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40章番外:在這之前最重要的是…我是1啊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二章:我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記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40篇,感覺小說裏的oei弟弟沒有那麽討厭呀,還挺可愛的,好吧,又是泰式矛盾製造點,以愛第二季真是作孽啊!想想一年生第二季雖然也有尬的點,但總是還是很美好,最好也很好,作孽啊!

硬幣的另一面(Oei)
‘Oei弟弟,上次拍攝的費用我轉到你的賬戶了’
當我聽到認識的哥哥說這句話,我就戴上口罩,穿上脫鞋,抓起錢包走了出去,去離的不遠的一個711商店,在ATM機上插卡查看存款。
一萬多(泰銖)的數字出現在屏幕上。
“不夠…”
眉頭緊皺,煩躁的把卡拔出來。
混蛋,要交學費了,該怎麽辦呢。
有學費,住宿費,水,電,還有其它的各種消費,在這之前我就算好了需要用到多少錢,一般每個月的月底都是最讓我困擾的時候,要拿著單子去宿舍阿姨那裏繳費,知道肯定要交的,但是錢從手中交出去還是很折磨,特別是現在這個月底還要交學費,就更是…
我離開ATM機,不管怎麽說我都出來了,還是買點什麽吃的回去好了。
到了房間後,我就走過去坐在地板上,把所有買的東西放在日式矮桌上。
我的宿舍在一個小巷子裏的三樓,不大不小,一個人住差不多,一個月三四千,在從家裏面搬出來找宿舍的時候,我用了很久的時間才決定住在這裏,另一個巷子裏的宿舍更破舊,那邊才兩千多銖,但是看到環境和那些蟲子,我還是願意多付錢住這裏的。
一年多了…
大概是一年多四個月,我一個人出來住,剛開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適應,但是到現在了,有時候還偷偷的很自豪的覺得自己真厲害。
但是…所有這些事情比之前想的都更加沈重,只是一點水電房租費,加上學費就比之前多了好幾倍,在娛樂圈一次的工作確實有很多錢,但是也不是每個月都那麽多,什麽時候沒有工作聯系,就和沒有收入一樣。
在給Gene哥拍電視劇的期間應該說是最舒服的時候了,有很多工作聯系我,也存了一比錢在另一個為未來準備的卡上。
但是這一切都是流動會消失的,在拍完電視劇以後,我就沒有再接那些會有很多錢的和Nubsib一起的工作了,不是因為Nubsib,而是因為Gene哥,在這之前我捉弄了他一下,因為自己的一些壞情緒,但是真當他水深火熱的時候,看著他那麽焦急,我就也想或多或少的幫幫他。
我沒有和什麽公司簽合約,因為其實我並不喜歡演員這類工作,平時都是自己去聯系,去找工作,但是在失去了Nubsib的影響之後,就沒什麽工作接進來了。
還是說真的要先拿那個賬戶裏的錢來用?…不行,怎樣都不行。
嗡,嗡,嗡
“…!”
放在旁邊的手機震的都快跳起來了,我輕聲煩躁的抱怨了一下,在我思考事情的時候打擾我,但是當我看到來電顯示,表情又變了。
‘Oern姐’
我放任手機震了很久,但是最後還是接了起來。
“嗯”
【Oei,是我,明天要回家嗎?】
“為什麽,是Oern姐想我了嗎?”
【想啊,爸媽也很想你,如果你回來我就幫媽媽一起做一桌子你愛吃的菜】
聽到這我就忍不住的想笑…爸媽想我?母雞生了一只恐龍都比這可信。
“你這樣說問了爸媽的想法了嗎”
【不管怎麽說,爸媽都是想見你的】
我一個人搖頭,笑容消失,靠在床頭,擡頭看著天花板說“姐你不用再說這樣的話了,聽著就很假”
【……】
“但是我還是去好了,我喜歡吃的就不用做了,這樣就夠了”
我只說了這些,還沒等那邊回答就掛了電話,把電話扔到一邊,臉還是對著天花板,一直看著燈,直到眼睛有些疼,但是也不知道該看些什麽。
一接到家裏人的電話,過往的事情就像湍急的流水一樣湧上來。
‘我照顧你,辛苦的把你送到好的私立學校,到現在你和我說沒有報名媽媽為你選的學校的醫學院專業?去報名了什麽家政去做什麽甜點!!!?’
‘但是做甜點這件事情我已經找了很多資料了,是Time哥推薦的,在學習期間…’
‘你不用說這些’
‘父親…我不想學醫…’
‘我和你媽媽讓你去學,你就得去!看看你姐姐吧!!!’
‘我和Oern姐不一樣!我想做甜點,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為什麽我不能做’
‘你喜歡的事情是一些浪費時間的事,畢業了也只能在廚房做甜點,你是想讓我丟臉嗎’
‘我做甜點這件事情讓父親你很丟臉嗎?’
‘才知道嗎,就這點事情你就要反抗,那我和你媽媽把你養那麽打是為了什麽!?’
‘…’
就是這樣
我不確定在我小的時候,我在家是怎麽生活的,一直都那麽壓抑嗎,我感覺他們是順著我的,如果我做了什麽讓他們特別滿意的事情來交換的話。
我所有事情都按照父母的意思來做,晚上有補習,周末也不能出去玩,沒有自己的想法,直到高中,我遇到了在學校前面一家甜品店工作的一個哥哥,他叫Time,是一個溫柔,善良,做甜點特別厲害的人,放學後我經常去那裏待著。
坐著看Time哥做甜點,從面團,烤,到最後裝飾蛋糕,兩只手在面團上揉的時候特別吸引我,目不轉睛,我感覺很喜歡糖的味道和面團的香味,那種感覺說不出來。
Time哥說會教我,第一次嘗試的做的時候,就想要一直這麽做下去,然後翹掉了補習。
覺得特別有趣,比那些書在面前的時候都笑的多,我每天晚上都和Time哥在一起,也不知道…什麽時候喜歡上Time哥的。
雖然Time哥不帥,說話調戲他的時候也是會先呆一會兒,然後臉紅了起來,就像是一只特別可愛的小動物,讓我想要逗弄他。
是的,我是同性戀。
一開始也不怎麽確定,但是我從來對身邊的女生都不感興趣,讓我說的話,我大多會遇到兩種女生,一種是不喜歡我長相的,一種是特別喜歡可愛長相的。
沒有告訴別人,剛開始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很害怕,這些事情不是符合一直以來我知道的‘自然’的,父母也是不支持或者說很討厭的。
我一直在那個框架下,最後…那個框架慢慢的縮緊,不知什麽時候讓我感到窒息,沒有尖刺,但是也狹小到讓我幾乎站不住。
如果沒有做甜點,沒有牛奶、面粉的香味攝入讓我感覺輕松了一點,現在我或許也不敢跨出那個框架。
高三那最後一年,我也鼓起勇氣和Time哥說了喜歡。
…最高興的事情就是知道了,讓我知道自己喜歡做什麽事情的人,對我也抱有同樣的感情。
我和他在一起了,有什麽也都告訴他,把父母想讓我報名著名大學的醫學專業也告訴了他,想問問看法,說我更喜歡做甜點,Time哥也就給我介紹了一個教做甜點的學校,讓我去找找資料,報名,之後我也就慢慢的鼓起勇氣直接地向父母說了這件事情。
我從愛人那得到了安慰,但也得到了父母的怒火,那晚我沒有回家,去敲了甜品店的門,緊緊的抱住了Time哥。
為什麽呢,為什麽,我用顫抖的聲音不停的問著。
父母的不理解讓我感覺世界都暗下來了,覺得只有Time哥一個人了解我的真實感受,但是如果能回到過去,那天晚上我不會去找Time哥,因為下一秒從拐角開過來的車就是我父親的,他把我從溫暖的懷抱扯了過去,之後我整個臉就麻了。
“…嗯”
我的手摸了下臉,奇怪的感覺。
奇怪就好,很久了,沒有傷痕在臉上出現,但是不管什麽時候想起還是很疼。
“真煩躁”
那個時候爸爸知道我在那裏是Oern姐說的,她已經知道一段時間了,我翹掉了補習在甜品店坐著。
父親指著Time哥的臉罵,說我為什麽會變成這樣,從錢包裏拿出支票寫上數字扔在了地上,之後就拉著我走了。
現在想想…就像是電視劇裏一樣。
父母知道我是同性戀,有了激烈的爭吵,用一切能限製我的事情來強迫我,在那一分鐘我覺得,之前我都在一個用金屬圍成的厚重城墻包圍著,推開之後才知道,以前我就像一個機器人,做他們所想的一切事情。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從家裏逃了出來,從出租車上下來,氣喘籲籲的跑到甜品店,然後就看到一個顯眼的牌子上寫著。
‘那個同性戀已經搬走了,他從我這拿走了很多錢呢’
‘…’
‘他拿到錢之後就開了一個性玩具店呢,你知道那些同性戀人妖從來不會真正的愛上一個人嗎’
‘但是我愛他!’
‘他不愛你!你也看到了,如果再做這些荒謬的事情,是不會有誰愛你的!’
我荒謬啊…所以沒有人愛我…
我一個特別疼的詞,特別特別,因為我愛父親母親,從自己愛的人口中聽到這樣的詞,不用拿到砍,不用拿槍射,就已經感覺心臟快要裂開了。
最後啊,父母並不愛我是嗎?如果沒有按照他們所想的去做,我也沒有的價值對嗎?
從那天起這些話語就一直在心頭轉,我周圍的路一片黑暗,但是不管多麽的黑,我都決定不會再走入鋼鐵般的框架裏了,雖然並不能進入我喜歡的學校去做甜點,但是我選了一個關於貿易的專業。
還是去喜歡男生,去旅遊,想做什麽就做什麽,讓父母知道我不會再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做,讓我自己那麽痛苦了。
之後就搬出來自己一個人住,就像是斷了後路,不再向家裏要一分錢,自己支付學費,生活費。
剛開始搬出來,哪裏有招聘我就去哪裏投簡歷,但是都沒有過試用期,因為之前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洗盤子,打掃,服務員,雖然努力做了,但是還是會有一些事情發生讓老板只能搖頭,我努力表達我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的原因,老板也很同情,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工作是排在前面的。
知道找到一個覺得自己可以勝任的,也就是娛樂圈了…
“…”
我把視線從燈上移開,感覺視線變模糊了。
每次想到以前的事情,都會讓心情跌入谷底,眉毛一直皺著直到額頭都有點酸,我沒有讓自己不準想起之前的事情,想著想想也好,才能長記性。
站起來,拿著毛巾準備去衛生間,但是丟到一邊的手機又震了起來。
嗡,嗡,嗡
“…”
我的臉上沒有什麽情緒,但是拿起來看到打電話來的不是我姐姐就笑了起來。
“哈嘍Gi哥”
【就…你在做什麽】聽到這好像在害羞的聲音我更開心了。
“如果我說在想你的話會害羞嗎?”
【什麽嘛,想什麽,我還說你應該是和那些小青年待在一起呢】
聊上後我就靠在了衛生間的門上“Gi哥不要把我想的那麽糟糕嘛,如果我和誰在聊,那肯定是只會和那一個人的,現在我只有你一個人”
【真的嗎…】
“來找我呀,你就會知道了”
電話的那頭安靜了一會兒,這樣我就知道那邊肯定又在害羞了,想著拿白皙的臉上有一團紅暈,就忍不住的笑了出來,想馬上見到他。
【真的嗎,Oei,我已經幫你談好了一個模特的工作了】
“謝謝你,真可愛,想抱你了”
【又開始了,然後…最近有什麽困難嗎】
“…”
【錢還夠嗎?可以告訴我的】
我的笑慢慢的淡下來,視線看向腳尖“沒什麽啊,一切都很好”
【真是的,Oei,有什麽就說嘛,不要這樣泄氣】
“我不想麻煩你,不要想太多啦”
【你沒有麻煩我,你也幫了我很多次,那一會兒我轉給你哦,什麽時候我有空了打電話約你一起吃飯哦】
“…謝謝你,如果沒有哥你,我都不知道要依靠誰了”
我們又聊了一會兒,大多數都是我說些什麽來調戲他,讓他說不出話,最後Gi說要去接著工作了,我才遺憾的放下了手機,笑著盯了會兒手機,Line上跳除了Gi哥賺錢的提示聲音,看到那個數字我又笑了笑。
Gi哥剛好在我需要的時候聯系我,更愛他了。
Gi哥是零,今天快三十了,也是在娛樂圈工作,但是並沒有多大的權力,很多次我拿到工作都是他幫著我在顧客或者紙片人裏宣傳,除了這個,他有時候也會轉錢給我當做是回報。
我們有點什麽,但是也並沒有超過曖昧的界限…
Gi哥心好,但是他並不愛我,他只是很寂寞,被男朋友甩了,也因為有時候柔軟的個性讓他的愛情並不長久,但是我反而很喜歡Gi哥,當我在調戲他的時候,那些柔軟讓他顯得更可愛了。
拋棄Gi哥的人真的是蠢,如果Gi哥願意和我在一起,我也會和他在一起的。
我沒有很糾結一定要愛在一起的戀人,也沒有多長久。
…不管怎樣也是不會有人愛我的。
周天上午
我帶著陰沈的心情醒來,走下去巷子口買早點和熱茶,之後就去看電影做點什麽輕松的事情一直到晚上,然後才去擠上回家的車。
車停到了之前一樣的位置,之前我沒有坐過,開始坐公交車也是從我搬出來之後。
從公交車站這裏到我家還有一段距離,經過警衛室,然後路過一個小花園,遊泳池,然後到後門的柵欄。
我沒有鑰匙,所以按了門鈴站著等,不久就看到了媽媽雇傭的緬甸菲傭跑出來。
“O…Oei先生”
看到她的動作,我就趕緊把暴躁的表情換成微笑“你好,是新人嗎?”
“嗯,是的!我在雜誌上有看到Oei先生,真人更加可愛呢”她看著很激動,聲音都有些不清楚了。
“謝謝,真開心,然後都準備好了嗎?”
“都好了”
我點點頭,走了進去。
我的家還是像原來那樣,有花園,有停車場,大的很符合他高層警官和他妻子的身份,嗯…女兒還是醫生。
那個時候我的嘴角止不住的嘲諷,但是從露臺上去了之後,就必須要表情管理。
“食物的香味的飄到巷子口了呢”
“…”
桌子邊的人都轉過來看著我。
父親母親坐在一邊,在這之前正在聊著什麽開心的事情,但是一聽到我的聲音所有的都變了,不是只有父母親,另一邊坐的是姐姐和她親愛的朋友Mok。
父親的表情嚴肅“來做什麽?”
“嗷,Oern姐沒有告訴你我順便來吃飯嗎?”
“…”
我挑眉,裝作不知道的樣子一臉疑惑“碗筷什麽的都沒有準備,好的,沒關系”我轉過去看著旁邊安靜站著的傭人“能幫我拿個碗嗎,要加飯,三勺就夠了”
晚飯的氣氛馬上變的很壓抑,肯定的是這是因為我。
看到這樣的場景在心裏笑了起來,但是不要問是哪種笑,我的表情展現出一種著急,拿到飯之後就抄起叉勺開始吃。
“不接著吃嗎?那我吃了”
硄!
父親大聲的放下了碗“是錢用完了嗎才回來吃這施舍的飯”
我一點也不著急的挑眉,咽完了才鼓掌“哪有的事,有工作,也有錢,父親你也知道我有人養的,生活舒適,不用擔心”
“我沒有擔心你”
“…”我聳肩。
是知道的…
之前我有次回家,或許是因為想要知道是姐姐,Mok或者那些朋友還是誰說我拿男人的錢來生活,那天就被罵說被那些惡心的同性戀養,不羞愧嗎之類的。
如果是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其他人也是不會羞愧的。
那段時間對於我和床伴來說只是互相交換而已,我陪他,互相在床上給予性福,至於錢的事,如果他給,我也不拒絕,從搬出家來算,不只是和Gi哥一個人有這樣的關系…父母應該看我像一個混蛋吧。
“滾吧,你不要想著這樣得到的錢能夠你去法國”
“…”
我正在舀飯的手停下。
“現在你就連廚房都沒有”
聽父親說來說去,最後我握緊了勺,不自知的皺眉,都這樣了嘴角還揚著“我說了父親不用擔心,不要學電視劇那樣講話了,先吃飯吧”
那件事情…就算一心一意的整個生命都在存錢,我也一定要做到。
做甜點成為了我整個人生的夢想,我選擇了它,也就不會拋下它。
砰!
汽車發動的聲音響起,我轉過去看。
白色的酷跑停在我旁邊,不用看我都知道是誰。
“上車,我送你”
我嘆氣,臉色顯而易見的蕭瑟“你之前沒有和我姐聊過嗎?”
“我和她說先出來接你,不是坐公交過來的嗎,趕緊上來”
“不用那麽好心,這讓我更累”
“…”
聽的人沒有回答,就像是他也知道,我在諷刺些什麽。
Oern姐覺得Mok喜歡我,一點也不狗血,雖然Mok沒有明確的表示,但是他的各種動作都讓我姐誤會了,這樣的誤會讓她有些瘋瘋癲癲,做的像是為我好,但是另一邊有很不滿意我…像今天就是約了Mok在家吃飯,但是還約了我,也就是為了讓我被父親罵幾句。
哦咦,在Mok面前被父親罵,真的有些害羞。
這誤會真讓人頭疼,Mok並沒有喜歡我,只是同情我而已,這也是特別讓人討厭的地方。
他喜歡裝作明白我的樣子,喜歡把自己當做是我的另一個哥哥。
“上來吧,你想要走路嗎,就算到車站也已經沒有車了”
我看過去,最後也沒有拒絕。
天空已經黑了很久了,我坐著看向車窗外,一個個路燈閃過。
“你工作怎麽樣了?”
“…什麽是我工作怎麽樣了”
“有工作聯系你嗎”
“一直都有”
“錢不夠對吧,看你的臉色就知道”
“…”

“先找我借也可以的”
“不用,Gi哥給我了”
“Gi哥?”他輕挑眉,然後搖頭“你又換了男人了嗎、”
“…”
“不要再繼續了”
“這是我的事”
聽到旁邊嘆氣的聲音“就算是說了很多遍,我也想讓你再想想,不要再像一個缺愛的小孩,好好的和叔叔聊聊吧”
“…”
我不回答,看向熟悉的我宿舍的鐵門,還有一小會兒就到了。
“哦咦,我理解你,你或許覺得沒有人在意你,所以想要找個人陪在你身邊,嘴上說著互相交換,但是你的心不是這樣”
“你不用裝作一副很了解我的樣子,喜歡說很理解我,別了吧,都要吐了”
“那我說的對嗎?”
“不對!真是,每次見到我不教訓點什麽是會死嗎?”
“…”
“不用來插手我的事情,我要做什麽,和誰睡,什麽小孩都是我的事情!”我暴躁的說著,打開車門下車使勁的關上了門。
頭也不回的走進了宿舍,Mok也沒有搖下窗子或者跟上來說什麽。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見到了父母,遇到了煩躁的事情,最近這兩三天的心情都是起伏不定,我拿Gi給我的錢付了學費,至於房費水電費也正在抓緊工作為了趕快結清…幸好Gi哥介紹的工作還趕的上。
我不想拿另外一個賬戶的錢來用,因為那是所有的我為了去法國而存的錢,目的是什麽時候畢業就什麽時候出去,所以在那之前,存的錢要夠。
…要比這多
做更多工作,存更多錢。
“Oei弟弟!”
“…!”攝像大叔大喊的聲音嚇了我一跳“是…是的”
“專心一點,第二次發呆了”
“對…對不起,我…我昨晚沒怎麽睡夠”
“知道要來工作為什麽不睡夠”眉毛緊皺,一臉的不滿意。
我低下頭,眨眨眼,然後顫抖的說“我…我有些激動,對不起”
這樣做每次都有結果。
攝像大叔不滿的表情瞬間就消失了,變成了嘆口氣一臉的憐惜,等到那邊招手說可以開始了,我又給了個可愛的笑,看到了他臉紅了一點點。
接下來的一小時,拍攝很順利,我從拍攝棚走出來。
“Oei弟弟,Oei弟弟”
這個喊叫聲是來自一位人妖哥哥的,他靠過來用胳膊肘戳戳我。
我不喜歡這樣的動作,但是表現出來的是對他甜甜的笑了。
“怎麽了嗎?”
“那裏那裏”
“…”
“Rom先生又來了,Oei弟弟來拍照的三天Rom先生都會順便去旁邊的房間”
“…”
眼神順著人妖哥哥的臉看過去,然後看到…
單人房門口有一個高個子的男人站著。
那個人穿著昂貴的西裝,帶著昂貴的手表,一張臉也看著很貴,不管站在哪裏都會是最顯眼的那個人,在我看過去的時候發現他在這之前就已經看著我了,對視之後,他也沒有避開,讓我感受到了什麽。
…混蛋啊
我最討厭這樣嚴肅的看著像是領導者的人了,看過來像是能掌握我整個人一樣,讓我想要給他一拳,打倒在地。
“Rom先生肯定很中意Oei弟弟,哈哈”人妖哥哥笑著,用視線調侃我。
我差不多明白什麽意思,但是還是眨眨眼一臉不明白的樣子。
“Rom先生是誰呀?”
“死了!怎麽會不認識呢”他打了一下我的肩“Rom先生就是這裏RM娛樂公司的老板”
“老板?”
“帥,有錢,海外留學,完美人選!”
“…”
有錢…
我旁邊的人還一臉妄想,更靠近我湊近的和我說“有消息說Rom先生男女通吃,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如果有誰能上的了他的床,保證是不愁錢花了,啊咦,說著我也想被Rom先生中意了”
“這樣嗎”
我回答了一下,視線還看著‘Rom先生’那邊。
那邊肯定也還在看著我。
看著確實帥,但不是我的菜,我喜歡的男生要像可愛的小動物一樣,害羞但是嘴硬,調戲的時候眼睛睜大這樣。
Gene哥那樣…差不多的。
在我想什麽的時候,團隊中另一個人就叫我去換衣服了,為了把衣服還回去,那個時候我視線看向那邊。
在最後要進入換衣間的時候,我忍不住的又轉過去看了一眼。
最後我選擇保持我的個性,給了他一個甜甜的笑,就再也沒有轉過去。
實際上是怎樣也不知道了,在這之前最重要的是…我是1啊。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40章到這裏啦,番外第八篇,gene先生,是不是1,好像是看床上表現吧,而且越是申明自己是攻的,越是受哦!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39章番外:特殊的禮物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