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來誓妳(WhyAreU)第四篇-即將失去所有收入來源

緣來誓妳(WhyAreU)第三篇-只是我想對他做惡作劇嗎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看看泰劇緣來誓妳原著小說中文版第四篇,看完劇後來看小說的好處是,自動代入人物的畫像,哈哈!而且泰腐劇的導演都還蠻會選人的啦!演員也很放得開去演!所以粉紅泡泡隨處可見!

Tutor,工程院大二學生,簡稱Tor
Zon,傳媒藝術學院大二學生
Sol,Zon的妹妹,BL小說家
Day,工程院大二學生
Saifah,工程院大二學生
P’Soda,某位學姐
Fighter,工程院大四學生

Zon:“妳不相信我嗎?”
Tutor:“哈?”
Zon:“妳不相信我嗎,Tor?”
Tutor:“相信什麽啊?Zon,妳在說什麽啊?”
Zon:“就是剛才跟妳說的,我們倆現在是在小說裏啊。”
Tutor:“等等,妳在說什麽啊?”
Zon:“相信我啊,Tor!現在我們都在Sol寫的小說裏!”
Tutor:“Zon!”Tutor對於朋友突然之間的胡言亂語很是詫異,他喊了壹聲Zon的名字,想讓他清醒壹點。
Zon:“我說的都是真的!妳真的,真的要信我啊!”
Zon顯得很著急,這次他不僅用更大的聲音強調著,矮個子的他甚至伸出雙手抓住Tutor的肩膀,猛烈地搖晃起來,想要迫切地讓對方相信,自己說的都是實情。
Zon:“相信我啊,Tor,信我壹次!”
Tutor:“Zon,等等,妳冷靜壹下好嗎?”
Zon:“Tor,相信我。。。誒,Tor,啊,我去,Tor,相信我!!!”
“嗯!!?”Tutor聽到有人在叫他,從夢中驚醒過來。
他慢慢地睜開眼睛,半夢半醒地眨著眼,想要看清眼前這個叫醒他的人是誰。
“Tor,妳怎麽上課的時候睡著了啊?”壹道熟悉的聲音傳來,Tutor很輕易地辨認出叫醒他的是Day。
“嗯。。。”Tutor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所以先隨意地答應了壹聲。
“妳壹般,都不會這樣的啊?”
“可能是。。。昨天晚上睡得有點晚吧。”Tutor擡手揉捏著鼻梁中間的位置,想要緩解壹下疲勞的感覺。
其實Tutor晚睡的原因很簡單。在即將失去所有收入來源之後,他忙著計算自己的生活費還能不能支撐得起學校的住宿和夥食費。但是不管怎麽節約,算到最後的結論就是,他每天只能用很少很少的錢,才能勉強維持日常的生活。
“誒,Saifah已經走了嗎?”當Tutor完全清醒過來,環顧四周的時候才發現,本來應該坐滿了人的教室,現在已經空空蕩蕩了,連和他壹起來的好朋友Saifah也已經先行離開。
“嗯,是啊,P’Soda喊他去教別人彈吉他去了,為了足球隊的唱歌節目做準備呢。但是,總的來說,Zon那邊其實壹點都不想參加這個項目吶~”
“好像是這樣哦,我看到Saifah都是和其他的人在壹起排練呢”Tutor點點頭說著,表示理解。他其實非常清楚自己朋友的習慣,除非讓他感到有挑戰性了,不然他是不會輕易參與進來的。
Day:“誒,Tor,妳沒事吧?我感覺妳看起來真的好累的樣子。”
Tutor:“嗯嗯,沒什麽的。”
Day:“妳確定?”
Tutor:“嗯,真的,妳就放心吧,我真的沒事~”
Day:“好的,沒事當然最好。但如果需要幫忙的話,壹定要說出來啊。如果妳什麽都不說,我都不知道該怎麽幫妳。好了,我又要去籃球隊參加訓練了,現在都這麽晚了,我得趕快去了,不然啊,又要被那些4年級的教訓了。”
Tutor:“嗯嗯,Day可以先走啊,快去吧。我收拾完東西之後,等下也要回寢室了。”
Day:“那,我就先走壹步嘍。周壹再見吶。”
Tutor點點頭,目送著朋友離開教室,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才輕輕地嘆了口氣。
這嘆氣源自於他這輩子都沒想過自己居然會在課堂上累到睡著。無奈之余,對於這堂課的授課老師的寬松程度,他還心懷著壹絲感激。也許是因為教室比較大,所以才沒有被註意到吧。
等收好所有的東西之後,Tutor邁著沈重的步伐,慢慢地走下教學樓。
今天的他,不急著趕去甜品店工作,更不用著急要去給哪個學生上輔導課。突然空出來的時間顯得有些無聊,但利用這段空閑來休息和思考壹下也是不錯的選擇。該想想了,接下來的路應該怎麽走?
Tutor的腦海壹片喧囂,而外界也並不安靜。下午的這個時間段,不同年級的學生們會開展各式各樣的活動,他們分布在校園的各處,聲音大到令人側目。有的啦啦隊正在為自己支持的選手拼命地加油,另外還有誌願者協會的學生們歡聲笑語著暢談人生。
Tutor想了想,這些熱鬧的場景似乎都與他無關,他從來都沒有參加過這些活動。倒不是他自己不想參加,而是現實的情況不允許他有多余的時間去享受那些有趣的校園生活。
“Waai!”(註解:在泰語中,是女性常用的感嘆或驚嘆語氣詞。)
後面傳來的響聲引起了Tutor的註意,等他回頭,眼前壹位女士摔倒,文件散落壹地的場景令他嚇得趕緊沖上去幫忙。
Tutor:“教授,妳沒事吧?沒有摔傷吧?”
教授:“沒事,我沒事,但是這些文件。。。”
Tutor:“我來幫您撿。”Tutor說完,馬上就彎著腰幫忙去撿散落得到處都是的文件。
教授:“孩子,放到這個盒子裏面就好。”
Tutor:“好的,沒問題~”
教授:“誒,那邊的同學。。。對,就是妳,如果沒事的話,能幫忙來撿壹下文件可以嗎?”
在Tutor撿文件的時候,教授也向碰巧走過的壹位學生發出求助,希望他也能來幫幫忙。
起初,Tutor只是專心地撿著地上的文件,並沒有去註意那個被教授喊來的,同樣穿著工程院制服學生。而當他撿起自己這邊所有的文件紙,擡頭看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那個壹起幫忙的人居然碰巧就是P’Fight。
教授:“真的太感謝妳們兩位了!給我吧,教授可以自己拿了。”
Fighter:“沒事的,教授,還是讓我們兩個幫您拿吧。”
眼前這位學長用柔和的語氣說出的這番話讓站在不遠處的Tutor很是吃驚,原來像P’Fight這樣的人也能這樣說話嗎?他居然還能有這麽體貼的壹面?Tutor吃驚之余不禁仔細地想了想,似乎還真的沒見過P’Fighter對誰體貼過。
教授:“那太好了,妳們兩就跟著教授走吧,幫我把文件送到目的地去。”
兩人都點點頭,隨即跟上教授的步伐。壹路上,Tutor本無意和同行的Fighter有任何的交流,但是旁邊的這位學長卻突然靠近他的臉並輕輕地低聲說道。
Fighter:“我可都看到了。”
Tutor:“妳看到什麽了?”
Fighter:“剛才,妳是不是對我做出了壹副嫌棄的表情了?”
Tutor:“我看妳是對我有成見吧?”
Fighter:“誒,Tor,我說妳。。。”
RRRRrrrrrrr(手機鈴聲)
突然,教授的手機響起,讓跟在其後的兩人也停下了腳步。
“啊?緊急會議嗎?。。。好的好的,沒問題,我會盡快趕過來的。。。嗯嗯我知道的”接起電話的教授只是匆匆地說了幾句就掛斷了。她轉身,用壹種關切而又不好意思的眼神,看著面前的兩人。
教授:“不好意思吶,教授和助教們有壹個很緊急的會議要開,如果不是很麻煩的話,能不能請妳們幫忙把這些文件送到教學樓去呢?”
Tutor:“沒問題的,教授~ 要送到哪棟樓去呢?”
教授:“送到社會系的圖書館那邊就好,A棟。妳們走進去之後,壹直走到最裏面,那裏有壹個文件儲藏室吶。但是孩子們,妳們要小心點哦,最近那邊都在翻修,這個時間段,工人們可能都要下班回家了。”教授壹邊囑咐著要註意的事項,壹邊在包裏翻找著鑰匙遞給他們。
Tutor:“好的,教授~”Tutor騰出壹只手接過遞來的鑰匙。
教授:“哦哦,對了,那個儲藏室的門有點問題,妳們要是打開的話,壹定要先找什麽東西擋在門口,讓它保持開放的狀態。如果門要是不小心關上了,從裏面是沒辦法打開的啊,這個妳們壹定要多加註意啊~”
Tutor:“好的,沒問題吶”
教授:“太感謝妳們了,孩子們。”
Tutor:“教授,您放心吧~”
時間:下午18點05分
Tutor和Fighter兩人終於走到了社會系圖書館的A棟大樓。或許是因為正處在翻修中,大部分的學生不會選擇到這邊來,所以整個大樓顯得很安靜,安靜得都有些陰森森了。Tutor從沒想過社會學院的圖書館居然看起來如此黑暗。
他們在圖書館大樓前停下腳步,Tutor對身旁的人說:“P,妳還能多拿壹個箱子的,對吧?”
“妳什麽意思?”Fighter似乎有些不耐煩。
“來吧,這對妳來說就是小菜壹碟不是嗎?幫我拿壹下,我還得去開門。”
壹語話畢,Tutor就將自己手上的箱子直接壘在了Fighter箱子的上面。
突然就多拿了壹個,Fighter顯得有些不悅,但最後卻什麽都沒說,等著Tutor去開門。
門開後,燈也隨之點亮,Tutor便回過身從Fighter的手中接回了自己之前拿著的箱子。
Fighter:“其實,妳讓我拿著就行。”
Tutor:“沒事啊,我可不想麻煩妳這樣的人吶,P。”
Fighter:“什麽叫我這樣的人?”
Tutor:“像P這樣的人,怎麽說。。。”
他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壹時語塞,想了想,然後不置可否地聳聳肩,好像也不太確定到底該怎麽回答。
Tutor:“算了,就當我沒說。走,進去吧。”
前面走進大樓的人並沒有給出正面的答復,Fighter也不再多問。只是安靜地跟著前面的這位學弟,時不時地盯著他的背影,內心充滿著復雜的情緒。
無論如何,他都沒法兒解釋,自己這種復雜的情緒到底是什麽。
或許,其中之壹是尊敬嗎?這位學弟還沒畢業就已經開始工作賺錢了。不像自己,現在還處在向父母伸手要生活費的階段。
又或者說在自己身邊的人當中,論努力程度的話,沒有壹個人能和Tutor相提並論,所以這種感覺也有可能,是覺得他很了不起嗎?
Fighter很想將自己的情緒梳理清楚,但每每都因為太難而放棄。而每次見到Tutor,這種復雜的情緒都會強烈地湧來,令他迷茫得不知所措。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走到了走道盡頭的文件儲藏室。Tutor先壹步把手上的盒子和包放在地上,走上前去準備開門。
“哢噠,哢噠”(房間電燈的開關被按來按去的聲音)
Tutor壹手撐著門,壹手反復按動著房內燈的開關,Fighter聽到了隨即詢問道。
Fighter:“這裏的燈壞了嗎?”
Tutor:“或許吧,我已經試了好幾次,沒反應。”
Fighter:“那算了,我們趕緊進去,快點放好再快點出來就行了。”
Tutor:“知道啦~”
Tutor帶著點無奈,將箱子從地板上搬過來懟住門後走了進去,而Fighter卻感到很奇怪,不明白他為什麽要這麽做。
Fighter:“為什麽妳把這箱子放在這兒啊?”壹邊不解地喃喃自語,壹邊用腳踢開擋住門的箱子。失去了阻擋,門在他們的身後緩緩關上。
“!!!”(門關上的聲音)
Tutor:“P’Fight,那個門!!!”
Fighter:“什麽?”
Tutor:“這個門是壞的,不能從內部打開的啊!”
Fighter:“啊,怎麽會?”
Tutor:“剛才教授還專門跟我們交代了。P’Fight,妳到底怎麽回事啊?!”
Fighter:“我。。。我忘了,我不記得這個門是壞的了。”
Tutor:“那妳到底記得什麽啊,P?!”
Fighter:“Ai’Tor,我。。。”
Tutor:“夠了,什麽都別說了。。。”
Tutor擡手阻止還要說話的Fighter,不甘心地跑到門邊,還想試試能不能再打開。
Fighter抱著箱子也走回門邊,他知道Tutor這時候壹定不想聽他說話,可看到他不停地嘗試著開門但毫無效果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問道。
Fighter:“怎麽樣,還能打開嗎?”
Tutor:“還是。。。不行啊。。。”
Fighter:“。。。”
沈默的氣氛蔓延在他們的四周,突然Tutor轉過來看著Fighter,臉上帶著非常不滿的表情。
Tutor:“這都是因為妳啊,P!”
Fighter:“我?”
Tutor:“是!就是因為妳。P應該看到那個擋門的箱子了吧?即使妳不記得教授說的話,但至少也應該想想為什麽我要把箱子放在那兒吧?!”
Fighter:“妳現在到底抱怨個什麽勁兒呢?”
Tutor:“我怎麽能不抱怨,啊?就因為妳,我們都被困在這裏了,P!”
Fighter:“不是還能給外面的人打電話嗎?”
Tutor:“我包放外面了。”
Fighter:“用我的不就行了。”壹邊說著,Fighter從口袋拿出手機遞給面前的人。
Tutor接過手機後看了壹眼,突然卻搖搖頭,用壹種復雜的目光看著Fighter。
Fighter:“快點給什麽人打電話啊,等下維修的工人都要回家了。”
Tutor:“。。。”
Fighter:“到底怎麽了?”
Tutor:“P’Fight。。。妳。。。”
Fighter:“。。。”
突然,手機的主人像是意識到什麽似的,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
Fighter:“妳別跟我說,我手機,沒電了?”
Tutor:“嗯。。。真是見鬼!!!”
Fighter:“妳別抱怨了好不好,我耳朵都要聾了!”
Tutor:“那妳倒是註意壹下啊,怎麽手機沒電了都不知道呢?”
Fighter:“我能預知自己會被困在這兒啊?”
Tutor:“妳應該多留個心眼!”
Fighter:“說我沒留個心眼,那妳呢?為什麽不先問問自己,為什麽要把包留在外面?”
Tutor:“包太重了,我就放外面了,那妳怎麽不記得充電呢?”
Fighter:“壹個包能有多重?妳把他背進來不就什麽事兒都沒了。”
Tutor:“。。。”
Fighter:“。。。”
Tutor不想再爭論下去了,撅著嘴生著悶氣,而Fighter那邊也沒什麽兩樣,兩人就這樣生氣地幹瞪眼,看著對方。
“算了,不想爭了。”眼前的這位學弟嘆了口氣,轉頭看向了另壹邊,他的臉上帶著不知是遺憾還是難過的情緒,但Fighter卻壹點都不想看到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Fighter:“等著,我再去找找看還有什麽能開門的東西。”
他在房間裏到處尋找,最後找到了壹根金屬線。就像電影或電視劇演的那樣,Fighter把這根線插進鎖孔裏,試著看能不能開門。可是現實和藝術畢竟是有差距的,開門並沒有他想象得那麽容易。
“哢噠哢噠”(金屬線觸觸碰鎖孔的聲音)
“能行嗎?”Tutor靠著門,轉身看著正試著開鎖的人。
Fighter並沒有回答,只是壹邊掏著壹邊拉著門把手,希望下壹秒門就能打開。可到最後,卻只是搖搖頭作為失敗的回答,靜靜地坐在了地上。
“哎。。。”兩聲嘆氣重疊在壹起。
Tutor:“我覺得,P還是別試了,等著別人來救我們吧。”
Fighter:“。。。”
Tutor:“就先坐著吧。”
Fighter:“嗯嗯,知道了。”
Fighter輕輕地點點頭,起身將放在盒子上的襯衣拿上之後,坐回了Tutor身邊。他從衣服的口袋裏掏出手機,決定試著再開機看看。
“不想放棄最後壹絲希望吶。。。”他內心想著。
其實,Fighter並不是那種會壹直玩手機玩得沒電的人,但今天的課程實在是太無聊了,所以他才會在課堂上壹直玩手機打發時間,所以才在妳他沒註意到的時候,電量都已經耗盡了。
“算了,別試了P。只要電用完了,不管妳怎麽試,都是打不開的。”坐在旁邊的Tutor看到他想要開機,便讓他別白費功夫了。
Fighter:“。。。”
Tutor:“還是等著別人來幫我們吧。。。”
Fighter:“嗯。。。好吧。。。”
Fighter此刻也覺得有些疲憊了,將手機塞回口袋之後就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時間:晚上20點24分
“啪~”(什麽東西拍在身上的聲音)
Tutor突然感到自己的左肩壹沈。當他轉頭去看,卻發現Fighter居然靠在他的肩上睡著了。
“P’Fight?”Tutor試著叫了叫,感到很迷惑。
然而肩上的人卻因為熟睡而保持著安靜,只有均勻而溫熱的呼吸聲起起伏伏。
Tutor:“P,妳又在捉弄我呢?”
Fighter:“。。。”
被問的人依舊沒有反應,而問話的人已經不耐煩地想要推開肩上的腦袋。
然而,未果。Tutor推得越是用力,Fighter就越往他的肩上靠。
Tutor:“妳是真聽不見,哈?”
他低頭看看這個令他討厭的人,心中暗罵,真是見鬼。
沒辦法,最後也只能讓這個人暫時靠在自己的的肩頭了。
“如果讓我知道,妳是故意耍我的話。”
“妳就死定了。。。”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看看泰劇緣來誓妳原著小說中文版第四篇就到這裏先了, 小編看了那麽多小說後,始終壹句,喜歡壹個人就是會不自覺地去靠近他!了解他!所以如果當妳開始去關註壹個人,並試圖要跟她(他)有身體接觸的話,那妳就落入愛戀之中了!本文由“深夜的男朋友”小姐姐友情提供,請期待我的下次分享吧!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緣來誓妳(WhyAreU)第三篇-只是我想對他做惡作劇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