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21章-陪在pun身邊,是我最不會拒絕的事情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21章-陪在pun身邊,是我最不會拒絕的事情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21篇!MicOm是不是要來個衍生文,哈哈,這壹對的篇章內容算少了,電視片的戲份也不多,但是Om那麽可愛,容小編去找找資源!

現場音樂比賽當天,全社都忙瘋瞭,特別是我和om,逃課防線被Brother死死嚴守住,最後脫身而逃已經十一點多瞭,幾番汗血揮灑以後,終於抵達備戰前線。
音響最後一天還給我鬧罷工,不知道哪根神經電線搭錯瞭,害我不得不為社團化身成專職修理工,哪有修理哪有我,路見不平一聲吼啊。從當初不碰音響(怕觸電)到現在能赤手空拳撕拉電線,誓要揪出毛病根源的英雄氣概。
揮舞著鉗子扳手,助我疏通奇經八絡,打開任督二脈,遇敵殺敵,遇佛殺佛,修理之氣勢不可擋!今天om就像太上皇一樣被供奉在一邊,因為什麼都是我幹的,連他自己都承認光看都覺得累。
“還剩半個小時,比賽就要開始啦,還有約十五分鐘第一組樂隊就要上場瞭,同時下一組就要在後臺預備瞭”我(鉗子扳手不離身)帶領浩浩蕩蕩的參賽隊伍殺進休息室,瑪德我已經把空間最大程度得整理出來瞭,為什麼還是這種人多得分分鐘要擠爆的場面,難道還是有人把私人樂器帶進瞭現場?
我邊念邊依次放樂隊進教室,入場太快我怕記不住,因此也沒有心思關註現場是否有我認識的人。待會兒還要去整理nod學弟放的那些錄音帶,怕這麼多他會放亂,害比賽放錯伴奏。
“no!!”正當我報著一組樂隊名時,突然有人叫我,我還沒回頭看那張臉就先答復他,“啥事,eoen”
“累嗎?”eoen問我。我拍拍門上的貼著的紙張,確認不會掉下來後,又接著拍打瞭兩三下,才張嘴說到,“累癱瞭,我先走瞭,伴奏帶估計這會兒已經疊成小山瞭”額…這樣說是不是有點過分瞭?說得太直接,讓我心裡有點發毛,回頭看eoen的臉色有點消沉。
怎麼辦呢…於是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給他加油打氣,“加油啊,我看好你”這下,他總算面露笑意瞭。
我邊朝他微笑邊想得快點去nod那裡(小山高啦),但覺得背後似乎被誰的目光給盯住瞭,便轉身往教室裡看瞭一眼。
是ork學長(前音樂社社長)的樂隊,他們正對著我笑呢,見此情形我便立刻抬頭跟他們打招呼。ork學長的樂隊起名叫All star全明星組合,學長們都是玩音樂的能手,還有很多厲害的小學弟也一一被收入麾下,這還讓我怎麼評分啊!!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冠軍肯定非他的樂隊莫屬啦!
我和ork學長打著招呼,順便用餘光掃視瞭下周圍,就看到瞭坐在參賽隊員邊上的pun,他正和自己的隊員侃侃而談,居然沒有看到我,我放眼過去剛好和fi對上視線。
我向fi做手勢示意他提醒下pun,他也很快懂瞭我的意思,撞瞭兩下pun,這才把他註意力吸引過來。他發現我就現在面前,臉上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額,搞笑,人傢都站這好一會兒瞭哇!
他對著我張開廣闊的笑臉,我不禁給他比出勝利的手勢(但是不敢舉太高,一會兒被別人看到要說我偏袒),啊…不能再待下去瞭,nod學弟快撐不下去瞭,於是我用唇語告訴他“祝好運”,然後急忙跑出瞭教室。
最後一次調試音軌完畢,nod學弟已經可以憑一人之力操控調音設備瞭(好吧,其實還有art在一旁寸步不離地監視,設備很貴噠),而我也可以抽空去評委席坐坐,時不時扛起傢夥去修理哪隻又罷工的音響(作為社長的必須要能忍)。老師們開幕致辭完後(誰叫來的)最後由我講瞭幾句(略緊張),比賽正式開始。
15組參賽隊伍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我翻閱花名冊,發現認識的學長學弟有很多…per就是其中之一,我還看見marvin小妹坐在觀眾席的拉拉隊裡,遠遠地盯著舞臺看,是不是又鬧別扭瞭。翻著翻著,我突然看到mic學弟也在高一組裡,這下可以好好戲弄一下om瞭。
“臥槽…這組看來要滿分瞭呀”我故意指著mic所在樂隊名說,但是om這樣的老手是絕對不會被嚇住的。
“film又不是評委”你就扯吧!!死不要臉,我僵著臉搖搖頭,殊不知下一秒火就燒到自己身上。
“你自己呀…啦啦隊小哥對戰秘書長大人,狹路相逢,孰死孰傷”天哪,為什麼中槍的總是我,我狠狠白瞭他一眼,“別開玩笑瞭!絕壁秘書長大人妥妥的!哈哈哈哈”牛皮吹大瞭,被om嗑瞭下腦門。
“我就說!你偏私!!!”打還不夠,他還來卡我脖子,啊————透不過氣來啦。
“開…開…開玩笑…松…松開啊———”我在om的兩臂間垂死掙紮,聽到他滿意的笑聲,草!給爺等著!要不是比賽開始瞭,爺哪裡會這麼由著你對我人身攻擊…此時開幕儀式啟動(kim和ken的協助下)第一小組登臺瞭,我倆才罷休,端正坐姿聽音樂。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著,直到第四組,演奏瞭一會兒吉他就發出巨大的聲音充斥整個體育館(正睡得香呢,突然被嚇醒瞭,該不會是沖著我來的吧),也許是第三組表演完後電線短路什麼的。而能前往修理的除瞭坐在這裡名叫no的帥哥之外還能有誰呢,誰讓我是社團第一大好人呢,呵呵呵,到時候是不是也得給我頒個特別獎啊,我可是維修專員誒。檢查後發現不是電線短路的問題,吉他手把聲線順序插錯瞭而已(我把高中音順序調整瞭一下,這樣就算和話筒靠近音效聽起來也不會太響,不至於把人搞聾瞭),我特麼就是一免費勞動力!看我不給你們組扣分!
我就這麼半昏迷狀態等到第五組eoen隊上場,才瞪圓眼睛,並沒有什麼啦,隻是被om那小子踢醒而已,這狗東西…我的皮鞋很貴好不好!我對他無聲咒罵到,然後把計分表翻到下一頁,等著為eoen的啦啦哥小組打分。
決賽每組有三首歌的機會,但都限制在十五分鐘內,調試學期都是你們自己的事(除非設備故障,我們可以給你們額外時間),eoen(以及他全組成員)一上來就奏響音樂,絲毫不敢懈怠時間。全場響起熱烈的歡呼聲,因為那是他們拉拉隊的專屬領地,特別是低年級的小朋友喊得格外起勁兒。
啦啦哥故意挑om評委口味的歌唱,前奏開始就連喊七遍suck,suck(真有種)來討好他,害我不得不連連瞥眼brother 主任(擔心隨時會從麥克風幾蹦出fuck這個詞,害我這麼提心吊膽的,你這傢夥!)還好一切都平安無事,因為這本來就是我們小孩的娛樂時間,他管不著,哈哈哈。
其實我也覺得這首歌很好聽,特別是前奏部分,我本身就喜歡低音(也許跟我本身就玩這個有關),所以特別喜歡這首歌,看來要給你加分瞭,呵呵呵(知道啦,我會適可而止的)。下一首是來自The Smashing Pumpkins 的Zero,不知道這首又哪裡打動到om瞭,惹得他拍掌不斷,然後回過頭對我耳語,“eoen也不錯啊,沒有pun帥,但是至少你們有相同的愛好”混賬———你能不能堅定一點!!
我搖搖頭剛想頂嘴,但還是給eoen的下一曲鼓掌去瞭,嗯…新鼓很爭氣,別的樂器也沒有再出現問題,一切都運行地順暢無比,高分給定瞭。eoen的嗓音聽起來可以與原唱Billy 媲美,eoen的聲音很好聽,很適合去begrimusic公司唱歌。
反正差不多啦…就算不是從begrimusic公司出來的,也可以以假亂真。
我抬頭看臺上精彩的表演,聽著伴奏,內心感慨萬千,特別是當看到eoen對我露出詭異的微笑時。音樂結尾,熟悉的聲音混著伴奏聲從麥克風裡傳出,“我難以控制自己,所以無論如何也要把接下來這首歌唱出來”來瞭…聽到有人已經開始咯咯笑起來瞭,我也隻能憨憨地笑,om還啪啪拍打我的大腿(以為我不會痛的嘛!)
eoen凝視著我,露出死性不改的笑臉。

不管怎樣,隻求再給我一次機會”
就算僅是幻想,也要知道我們是否會有相愛的一天,於是我便來此問你
你怎樣想,我為你做的一切,你到底有沒有感覺
心在痛,那一刻,你說無法給我更多時
我隻求,懇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不要再躲開
多想想,我做的這一切,來自真心不必害怕
就算你最後的決定,不是我,也請再一次接受我的心吧,再一次
你怎樣想,我為你做的一切,你到底有沒有感覺
心在痛,那一刻,你說無法給我更多時
我隻求,懇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不要再躲開
多想想,我做的這一切,來自真心不必害怕
就算你最後的決定,不是我,也請再一次接受我的心吧,再一次
就算你最後的決定,不是我,也請再一次接受我的心吧
多想想,我做的這一切,來自真心不必害怕
就算你最後的決定,不是我,也請再一次接受我的心吧,再一次

額麼麼………om一直在踢我大腿…額麼麼………eoen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把視線從我臉上挪開啊(我是染瞭什麼怪毛病,怎麼個個都愛盯著我看,而我還癥狀不清,也盯著他看)額麼麼………怎麼辦呀,這下還怎麼打分啊,手都僵住瞭。
音樂停下後,我朝大傢微笑,他們也用笑臉回答我,然後紛紛退場,om的聲音又冒出來瞭。
“你小子,大庭廣眾的,還真拼啊!”你還完沒完,他又沒有指名道姓是我,就你小子多事。
我搖搖頭,在打分欄裡寫下eoen這組的打分,嗯…音樂不錯,前兩首歌聲馬馬虎虎,但是這第三首剛剛好(老早就說過,eoen比較適合唱情歌騙小女生)。老兄啊,可惜瞭,你的歌單太亂瞭,你沒有根據比賽規定來,想來朋克就來朋克,想來搖滾就來搖滾,一下子又轉變成輕音樂,這樣讓我一下子適應不瞭啊,稍微限制一點比分,希望你能諒解。
eoen這組下去後,下一組便頂上。我一看叫七個小矮人就嘿嘿發笑…mic學弟要來啦——
om真是故作鎮靜,緘默無言還在認真查對分數表,絲毫沒有要看向mic的意思,而可憐的小傢夥向評委席投來倉惶的眼神,像在請求鼓勵。
可盼到反攻的機會瞭,我眉開眼笑,朝他的腿肚子踢瞭回去,“你寶貝兒來啦,看那小神態,超可愛有木有”
“你收斂一下,小心film會過來宰瞭你”他還能做到面不改色。然後前奏響起,我們就停止吵鬧,抬頭看表演瞭。
mic所在樂隊演奏的是牙買加風的斯卡音樂,因為都是管弦樂為主的,而mic是樂隊小號手(om你可以啊,居然被你教會瞭),站在樂隊前排哼哈哼哈努力吹著(誰傢小孩長能長這麼可愛嚯),看來又要逼老子出高分瞭,這首曲子真是吹到我心坎裡去瞭。
我邊聽邊愉快地拍腿打節拍,卻被om猛拍瞭一下,又要來惹事瞭麼,“你看上人傢啦”,操,好大一股酸味。
我對他聳聳肩,看他已經沒有心思再計分瞭。偷偷瞟他幾眼,就能逮著他正對他的小弟暗送笑意呢。而每次他倆四目相對時,mic的小臉都憋得通紅的,急忙低頭躲避,好幾次差點就要跟錯節奏瞭,實在是不能再逗瞭!(你到底看上我這位損友哪裡啦)
跟著mic後面(這時他已經從臺上下來,眼神還依依不舍地望向om那張評委桌的方向…都這樣瞭他居然還不肯跟我老實交代!)還有很多別的樂隊,期間有per在彈吉他(也唱瞭一首歌),表現的可圈可點,盡管不知道他們在唱啥,直到輪到per唱時,我偷偷看他正盯著Marvin 妹看,把那妹子感動得熱淚盈眶的(或者是唱錯歌詞把人傢妹子嚇到瞭)…你們明天可以直接上非誠勿擾去瞭(註:原著裡是一個叫talk of the town的節目吧?)嘿嘿嘿,我這舞臺可不是搭起來給你們秀恩愛的。
而ork學長的All star 樂隊排場一如既往的奢華龐大,他為每首歌都配瞭樂(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還有自己的新歌,喔嚯…大哥,我這臺子不是hot wave music award(註:此處可以翻成格萊美獎咩?)哇!每組滿分是30,就算我忍不住想打80,也苦於無從打起。就算把每組的總分加起來也不足為過!
唱著唱著,幾乎快到最後一組瞭,我已經飄飄欲仙不知何處瞭。低頭呷兩口ngoi端來的清水,再次抬頭的時候,就看到pun已經在臺上調試自己的樂器瞭。
他對我笑瞭一下(一直以來的那種笑容),然後開始調節吉他弦,專註地試聽音效,不再盯著我看。
他們的第一首歌是來自Street Funk Rollers 的《因為我們隻是凡人》讓我大吃一驚,他們居然會選擇以吹奏為主的音樂,但是當我抬頭看的時候,發現他們居然還拉瞭我們社團管弦樂的小孩們上去(什麼時候的事,問過我瞭嗎),我就是喜歡聽pun彈吉他,他那低沉的吉他聲配合得真好聽,盡管敲擊鼓的聲音再大都掩蓋不瞭。就這樣唱啊唱,唱啊唱…該死的…要是給瞭你們高分,看見的人都會說我包庇啊!!!!!
這首歌終於結束瞭,接下來又是什麼啊…哦…是Kai-Jo Brothers 的《嘟嘟嘟,撞翻你》…這幫傢夥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跳起瞭島民風格的舞蹈?(一下子走這麼搖滾風),突然演這麼一出驚喜,真在我意料之外。大傢也跟著節奏舞動起來,連om都從評委席上站瞭起來,還要硬拽上我,才不要吶————我可丟不起臉!
pun爽朗的笑聲在一片群魔亂舞中顯得如此與眾不同(此笑隻因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我也發現他比平時更加帥氣瞭,究竟去幹瞭什麼?昨天他告訴我今天會很帥的事看來不假。他肯定有化妝,往臉上抹瞭粉,在舞臺燈光下隱隱顯出詭異的橘紅色…最搞笑的是Fi半中央居然吹起瞭笙簫,嘎嘎嘎嘎…你還會吹這玩意兒!!!?真不愧是學生會會長,吹得有多麼感人至深就不用提瞭(哈哈哈)。
兩首歌的時間,把觀眾們都折騰累瞭…我覺得這隻樂隊是真的來玩音樂而不是計較比賽名次的,他們完全顧自己沉浸在第二首歌曲裡。氣氛帶動的總體上來還是不錯的,技術分可能不怎麼高,但表現分可以給滿分30分啦,連om都認為該給這分數(哈哈哈)。
《嘟嘟嘟,撞翻你》完瞭後,我滿懷期待接下來會有什麼歌,但是好端端的,管弦樂隊的小學弟們都紛紛從臺上下來瞭,隻留他們四個在臺上,然後fi走到麥克風前說到:
“請大傢收拾起激動的內心…因為,接下來,將由我隊情歌小王子獻上個人獨奏一曲”全場響起一陣歡呼聲,人群中有人大叫:“就是你自己嗎”哈哈————
我幾乎就要看到fi在舞臺上彈出的那個中指瞭,幸好他最後還是克制住瞭!接著朝brother 主任做笑臉,“大傢猜錯瞭,請瞪大眼睛瞧好瞭…額,pun,好好唱啊你,要是分數太難看我就宰瞭你”fi回應瞭一下觀眾,然後回過去囑咐自己的吉他手,pun正在擺弄那把自己背來的吉他,然後拉來高椅坐下,帶著微笑,並沒有回答什麼。
“下面讓我們把舞臺交給他吧”fi暖完場後就從臺上撤離瞭,特地把pun一人留在舞臺中央。起哄的人群此刻都安靜下來,pun似乎在醞釀情緒呢。
悠揚的吉他聲彈響,美妙的前奏瞬間俘獲瞭我的耳朵,使我無法把自己的視線轉移到別處,就連om對我的大腿動手動腳我都全然不在乎瞭。
pun帶著靦腆的笑容望瞭我一眼,然後全身心唱起歌彈起吉他來。

世界紛紛擾擾,行人來去匆匆,一身疲憊
總有痛苦帶來灰心,貫穿人生的旅途,有時迷茫不知該如何擺脫
而生命流轉,愈加看清,自己的內心
有你真好,遇見你真好
你是我不竭的動力,直到時間荒蕪
有你真好,哪怕再多阻礙
我感覺內心的溫暖,每當你出現在我眼前
困難幾多重,恐懼散不開,將來,現在,過去
那些躲不開的傷口,未曾愈合,明天也依舊未知
而生命運轉,愈加看清,自己的內心
有你真好,遇見你真好
你是我不竭的動力,直到時間荒蕪
有你真好,哪怕再多阻礙
我感覺內心的溫暖,每當你出現在我眼前
而生命運轉,愈加看清,自己的決心
有你真好,遇見你真好
你是我不竭的動力,直到時間荒蕪
有你真好,哪怕再多阻礙
我感覺內心的溫暖,每當你出現在我眼前
我感覺內心的溫暖,每當有你在身邊…陪我…

音樂在掌聲中結束瞭,所有的評委都還在為pun鼓掌,我卻看到瞭他眼裡閃著的淚光,就像和那些聽眾一樣,我也沒忍住。
pun沒有迷人的聲音(好幾處調子也沒跟緊),唱的歌並不悅耳動聽,沒有eoen那樣能打動少女的心,彈的吉他也沒有像學長他們那麼專業,甚至還沒我其他朋友彈的好,但他的真誠和努力通過歌曲表達得淋漓盡致,光這一點,就讓我覺得…無論這首歌將會獻給誰,此人必定是天底下最幸運的人。
“pun贏啦”om邊說,鼓掌的手還沒有停下,我滿含熱淚轉過去看著om,卻被他輕輕柔瞭柔腦袋,感覺把我當成啼哭的小孩一樣對待。
eoen坐在體育館的另一邊,此刻正鼓著掌朝我看來,臉上依舊帶著笑容,好像有什麼話要對我說…不管他想要對我說什麼,我還是用很開心的微笑回應他。
**
大賽冠軍得主毫無懸念地屬於ork學長他們的All star樂隊,亞軍也被另一組高三學長們摘得,eoen他們是第三名(這得歸功於om的高分)。不管有名次的還是沒名次的,我都衷心感謝大傢的積極參與:)
pun他們沒能擠進前三甲,但是從他們的分數也能看到大傢對他們的喜愛程度。快歌能充分調動起現場的氣氛,慢歌又深深打動瞭在場的每個人,這些成就都不是任何獎牌和獎金(但是我有分小糕點給他們吃,算是打賞瞭,哈哈哈)能衡量的。pun在臺上那沁人心脾的微笑,才是最大的看點。
比賽結束後,社團成員不管有沒有參賽的都轟轟烈烈投入到舞臺拆遷工作中來(搭建那會怎麼就瞧見幾顆人嘞,操!),不到一會兒,所有物品都已經收拾妥當。
“謝謝各位,太謝謝瞭”我感激涕零,不停向同學朋友們合十致謝,本次大賽能圓滿成功離不開大傢同心協力的幫助,缺一不可,否則便無法達到如此完美。偷偷看見per正護送等他很久的marvin回傢(早就發現他鬼鬼祟祟地時不時朝那邊擔心的張望)。om也很主動幫mic小可愛搬東西,呵呵呵…(還死不承認),我仿佛聽到film此時撕心裂肺的呼嚎聲,真是日防夜防傢賊難防啊(特別是om這一品種的,宇宙超級無敵大賊王啊…額哈哈)
pun也在控音臺那邊幫我其他朋友收拾東西,我還看到nod學弟今天得意洋洋的樣子,覺得能靠自己操控控音臺而不需要art的幫忙瞭(其實art這傢夥躲到一邊看漫畫去瞭),我也很開心以後控音臺這塊可算後繼有人瞭。我們就這樣邊搬東西邊吵鬧,直到時間差不多為止。
我和每個朋友一一揮手道別,然後和pun一起離開瞭學校…夜已深,氣溫也轉涼,但是有pun的陪伴讓我沒有覺得像獨自一人時那麼冷…
“唱得不錯嘛…嘻嘻嘻”我開始逗他,他臉刷地就紅瞭,看來從臺上下來他就沒少被調戲過…越是看他局促不安的樣子我越是起勁,看來他是真的被調戲得不輕啊。
“我沒別的意思,真的好聽,很喜歡…”我突然認真起來,又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奇怪…我到底要告訴pun什麼…真的不知道,隻知道現在的我沒有勇氣盯著pun那張臉看。
“真的嗎…你真的喜歡嗎?”
“嗯…”
“確定?…”
“嗯——————”問這麼多幹嘛,不就唱瞭一首歌麼,我憋不住想笑…
我們沉默瞭一會兒,街上隻有汽車呼嘯而過的聲音。我顧自己拖著步子緩緩走著,突然覺得掌心被一股暖流包裹住。
我看瞭pun一眼,他對我微微一笑,然後繼續轉過去看著前方的路…這樣安靜地牽著手,毫無征兆,前所未有。
“no………”pun一聲輕呼把我從幻想中拉回,他停住瞭腳步,把臉轉向我。
明亮的眼眸在我面前閃爍,緊盯著我,似乎將要訴說一件極為重要的事…
我聽見他深呼一口氣,被牽住的手同時感覺到瞭一股堅定的握力,緩緩的說話聲從pun的唇齒間傳出,“我準備好瞭…接受所有的真相…”他說瞭我幾乎快要忘記的那件事。
那對眼睛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透出最後的決心,“你會一直在我身邊,陪我面對的,是吧?”
陪在pun身邊,是我最不會拒絕的事情。
“對,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21篇,有那麽壹個的請求我不會拒絕也不願意拒絕,讓相愛之神的箭射中NoPun吧!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nNo同人耽美小說上一篇: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20章-我一直都在等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