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泰腐《黑幫少爺愛上我》小說中文版第28篇-這麽大個男人非要和我擠一張床!

2022泰腐《黑幫少爺愛上我》小說中文版第28篇-這麽大個男人非要和我擠一張床!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開始給大家帶來2022泰腐《黑幫少爺愛上我》小說中文版第28篇,你的兄弟們已經見怪不怪了,沒事,不用解釋,再說兄弟之間也是可以抱著睡的吧!!!笑死個人!

驚懼(上)

吱呀!
聽到開門的聲響,我稍稍翻了個身,但並沒有睜開眼。我再次鉆進溫暖的懷抱,眼前熟悉的味道和觸感讓我睡得更加舒適。
「Porsche···Porsche···」我聽見有人輕喊我的名字,還戳了戳我的手臂,我有些煩躁地睜開迷糊的雙眼,想看看是哪位不長眼的家夥膽敢擾亂他爺爺的清夢。
「咋···」我小聲問道,視線開始變得清晰,即便還清楚地記得昨晚發生的事情,但困意實在讓我提不起興致。
「···」Kinn沈默地朝門口望去,表情平靜,然後松開抱住我的雙手揉了揉頭發。
「臥槽!」我驚得一下子從床上跳起來,Kinn借機抽出被我壓了整晚到酸痛的手臂。
「你···你,你沒空,那我們先出去了。」Tae一臉被嚇到似的說道,其他人的表情也和他如出一轍。此時門口站著的還有Time、Tae、Mew、Pete,同樣站在門口被嚇得不輕的還有我的朋友們:Tem和Jom。
「···」我趕忙從床上起身,聽見Kinn笑出聲。我低著頭一句話也沒說,誰也不敢看,臉上刷的一下紅到脖子根,感覺既羞愧又尷尬,我慌亂地走過盯著我和Kinn的人群,不管了!真想一頭撞死在南墻!你們想到哪裏去了啊!!!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在洗手間裏洗漱。心裏一直在盤算怎麽和朋友們解釋比較好,媽蛋!我和Kinn在病床上抱在一起睡覺的畫面,一定會讓那群家夥想歪,禽獸!!!我要怎麽辦!!!我靠在洗手臺前,尋思了很久,幹!如果Kinn不強迫我的話,這種事根本就不會發生,重點是我居然順從他了,我真是倒了八輩子的大血黴啊!
「吃飯啦你。」我努力控製住自己的情緒,裝作沒事人的樣子,沈默著走到自己的床邊坐下,我一邊解決著他們為我準備好的飯菜,一邊心亂如麻,但我還是努力裝作若無其事,真的壓力山大!Tem、Jom和Pete圍在我身邊露出一副把我捉奸在床的模樣。
「噢!」好端端的Pete突然打破沈默,把我嚇了一跳,「難怪Arm說昨晚你扔下他一個人就走了,原來是因為這個啊,嘻嘻。」Pete邊說邊笑,我只顧著往嘴裏塞米飯,仿佛沒有聽見他的話。
「你···怎麽跑去Kinn的房間裏睡覺了?」Jom抱著手問道,我瞥了他一眼又低下頭繼續吃飯。
「如實招來。」Tem幫腔道。房間裏空調開得很低啊,為什麽我冷汗直冒。
「我說你們···下課挺早啊。」我試圖轉移話題,瞅了一眼表發現是早上十一點。
「今天就只是送個報告而已,剛好遇到Time學長,就順便帶我們過來了。」Tem邊說邊瞇著眼,一副找事的模樣盯著我,「你回答我們。」我吞下米飯,擡起水杯一飲而盡,Pete壞笑著,拉了一把椅子輕松地坐到我身旁。
「我來你房間沒見著人,還以為被護士帶走了,就想著先去看看Kinn,結果···看到你倆抱著睡在一起···」
「怎麽!都是大老爺們兒,想太多了吧你?」我趕緊打斷Jom的話。
「是嗎?如果只是那樣倒也說得過去,我們都嚇一跳了Porsche,你···是不是有什麽事瞞著我們?」Tem語氣突然認真起來。
「沒有!怎麽了,我去找他的時候時間有點晚了,剛好困了又懶得回來,腳還疼呢,所以就在他那兒睡了,我什麽也沒想好吧。」我把杯子遞給Pete讓他再給我倒一杯水,感覺脖子幹得像撒哈拉沙漠。
「嘻嘻。」
「笑什麽?信不信老子給你一腳?」我擡起腳做出要踢人的動作,這家夥!看著我,像個神經病一樣一個勁兒地笑著。
「對了···吃完了嗎?」Jom問道,我朝他點了點頭,Tem把桌子從床上移走,我看他們似乎不再追問,心裏松了一口氣。我便靠在床上打開電視,找點事幹才好把那些事全部從腦子裏清除。
「幹什麽呢你!」我罵Jom道,好端端地突然跳到我床上來,還好這間房是VVIP,床很大,可是就算這樣,這家夥跳上來要幹什麽啊!
「嗷!不是你說的嗎?都是大老爺們兒,不用多想。」Jom居然拿我的話將我一軍,我一臉黑線,Pete和Tem則是一副看戲模樣。
「但我現在是個病人,你給老子下去。」看他正要舒服地躺下,我立馬摁住他的腦袋阻止他。
「Kinn不也是個病人,而且剛做完手術,他還允許你跟他睡覺呢,也沒見他多想啊。」Jom伸直了身子,向我解釋道,「怎麽,我可是你的朋友,不是說都是男人,沒什麽的嘛?」Jom再次說道,我有些無語,明眼人都知道他在故意整我。
「那不是有沙發嗎?你去那兒睡去。」我有些不耐煩地說。
「你的床更軟更舒服嘛,我就睡這麽點地方,還是說你···你跑去和Kinn睡覺,是因為···」
「行了行了,要睡就睡吧,真是!」我趕緊打斷他的話,緊緊地皺著眉頭看著電視,一臉無語。
「真舒服啊!」Jom在床上滾來滾去,還把我的被子拉過去蓋,為什麽他就是看不出來我很不爽,這麽大個男人非要和我擠一張床,真是礙眼、煩人、糟心,總之讓我全身上下沒一處舒服,看他翻身來翻身去,時不時搞我一下,我努力克製自己的情緒,直到···老子真是沒法忍了!!!!
啪!!!
「餵!」我朝他屁股狠狠地來了一記無影腳,讓他趕緊從我的視線裏消失,Jom叫著摔到床下。
「哈哈!」Pete和Tem在一旁哈哈大笑。
「踢我幹嘛啊!疼死了!」Jom擡起頭對我喊道,坐在地板上摸著發疼的屁股。
「你太招人煩了!」我罵道。
「就沒見你煩過Kinn!···噢···還是說。」Jom指著我,笑得很開心的樣子。
「禽獸!出去,老子要睡了!!!」我連忙鉆進被窩裏,可這群家夥還在一個勁兒地拿我開涮,我也很煩Kinn但是我更煩你啊Jom!幹!!!我也不知道為什麽Jom睡在我旁邊會讓我如此不爽,但是如果換成Kinn我竟不會這麽覺得,反而還覺得很舒心。
吱呀!房間門被再次打開,讓我更加煩躁,誰啊就這麽想來看我!
「Time學長,快進來。」Tem問候道,那人是Kinn的朋友,來這裏幹什麽啊!我正煩著呢!
「Kinn讓我把東西拿給Porsche…這個。」盤子放到桌上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但是我仍然蒙著被子。
「謝謝。」Pete說著戳戳我的背。
「我不吃!」我煩躁地喊道。
「對了Time學長,您有問過Kinn學長,為什麽我的朋友會睡在他房間嗎?」Tem這家夥!邊問還邊笑!
「你幹嘛這麽想知道!」我掀開被子,拿腳對著他的臉,他見狀便躲開,Time瞅了我一眼微微笑著。
「我沒問,但大概知道原因。」
「你趕緊給我出去,我要睡了!」我再次蓋上被子,媽蛋!你們這些家夥把我當成什麽了?現在這情形,越解釋越像是在掩飾。還有Tem你幹嘛和他們攀上親戚了,搞得多親密似的,看了就討厭!
「別忘了吃東西哦,別辜負了我朋友的一番心意。」他的語氣輕快,不一會兒我便聽見門關上的聲音,我才再次掀開被子。
「你幹嘛和他攀親戚?」我有些煩躁地質問Tem。
「嗷!因為經常見到啊,而且我的人際關系比你好多了。」Tem說完走過去瞧了瞧盤裏的食物,眼睛都直了,「都是些好吃的呢。」我瞥了一眼,盤裏裝著泡芙還有一大塊芝士蛋糕,擺得很好看,而且有好幾塊。
「吃嗎?我給你拿勺。」Jom走過去看了看Tem手上擡著的蛋糕。
「不!」我語氣強硬。
「那我們吃了啊,Pete快來。」他們分好勺子對著蛋糕就是一頓進攻,看他們吃得很香的樣子,Tem這家夥邊吃還擺出一副很享受的表情,看得我有些饞了,Kinn拿來給我的?哦,平時也沒見他這麽好心,更別說給我分點什麽東西了,我做錯點什麽就開罵,幹嘛突然拿東西過來給我,難道在樹林裏的Kinn還活著而正常版本的Kinn還沒回來?
「給我拿一塊來嘗嘗。」我支吾道,Pete擡頭看了我一眼笑了笑,分別把泡芙和芝士蛋糕裝盤子裏遞給我,然後把病床桌移到我面前放上蛋糕。
「來自Kinn先生充滿愛意與擔憂的蛋糕。」Pete笑著說道,我立馬給他豎了個中指,我舀著蛋糕吃起來,味道還蠻不錯,我能吃甜食,而且有的甜食我也蠻喜歡,但也沒有到特別喜歡的地步,比如擺在Kinn房間裏的巧克力,一開始吃覺得味道怪怪的,後來居然吃上癮了,而且我常常背著他偷偷地吃,如果被他發現了肯定會被他罵到耳朵炸裂,呵呵。
「邊吃還邊笑,犯什麽花癡呢?」Tem叼著勺子問道,我趕緊收起笑容,我也不知道我在笑什麽,你到底怎麽了啊!Porsche!!!!
「蛋糕和給蛋糕的人,哪一個更美味?」我拿起遙控器在Pete的腦袋瓜子上重重地來了一記,「餵!玩這麽大,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禽獸!把藥拿來,我要吃藥睡覺了!」我吃完最後一口蛋糕喝了水,Pete把藥遞來,我吞下然後靠在床上,沒有立馬就睡,而且胃酸居然還倒流,就算此刻心裏很想被子一蒙睡過去,但是又不能。
我有些不滿地看著電視,努力把精力集中在節目內容上,眼睛雖然盯著屏幕,但我的腦海卻不由自主地想起早晨發生的事,而那群家夥的笑聲一直環繞在我耳邊。但我沒管他們,試圖集中精神,讓自己的心思回到電視機裏正在唱的Rap上。
吱呀!我真是要爆粗口了!到底誰這麽閑就那麽喜歡來找我!這是想讓我好得快一點還是想讓我病得更重?雖然別人好心來看我我挺過意不去的,但是今天我很煩,只想有點個人空間。
「嗨咯。」我靜靜地閉上眼睛,疲倦地嘆了一口氣。「薩瓦迪卡,大少爺。」每個人都和Tankhun打了招呼,我也轉過去隨便拜了他一下,醫院裏有自殺藥或者甲醛之類的嗎?趕緊給我安排上吧!
「Pete,原來你躲在這裏偷懶摸魚呢。」Tankhun插著腰罵著Pete,而Pete則擺出一副不痛不癢的模樣。
「老爺讓我來看看Kinn少爺和Porsche。」他還不緊不慢地吃著蛋糕。
「今晚我來陪你睡啊。」Pol走到我床邊對我說,而Arm則湊近來摟住Pol的脖子,笑得一臉賤樣。
「不用陪他睡,已經有人陪他睡了。」我想原地去世!我恨他們每一個人,今天大家都怎麽了!就因為Kinn,別人都把我想成什麽了啊!
「在聊什麽呢,加我一個!」Tankhun插進來,對話戛然而止,我再次嘆了口氣,然後他伸手突然對我又是揉又是捏的,「怎麽樣?那裏還痛嗎?」他問道,我看著他捏我纏著紗布的部分,你說我痛不痛嘛?
「這裏痛。」我指著他的手回答,他見狀立馬抽出手,回我一個欠揍的笑容。
「嘻嘻,今天我還給你帶了東西。」我瞥見Just哥提了個籃子,稍稍皺了皺眉頭。
「噔噔噔~」我撐起身體坐在床上然後從Tankhun的手中接過籃子,籃子裏排列著家裏隨處可見的令人熟悉的巧克力。
「來自Mr.3K的充滿愛意與擔憂的禮物!~Arm,快幫我照一張我送籃子的照片,我要發動態。」我人傻了,蒙圈中,但還是乖乖地看向鏡頭,擺出正從Tankhun手中接過籃子的動作。
「1,2,3!拍好了,大少爺。」Arm把手機遞還給Tankhun查看。
「都不需要怎麽花錢的呢。」Pete悄悄對我說道,我剝了一個巧克力一口塞進嘴裏,好久沒吃了甚是想念啊。
「喜歡嗎?我親自弄的呢。」他說完拿起一個吃起來,嗷!不是說好給我的嗎?
「我去那個房間了,免得Kinn想我。」Tankhun和保鏢們走了出去,我、Pete、Tem、Jom都松了一口氣,還以為場面會比剛才更混亂呢。
「給我嘗嘗。」Jom走過來拿走了一個形狀奇怪的巧克力。
「我yue了!好難吃!」Jom一臉嫌棄,一開始我和他一樣,但是吃來吃去覺得還不錯,我又拿了一塊,靠著床吃起來。
「你喜歡啊?」Pete問我。
「我會吃。」我說完瞅了瞅包裝紙,被上面的三個卡通人物吸引住了,好好笑!
「哦!挺好!就像是···」
「對了,為什麽家裏盡是這種巧克力啊?」我沒管Pete要說什麽,直接打斷他問道。
「嗷!你不知道嗎?因為這個家族是巧克力的金主爸爸,家裏全是這巧克力也是理所應當。」Pete說道,我疑惑地皺起眉,噢!難怪家裏到處都是這巧克力,但沒想到一個黑手黨居然還發展生產巧克力的業務「喏,上面這個是小少爺。」他指著中間那個笑得能看見滿口大牙的卡通人物說道,「這個是Kim少爺。」卡通Kim吐著舌頭。
「那這個就是Kinn咯?」我指著最左邊那個卡通人物——一臉別人欠他幾百萬的樣子,我沒忍住笑出聲,這!表情太兇了!!
「嗯!」Pete說完瞇著眼一臉找事地看著我。
「怪不得味道這麽差勁。」我說完又咬了一口,這巧克力唯一的用處就是消滅饑餓感。
「嗯!說著味道差勁,那你還吃···嘴上說著不喜歡,但小心吃上癮噢。」Pete戲弄似的說道。
「你在說什麽鬼?」我瞅了他一眼,這臭家夥真是一天比一天欠揍。
「沒什麽,吃完就睡吧。」Pete聳了聳肩,然後回到朋友群裏,我一臉疑惑地看了看他,然後漱了漱口準備睡覺。
我一整天在床上不是吃就是睡,有Tem和Jom陪著我,朝我問東問西,帶東西來給我吃,Pete在我和Kinn的房間走動來走動去,而Porsché放學以後也會過來陪陪我,問問病情,和我聊天。傍晚時候大家都回去了,Kim跟著Che,堅持要陪我過夜,但我還是把他們打發走了,我一個人待了一會,Pol要過來陪我睡覺。不久後護士拿來了藥,檢查了我的身體,然後我就睡死過去了…
呃…
我迷迷糊糊地醒來,發現房間已經暗了,只依稀可見房門外的光線,我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晚上十點了,我才睡過去倆小時啊···我起身,看見Pol已經睡過去了,我便拿起Che給我帶來的手機看起來。
大晚上這個點醒來我還怎麽睡得著啊,媽蛋!幹嘛醒過來啊!睡得也不踏實,護士還說吃了藥就會發困呢,現在看來這藥根本沒有發揮副作用好嗎。
吱呀!我的房間門被打開,我連忙轉過頭望去,誰啊,這個點還來看我!
「睡了嗎?」熟悉的聲音響起,我看見來人艱難地拉著吊瓶架緩緩朝我走來,我趕緊起身從床上坐起來皺著眉頭。
「你來幹什麽?」我瞧著他的動作問他,他慢慢走過來,最後坐在我床邊,我連忙往一旁挪了挪。
「Pol來陪你睡嗎?」他沒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轉過頭去看睡死在沙發上的Pol。
「嗯。」我回答道。
「Pol···餵!」Kinn喊道,Pol睡眼惺忪地慢慢揉著眼睛。
「你幹嘛叫醒他啊。」我有些不高興。
「Pol!」Kinn聲音比第一次更加強硬,Pol睜開眼睛,眨著迷糊的雙眼,然後突然從沙發彈起來。
「K···Kinn少爺。」他吃驚地叫著他老板的名字。
「你到我房間去睡。」
「嘿!為啥啊。」我趕忙打斷他,為什麽非得把我朋友趕到那個房間啊。
「留在這也行···如果你能忍受讓他看見我抱著你睡覺的話。」Kinn轉過頭來輕聲在我耳邊道,我瞪了他一眼。
「誰讓你睡的!」我的聲音不大。還有我挺擔心Pol的,不過現在他正抱著枕頭被子準備離開了,「你別走!」我立馬叫住Pol,他回頭微微朝我笑了一下然後快步走出房間。
「呵呵。」Kinn哼笑一聲,然後準備枕我的枕頭睡下。
「出去!」我手腳並用擋住他,不讓他睡下。
「別踢我!弄到我傷口了!」他冷冷地對我說道,眉頭緊皺。
「那你就出去啊。」我停下踢他的動作,而他卻轉過頭來靜靜地看著我。
「我知道你也睡不著,所以趕緊睡吧,很晚了。」Kinn朝我撲過來一把抱住我,然後倆人一起躺在床上。
「死Kinn!!」我朝他喊道,但像他這樣臉皮厚的人是不會聽的,他側睡著將我擁入他的懷中,一只手摟著我的脖子,此時此刻我感受到他身上散發的熟悉的味道以及傳來的體溫,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我楞了一下,不知道為何我的心竟不受控製般跳得很快。
「好好待著,不要亂動,如果把我傷口弄疼了我會讓你更疼!」Kinn威脅道,但我是不會屈服於他的權威的,仍然在他懷裏掙紮著。我很奇怪,他不是昨晚剛手術嗎?怎麽還有這麽多力氣,血袋和心臟測試儀也不用了嗎就跑來我房間找抽。
「放開我!」我時不時地沖他喊道,就在同一時間,他迅速俯下臉龐,以及···咪啾!他的鼻尖停留在我的臉頰上,深深吸了一口,你幹嘛親我啊!我咬緊嘴唇,身體楞了一下,臉頰唰地一下變得滾燙,我趕忙把臉埋進他的胸膛,逃避他的輕笑。
「呵呵。」
「你在搞什麽鬼!」我狠狠地捶了捶他的胸口,我也不知道為什麽我要躲在他懷裏以逃避剛才那令人臉頰發燙的瞬間,與其這麽說,不如說我也不知道該躲到哪裏,Porsche啊Porsche!我也找不到該躲的地方啊!!!
「別把頭埋得這麽緊,不然你沒法兒睡了。」我立馬從他懷裏掙脫,但他仍然箍住我的腦袋,還說不讓我埋那麽緊呢禽獸!!!那你還把我摁得這麽緊。
「放開。」
「心跳得這麽快,要不叫下醫生吧?萬一是心臟病呢?」Kinn邊說邊笑,我感到有些窘迫,窘到摳腳,為什麽我非得對他有反應啊!該死的身體!幹!!!我到底是怎麽了啊!
「禽獸!睡也行,但是能不能好好睡啊!」我妥協道,仿佛無處可逃。
「噓!睡吧睡吧。」你覺得他會聽我的麽?肯定不會啊!他安撫似的輕輕順著我的後背,我也不再像剛才那樣瘋狂掙紮,突然Kinn抽出抱著我的手,然後輕輕地撫摸著他的胸側,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看他這麽輕易把我放開,我對上了他的雙眸。
「疼嗎···要不要喊醫生?」我低下頭,看著他的傷口問他。
「不用,只是有點疼,我用太多力了,睡吧。」說完,又把我擁入他的懷中,緊緊地抱著我。
睡就睡,不然一會兒他死了,他老子又要罰我,操蛋!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Kinn身上獨有的味道竟會讓我覺得如此的安心和舒心,他的擁抱以及他的觸碰,讓我的心有些無法承受,就算我已經被困意席卷但是心自始至終跳得劇烈。
不,不,不,我不能多想,我是個純爺們兒啊!怎麽可以對男人有非分之想呢?
而且那個男人還那麽壞,那麽令人生氣、令人討厭!簡直草了啊啊!
早晨。
「Kinn少爺···呃···那個···」我剛醒便聽到Pete的聲音,但是現在,我根本不敢擡頭看啊,怕像昨天那樣直接社會性死亡,草啊啊啊!
「怎麽了,Pete。」Kinn松開懷抱,但我還在靜靜地裝睡。
「很抱歉打擾您,但是還有十分鐘醫生就要來查房了。」Pete一臉認錯的表情。
「嗯,那你先去我房裏等我,我一會兒過去。」Kinn平靜地說完後又再次把我抱住。
「起來啊!」我聲音很輕,稍稍掙脫了他的懷抱。
「還不能起呢。」說完把我抱得更緊,我突然覺得大腿有些怪怪的,好像有什麽硬硬的東西在頂著我。
「你拿膝蓋頂我幹嘛啊!」我有些生氣。
「呵呵,不是膝蓋···」Kinn笑著,一臉自信地說道,「向早晨的升旗致敬啊。」他湊近我的耳畔,輕聲道,聽得我雞皮疙瘩掉一地,因為我很明白他話裏的意思。
「禽獸!」我用腿稍微踢開他,Kinn松了手,然後平躺在床上,我撐起自己的身體坐到床上,視線很不聽話往他那裏瞟過去,蓋著的被子被他撐起一個小帳篷,「草!!你趕緊解決行不行!」我撇過臉喊道。
「這不是很正常嘛。」
刷!Kinn厚臉皮地掀開被子,我閉緊嘴唇,昨晚的心跳和緊張再次回歸。
「禽獸Kinn!」
「和我一起升旗嗎?呵呵。」他哼笑一聲,一臉壞笑,我抓起被子狠狠地往他臉上懟,然後快速逃下床,半走半跑來到衛生間躲他!煩人精!神經病!大壞蛋!
我在衛生間裏待了很久,沒想現在就出去,幹!他盡是找我的茬!
咚咚。敲門聲響起,把我嚇一跳。
「今晚不用讓別人來陪你,我來陪你睡。」Kinn在外面朝我喊道,我拿起牙膏不滿地砸了一下門。
「混蛋!」走著瞧吧,今晚我就把我七大姑八大姨都叫來!我聽見關門聲,知道Kinn已經離開了,我走出衛生間,有些煩躁地把自己扔在床上,在心裏罵了Kinn好一會兒。當病房門再次被打開,我看見Pete笑得一臉燦爛地走進來,我趕忙蒙上被子假裝自己還在睡覺。
「餵!!害羞啥啊,快起來吃飯吃藥咯,哈哈。」害羞你大爺啊!禽獸Pete我要把你門牙都打爛!「快快快,你那樣睡一會兒窒息了啊。」他說著一把掀開我的被子,我只好起身坐起來,Pete把桌子拉過來放上飯和藥,我自顧自地吃著東西,沒擡頭看一眼他,我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擺出一副嘲弄的表情,但時不時能聽到他的笑聲。
今天我還是在床上無所事事,Tem、Jom和Che都來看我,而Pete、Pol還有Arm,他們說今天有事來不了,但明天一早會來接我出院。一開始Tem和Che都說要陪我過夜,但是被我拒絕了,因為Kinn早晨囑咐的話還響在耳邊呢,雖然我心裏很想讓他們來陪我,但是想來想去,Kinn這種人想得到什麽的時候就會不擇手段,而且也不會在意其他人的看法,我不想讓我的朋友還有我弟弟看到什麽不該看的畫面,只好把他們打發走了。
簡直操蛋!我在煩什麽啊?我彎著膝蓋,靠在床上,從傍晚開始我的眼睛就時不時地朝門口看去,我這麽驚疑地坐著有好一會兒,手上不停地換臺,但是電視裏的內容我一點也不在意。
Porsche啊Porsche!!!你在發什麽神經啊!每次看見有人影路過我的房間,我的心都會提到嗓子眼兒,弄得我十分煩躁,幹!為什麽搞得我好像很期待的樣子?幹嘛還留門啊,瘋了,我絕對是瘋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帶來2022泰腐《黑幫少爺愛上我》小說中文版第28篇分享到這裏了,口嫌體正直的Porsche,Porsche的雙標現場,可以和他老公Kinn擠同一張床卻把他朋友Jom從床上踹下去。

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阅读更多:2022泰腐《黑幫少爺愛上我》小說中文版第27篇-可能已經習慣妳靠在我身上睡了吧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