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3圈套同人文:《少年与杀手J》JACK vs 赵立安 第八章

赵立安注意到了巷口处那辆黑色轿车,像种豪华轿车出现在他们这种老旧街巷中,多少都会引人注目的。更何况这辆车在这个月来,隔三差五的出现在这里,虽说每次仅停留片刻,很快又会开走的。

他远远地张望,正好瞧见一个男人从驾驶座下来,然后静静的站在车子前,像等待车里面的人发号施令。车后座坐着另一个男人,隐约看到他侧座好像还有一个人,只是由于角度和光线的问题,看得不真切。

“奶奶、赵子,这是我妈让我带给你们的土特产,我妈她前两天不是去XX旅游吗,昨晚回来了。见我出门,说也是顺路,让我拿过来给你们,哈。”孟少飞揪着一袋特产出现在花店里,看见赵子和奶奶都在,就把东西递给奶奶。

哪知奶奶又拉住他闲聊家常,“少飞啊,什么时候结婚呀,你也不小了吧?”

“哈哈,奶奶,虽然我是比赵子大九岁,但我也就二十六、七岁,结婚的事不急哈。再说了,首先我得有个女朋友啊。”

“什么?上回从你家出来那个女孩子不是你女朋友吗?”

“不是啦奶奶,是我同事,她叫钰琦,来找我也是工作上的事。啊,对了,奶奶,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赵子拜拜。”孟少飞原本还想与赵立安说几句,顺便给他下个月的联考加加油,打打气的。不料又被奶奶拉着问候感情情况,有点不自在,急忙脱身。

赵立安怕奶奶“穷追不舍”,自动自觉地将孟少飞送出花店

“少飞哥,不好意思啊,奶奶就是这样,她只是关心你。”

“我知道,没事,我只是被问怕了。哈。”

孟少飞一出花店门口,抬头就看见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不远处,那车子车牌以及坐在后座上的男人,他再熟悉不过了——坐在车里的男人是行天盟当家唐国栋的儿子,叫唐毅,跟他年纪相仿,待人很是傲慢。不说话则显高冷,一说话就毒舌让人气炸,所以他印象特别深刻。哪天子承父业,要和他交手,真不敢想象有多么难对。

孟少飞掏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喂,俊伟,是我,少飞。过来我这里帮个小忙哈,有人违章乱停,帮我吓吓他,赶走他。我是刑警,不是交警嘛,拜托啦!什么仇?行天盟当家唐国栋最近清理门户特别勤快,我们侦三队日子苦不堪言啊。还记得两月前我家附近那会所里的王坤成被杀案吗,那么轰动,你应该听过的。谁不知道是谁干的,可证据不足,又得搁着,现在他儿子还要在我眼皮下晃,我嫌碍眼,你快来帮个忙。”

没一会,有辆交警车出现在这巷口,停在那辆黑色轿车前。

孟少飞装作不经意的走过,听到俊伟对站在车子旁的男人说,“知不知道这里不准停车?身份证、驾驶证,谢谢。”

“哎呀,这不是天行盟集团的大公子唐毅吗?好巧啊。”孟少飞这牵强的演技有待提高,车后座的唐毅微微抬首,冷冷地看了下他,并不接话。

交警俊伟如数接过证件,“古道一?停这里这么久做什么?”

古道一心想:我也很想知道。正当他想着如何应答时,坐在唐毅身旁的栗红色头发男人笑着回道,“来看我的小免子啊。”

唐毅瞪了一眼旁边的他,“唐杰!”

唐杰耸了耸肩,乖乖的闭上嘴巴。

孟少飞见过这个栗红色头发的男人,唐杰,是唐国栋的义子,总是跟在唐毅身边。在没查明他是身份前,他一度以为唐杰是唐毅的贴身保镖,毕竟对唐毅言听计从的。在查出他叫唐杰,并知晓是唐国栋义子后才转变了看法。打过几次照面,只晓得他总是脸带微笑,话不多,特别安静、安份,鲜少像今天这样抢在唐毅前发言。不过,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倒有些痞里痞气的。

看着被驱赶离开的唐家人,孟少飞心情大好,吃着口哨上班去了。他怎么晓得那辆黑色轿车会在他离开没多久又折返了回来。

驾驶座的古道一又被支下了车,默默的站在车外。

“唐杰,我爸说,最近风声紧,未得允许你不得外出。你说被困了一个月想透透气,要我带你出来,我应了你。这个月,我已多次背着我爸偷偷带你出来……你这算什么?”唐毅看了看不远处的花店门口那少年一眼,“你的小兔子?”

“少主,没有外人在,您还是叫我JACK吧。JACK谢谢少主成全。”JACK很反感人用不属于他的姓氏来唤他,但是对方是少主,又不好表露出来,只得微微笑道,“是的,他是我的……小兔子。我想过去和他说几句话,就几句话。然后,我就不再要求你带我出来了,直到唐爷允许我自由行动为止。好吗?”

唐毅愣了下,虽然JACK对他惟命是从,但从未用过这种近乎乞求的口吻说过话。他不由地再望了望那少年,短叹一声,说:“去吧。”

得到首肯,JACK得意地笑着,脱下黑手套就下了车。他一离开,古道一就被唐毅唤回座位上了。

JACK笑眯眯地走到赵立安面前,“赵子。”

赵立安看见来人是JACK,脱口而出道,“你终于来啦?!”这个人一消失就是两个月。不过他好像是一直都是这样的,突然出现,然后一消失就是一头半个月。

终于?赵立安和JACK同时一愣,但好像是他们自己多想了,又收拾好表情。

“你不是说,快要联考了,你奶奶不准你一放学、一到周末就到花店帮忙吗?”可是这两、三个周末都能看到他在花店里帮忙呀,虽然没有过去打招呼。JACK抿嘴浅笑,随手拿起架子上包装好的一束花,“花花送给你。”

正是因为临近联考,他实在没法再一个人闷在家里看着书,心烦意乱得很,想找个人说话都没有。就连那个偶尔出现在他眼前,逗他说话的JACK都不再出现了,他坐不住了,一到周末都找各种理由赖在花店里。就这样,两个月过去了,下个月就要联考了……

“这是我的花,你拿我的花送我?!你能要点脸吗?”

JACK边笑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叠厚厚的钞票,塞给赵立安,“现在是我的了。还有上次,我说过的,那天的花花草草算我订了,那当是送给你的。钱你收着。”

奶奶有些耳背,在花店里面听见赵子和谁在说话,走出来,正好撞见JACK塞钱给赵立安,“赵子,这谁呀?做什么拿人家这么多钱?”

JACK见过奶奶,但面对面打照面的,还是头一回。他立即收敛所有不正经言行举止,“奶奶,我是赵子的朋友,我叫杰。我订了这束花,想让他帮我送一下,就在附近,我不方便去。行吗,奶奶?”

奶奶拿过那叠钞票,在上面抽了两张,然后把剩下的都归还给JACK,“不用这么多钱,你没被他坑吧?”

赵立安又好笑又委屈地叫了一声,“奶奶!我没有坑他。他脑子有坑,他这傻子。”

“你这孩怎么说话的?”才说完就被奶奶训了,“小杰啊,奶奶年轻过,晓得晓得,哈。自己送女孩子花不好意思吧,赵子,你去帮小杰送送啊,去吧去吧。”

赵立安知道JACK撒谎,拿着一束花,告诉奶奶他们抄近路走,就拐进了旁边的小巷子里。“你每个周末都把车停在那里,到底想怎样嘛?”

“嘻,被你发现啦?”

“我猜的,原来那个坐在靠里面的、被挡住看不见是谁的那个人,真的是你?!”

“对,是我。”

“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想偷偷看你啊。”

“你现在怎么不偷偷看了。”

“我想再靠近一点……看你啊。”

赵立安立即将脸凑近JACK,“这样够不够近?”

JACK低头迅速在对方的唇上啄了一口,然后舔了舔嘴唇,“送到嘴边的,没道理不尝一口,对吧?”

作者:Miwa730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68526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