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杀手J》History3圈套BL同人小说文 -第21章

最夯bl同人小说的小编今天继续给大家更新 Miwa730 小姐姐的小说文章《少年与杀手J》第21章的故事啦!

“赵警官,如果有一天,我做坏事了又拒捕,你会向我开枪吗?”JACK试探性质的问。

赵立安抿嘴浅笑,举起一只手比出手枪形状,另一个手扮作托着“枪”,瞄准JACK心脏的地方,回答道:“会。所以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做坏事,不然我会瞄准你心脏,一枪毙命。”

JACK默不作声的看着赵立安。

赵立安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换上一脸严肃的表情,然后站了起来,向JACK步步逼近……举着手上的“手枪”一直走到JACK面前,在台阶之下,拿“手枪”抵在他胸膛上,仰望着他,说:“这里,是我一个人的。如果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做‘坏事’,我会瞄准你的心脏,给你一枪。”

难得能在赵立安嘴里听到这么一句柔情蜜意的话,JACK像个意外得到一颗糖果的孩子,心满意足的笑了,一扫方才的阴霾心情。

JACK托着赵立安的后脑勺深深地吻起来,边吻边抱起他往餐桌旁走去,横手一扫,将餐桌上的碗碗碟碟都扫落地上,才将他放在餐桌上。

瓷制的碗碟碎片散落四处,赵立安不悦地训斥,“喂,我们家的碗碟本来没几个的了,你还摔烂它!奶奶知道一定会很生气。喂喂喂,我不陪你疯啦,快放开我。”

“赔,损一赔十。”JACK将赵立安按倒在餐桌上,身体嵌入赵立安双腿之间,托着他的后脑勺继续啃咬起来。

赵立安抵住他压下来的胸膛,“一个赔十个?谁要你赔这么多,也得我家里有这么多人啊。”

“是摔烂一个赔十万,够不够?”JACK将昨晚由他给立安扣上的衣服钮扣又扯了下来,钮扣连着被扯松的丝线,要掉不掉的悬挂在衣服上。

“钱多人傻吗你?!喂——你听不到我说话是吗?我说,我不要陪你疯,我不来,快放开我!”昨晚被折腾了一宿,够呛的了,还来?让不让人活了?赵立安大声嚷嚷。

“砰!”一声,赵立安的家门被撞开了,孟少飞举枪冲了进来。一进来,看见餐桌上二人衣衫不整,正欲行苟且之事,瞬间僵住在原地。

赵立安脸蛋涨红,“少、少飞哥,你、你怎么……来了?”

JACK将赵立安刚才拉扯至手肘的衣服拉好,整理服帖了,才回头怒瞪闯进来的孟少飞,一脸被打断的不爽,“孟警官,真会挑时间。”

孟少飞清咳了两下,“咳咳,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我妈叫我拿醒酒汤过来给赵子的,刚走到门口就……”就听到赵立安叫嚷,以为出什么状况了,拔枪就闯门。后面的话,孟少飞没好意思说出来。

说来都怪他妈妈,买菜回来看见花店有个陌生的男子帮赵子奶奶忙前忙后,就问什么情况。得知赵子宿醉,特地煮了醒酒汤,让他端上门的。妈妈毕竟是看着赵子长大的,俨然把他当成了小儿子,他的弟弟。可他来得确实不是时候,看到地上一片狼藉,可想而知有多少干柴烈火的。这火没法消了,当事人自然会迁怒于他。

“哈、哈、哈。你们继续哈,当我没来过,醒酒汤,我放——”

孟少飞收起手枪,从门外提进来一个保温瓶,想放下,可瞧着赵立安坐在餐桌之上,又不好意思往那放,于是转而说:“放地上?”东西往地上一搁,孟飞少转身要逃,却想起一事要问赵立安,收住了脚步,回头看了看JACK,欲言又止。

JACK看出孟少飞有话要跟赵立安单独说,他不便旁听。想来自己还有紧要的事要去办,于是罕有的识趣离场,临走前在赵立安唇上亲了下,“我突然想起有件紧要事要办,先走了,等我忙完再找你继续刚才的事。”

孟少飞有点难为情的移开目光,心里啧啧道:这恋爱中的男人好不知羞耻。

赵立安给了JACK一脚

。“滚啦!”

JACK揉着被踹的屁股,笑着走开,经过孟少飞身边时,那笑容由恋爱中的甜笑无缝切换成假笑,小声的在他耳朵说:“孟警官,下次经过,就算听到我的小兔子喊‘救命’,你都不要闯进来,懂吗?”

他的小兔子,赵子吗?孟少飞淡然回道:“下次就算你们谁报警,我都不来,好吗?”

“只要遇上我,没有谁有报警的机会,呵。”JACK一语双关,但孟少飞只听明白其中一层意思。

孟少飞翻了翻白眼,心道:好不要脸的人。

赵立安见JACK在孟少飞耳旁不知嘀咕着什么,刚要说他,哪知道回头就冲自己来了一记飞吻。搞什么呀?少飞哥还在呢,你恶不恶心?!赵立安作状接过他的“飞吻”,顺手扔在地上,跳落地上,狠狠的在它上面来了两脚。

感觉又被人按着头啃了一吨狗粮的孟飞少一手扶额,低头愿眼不见为净。

JACK哈哈大笑,转身就走了。

JACK走了,赵立安拿起地上装有醒酒汤的保温瓶,放回餐桌上。“少飞哥,替我谢谢阿姨,瓶子等我喝完、洗干净再拿回给她,你不用等我。”

“我不是等你还瓶子,我是有点事想问你。”

“哦?什么事?你问吧。”

“昨晚凌晨在XXX街有三个社会人士遭遇枪杀,有出租车司机向我们警方提供线索,说载过他们仨。在我调取行车记录仪记录时,发现那司机调头时拍到,受害人与一群少年相遇,还产生摩擦。虽然画面不太清晰,也没拍到多少时间,但是其中一个人我认出来了,是你。只有像我这么熟悉你的人,才能辨认出来。你不用紧张,我不是怀疑你或你们几个少年持枪凶人,毕竟连开三枪,一枪毙命,枪枪正中要害,这样快准狠的枪法,你们怎么可能做得到,也只有职业杀手才有的身手。我只是想问你,你们昨晚和受害人因什么发生磨擦?又有没有发现现场有什么可疑人物没有?”

赵立安摇头,蹲下来捡地板上的瓷碎片,边说边捡。“没有吧。我昨天喝多了,走路撞到人,那人打我了。我晕头转向的,根本分不清东南北路,如果不是我同学扶我回来,我都宿醉街头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哈。”孟少飞蹲过去帮忙捡瓷碎片,“那……赵子,哥问你一个私人的问题。”

“什么?”

“你知道唐杰是什么人吗?”孟少飞小心翼翼的问。他的弟弟还是个花季雨季少年,而JACK却像极了情场老手,而且还是行天盟集团的唐二公子,怕不是左右逢源腻了,图少年的一时新鲜,不知哪天用完即弃。怕就怕在弟弟陷入其中不可自拔,哪天遭受打击罢。

少飞哥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这个?“知道,他是那个什么少主的保镖。”

“保镖?哈,他是这么跟你说的?”孟少飞在还没查明唐杰的身份之前,也一度误以为他就是个类似保镖的角色而存在行天盟集团唐大公子唐毅身边的。“不对,他是行天盟集团的唐二公子,唐杰。我不骗你。虽然只是义子。”

行天盟集团唐二公子?义子?难怪JACK会说他本不姓唐。这也终于解释得通为什么他扛个几百万给来他,眼都不眨一下。害他之前还担心他是不是做了作奸犯科罪滔天之类的事,因而得来的不义之财。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然后呢?”

然后?孟少飞拿手在赵立安眼前晃了晃,“被爱情蒙闭双眼的人,唉。”

“爱情?就这是爱情吗?”

“哈,你们都这样了,还不算是爱情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跟我上床了,他就必须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上床了?!进展比他想象得要快,他还以为就在刚才恰巧被自己截停,没想到啊!孟少飞蹲在地止的脚好像麻了,“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少飞哥,你怎么了?怎么跪下来了呢?”

“没、没事,我腿麻了而已。”孟少飞站了起来,煞有其事的捶了捶腿,“赵子,我得去执行任务了,先走了。”

屋子里又恢复往日的宁静,只是餐厅仍一片狼藉,他收拾一番。

赵立安打扫餐厅时,发现在餐桌底下有台不属于他们家的手机,好像是JACK的。几时掉在这里的?他伸手捡起,发现手机根本没上锁,不设任何形式的密码,就像他住的那房子,根本不上门锁一样。

他好奇心作祟,用手指轻轻一划——手机通信录一个号码都没存,倒是“来去电”记录就有几个未备注的陌生手机号码,其中一个就是他赵立安的。除了一个即时通信APP外,什么APP都没有下载,一部高端的手机,却使用着最基本的手机功能。也难怪他半天都没有发现自己手机没在身上了。

即时通信APP上只有四个人:一个叫ANDY,一个叫DEU,一个叫CHRIS,还有一个就是他赵立安,是唯一备注了名字的人:小兔子。所有人的聊天记录都像被清理掉,除了他的,每一天,就算废话也存着。

哦不对,这个叫ANDY的人,还残留着三条语音聊天记录,都是在早上九点五十分后,十点钟前发来的,均显示为已读。好像是来不及清理的记录。

赵立安一一按来听,虽然不太好,又止不住好奇的心。

“杰,昨晚是不是兴奋得睡不着?还想要多点吗?来找我,X CLUB,老地方。我再送你一份礼物,等你亲手拆开,怎么样?期吗?呵呵,今晚,等你哦。”

在语音说话的ANDY是个男声,语调显妖娆,这声音赵立安应该是听过的,好像是在昨晚那酒吧的巷子里。只光线昏暗且角度问题,未看得真切那人的长相,不过对方的身高跟JACK差不多高。

JACK只回了ANDY一字,“嗯。”

所以说,刚才JACK说要去办的要紧事,莫不是就是去会这个ANDY?不可能吧,现在离晚上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呢。

赵立安紧紧的握住那手机……方杰,你待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又是假?

作者:Miwa730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90769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