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三國同人/原味修》第9篇:最遠的距離

《終極三國同人/原味修》第9篇:最遠的距離

最夯bl小說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欣賞閱讀曾今風靡壹時的臺劇《終極3國》同人文第9篇,最遠的距離是妳在我的身邊,可是心卻隔了億萬銀河,可憐的曹可愛,幾時可以轉正呢?

流亡

知道呂佈身份後,貂嬋就一直悶悶不樂,不論呂佈怎麼解釋,她都沒法接受被騙的事實。無意中,修聽到瞭她和小喬的談話,說起瞭呂佈的一些事,包括他同樣是孤兒的身世,還有他身上總是有奇怪的傷,就像貂嬋自己不時被養母虐待留下傷痕一樣。
呂佈身上有傷?不論是三國還是銀時空,呂佈都應該是最強的武將啊!誰能傷他?而且還是頻繁地傷害,除非是他自願被打,這就是答案嗎?董卓。
修想著認識呂佈以來的種種,綜合貂嬋所述,感覺呂佈本性不壞,隻是個身不由己的可憐人。
東漢書院。跟瞭呂佈好一會兒,修找瞭個人少的地方截住瞭呂佈。
“呂佈,可以和你談談嗎?”
“我們好像沒什麼好談的吧!”呂佈冷冷地看著這個五虎的大哥。最討厭所謂正派人士,在他們眼中,除瞭他們自己別人都是壞的、錯的。
“你能一人勝我三個兄弟,不會怕和我說幾句話吧?”請將不如激將。
“哼!”呂佈傲然冷哼瞭一聲,“我沒那麼多閑工夫。”
“隻要五分鐘,那邊去說好不好?”修簡直可以說是在低聲下氣瞭。
呂佈心想,你想說教就白費心機瞭,且看你玩什麼花招,邁步和修一起向附近僻靜的荷花池走去。
正好經過的曹操把這一幕收在眼裡,這兩個人怎麼湊到一起瞭?劉備有傷在身,怎麼敢單獨和呂佈在一起?曹操遠遠地跟在兩人後面。
“這裡夠安靜瞭吧?有話快講。”呂佈不耐煩地說。
“你很孤單吧?”修看著呂佈,突然直直地說,來之前想過很多種開始談話的方式,卻用瞭唯一沒想過的這一種。看著這個孤傲又孤單的年青人,總感覺他身為人中龍鳳,卻像迷途的羔羊一般。
居然用這樣的開場白,呂佈冷冷地打量著面前的人——你想擊中我心裡最軟弱的部分嗎?你想錯瞭。
“做大事的人本來就是孤單的。”氣勢上一定要壓倒他,並且不能有一絲猶豫,讓他以為我這裡有機可乘。
“是你想做大事,還是董卓想?”
“有區別嗎?他是我的父親。”
“我們兩個還真有不少相像的地方啊。”
“我和你?哼,我看不出任何相像。”
被呂佈連嗆瞭幾句,修不以為忤,徑自說道:“我並不想勸你離開董卓,因為我很知道有一些東西不是我們能選擇的。他養大你,你必須報答他,為他而生,為他而死,其實我和你一樣,也沒有自己存在的理由。”呂佈完全沒想到會聽到這樣一席話,感覺親切得好似老朋友在談心,沒有攻擊性所以無從反擊。修看向池中的荷花,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笑容中有淡淡的憂傷,“我隻是覺得我們有共同的孤單。”
“我還知道你會是這個時代真正的英雄,你會是主宰而不是被動。我不覺得我們有差別,我對兄弟是情義,你對義父也是,至於為瞭對得起情義所做的是不是違背自己的心,隻有心才知道瞭。”修直視著呂佈,在這純凈的註視中,呂佈好像看到瞭誠懇,也許還有…悲憫和信任,呂佈懷疑自己的視力、聽力和判斷力都出瞭問題。
“這是華佗配的傷藥,效果比一般傷藥好很多。”修不容分說把藥塞到呂佈手中,像老友一般囑咐道:“自己小心!”
看著手中的藥和轉身離去的劉備,呂佈愣在當場。
遠處的曹操心中狐疑,劉備說瞭什麼,讓呂佈這麼若有所思呢?
東漢書院,餐廳。
“報告會長,呂佈不見瞭。”蔣幹去無間道瞭,來報告的是文醜。
曹操看看修,修平靜地分著盤中的食物。
“說,怎麼回事?”
“上課的時候就沒有看到呂佈,現在董卓的人也在到處找他。大傢都說是因為貂嬋不理呂佈瞭,所以呂佈很傷心,看來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是誰的計,恐怕沒人比劉兄你更清楚瞭吧?
“劉兄,你怎麼看這件事?”
“是什麼原因都好,現在應該是我們出手的時機瞭吧?”修頭也沒抬,邊吃邊說。
調虎離山?好計啊!劉兄,我很好奇,你到底用什麼辦法說服呂佈的呢?
夜,曹傢練武場,曹操拿出一疊計劃書分給大傢。
“呂佈不在,是我們的大好機會。我和劉兄商量瞭,決定就在今晚出手,這次行動隻有團隊合作才能成功。”
“會長你就吩咐吧,我們兄弟一定會配合你的。”關羽表態,其他四虎一齊點頭。
“好,這次行動隻許成功不許失敗,現在我說一下計劃書的重點。每天晚上九點,董卓會練龜息大法,此時他的呼吸會暫停三十秒,我們要利用這短暫的三十秒,把董卓點穴弄昏,換上我事先安排好的人來當董卓。”曹操對自己周密的計劃很自信。
“好一招偷天換日!”修點頭贊嘆。
曹操一聽,驚道:“你也看過孫子兵法?孫子兵法是我曹傢祖先費盡千辛萬苦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才得到的戰術寶典曹傢祖訓傳子不傳女現在正鎖在我傢新型多重安全鈦金屬保險庫中。”
修聽他不換氣地說出這一大串,有點發懵,呆呆地應瞭一句,“哦!”
“哦?劉兄,雖然我們是好朋友,但是我一定要謹慎地問你,你是怎麼知道裡面的計策的?”
修心想,孫子兵法是我們異能學院的教學內容啊,就算是麻瓜也都知道啊,因為連環畫上都有畫嘛,但總不能這樣解釋吧,還好…
修吭吭地說:“計劃書上有寫啊!”
曹操當場呆掉,“…啊哈哈哈上面有寫,我怎麼忘瞭~”
“會長,我相信我大哥不是會偷看你祖傳秘笈的人。”關羽說出瞭五虎的心聲——雖然你是會長,也不能懷疑我大哥的人品啊,懷疑大哥就是懷疑我們。
“劉兄我當然信得過啊。”曹操笑著摟住修的肩膀掩飾尷尬,越掩飾好像越尷尬耶。
“好說好說!呵呵”笑得尷尬死瞭,饒是寵辱不驚的修大師也忍不住心頭惡念:孫子兵法,還要傳子不傳女?我去鐵時空舊書店買100本來送你妹妹。
為避免繼續尷尬下去,曹操趕緊回到正題,“好,我現在來分配任務。我擅長點穴,點穴就由我負責,雲、飛,你們負責擺平李儒、魅娘那些守衛,忠、超,你們負責湮滅所有證據,羽,你和我一起把董卓扛出來,劉兄,你負責開車。”
“我…不會開車。”修在鐵時空用來掩飾的身份是搖滾天團的團長,出入自有車接送,作為東城衛的領袖,瞬移術可比開什麼車都快,幹嘛要浪費時間去學開車?
“啊?不會你也留在外面接應。”
暗算董卓,雖然經過我仔細的計劃,但也不是萬無一失,你有傷在身,還是留在外面吧。
董宅外,夜行人打扮的曹操和五虎準備行動,夜行人打扮的修獨自留在車邊,雖然留在外面遠比直接參與行動安全,雖然曹操心底對修又是懷疑又是生氣,進門前曹操還是忍不住回頭交待瞭修一句,“那我們進去瞭,你小心點。”
修點頭答應。
本來一切按照曹操的計劃順利地進行著,萬沒想到董卓天生異相,心臟居然長在右邊,功敗垂成,而且在逃跑的混亂中董卓還抓到瞭曹操一隻鞋。
留下這麼重要的證據,能走的路隻有一條瞭——逃亡。
修和五虎送曹操來到碼頭,曹操的笑容一如既往,修和五虎心頭酸楚,從小養尊處優的大少爺,在東漢書院呼風喚雨的學生會會長,今天卻要踏上前途未卜的流亡之路。
“聽說董卓已經發出瞭天上天下追殺令。”關羽沉重地說。
“真的嗎?此令一出,天下就再也沒有容身之地瞭。”馬超深知事情的嚴重性。
“從來沒有人能逃脫這個追殺令。”黃忠擔心地說。
“大傢別擔心,我是萬中選一的人,一定逃得過。我曹操一定會回來,和你們一起稱霸天下。”
知道曹操是想安慰大傢,大傢也不想讓離別太過悲涼,齊聲道:“好,我們等會長一起稱霸天下。”
“各位兄弟,你們保重!”曹操看瞭修一眼,向大傢抱拳。
“會長保重。”修和五虎一起抱拳。

最遠的距離

曹傢大院。
少瞭曹操,大傢都心情沉重,沒有心思溫書,也沒有心思練武,早早的就各回各房休息瞭。
修心神不寧地坐在床上,腦子裡亂紛紛的。
“大哥,你睡瞭嗎?”門外有人壓低瞭聲音喊,是飛。
修沒有起身,伸手越過床頭櫃,扭開瞭房門,張飛走瞭進來,往床邊一坐,除瞭前幾天自己受傷那回,修還沒見張飛有過像此刻這麼擔憂的表情。
“大哥,你記憶中,會長逃得過這一次嗎?”
“我也不知道,雖然有很多事情向著我知道的結果在發展,可我並不知道過程是什麼樣的。我也不知道多瞭我這個本來沒有的角色,是會引起蝴蝶效應,讓銀時空的一切偏離瞭軌道?還是我自己不知覺地被命運所驅使,成為命運的棋子,一切其實還在原有的軌道上。比如華佗,如果沒有我他是不是就得不到會長的資助也成不瞭神醫瞭,到底是我發現瞭華佗,還是什麼讓我去發現瞭華佗?”
“哦。”張飛心想,大哥你很繞耶,我基本沒有聽懂。
“如果是偏離的話,可能這次會長本來沒事的,因為我的出現就有事瞭。”
“怎麼可能是因為你,大哥你在瞎想什麼?”
說瞭你也不明白,可你卻是唯一知道我身份的人啊,不和你說和誰說?說到記憶,記憶中的會長和我們會是敵人。
“我隨便說說,你不要放在心上,如果我說,有一天會長會變成我們的敵人,你相信嗎?”
“怎麼可能呢?”飛現在對會長是完全好感,免費提供吃住還含水電,而且會長對兄弟們的好,有目共睹啊。
“我也覺得不可能,所以我現在也開始慢慢懷疑自己的記憶。”
“大哥你要說什麼?”飛感覺修還有話要說,不知為什麼,對著大哥的時候,飛偶爾會和“善解人意”這詞沾邊。
“我以前雖然和東城衛住在一起,一起練團,一起戰鬥,可是我們都很忙,除瞭工作還是工作,不像現在,突然有瞭一票兄弟,大傢每天在一起,一起開心一起奮戰,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生活,所以心裡很矛盾。”修第一次說出瞭對兄弟的感覺。
“有什麼好矛盾的啊?開心就好瞭啊!”聽修這麼說,張飛很開心。
“可是我並不是你們真正的大哥啊,如果劉備醫好瞭,我這個冒牌大哥就該回去瞭。”但是我會放心不下你們,如果董卓再害你們要怎麼辦?如果和會長反目又要怎麼辦?劉備能保護你們嗎?
“大哥,我說過,你一天是我大哥,就永遠是我大哥。”飛一把摟住大哥說。飛說的是心裡話,但是他不知道修並不是在為他自己煩惱。
“其實我心裡一直有非常不好的預感。”修嘆瞭口氣,希望會長不會出事。
次日一早,曹傢飯廳。
修和五虎正在吃早飯,外頭跌跌撞撞地闖進一個人來,嘴裡連聲呼叫著:“劉大哥,不好瞭!”
一看是蔣幹,修心裡咯登一下,趕快立起相問:
“是不是會長出事瞭?”
“會長他被捉到瞭啦。”
終究…修跌坐在座位上。
“大哥,我們怎麼辦?董卓肯定不會放過會長的。”
修立起一根手指阻止瞭眾兄弟的七嘴八舌,蔣幹也不敢吱聲,修撐著額頭,眉頭緊鎖,時間一秒、一秒、一秒…沒人敢說話。
“蔣幹。”修深吸瞭口氣,轉向瞭蔣幹。
“有。”
“你馬上找人給曹老爺送信,告訴他這事。”
“是。”
蔣幹走後,五虎圍住大哥,“這麼大的事,會長他老爸能喬得過來嗎?”
“曹傢是名門望族,我想試試看會不會有意外的轉機。”
聽說曹操的父親曹嵩原來是大將軍兼盟主直屬軍隊的統領,曹傢的部隊在人數和戰力上足以和當世任何單支軍隊相抗衡,上任盟主突然去世,當時隻有11歲的盟主少帝即位,帝權不穩,引起各方黨爭,為瞭避亂並保存實力,曹嵩帶著傢眷和部隊離開瞭京城,落腳於洛陽左近的司隸。
雖然曹嵩離開瞭京城,不過,他與東漢書院的王允乃是好友,曹傢又是世代簪纓,所以兒子曹操理所當然地就讀於東漢書院,有數十名曹傢小將追隨曹操在東漢書院讀書,另有五千曹傢軍托身為東漢書院校衛軍在京城保護著曹操,實際上是曹嵩這個能力過人的兒子帶領著這些人在保護著東漢書院和盟主少帝,這是各方勢力都心照不宣的事。曹傢的勢力連董卓也不敢小覷,不過這次曹操有把柄落在董卓手上,連曹嵩也沒有理由幫兒子開脫,董卓是不可能放過這個除掉曹操的好機會的。
“大哥已經想到後備的辦法瞭嗎?”
“沒有。”五虎都很意外,剛剛想瞭這麼久,還以為大哥一定想到辦法瞭,想不到修會直接丟出這麼兩個字。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是有瞭決定,但不是辦法,也不能告訴你們。
“是!”
是啊,董卓怎麼可能放過曹操呢?曹操幾年來一直擔任著全校盟盟主學校的學生會會長,也就是全校盟所有學生會聯盟的大會長,雖然還是少年,他已經以知人善任、虛懷若谷、令行禁止、獎罰分明聞名於上層建築,是年青一輩數一數二的人物,未來必然成為偉大的董校長稱霸的絆腳石。
不僅如此,曹操還率領著曹傢軍保護著東漢書院,雖然這次強行廢除瞭曹操學生會會長的職務,但是東漢書院的學生勢力還是掌握在曹操手中,而且曹傢軍依然駐在京城,和董卓的捍衛隊共同組成瞭東漢書院的校衛軍,完全不聽董卓的號令,始終是礙手礙腳的。這次曹操行差踏錯,正是正大光明除掉後患的好機會,一旦拔掉瞭曹操,不但打擊瞭曹嵩,董卓在東漢也能更加為所欲為。於是董卓宣佈曹操謀逆,依律執行天意條款,即當場抽生死簽,由天意決定生死。
“大哥,會長要是抽到死簽怎麼辦?隻有一半的機會吶。”關羽很擔心。
“不,隻有零的機會。”修搖搖頭。
“因為董卓不會讓會長得到一半的生機,一定會在簽上動手腳。”趙雲一般不輕易開口,但一向很有見地。
“真的嗎?”四虎齊問。
修默默地點點頭。
“那會長不是死定瞭?”
“大哥,你是不是想到怎麼做瞭?”關羽隻要大哥一句話,刀山火海也會去闖。觀其他四虎,也是如此。
“沒有。等下我們一起去看會長,明天你們就不要去瞭,我代表你們去送會長。”
“為什麼?我們也要去。”五虎看大哥輕易地放棄瞭,都很迷惑,這不像大哥的行事作風啊!
“大哥的話,你們不聽瞭是吧?”修威嚴地掃視過來。
“大哥。”從來沒見大哥拿出大哥的威風,五虎低下頭,“我們聽大哥的。”
“對瞭,二弟、三弟,我們把誓詞解除瞭吧!我想我可能會活得比較久一點哦。”修突然輕描淡寫地說起。
關羽張飛愣住瞭,雲、忠、超也愣住瞭。
僵瞭一會兒,張飛大叫起來:“我就知道,大哥,你是不會放棄的。你想一個人去劫法場是吧?你怕你回不來,才讓我和二哥跟你解除誓詞,對不對?”
趙雲點頭贊同,“飛說得沒錯!大哥,一定是這樣。”
羽、忠、超一齊叫起來,“大哥,你太見外瞭吧?我們是兄弟欸。”
太不會作假瞭嗎?修有些沮喪,真的不想拖兄弟們下水。
“這樣一來,大傢都會成為十惡學生,為天下所不容,隻能過著流亡的日子。”“我們不怕,有大哥在,我們什麼也不怕!”五虎齊聲說。
“可是…”
“大哥,如果你在流亡,我們過好日子有什麼意思?如果大哥不帶我們去,我們現在就一死明志。”關羽說著喚出青龍偃月刀,四虎馬上DOWNLOAD各自的神兵,一起往脖子上架。
看著這陣勢,修熱血沸騰,“好,那我們就兄弟同心,明天劫瞭法場,和會長一起浪跡天涯。”
“啪啪啪啪”,門口突然傳來鼓掌聲。
“誰?”眾人嚇瞭一跳,剛才大傢太過專註,居然連有人進來都沒發現。
大廳這時從容走進一個女子來,高挑個兒,中性打扮,淺笑盈盈。
“真有勇氣啊,曹操有你們這樣的兄弟也死得不冤瞭。”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搖頭表示不認識。
“你是誰啊?”張飛粗聲問道。
“我姓孫,名尚香。我讀江東高校,我爸是校長孫堅,我大哥是江東小霸王孫策,是曹操的老爸拜托我老爸,我爸又叫我來幫忙救曹操的。”
既是曹嵩搬來的救兵,一定有過人的能耐吧!大傢燃起瞭希望。
“請問孫小姐有什麼妙計嗎?”
孫尚香狡黠地一笑,“還沒想到。”
“切~”小黑又要不禮貌,修阻止瞭他,向孫尚香一抱拳,“來幫忙的都是好朋友,孫小姐必定會去探望會長,剛才所聽到的一切,懇請代為保密。”
“好說好說。”孫尚香也一抱拳。
“等下去看會長,你們什麼也不要說,他是不會同意我們劫法場的,知道瞭嗎?”
“是,大哥!”五虎齊聲。
孫尚香饒有興趣地看著修,笑得若有所思。
“會長。”
“你們來啦。”曹操居然還能笑,笑得依然那麼儒雅得體。
“會長,他們沒有打你吧?”張飛沖上前捏胳膊摸肩膀的,曹操不自在地邊微微閃躲邊笑道:“沒有,完全沒有。”
“你真的沒受傷嗎?會長。”關羽問。
“沒有啦,你們放心。”
“他們有給你東西吃嗎?忠,快把我們帶的東西拿給會長。”馬超招呼,黃忠趕緊把一大袋子吃的拿瞭出來。
“不用瞭,我吃過瞭。”
“會長,委屈你瞭。”趙雲看到牢房冰冷狹小的空間,不忍地說。
“沒事沒事。”
那個人呢?為什麼一句關心的話也不說,哪怕裝著關心也好啊,他怎麼能這麼平靜呢?我在他心裡真的什麼也不是嗎?或者,是早死早好的對手吧?不,不會是這樣。
“好瞭,會長也累瞭,我們早點回去吧,明天祭天大典見。”修到這裡說的第一句話是這個。
你也太過平靜瞭吧!明天的這個時候,我還會有明天嗎?
修和五虎正要告辭,曹操叫住瞭修,“劉兄,能和你單獨說幾句話嗎?”
“哦,那我們先出去瞭,大哥,我們在外面等你。”
“好。”修點點頭,五虎退瞭出去。
“會長,有什麼事要說嗎?”
面對修,曹操的笑裡有瞭淡淡的憂傷。
“明天,我們可能就要永別瞭。”曹操很清楚明天會是什麼結果。
“哦。”
“我很高興有你們這樣一幫兄弟。”
“哦。”
“劉兄,你能不能把你的秘密告訴我,我不想帶著疑問去另一個世界。”
你告訴我,我就把我的心交給你,反正,不再有未來。
“我沒有什麼秘密。”修看著曹操平靜地說。
會長,你放心,你不會死,至少不是明天,或者,至少不會是一個人孤單地走,我們六兄弟會陪著會長,同生共死。
“劉兄你…”
“會長早點休息吧,我先走瞭。”
曹操好恨啊,恨修的冷靜無情。
世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你在我面前,即使我快要死瞭,還不肯相信我。
“你好像很傷心哦,怕死嗎?”一個清脆的女聲打斷瞭曹操的悲痛,曹操驚訝地抬起頭,看到一個女子正朝著自己笑,“你好,我叫孫尚香…”
祭天大典,修和五虎凝神屏氣,都暗暗把手放在siman上,隨時準備出手。
曹操緩緩地伸出手去,拈起瞭一支簽,緩緩地拿起來看瞭一眼。
心跳聲…
突然曹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手中的簽塞到嘴裡吞瞭下去。
董卓眾傻瞭,修眾也傻瞭,大眾更傻瞭,隻有一個在人群中旁觀的女子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
董卓失態地站瞭起來,“你瘋啦?快把簽吐出來。”
曹操帶著勝券在握的笑容從容地說道:“我抽到的簽,是屬於我的命運,我為什麼不能吃瞭它?
“現在桌上還有一支簽,如果是生,說明我抽到的是死,如果是死,說明我抽到的是生,就該當庭釋放。”最後一句話曹操說得氣勢逼人,圍觀的人群一起振臂而呼。
李儒無奈,隻得當眾翻開剩下的簽,果然是死簽,曹操得以當庭釋放。

最夯bl小說腐文網的小編給大家分享臺劇《終極3國》同人文第9篇就先到這裏啦,話說曹操最後是老死的吼,忘記三國的劇情了,希望能平安生活,人家實在太長,也實在太短,修幾時可以去註意下曹操呢!

文章來源:陽光的天蔚藍小,如有任何侵權請聯系刪除
b站uid:278830765

上一篇:《終極三國同人/原味修》第8篇:別忘瞭,你是假扮的劉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