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三國同人/原味修》第5篇:昨夜已經永遠過去

《終極三國同人/原味修》第5篇:說曹操,曹操就到

最夯bl小說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欣賞閱讀曾今風靡壹時的臺劇《終極3國》同人文第5篇,有被曹操撩到,先不要先悲為主嘛,要努力獲取“男人”心,妳可是不可壹世的曹操哦!

競選

貂嬋被救回來瞭,救她的人叫呂佈。
三國第一猛將,貂嬋的真命天子橫空出世。看著呂佈因英雄救美而得到校長的信任,得以成為貂嬋的帶刀侍衛,天天在貂嬋身邊跟進跟出,除瞭實心眼的關羽,眾兄弟連帶曹操都對小呂非常不爽。
這天放學,曹操到一年戰班等修他們一起回傢,張飛正好出恭去瞭,大傢就在班裡等他回來。
不久,張飛急匆匆地跑進教室,四下望望沒有外人,說“我剛才聽到呂佈在打siman,對話很奇怪,說什麼計劃已經成功瞭,我覺得他來我們學校這件事很不簡單。”
“印象中,呂佈的確是個不簡單的人物。”修又說漏嘴。
會長大人怎麼會放過他的“小錯誤”呢?
“劉兄,你剛才說‘印象中’是什麼意思啊?”會長一邊問一邊俯身下來,還把眼睛瞇起來,除張飛以外的四虎也一起湊過來,用各種眼神表達對大哥的“拷問”。
會長加四虎的氣勢夠強的,修嚇瞭一跳,不由自主往後躲,曹操心裡偷笑,表情就像抓住老鼠的貓。
“你們大傢幹嘛啊?”修推開靠自己太近的會長,無奈地說:“會長,你不要一直抓我語病啦,放過我吧。”
“不要!”曹操對修無奈的表情甚感有趣,再度逼近,“我就是要抓到你說出來為止。”
難得和曹操同一陣線的四虎一起點頭,修更加無奈瞭,“隨便你啦。對瞭,會長,你有查出呂佈的來歷嗎?”修用老招術。
曹操心裡暗笑,又來這一套,以為百試百靈嗎?好吧,放過你吧。
曹操開始說他調查呂佈無果的事,修暗噓瞭一口氣。張飛始終不相信呂佈的到來是件單純的事,修當然知道呂佈是個絕不單純的人,為瞭羽,也為瞭某些自己記不太清的要或者不要發生的事,修也感到不安。
是夜,曹操的書房。
“會長。”
一向晚睡的曹操驚訝地看著在這個時間意外出現的人。
“劉兄,怎麼,有事嗎?來,坐下說。”曹操把修讓到會談用的沙發上,自己在他身邊坐下。
“是關於呂佈的事。”
“怎麼?劉兄有什麼消息嗎?”如果修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線報,曹操也不會太意外。
“是三弟他們,他們覺得呂佈來到東漢書院一定有陰謀。”
“你怎麼看呢?”
“我也這麼想,但是我不知道怎麼辦,所以想找你商量。”
哦,是這樣。曹操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覺得高興,因為被信賴著嗎?
“我的想法和你們都一樣,你不用擔心瞭,我明天會去找校長談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辦法。劉兄,早點休息吧。”
“會長也早點睡。”修不由自主流露出心安的表情,曹操看在眼裡,標準的微笑突然感覺特別溫柔起來。
曹操找王允說起對呂佈的懷疑,王校長反而說曹操“什麼都好,就是不相信人”,看來呂佈已經徹底贏取瞭校長的信任,不僅如此,呂佈還突然宣佈要參選學生會會長,貂嬋的助選讓呂佈支持率狂增,曹操在學校的地位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呂佈確實不簡單。
學校小會議室兼曹操競選總部,眾人在絞盡腦汁地想競選口號,修突然靈光一現,激動地站瞭起來,“啊,我想到瞭,各位,這次的競選口號可以叫做:說曹操曹操就到。”
眾人還在琢磨其中意思,曹操騰地站瞭起來,“誒,這個口號好!劉備你果然厲害,‘說曹操,曹操就到’,我非常喜歡!”說完樂呵呵地用勁摟住修的肩膀,讓修一愣一愣的。
會長,你的反應有點過瞭!
“‘說曹操,曹操就到’,就是說在同學們最需要的時候,會長一定會出現。”
修這麼解釋,五虎和其他助選成員恍然大悟。
“哈哈,我早就知道劉兄你是最聰明的瞭。”曹操大聲贊揚,語調聽著怎麼總有點不自然啊。
會長,你的反應又有點過瞭!
虧得修想的競選口號和兄弟們的齊心協力,更重要的是曹操長久以來積累的威信和人脈,曹操終於在競選中勝出,繼續擔任東漢書院的學生會會長。
當晚,曹操在鴻門設宴慶祝,關羽提議:“今天大傢這麼高興,我們五虎將打一套拳為大傢助助興吧。”四虎欣然應允。
五虎在曹傢同住期間常常一起練習武藝,早已非常默契。一套普通的長拳在高大帥氣的五虎手裡打得八面威風,引來女生的陣陣尖叫。
修笑瞇瞇地看著兄弟們,很為他們驕傲。
蔣幹偷偷蹭到修的身邊,不由分說倒上酒,把酒碗硬塞到修手中,把修嚇瞭一跳,“劉備大哥,小弟對你和五虎哥的敬佩有如濤濤~江水~,如果劉大哥看得起小弟,就請喝瞭這碗,小弟先幹為敬。”蔣幹一飲而盡,亮著空碗盯著修看,眼神很誠懇,內心很得意:會長,這次幹聰明吧,會長一定會表揚幹吧!
修尷尬地笑著,不知道怎麼拒絕。
一隻手突然從旁接過瞭酒碗,把一碗銀耳湯交在修的手上,修吃驚地看著眼前的曹操,曹操冷冷地對蔣幹說:“我來替劉兄喝吧。”
“不用瞭會長,我,我和文醜玩去。”蔣幹看著自傢會長,笑容一如剛才修的尷尬。會長不是很想把劉備灌醉嗎?誒,會長就是會長,他在想什麼,永遠不是幹能猜到的。
“劉兄,這個銀耳湯燉得很膩,你嘗一下。”曹操回過身對著修,露出溫柔的笑容。
修抿瞭一口湯,冰糖燉的銀耳湯,甜度正好,銀耳都化開瞭,真的很好喝。五虎秀完拳,打打鬧鬧地回到座位,銀時空的夜,如此溫暖,這一刻,修忘記瞭自己是假冒的劉備,享受著朋友兄弟間的歡樂時光,臉上露出瞭幸福的微笑。曹操看著他,心突然有變得很柔軟的感覺,輕輕地拿起手邊的酒喝瞭一口。
“會長你是不是醉瞭?”修推一推曹操,曹操臉紅紅地撐著下巴看著他傻笑。
“二弟,三弟。”修回頭求援,張飛一下沖到他面前,卻差點摔倒。
“大…大…大哥,你…你找我?”
張飛笑得有些白癡,笑完倒在地上打起瞭呼嚕。
完瞭,這個也醉瞭。
再看,馬超邊哭邊叫著:“伯仁,伯仁,我對不起你啊!”黃忠抱著馬超的腰並不安慰,隻是默默流淚。這兩個也不行瞭啊!
看到關羽的時候,修更是嚇瞭一跳,羽的臉怎麼這麼紅啊?這裡沒有貂嬋,也沒人惹他生氣啊。隻聽見關羽在喃喃自語:“貂嬋,呂佈…呂佈,貂嬋…”搞不清他是為瞭哪一個在臉紅。
趙雲獨自在門外腳步踉蹌地打著醉拳。
五虎且如此,蔣幹之輩早鉆到桌子底下不省人事瞭,修無奈地搖搖頭,看來今晚回不去瞭。
修用盡吃奶的力氣把張飛搬到椅子上,再一一把大傢身邊的碗盤移開,全部弄好又檢查瞭一遍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正準備喘一口氣的時候,兩條胳膊突然有力地把他抱住瞭,修好不容易克制住用急凍術的條件反射,發現是曹操把自己抱住瞭。曹操在他耳邊呼著熱氣說:“別走~”,醉酒的聲音顯得迷離誘惑。
“呵~呵~”修尷尬地笑著,為什麼今天大傢都那麼尷尬呢?
“會長,你醉瞭!我是劉備。”修試圖掙開這個奇怪的擁抱,但是面對浸淫武學多年的曹操,這個掙紮完全無效,更何況酒醉的人力氣比平常還大。
“我好孤單啊!”曹操把頭靠在修的肩上。
修驚訝地望著肩上那人,這樣孩子氣的語調,是出自內斂沉穩、城府很深的曹操嗎?修心軟瞭,放棄瞭掙紮,伸手輕拍著曹操,“我不走,我不走。”說完小聲嘀咕:“雖然不知道你把我當成誰瞭。”
當成誰?要裝成想抱的人不是你才能抱你,要裝成不在意才能看著你,會有一天,要裝作忘記你來和你告別嗎?
你真的不會走嗎?如果這個夜能永遠該多好,隻怕明天,今夜又會成為我一個人的回憶。
一個人的回憶也好,隻要此刻能這樣的擁著你…

接戰貼訓練五虎

“會長,黃巾高校派來特使,有一封信交給你。”
曹操打開書信,神情漸漸凝重,拿著信匆匆來到戰班叫出修和五虎。
“各位,黃巾高校向我們下瞭戰帖。”
“要打架嗎?”張飛聽到“戰帖”二字,立刻熱血沸騰。
“不是打架,是打球。”
“打球?”
“我把內容念一下吧。”
原來黃巾高校指定要和五虎將來一場曲棍球賽,一旦五虎將戰敗,王允就要交出東漢書院,由黃巾高校接管。
聽曹操念完所謂戰貼,修的眉心越皺越緊,他曾經經歷過金時空和鐵時空兩場善惡大戰,身為戰士,修敏感地嗅到瞭大戰將臨的氣息,看來有情有義的銀時空,終究還是難逃生靈塗炭的惡運,三國,本來就該是個亂世。
“依我看,黃巾高校認為自己羽翼已豐,而且時機已經成熟瞭,如果五虎將不接受戰貼,他們就會直接攻打東漢書院,到時候受苦的就是其他同學。”修一語道破瞭挑戰背後的原因和不接受挑戰的後果,曹操在旁點頭,“我也這麼認為,挑戰實際就是挑釁。”
“那就給他打啊,我們五虎將聯手,天下無敵。”張飛猛地握拳站起,豪氣沖天。
“可是三弟,你知道什麼是曲棍球嗎?”關羽問。
張飛茫然搖頭。
“二弟、雲、忠、超,你們呢?”修問。
四個腦袋一起搖。“那你們會溜直排輪嗎?”修又問。
五個腦袋搖得眼暈。
這…到底誰給誰打?
“我看黃巾高校早就做過調查,知道你們不會打曲棍球,才故意挑戰這一項。可是正如劉兄所言,如果我們拒絕,黃巾高校必然直接來攻打我們,到時候傷亡就更大瞭。所以我們隻能應戰,如果能贏,就能暫時化解這場戰事。可是,也不可能短時間內學會並打好曲棍球啊。”
“我來訓練他們。”曹操和五虎一起看向修,站在大傢身邊顯得特別纖弱的修,語氣是那麼堅定。
就算修是全東漢書院有名的體育白癡,五虎也相信大哥永遠是對的。連曹操都無法質疑,因為這一刻修的表情和態度,給瞭大傢決心和信心。修這個貌似徒有虛名、永遠被兄弟們呵護著的大哥,這一刻,顯現出瞭他成為大哥的理由。
就像曹操說的,縱然五虎將個個武藝高強,在體育上極有天份,想短時間內學會並打好曲棍球也不是容易的事。
不過修並不是一般人,他是鐵時空第一牛人——終極鐵克人夏天的老師,夏天可是個在學校沒有一門功課過得去的呆孩子,能把夏天教出來,沒有一點非常手段可不成。隻是修大師的方法,就不是平常人的心臟所能承受的瞭。
修讓唯他命是從的五虎縛上雙眼,把他們帶到瞭高高的山坡上。
“其實,剛才我看你們大傢摔得這麼慘,我就在想,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速成?我認為,要學得又快又好,隻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刺激腎上腺素,腎上腺素分泌得越多,就學得越快。我們現在就開始我們的第一堂課,也有可能是最後一堂,就看大傢表現瞭。好,大傢把眼罩拿下來吧。”
五虎看到面前陡峭的長坡,都傻眼瞭,“大哥,你該不會要我們從這裡滑下去吧?會出人命的耶。”
“就是這裡,兄弟們,沖啊。”修揮動早已準備好的擊球桿,給五隻虎臀來瞭一重記,五虎將腳上穿著直排輪,受力馬上向下沖去。
饒是五虎膽識過人,也嚇得虎容失色,張飛和馬超更是連“老媽”都叫上瞭。
20分鐘後,修扛著擊球桿從山路拐彎處跑瞭出來,身後緊追著五隻憤怒的小老虎。
“大哥,你站住!不要跑。”
“有話好好說嘛,幹嘛生氣啊?”被五虎追打,誰敢不跑啊?修嘴裡搭話,腳下一刻也不敢停。
“大哥,你等一下嘛!我們隻是想踹個幾腳,出個氣而已嘛。”連飛都不能原諒大哥瞭。
“我保證踹第二下就不會痛瞭。”老實的超也氣不過。
“別跑!”
“呆子才不跑咧,給你們踹到還得瞭?這個方法雖然危險一點,但很有效率啊,看你們現在溜得多順啊!”
五虎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正踩著直排輪追大哥,怪不得居然給大哥跑到現在,要是徒步的話大哥老早被抓住瞭。不過,真的是踩著直排輪耶,太不可思議瞭吧!
修看五虎停下才敢停下,扶著擊球棒直喘,給五虎追打可不是好玩的事。
五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歡呼起來:“我們真的會溜瞭耶!”
“太漂亮瞭!”
“大哥的方法果然有效。”
五虎對大哥的欽佩又LEVELUP瞭。
剛才還追打大哥的老實超,崇拜地看著大哥說:“那大哥還有沒有其它速成的辦法?”
喘息甫定的修站直身子,“有是有,隻怕你們不敢試。”
“大哥,說來聽聽啊!”張飛一臉赤誠信賴。
修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張飛頓覺毛孔一凜,“不過好像有種不祥的預感耶。”
五虎將面面相覷,也有同樣的感覺哦。
五虎被帶到一個操場,修又把他們的雙眼蒙上,在他們身上搗鼓瞭一番後,說:“可以瞭,摘眼罩。”
拿下眼罩,五虎發現每個人身上都被綁上瞭古怪的東西。
“這是什麼?好像炸彈耶。”張飛好奇地研究著胸前的那排管子。
“沒錯,就是炸彈。”
笑容定在瞭張飛臉上,他趕緊把手拿開,“不是真的吧?大哥。”
“是真的。這是定時炸彈,由我手裡的遙控器控制,我按下按鈕,五秒鐘後就會爆炸,那邊有個草人,我們看下效果。”
修按下按鈕,五秒鐘後,操場邊的稻草人被炸得粉碎。
五虎呆住瞭,誰也不想再跟大哥玩這個危險的遊戲瞭,紛紛手忙腳亂地想拆掉炸彈。
“你們是脫不下來的,大傢先聽我說。照你們這個拆法,很容易就會爆炸的。”一說到爆炸,大傢馬上不敢再動瞭。
修一邊向大傢分發球棍,一邊向大傢說明他安排的特制課程:“你們面前都有一排三角錐,大傢要用球棍運球,蛇行通過這些三角錐,到達對面,拿到那邊盒子裡的鑰匙,就可以解開你們身上的鎖,同時炸彈就解除瞭。”
“好,準備開始瞭。”修舉起手裡的遙控器。
“哎~等一下啦,照你這樣的設定,五秒鐘,我們不可能到得瞭對面啊。”張飛這時候反應還真快。
“剛才隻是示范嘛,五秒鐘怎麼可能到得瞭對面呢,這我當然知道,”五虎才要松一口氣,就聽大哥說:“我設定的是八秒,預備~”
“哎~,”五虎一起伸手阻止,已經被大哥嚇出幾身冷汗瞭。
“又怎麼樣啊?”修居然還裝出不耐煩的表情。
“八秒鐘,我們也不可能到得瞭對面啊。”
見大傢真急瞭,修才說實話,“我設定的是五分鐘,剛才開個玩笑嘛。”
已經被折磨得快崩潰的五虎很不捧場地同聲說:“一點都不好笑。”
修來到銀時空,真是變淘氣瞭。趙雲和關羽最快到達對面,打開盒子沒看到鑰匙,隻有一張紙。紙上寫著:鑰匙在剛剛出發點的玻璃罐裡,把餅原路運回,打碎玻璃罐就可以拿到鑰匙。“鑰匙在對面,被騙瞭!”
“時間隻剩三十秒瞭。”修大聲提醒。
趙雲、關羽馬上折返,回程比去的時候不知道順瞭多少,修暗暗點頭:“他們的腎上腺素被激發瞭,現在溜得可順瞭!”
再看黃忠、馬超,也在飛速返回途中,修又點頭:“這一對溜得也不錯!”
還有一個呢?修看到張飛的時候嚇瞭一跳,這傢夥才剛剛掏出紙條在看,“三弟,隻剩15秒啦,快點!”
隻聽張飛大吼一聲…奇跡發生瞭,河水倒流瞭…不對,那是三國,這裡是銀時空…隻聽張飛大吼一聲,腎上腺素頓時爆到極限,一路狂喊著以誇張的速度返回,在最後一秒鐘,終於解除瞭炸彈。
兄弟們歡呼起來,修也松瞭口氣笑瞭。
這口氣可沒松多久,修感到兄弟們的小宇宙開始烏雲罩頂,瞧他們看自己的眼神以及慢慢向自己逼近的氣勢…
“不好…”修拔腿就跑。
“大哥,你不要跑,站住!”
“這一次你太超過瞭!”
“你們要感謝我才對啊,你們跟高手沒兩樣瞭耶。”修邊說邊拼命跑,這一次沒人理他瞭。
怎麼樣,修,出這招的時候就應該想到這個結果吧!好自為之嘍,修老師!

最夯bl小說腐文網的小編給大家分享臺劇《終極3國》同人文第5篇就先到這裏啦,桃園三結義的三兄弟,那感情真的沒得講,以前的人們好像把義氣看得十分重要,雖然現代也蠻看重的!

文章來源:陽光的天蔚藍小,如有任何侵權請聯系刪除
b站uid:278830765

上一篇:《終極三國同人/原味修》第4篇:昨夜已經永遠過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