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24章-黑色手繩

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5章-戲假情真

2021年啦,今天腐文網的小編又給大家新推bl同人文啦,趕早不如趁早,新的臺劇腐劇《永遠的第壹名》同人文第24章,感覺很多時候追一部劇一個紀念品,上次大家瘋狂買以你的短袖,哈哈

有些東西之所以貴重,並不是它自身價值,而是它承載了思念的重量。
它是一文不值,還是無價之寶,取決於物權人加載的情感多少。
旁人眼中纏繞手腕的黑色皮革手繩,在他眼裏卻是系著彼此牽掛的月老紅線

周书逸家的轿车一如既往地停在离学校门口最近的地方,他开车门下车,便瞥见蹲在脚下的男子。
男子穿着整洁,但始终抱膝低头不语,看不见面容,只见他眼前还放着一个空空如也的浅口石碗。
嚯!这厮瞧准了他的司机停车就围堵过来乞讨的吧。连乞丐都这么努力早早爬起来工作了,而他一心只想着大学毕业后与高仕德过上退休养老般的生活,心中顿感自愧不如。他伸手进口袋里掏钱包,才发现钱包忘了带,于是在书包里翻到一枚不知几时落在包里的硬币,俯身投入石碗里。心道,一点钱财,聊表心意。
硬币落入石碗,发令人喜悦的声响,但男人却不见得有半分高兴,反而受辱的抬首怒瞪周书逸。“你这是在侮辱我!”
周书逸一片好意,竟没想到这乞丐嫌少,还口口声声指责自己在拿那小丢丢的钱财羞辱他。望着对方穷凶极恶的狰狞表情,觉得眼前这人好似在哪里见过。
其实这人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比自己年长不到哪里去,最多也就大个两三岁吧。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奈何不事生产,宁愿去当乞丐谋生。
“对不起啊,我收回我的侮辱。”周书逸从石碗里拿回自己的硬币。
还没等他收回手,男子就抓住他的手,“我问你话呢!你扔臭钱进我的大理石烟灰缸里,当我乞丐侮辱是吧?”
大理石烟灰缸?周书逸仔仔细细的看地上那个浅口石碗——哦不,是大理石烟灰缸,材质像那么回事,就是造型奇特,像极了寻常人家里上宽下窄的汤碗,而碗沿还有3个缺口。市面上应该不会有这种玩意,一定是定制的吧。
男人龇牙咧齿起来,好似只要他回答不满意,就要扑上来撕咬。
“哥,是我误会了,我向你道歉。现在你最好放手,不然我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哦,我说真的。”周书逸这么说倒不全是在吓唬他,要知道之前高仕德对他动手动脚,自家的影子保镖都蜂拥而至,将其按在地方磨擦,更何况是这个陌生人。
“你的道歉毫无诚意,你的威胁诚意满满,我真是又害怕又期待呢。”男人用力拉周书逸抓握硬币的手,另一只手操起大理石烟灰缸就想往他头上砸。
“啪!”
千钧一发之际,不知被什么东西击碎的大理石烟灰缸,碎片掉了一地。异响引起校门口处校生和保安的注意。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校高材生周书逸双手合十,面朝那个高举双手的男子,卑微求饶:“对不起,将你的大理石烟灰缸摔碎,我赔,多少钱好说。前提是,将你手上那条黑色手绳还我,谢谢。”
旁人都以为是石碎的异响,只有男人知道真相。他从惊愕中回神,刚才飞射而出的东西在他眼皮下将大理石烟灰缸击碎,他怔怔看着旁边的车子,车身凹陷下去的地方,是流弹所致。他重新审视眼前的漂亮男孩……他是倒了什么霉,带着刚买的烟灰缸蹲在路边等车,就撞上这么个惹不得的人物。
黑色手绳?男人抬头看了眼被自己举在半空的黑色手绳,垂吊在上面的银色挂坠还在晃动着。是刚才慌乱中扯下来的,听到熟悉而陌生的枪声,他下意识的高举双手,继而连同将它举起罢了。
对,是熟悉而陌生的枪声。从前他浑浑噩噩的混过道上,打架多于吃饭,见过那种见不得光的场面以及听过这种罪恶的枪声。如果不是遇见那个人,如果不是那个人抚平他的伤,他早已在黑暗无光的地下王国做着见不得光的勾当了吧?
那个人……而那个人躲了他七年了。他找不到。
——裴守一,你在哪里?七年了,你是否还记得那个被你捡回保健室的少年余真轩?——余真轩环顾四周,未能发现埋伏在哪处的“狙击手”,斗胆缓缓的放下手。看了看黑色手绳,一条破皮革手绳,居然那般看重,他似是而非地笑:“如果我不还,下一枪是不是朝我脑袋开了?”
自然不会。不危及他人身安全的话,影子保镖绝不会轻易开枪的。见对方似乎没有归还的意思,不得已只好亲自上前夺回。
“书逸,怎么了?”高仕德从人群里挤出来。
两人刚才还在聊LINE的,周书逸说刚到校门口,高仕德就开玩笑问要不要迎驾,然后一直等不到他回应,于是赶到校门口看究竟。正好撞见二人争夺手绳这一幕。
“仕德,我刚不小心打碎了这人的烟灰缸,他恼我,扯下我的手绳,还不肯归还。”
“打碎烟灰缸,你有没有伤到哪里?”
“有,脚踝那被碎块擦破了皮,没渗血,不碍事,先帮我抢回手绳。”
“什么不碍事?人比手绳重要好吗?走,我带你去保健室瞧瞧。”
“也对。”周书逸趁着伤口还新鲜,立即扮演行动不便,搭着高仕德的肩,一瘸一拐的走着。“哎哟,不行,好疼,走不了。”
高仕德弯下腰,作势要背他。而他毫不客气地趴上背,得逞的哈哈大笑:“走快点,不然伤口就要愈合了。哈哈哈。”
“……”余真轩望着两个臭不要脸的男人在大庭广众打情骂俏,脸色好生难看,来自单身狗的怨气。
“那糟糕了,要是愈合了,裴守一就会把我们从保健室赶出去的,赶紧的。”
裴守一?余真轩蹙眉,会是他苦寻了七年的裴守一?“喂,我脚刚也被碎块擦伤了,你们顺道带我去清理伤口,我就把这条手绳还你们,怎么样?”
……
伤口还没愈合,可周书逸和高仕德还是被裴守一赶了出保健室,罪名是——将麻烦带来了。
裴守一说的麻烦,自然是余真轩。原来他们俩是认识的。
裴守一明明是将他们三人锁在外面了,可余真轩这家伙居然敢翻窗进去。“裴守一,你躲我七年了,我也找你七年了……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有必要躲我吗?你让我一直看着你好不好?”
“余真轩,够了,我不会喜欢任何人。”
“没关系,你别把我当人就行了。”
“……”
隔着一扇门,听到里面二人的对话。
周书逸不禁好奇了,“这个余真轩,刚才这般嚣张跋扈,竟没想到在裴守一面前是这么卑微自贱的人。高仕德,你表哥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嘛?”
“谁知道呢。今晚回去问问我妈,打听打听。我们走吧,知道你早上没课,陪我去上课吧,我的最后一节理论课了哦。”高仕德揽着周书逸的肩,往教学楼走。
“等等,你先说清楚,刚才在LINE说的,阿姨要远嫁美国,你去参加婚礼可以理解,可你说要跟过去小住几个月是怎么回事?几个月啊!这么久,说不定我会忘记你哦。”
“今晚来我家吃饭再细说好吗?我妈还想和你增进一下感情呢。”
……
机场。
周书逸为高仕德他们送行。明明离情别绪在心头,却故意扮作轻松,“高仕德,下飞机后,手机要24小时开机啊。我要随时查岗的,一次不接听按出轨处理哈。”
“那时我在洗澡怎么办?睡着了怎么办?那我可冤枉了。要不,你听不通我的手机,打给我妈,她证明我的清白,这样可好?”高仕德可怜兮兮的求减轻处罚力度。
仕德妈妈掩嘴偷笑,“不行!要是小逸打给我了,而你又不在我身边,我如何证明你的清白?我又不会撒谎,也不想撒谎骗我们可爱的小逸。那到时,我只能不接听,或者直接关机啊。反正你们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呵呵。”
“高仕德,连阿姨都对你没信心,你要反省自己了。反正我不管,五月为期,你再乐不思蜀也要如期归来,不然——”
“不然怎样?让你爸将武士刀开封,送我一程吗?”
周书逸扬了扬手腕上的黑色手绳,说:“不然……我扔了这条手绳,不受你束缚,找新欢去,哈哈哈。”
“你敢?周书逸,你是笨蛋吗?你是我这一辈子的牵挂,我哪会乐不思蜀呢?”高仕德轻戳他的脑门,温柔地说,“等我哦。”
“嗯。”
如果离别,只是为了下一次重逢,那么……再会。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24章到這裏啦,林老板跟老婆的售後還是蠻給力,臺灣現在腐劇不得了啊,尺度很給力!

文章來源:Miwa730 b站:29732157

上一篇: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23章-嶽父大人很生氣

2 thoughts on “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24章-黑色手繩

  1. 真的很喜歡這個網站,感謝無私的分享,我是從亡者之謎知道這個網站,之後又看了醉後愛上你,現在看永遠的第一名,這裡真的是個大寶藏啊,太多可以看的文章了,太感謝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