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16篇-伴侶?老婆?愛人?我可沒那個福氣能當得起這些

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16篇-伴侶?老婆?愛人?我可沒那個福氣能當得起這些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16篇! 可憐的Mark,假設愛情裏面就是有強勢方跟弱勢方的話,Mark就實在很是讓人心疼呀!搖擺不定真的很傷人呀!

老婆

我靜靜坐在車裏,沒有跟其他人聊天,之前總在自己面前晃悠的North學長也跑去照顧看起來不太舒服的學弟了,Fuse和Kamphan坐在壹塊,兩人現在正在後排大聲玩鬧著······但聲音也沒有蓋過某個人叫大家進去的聲音,那聲音大得就連自己這個已經走了很遠的人也能聽到。
我不敢再站下去,不想再去想學長他是否接了學姐的電話,他倆現在關系不明,說他們是情侶也不算,說不是情侶吧也不能這麽說,我從來都不曾忘記他倆只是暫時分開了,盡管兩人之間的關系不如以往親密,但他倆畢竟沒有明確說分手,如果Vee學長接了Ploy學姐的電話的話,他也沒做錯。
我又有什麽權利去指責他。
Ploy Napas
3小時後
回來好嗎,要是我回心了,妳會回來嗎?
點贊681,評論54
Yupa pa :先和好吧,心都要碎了。
Som O:Vee學長和Ploy學姐重新在壹起吧,好不喜歡這樣啊。
Tewin:pVnn,facebook的名字還沒換呢。
我沒有繼續看接下去的評論,光這些就不難看出大多數人心裏的想法是怎樣的,就像他們所說的······這壹對相愛已久,大家當然應該撮合他們和好,我不知道Vee學長和Ploy學姐是否已經聊過了,不知道Vee學長facebook的名字有什麽樣的含義,但我知道·······
Vee學長現在不喜歡我。
他可能會吃醋,但那也只是特定某個時間裏而已,不過是那時他身邊只剩我壹個人。他會吃醋也沒什麽可奇怪的,不過是對自己這個盡管受傷卻仍滿心滿眼想要成為他的所有物的家夥的占有欲作祟罷了。
“手怎麽樣了,抱歉剛剛我必須先去照顧Tae。”我將視線從手機上轉開擡頭看向聲音的主人,North學長的笑容及歉意的話語讓我也跟著笑了起來。
“不嚴重的。”我說完對學長笑了笑,學長順勢坐在了我身旁。
“不嚴重我也很擔心的。”明朗的笑容、聽了讓人忍不住微笑的話語,讓我也不由得笑了。
不是不知道North學長做這些是什麽意思,North學長很早之前就明說要追我了,剛開始我也不太確定,直到最近學長他的表現越發明顯了,我才覺得他是真的要追我,我只是將North學長當學長而已,不是沒告訴過他,我倆早已經就這件事聊過了,我已經說過我有喜歡的人了,North學長覺得沒關系,也沒多說什麽,只是請求繼續這樣追求我,直到我真的和自己喜歡的人在壹起了。
我阻止不了他,我承認這種感覺很好,有人對自己好,怎麽可能會覺得不好呢,阻止不了我也就不阻止了,有時Vee學長知道了,他也很生氣,但也不知道為什麽,到現在三人之間的關系還是壹團亂,要是Vee學長還是繼續這樣,North學長也還繼續堅持,我又該怎麽辦。
“嗷······Mark妳怎麽了?上車後就沒和誰聊過天,很疼嗎?”North說完壹把拉過我的手看了看。
“沒有啦,我只是在想些事。”我笑了笑說道,同時將自己的手從學長手裏掙脫開來,North學長並沒有說些什麽。
“肯定是在想我吧。”North學長說完笑得很是燦爛。
“學長是要我講真話嗎?”我微笑著回問道。
“不了不了,妳要是再拒絕壹次,我會很受傷的。”North學長說完用手抓住自己胸口,臉上做出壹副心痛不已的表情,然後彎腰將頭靠在我肩上,“沒事也多想想我呀。”耳邊低沈的嗓音非但沒能讓我如學長所願般心緒為他而亂,反倒讓我想起了那個不知道有沒有想過我的人。
“學長對我是認真的嗎?”我不是不知道North學長是個怎樣的人,學長的經歷很是豐富,我也有所耳聞。
“最開始也不是那麽認真······”North學長邊說邊直起身坐了下來,“但後來覺得可能真的·······Mark說有喜歡的人了的時候我也想過放棄,但當我看著妳的眼睛的時候,妳的眼神裏沒有喜歡上某個人所應有的幸福,有時漂亮的眼睛裏甚至充滿悲傷,我也就覺得等待也許會有結果也不壹定。”North學長說完伸手摸了摸我的臉頰。
“North學長······我······”
“現在我也不是認真的哈,等妳真的不喜歡那個人了我再認真,要是認真的話肯定比現在還要痛苦。”North學長說完對我笑了笑,笑容看起來充滿幸福,但眼睛裏卻滿是落寞。
“要是我······”
“要是妳和他在壹起了,Mark妳不用擔心,我自己不會繼續喜歡妳的,要是沒有和他在壹起或者在他那裏受傷了,就來找我吧,知道嗎?”我對著自己將之當做兄長對待的人點了點頭,然後慢慢閉上眼將頭靠在了他寬廣的肩上。
“讓我這樣靠著睡到終點吧。”我開口懇求道,North學長沒有回答我,他擡手摸了摸我的頭,然後挺直了身子讓我靠得更舒服些。
我並不想像Vee學長對我這樣對待North學長,但我明白North學長的感受,明白等待的滋味······盡管等待無果。
我從車上下來,坐上了前往某個自己記不得名字的海灘的船,他們在討論的時候我和North學長在睡覺,沒有聽,現在也還懵懵的,光背著包傻傻跟著朋友們走。
“好了,人齊了我現在來分房間,每間房住3個人,大壹壹個,大二大三各壹個,有幾個大四的學長學姐來了,等會他們自己會解決住宿。”Pond學長說道。
“我的小夥伴可真不簡單啊。”Fuse不懷好意地笑著朝我走過來。
“什麽不簡單?”我小聲回問道,因為此刻學長正在分房間。
“和North學長啊,瞧這······”Fuse邊說邊掏出手機給我看,看著自己和North學長的照片,我不禁心裏壹緊,這未免太過親密了些,無論是兩人之間的距離還是姿勢,任誰看上壹眼都不會覺得只是學長學弟的關系,這照片現在只在工程學院的群裏流傳,還沒外傳開來,但我也不在乎外面的人啦,我在乎的只不過是這群裏的人罷了。
“誰拍的?”
“不知道,是負責拍照的Phatra學長發的,拍的挺好看的喲。”現在是來欣賞拍照技術的時候嗎?
“最後壹間,大壹Fuse,大二Pon,大三North。”Pond學長剛說完Fuse立馬轉過頭看向我,我挑眉詢問。
“沒有妳小子的名啊。”朋友告訴我。
“額······妳倆聊得起勁的時候我可是都在認真聽的,壹直沒聽到妳的名字,還是說妳小子沒有報名?”Kamphan接著問道。
“和妳們壹起報名的呀。”回答完他們,我舉手示疑。
“怎麽了?有什麽不清楚的嗎?”Pond學長問我。
“沒有我的名字。”我回答道,Pond學長也是壹臉迷惑,他低頭再次看了壹遍名單。
“叫什麽呀?”
“Masa(Mark正式名)。”我回答道,Pond學長朝我點了點頭又再次看了看,接著去找另壹位學姐詢問情況去了,我依然站在原地,其他同學都早已拿著自己的東西放到房間裏去了,還在原地的只剩我、Fuse、Kamphan以及另外四、五個學長學姐而已,其中就有North學長、Vee學長,他倆正在和Pond學長討論我的事情。
“我再去開壹間房,妳們幾個這樣算怎麽回事,不能四個人壹起住!”Pond學長說完,壹群人就朝著我走來。
“話說回來擠壹擠也是能住的。”North學長說道。
“想壹起睡的話就去開間房兩個人睡去。”Vee學長對North學長說道,他倆看著彼此,誰也不服誰,Pond學長嘆了口氣,獨自壹個人過來找我了。
“我們定的酒店不夠,妳再重新開個房行嗎?等會我來付錢。”Pond學長對我說道。
“沒關系的學長。等會我自己去開就行。”平常我就不喜歡和其他人呆壹起,像必須和大家住壹起的時候,我會自己找睡覺的地方,要是在森林裏,我會搭壹個帳篷自己住,要是在海邊或者酒店,我會自己再開壹間房,這是我自小的習慣,我不喜歡人多,看起來好嘈雜。
“這樣行嗎?不會很麻煩嗎?”Pond學長問我。
“不麻煩的學長,Mark這小子很有錢的,在別的地方花的錢比這多多了。”Fuse說道。
“嘴巴用來吃飯就行了吧?”我轉過頭責怪Fuse,Pond學長笑了笑,他輕輕拍了拍Fuse的肩趕他進房間去了,我帶上自己的行李準備聯系酒店新開間房。
“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嗎?”我正和酒店迎賓員工交談的時候,North學長出聲問道。
“要怎麽幫忙,幫忙分攤他的房費啊。”壹直緊跟在身後的另壹人出聲諷刺道,我轉身看向Vee學長,Vee學長也看向我,很明顯我倆都在氣頭上,但最終我兩還是隱藏起各自的憤怒。
“關妳什麽事啊Vee?”North學長轉身問道。
“妳小子怎麽回事,妳的房間在那。”Vee學長說完指向North學長房間所在的方向。
“妳的房間也在那邊。”North學長不甘示弱地說道。
“額······Masa先生,鑰匙。”酒店服務員大著膽子將鑰匙遞給我,我笑笑接了過來,然後離開了這裏,這個還站著兩個咬牙相對的男人的地方。
我打開房間插入房卡,房間裏的燈亮了起來後,我這才把行李箱放到地上。壹路坐車過來我也累得很,平常很少這樣壹連坐好幾個小時車的,就像Fuse那小子說的,我的家境壹等不需要選擇坐車這樣勞累的出行方式。
“怎麽······看著海,是在想著North那小子嗎?還是在想誰?”房門口傳來低沈的聲音,我回頭看去,壹看自己竟然忘了關門不由得在心裏罵自己。Vee學長站在那裏,正擡步朝我走來,他關上房門並鎖上。長相英俊的他朝著我這個正看著海邊美景的人走來,我躲開了·······
此刻我並不想見到Vee學長,我不想聽他會選誰,因為我沒有那個自信他會選我。
“妳為什麽這樣躲著我?”Vee學長問道,不像聲音表現出來的那般冷漠,他的眼睛閃爍不定卻又最終回歸沈寂。
“我想休息了。”說完,我轉過頭看向Vee學長。
“還沒休息夠麽?又摟又靠的妳還沒休息夠麽!”突然嚴肅的聲音嚇了我壹跳,我立馬看向學長,他也正看向我。
“那學長呢?和Ploy學姐聊夠了嗎?”我冷漠地回問,學長楞住了,眼睛裏重新燃起了火光,他快步走過來壹把拉住我的手臂把我緊緊抱在懷裏。
“我沒有和她聊天。”低沈的嗓音裏夾雜著咬牙的聲音,“我說了會分手就是會分手,可不像妳說什麽喜歡我卻還跟別的男人玩。”學長在我耳邊說道,我擡頭看向眼前這個比我略高壹點的男人,深吸了壹口氣後我慢慢掙脫離開他的懷抱。
“我沒有和誰去玩,是學長他自己來找我的。”
“妳是覺得我很蠢嗎!還是我看起來很像眼瞎的人,整個學院的人都在說妳和他在哪哪幹那啥好事了!”聽到Vee學長說的話,我的身體壹陣冰冷。
“學長是覺得我很隨便嗎!我看起來很像那種恬不知恥和誰都能上床的人麽!”
“和我妳還不是很隨便!”
晶瑩的液體在我眼睛裏打著轉,也許不壹會就會流下來了吧,我沒有那麽堅強,沒堅強到可以無視這些刺耳難聽至極的話語,就算我可以輕易和Vee學長上床,那也並不意味著我有隨便到他口中那般,和誰都能上床的程度。
“那是和學長······”說完我擡眼看向房裏那人,“如果我這樣對學長,讓學長以為和其他人我也是這樣的話,那妳可想錯了······”
“老子還總是這樣瞎吃醋,還真是令人厭煩,妳還真是讓我都得開始反省自己了,我想要妳就給,其他人想要的話想來也不會有什麽差別······”
啪!
我打了Vee學長······
打他的那壹刻我的眼淚剛好流了下來,止也止不住那種,眼淚掉得悄無聲息,連我自己也沒意識到。
“如果這樣學長就厭煩了的話,那就回去找妳那絕世僅有的好老婆啊,回去找那個妳曾經愛的不得了、那個不用妳吃醋、跟別人去玩妳也不會阻止的人,滾回去找妳的好老婆啊!”
“妳少把Ploy扯進來!”我剛說完Vee學長立馬朝我吼了壹聲,我笑了笑擡起手擦了擦臉上肆意橫流的眼淚。
“還說不得了麽?愛得不得了吧!”
“這是我們倆之間的事,不關她的事!”
“怎麽會不關她的事呢,就是因為妳心裏還有她妳才沒有真心接受我,不是嗎?就是因為妳沒有真正接受我我們才會處在這樣尷尬的關系中,不是因為妳的好老婆還能因為誰!”我朝他吼了回去,雙手顫抖著抓著對方淺色的襯衫。
“左壹句我的好老婆,右壹句我的好老婆,難道妳不是我的老婆嗎!”Vee學長大聲說道,垂在身體兩邊漂亮的雙手此刻緊緊抓住我,我對著自己笑了笑,慢慢放開了自己的手,然後掰開Vee學長扯著自己衣領的手。
“這個詞我可用不起,我也不過是學長想做愛的時候就召過來的人罷了。”說完,我壹把推開對面那人的肩。
伴侶?老婆?愛人?我可沒那個福氣能當得起這些,和Vee學長······我從來都得不到確切的身份定位,不論是之前還是現在······
傍晚的海灘尤其適宜和自己的愛人壹起漫步,海水閃爍,與橘紅色的落日交相輝映,再晚壹點,拿著罐啤酒坐在壹起喝,天黑後就賞星賞月,這是壹直以來我想和某人壹起做的事,而事實證明這真的只是我自己的臆想罷了。
“Kan!”我叫住某個本應當是和情人壹起來漫步的家夥,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Tossakan他是自己壹個人來的。
“額,去哪啊妳?”他問我。
“就隨便逛逛唄,妳呢?”我回答道,又問他。
“壹樣壹樣。”說完他又開始走動起來,我也跟著他走。
“最近妳小子艷福不淺啊。”壹起走了壹會後我開口說道,我並沒有關註Kan和Bar學長的事,但身邊的人壹直在聊這件事,雖然心裏的酸味都快溢出了,但此刻面對著當事人我也就是滿心的祝福。
“好個鬼啊,剛剛才吵架。”Kan說道。
“我靠!妳小子,我退出是覺得妳小子能照顧好學長他,妳倆吵架算怎麽回事,不是壹直都很甜蜜的嗎?”我拉住他的肩問道。
“也沒什麽啦,不都這樣麽,吵吵架,再哄哄,情人間的小情趣而已。”他看著我回答道。
“我看不是吧,看妳這臉色這已經不是小情趣了。”Kan以往總閃爍著耀眼光芒的雙眼此刻壹片黯淡,我能看到的,只有憂慮與不快。
“他生我的氣了······但我不知道他到底在生什麽氣。”說完他坐了下來,我也跟著坐下。
“那他生氣前妳幹什麽了?”
“和女生聊天了······”他壹說完我立馬轉頭看向他。
“混蛋!這要是我早給妳來壹腳了,還能讓妳小子跑這來吹風賞海了。”我說道。
“那我也得有正常的社交吧,我有粉絲啊,我也沒什麽非分之想,不過是禮貌性回應,難不成有人來跟我打招呼,妳要我就坐那裏無視人家嗎?”Kan說道。
“那也得看情況啊,現在情況是學長他並沒有妳這樣有那麽多粉絲,有女生來找妳聊天,說明就是想泡妳啊,學長心裏肯定不舒服啊。”看來眼前這人是不曾經歷過這種事情,想靠著真誠在世上行走,那可是行不通的喲夥計。
“但我是真的沒有想和她們發生些什麽啊,幹嘛壹定要做到這種程度。”Kan繼續問道,手裏把玩著地上的沙子,又在地上畫了個愛心,接著把Bar學長的名字寫了上去。
“吵架興頭上跟人講道理是講不通的,大家都被情緒支配著。”我說道,腦子裏不禁想到另壹個人,我轉頭看向海深深呼出壹口氣。
“我也······心情很糟糕。但是他先開頭吵的,就像······專門找我吵那種。”寫完字他將手在褲子上拍了拍說道,然後低頭看向地上自己寫的東西。
“ 妳和學長上過床了對吧?”我問他。
“妳說什麽······”他擡起放在膝蓋上的頭看向我。
“我說的是妳和Bar學長,睡過了是嗎?”我再次問道。
“額······”我點點頭,瞬間明白他話中未盡的意思。
“那就怪不得學長會這樣吃醋了,妳小子沒交往過其他人,妳愛的也只有學長他壹個人,妳也對妳自己的愛很有信心,但學長他是日漸更加愛妳這種,他自然更加擔心妳對他的愛會日漸減少。”我對Kan說道,教別人的時候倒是頭頭是道,壹到自己的事了反倒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
“不可能,我那麽愛他。”他立馬轉頭說道。
“除了妳自己,誰又能那麽肯定妳對他是真的有那麽深愛呢?妳說愛他,卻還去和別人聊天,就算只是聊了壹會,別人會怎麽想,學長又會怎麽想。”邊說我又想起自己剛剛和Vee學長吵架的事了,情況驚人的相似啊。
“······”
“妳們睡過之後,他越是會擔心。”但是我倆的話,會擔心的人肯定不會是Vee學長吧,因為學長他是有女友的人,現在害怕擔心的人是我才對。
“擔心什麽?”身邊這個帥氣的家夥歪頭問我。
“擔心妳厭倦了唄。”我回答道,低頭看向地上Kan剛剛寫下的東西。
任誰看到Kan現在這個樣子, 都會相信Kan對他倆之間愛情的堅定,相愛的人是不是都是這樣堅定的呢?就像Kan和Bar學長、就像Vee學長和Ploy學姐,不管吵成什麽樣或者有第三者插入,最終都可以和好如初呢?
而我,從不曾有機會體驗過這種堅定的感覺。
我拿起煙點燃吸了壹口,思緒漸漸飄遠,此刻內心深處的難受、擔憂似乎也跟著消散了不少,聞著香煙的味道,整個人也放松了下來。
“看什麽看?想來壹口?”我邊問Kan邊將煙遞給他。
“不要,學長他不喜歡。”
“妳也多理解壹下他,妳小子長得又帥,找妳聊天的人多,他心中自然會憂慮。”我收回自己飄遠了的思緒,重新回到Kan的事情上來。
“他怎麽會覺得我會厭倦他呢?”
“當受的總會想東想西,尤其是妳還是他的第壹個男人他想的就會越多······”沒錯······Vee學長是我的第壹個男人,就因為這樣我才會想那麽多。
“就像妳壹樣對吧?”聽到他的問題我深吸了壹口煙,Kan輕笑著,但我根本不覺得好笑。
“妳······妳知道?”我將手裏的煙按到地上的沙裏掐滅,然後將煙頭放到衣服口袋裏,不想將它扔到沙灘上,辱了這壹片潔白。
“嗯······”Kan答道。
“他告訴妳的?”我皺眉問道。
“沒有······我猜的,今天早上和他聊了壹下就更加確定了。”說完他回頭看向我。
“聊了什麽?”我揚眉回問他,他們說了什麽,Vee跟Kan聊了什麽,他有沒有跟Kan說自己曾經對Bar學長有過的那些想法,要是說了······我就真的不知道怎麽面對他們兩個人。
“他說現在會在這裏就是因為覺得和妳在壹起很好·······但也對前女友的事感到為難。”他的回答讓我睜大了雙眼。
“他混蛋唄。”想到Vee學長那張帥氣的臉我不由說道,“跟我上床······卻沒忘記前女友。”壹說起這件事心裏就疼的不得了,既受傷又難受,不知道要怎麽繼續下去,也不敢想將來。
“但至少學長他還是覺得跟妳在壹起很好。”
“欲望能得到釋放誰都會覺得很好啊。”我回答道,“妳還好······兩個人至少交往了,也相愛著,而我呢······不過是每天上床的關系。”想到中午Vee學長說的那些話,我越發覺得自己沒自尊,越發覺得自己不過是學長他身邊沒人的時候才會想到的備胎。
“Mark······”
“最重要的是······是他需要發泄的時候才會想起的人。”
“靠!”Kan的咒罵聲沒有嚇到我,修長的手臂擁抱我的瞬間也沒有讓我稍微好受壹點,我曾經以為自己能改變Vee學長,曾經以為獨壹無二的自己能獲得他的愛,然而事實上我辦不到,因為Vee學長根本就不曾忘記過他的前女友,大意的是我,靠得越近越發忘記他從不曾忘記他倆的過去。
壹個不曾忘記過去的人,怎麽可能和我有將來呢?
知道Kan和Bar學長之間的事後,我同意了他借宿的請求,期間Bar學長來找過他,但Kan這家夥反倒不願意和他好好聊,我想罵他幾句,但想到大家情緒還沒冷靜下來,再聊可能會再吵起來也就沒說什麽了。
我知道Kan和我壹樣都不是很會和人打交道的人,但我願意讓他來此借宿壹晚,他不是多事的人。今晚他也沒有睡著,此刻他正坐在陽臺邊上看著天邊的月亮,就像我,盡管躺在床上,卻是看著酒店漂亮的天花板毫無睡意。
“妳覺得現在Bar學長在做什麽呢?”壹片沈寂中突然響起低沈的嗓音。
“妳覺得我會知道?”我回答道。
“他會像我想他壹樣想我嗎?”
“······”是啊······此刻Vee學長會不會有壹丁點想到我呢,還是說正在和前女友聊天呢?
“妳覺得我是不是應該先和Bar學長道歉呢?”壹問出這個愚蠢的問題,我立馬看向他。
“妳看女生,妳和女生聊天,妳對他大聲說話,妳躲他,妳覺得妳應不應該先和他道歉呢?”我問他。
“這麽嚴重的嗎?”
“嗯······”
“那妳和North學長呢?照片這樣清晰的證據都有了,Vee學長他沒說什麽嗎?”聽到這個問題我再次皺起了眉頭。
“妳怎麽知道的?”
“Fuse通過Line發給我的。”狗屁朋友······我在心裏暗罵道。
“我和他沒有什麽。”說完我又躺回原處。
“可能學長他已經愛上妳了呢,只不過還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意,而且學長他沒和男生拍過拖,可能不懂怎麽表現自己的愛,妳也多理解壹下他。”Kan說完站了起來。
“就我這長相又能進得了誰的心裏呢?”我說道。
“明白自己不壹定在他心上這個事實,妳可真是讓我也跟著整個人不好了。”Kan說完關掉臥室裏其他燈,只余床頭燈,然後慢慢睡倒在我身邊,眼睛和我壹樣看向天花板。
“壹副經驗豐富的樣子來教我,還是先讓自己走出來先吧。”
“妳還不是壹樣。”話說完,整個房間陷入壹片沈寂,我們倆默契保持了安靜,盡管事實上兩人都睡不著,Kan可能在想著Bar學長的事,當然此刻我的腦海中也滿是Vee學長的身影。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16章吧!我們都會懂很多道理,也懂得如何才能保護自己不受傷,可是因為比起自己受傷,不去做這些事情反而更痛苦呢!所以Mark才會抑制不住自己去跟Vee學長糾纏在壹起!

文章来源:天府泰剧字幕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VeeMarkCP虐戀文上一篇: 我僵直地站在原地,目送Mark漸漸離我遠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