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醫生我來收魂了小說第17-我發誓我一定會把哥哥救回來

親愛的醫生我來收魂了小說第12-小概率事件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開始給大家帶來2022泰劇親愛的醫生我來收魂了原著小說nutkarn篇第17章,我們都習慣性把無法改變的東西稱之為命運,像是為了安慰自己,實際上而已是無奈之舉罷了!

「哥!!!」
我不確定這個熟悉的聲音是從哪裏傳來的,因為一切都很昏暗。
但是我很冷…冷到心裏去了。
「先別離開我-」
那個抽泣聲的主人應該認識我,或許我知道那是誰…但不知道為什麽,我就是想不起。
天氣太冷了。
冷…為什麽會這麽冷。
手臂…我的手臂一點也沒有力氣,好像動也動不了了一樣。
我就像是一只漂浮在河流上的一只小球,每當被波浪沖刷逐漸麻木的臉頰,就越能預感到不祥的事情正在向我靠近。
「我求求你了,哥哥!你不能就這樣拋下我!」
「Metha冷靜點!」
另一個高而細的女聲響了起來,呃 誒…我的大腦好像能想起些什麽了,有人在叫我,有人在焦慮不安,但現在…Metha…Metha
原來是Metha的聲音。
可能是因為重要的人就在身邊,又或許是其他不明的原因,我的力氣好像慢慢恢復了,雖然還沒完全恢復,但也足以讓我睜開眼睛看看四周,但在燈光的強烈照射下,我只能瞇著眼。
一切都很模糊,就像是現實和夢境交織在了一起,讓人難以分辨現在到底發生什麽了。
「撐著啊哥哥!我馬上救你!」Metha的聲音透露出從未有過的焦慮。
哈?救我?救什麽呀?
直到我的視線清晰起來,我開始疑惑為什麽Metha會這麽緊張…
有病例嗎?平時Metha從來沒有露出過這麽害怕的表情…難道是棘手的案子?
我努力地站起來,想過去問問,想過去和他們聊聊,做什麽都行,就只是想過去而已。
做什麽都行,只要能讓這個弟弟的臉色看起來好一點…
但是我撐不住了,沒力氣了,可能是喝太多了。
額,等等,喝?
對啊,我在喝酒來著…
「病人因車禍導致內臟破裂。」
Metha跑去跟其他醫生說了些什麽後,他們就轉過身看了看我,然後又一起討論起來,轟轟的聲音在我周圍響起,但我聽不清任何一個字,我只知道我快要永遠地失去意識了。
就在那個時候…我印象中的最後一個畫面不太美觀。
Metha的眼睛漸漸泛紅,不知道這個醫生用了什麽方法,突然間,我的手掌開始暖了起來,那只從小就跟我互相扶持的小手正緊緊地抓住我布滿鮮血的手,Metha一直悲傷地低語著,絲毫沒有感覺到疲憊。
『我發誓我一定會把哥哥救回來。』
雖然我不太明白Metha到底要救我些什麽,但是我卻感到格外的暖心。
就像是我和Metha小時候的情形回放了一遍一樣。
Metha…有空就會來探望我這個有慢性病的哥哥。
『Prakan哥,跟我一起玩嗎?』
「好啊,我練習過了,絕對不會那麽容易輸給你」
『放馬過來啊,要是我贏了…就請我吃蛋糕!』
『你覺得我會怕嗎?來啊!』
但是我印象中最後一個畫面,並不是Metha走來抓住我的手。
我記得的最後一個畫面是一個像雲團一樣蹦來蹦去的黑色影子,直到那個東西向我靠近,一切才開始清晰起來。
「死神?」
對…是一個以死神身份來看望我的鄰居,他正註視著我,蒼白的手緊緊地攥著他所說的用來引渡亡魂的票。
「呵…來幹嘛,你這個沒心沒肺的人。」
我的意識完全模糊了。
死神的表情看起來不是很好,在這張冷淡的臉上看到這麽扭曲的表情實屬難得。
但就在最後一秒,我突然想起來了些什麽。
我想起來了為什麽我會在這裏,而且明白了為什麽這個沒心沒肺的人會來這裏…
之前的回憶在腦海中回旋,馬路的畫面飛快地從眼前掠過,整個世界都在旋轉,喊叫聲還有煙霧的味道…
我也不再疑惑他手中用來引渡亡魂的票是屬於誰的。
Metha…
哥哥對不起你
我又再次失誤了…就像Zentima的案子一樣,因為我的粗心大意失誤了。
Metha,這可能是我的罪孽吧。
應該用我余下的生命去補償的罪孽。
從此以後,替哥哥…成為守護病人的最後一面墻吧。
因為,今天哥哥可能回不來了…
我見過很多病人,也救過他們之中的不少人,但是從來沒有一次會緊張到犯下這麽大的失誤。
我的名字是MethaPhitakchiti,我的家族幾乎都是醫生,稱得上是醫生世家,哪怕是起名,家中的長輩都會起一些與治病救人相關的名字。
Metha…意思是聰慧周全,聽說Chanapai伯伯給我取這個名字是希望我能成為一個細心周全的醫生。
沒想到幾年之後,我的細心周全居然用在了治療伯伯的兒子Prakan哥哥上。
哥哥對外界沒有任何反應、毫無意識躺在床上的樣子加劇了我內心的恐懼,哥哥的皮膚本來就很白,現在看起來更是蒼白得像是沒有血液在裏面流動似的,冰冷得像屍體一般,無論我和同事們怎麽努力,他都沒有一點蘇醒過來的跡象。
如果不是因為還有生命體征,我可能以為Prakan哥哥已經離開我們了…
嗶嗶嗶嗶!!!
「醫生,還是止不了血!如果繼續硬著來,病人可能會窒息!」
「醫生,血壓在不斷下降!」
「醫生,肋骨骨折要用什麽手術?」
其他醫務人員的聲音紛紛響了起來,我一時應付不來。身處主刀醫生位置的壓力緊繞著我,而且當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最熟悉的哥哥時,壓力就更大了。
雖然有時候我們會有矛盾,但無可置疑的是Prakan哥哥是我重要的人。
我的哥哥…
『Metha,我買了玩具,你也有份!』
一個無論買什麽都會分給我一份的人。
『笑一笑嘛,只會板著臉坐在那兒怎麽能交到朋友呢?』
一個讓我對每個人都能輕松展露笑容的人…
『我們一起玩遊戲吧,今晚我替伯伯和嬸嬸來陪你』
一個當小時候我的爸媽不在時陪我睡覺的人…
「嘿!這只是蛋糕而已,又不是什麽貴重的東西,需要這麽高興嗎?」
一個長大以後不知道怎麽表達愛、只會送出自己喜歡的東西的人…
『哇,考得這麽好,這個分數很接近錄取線了,謔,得慶祝一下了。』
一個和我有著相同夢想…相同目標的人…
這個無比厲害的哥哥為什麽就一睡不起了呢?
即將要失去家人的恐懼讓我的手顫抖得無法控製,真想立刻在原地放聲大哭,但心中印刻的「責任」二字阻止了我這麽做。
『手術室不會給猶豫的人留有余地。』導師的話在我耳畔響起。
『因為對於病人來說,我們猶豫的一秒鐘也許就是生命。』
這句話如閃電一般劈在我的心上。
Metha不要再猶豫了…現在你是醫生,負責救死扶傷的醫生。
我深吸一口氣,冷靜地下達指示,將恐懼感壓製下去,只留下一個醫生應有的細致和周全。
「幫我把監護儀的聲音關掉,但是要定時向我匯報病人情況。」
「是的。」
助手馬上按照我的指示行動,沒有了監護儀發出的刺耳聲音,整個手術室的氣氛頓時輕松了不少,這也讓我的頭腦清晰了起來。
「用紗布給病人止血,同時要給病人輸血。」
血包被掛了起來,舊的紗布被卸下。
「病人的心率過緩,每分鐘48次,而且正在逐漸下降!」
「註射提高心率的藥物。」
一個個指示被有序地傳達下去,但是哥哥並沒有任何好轉,他的心臟跳得越來越慢,仿佛就要停止。
時間慢慢地流逝,但情況卻越來越惡劣。
冷靜,得用那個方法,沒錯,用那個應該能行。
時間啊,你可以再走慢一點嗎?
不行,可能要用別的方法…
我努力地試遍了所有方法,電擊除顫配合胸外按壓、藥物註射、所有…
但都沒有用
[47…45…42…]
監護儀上的數字還在不斷下跌,我的心情也隨之跌落。
千萬不要這樣啊哥哥…明天我們就會和好了,不要丟下我呀!
[39…35…32…]
醒醒吧,把我的壽命分給你也行啊。
「醫生…」
「繼續吧」
一定要好起來…一定要!
「準備心臟除顫儀」
叭!
床上的身軀隨著電流頻率起伏,但是情況沒有任何改變,哥哥好像什麽也感受不到了,就像是一個被宣判了死亡、等待著死神來接走靈魂的人。
但哪怕是這樣,我也絕不會服輸…絕對不會!
這是我哥哥,他既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家人…
我絕對不會跌倒在這裏,沒門!!!
「再來一次,準備!」
這樣的步驟不斷被重復著,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同事們的不安,這裏的每一個人都認識Prakan哥,有幾個護士甚至開始哭了起來。
不要哭啊,Prakan哥還沒有走。
哥哥也不能走。
因為哥哥還有我作為守護他的最後一面墻。
一…二…三…四…五…
心臟除顫仍在持續。
大家都稱你為創造奇跡的Metha醫生,來啊,把你的奇跡秀給我看看啊!!!
「小心癇性發作,現在血還沒止住呢。」
下達指示的聲音依然不時響起,雖然我的聲音聽起來很冷靜,但內心卻在瘋狂地吶喊。
哥哥,對不起,我嘴欠。
命運啊,求求你了!
可以不要來阻撓我嗎?
我很久沒有感受到這種被刀直捅心臟般的感覺了。
我本來以為現在這種心痛的感覺不會再回來了,我以為自我當上死神的那一天起,『他們』就已經把這種糟糕的感覺從我身上移除了。
我明白了,我之所以不會感到心痛,是因為躺在床上的這個醫生整天板著臉對我。
對了,我正看著Prakan醫生,他剛剛才罵完我,說我是個沒心沒肺的人。
「看到了吧,醫生說錯了,我都痛成這個樣子,還是沒心沒肺嗎?」
我的聲音很響,但是沒有人能聽見,因為我穿著工作服,所以無論是誰都不能看見和聽見我。
不過,除了正躺在床上的那個人。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我想離開這個位置了,一個要旁觀人們死去的位置,一個Prakan醫生說過的靈魂註定要被引渡的位置。
[47…45…42…]
監護儀上的數字還在下降,從我無數次看著監護儀從一個數字慢慢降為零的經驗來看,他的情況並不樂觀。
要是那時候他能阻止對方開車出去就好了。
[39…35…32…]
「醫生…」
「繼續吧。」
我轉過身,向Metha醫生投去欣賞的目光,無論情況看起來有多惡劣,他也絕不肯向命運低頭。
「醫生,加油!」
不過這是醫生的職責,給自己的競爭對手打氣不太合適,但我也不是以競爭對手的身份幫他打氣的…
而是以鄰居的身份,看來我手上的東西不願意讓醫生手術成功。
我手上的東西是一個比名片要小的紙片,底色純白,上面印著精致的金色花紋,仿佛是為了讓紙片的主人知道進入陰間的門票有多漂亮。
紅色的名字和姓氏…還有同樣是紅色的死亡時間。
[Prakan Phitakchiti 03:14]
滴答 滴答…
手術室外的鐘聲仿佛要破門而入,告訴我們某人的時間所剩不多了。
我看向病床,那張毫無生機的臉上還殘留著血跡,我想過去幫他擦一擦,我想過去把他搖醒,我想走過去一遍又一遍地大喊他的名字…比起這些,我更想做的…
是讓他活下來。
「醫生…」
雖然已經毫無意義了,但我的嘴巴還是習慣性地喊著,悲傷的聲音從喉嚨流出,Prakan醫生的靈魂之票被緊緊地攥著。
咯 咯 咯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票被捏得皺巴巴的,可能是受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影響吧,我努力地想讓這張票在我手中粉碎。
「為什麽…」票上面的那些鮮紅的文字依然刺眼,也只能認輸了。
[32…31…30…]
就在那個時候,監護儀上的數字表明了情況的進一步惡化。
看到那張毫無血色的臉就會忍不住害怕起來,我想再次看到這位受人敬仰的醫生的笑容,他的笑容散發著光芒,哪怕是像我這樣的死神,每當看到那樣的笑容都會覺得心曠神怡。
但是現在,那樣溫暖的光芒將要永遠地消失了…
叭 叭 叭…
某些東西掉在地上的聲音把我嚇了一小跳,我看向地面,發現是一小灘水。
額…我只覺得自己的臉濕濕的,於是便用手擦了擦臉,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地面上的水,是從我的眼睛裏流出來的。
「心臟除顫,準備!」
叭!
Metha醫生的聲音嚇得我顫抖了一下,隨之便是病床上的身軀起起伏伏的聲音。
我搖搖頭,用手擦幹眼淚。
「真是丟臉。」我勉強地擠出笑容,並且意識到自己太快認輸了。
對,Prakan醫生還沒認輸呢,那我有什麽資格在這裏說喪氣話。
「再來一次!準備!!!」
Metha醫生好像感受到了我的鼓勵,雖然接近崩潰,但他看起來非常堅定,我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03:13]
加油!Prakan醫生。
「心率只有30了!」秒針好像走得越來越快了,只剩下不到半圈的距離就滿一分鐘了…
加油啊!Prakan醫生。
「繼續心臟除顫!」指示依然在手術室裏傳達著,我一言不發地低下頭,當秒針指向12的那一刻,將手中的票緊緊攥住。
[03:14]
嗶嗶嗶嗶!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開始給大家帶來2022泰劇親愛的醫生我來收魂了原著小說nutkarn篇第17章分享到這裏了, 有時候殘酷的事實是真的很殘酷,可是人類的生命實在太短了,所以這種殘酷終究也是可以度過的,因為大腦在為我們尋找各種安慰!

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阅读更多: 親愛的醫生我來收魂了小說第16-接下來就要來真的了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