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Y First Love 泰劇誰的青春不亂愛小說第四章-紮小丸子,小丸子

GenY First Love 泰劇誰的青春不亂愛小說第四章-紮小丸子,小丸子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誰的青春不亂愛》第4篇,少爺的臉皮是真的厚。。幸好我接受了他們是壹對的設定如果是我遇到這樣的男生,估計已經報警了,哈哈,大多數的人都會這麽覺得吧!可惜我們就是先認識了他們,看劇還是不要扯現實了!

Sansab興趣盎然的觀察著兩人……第壹位都不用細究,單從這毫不要臉,毫無收斂的行為舉止,就知道他對另外壹位安的什麽心……Kit學長讓他覺出壹絲異樣……雖然是第壹次見這位學長,但Sansab也捕捉到了Kit隱藏情緒。
Sansab在心裏摸索了下就瞬間決定……是可以試試的,這對絕對需要Sansab小可愛從中插壹腳。
“壹起去,Sansab……等下我給妳展示我怎麽追去別人的……哎呦!Kit學長,輕壹點!”Mark抱著被Kit學長踢過的小腿,弱弱的抱怨著,雖然小聲但在身旁的人還是聽到了。
擺脫了緊張的考試氛圍,能出來坐著吃壹份冰冰涼的,自己喜歡的冰淇淩,醫學生Kit壹臉開心。
“Kit學長,Mark學長,我們來玩點什麽吧,我們學校裏正在流行的。”Sansab把壹張紙分成了壹張張小小的,清澈的眼眸下閃過異樣的光。“ 學長們,跟判官遊戲很類似,學長們想在紙上寫什麽都可以,不超過三個字,誰抽到了什麽就要執行。”
Mark聽完規則後兩眼放光,開口詢問著Sansab,同時目光卻看向Kit “嘻嘻,怎麽說,如果寫的是……脫衣服……也要執行是吧,學長我很想玩呢。”
“死變態,妳的腦子就不能想點別的……要我說不是這樣。”Kit嫌棄的把紙張丟向他。
“哈哈,沒到那個程度,誰寫完後,要讓當判官的人審查下,審核通過了才能用來進行抽簽。”
“那讓我當判官吧。”Mark判官看上去就是壹副會給自己開後門的嘚瑟樣。
“我來當,不然就不用玩了。”Kit為了以防Mark無理取鬧自告奮勇,他又怎知道這正好入了Sansab的奸計。
“……Kit學長當判官吶,如果其中某位玩家不願意執行,判官要代替其執行……最後壹條規則是,如果判官不願意執行,那就會被懲罰。”
所謂的懲罰就是,完成懲罰盒裏的玩家懲罰任務,因此這個盒子判官沒有查看權,相反,如果判官可以結束遊戲----所有紙條上的任務達成即為遊戲結束,判官獲勝。
Kit雙手環胸,內心五味雜陳……看著Mark隨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如果學長擔心輸掉,不玩也行,我不喜歡勉強誰呢。”
被如此折辱,本性急躁的Kit又怎能忍受呢。
“額,勞資玩。”
Sansab並沒有寫幾張紙條,對比之下Mark寫了十張那真的是區別呀,當紙條遞給Kit學長的批閱後,全部胎死腹中……駁回了,幾乎所有的。
這個遊戲的唯壹樂趣是可以欣賞Kit學長的臉色,Mark寫了那麽多亂七八糟的,意圖甚是明顯,只是為了擾亂Kit,讓對方氣呼呼的而已。
"學長妳也太嚴厲了吧,故意讓我的壹張都通過不了。"那妳看看妳那壹張張寫的都是啥……脫衣服……幫整理衣服…… 解扣子……親吻嘴唇……親吻臉頰……哎呦!這還是能讓他先檢查的,Kit想都不敢想,懲罰盒裏的會有多喪心病狂!
“差不多得了,妳要不要開始。”Kit想把Mark手中的筆弄走,如果放任Mark毫無止境的寫下去,估計到關店遊戲都開始不了。
“騷等哈,讓我把最後壹張懲罰的小紙條寫完。”mark用手擋著,速度飛起的把紙條疊好不讓Kit學長看到。
“額,寫了也就那樣了,壓根也用不上的。”Kit覺得無論如何自己都不會輸的,這些都是他審查過的,他都是能完成的·。
“我先開始了。”Sansab小小的咳了壹嗓子,激動的的從十多張紙條中抽出其中壹張……遊戲才開始就讓大家有壹種它比想象中的更有趣的感覺。
"疊只鳥!是什麽啊,Sansab。"接著還有其他千奇百怪的,但大家都盡力去完成了。大家心裏都知道經過Kit學長的審查後,大部分上面的要求不會奇特卓越到哪。
“紮小丸子,小丸子。”Mark跑去找來皮筋遞給Kit,梳理……紮的蠻整齊,在壹臉冷酷中小丸子被紮好了,Kit臉臭的壹匹,但還是張作雲淡風輕的把丸子紮好,他何曾想到這個會落到自己頭上。
“Mark!不要拍”
“哈哈哈~ 拜托讓我拍壹張,Kit紮頭發不是那種能時不時看到的呢。”Mark瞅準時機拍下喜歡壹幕。
“妳馬上給我刪掉,死人!”
遊戲繼續進行,Sansab就當了第壹個草草從遊戲中脫身的第壹人。退出理由是接受不來其中的壹個指令……吃蔬菜。
“Sansab……吃吧~,走遠壹點,冰淇淩店能找出啥菜,除了薄荷葉。”看著Mark從冷飲裏挑出來的帶著濃郁味道的綠色小葉子幾乎快要到自己面前了。
”不……我不吃…..布疵,它味道太濃郁了,吃下去會想吐的。"Sansab真誠中還帶著點可憐兮兮的樣子。“小人甘拜下風……交給Kit學長了。”
”額,拿來吧。”判官Kit把薄荷葉吃了下去……沒有多受刁難就能托身而出。Sansab?面露笑顏,不動聲色的按照計劃抽身而退。
嘻嘻,等下……最有趣的壹張還沒人抽到呢。
“幹杯”
喏……這不就來了…….Kit這位判官“如願”抽到了最優秀的壹張。
“哦~我覺得不是喲……這張寫的並不是什麽幹杯,是蹭臉頰還是幹杯喲(泰語中幹杯跟蹭臉頰單詞相差壹個字母??????---??????)”Sansab調笑道。眨眼對Marek示意,彼此心領神會。
手中的紙張被Mark抽走。“判官”感覺是要欺騙我們,最後壹張是……臉貼臉……不是嗎?Kit學長。
……Kit震驚的擡頭,自己只是仔細的檢查了Mark所寫的,就沒來得及仔細檢查Sansab的,這倆居心不良的竟然在最後壹張上做了這張字面上的小手腳,使得意思那是天差地遠啊。
臉……貼臉……
臥槽!!!!
Sansab這個鬼機靈真的很值得給他頒個大獎,Mark不由輕笑出聲,看著Kit的臉色蒼白到爆紅,不斷轉變,這位聰明的人瞬間明白過來,今天答應過來真的是悔不當初。
“貼……貼,貼什麽鬼的臉頰。”Kit剛找回自己的語言系統就瞬間臉從頭紅到了脖子,瞬間想找個地洞鉆進去。
“學長不明白嗎,來來來,我給解釋,這樣,臉貼臉學長壹個人可能完成不了,Sansab也退出遊戲了……就只剩下我的小臉頰等著學長來下臉了……我解釋的對吧,Sansab。”
“老對了,Mark學長……必須要……臉貼臉……哦,Kit學長。”
“嗯!收到啦……”Kit看著壹臉不滿的看著Sansab,使得Sansab不由從淺笑變為放聲大笑。
Mark把臉頰湊的離Kit極近,直到俊臉都快湊到Kit嘴邊了,Kit又氣又羞,如果不是顧及到自己的尊容,他可能早就大吼勞資認輸了!然後把Mark的死腦袋推開,或者拽住他讓他跟那位與他狼狽為奸的臭學弟來個親密接觸。
“如果學長不願意做,那要改變心意接受懲罰嗎?”更加緊追不舍,Mark死皮不要慫臉的人寫下的懲罰條款嗎?
“如果是我,我更願意貼臉頰吶,學長,無論怎樣都知道自己要做什麽了…,.,.Mark學長負責寫下的,Kit學長會受到什麽懲罰的呢。”
Mark大笑,“如果Kit學長不想跟我貼臉頰也沒關系,我寫下的懲罰條款很輕松容易呢,選那個比較好。”
“選擇貼臉頰吧,Kit學長,Mark學長沒懷什麽好意的。”
“嗷,死Sansab,話說妳到底是站哪邊的。”
這倆還壹得寸進尺的嚇唬著Kit學長,Kit猶豫不決的左右掃視……那位不可信……這位也半斤八兩。
……今天是我的啥倒黴日不……既丟臉,又丟了自己的好印象,而且好像還要搭上自己的臉!
緊接著猶如被命運之神眷顧,在這關鍵時刻,Sansab的手機鈴聲正好在此時響起。
“司機來接了,去吧,快回家吧,Sansab。”
“現在我還不想回家呢,Mark學長……遊戲還沒結束呢。”這真的應該給司機大叔扣工資,差壹點點就能看到兩個那麽帥的人臉貼臉了!
“今天先玩到這裏,等以後又機會再壹起玩,嗷,起來走啦,別磨蹭,妳都輸了,待會我跟Kit學長兩個我們接著玩。”
Sansab想努力的抱住小椅子,但也被揪起來了,被身後的Mark學長控制著向店外走去“不要把我當小孩子嘛。”
“我先去送下學弟吶,Kit學長,壹會會。”
Mark環住Sansab的肩頸把他帶出了店。
“非常感謝吶,親愛的小學弟,今天操作很秀。”
“學長不想親到Kit學長的臉頰嗎,我都助攻成那樣了。”
“額,我知道……但妳太早熟了吧。”Mark敲了下Sansab腦門。“是,學長我想親到Kit的臉頰,但要要提醒妳哦……這個人……哥圈了……只能我壹個人逗著……懂?”
Sansab壹口老血哽在心口,自己調戲的老開心了,各做逗弄……別人只是逗了壹下下,這位就擔心的要死。
“明白了,什麽時候追到手了不要忘記通知我下,如果晚了,我…….搶走……..吶。”Sansab向Mark吐了吐舌頭就馬上鉆進車子遁走了。
Mark做了壹個自刎的動作,朝著遠去的奢華轎車揮手告別,轉身突然看到Kit就就站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然後往院子裏停車的方向走去,Mark趕忙追上去,為了提醒某位故意想假裝遺忘了剛才事情的人。
“想好了嗎?是……臉貼臉……還是選擇懲罰。”Mark腳抵住了Kit學長的車門……壹副要誓死磕到底,不會輕易放過的樣子。
“死人,妳還有臉說……很有趣是嗎,兩個人狼狽為奸合夥騙我。”
“哦,輸了還不認。”Mark只是故意在逗弄他,但對於Kit來說他人生最討厭的事情排名首位的就是被汙蔑,第二條就是認輸。
於是,略顯瘦小的Kit學長,理理衣領,推了下高大的Mark,使得Mrk不由後背靠在了車門上,Mark笑意滿滿,雙手拽住了Kit白皙的右手腕,Mrk清晰的感受到了Kit的脈搏的跳動。
“我..沒..有..輸。”
Kit看著Mark的臉,向Mrk壹點壹點地貼近,他從對方驚愕的眼眸裏看到自己的影子。
越來越近…直到Kit看到了Mark短粗濃密的睫毛,心跳便不受控的砰砰亂跳。
再近…近到逗能感受到咫尺前的那張臉上傳來的熱度。
“……”
“……….”
那都不叫貼,Kit碰壹下就退開,可以說是撞了。可能有壹點點疼,但肌膚像觸的那壹秒鐘,微若的撞擊卻觸動了內心的柔軟。
片刻之後,Kit便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可以停止玩這種無聊的遊戲了。”Kit說完就把手從對方衣領上移走,但是卻猝不及防的被眼前人拽近。
“Mark,妳是欠收拾嗎,放開我。”
“Kit學長,我的臉有兩邊啊,要是沒貼完,這遊戲就不能結束。”
“死#&%*(_(&^$##”
Sandee啊Sandee,要是Mark壹早知道倔強如Kit其實是願意按照遊戲來執行的話…今晚肯定不僅僅是貼臉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4篇到這裏了,剧里少奶奶在自個醫學院裏沒看見少爺的那個眼神,後來聽到有人叫他,傲嬌地說不說跟妳說話,轉頭才發現不是少爺,那個失望的眼神,這是叫單戀嘛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Gen Y 誰的青春不亂愛 小說第三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