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28章-怎麼算good love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28章-怎麼算good love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28篇! 愛就是愛,沒有什麽分好壞,因為自己的選擇話,無論好壞,那麽都是自己的人生的壹部分,只要不是建立在傷害身心的基礎上,我想,壞的愛是家暴等非人行為才是所謂壞的“愛”,或者這根本不算愛!

AM I?

我們到達PUN傢大鐵門外,墻上懸掛著“Phumipachn” 大門牌,手腕上的迪賽手表顯示時間已經將近6點。你知道,我已經一段時間不來這裡瞭。想想去年幾乎每天來這,感覺有點奇怪。我站著看那門前的花兒,此刻已經花開芬芳。PUN忙著開門,手裡還拎著從超市買的小塑料袋。(之後我接過袋子,但是我不知道你買的這些誘惑你妹妹呢還是誘惑我。因為真好多。)
“PUN哥哥!!!”但是當我們進去的時候屋主立刻看到瞭我退回一步,呼喚哥哥的聲音從鐵杉欄裡面傳來。PAN妹妹跳起來然後發現不止他哥哥一個人進來。
“NO哥哥!!!!!!!!!!!”
額?住在thong lo的人感到地震也不用驚訝- _ -因為PAN妹妹好像找到金子般大聲尖叫著。(哦 你知道的我就是那塊金子。等一下,誰說我很愛錢瞭。呵呵。)還跳過來緊緊的擁抱我像報著吉祥物考拉那樣。
“我聽說要考試瞭,你都沒看書。”當看到PAN妹妹,我立刻假裝責備她,呵呵。但是她立刻轉身捏她哥哥的臉還錘他“你向NO哥哥告密!!!”PUN反而被罵瞭,哈哈。
“NO,快勸勸她。PAN很固執的,今天看書沒?”
“但是今天channel true電臺放“美國爹地”電視劇,我要看。”哦。。。這樣PUN花時間在villa買零食引誘PAN妹妹讓她好好看書的計劃不是要落空(打亂)瞭?
看PUN勝券在握的樣子。我憋眼看他拿出瞭王牌“PAN妹妹不想要這個?”是巧克力慕斯蛋糕,軟綿綿的奶油在慕斯和糕餅上。PUN很確定PAN妹妹路過那傢店的時間。每次回傢吃著蛋糕不少於2塊,隻有那幾天她會一下午乖乖坐在那好好看書學習。現在不需要外出就能吃到美味的蛋糕!
作為和看劇的交換(我看過這劇一周播3-4次),PAN妹妹(吃瞭蛋糕)為考試去看書瞭。(如果是我,我肯定會偷瞭蛋糕然後去看電視劇。)
“是你教PUN哥哥的麼?NO哥哥?”哦!別推給我啊。PAN!這個邪惡想法的策劃者是哥哥。他應該為此付出代價。我一點也沒參與
我笑著看著面前的小女孩,輕輕拍瞭拍她的頭“好好看書,去吧,我玩遊戲。”
“真的!!!!!!我去看完第六章,NO哥哥和我一起玩!!!”
“可以,但是隻能到8點,懂?”我說瞭結束時間,PAN妹妹笑瞭。PUN立刻跑向客廳拿出藏起來的PSP,不忘向PAN妹妹喊道“做完最後一章作業記得檢查,PAN!”
“好的!!!!!”
嗯,門立刻又關上瞭。看到PUN的妹妹奇怪的舉動,我笑瞭。接著房主兒子的聲音暈乎乎的傳來“我為什麼要花錢買蛋糕啊!你來就好瞭!這麼快就搞定她!”
當然。搞定!哈哈。


PAN妹妹回去看書後,我們兩個去花園和在澆樹的NAN叔叔(應該是那個幫NO洗車的傭人)聊瞭會天。也許是因為我們太年輕(怕有代溝?),他都不怎麼和我們說話,自顧自在給樹澆著水。呵呵。結果怎麼樣呢?屋主的兒子竟然意想不到地拿住瞭水管!!!知道後果會這麼嚴重,我肯定不會去招惹那水管!!!當我抓住水管的另外一段準備給樹澆水,但是它竟然向我反沖瞭(damn。。。shit。。。都找不到話罵人瞭。)PUN說我頭腦不好!但是別想讓我放棄。因為你越罵,越笨。額。隻剩下笨瞭 - _ - (為什麼這麼說?)我找不到控制這個水管的方法!我壓著水管賭上一把,然後灑向那個漂亮的男生,而控制水壓對的人卻站在我旁邊笑(NAN叔叔吧)。啊,褲子全濕瞭。
但是停下來夠濕瞭。如果水管沖向屋主,NAN叔叔肯定會過來(幫忙)。是我就不會過來。我決定放棄,把位置讓給NAN叔叔。回去的路上一直和PUN在爭論誰錯瞭(但是我覺得是他的錯。頭腦好,你站的位置正好,)
直到走到大廳,我們才停止爭論。看向客廳裡,PUN的腳步停住瞭,水順著我們兩個的褲腳和襪子留下,滴到瞭大理石地上。
“父親。。。”
“啊喲。。踏馬的,你站在這幹什麼?我告訴你別用水管。怎麼。”我開心的說著,當看到裡面的情景,舌頭好像被咬瞭。。。
“PUN,回傢瞭?”那個男人突然插入的詢問,好像在強調我的愚蠢。我急急忙忙鞠躬(打招呼)希望不會太晚。
“伯父,您好!”
“我們好久沒見瞭,NO。”他笑著和我打招呼。事實上,我從沒見過PUN的爸爸這麼不尋常的頻繁出現在傢裡。也不會像這樣這麼早到傢。因為平常他們(PUN的爸爸媽媽)都很晚到傢,而且時間也沒個準數。
“去頑皮什麼瞭?兩個人都濕瞭?”和我打完招呼,他媽媽立刻向PUN詢問道。我仍然在那邊笑著。因為我們兩個隻是騎車經過潑水節,因此回來的時候。今天早些時候沒濕,但是現在濕瞭。。(這個解釋如何?)
“NO澆樹澆到我身上瞭都,媽媽,你看看。”竟然向他媽媽打小報告,壞人!真是小孩子氣!
我站在那就像活靶子?“不是,PUN媽媽。是PUN要代替樹被灌溉
但我不知道有這麼好笑麼?因為PUN和他爸爸媽媽都在那邊咯咯笑。然後PUN媽媽走到跟前趕著我們“快去換衣服。PUN房間陽臺有NO的換洗衣服,之前留下的。今晚在這過夜麼?”
“哦,不,衣服弄幹我就回去。”
“那NO和我回房間。”PUN立馬打斷,推著我上樓梯。但是沒快過他爸爸的聲音,當我們要抬腿上樓的時候。
“PUN,換好衣服,下樓。我需要和你談談。”
但是聲音為什麼這麼嚴肅?


我們關上門,把書包放在臥室地毯上。PUN焦慮的臉很明顯。我看著他慢慢脫去衣服的姿勢,好像盡可能地在拖延時間。但是我沒勇氣去問他,在知道他爸爸想要和他談的時候,為什麼,為什麼PUN是這樣的態度?
“NO等在房間,我和我父親去談會兒。馬上回來。要開電腦還是玩遊戲?”嗯。肯定玩遊戲。我點頭接受,並笑著說希望他放輕松。但是感覺PUN的笑容同樣陌生。
“我等你”我必須再次表明心意(采取行動),因為我要讓他知道不論他們在想什麼,我會一直等PUN回來,心也是。
PUN露出瞭笑容,松松地抱著我“好的。”然後橘色的嘴唇輕輕的吻上瞭我。“我愛你。等我。”
但即使如此,我也不能否認。PUN消失在門前的時候,我沒有理由的開始擔心。
也許是我想太多瞭。。。
BOMMMMMMMMMMMMME
哦!什麼亮瞭?我向後靠到電腦桌。當一個遊戲隊伍用石頭打si瞭3個對手。而對手團隊是一群是隆隔壁的男校學生。通常在暹羅街碰到,他們喜歡讓小孩子追著我跑。所以在遊戲裡一定要揍回去。哈哈,不是懦弱,隻是因為對愛好和平,有點困惑。
BEATdaRULEZ: EK 遊戲?
這麼多精力哪裡來的?我好累!讓我們做點別的?哇!!!我準備打字回復,剛打完的時候,出現瞭。
ollo : gu poadtaaaaaaaaa out out out
nowayout : okjer nai m
遊戲前先關閉。但是同步窗口彈出MSN。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 Sui 很弱。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 我sha瞭他。
所以一邊遊戲,一邊聊天。嗯。我笑著在空格框裡打字。
Kono said:遊戲結束。我完爆他哈哈哈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yeah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我先把ohm拉進來
不到半分鐘,一個孫子被邀加入對話。
[Associationof pathogens]] said:幹什麼拉完進來?討厭。
[Associationof pathogens]] said:我要洗澡瞭。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別打擾我們聊天。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今天記得洗澡瞭?
[Associationof pathogens]] said:我每天洗好不好。
Uno, saying:哈哈哈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Fuck no, don*t keep the legs.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你在哪裡?
額,你怎麼知道?和你名字真配。我開始打字回復但還是拒絕回答。
Uno, saying:為什麼?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我會算命。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在PUN傢?
哇哦。。。警官好好訓練你瞭?我覺得你畢業後就到機場去檢查行李吧,比上大學榮耀多瞭。
Uno, saying:嗯
[Associationof pathogens]] said:哦,我以為今天你回傢瞭。
還好沒有被抓現行。額,我本來要回傢的。。但是。。。我轉頭看向臥室門無數次,想要確認PUN是否回來。
Uno, saying:晚瞭????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切。。。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被男朋友迷昏頭瞭!
Uno, saying:K(這邊就一個K,是滾的意思麼?)
你什麼嘴?狗都可以和該si的ohm一樣瞭。然後他離線去洗澡,最後,聊天對話框隻剩下我。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那個,NO。。
Uno, saying:?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我想問你點事
Uno, saying:關於什麼?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你和PUN
God joke ShabuShabu, saying:你們在幹什麼?(你們是什麼關系?)
額。。?看著剛發出來的信息,我一直眨著眼睛,讀瞭那句話整整兩遍。
我從來沒有告訴任何人,去澄清我和PUN的關系。我可以隨便讓他們在那邊調戲,首先我也不會因此而去責備他們。最近隨他們喜歡,讓他們調戲,一次也沒說這是事實。有些時候連我自己都幾乎忘記瞭。朋友之間相互調戲,他們也不會把這當真。
我覺得我自己很聰明,因為我從來也沒說。如果我們站在各自的立場,我同意,如果他感覺到的話,我也會感覺很奇怪吧?如果你從別人嘴裡聽到自己朋友的事情,我會覺得我們不是朋友。
我手指敲在鍵盤上,準備回答他,如果不是門被敲響的話。“
咚咚咚”敲門聲
PUN?我驚訝的看著門突然被打開。然後看到一隻抓著門把的手“你怎麼瞭?額。。PAN?”
因為站在那邊人不是PUN,而是他妹妹。我吃驚的看著那張笑臉,此刻雙頰全是眼淚,那麼的無助“PAN妹妹怎麼瞭?”
“好激烈。。。好激烈。。好激烈。。”但是PAN沒回答我的問題,隻是用小手擦著自己的眼淚,我隻能先把她帶進屋裡。
“PAN,等等,別那麼用力擦。”看到地板上的電視機旁有餐巾紙盒,我立刻拿瞭給她“別哭瞭。”
PAN妹妹從盒子裡抽出餐巾紙拭擦眼淚,然後抽搐著肩膀坐下來“好激烈。。好激烈。。PUN哥哥。。PUN哥哥。。”
“PUN怎麼瞭,PAN?”我的大腦匯集瞭很多東西,此刻幾乎一片混亂。
PAN,用力深呼吸一次,然後艱難道“PUN哥哥,和爸爸吵架。。嗚嗚嗚。。”
“PUN和你爸爸吵架,你哭什麼?”
“我。。我告訴你,PUN哥哥。。好激烈。。我。。好激烈。。在談你!好激烈。。但是。。我。。不要,,嗚嗚嗚”我開始意識到PAN妹妹在說什麼瞭。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是應該感覺好的。
!!!!!!!
這時候該si的誰和打招呼?我看向電腦,上面顯示有人說我在MSN上。我輕輕拍瞭拍肩膀,然後疲憊地走到屏幕前。
OHM…………..Ohm…. say: send you lastnight I clipyounger, faster.
OHM…………..Ohm…. say: does he accidentallydeleted ofgoo.
OHM…………..Ohm… Said: Zeng shithead!Stop!
你問別人。我把信息打出去,立馬關掉電腦。
PAN妹妹看上去冷靜瞭點。沒像五分鐘前哭的那麼厲害瞭。但是啜泣聲沒停止。我走過去坐在她旁邊。拍拍他的小手希望她冷靜“沒事的,PAN。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但是如果爸爸知道PUN哥哥和你的關系!”PAN妹妹大聲說道,聲音裡透著擔心。從她的話裡透露出的信息讓我舒瞭一口氣。因為PAN妹妹這麼說的意思是PUN的爸爸還不知道(我們的關系)。
“到時候再說吧。。”我笑著回答PAN妹妹,希望她保持冷靜。“我們PAN妹妹的哥哥這麼瞭不起,要相信他!”
“但是我擔心,我喜歡NO哥哥,我不想PUN哥哥看其他人。。。”
“如果你哥哥喜歡我,那他就不會看別人。。。你覺得我喜歡你哥哥麼?”關於這問題,小女孩大聲而明確的回答瞭我。
“PUN哥哥愛你,百分百!”
“那怕什麼!!?”我露齒一笑。即使心裡的想法不是這樣的(NO其實還是很擔心PUN和他爸爸的狀態),但是讓PAN妹妹擔心是不行的。”
“我們去吃完蛋糕?”
“好的!”哦。。像PAN妹妹這樣的真的很容易被食物誘惑。
我笑著站起來,拉起PAN妹妹的手。目標是在廚房被阿姨冰起來的蛋糕盒,然後吃完它。但當我們打開房門,看到高挑的PUN正在上樓。
“PUN哥哥!”PAN妹妹叫著她哥哥然後跑向他緊緊的擁抱。我站在那,看著PUN一臉的疲憊。但是卻還是輕輕的回抱PAN妹妹“要帶你NO哥哥去哪裡?”
“沒什麼。下樓吃蛋糕。PUN哥哥沒事吧?”明亮的眼睛此刻沒有瞭生氣。但還是啟唇笑著“我沒事,但是PAN自己去吃好麼?我想要和你NO哥哥談談。”我不喜歡此刻PUN對著PAN妹妹的笑容,PAN妹妹看瞭看我然後慢慢點頭同意“好的,那 晚安。”
“晚安”
PUN和PAN妹妹道晚安,然後走向我。PAN妹妹則下樓。
用力把我拉進房裡然後落鎖。“你還好麼?”看著近在咫尺的PUN,我問道。心裡想的都表露在臉上瞭?PUN緊緊的擁抱瞭我。
“NO。”
“什麼”我驚訝道然後回抱PUN,因此感受到瞭他肩膀的顫抖。
PUN嘶啞的聲音傳來“今晚,留下來。我真的很需要你。”
此刻如此的PUN。?我怎麼可能離開他。
如果不在他身邊,PUN。
半小時後,PUN疲憊的睡著瞭。但是請別想些邪惡的東東!今天發生的太多,他累瞭,也疲憊於自己的心煩意亂。直到我拉著PUN睡在我的臂彎裡。(不叫醒他可以睡得不省人事。)是緊張和頭疼的緣故,我覺得休息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PUN的臉看上去還是很緊張。我看向他緊蹙的眉頭,試著撫平他。
今晚PUN和他爸爸大吵瞭一架。一切結束後,PUN告訴瞭我全部。所以我們都忘瞭些重要的東西。關於我和PUN關系所引起的。
因為沒有父母想要自己的孩子墮落,被社會所打敗。Phumipachn傢庭更是如此。在這個傢,我感受到瞭愛和關心。難怪當他爸爸想要知道PUN現在的感情狀況如何,那個人會不會傷害PUN或者?一切都說出口。因為PUN很難接受事實,但一切已經回不去瞭,當PAN妹妹說溜瞭嘴,PUN有“女朋友”瞭。
越隱藏,越可疑。我知道這個是事實。因為PUN很固執,堅決不告訴他爸爸。然後爭吵就開始升級。兩父子激烈的爭吵,感覺站在對立面。因為他想知道和PUN在一起的那個人。但是PUN還是很堅持,愛情是個人隱私。
當爭吵開始升級,情況逐漸變糟。當PUN爸爸下瞭最後通牒,如果PUN不告訴他,那他就當PUN單身,他會叫他秘書安排一個女孩,PUN立刻去見她。 直到PUN做瞭以前從沒做過的,吼瞭他爸爸。
“如果真這麼做,那就別想要我這個孩子瞭。”
後來PUN有點後悔說瞭這話,因為我知道就算被逼到角落(底線?)PUN也從沒做過這種事情。我知道他對自己很失望,隻多不少。
我不在現場所以不好評論PUN做的是不是太過火或是?但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明白PUN所有的感受。即使他結束瞭談話,但PUN回來時候的挫敗樣,我知道他最後在大廳的時候是尷尬的,因為他們是在為他的私人感情爭吵。不會對他爸爸生氣,隻是羞與和人談論他最愛的人。
“一直以來,我從沒讓他傷心。我不固執,不會讓他不舒服。我知道對我和PAN來說,他就是我們的一切。我試著讓他安心,並一直相信我。但是。我。選擇傷害他。我讓他失望。我也對自己失望。NO。現在我真恨我自己。今晚過後,我想要讓它過去。但是我做不到。”
兩樣東西是人所不能收回的:說出去的話和時間。而這兩樣正是PUN想要拿回的。但是無論它如何的好,也回不去瞭。特別是可憐如我的人。
我一直安慰PUN直到他睡著。臉頰還殘留著淚痕,這一再的提醒著我他很痛苦,我也是。
….
月光透過窗戶照進房間,一絲靜謐。今天一天大起大落(巨大的悲傷)。看著月光,輕輕地摟著PUN,喉嚨幹涸。
如果你吃點甜甜的東西,會好的。我記得她以前說過,不自覺舔瞭舔唇。因為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們再也沒有見過彼此。但就是那個曾經幫助和支持我的她。(這個是說YURI無誤瞭。)
我決定放開PUN,然後關房門輕輕地下樓。
….
但是再好好想想,我是不是錯瞭?下樓後發現很安靜,踏馬的安靜瘋瞭。都可以聽得到鐘聲。我看向樓梯旁的搖擺鐘,顯示時間已經接近凌晨一點。雞皮疙瘩掉滿地。我知道這個傢有神保護屋主。但是我不是這個傢的一員Y___Y幽靈保護我麼?
我唱著聖誕歌分散註意力然後慢慢走向廚房。哦!為什麼PUN臥室冰箱沒有放甜食!!!不然我也不會在這種不尋常的情況下碰到伯母 T_____T
我趕緊打開冰箱拿出一些巧克力盒子然後迅速往回跑。如果眼睛沒有飄到客廳裡的影子的話,我已經跑上樓瞭。
兇手!!!!!!!!!什麼影子!!!!!
我停下瞭腳步,在好奇和害怕之間下意識的混亂瞭。Y_____Y但很顯然好奇心獲勝瞭,因為我此刻正慢慢向客廳移動,即使腦子裡的另外一個聲音的咆哮。你個白癡!!!不要命瞭!!!!!!!!
但是現在已經遲瞭T______T 此刻我已經停在客廳前面。當眼睛適應瞭黑暗,視線清晰。看到瞭。額。
“睡不著?”是PUN的媽媽。啊。。你一個人靜靜地坐在這幹什麼?還把燈關掉?
好像我詢問嚇到她瞭,還好並沒有顯示出特別的害怕(意味著PUN媽媽也有點小小的怕怕,哈哈)但是她轉過她胖胖的臉,立刻松瞭口氣。“你呢?NO?你下樓做什麼。哦。吃零食?”她笑道,顯然從我手裡得到瞭答案。然後拍瞭拍她旁邊的位置招呼我坐下。“過來坐,NO。”
“好的。”我笑著回道,然後走向沙發和她做在一起。
我和PUN的媽媽兩個人安靜地坐瞭會,然後PUN媽媽關心的聲音傳來“PUN。睡瞭?”
嘴唇很幹,我回“睡瞭。”
“他還是像個孩子一樣。。。”
“是啊”
“PUN都告訴NO瞭吧?”眼睛看著我,明亮閃閃的眼睛一如PUN,對著這樣的眼睛我從來沒有撒謊過。
“說瞭”我低聲說。
PUN媽媽笑瞭。然後轉頭看向漆黑的墻面,好像可以看很遠似的“從沒見過他們兩個這麼吵過。嚇到瞭。”
“PUN是好孩子,很隨和,和任何人都相處融洽。我們都很愛他。每晚我都感謝神靈,無論是哪個神靈,感謝他們把PUN帶到我身邊。”
“我不想讓他爸爸生氣。。因為他也愛PUN。PUN是懂事的孩子,從來沒有這樣無理取鬧過。我們想要像他這樣懂事的孩子,永遠。不想他犯錯,不想他遇到不好的事情。我知道在未來,PUN將會一個人立足社會。但是不到那時候,爸爸媽媽還是要照顧他的。”
我仍然聽著PUN媽媽哭著述說著,腦子一片空白。和她相比,感覺自己的愛是那麼的卑微。直到某種感覺湧入腦海,但是不清楚是什麼感覺。
“NO,不能告訴我麼?PUN喜歡的人?(PUN約會的對象?)”聽到這些話,我嚇瞭一跳。看著面前的女人祈求著我,但是我還沒準備好去告訴她事實。
”如果PUN他不說,我也不會說“深呼吸後繼續說道“但是我很開心,他是我的朋友。”
面前的女人展開瞭一如她以前的笑容,溫柔的對我說道”我相信PUN和NO回相互支持的。這次我問PUN瞭。“溫暖的手掌握住瞭我的手,感覺到瞭一個人全心的信任你。
“請好好幫助他找到愛,他是好孩子。”
“伯母”我在內心深處輕輕的答應瞭她,我想可能我太年輕瞭不是很懂。
怎麼算good love?
如果一個人從心底裡愛你兒子,但是他這種愛卻不被社會所接受。
這種愛是good love麼?我

清晨醒來的時候,PUN因為壓力太大嘔吐瞭,但卻隻是幹嘔,吐不出東西來。
一起去學校的路上,PUN搖搖晃晃的,讓我很擔心。
“PUN,你還好嗎?”在校門口,我不得不問他。
“沒事,NO,再見。”……對不起,我真的很擔心。從床上哭泣著醒過來的PUN,蒼白著臉色的PUN,幹嘔的PUN,都讓我揪心。真的沒事瞭嗎?
然後OM幾個兄弟就出現瞭,有基友大叫著“嘿,他瑪德!!!!!!!”就來襲擊我的身體。
我跟他們打打鬧鬧瞭起來,隨後PUN也也同我們一起往樓梯走去。
XX抓住我的襯衣賊兮兮的問我:“這是PUN的襯衣呀!NO,你昨晚睡在哪裡啊?”
……這還要回答嗎?……我暈瞭···PUN笑著看著大傢。
我揮著手讓他們別起哄瞭。
XX卻又說起來:“嘿,PUN,我們的朋友表現的還好吧?沒有在PUN傢丟臉吧?” 我氣得都要發抖瞭,PUN卻說:“你的朋友都好可愛啊!”
我知道PUN說的是心裡話,但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哪裡有可取之處瞭!隻會取笑我,讓我一個頭兩個大。
走瞭好長一段瞭,他們還在取笑我。到教室瞭,我忽然想起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我卻忘記瞭。
我沒有做生物傢庭作業!!!!!噢!今天要交的啊!!!
“他瑪德!!!!!!!!!他瑪德要交生物作業啊!!!!!!!!!!”
我開始COPY兄弟的作業瞭。
我都忘記去關註OM瞭。等我回過神來,才發覺這傢夥今天安靜的沒和我說過一句話。真是奇怪!
今天OM為什麼安靜的這麼詭異呢?
還是說這隻是我的幻覺????!


我偷偷回想,OM好像從早上開始就安靜瞭,但卻是隻對我一個人安靜。因為他還是會和別的兄弟打打鬧鬧。
除瞭對我沉默,他仍然會給我抄作業,給我吃的東西。
還是好朋友的樣子。
除瞭···異乎尋常的安靜。
考完試就是午餐時間瞭。
“去吃飯嗎?”排隊交測試卷的時候我低聲地問OM。
但他隻是點點頭,垂頭喪氣的瞟瞭我一眼。
嗯……怎麼瞭,你還好嗎?
……
……
吃飯的時候,OM終於說話瞭:“昨晚你睡在PUN傢啦?你不是說晚點到我傢找我談事嗎?”
“碰上點麻煩事。……算瞭。”
“註意保重身體啊,年輕人!不能隻顧荷爾蒙啊!”
該死的,你的每個想法怎麼都這麼齷蹉!!我轉過身,用筷子戳他的耳朵:“啊呀!混蛋,有耳垢,都流出來瞭!”
哦,對!這樣都玷污瞭我的筷子!我用筷子戳著OM的頭(真是憤怒。筷子上都是他的耳垢啦!),隻能去換雙新的瞭。
(然後兩人談起瞭社團預算的事情,不知道出瞭什麼狀況,反正NO現在很缺錢,還有基友開玩笑說要借NO高利貸,然後OM說NO不需要的,因為NO有學生會秘書長撐腰啊,惹得NO又要發飆瞭,差點就想不認OM這個朋友,自己先逃去圖書館瞭。然後NO冷靜下來想,也許隻有他自己才知道什麼才是對自己最好的。)


在圖書室裡,我問OM他還好嗎。
OM說沒什麼,明顯言不由衷。
我嘆瞭口氣和他解釋:“···如果你想問我昨天晚上的事情,我真的沒想關電腦的。真的!···但出現瞭點麻煩事,我不得不關瞭電腦,對不起,OM。”我向他行著合十禮,但貌似我這麼誠摯的道歉態度讓他驚到瞭。
“嘿!為什麼要這麼做啦?!”OM抗議著,但還是願意看著我。
片刻沉默後,OM說:“…真的,我沒有生氣。我告訴自己,你不說肯定有你的道理。就像我也不願說,說······”
粗重又冗長的呼吸噴在我手臂上,表明它的主人很迷茫:“……但我……我不知道……恩···算瞭··我也對不起你···”
我看著OM的眼睛,真誠的說:”你可以再問我一次,我會如實回答。”
“你確定?”
“是的。”
“好啊,那麼來吧……”?然後我看到又有朋友從桌子下方冒瞭出來,還在那說:“混蛋,如果你都不說,誰會聽啊???!!”
我真倒黴!!!等等,OM你騙我?!!!!!!!!
現在好瞭,XX,XX,XX···還有OM圍坐在一起,都等著聽我口中的真相。
我開始感到呼吸困難,我不是囚犯啊,你們不要這麼嚴肅的審問我啊!!
“你和PUN……怎麼瞭?”……這很中肯。
“…………這…………………這個………………”沉默開始瞭,大傢的眼睛都盯著我,我開始緊張瞭···我必須要放松。
我慢慢張開嘴,不確定的說:“瑪德……沒什麼啊……”
XX表情肅穆的靠近我:“我已經問過PUN瞭。現在輪到NO你瞭,你到底說不說?!”
你有問過我嗎,PUN???!!!!(真是讓人頭疼!PUN你還不如在學校周圍貼滿小廣告,然後寫上“我喜歡你”呢!混蛋啊!)
我覺得空調吹出來的冷氣真冷:“你……都從PUN那知道瞭,還來問我做什麼?!”
“我想聽聽你會怎麼說啊”混蛋PALM,居然朝我大聲嚷嚷。大傢還都點頭同意!
…哦!你們還想聽多少次啊,該死的變態們!
“我就直接問瞭,你···”
我幾乎屏住呼吸在聽他的問題。
“……到目前為止,那個PUN···”
“……………………………………”
“是你的男朋友?”
“………呃,恩,對……”我言簡意賅的回答。
好瞭,現在大傢都知道瞭。
他們圍著我吃吃地笑著,我真想馬上逃回傢躲起來啊!
大傢又開始調侃我瞭!
居然有人問我PUN和EM分手是不是為瞭我,還問我和YURI怎麼樣瞭,這要我怎麼回答啊!幸好OM機靈,想瞭個借口把他們都支走瞭。


放學後,我和OM還要為社團忙碌著。我們要去辦公室接收傳真(因為社團教室沒有傳真機)。
我在忙著呢,好像聽到遠遠地有人在叫我。
OM鬼叫起來:“你丈夫叫你呢!哦···混蛋,踩我幹嘛?!···PUN叫你呢!”我狠狠地踩瞭OM一腳!
“這是宿營表嗎?”看到PUN手裡的文件我問他。
“恩,NO和OM想參加露營嗎?”PUN問道。
露營??是怎樣的露營呢?我很好奇。
PUN看我發呆,就把文件翻給我看解釋給我聽:“···你看好多人都簽字參加瞭···PALM也簽過瞭。”
混蛋PALM,你也不來問問我???!!
“我要和你一起去!!讓我簽個字!”我轉身看向OM,“你也要去嗎,OM?”
但OM卻說那個時候他有事要忙,但最後我說服瞭他,讓他和我一起簽瞭字。
因為簽名參加的人數有點多,PUN還要再去找人協商下,走之前他叫住我“NO···”
“……嗯?”我轉頭看向PUN,他原來還嚴肅著的表情立馬露出瞭微笑。
“沒什麼,再見!“
“啊…再見!”怎麼回事啊?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28篇,No的朋友們真的挺可愛的,可能就是物以類聚吧!哈哈,請期待我的下次更新!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nNo同人耽美小說上一篇: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27章-無論什麼時候你準備好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