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泰國電視劇腐劇《他不是我NOTME》小說第21篇-我先說好了,沒有第二輪了!

2021泰國電視劇腐劇《他不是我NOTME》小說第12篇-我剛才沒有反應過來,你再來一次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介紹2021年底新泰劇小說《他不是我NOTME》 的第21章, 劇結束了,讓一眾信女尖叫呼喚的一個周末,實在太棒了,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想問,off爸比不是有女朋友嗎?

-今非昔比-
Sean替我清理了身子、換好了衣服後,自己才去沐浴更衣。等到上了床之後,他並沒有自顧自地睡去,而是一把攬住我的身子,將我緊緊擁住。
「我先說好了,沒有第二輪了。」我警告道。
「我這還沒幹嘛呢~」眼前這人笑臉盈盈,他明顯是不懷好意,他最好是小心點,不然以後絕不讓他碰我。
「我沒開玩笑,我真的要睡了。」撂下這句話,我便拉過被子,將自己蓋得嚴嚴實實的。Sean見狀,又抓了被子,故意把我裹得跟木乃伊似的,光這樣不夠,他還湊過來抱著我。
「滿意了嗎?」他問道。
這誰家的男朋友啊,怎麽這麽煩人?
「就那樣吧。」我回嗆道。
「那就~晚安吧。」隨即將溫熱的吻落在我的太陽穴。
「你也晚安啊~」我回應道。
「要夢到我喲~」Sean打趣道,嘴角忍不住微微翹起。
「你還沒死呢,幹嘛要出現在我夢裏。」這人可真是,故意的吧,就是故意的,討厭!
「小嘴兒這麽厲害,那我們再來一次?」這人不像是口嗨,他還真的上手了!
「不要!我開玩笑的!Sean你下去,我不要了!」
每次跟他翻雲覆雨都累得要死,渾身都快散架了,真的受不了。
清晨
我和Sean跟往常一樣同去學校,今天他開了車來,沒騎摩托車,主要是我現在這個樣子坐不了摩托,但我心裏想的是連學都不上。可這馬上就要放假了,還是得去呀。
到了學校,從停車場出來,Sean一直在跟別人發信息,我實在忍不住了,便問道:
「Sean,你在跟誰聊天呢。」
我越說他還越來勁,難道在跟女孩子聊騷?
「怎麽,吃醋呢?」說這話的時候,他嘴角還泛著笑意。
「那我不能吃醋嗎?」我沒給他好臉色。
「要是我知道,你在跟女孩子聊天…」
Sean望著我,接著把手機放進褲兜裏。
「那你會怎樣~」這是在挑釁我呢,我下意識地聳了聳肩。
「並不會怎樣,我只不過是會去找別的人聊天罷了,現在想想就有兩個現成的呢,Gram算一個,還有Yok。」
即便是我在說笑,Sean登時便面露不悅。
「我在跟那倆人說話呢,他倆說在食堂等我們。」
他一臉正經的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這搞得我不禁後背一涼。
「Sean還什麽也沒幹呢~」說完便從褲兜裏掏出手機,遞給我看。
「親愛的要檢查檢查嗎~」
嗯…
好可愛啊他~
「不用了啦~你說你沒有,我就相信你沒有唄。」我不想刻意找他的茬,不是我翻舊賬,他以前不知道跟多少女孩子聊過,我實在是忍不住那樣想。
「…」
Sean一臉無辜地盯著我,把手機收回褲兜,我望著他,開口道:
「我從未像這樣認認真真地搞對象,就算你真的跟人聊騷被我抓到,我最多就是大哭一場,並不能拿你怎樣。」
「…」
「但你在越界之前,請顧及我的感受,要是你真的邁出那一步,我會有多難過。」
我沒跟他開玩笑,這的確是我的真心話,我已經將我的一切給了他,沒有什麽可以再失去的。我這顆心是他的,身體也是他的,除了坦率地跟他說這番話,別的我也無能為力。
「親愛的~Sean沒有對不起你,Sean不是亂來的人。一旦我遇上那個對的人,那我的世界裏就只容得下他一個,於我而言,你不僅僅是男朋友,更是我的『夫人』,我的靈魂伴侶。」
「…」
他這一說,我反而不做聲了,臉紅的跟猴屁股似的,不敢對上Sean投來的目光。
「相信Sean吧…好嗎~」
Sean也低下頭來,硬是要我看到他炙熱的眼神,他迫切想知道我的反應,我便遂了她的心意,擡眼望著他,爾後點了點頭。
「嗯,我相信你,你可別讓我失望啊。」
「肯定不會。」說著便抓住了我的手,拉著我繼續往前走,毫不介意路人投來的目光。我想這也沒什麽奇怪的,現在這個年代,兩個男人相愛也逐漸被人們接受。
當我和Sean到達食堂時,Gram和Yok已經等候多時,Gram假模假樣的歡迎我們,語氣中是藏不住的妒忌。
「倒也不必把手抓得那麽緊,就這麽想潑我冷水啊。」
呃…
誰潑你冷水了。
饒是Gram再怎麽揶揄打趣,Sean也沒放開我的手,直到我們走到桌前,各自坐在各自的座位上,這才放開了相牽的手。
「想吃什麽,我去給你買。」Sean轉頭來問我。
「你買你自己的就好了,沒關系的。」我並不想勞煩Sean。
「我就是想多跑幾趟啊~」這可讓我瞬間害羞起來,Sean一說完,Gram便刻意弄出聲響,將卷紙放在我和Sean之間的桌面上。
啪啪啪…
「嗬咦~你別想滅我的威風啊Sean,你拽什麽拽啊!」Gram這會兒可謂是嫉妒到了極致。
嗬…就跟個搶玩具的小孩兒似的。
「什麽叫滅你的威風,我照顧我對象,那是天經地義的事。」
「我也想照顧你對象,那我就去給他買水吧。」Yok一直坐在空調邊上不開腔,這會兒起身作勢要去買水。
「那我就去給你買飯,Sean,你要是想吃就自己買吧~」Gram真是欠揍,說完便跟著Yok一起走了。Sean沒作反應,只是靜靜盯著那兩人。
「多事。」Sean沒做更多的吐槽。
「你要是想吃什麽就先去買吧,我就在這兒守著桌子。」
我還真想不到,我也有跟別人好好說話的時候。主要也是Sean對我不講粗言穢語,我也就不好意思跟他稱『老子』之類的,他好言好語的,那我也一樣。
「嗯。」
Sean點了點頭,站起身來,打算去找點吃的。我就只好把手機拿出來玩,打開IG,慢慢往下滑,突然看見Sean的動態,他昨天發的一張照片,待我看清之後,眼睛瞬間就睜大了!
嗬咦!!!
他偷拍我的睡顏!!!!!!!
而且還配文:
「笨蛋老婆真可愛,正是該多吃多睡的年紀呢~」
啊這…
我跟你的年齡差很多??!
還有很多人跑來點贊和評論,喜歡的,滿意的占大多數,Gram和Yok也來簡短評論了,Gram沒好氣地留言道:很快就是前任了。
他們不怕被Sean收拾嗎?
而那個Yok,也沒什麽好話。
個個都這樣…
Sean並不理會那倆人的評論,可也有一些好事的女生來揶揄Sean,怎麽這麽快就有了新歡,都不給她們機會之類的。照片上的我正睡得香甜,被子遮住了我半張臉,只露出了額頭,眼睛緊閉,細密纖長的睫毛更顯突出,看上去倒像是個女孩子在睡覺。這樣一來,也就沒有人問Sean,怎麽找了個男朋友。但也有刁鉆刻薄的人,偏偏要來說沒見得我有多漂亮。
呵呵,我可謝謝您呢,沒有哪個男人想被別人誇漂亮的。
「來啦來啦,羅勒脆雞,快吃吧~」Gram把盤子放在我面前,食物的香味竄進我的鼻腔,勾起了我的食欲。一開始還不怎麽餓,一旦食物擺在我面前…我好餓!
「好的好的,我太喜歡了。」我回答道,接著打算直接上手,Gram滿臉含笑地看著我吃,心情似乎很不錯,沒過多久,Yok和Sean也回來了。
「吶,你喜歡的東西。」
Yok把茉莉花茶遞給了我,一見到那東西,我嘴角的笑意不自覺地更深了。
「嗬咦~我沒跟人說過我喜歡喝這個啊,你怎麽知道的?」
我很喜歡喝冰冰涼涼,帶有一點點甜的茉莉花茶,沁入心脾的清涼十分舒爽。但是Black並不喜歡這樣的東西,也不曾喝過。我以前邀他一起喝,他倒給我甩臉色。自打在這兒學習以來,我就再沒點過它。要是Yok見我經常喝,猜想我喜歡這個還說得過去,但我從沒有點過啊,他又如何得知我很喜歡呢?我心下不禁暗暗懷疑。
要是Yok不說「你喜歡的東西」,我會以為他就是隨便買的,剛好撞上了,而且他買的另一杯是汽水。
「就知道呀。」說完便靜靜看著我,我怎麽覺得心裏有點發毛啊。
可別跟我說,這個秘密又要暴露了…
但從性格上來說,Yok和Sean根本不一樣。Yok要是知道我不是Black,必定會大呼小叫說我在騙他,他這個人,心急得要死,根本藏不住事兒。
他肯定在打什麽小算盤。
「好啦好啦,別聊了,快吃吧,不然就來不及去上課了。」Gram打斷了Yok掙表現的機會。Sean則是穩坐釣魚臺,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默默地拿著刀叉把我盤子裏的豆角挑出去。
這人也是…
明明什麽都知道…
我沒跟他講過,我不喜歡吃豆角。我也是不明白,為什麽要在羅勒裏面放豆角和玉米頭?炒羅勒就炒羅勒,放肉和羅勒葉就夠了吧。
「幹嘛盯著Sean看,快吃啊,你不是不吃豆角的嗎?」見我盯著他看,Sean忍不住開腔了。
「知道的可真多呢。」我調侃道。
「什麽都知道呢,自己老婆的事都不讓知道,那還知道什麽。」
呵,又在逗我玩兒呢。
哦咦~不跟你爭論了!
我繼續埋頭吃飯,默不作聲,任是Sean還在替我挑豆角,我也不理會他了。
不得不承認,Sean好可愛,我的一丁點小事他都很上心。當我發現他得知我的真實身份後,他越是無所顧忌地對我好…我只是在懷疑,他從何得知這一切的?這些細枝末節的小事,有時就連我親哥哥都不知道。
吃完飯我們便上去學習了,顯然我們遲到了快半小時。我心想,這肯定要被罵了,結果老師來得比我們還晚十分鐘…我們都在等老師來上課呢,所以也沒被罵。
我認認真真地做著筆記,Sean則是靜靜聽講,Yok在睡覺,Gram偷偷在桌下玩手機,被狗狗的影片逗得暗暗發笑。
「呀,你不學習的嗎?」我轉過頭去與Gram耳語。
「你看這個,太可愛了,好像Lucky呀~」
呃…
我勸他聽課,他反倒還想拉我下水。但他把耳機遞給我的時候,我也沒拒絕,順勢戴上耳機看了起來。
看著確實挺好笑的,這只狗真是我見過的最調皮的。叫聲那麽大,主人訓它的每一句話它都在反駁。趁著我看視頻的時候心情不錯,Gram就順便跟我講這只狗的故事。
「你還記得嗎,每當我晚歸,Lucky就給我擺臉色,就像這樣沖我發泄不滿。」
「記得,你那只狗也是很調皮了。」
「就像我一樣可愛,不愧是我的狗。」呵,說到底還是在誇自己呢。
「你的狗,只有調皮搗蛋和愛嫉妒像足了你。」我這麽說,Gram瞬間就不悅了。
「我可不像你說的那樣。」
看吧。
要真不是我說的那樣,還跟我反駁什麽。
「是嗎————」我刻意拖長了尾音。
「要不是我喜歡你,我早就收拾你了。」Gram真是毫不顧忌地說喜歡我,奇怪的是,我並不覺得害羞什麽的,對於他的告白,我的反應很平淡。
跟Sean對我表白時的樣子差遠了。就算Sean沒有直勾勾地把喜歡說出來,而是旁敲側擊,但我每次都會臉紅心跳。
當我和Gram聊天的時候,Sean似乎不太高興,故意來叫我,好轉移我的註意力。(我坐在Gram和Sean之間,Yok則是挨著Gram坐。)Sean把頭靠向我的手臂,我看著他,他便趁勢抓住我放在桌上的手,一言不發地撫摸著我的手背。
就算Sean不說,我也知道他不喜歡我把註意力更多地放在別人身上。無論如何。我都是Sean的男朋友,即便是Sean同意那倆來追我,也是怕他倆會做出什麽過激舉動。再者,等到一切都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他倆就不再會把我當作喜歡的對象了。
我知道,Gram喜歡的不是我…
他喜歡的是哥哥Black,他只是不知道我不是我哥哥而已。Gram所以為的一切我喜歡的東西,實際上幾乎全是我哥哥喜歡的,但他竟然分不清我和我哥哥,不過這也不奇怪,畢竟我和哥哥長得一模一樣,沒有哪裏是有區別的。
好疑惑…
為什麽,Sean從一開始就知道我不是我哥哥呢?
我摘下耳機還給Gram,接著同Sean聊了起來。我的余光瞄到了Gram眼裏的悲傷,但那又怎樣?不管了。
畢竟…
Sean才是我的正牌男友…
「Sean,我問你。」我湊近他耳邊,用只有我倆才聽得到的聲音說道,他登時便將註意力轉移到我身上。
「說…」
「為什麽分得清,為什麽分得清我和我哥哥,為什麽會知道我不是我哥哥?」我壓低聲音,問出一連串的問題,Sean的眉頭皺得愈發緊了。
「我沒聽清~小朋友的聲音太小了。」
我只得挽過他的脖頸,壓低他的頭,往他的耳邊再湊近了一些,把剛剛的問話原封不動的再問了一遍,眼前這人為了聽清我的話,扣住了我的腰肢,與我貼得更緊。
「呃…」當他聽清我的問話後,喉嚨之中發出這聲低吟。
「為什麽?」我再次發問。
「因…因為…愛。」
!!!
這個回答讓我瞬間雙眼放大,Sean也沒閃躲,直直地看著我。
「我已喜歡你多年,怎麽不清楚你這些。」
喜…喜歡多年?
「所以說,我們很早之前就見過?」我不禁眉頭微微一皺,Sean卻笑臉相對。
「小朋友,你沒有經常見到我,但Sean有關註你。」
「見…見到?」
「嗯。」Sean點了點頭。
「在哪裏看到的?」我看著他繼續追問道,「你要是說在夢裏見的,我可不幹呢。」
先恐嚇住他再說,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繼續糊弄我。
「你去的每一個地方,Sean都去過。」眼前這人依舊含笑。
「Sean,你是陰魂不散嗎?幹嘛跟著我。」我實在是忍不住了,他雖是打趣般的說跟著我,但聽起來沒那麽簡單,我不相信,一定有些內情。
「不是陰魂,是男朋友啊~」Sean還是在笑。
「是嗎——」我拉長了尾音。
他讓我跟他在一起的那一天,拿了玫瑰花給我,只有一朵。他怎麽會知道我喜歡這樣的花,Black是不喜歡玫瑰花的,他嫌棄玫瑰太俗太艷,適合女孩子,不適合像他那樣的男孩子。
我也…
好懵,Sean怎麽會知道我的所有一切?
「呃,跟著這個人好幾年,怎麽還會去喜歡別人。」
太壞了,怎麽一直都讓我這麽尷尬!
「好啦好啦,不說了,上課吧。」
我把Sean按在我腰上的手推開,接著繼續記筆記,我知道他正看著我,卻要裝作沒有在看的樣子,他也真是的,不知道我很害羞嗎~下課後,我們四個從教室裏出來,此時同班同學跑來叫住Sean,說是老師找他有事,他也就不得不跟我們分開。
「那,小朋友你先跟Gram他們在一起。」Sean對我說道。
「嗯,你去找老師吧,我等你。」我對他說道。
「你不用擔心,我們會把他照顧得很很很很好」Gram故意拖長這句話,挑逗似的看著Sean。
「確定。」Yok也跟著附和。
「我得說些什麽。」Sean指著那倆人說道。
「…」
「我同意讓你倆追我男朋友,你們怎麽追我不知道。但你們應該明白,我對你們很放心,從朋友的角度講。」
「…」
Yok和Gram都沈默了,但看向Sean的眼神卻寫滿了不甘示弱,沒有人開口說話,但我仿佛聽到了無邊的打鬥聲。
「不要讓我傷心,不要離開我。」
Sean只是默默說著,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接著便去找老師了。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眼神裏滿是擔憂…我不希望Sean多想,我和Yok他們並不能像往日那樣相處,無論如何都得好好小心,好讓Sean不至於為我而牽腸掛肚。
「那我們找個地方坐著等他吧。」Gram提議說道。
「去哪兒好呢~」我問道。
「教學樓下面有坐的地方。」Yok說道,「現在可能沒多少人,但過一會兒說不定人就多了。」
「好的,我們去等他吧。」
我和他倆在教學樓底下等著Sean,其間我們一直在聊天,裝作無事發生的樣子。我是個很隨和的人,別人跟我在一起,並不會覺得不舒服。
「說真的,你們沒想過認認真真地去找個對象嗎?」我說道。
「就在這兒啊,不是在追你嗎?」Gram接話倒是接得及時,臉都快笑爛了。
「什麽時候你才會跟我們一起啊,我好跟Sean說清楚。」Yok也是個沒正經的。
「別這樣,說說也就罷了。」我搖了搖頭,「Gram,你也算一表人才,為什麽一直單著,去找個對象吧。」
「我心已有所屬了。」
「…」
「我沒開玩笑。」
「哈哈哈…」Yok顯然是被Gram的話逗笑了,我也跟著笑了起來。
「真是的,真討厭啊你。」
還好吧,我就是這樣的人~」Gram笑得好欠揍,就算他臉上是笑著,但我能感覺到他心事重重。
至於Yok吧,坐在一邊,也不多言不多語的,除了附和Gram。但從Yok有時看向我的眼神裏,我似乎看到了抱歉,但也只是一瞬,很快就消失不見。
就連幼兒園的小孩兒都知道,情侶之間肯定有點小秘密在心裏面,並不會把它擺上臺面揪著不放。
像這樣可就太累了。
叮鈴鈴鈴鈴
我的手機鈴聲響起,打斷了我們之間的對話。我拿出手機,看清來電人之後,下意識地望了望Yok,然後才按下接聽。
「Hello。」
(White,你在哪兒?)
是Daen哥,Yok的舊情人。
「在教學樓下坐著呢。」我回答的很簡短,聲音有些顫抖,Daen幾乎立刻就有所察覺。
(你跟Yok他們在一起對吧。)
「嗯」我回答道。
(待會兒我來找你,但在他們面前,你說粗話野話也是可以的,畢竟你現在還是Black,不是White,他們還不知道真相呢。)「啊」我應聲道,接著Daen便掛了電話。我總覺得怪怪的,好端端的Daen哥來找我幹嘛?
「誰打來的?」Gram問道。
「嗯哼~反正是個討厭的」Yok似乎很不care。
「你不想知道嗎?」Gram朝著Yok把眉毛一挑。
「想啊~」Yok笑得好假。
「嗯哼,你也一樣很討厭呢。」Gram不甘示弱。
他倆還在暗暗較勁,互相看不慣。此時,他們還在討論的來電人,已經走過來了。Daen哥穿著綠色的T恤,與他白皙的皮膚形成反差,下身穿著合身的深色牛仔褲。然而他的上衣長及膝蓋,越是這樣的穿著打扮,越是顯得Daen哥身材嬌小。最上面那顆襯衫扣子沒扣上,露出他精致的鎖骨。濃密的黑發有些亂糟糟,看來他來得有些匆忙。
今天的Daen哥,不經意間展露出性感來。
Yok盯著Daen哥看了好一會兒,爾後的神色便有些不悅。
「來幹嘛?」他嘟囔道,但看起來就是特意說給Daen哥聽的,Daen哥不搭理他,徑直走到我身旁坐下。
「想知道,我為什麽來嗎?」他沖著Yok挑了挑眉。
「…」Yok不言語,只是默默盯著Daen哥看。
「多事,信不信我『收拾』你。」Yok這話可謂是一語雙關,我不習慣這樣的挑逗,瞬間臉都紅了大半。
「呵,我還不曾體會過,你要怎麽『收拾』我呢」Daen也不甘示弱,滿臉含笑地懟了回去。
「想再試試嗎~」Yok伸出舌頭,打著圈兒地舔舐嘴角,望向Daen哥的眼神,似乎要將他吃幹抹凈。
「我是人,不是商品,不可能讓你白白去用。」Daen哥依舊不疾不徐地同Yok爭辯,我和Gram都覺得有些不安。
「我付錢也行啊~」
在幹嘛呀…
Yok過分了啊…
Yok這話一說出來,Daen哥的眼神瞬間變得淩厲。要是Yok還不收手,這倆人怕是真的會打起來。
「金錢也收買不了我。」Daen哥依舊保持冷靜。
「真的嗎?」Yok語氣輕蔑。
「當然,如果你錢不夠多的話。」

Daen哥這回答…
「呃,Daen,你來找我幹嘛。」我刻意轉移話題,以免Yok和Daen哥把矛盾鬧大。
「想你了,不行嗎?」Daen哥轉過頭來跟我說。
「你這樣的人,還會掛念別人呢。」Yok發出不屑的笑聲,「我還以為,你只會想著自己呢。」
哦咦~這倆人又是在幹嘛呢!
「當然會,就比如說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一直都在想著別人。」
「Daen!」
Bang!
Yok一拳砸在桌子上,爾後站起身來。
「為什麽!!」
Daen哥也微微起身。
「哦咦~你們還要吵到什麽時候!既然分手了就各自安好,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現在還來說這些有的沒的幹嘛?難道你還沒死心嗎?」
Gram也是忍無可忍了,才說了這麽一長串話。這會兒Yok和Daen才停止了對線,坐回原位,依舊是誰也不理誰的。
「呃,想喝水,我先去買水,Gram跟我一起去吧。」現場太過尷尬,我借口買水,拉著Gram迅速逃離。Gram顯然一臉懵逼,但還是起身跟我走了,我想著Gram也很煩他倆吧。
跟Gram一起走在路上,我想了很多事情,Gram並沒有主動跟我聊天,似乎也在思考著什麽。見他這樣,我便主動挑起話頭。
「誒,最近Lucky怎麽樣~」
「就很好啊,吃得越來越多了。」
「就跟他的主人一樣呢~」我打趣他道,然而Gram沒有像想象中那樣大笑,順便為自己開脫,而是臉頰僵硬,生生擠出個笑來,連回答都短得可怕。
「嗯,但最近我也沒吃什麽。」
「…」
見他這樣,我也不知道說什麽好,但還是盡力想讓一切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我還想著再去你家玩呢,想吃711的泡面,你家氛圍很不錯,狗狗也很可愛。」我狀似不經意地瞟了瞟Gram,等著他接我的話。
「…」
他並沒有像我想的那樣回話,這還不止,走得好好的,他突然停住了前進的步伐。我望向他,滿腹疑惑。
「怎麽了?」
「…」
他還是不回答我,看他那舉止似乎也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Gram?」我輕喚他的名字。
「沒什麽。」過了半晌,他還是閉口不談,臉上硬是擠出個笑。見他執意如此,我不僅長呼一口氣。
「我是覺得,我們應該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聊聊,我們早就該這樣了。」
最後,我倆買完水,在水吧對面找了個地方坐下。我倆各買了瓶綠茶,還沒品出什麽味兒,就咕嚕咕嚕地喝完了。
「想好要告訴我了嗎?到底怎麽了?」我主動拋出話題。
「…」
「你平時話很多,你也是知道的,你現在這個樣子,就是說明你確實有心事。所以我求求你,別騙我說你沒事。」
見我這麽講,Gram講雙手緊握,搭在膝蓋上,微微低下頭,這才開始跟我袒露心扉。
「我也不知道我這是在幹嘛。」
「…」
「我也不知道,我這麽做是為了什麽。我明明知道,你愛的其實只有Sean…」
「…」
Gram這番話,倒是讓我不知所措。誠然,我對他沒什麽感覺,但我也不想看到他難過。見Gram這樣,我都忍不住把真相告訴他。礙於Black不知所蹤,等他現身又是遙遙無期,再來,Sean說過,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等哥哥回來了就告訴我。所以我才想著,等一切水落石出了再說。
「Gram,其實…」我試圖說些什麽寬慰他。
「別,別安慰我,沒有那個必要。」
「…」
「再說什麽安慰的話也無濟於事,事實本就如此,無法改變。」Gram見我盯著他,便看了我一眼。這是我第一次,在Gram的臉上看到嚴肅和認真。
往常他都是個活潑的人,似乎不會為任何事難過,所以我才覺得,他心裏藏了許多事兒。
我這才體會到,當一個樂觀明朗的人變得緘默,他身邊的人會有多難過。
「我也是怪我自己,知道這麽做是在騙自己,即便我再怎麽追你,我也得不到你的回眸。」
「…」
「我明知道這無濟於事,可我害怕呀,我怕自己一旦退出,就會再也見不到你,僅此而已…」
「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些什麽,你也可能會討厭我。」我的嘴角有些僵硬,Gram眉頭緊鎖,顯然是不明白我在說什麽。
「有什麽原因,是讓我會討厭你的?我想不出來。」
「就試想下吧,如果你一直信任的人…欺騙了你,你還願意跟這個人繼續交好嗎?」
「…」
「我真的是你喜歡的人嗎?Gram,你看看我。」
Gram擡眼看我,滿是疑惑的神色。
「你喜歡的是這樣的我,還是說,你只是喜歡過去那個我?」
!!!
我正在對他進行「靈魂拷問」,這也是在暗示他,他喜歡的那個人不是我。
「你喜歡的,是性格溫順不粘人的,還是嘴毒心軟,脆弱的時候需要你在身旁的,你到底喜歡哪一類?」
Gram雙唇緊抿,側過頭來看著我。
「不管是什麽類型,那個人都是你呀,難道不是嗎Black?」
「你好好想想,我只能言盡於此。」
我將這個謎團拋給他,事實上,我也只比他多了解一點點內情:我不是Black,但我並不知道,為何我會來到這兒,讓一切變得更加復雜。因此,我跟Gram無異,都是迫切需要得到答案的人。
除了等待,還能做什麽呢?
傍晚時分,我和Sean跟往常一樣回去了,不知道Daen哥和Yok去哪兒了,Daen哥也聯系不上,他倆會不會打架了?而Gram,一直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裏,搞得我倆都沒有什麽話好聊。
我不僅要顧及Gram的情緒,還要關心關心我的身邊人。Sean見完老師後,到現在都是一副嚴肅的神色,也不知道他這是怎麽了?
回到宿舍門一關,我立刻問他。
「Sean,有什麽事嗎?」
「沒有。」
「又瞞著我?」言語之中滿是埋怨,「還想瞞著我多少事?幹脆什麽都別跟我說,我受夠了。」
「等等,這跟你沒什麽關系,是我自己的事。」Sean看著我說道。
「那,是關於學習的?老師叫你去,是學習上有什麽問題?」
Sean搖了搖頭。
「學習上我沒什麽問題,每門科目我都學得很好,就是因為學得太好了,才有別的任務找上我。」
「任務?」我重復著這兩個字,「為什麽呀?」
「老師拜托我給他侄子補習英語,他侄子快考雅思了,畢業之後打算去美國。但問題是,他侄子的英語相當差,根本沒有辦法去考過,考不過那邊的學校也不會要他。」
「那就當看在老師的面子上幫幫他嘛。」我輕輕地拍著Sean的肩膀,「難道Sean你也沒底?」
我明知道這是不可行的事,還是這樣問了。
Sean的英語相當好,簡直就跟英語國家的人一樣。
「我去過那邊夏令營,語言倒不是問題,問題是我不想給老師的侄子補習,但又不知如何拒絕。畢竟有一次Yok和Gram惹了點事,幾乎要被開除,我去求老師幫幫忙,這才讓他倆繼續有書讀,老師於我有恩,我不好回絕。」
「那就教吧,傳授知識給他人也是件好事,難道是不想白白教他?」我狀似打趣地說道,其實很清楚Sean家頗為富足。
「老師開的價跟那些高級課程一樣。」
「那我去教他吧~想賺錢。」我笑著說道,我的英語跟很好,生活經歷和Sean相似,爸爸常送我去國外夏令營,在外面我得吃喝,因此不得不苦練英文。再者,我從小就上英文課程,中學上的也是國際學校,所以我英文很好也是應該的。
「不行!」Sean有些激動。
「為什麽呢?」
要我說…
一定有什麽事讓他很反感。
我的直覺是這樣告訴我的。
「…」
「Sean?」
見他沈默不語,我又喚了喚他,他這才願意開口說話。
「是Kumpha。」
「哈????」我驚了。
我沒有聽錯吧!!!
「Kumpha是老師的侄子,老師之所以沒讓他侄子去報班,是因為花了一大筆錢也學不了什麽,想著我跟他侄子是同輩,或許更好溝通,讓他侄子能學點東西。」
「是威乍隆市場老板的兒子那個Kumpha嗎?」我又問了一遍。
「嗯。」Sean點了點頭。
「那你打算在哪兒跟他補習?」
「可能就讓他到這兒來吧,他要是不安分,我不會讓他有好果子吃。」
看Sean那兇狠的模樣,我只得幹笑。Kumpha不是個好欺負的,要我說,接這個活兒,就好比放了個定時炸彈,看來我的日子也不好過咯。

GRAMPART
「Black,你真的不想來我家睡覺嗎?」
「不想。」
「為什麽?」
「我要跟Sean在一起,我說過要在一起的,他已經訂好宿舍了。」
「為什麽?」
「都說了我要跟Sean在一起,你真是多管閑事,你又不是聾了。」
「我知道,你說你要跟Sean住一起,我只是疑惑,為什麽你事事都要跟Sean綁在一起。」
!!!!
「有時候,我也會委屈啊。」
上述對話發生在我和Black之間,已經過去很久了,現在卻浮現在我的腦海中。現在已經晚上11點多了,我還是睡不著,睜著眼睛盯著天花板。9點的時候我就洗完澡上床了,現在還睡不著。
不知道為什麽…
我睡不著…
心裏只想著Black。
過去現在的事都有,難道說,他一直在騙我?騙著我泥足深陷,無法自拔?他今天說的話,再一次讓我感到迷惑不解。
「你喜歡的是這樣的我,還是說,你只是喜歡過去那個我?」
「你喜歡的,是性格溫順不粘人的,還是嘴毒心軟,脆弱的時候需要你在身旁的,你到底喜歡哪一類?」
「這到底是是什麽意思!」
我嘟囔著,煩躁地揉了揉頭發,『性格溫順不粘人的』以及『嘴毒心軟,脆弱的時候需要我在他身旁的。』
他說得好像…
他有兩個人格似的。
為什麽要跟我這樣腦子遲鈍的人講…
「嗬…如果現在不需要想那麽事,就像兒時一樣無憂無慮就好了。」
我低聲念叨,之後閉上了眼睛,努力讓自己入睡。沒過多久,今日的疲憊,伴隨著我內心深處的渴望,緩緩入夢。
『Black!』
我像往常一樣,叫別班的朋友一起來玩,即便我明白,跟他玩會讓自己受傷…Black是個很隨性的人,喜歡玩些刺激的東西,總是把跟他一起玩耍的同伴搞得痛哭流涕,再也不願跟他玩。我明知如此,還願意跟他玩,只因為幾乎夜夜都偷偷看到…看到他媽媽因為他跑去和雙胞胎弟弟玩而鞭笞他,見他挨打,我也心疼。我是家裏的獨生子,並不知道有個兄弟姐妹是什麽感覺,但看到Black俊俏的臉蛋上掛滿淚珠時,我覺得獨生子也挺好。
也是因為這個,我願意與Black一起玩耍,不管是午休他獨自一人時,還是傍晚放學,等待他媽媽來接的過程中。
『…』
今天Black很沈默,我很好奇,於是湊上前去看著他,他低著頭,似乎在逃避我。
『發生什麽事了嗎?』我問著他,順便拉了張椅子在他身旁坐下。
『沒什麽,今天不想玩,你要去哪兒就去。』低沈的聲音讓我覺得很不對勁。
『但我想知道,你為什麽要低著頭,我爸爸說,低著頭的男人,都是懦夫。』我故意刺激他,想讓他擡頭看我。這一招果然奏效,他擡起頭,沖著我大喊道:
『我才不是懦夫!!』
!!!
我打量著他臉上的傷痕,簡直氣到難以忍受。
『誰把你打成這樣?』我平復了心情後,開口問他。但Black只是雙手抱懷,把頭昂得高高的,不然他肯定會看見我緊握的拳頭。
『還不就是二班那些人,他們就是氣我曾經把他們的朋友打得太狠了,所以才來報復,怎麽~』Black聳了聳肩,『想一起玩啊。』
『太可怕了,到底是誰啊?』
『就Tio他們啊,不用擔心,我會打回去的。也不必害怕他們回來收拾你,我會保護你的。』
Black摟著我的脖頸,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我將會做些什麽。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介紹2021年底新泰劇小說《他不是我NOTME》 的第21就到這裏了,其實GRAM挺好的,可可愛愛的,好吧,Black就跟GRAM在一起吧!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阅读更多: 2021泰國電視劇腐劇《他不是我NOTME》小說第20篇-你想讓我吃醋嗎?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