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來誓妳(WhyAreU)第三篇-只是我想對他做惡作劇嗎

緣來誓妳(WhyAreU)第三篇-只是我想對他做惡作劇嗎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看看泰劇緣來誓妳原著小說中文版第三篇,P Fight惡作劇可沒有這樣的呢!不要拿惡作劇來隱藏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哈哈!明明的嘴唇是很粉嫩啦!

主要出場人物(按出場順序)
Tutor,工程院大二學生,簡稱Tor(Saint飾演)
Na,會計學院(Hwahwa同系的朋友)
Fighter,工程院大四學生,簡稱Fight(Zee飾演)
Day,工程院大二學生(Pangpondoo飾演)
Hwahwa,會計學院,簡稱Hwa(Janis飾演)
P’Jan,Hwahwa家的女仆
P’Ke,Tutor打工蛋糕店的老板

“是Tor來了嗎?到這邊來壹下。”當Tutor走進Hwahwa家的時候,突然從身後傳來壹個人的聲音。他回頭去看是誰,便認出這個正走過來和他打招呼的,原來是Hwahwa同系的朋友,Na。
Na:“他們告訴我說,妳會帶蛋糕來的,對吧?”
Tutor:“額。。。是的,這個就是。”
Na:“那這樣的話,Tor就到後面的廚房去幫忙給蛋糕插上蠟燭吧。Na和Day會在前面盯住Hwahwa不讓她發現的。”
Tutor:“好的,沒問題~”
Tutor點頭回應Na的同時,Fighter也剛好走了進來。但是Tutor卻顯得毫不在意,徑直地走向後面的廚房。
Na:“誒,Tor,等等。帶上P’Fight和妳壹起到後面去準備吧,等下就讓P’Fight為Hwahwa捧著生日蛋糕出來啊~”
這突如其來的要求不僅讓Tutor臉上露出吃驚的神色,連Fighter也感到滿頭霧水。因為大家都知道,把蛋糕帶過來的並不是Fighter,那為什麽要讓他去為今天過生日的主角獻上蛋糕呢?
“那個,Na,我覺得啊。。。”站在不遠處的Day看到眼前的這壹幕,支支吾吾地想要說些什麽化解壹下尷尬的局面。
“有什麽事都待會兒再說吧,Day,現在當務之急是讓他們倆趕快到後面去把蛋糕裝飾好。等下所有的環節都準備好之後,我和Day會給妳們發信號吶,到那個時候就可以出來了~”這個時候Na的心裏只有準備生日這件事,哪還註意到那麽多,Day的勸阻都還沒說出口,她就已經急匆匆地安排好壹切,將Fighter和Tutor兩人推向後面的廚房。
Tutor什麽都沒說,只是輕輕地嘆了口氣。雖然從他的表情裏可以看出明顯的不滿,但他還是保持沈默壹言不發,也許只是因為不想在好朋友的生日會上引起壹些不必要的麻煩吧。
Fighter就這樣安靜地端著蛋糕跟著Tutor走向廚房。Tutor很輕易地就在昏暗的廚房裏找到了燈的開關。Fighter倒是壹點都不驚訝,他知道Tutor和Hwahwa是青梅竹馬的關系,如果他不知道開關所在的話,那才會讓人感到奇怪。
燈開後,廚房逐漸亮堂起來,Tutor走向櫃臺並將蛋糕接過,放在中間壹些的位置。Fighter則站在壹旁,壹點兒都沒有要幫忙的意思,他只是交叉著雙手,坐在櫃臺上旁觀Tutor將蠟燭壹根根地插在蛋糕上。看了壹會兒,這個旁觀者突然想起了壹些事,笑了出來,隨即用壹種調笑的語氣問道。
“其實,我不喜歡當那個捧蛋糕的人,妳知道嗎?”
“。。。”Tutor聽到這句話覺得很無語。剛才說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就已經讓他很不爽了,現在他更加不想討論這個問題,為什麽眼前這個人還非要哪壺不開提哪壺呢?
Tutor:“我說,妳到底想表達什麽?”
Fighter:“妳沒明白我的意思嗎?”
Tutor:“妳覺得我,就像是很樂意妳來捧蛋糕嗎?”
Tutor擡頭看向Fighter,眼神裏滿是挑釁,可隨即又收斂了眼神。
“來,幫忙拿著這個”。Tutor心想剛才不應該說出那句話泄露自己的真實想法,所以趕快轉移話題將蠟燭遞給Fighter。
Tutor:“請多派上點用場,行嗎?我先去找下打火機。”
Fighter:“哦?妳的意思是覺得我沒用嗎?”
(註解:在Fighter和Tutor的對話當中,Tutor壹般會使用“khun/phom”這樣比較禮貌的詞語,而Fighter則壹般會使用“mung/gu”這樣比較粗魯的詞語。)
Tutor:“沒錯啊,就是說妳沒用。”
Fighter:“Ai Tor妳說什麽?!”
Tutor:“我說妳先把這個拿著,我去找打火機。”
Tutor說著就將剩下的蠟燭推向Fighter,自己忙著去找打火機,只留Fighter壹人留在原地,臉上帶著煩躁的表情。雖然還在找著打火機,但是Fighter壹動不動的反應讓Tutor更加不耐煩了。
“妳還在神遊什麽啊,P,趕緊去把蠟燭插上啊!”
Fighter聽到雖然覺得很不爽,但也懶得和他爭了,他選擇安靜地去插好蠟燭,避免壹些不必要的麻煩。他瞥了蛋糕壹眼,雖然不喜歡Tutor這個人吧,但還是忍不住對這個蛋糕點頭表示驚嘆,還挺漂亮的。
這份驚嘆也源自他壹直以來的壹個想法,Tutor是喜歡Hwahwa的。雖然這個想法已經被Tutor本人親口否認了,但是眼前的這個用心制作的蛋糕卻令Fighter更加確信了自己的想法,Tutor壹定偷偷地喜歡著他的所謂的“好朋友”。
“蠟燭插完了嗎?妳往那邊站壹點,我站這邊,這樣我們兩個就可以同時進行,可以節約壹下時間。”蛋糕的原主人已經帶著打火機回來了,並催促著快點弄完。Fighter則聽他說的,往旁邊挪了壹下,為Tutor留出了壹定的空間。兩個人站好後看著蛋糕僵持了壹會兒,是Fighter的壹句話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沈默。
“Happy birthday to my beloved friend(祝福我親愛的朋友,生日快樂)哈?”
(註解:“Happy birthday to my beloved friend”這句話是寫在蛋糕上的英文祝福語。)
“。。。”聽到這句問話,Tutor什麽也沒說,似乎不準備給出任何回應,但是在他的臉上已經可以察覺到煩躁的神情。
“其實,不用加上朋友這個詞不也挺好的嗎?‘’Fighter沿著剛才的問話,繼續說道。
此刻,被Fighter直視的Tutor,眼中已經由煩躁逐漸轉為憤怒。他終於忍不住了,帶著不悅的情緒回應。
Tutor:“妳這樣說,到底想表達什麽意思呢,P?”
Fighter:“就是字面的意思啊。”
Tutor:“P’Fight!”
Fighter:“沒錯,我想表達的是,其實在妳的內心不僅僅想當壹個朋友,對嗎?我有說錯嗎?”
Tutor:“妳錯了。”
Fighter:“真的嗎?”
Fighter慢慢地靠近Tutor,臉上帶著質疑的表情。他覺得像Tutor這麽固執的人,不會在這個時候就閃躲開,他壹定會正面迎接來自自己的質問,這壹點令他忍不住覺得好笑。可是當他靠近眼前的這位學弟時,內心的壹種感覺又升騰了起來,直到最後令他感覺有些奇怪。
這種感覺絕不帶著某種激情的成分,但卻是壹種,想要去尋覓,想要再次去觸碰他的嘴唇的感覺。他自己也無法判明這是何種心情了,也許他只是想知道這雙嘴唇是否還像之前那樣柔軟。這種奇怪的想法促使Fighter將自己的註意力從Tutor睜圓的眼睛轉移到帶著橘色調的雙唇。
當Tutor察覺到對方的眼神正盯著自己嘴唇的時候,他將嘴唇抿起了壹些,但還是沒有動。而Fighter這邊卻慢慢地靠得越來越近,呼吸的熱流在兩人之間傳遞,兩張面孔即將重疊在壹起。越發靠近的臉龐也代表著越發接近的雙唇,眼看著只剩下近似於無的距離,而其中的壹方也像是準備吻下來的樣子。。。
“P,妳這是在幹什麽?”冷靜而抗拒地說出這句話的正是Tutor,在他的表情裏能感受到的只有冷漠。
“我覺得啊,妳特麽真的挺搞笑的。”眼見這位學弟緊緊地抿起雙唇,就好像是害怕自己會像上次那樣發起強吻那樣,Fighter內心覺得挺好笑的,他放下手上的蠟燭,輕輕地搖搖頭。
當然,那位幾乎被這位學長的舉動嚇到的人,內心自然也感覺不輕松,他試探性地發問。
Tutor:“P,妳這是,又在戲弄我嗎?”
Fighter:“要不然呢,妳以為我在幹嘛?Tor,妳不會以為我真的要吻妳吧?”
Tutor:“。。。”
Tutor沒有繼續和Fighter繼續討論這個話題,只是拿過他手上的蠟燭。當然也是因為感到有些惡心,所以才不假思索地停下和對方的爭論。但他似乎又想到了什麽,展開了反擊。
Tutor:“但是像這樣的事也不太尋常吶,P’Fight。除了妳自己本人,誰還能更加了解妳真實的心意呢,P?”
Fighter:“。。。”聽到這話的人壹時語塞。
Tutor:“我說得不對嗎?”他說完便昂起頭對上Fighter的視線,還帶著狡黠的笑容,接著聳了聳眉毛,便繼續低頭去檢查蠟燭插好沒有。
Fighter看著這位學習搭檔,瞬間不知如何應答,只能搖搖頭心想著,這個人怎麽還能這樣?
他感到有些沮喪,因為在Tutor的身邊並沒有覺得很激動。就像剛才那樣,他只是想單純地看著Tutor的臉,想看這個學弟到底想幹什麽。他只是。。。只是想看著這雙微微抿著的,泛著橘色調的嘴唇,即使知道對方已經感受到自己炙熱的視線而並未覺得尷尬。
這也許只是,只是我想對他做惡作劇嗎?
如果要說到更深層次的想法,他還是不明白自己是否真的想要親吻那雙柔軟的嘴唇。但是在心意明晰之前,人們總是會先去堅持自己最初的想法,他只是想捉弄眼前的這個人罷了。
“終於弄好了。”Tutor說道,開心得就像是得到最喜歡的零食的小朋友。
只是給蛋糕點好蠟燭而已,Fighter不知道為什麽他能高興成這樣。
“接下來,就把這個端出去吧。”Fighter輕輕點頭,接著準備走出廚房。
“等壹下吶,P’Fight”Tutor已經端上蛋糕,卻又突然說出這句話攔下了Fighter。
Fighter:“又怎麽了?”
Tutor:“我覺得還是應該妳來拿著這個。”話畢就將蛋糕遞給Fighter。
Fighter:“剛才都跟妳說了,我不想拿。”
Tutor:“為什麽?Na剛才不是都說了想讓妳拿著的嗎?”
Fighter:“但是我不想啊,我累了,妳來拿就行了。”
“但是。。。”得到否定答復的Tutor依舊有些猶豫。
“Tor,能聽聽我的想法嗎?跟妳花了幾百買來的蛋糕相比,我有更加貴重的東西要送給Hwahwa,明白嗎?”
Fight不耐煩地說出這番話,Tutor聽到之後微微撇嘴,他從內心裏感到絕望,心想眼前的這個人怎麽會懂得自己真實的想法呢?
“那就,算了吧。既然P’Fighter不想端蛋糕的話,我自己來端就好了。”Fighter看著他搖搖頭,但是Tutor卻突然微笑起來。
Tutor:“即使妳不想直接地說出來,但是。。。”
Tutor:“但是,還是謝謝妳啊。”
Fighter:“。。。”
Tutor:“。。。”
那壹刻是世界停止了轉動嗎?因為有壹刻Tutor好像是看到了Fighter的笑容,沒有不屑,沒有嘲笑,是發自內心的壹種笑容。
“額。。。”Fighter點點頭還是不耐煩的樣子,接著就在Tutor之前走出了廚房。
在房內的Day看到蛋糕已經上場,趕忙將燈打開。很快,生日快樂歌的幸福歌聲就充滿了整個房間。
Hwahwa看著Tutor笑得非常開心。因為在過去,同系的朋友總是問她為什麽不答應和P’Fight在壹起的時候,對於說出真相,她感到很有壓力。但如果Tutor在的話,她就覺得很有安全感。
當然她最想感謝的還有Tutor身邊的Day,這位趕著幫忙去將燈打開,營造氣氛的朋友。
“Happy birthday to youuuu~(祝妳生日快樂~~~)”
美妙而幸福的生日快樂歌在眾人的掌聲中圓滿結束。Tutor走向前,將插好許願蠟燭的生日蛋糕獻給自己的好朋友。Hwahwa感到非常的幸福,她微笑著,帶著感激的神情看著Tutor。
Hwahwa:“真的非常感謝妳吶,Tor。”
Tutor:“嗯嗯,我們都希望Hwahwa能壹直開心幸福吶~”
Hwahwa幸福地點點頭,並在吹滅所有的蠟燭之前暗自在心裏許下了生日的願望。
Tutor將手上的蛋糕切好並分發給想要吃的客人們,而大部分客人並沒有特別感興趣,真正坐下來靜靜地仔細品嘗的只有Day,Hwahwa和Fighter。
“真的很好吃吶,Tor。”Hwahwa不愧是Tutor最親密的好朋友,只需吃壹口,她就能識別出這個蛋糕是Tutor本人的手藝。旁邊的Day也顯得很開心,也親手送上自己精心準備的禮物。Day和Hwahwa談話的樣子顯得很是熟絡,Tutor也慢慢地加入到他們的談話,直到有其他的客人將Hwahwa喊走,這場談話才暫停下來。
Day和Tutor看著對方,無需多言也知道對方的想法。而讓他們沒有察覺的是,從談話的壹開始,便有壹雙眼睛在局外默默地觀察著他們,這個人就是Fighter。
剛才未曾有過的想法突然在他的腦中成形,也許Day,也是喜歡Hwahwa的吧?
換句話說,剛才和自己談過話的人們,不管是像Tutor這樣親密的朋友,亦或是像Day這樣朋友的朋友,他們都應該是喜歡Hwahwa的。
哈。。。?真是夠混亂的。
慢慢地,Hwahwa的家變得越來越安靜。Tutor已經有壹會兒沒有聽到外面說話的聲音了,即使他身處廚房,也不難察覺外面的房間已經慢慢安靜了下來,Hwahwa的朋友們應該也到了陸續回家的時候了。
“Khun Tor不用做這些的啦,等下P會自己收拾這些的。”Hwahwa家裏的女傭P’Jan看到Tutor在水池裏沖洗盤子,趕緊跑過來阻止。
Tutor:“吼~P’Jan,沒關系的啦,只是洗洗盤子而已,Tor還是可以自己來的。”
P’Jan:“我知道妳會做,但是不用妳來做得呀,如果Khun Hwa看到了,P’Jan就要被責怪了呢。”
Tutor:“Hwa不會看到的,P’Jan知道的。”
P’Jan:“我當然知道妳是好心要幫忙,但畢竟這些都是P’Jan的工作呀。Khun Tor應該去休息室,然後等Khun Hwa過來招待妳的。”
Tutor猶豫了壹會兒沒說話,但在看到P’Jan臉上充滿懇求的神情之後,還是忍不住答應了P’Jan的請求。
Tutor:“好的,那我就不繼續了,但如果P’Jan需要任何幫助的話,直接告訴我就行~”
P’Jan:“好的好的,快去客廳休息吧~”
在走出廚房之前,Tutor輕輕地向P’Jan點點頭告別。隨後他來到客廳,此時的客廳幾乎沒什麽人在了,唯壹坐在那兒的人,就只有P’Fight。
他就坐在沙發的角落,毫不在意周圍的情況,獨自打著電話。直到Tutor走過去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Fighter才擡起眼,壹副“妳怎麽還在這兒?”的神情。
Tutor的表情顯露出對某人的極度不滿,突然說道:“這是我朋友的家啊。”
等Tutor說完,Fighter突然笑了起來,幾乎就像是在嘲笑Tutor壹樣。
Tutor鄒起眉,不過他沒有繼續做出反應,只是在心裏對自己說:“算了吧,不想再和他鬧下去了。”
最後他選擇忽視對面的人,開始獨自玩起手機。但依舊可以感覺到有人在盯著他,他擡頭迎上這道目光。
Tutor:“怎麽了?”Tutor對看著他的人做出這句話的口型,但是卻並沒有發出聲音。
Fighter:“。。。”
Tutor:“真是麻煩。”
Fighter:“說妳還是說我啊?”
Tutor:“當然是妳啊,P。”
Fighter:“哈~”這次並沒有生氣的感覺,只是在Fighter嘴角的笑容又增加了壹分。
“Tor,P’Fight”壹道響亮的聲音打斷了他們之間的對話。
當他們轉身,才發現是Hwahwa和Day正從外面走進客廳來。
Hwahwa:“時間已經挺晚的了,妳們兩個要回家了嗎?”
Tutor:“嗯,是的,要準備回去了。”
Tutor點點頭,站起來將手機放回口袋,準備回家去了。
至於Day的話,他不必和Tutor壹起回家。即使他們是壹同來的,但是Day的家就在離Hwahwa家不遠的地方,而Tutor卻需要坐出租車才能回到寢室。
“等等吶,Tor,先別急著走~”Hwahwa突然叫住正準備離開的Tutor。
“怎麽了?”Tutor轉身,覺得很疑惑。
但是Hwahwa卻沒有直接去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轉身去找剛從沙發上起身的Fighter。
“P’Fight吶,Tor的寢室離我家有點遠,P’Fight可以開車送Tor回去嗎?”“誒!不必的,Hwa,我可以自己回去的。”當聽到Hwa請求Fighter送他回去的那壹刻,Tutor立馬就直接表示拒絕。“別這麽固執了,Tor,就讓P’Fight送妳回去。。。吶~”Hwahwa沒有繼續說別的,只是推拉著Tutor,想直接將他引到P’Fight的車上去。
“Hwa,我。。。”Tutor有好幾次想攔住Hwa,但是對方還是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
“要不,到我家去睡吧?”看到眼前的這壹幕,走在後面的Day突然說道。 “哦,對哦。。。都這麽晚了,Tor其實不用回寢室的呀。但是也沒必要去Day那邊去睡吧,直接在我家睡就好了呀。”Hwa對於Day的提議很是贊同,又接著補充。
Day:“去我家休息不是挺好的嗎?”
Hwahwa:“當然是在我家睡啊,Tor是我的朋友啊,Day。”
Day:“可是,Tor也是Day的朋友啊。”
Hwahwa:“但是我比妳更早認識他啊。”
Day:“。。。”
Hwahwa:“。。。”
兩邊相爭不下,但是都沒有要放棄的意思。
而引起這場爭論的人,就無奈地站在兩人的中間。
Tutor看向Day和Hwahwa,他們臉上的表情顯得有點好笑。兩方都盯著他,想要得到他肯定的答復。
Tutor:“妳們倆的家,我都不會留宿的。”
Hwahwa & Day:“為什麽?”
Tutor:“明天我還需要工作,所以必須得回寢室去才行。”
“嗷~”Day很失望的樣子。
“太不巧了。”Hwahwa回答的語氣也沒有什麽不同,她很失望地撅起了嘴巴。
“如果這樣的話。。。那就只有壹個選項了~”Hwahwa倒是很開心,此時她的內心正因為可以盡可能地拉近自己好朋友和P’Fight的距離而暗暗竊喜。
“妳也不用笑成這樣吧,Hwa。”Tutor對於Hwa的表情感到很無語。
“我壹點都沒笑啊~ P’Fight,趕快開門吧~”Hwa讓車子的主人趕緊開門,而Fighter這邊則不情不願地執行著命令。
Hwa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明顯,等車門開後,便直接將Tutor推進了車內。“Tor,不要壹副苦瓜臉可以嗎?和他壹起走的話,妳連出租車費都省下了啊。而且今天,Hwa也非常感謝妳啊,Tor,生日蛋糕真的是最好吃的。”Hwa小聲地對Tutor表達著真誠的感謝。“額。。。好吧~”面對Hwahwa突然的感謝,Tutor也不好再發出什麽怨言。“那就晚安啦,Tor。”
“Hwa也是吶,再次祝福妳生日快樂呀。”Hwahwa微笑著,幫自己的好朋友關上了車門。
Tutor在車內看到Fighter與Day和Hwahwa談論了幾句,接著就走向了駕駛座。
“砰!”(車門關上的聲音)
很大的壹下關門聲就在身邊響起,隨後車子就啟動了。在駛離Hwahwa家之前,Fighter按響喇叭向Hwahwa和Day示意,而他們也揮手表示告別。
對於好朋友這種特意讓自己和Fighter拉近距離的舉動,Tutor只能長嘆壹口氣表示無奈,因為在他看來根本就沒什麽用。直到現在,他對於Fighter的感覺還是沒有變過,這個人就是讓他喜歡不起來,或者說不值得他去親近。算了,不想這些了,Tutor已經懶得去想這些讓他感到煩躁的事情。
車子慢慢地開著,雖然已在車內共處了快1個小時,但是他們倆卻壹言不發,安靜地氣氛冷如冰窖。
其實Tutor也並不是刻意地不說話,他也試著挑起過話題,但是這位學長的反應就好像是說句話就能要了他命似的惜字如金,所以到最後,他也只好為了不再尷尬,繼續保持著沈默。
“非常感謝能送我回來。”終於抵達寢室,Tutor在解開安全帶之前向Fighter表達感謝。
“額。。。”Fighter只是輕輕地點點頭回應。
“還有,就是。。。”Tutor欲言又止的樣子,似乎還有什麽話沒有說完。
“什麽?”Tutor有些說不出口,兩人之前短暫地僵持了壹會兒,直到Fighter不解地看著他,發出了詢問。
Tutor:“沒什麽,只是想再次謝謝妳,今天讓我捧著蛋糕出去。”
Fighter:“沒事,那個蛋糕是妳買的,不是別人,所以應該讓妳捧著不是嗎?”
Tutor:“蛋糕不是買的,是我自己做的。”
Fighter:“妳還會自己做蛋糕?壹個大男人做蛋糕。。。難道不是有點奇怪嗎?誰教妳的啊?”
Tutor:“上烘焙課學的。”
Fighter:“上課?”
Tutor:“對啊,上課。。。怎麽了?我姐姐喜歡吃蛋糕啊。”
此時Tutor臉上洋溢著的驕傲的感覺讓Fighter很是疑惑,他談到的這個有些孩子氣的姐姐到底是個什麽樣的人啊?除此之外,令他在意的另壹個更重要的原因,則是像Tutor這樣壹個固執的人居然能在談論到姐姐的時候展現出這麽有愛的表情,真是有意思。
Tutor:“那。。。我就先回去了。晚安吶,P。”
Fighter:“嗯。”除了壹聲簡短的回應,他沒有再說更多。“晚安吶。。。”眼看著自己的這位學弟打開車門走向寢室的背影,Fighter自己卻默默地說出剛才未說出口的那句晚安。“對著自己不喜歡的人,我有必要說出這句話嗎?”Fighter自己也覺得很疑惑。
他帶著無法解釋的感覺,看著眼前走向寢室的,逐漸變小的背影。可以確定的是,這種難以移開目光的感覺並不是單純的迷戀,只是,他也弄不清楚,他的感覺到底是什麽。。。
Tutor終於回到了宿舍。與房間的主人突然正面倒在枕頭上的聲音壹同發出的,還有深深地嘆息。他真的太累了,眼睛沈得就好像會在幾秒鐘之內就睡著壹樣。突然,口袋裏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讓他恢復了壹些清醒的感覺。
他調整了壹下姿勢,背躺在床上拿出手機,方便閱讀LINE上的信息。
Kik後輩的媽媽:弟弟啊,關於之前Mae(“媽媽”的意思,是這位媽媽的自稱)跟妳談到過的輔導課,現在需要取消壹下吶~ 真的非常抱歉,我在孩子的學校申請了輔導課,無論如何,真的感到非常抱歉吶。
Tutor:沒關系的,Mae,下次有機會再來也行的。
“叮~”(收到訊息的聲音)
Tutor還沒有來得及回剛才那條信息,突然另外壹條新的信息有出現在屏幕上。
Kaykai:Tor弟弟妳好啊~
Tutor:妳好啊,P’Kay(Tutor打工的蛋糕店的老板)
Kaykai:很抱歉吶,這麽晚了還給妳發LINE,打擾到妳了。
Tutor:沒關系吶,P。
Kaykai:之前,Tor弟弟和P說過想要增加工作的時間量,妳還記得嗎?
Tutor:沒錯吶,P。實際上,Tor已經加時工作有幾天了,有什麽問題嗎?
Kaykai:沒錯,P的合夥人打算要減少開支了。所以關於Tor的工作日程安排需要回復到和以前相同的日期和時長,這樣可以嗎?P真的想要找到壹個好壹點的解決辦法,現在的這個辦法是對Tor最好的吶~
Tutor:我可以的,P,不用太擔心吶。
Kaykai:P很擔心妳吶,就是怕妳。。。
Tutor:沒關系的,P’Kay。Tor馬上就要給壹個新學生去上輔導課了,所以您真的不用擔心的。
Kaykai:好的,那我就放心多了。謝謝妳的理解吶,Tor弟弟。
Tutor:好的,沒事的。回復完信息的Tutor開始在心裏質問自己:“妳哪有什麽新學生吶,Ai Tor?現在,連壹個學生都沒有了好嗎?”
此時他又發出了深深地嘆息,卻不同於剛才,這次帶著更加無奈和心累的感覺。
在疲憊不堪地閉上眼睛之前,他按了鎖屏鍵,把手機隨便放在床上空著的地方。
如果算上和P’Kay壹起工作的時間,現在就只剩下周二和周四的晚上,還有周六壹整天了。
但是對比他得到的酬勞以及生活需要用到的支出,已然開始出現入不敷出的趨勢。
這樣看的話,他可能需要再去找些新的工作了。。。但是,該去哪兒找呢?
Tutor拉過旁邊的枕頭,蓋著整個臉,轉了壹圈,讓臉整個地埋在枕頭裏。現在他的感覺,就像是有壹個如鯁在喉,難受得有苦說不出。
我好累,真的太累了,Tutor的情緒已經降落到谷底。他以前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絕望,也從來沒有為生計的問題感到如此的掙紮。
但是,當生活已然沒有其他選擇的時候,他又能做些什麽呢?
特別是當自己沒有選擇和退路的時候,最後能做的,就只有站起來繼續奮鬥。
即使他的內心在呼嘯,即使他的心裏在不斷地否定著自己,但是他的口中依舊是不停地喃喃自語著。他壹遍又壹遍地為自己祈禱,告訴自己可以扛過去,可以向前走。
“我可以的。。。”
“當然。。。我可以的。。。”
“不管發生什麽,我必須去戰鬥。。。我必須。。。我必須可以!”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看看泰劇緣來誓妳原著小說中文版第三篇就到這裏先了, Tutor真的好勵誌的壹個人!無時不刻都在為生活而努力著,所以會吸引住Fight這個富家子弟的眼光吧!咦!這是屬於霸道總裁劇情向嗎?!本文由“深夜的男朋友”小姐姐友情提供,請期待我的下次分享吧!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來誓妳(WhyAreU)第二篇-他不會喜歡我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