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泰腐《黑幫少爺愛上我》小說中文版第24篇-我承認我也對他感興趣!

2022泰腐《黑幫少爺愛上我》小說中文版第23篇-我承認我也對他感興趣!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開始給大家帶來2022泰腐《黑幫少爺愛上我》小說中文版第24篇, 這倆人終於可以好好說話了!壹起經歷磨難才更能增進感情,任何情感都不僅僅只靠那個激情來維系的!

-Kinn-

“誰允許妳辭職的啊!!!”
……
我的喊叫聲響徹Porsche家這邊的整排別墅區。他渾身僵硬,目瞪口呆,而且看到我的時候表現得十分驚訝。憤怒之極的我向前壹步靠近他,他則立刻退後,不論是舉止還是神情,都看上去很是害怕,與之前滿腹自信的樣子截然不同。他現在變得很偏執,和從前判若兩人。
“Kinn……”Porsche用很微弱的聲音叫我,看到他眼神閃爍,不由得使我遲疑了,我之前從未想過他會變成這樣。第壹次發生激烈的後入式性愛,發燒算是正常的事兒,可震驚和恐懼,就代表事情變得嚴重了。
“我問妳呢,到底是誰讓妳辭職的?啊!”雖然他惶恐的眼神讓我感到有些負罪感,但我的憤怒絲毫沒有減退。昨天我從學校回來,爸爸就把我叫過去,問我最近對Porsche做了什麽,他才會想要辭職。壹聽這話,我立馬奪門而出,火急火燎地開車直奔他家,連我爸接下來的話都沒有聽完。
“別傷害我哥!”還沒等我靠近他,壹個叫Porsché中學生站出來,將他哥哥擋在自己身後。
“餵Porsche!!妳告訴我!Vegas跟妳說了什麽事嗎!”我生氣地看著他,毫不在意他那個壹臉不滿的弟弟。
“Che,妳先上樓去,”Porsche似乎在隱忍自己的情緒,他把眼神從我身上挪到他弟弟身上,隨後推他上樓梯。
“可是哥!這個神經病是誰啊,壹進門就沖妳大喊大叫!”這個小孩還是固執地堅持著,使勁拉著Porsche的胳膊,不願意上樓。
“行啦,沒什麽的,快上去!別下來啊,”Porsche眼神有點兇,語氣堅決地對弟弟說道。
“但是……”
“上樓去!”他聲音很小,弟弟輪流看著我跟Porsche,隨後便上樓去了。剛壹聽到房門關閉的聲音,Porsche就推搡著我的肩膀朝門口走去。
“妳要去哪!”我邊問邊跟在他身後走出來。
“妳要說什麽!”壹出家門,他立刻轉過頭來問我,“在這裏聊,我不想讓我弟弟聽見!”
“呵,我問妳,妳要辭職是不是因為Vegas!他讓妳跟著他是不是!”我降低了分貝,但還是止不住憤怒,我知道以後之所以會這麽生氣,壹方面是因為他最近跟Vegas走得很近,而且還經常聊天。另壹方面因為Vegas是第二大家族的人,我太了解他這種當面壹套背面壹套的混蛋嘴臉了。我爸爸願意答應Porsche的壹切條件,我也盡量對他不太過分。盡管發生了壹些事情,但我也不是故意的。至於在衛生間的時候,我只是想靠近他,但他卻又沒心情了。每次我都盡力去克制自己的脾氣,但只要看到他的臉和那些行為,我就受不了。
“關Vegas什麽事啊!”他大叫著問我,眉毛都皺在壹起,如同完全不懂我所說的話壹樣。
我戳了戳眼珠,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不知道他是裝作不知道,還是真的不知道。去射擊場打架那天之後,我就讓Pete盡可能地跟著他,因為我害怕他會成為第二大家族的目標,被這樣讓別人利用。
“如果不關Vegas的事,妳為什麽要辭職!”我直直地盯著他,他也壹樣,和他四目相對的瞬間,我仿佛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麽似的。他雙手並在壹起,把臉轉過去稍稍躲開,像是要斥責什麽壹般,他的血管都暴起來了,似是生氣到了極點。“到底因為什麽啊!”我又大聲地朝他發問。
“還不都是因為妳啊,混蛋!”接著,他用力地在我胸口上推了壹把,搞了我壹個踉蹌,直往後退,隨即他揪著我的衣領子,把我拉近他身前。
“因為我?”我又重復了壹遍。緊接著他的拳頭就直接朝我的臉揮過來了,我的臉顫抖了壹下,還差點摔倒在地。
“額!就是因為妳!是妳讓我變成這樣的,畜生!”他拽著我的衣領給了我壹拳,但這還不夠,他還要再來壹遍,似是要把內心壓抑的情感壹股腦發泄出來壹般。但這次,我抓住了他的手腕兒,對抗著他的力氣。隨後我使勁把他推到墻上,緊緊拉住他的雙手。
“妳要幹嘛!”我問道,即使我心裏已經大概清楚這個緣由了。
“妳還需要再問壹遍嗎!”Porsche使出全力甩開了我的手。
“如果是那天的事,妳也應該對自己很清楚了。”我努力地再去抓他的手。
“那天之後,妳還是壹直對我做著無恥的事情啊!”他還是沖我大喊,還是盡量躲著我,不讓我拉他的胳膊。
“妳何必放在心上啊,還想那麽多。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再重來了啊。”
“就是因為我無法再重來了,所以我才沒辦法忍受著繼續看著妳這張臉。”他大喊的聲音越來越大,我發現周圍的居民都開始出來看熱鬧了。“他媽的!!!”他又照著我的胸口推了壹下,壹副頭痛不已的樣子。
“我沒想到妳會因為這件事兒而想得那麽多,”我說話聲音很輕,不想要更加成為焦點了。但看上去,Porsche已經氣到缺乏理智,他現在十分的混亂,而且他推了我無數次。
“妳怎麽能說出來呢!妳怎麽能把它說出來!!現在我成什麽了!妳知道我有多厭惡我自己嗎!”他對著我發泄情緒,說話的時候盯著我看的樣子,像是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似的。我沒想那麽多,而且也沒想到是因為那件事,主要是因為我自己已經習慣了,所以才會忽視他心裏的情況,該會是多麽糟糕。他大概會因為那晚和昨天的事感到很痛苦吧,畢竟他是直男,更何況他還是下面那個。是我沒想到這點,還以為這就是壹件普通的事兒,到時候自然就過去了。
“Porsche……我沒想到妳會因此情況變得這麽糟糕。”我想什麽說什麽。
“每次我努力想要把那晚的事情忘掉,可它卻總會在我腦海裏出沒,無論是睡著還是醒著,我都要瘋了。妳叫我如何當作什麽都沒發生壹樣啊,混蛋!!!”此刻,他的眼神全變了,完全不似從前的他,既有痛苦,又有悲傷、憤怒和恐懼,種種情緒都從眼神中流露開來。而我則拼命地去抓他的胳膊,想要讓他恢復理智。
“Porsche!妳聽我說!!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是他媽什麽,妳放開我,妳個畜牲!!!”他依舊是這副發狂的樣子,而且壹直在跟我較勁,不肯罷休。
“Porsche!!!”我提高了音量,用身體鉗制著他。
“放開我,死Kinn!我受不了妳了,混蛋!!!”我緊緊握著他的手腕不讓他動,用自己的身體將他鎖住,直至他窮盡了氣力。在意識到了自己的力量無法與我抗衡時,他低下頭狠狠地咬住我的肩膀。
“……”被他咬住,我也只是老實地站在那,甘願讓他用這種方式去宣泄情緒。
“Porsche,”我叫他的名字,聲音很幹脆。大概因為他埋頭咬我的緣故吧,他的身體漸漸平靜了下來。
“我討厭妳!”他同我的肩膀稍微拉開距離,隨後毫無力氣,隱隱約約地開口說道。
“妳進家去!”即使我再怎麽將註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也無論我多麽想要趕緊擺平這件事兒,不讓他輕易辭職,可周圍那些盯著我的人都讓我覺得很反常,他自己也慢慢安靜下來,擡起頭看著周圍。
“妳知道的是嗎……”我為了證實,開口問道。
“不是妳的人嗎?”他輕聲問我。
“我壹個人來的,”我悄聲說。我放松了對他雙手的禁錮,隨後左顧右盼地看向周圍。因為生氣,我立馬就開車過來了,因此沒有人隨從。壹聽到他要辭職的事,我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麽會這麽惱火。盡管在我家,幾乎每天都有保鏢辭職。但就因為這個人是他,也只有他總能讓我情緒爆發。“妳身體很熱,進家去吧,”我看到他的臉色還很虛弱,隨即對他說道。
“……”Porsche不再看著我,他緊鎖眉頭,望向大馬路的方向。緊接著,我倆立刻同時閃開,有壹幫人,約麽五個,手裏正拿著刀朝我們走來。頃刻間,我立馬轉身朝其中壹人的臉上給了壹拳,Porsche也跳起來將其中壹個踹倒在地。
啪啦!!啊!!這裏瞬間變成了拳擊場,我和Porsche都在保護著自己,不讓他們靠近。鄰居們嘈雜的聲音紛至踏來,踩踏、混亂叠出。沒有人敢靠近來管這檔子閑事兒,因為他們每個人手裏都有刀。突然間,門被打開了。此刻Porsche正用胳膊抵禦著這夥人,門後則投來極具驚恐的眼神。
“哥!!發生什麽了!”他弟弟跑出來,面對眼前的景象,滿臉震驚無措。
“進家去!!!!”Porsche大聲喊道。此時我抱著那夥人中的壹個,把他的頭往墻上撞,但眼瞅著Porsché就要沖過來找他哥哥,我便立馬推開那人,過去Porsché身邊。
“進去!!!”我手腳並用,手上牽制著Porsché,腳還拼盡全力地去踢那幫人。
“我要去幫我哥!”
“Porsche的手機在家裏是不是……趕緊去給叫Pete的人撥電話,然後讓他趕緊過來!至於妳自己,躲到屋子後面去,快!!!如果妳想讓Porsche逃過這劫的話!快去!!!”我立刻他這個猶豫不決的弟弟發號施令,還沒等他疑惑什麽,我立刻把他塞回到屋裏,然後從外頭鎖上了門。他弟弟敲打著玻璃,吵鬧了好壹陣。我則立馬以兇狠的眼神回應他,強迫他老實呆著,讓他聽話。他猶豫了壹下便跑到屋裏,按我的話做了。這期間根本沒人能近我的身,所以我還能有時間吩咐Porsche的弟弟去做這做那。這多虧了Porsche在奮力抵抗,他又是拉又是拽,拳腳並用。但似乎他還是挨了好幾拳,我必須得趕過去幫他了。
“妳可真厲害啊!”其中壹個嘴角流著血的人大喊著說。我見狀立刻拾起那幫人掉落在地上的刀,想要去捅那個正在與Porsche纏鬥的家夥。我亮出刀剛要捅出去,可接下來的情形卻是我始料未及的,因此這壹刻我遲疑了。
“把刀放下!!”其中壹人從背後,用槍指著Porsche的腦袋。Porsche自己也有所察覺,他停下了手上和腳下的動作,不太確定地抻了抻身體。我自己也感覺,身後同樣有人正用槍指著我的腦袋。“把刀放下!”我緩緩蹲下,按照那人的指示把刀放在地上,隨後舉起雙手。
“早這麽容易不得了,呵呵!”突然,槍把突然砸向我的後背,致使我摔倒在地,Porsche也是如此,我瞬間感受到腹部被拳頭重重壹擊,最後時刻,疼痛、憋悶、麻木通通向我襲來,直至我無力氣站起來,再無力氣鬥爭。沒過多久我便忽地壹下昏倒在地了。
……
……
“少爺吩咐只把Porsche壹個人帶來不是嗎?妳把Kinn帶來幹嘛?”
“這不,壹石二鳥。我把Kinn也抓過來,想必少爺會更加滿意。”
“呵!違背命令小心妳腦袋搬家!”
“相信我,同時抓到Kinn和Porsche,少爺壹定會滿意的。”
“要是少爺責罵,可不關我的事兒啊。我可只抓了Porsche壹人,是妳非要把Kinn綁上車的。”
感受到被硬物撞擊了後脖梗子,我從昏迷中醒了過來。然後佯裝昏睡,閉著眼睛聽他們在車裏的對話。我的雙手被緊緊地捆了起來,嘴裏還塞著布條。我身上的疼痛和麻木感還是很強烈,但隨著車子前行,身體來回來去的移動和傾斜,使我判斷出現在應該正在上山。簾子遮住了車玻璃,我看不到路。現在只能寄希望於我的手機還在身上,這樣Pete或是其他保鏢就能夠根據GPS找到我。我瞇著眼睛看著身邊和我壹樣被捆住手,堵住嘴的Porsche,他現在應該還在沈睡著。
“……”車內很安靜,我努力挪動著身子去靠近Porsche,想要把他叫醒。那幫家夥幹活也太疏忽了,就這麽放任我跟Porsche待在面包車最後頭,都沒轉過來看看我們。
我輕輕用手指捅了捅Porsche,他好像也剛剛恢復意識似的,稍微動了壹下,隨即瞇著眼環顧四周。我立刻抓住他的胳膊,不想讓他動的幅度太大,然後用眼神示意他,那夥人正在前頭坐著。
“欸,他們醒了沒啊,”壹聽到那幫家夥的聲音,我和Porsche立馬又裝作昏睡的樣子。
“沒呢哥,他們死了吧?”
“Kinn要是死了,少爺估計不會說什麽。但如果Porsche死了,妳們幾個就準備以死謝罪吧,哈哈。”
“我還擔心少爺會因為我們把Kinn壹起抓來而發火呢。”
“哎呦哥,別再說這件事兒了,少爺要是高興了,咱們也能多拿錢啊。”
在確定他們把頭轉過去以後,我又瞇起眼睛看了看他們。Porsche點了點頭,眉頭皺得比之前更深,他應該也在疑惑剛剛那些人的對話。我自己也挺納悶兒的,因為Porsche已經兩度成為目標了,真想知道對方到底是誰,他到底想要什麽。我把所有事情在腦海裏整理了壹遍,然後給Porsche使了個眼色,現在這個節骨眼兒,還是先想法子逃跑比較重要。照他們說的,是想整死我,而且他們人數更多,如果真的到了目的地,想跑就更難了。
我挪了挪身子去幫Porsche解繩子,他也同樣過來幫我。我花了沒多久就把這個死扣兒給解開了,雖然系得很緊,但還是難不倒我,Porsche也趕忙給我解繩子。我們盡量把動靜降到最小,手上邊忙活,邊時刻保持警惕。
我們現在已經從繩索的禁錮中解脫出來了,只是任憑車子繼續向前,尋找著時機。我盡可能地用眼神去傳遞想要表達的話,我想告訴他,到時候找個機會把這幫家夥撂倒,讓他做好再次打鬥的準備。他似乎也明白了我的意思,微微點了點頭,然後調整了下坐姿,以便更方便起身。
“咿呀!!”
“操!怎麽有癩蛤蟆啊,”司機的叫聲加上車子的急停,正是時機。我立馬轉過去沖Porsche點點頭,他也點頭回應我。他朝前座兒的人出手,用力掰他的頭,我則使勁拽住另壹個人的頭發,用他的頭去撞車玻璃。這時,車子再度急剎車,整個車裏充斥著混亂的喊叫聲。
“幹他媽什麽呢!!!畜生!!!”我跟Porsche對這些聲音完全置之不理,又是踢又是鎖喉的,直到這兩個人失去意識。由於車內空間狹窄,他們想要靠近我們十分困難。因為我們是在無人看管的情況下發動攻擊的,提前做好了戰鬥準備,這才能占得上風。他們掙紮著想要掏槍,但都被Porsche踢中手腕,槍也掉落到了壹旁。待我面前這個嘴裏滿是鮮血的人完全失去意識後,我把槍從地上撿起來,朝他們的臉砸了上去,隨後便立即拉著Porsche奪門而逃。
“後退!我會開槍的!”我威脅他們道,隨後自己則慢慢退到車子後面。Porsche也從他們手中搶到了壹把槍,他把槍舉起對準那夥人,這幫人咽了咽口水,全部舉起了雙手。
我慢慢地後退,和車子拉開了些距離。這附近果真是山林,幾乎看不到車輛的蹤跡。
“妳他媽傻站在這幹嘛,跟著走!”他們其中壹人被揍之後蘇醒了過來,Porsche便在車上發號起施令,不壹會兒,他們只剩下的三個人都跳下了車,我和Porsche壹壹用槍指著他們。
邦!邦!但他們也想要對我們開槍。見狀,我拉著Porsche的手腕兒,帶他逃進森林,想要找處避身之所,現在天這麽黑,我們想找地兒躲躲應該不難。槍聲不斷在後面追趕著我們,我們倆也時不時地回過身去開兩槍,然後邊躲邊逃,越來越向森林深處行進。
“Kinn,天很黑了餵!”Porsche被我用力拽著跑,邊粗喘著氣,邊對絲毫不見停下的我說道。誰叫他們窮追不舍,不給我們喘息的機會,我們只得壹刻不停地跑。
邦!邦!
槍聲漸漸逼近,我邊藏邊躲。說真的,我已經盡可能地在躲藏了,我胳膊、腿都被樹枝劃得火辣辣的疼。而且我現在也不清楚,前方會是什麽樣的。正跑著,我壹不留神,摔了。
“操!!!”我大聲叫道,然後原本拖著Porsche的手,下意識地立馬把他拉進懷裏抱緊。我的身體從陡峭的高處滾了下來,重重摔在了地上。可理智告訴我,要竭力護著我懷裏的人,我擔心他會有危險。這壹切都在我自知的情況下發生著,我們倆快速地滾下了山坡,背後還有槍林彈雨的追擊。
邦!邦!頃刻間,我怔怔地閉上了眼,我的頭被硬物擊中,大腦壹片空白,隨即便失去了意識……“懸崖,有沒有搞錯啊!!!”
“沒被槍打死,反倒因為掉下懸崖而死了!”
“他媽的!!少爺肯定會殺了我的!”
……
猛烈的陽光刺中我的雙眼,讓我從周身的疼痛中蘇醒過來,我傷得最重的地方應該是頭。我費力地張開眼,因為現在麻木和模糊的感覺還絲毫未減輕,就感覺有什麽東西在錘我的身體壹樣。我立刻擡起頭,檢查四周。昨天晚上被追趕得慌不擇路,壹時失足從高處或是小懸崖上跌了下來。我環視了壹周,也不清楚自己現在究竟算不算死裏逃生,畢竟這裏很高,而且我的頭多半是磕在石頭上了,才會這麽疼。我的雙手緊緊地環抱著另壹個人,我這才發現我身上壓著的原來是Porsche。
“Porsche!”我輕輕搖晃他的身體,立刻用手指去探他的鼻息。
荷~感知到他還有呼吸,我立馬長舒了壹口氣。但他呼出的氣息十分灼熱,我立馬再次去搖晃他的身子。
“Porsche!!”
“額……”他眉頭緊鎖,開始緩緩地動了動。“疼,”他聲音沙啞,隨後慢慢睜開了眼睛。
“還行嗎?”我輕聲地問。
“昨晚,”他睜開眼睛,微微擡起頭環顧著四周說道。
“額,我們被槍擊追趕著,”我把他從我身上推開。
“還行嗎?”我邊問他,邊用手撐著地站起來。
“……”他的臉露出苦痛的表情,身體壹點點的移動著。因為穿著T恤的緣故,從懸崖跌落的時候缺乏保護,他的雙臂都被刮傷了。
嘎啦!嘎啦!靜謐的環境下響起了腳步聲,我立刻把身邊的槍撿起來握在手上,然後把Porsche從地上困難地拽起來。Porsche看上去像是快堅持不住了,但我還是竭力把他拉起來,帶他藏入草叢中。
“等下妳們系著繩子下去看看,有沒有屍體。”那夥人的聲音響徹雲霄。
“妳還能走路嗎?”我悄聲問道。他整個人看上去十分虛弱無力,但他還是微微點了點頭,“走那邊。”我拉著他的手腕,帶著他盡可能小心地往那邊走去。
啪!
“什麽都沒發現,大哥。”
“那他們就是沒死,妳們分頭去搜!”壹聽到他們頭目吩咐手下的喊叫聲,原本拼命向前走的我,立刻抓住Porsche,帶著他盡可能快地向前跑。聽這架勢,他們肯定來了很多人,我怕再這麽耽誤下去到時候會被抓個正著。
“妳……咳……我不行了,”Porsche的身體看上去比平時虛弱得多,我拉了拉我的手,示意我放慢些速度。
“嘿!那邊!!!”
“忍耐!”我對他說道,然後用手攬住他的腰,用盡全力帶著他再次往前跑。
我慢慢地向前跑著,這次我能夠很好地識別方向、藏身於樹林中。雖然不知道終點在何方,但我知道必須要跑,要盡可能地和他們那夥人拉開距離。壹路上,我都壹直撐著Porsche,盡力讓他快要倒下的身軀不要倒下。對他的同情感,真的無法言喻,他現在臉色慘白,呼吸很重,甚至都讓我感到害怕。
現在,我越跑越感覺到,周圍原本明朗開闊的環境,變得晦暗起來。在感覺到已經把他們落了壹段距離後,我稍微放緩了行進速度,於是我轉過去看向我身邊的人,擡手摸了摸他的臉頰。
“是又發燒了嗎?”
“我……還,咳……還沒退燒,我不行了!”好端端他,他突然就停了下來,壹屁股坐到了地上。我有點被嚇著了,還不太習慣這麽脆弱的Porsche。我走到他面前停下,眼神也不住地環顧周圍,生怕那些人追過來。
“Porsche,妳忍耐壹下。”他搖搖頭,坐在地上重重地喘氣。誰知天公也不作美,沒過多久,雨傾盆而落,現在的處境更糟糕了。剛才我壹直拼命的跑,估計他們來不及追上了,於是便改變策略,開始尋找躲雨的地方。
“起來!到時候嚴重會得瘧疾的,”我雙手叉腰,看著面前這個像是快要死掉的人。
“……”
啊啊啊!喔咦!!!我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他媽的!雨越下越大,面前這位還哪都不願意去,怎麽辦啊我。
”幹嘛,”他沙啞著嗓子問我。我蹲下身子背對著他,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上來,找地方躲雨去。”
“……”他沈默著,不願意上來,同時還註視著我的後背,在心裏思忖著。我也不等了,現在雨下得這麽大,於是乎直接伸手拽住他的胳膊,使勁兒壹拉,讓他的雙臂搭住我的肩膀,然後把手繞到他的腿上,挺了挺身子,把他往上掂了掂,隨後朝前方走去。
身體越發感覺輕飄,我的胳膊也被扽得生疼,但能怎麽辦啊!媽的!!我走了壹會兒,便感覺到Porsche的頭垂在了我的肩膀上,本來老實搭在我肩頭的胳膊,也變成圈住我脖子的姿勢,他的體熱讓我感受到了些許的溫暖。我再次看向前方艱難的道路,因為雨滴幾乎泥濘了所有的路。
我沿著路慢慢走,最終看到了壹個樹洞,宛若壹個小型洞穴,我立馬快步走了進去。
“Porsche……”我蹲下來把他放下,喚著他的名字。
“唉唉唉,”,他從喉嚨中發出細碎的聲音,從我身上下來,隨後立馬倚靠在壹塊石頭上。他雙眼緊閉,甚至都沒看壹眼我將他帶到了什麽地方,似乎是下定決心,此刻要與世隔絕壹樣。我解開襯衫扣子,渾身都濕透了,隨後也不忘幫他脫下衣服,免得燒成肺炎。
“接下來怎麽辦好呢,”我在心裏問自己,手上擰著濕衣服。有風吹過,我感到有些涼意,隨即趕緊去查看Porsche,他正因為冷而緊緊地抱著自己。衣服也濕了,身體也濕透了,媽的!當初上學,童子軍訓練的時候也沒好好學,紮營我也不會。就直說吧,我的野外生存能力完全就是零,但……但我曾經在網上玩過遊戲,是關於叢林求生的……
應該差不多吧?
想到這,我開始回想之前的遊戲,從生火開始好了。值得慶幸的是,在樹洞裏有很多樹枝和樹葉,我把它們隨便撿撿,聚到了壹堆。
那火呢?之前看紀錄片,說是得拿木棍兒跟石頭對著太陽,但現在下著雨,哪來的陽光啊。我原地站住,緊緊地咬著嘴唇想轍。想要把身邊的人叫醒問問也不行,Porsche身子抖得厲害,我真害怕他會死。
我突然想起來,Porsche肯定隨身會帶著打火機,因為他常常吸煙。隨即我趕緊去他褲兜兒裏摸索,果真有打火機。
打火機都濕了,我花了挺長時間才點著火。就這樣,我生命中的第壹團火焰,熊熊燃燒起來。我不由得感到自豪起來,Kinn也是能做到的。
“冷,”沙啞顫抖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來。原本抱膝而坐著看火的我,挪到他身邊,用手背測了測他額頭,他身上還是熱得出奇。通常來講,生病的人要擦拭身子,然後裹上厚厚的棉被睡壹覺。可現在就連衣服都是濕的,被我搭在石頭上晾著。我現在該怎麽辦啊。
“我生火了,”我邊說邊看著那人,他雙眼緊閉,眉頭都皺到壹塊去了。
“冷,”他嘴唇顫抖著,話都連不成句了,雙手緊緊抱著自己。
“媽的!別這樣行不行啊,我也不知道該怎麽做。”我頭疼地說道。對於自己無法掌控的事情,我總是感到很惱火,現在的狀況亦是如此。我看著面前赤裸著身子的人,看著他的紋身和肌肉,我覺得他不應該變成這副樣子,看上去有說不出的違和感。我認識的Porsche,是壹個非常勇武的人,從不服人,但現在卻躺在這,因為冷而渾身顫抖著,病得快要死掉壹樣。不會起來罵我,也不像以前壹樣對我吵鬧。看到他這樣,我暗自自責,微微感到有些暈眩,都是因為我才害他落到這般地步。
我再次靠他更近了些,然後把他從石頭上拉起來,讓他倚靠在我的胸口,抱著他灼熱的身體。
“暖和點了嗎?”我輕聲地問,他的頭枕著我壹側的肩膀。我感覺到他還是抖得厲害,於是將他抱得更緊了些。
“唉唉唉,”他又囈語著,依偎著我的頭則靠得更緊了些。我不禁微微壹笑,隨後用臉頰抵住了他的頭。我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事情,真的從未想過,我居然會給Porsche帶來這麽大的痛苦。他的神情、眼神,統統都發生了讓我震驚的變化。
但我能夠理解他這次的轉變,他應該很難接受這樣的事發生,就如同有人用腳,踐踏了他的尊嚴。而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我。我承認,那晚和他做愛的感覺很新奇,因為我從來沒跟直男做過,他的身形、皮膚、肌肉都和我從前差不多。那種感覺,既刺激又絕妙,比我想象得更棒。
至於在衛生間的事,我是成心要勾引他玩玩的,但他卻沒了興趣。不過他也感到興奮和曼妙,那快感壹點不比我少。我本來就是男同,因此並沒有意識到,我對他做的事情會造成多大的痛苦。因為這對我而言是稀松平常的事。我承認我也對他感興趣,因為每次和他在壹起的時候,我總是無法自控,我也常常因此而惱火,脾氣差,而且特別爭強好勝。今天,我贏了他,可我卻絲毫不覺得開心。
“爸……媽……救救我,”我歪著頭看著他。好端端地,他忽然喊起了爸媽,“媽,我想抱抱妳。”他聲音顫抖著,我立馬將他抱得更緊。我看著他,不禁思索道,會不會其實他堅硬的外表只是為了保護他原本柔弱的心靈呢。
“呵……妳這樣睡著了也挺好的,像個小貓兒似的。”我邊笑邊說道。我看著他,越來越覺得他比之前更令我感興趣了。真是不敢相信,他身材跟我也差不多,身上還有駭人的紋身,為什麽我偏偏無法從他身上移開視線呢。他吸引著我漸漸低頭去靠近,我輕輕地在他額頭上落下壹吻,然後又拉開了我們之間的距離。Porsche的嘴角淺淺上揚,祝妳好夢,要快點好起來哦。

-Porsche-

我懵懵地清醒過來,環顧四周,發現周遭環境像是壹個中型的樹洞。身旁有火堆,外面天色很暗,還下著雨。這時,背後傳來溫暖的感覺讓我不覺微微皺起了眉,隨後我挺起了身子,可當我發現自己被緊緊抱在懷裏,而且還有某個人的腿出現在我身旁的時候,我不禁怔住了。我稍微轉過頭看向身後,然後立刻彈開了。
“Kinn!”我叫著身後那人的名字,驚恐地看著他。我們兩個人的衣服都被扒了個精光,我心裏現在只想著這壹件事兒,以至於都忘了自己現在身處何處。
我跟妳,又發生關系了哇!
“醒了啊……額……雨還沒停啊,”Kinn站起來,揉了揉眼睛,喃喃道。隨後他轉過身去,看到火堆快要滅了,便又拾了些樹葉丟進去,“怪不得有點冷。”我害怕地看著他的舉動,這家夥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把我的打火機拿走了,他點火又花了好壹陣功夫。
“我的衣服呢?”我問道。他指了指旁邊的石頭,我們倆個的衣服都晾在那裏。
“還濕著呢,先別穿,”Kinn打著哈欠說道。
“妳對我做什麽了?”我怔怔地看著他的背影,嚴肅地問。
“我能對妳做什麽,”他說完轉過頭來看著我。
“就我的衣服(不在身上)啊,還有妳抱著我!”我聲音低沈。
“被雨水打濕了啊,妳什麽都不記得了嗎?然後妳還抱怨說冷,我不知道怎麽辦能讓妳暖和點兒,所以才抱妳的。暖和不?”他笑著說道,而我卻更想把他壹腳踢進火堆裏去,不過我現在沒什麽力氣,還有些頭暈。
“誰讓妳這麽做的,”媽的!我的確什麽都不記得了。我只記得,大概是自己被追進了這片林子裏,然後就下雨了,我幾乎要撐不住了。接著Kinn……讓我騎在他背上。想到這,我緊緊咬住嘴唇,似乎內心突然顫抖了壹下。
“餵Porsche,妳覺得我會有心情對妳做什麽嗎?妳看看現在的處境,妳覺得好笑,我可不覺得。”
“誰知道呢,像妳這樣的混蛋,畜生,該下地獄的大壞蛋。”
“額呵,妳嘴還挺厲害的,現在沒事兒了是吧,”Kinn坐在那扒拉著火堆,然後又轉過頭來望向我。
“媽的!哪跟哪呀,”我沒再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抱膝坐下。現在天氣很冷,外面還下著雨。
“我手機丟了,不知道Pete能不能找到我,”Kinn走到出口處,伸出手去接雨水。
“好渴啊,”我邊對自己說著,邊環顧四周,想要找東西來接點雨水喝,這時候大概也找不到礦泉水喝。
“怎麽辦啊,沒有杯子。”我轉過頭去皺著眉頭看向Kinn,妳這說的是什麽蠢話啊,樹林裏哪來的杯子啊。
“找片大點的樹葉接著,”我都囔道。
“很難,外頭下雨呢。”
“……”我也不理會他,自己慢慢去找。但這裏除了些腐葉殘枝,什麽都他媽沒有。
“不過,如果妳真的口渴,先喝我的水也行啊,”他用不怎麽認真的語氣說道。聽到這話,我望著他大罵道,“混蛋!”
“呵呵,”他笑笑,隨後便冒著雨跑了出去。我看著覺得奇怪,想看他打算幹嘛。過了壹會兒,他跑回來了,手裏捧著四五片大樹葉,裏面盛著雨水。
“諾!”他遞到我面前。我有些糾結,但還是接下,然後喝了,他也是如此。
“妳這是什麽樹葉啊,有橡膠樹嗎?”喝完後,我拿起那片葉子看了看。
“不知道,看妳喝了沒死,就代表這是安全的。”他說完又繼續喝水。媽的這混蛋,騙我先喝水,然後就這麽看著我。我要是沒事兒他才喝,媽的!真壞。
我靠近火堆,緊緊地抱住膝蓋。為什麽我這麽倒黴啊!媽的!!!被追殺著逃到樹林裏,還不得不跟Kinn在壹塊,真是衰到極致了!
“妳聽到他們在車上說的話了是不是?”Kinn走過來坐到我旁邊,問道。
“嗯,”我望著火堆,沒有看他。面對著他的時候,我不知道如何自處,但有時我會面對著他宣泄情緒。再者,我和他現在的處境,若是對他大打出手,壹點幫助都沒有。
“他們的目標是妳,不是我,”Kinn怔怔地說。
“除了妳,我沒有仇人,”我聲音低沈地說道。
“呵呵,妳可真能說啊。”我擡起頭來生氣地看著他,憑什麽他總喜歡把他對我做的那些事,想成是普通的我應該接受的事啊,媽的!
“……”
“妳已經兩度淪為目標了,而且他們也認識我。我不明白到底為什麽,也不知道他們是誰,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麽啊,”Kinn嚴肅地說道。我自己也很奇怪,如果這次的目標是Kinn,這也算是件司空見慣的事,但偏偏是我,我也不明白。
“……”
“還是先找出路從這離開吧,這次他們差點害死我,我壹定會調查清楚是誰的。”我聽到的亦是如此,我什麽都沒做錯,這次不知道怎麽就會淪為目標。“妳好些沒有?”他問道。
“嗯。”
“因為我抱著妳,所以妳才好得這麽快,”他嘴角上揚,壹副討厭的樣子。我把樹枝丟到火裏,火堆燃燒得更旺了。他轉過身子,玩笑似的看著我,以前他從來沒這樣過。Kinn現在的樣子很放松,我從來沒見過他這副樣子,看起來整個人都很奇怪,大概是因為這裏的環境所致吧。平時見到的他,都是衣著極為整潔的少爺形象,對待生活非常的認真。但今天完全不同,他從頭到腳,由內至外我都完全不熟悉。“妳還說了關於父母的夢話,”聽他這麽說,我有些驚訝地看著他,隨後又像之前壹樣,躲起身子看著那堆火。我大概真的說夢話了吧,因為剛剛我夢到了父母回來找我了,他們緊抱著我,那份溫暖的安全感,我已經很久沒有感受過了,以至於我久不願醒來。
“嗯。”
“妳和弟弟相依為命多久了?”
“快十年了,”我隱約地說道。
“也挺好的,我連我母親長什麽樣子都記不得,”Kinn說完笑了笑。
“為什麽,”真不知道我是被什麽鬼附身了,才會開口問他。
“Kim出生沒幾個月,我父母就離婚了。那時候我年紀也很小,還沒有記憶,”Kinn壹樣看著火堆說道。
“為什麽離婚啊?”不知道是不是燒糊塗了,我居然會想要知道Kinn的事情。
“不知道,我也沒問過我爸。或許問過,但我也不記得了……跟爸爸在壹起很好,我也不會去想那件事。”我用余光看著他,雖然他看上去神情還都正常,但眼神卻有壹絲閃爍。他的內心深處應該也想到過這件事吧,只是不敢表達出來。
“嗯。”
“妳也挺厲害的,把弟弟養到這麽大。妳試著想想,要換成Khun養我,我估計也會跟他壹樣變成瘋子了吧,”他邊笑邊說道。我順著他的話想象著那幅畫面,也笑了出來。這壹說到我弟弟,還真的挺擔心他。自從那夥人闖進來從背後打我,就不知道他怎麽樣了,有沒有被傷害。
“妳說Che會安全嗎?”不知道是因為林子裏太過靜謐,還是因為下雨,亦或是我發燒的緣故,我居然敢這麽深入的跟Kinn交談。我這壹刻也忘記了生他的氣,忘記了討厭他,但害怕的情緒並沒有減少。
“我讓他跑到屋後面去了。”
“所以他會平安無事的對嗎?”
“我讓他打電話給Pete,妳信得過他對嗎?”我聽到這話,用點頭代替了回答。我非常的害怕他出事,擔心的要死,要是真有什麽意外,我該怎麽辦。“不用擔心了,妳弟弟肯定會安全的。那群人蠢得要死,幹活粗心大意的。”Kinn分析得有理有據,我也認同他的看法。那群人裏沒有壹個身手好的,而且捆著我們的時候也太過疏忽,大概真的是腦子不夠用。
“如果他沒給Pete打電話,至少打給Tem或者Jom也是好的,”Kinn也點點頭表示認可。我不知道何時起,已經擡起頭在看著他了,心中郁結的情緒因為有他在旁也緩和了壹些,起碼不用壹個人孤零零地待在這漆黑的深林裏。我先暫時把厭惡他的情緒存檔,等什麽時候回去了我還會再繼續討厭他的。
“妳要睡會兒嗎?雨八成明天才會停,到時候我們再找出路。”我緩緩地點了點頭,還是覺得有些頭暈。今天又淋雨了,接下來我的病會好起來嗎?我把身子往後移,靠著冰冷的石頭,周身感覺到侵入皮膚的寒意。除了抱住自己睡壹覺,我什麽也做不了。
“幹嘛?”感受到Kinn過來到我身後要環住我的身子,我微微拉開距離,然後問道。
“妳想在睡夢中被凍死嗎?”他的神情絲毫不介懷,動作也沒停下。他把我拉進懷裏靠在他胸口,然後摟住了我。
“放開我,妳他媽幹什麽!”我在他懷裏掙紮著,但他抱得我太緊,我無法掙脫。
“我不會對妳做什麽的!好好睡覺,”Kinn語氣堅決地說。我泄了些力氣,偏過頭盯著他。
“放開我Kinn!”
“妳身子又熱起來了……如果妳凍死了,我可不給妳收屍。我都說了,好好睡覺,”Kinn用頭枕著石頭,手緊緊地攬著我,怎麽掙脫都掙脫不掉。說真的,睡在他懷裏的確比睡在石頭上要好得多,我再次感受到了那份無法言語的,溫暖的安全感。呼吸使得他的胸口陣陣得此起彼伏,此刻,至少在這個令人生畏的處境當中,我不是孤身壹人……由於生病和疲憊,我很容易便睡著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帶來2022泰腐《黑幫少爺愛上我》小說中文版第24篇分享到這裏了,因為這個森林,彼此的關系可以更靠近,然後八尺男孩Porsche怕鬼。。。

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阅读更多:2022泰腐《黑幫少爺愛上我》小說中文版第23篇-我已經想好了…我真的不想再做了!

5 個評論 “2022泰腐《黑幫少爺愛上我》小說中文版第24篇-我承認我也對他感興趣!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