凍奶的弟弟已經付過瞭。”
…跟剛才一模一樣的回答,這回答算是幫Kongphop解決瞭一些心中的疑惑。本來他是專程想買水來解辣的,但當聽到這個之後,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起某人,隨機改變瞭初衷。
“那我也要一杯粉紅凍奶。”
Kongphop等瞭沒多久,絢麗的飲料就到手瞭,他付好錢後,就開始品嘗粉紅凍奶的滋味。
…果然不出所料,它並不能幫助Kongphop解辣,但至少,它讓Kongphop知道,為什麼自己始終無法對那個人生氣。
那是因為…自己經受不瞭甜蜜的誘惑。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分享skcp的小說第7章到這裏啦,突然覺得鋼炮有都M的傾向,稍微地“打壹巴掌給個甜棗”,就能讓他欲罷不能,哈哈!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6章-聽學長的解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