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11篇-猶有吻痕在

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11篇-猶有吻痕在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給大家推薦《不期而愛》原著小說第11章, 這章突飛猛進的關系進展,不過也畢竟Ae已經身體有反應了,也是差不多時候的了,哈哈!悄悄Pete的魅力,說真的黃明明顏值真的水靈靈的很可愛的,女生也該嫉妒了!

小哥哥妳有對象了嗎

“去看電影,去看電影,我要去看電影…”
這幾天來,工程學院矮攻和國際學院帥氣小少爺之間的氣氛有點怪怪的,而這壹切都逃不過Pond這個八卦之王的法眼。(實錘了,幾乎每天都壹起吃早飯)Pond非常清楚兩人的進展,看起來兩人對彼此的了解更進了壹步,但是突然間又羞澀起來,因為有時候他們兩個又安靜如基,彼此向對方發送秋波,搞到這個混血兒在心底裏翻了個360度的白眼。
自從那天Ae跟他說自己竟然有了性致,他就開始懷疑起來了。Ae這家夥到底是對AV有性致還是對Pete呢?因為那天說到壹半Ae就出去跑步了,搞到Pond心裏癢癢的。像Pond這種八卦的人,肯定是要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要獲取到好基友的秘密。比如…制造機會“釣魚執法”。
今天早上,Ae帶著小少爺來到飯堂壹坐下,都還沒來得及去買飯,Pond就見縫插針跟他們打起招呼來。
Ae看了他壹眼,就馬上扭過頭去問身旁的人。
“今天妳要吃什麽?還是壹樣嗎?”
“呃…那就吃壹樣的吧。”
Ae完全忽視了這個弱智白癡的室友,口氣溫和地問Pete想吃什麽,問完之後就歷經千辛萬苦穿越打飯兵團直搗黃龍,順利到達同壹個檔口給Pete買早飯。而Pete則優雅而不失禮貌地給這個同桌吃飯的家夥送去壹個春風般的微笑。此時,Pond壹手拿著叉子在戳盤子裏的泰式炒河粉,另壹只手則拿著壹杯士多啤梨沙冰(註:士多啤梨/草莓,泰語俚語中為罵人語)。
“Pete,我想去看電影。”
“呃…嗯。”這位帥萌小少爺只知道下意識地回答,然後用壹種滿懷希冀的眼神看著對方,因為他猜不透對面這個狡猾的花花腸子到底葫蘆裏賣的是什麽春藥。
“那…”
“呃…那…”Pete只知道跟著對方應聲道,搞到Pond只好不停地在眨眼睛使眼色,就好像昨晚看太多黃片導致今天長眼針似的。
“盆友約妳看電影,妳應該怎麽回答?”Pond伸出雙手掌在胸前轉圈圈,示意讓Pete把答案說出來,還提示他壹定要把最真實的想法脫口而出。
“哦,妳想約我去看電影嗎?”Pete壹臉懵逼地問到,因為他沒有意料到自己會聽到這樣的邀約。但是當Pond剛想采取進壹步行動時,飯桌後面就傳來壹陣騷動。
“天啦嚕!這個男生好帥啊!”
“嗯,帥到不可方物啊!又帥又白嫩,親愛的,就像小說裏面的男主角啊,夭壽咯,他還回頭看我了…”Pete並沒有聽清楚朋友後面那桌子女生在說什麽,他之所以擡起頭透過Pond的肩膀望穿秋水般看向那壹邊,僅僅是想看看那個足球運動員到底在何方。他很想Ae馬上回到自己的身邊,因為如果Ae在的話,他就會馬上知道Pond這個大忽悠肯定是在開玩笑的。
但是這些贊美之詞卻壹個都沒能逃得過Pond的“法耳”,Pond聽到之後噗嗤壹笑,他在心裏想。其實我也不想破滅妳們的美夢啊美女們,但是這個小帥哥已經鎖定了我們家的矮個子室友啦!想完之後正準備轉過頭去面對著那幫女生跟她們表明這張桌子上不僅僅只有Pete壹個帥哥啊。但是他還沒來得及轉過頭,剛剛那把花癡聲音又對著閨蜜響了起來。
“嗯,白白嫩嫩的那個真的很帥,但是那個黑鬼啊…沒法看啊!”
騷等!Ae不在,Pete是那個白白嫩嫩的,那黑鬼…
玻璃碎了。
哦吼~沒跑了,是我。
Pond壹邊自言自語,壹邊轉過頭去,卻看到了之前上同壹個公選課的宿敵——Cha-am。Cha-am是壹名藝術生,頭上紮著壹根馬尾,垂在後腦勺上,看起來酷酷的,但還是掩蓋不住當中的俏皮可愛。
啊,別以為我是在暗暗贊美她啊,因為這小辣椒壹開口就破功啦…
“人品又不好,又是個話癆,上課搞到我跟不上老師的節奏,就是因為這家夥壹直在搗亂啊。”只是說還不夠,說完還要眼神犀利地往這邊發送無數眼刀,簡直是把我這裏當做是諸葛亮借箭的草船啊。我剛剛豎起耳朵是想聽贊美之詞,沒想到兩耳把這幾句貶低之詞聽得壹清二楚了。我只好安慰自己道…
不要,冷靜,不要生事,這裏有很多美女啊Pond,萬壹壹會她說工院的Pond在飯堂跟女生扯得披頭散發,那我豈不是顏面無存?
“Am,他轉過來看我們啦。”
“我說的都是事實啊,我還沒說完這家夥呢!”
泥垢啦!妳也太小看我詹姆斯·Pond啦!
“哼,Pete…嘿!!!”這時候這個黑帥黑帥的家夥已經管不得Pete了,跑到Ae的位子上壹屁股坐下來,然後對Pete伸出來魔爪,是的,妳們沒有看錯,他伸出雙爪分別放在了Pete的肩膀上,然後用力把Pete的身體往自己這邊靠。然後朝著那幫女生挑了壹下眉毛,剛剛那幫還在為小少爺花癡的女生立馬低頭“專心”吃飯,壹邊吃壹邊眼珠朝上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們倆。
尤其是那個小辣椒Cha-am。
“Pond妳要做什麽啊?”
“幫…幫幫我啊,安靜安靜。”Pond沒有多講什麽,然後把自己的臉湊近到小少爺的臉頰邊,假裝要親壹兩口他的臉蛋。誰讓妳們在為他花癡啊,那我就大發慈悲地破滅掉妳們的夢想吧,尤其是那個鐵嘴銅牙小辣椒。我就要讓妳們知道,就算妳們把喉嚨喊破,妳們也別指望得到Pete,也別指望把他抓回妳們的盤絲洞做壓寨老公了,因為他喜歡的是我那個矮子室友呀!
但是,今天Pond出門前可能沒有看過自己的星盤吧。
“Pond!妳丫幹什麽呢!!!”
呃…老爺回來了,我死定了。
這時候Ae壹只手端著蓋飯,壹只手端著壹碗面條,眼裏冒火地盯著Pond放在Pete肩膀上的雙手,心裏有種莫名的煩躁感。小少爺居然沒有提出反抗或者異議,只知道像根木頭壹樣坐在這裏被對方揩油。
Pond長得還真有點像川普(Trump)啊,難道他也喜歡了…
單是想想Pete有可能會喜歡自己的朋友,Ae就煩躁不安了。只見他很粗暴地把手裏的食物放到桌子上,盤碗和桌子觸碰發出的聲音有點大。這個聲音就像是壹個信號,Pete聽到之後趕緊挪了壹下身子,把自己的肩膀從Pond的魔爪中抽離出來。
“呃…妳不要誤會啊…我…就是…我下午想叫上Pete去看電影啊,他已經答應了,妳也壹起去吧…下午我要逃課,很同情某些學渣啊,自己跟不上節奏,還說我打擾老師上課。”最後壹句話故意提高音量,還睥睨了壹下某個女生,以確保對方聽到這句話。說完他就放棄了眼前的“獵物”,跑到桌子對面去勾著自己室友的脖子。
“老子可沒有在妳背後搞小動作啊,我只是看不慣隔壁桌子那個丫頭啊!居然說我是個‘雜交鬼’…我才沒有糾纏妳的小Pete呢。”
“那妳們幹嘛要勾肩搭背的啊?”Ae全然不知自己說這話的時候滿臉醋意,Pond看在眼裏,趕緊解釋道。
“我要證明給妹子們看啊,單身帥哥壹般都是gay啊。她們把我當做痞子來看啊,我就要告訴她們這個帥哥已經有主啦,而且他的男票就是我這個痞子。”說完,Pond就松開了箍住Ae的手臂,然後像只猴子壹樣溜回自己的座位,並舉起壹邊手低頭向Pete道歉,就像少林方丈打招呼壹樣。
“不好意思啊!但是看電影的事,我們可說好了哦小少爺!”
啊?什麽時候說好的?
Pete很想開口問的,但是最終都沒有說出口,因為他只有早上的課,下午就很有空了。
“那我也要去!”話音剛落,這個足球運動員已經坐回了之前的位置,並順手把桌子上那碗面條小心翼翼地推到Pete的面前。此時,坐在對面那個家夥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就應該這樣啊,老鐵!呃…我看到Ping那家夥在壹個人吃飯啊,我去叫上他好了。”其實叫Ping去看電影什麽的壹會再說也行啊,實際上把Pond逼走的卻是Ae那雙讓人毛骨悚然的眼神。於是Pond就左手壹盤飯右手壹杯飲料急匆匆地往Ping那邊走去了,走的時候還不忘朝著隔壁桌的Cha-am挑了壹下眉毛。最後,這桌子上留下兩人相對無言。
“剛才差點被嚇壞了呢,Pond突然跑過來抓住我肩膀,還要往我身上靠…”
“他有沒有親到妳啊?”Pete正用壹種開玩笑的口吻在述說著剛才的情況,心有余悸的樣子,但是另壹方卻不是這麽想的,Ae突然打斷他語氣強硬地詢問,這讓Pete有點不知所措。
“呃…親…沒有啊,沒有親啊!”
“確定嗎?”
“確定啊,Ae。都沒有碰到,他只是抓住我的肩膀而已。”Ae不知道自己為什麽這麽急迫想知道,而Pete也不知道為什麽自己這麽急著要跟對方解釋自己臉頰的清白。Pete回答的時候,兩人的視線正好觸碰到壹起,片刻之後,卻又分別迅速往別處看去。
“真乖!”
“什麽?”
“妳的臉只能我壹個人捏。”
然後兩人就再也沒有眼神接觸了,更不用問Pete他那碗面條是什麽味道的了,因為他只知道壹件事,那就是…他的雙頰超級燙啊!
下午的課壹結束,壹夥人——包括Pond、Ping、Ae和Pete就坐上那輛豪華高端的大奔來到離學校不遠的壹個電影院。而這次“觀影團”的發起人Pond當然也就義不容辭地擔當起購買電影票的職責,於是他和Ping就在大屏幕前討論起該看哪部電影。
“那妳還來得及去參加新生訓練嗎?”這位肌膚勝雪的少年低頭看了看手表,看到上面的時針已經指向2這個數字。等到他們買完票,再等到電影開始,等到電影結束,估計都來不及參加五點鐘的訓練了吧。
“我也猜到會來不及的了,所以打算逃掉。希望明天去參加的時候不會被學長們懲罰得太厲害。”尤其是現在很接近檢閱日,訓練的強度也比之前更大了,每次排練完院歌喉嚨都要破掉。在這時候逃掉訓練來看電影,Pond這家夥腦子裏裝的都是什麽啊!
但是他並不在乎這些啊。
想到這,他就不自覺地扭頭去看身旁的人,卻發現對方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好室友身上,早上的壹幕幕如同放電影壹樣再次投射在他的腦海中。
“Pete,我問妳個事啊。”
“什麽?”
Pete順口回答,目光卻沒有從售票處上方那個播放著好幾部新電影預告片的大屏幕上挪開,而大屏幕的正下方,他們的兩位朋友正情緒激動地在討論看哪部電影,站在櫃臺後的售票員表情呆滯,壹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咦~Ae會喜歡看哪部電影呢?
這種想法不正像壹個懷春少男跟自己暗戀多時的男生去看電影時的想法壹樣嗎?但是另壹邊廂,Ae卻不是這麽想的呢,他怔了壹怔,繼續問道。
“妳喜歡…”
“呃…小哥哥。”
猝不及防。
正在Ae準備把心中的疑惑說出口時,壹把純凈的軟萌聲音從兩人後面傳來,兩人趕緊轉過身去看,發現是壹個穿著高中生校服的小女生,正壹臉羞澀地看著小少爺,目光像塗了502萬能膠壹樣無法從小少爺身上挪開。而她的身後還站著好幾個跟她年紀相仿的女學生,正踮著腳往這邊張望。
Pete只好禮貌地以迷人微笑回應,心中卻疑雲重重。
“怎麽了?”Pete那欲化冬雪的溫暖笑容,對他的顏值產生了錦上添花的作用,讓他的帥氣更上壹層樓,哦不對,更上十層樓。這個笑容頓時讓身邊某個醋埕子那雙怒目柔和了下來。而那個妹子的兩腮不知從何時開始已經變得通紅,紅到了耳根子邊,就像直接用了壹整管“楊樹林”瑩亮純魅唇膏#46在臉頰上亂塗了壹通似的。妹子楞了壹下,然後趕緊調整自己接著問。
“小哥哥妳有對象了嗎?”
“啊?我嗎?”Pete伸出食指對著自己指了壹下,不太確定對方問的是不是自己,對方趕緊澄清道。
“就是…我朋友很喜歡妳啊,然後我們在開玩笑地猜妳到底有沒有對象了,最後我做了敢死隊成員跑過來直接問妳…所以,帥哥哥妳有沒有對象了啊?”她壹開口就像只麻雀壹樣嘰嘰喳喳個不停,同時又有條不紊地解釋著。而聽者聽完之後竟無語了,面對著眼前這雙充滿希望的星星眼,他有點不知所措。

‘友達以上’的感覺

“呃…”Pete只知道扭過頭去看著旁邊的人,向他發出求救的目光,也不知道怎麽回事,他覺得超級尷尬。但是Ae卻只顧著在壹邊抿著嘴,強忍著笑,眼睛在溜溜地轉著。
哎呀,Ae,妳就幫幫我嘛,不要再笑了啦Ae。
但是這句話Pete沒有說出口,只是在心底裏想著,而Ae卻往後退了壹部,假裝自己是壹個吃瓜群眾。留下這個沒有對象卻暗戀某個足球運動員的小少爺在那裏撓著頭,撓完之後Pete就轉過頭去對著這個高中女生說。
“呃…沒有…”
“那…”
“但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Pete馬上補充道,生怕壹會會更加尷尬。因為他口中的那個人就在旁邊站著呢,這讓這位勇敢的妹子臉色陰沈了下來,遺憾的神色中又帶了壹絲絲心照不宣的感覺。
“哇~沒關系的,但是小哥哥妳這麽帥,大膽去表白吧!保證不會吃閉門羹哦。”說完,她就跑回到姐妹團裏面,把得到的答案告訴了閨蜜們,她們聽到之後都發出壹陣唏噓聲,然後就往另壹個方向走去了。這讓回答問題的這位頓時舒了壹口長氣。
“妳喜歡誰啊?”
“呃…”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覺,他隱隱覺得Ae問這個問題的時候表情有點兇有點嫉妒,但他還是趕緊搖了搖頭。我不能說我喜歡的就是妳啊Ae。想完,Pete只好雲淡風輕地給對方送去壹個微笑。
“我隨口說說的啦。”Pete的回答讓對方擺出壹種狐疑的眼神,Ae感覺對方肯定沒有說實話,當他正準備進壹步逼問的時候,買票的那兩個家夥已經壹蹦壹跳地跑了回來,還把壹只攤開著的手掌伸了過來。
“天底下沒有免費的電影啊!趕緊把票錢給我,哦還有爆米花套餐的錢,除以四吧童鞋們。”
“我不吃。”
“不吃也要給啊,壹起來的就要除以四啊Ae。”Pond奸笑了壹下,然後用手指在矮個子的額頭上彈了壹下。Ae無奈地嘆了壹口氣,然後把手伸到褲袋拿錢包,盡量讓自己不去想Pete喜歡的也許是這個“雜交鬼”這件事。
應該是自己多想了吧。
但是,盡管Ae努力想讓自己不多想,在進去電影院的時候,他還是拉住了Pete,讓Pete和他兩人走在最後。於是乎,他的兩位朋友就坐到了裏面的座位,所以當時四人的座位是這樣分布的,從裏往外分別是Ping、Pond、Ae自己,然後再到Pete,Pete的座位是最靠近過道的。
從電影播映前的貼片廣告到電影宣傳片,再到電影開始播映,Ae的註意力都集中在身邊那個人的身上,但是他也說不準為什麽會這樣。不僅僅是現在呢,而是自從兩人在酒店睡在同壹張床過後。
我到底在想些什麽啊!
這位足球小將在心裏暗暗問自己,然後暗搓搓地斜眼看了壹下旁邊的小少爺。只見對方正拿著壹桶爆米花,像個小孩子壹樣打開爆米花桶的蓋子,但是並沒有拿起爆米花往嘴裏送,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的屏幕。這場景讓Ae看到之後又產生了壹種很強烈的保護欲,然後之前的那種強烈感覺又浮現在他的腦海裏,揮之不去。
我之所想念他,是因為他惹人憐愛啊…但是我可沒有在自慰的時候滿腦子都是侄女的模樣啊!
不管自己多努力去狡辯或者爭論,都會有更多的理由出來反駁自己。這讓Ae的眉頭緊蹙了壹下,坐在他身邊的人有點拘謹,眼睛只好死死地盯著大屏幕,也不敢轉過頭去跟旁人對視,因為他也隱約感覺到旁人的眼神也正在鎖定著自己。
回首秋波心念君。
最後,Pete還是忍不住轉過頭來看了Ae壹眼,然後假裝不經意地問道。
“妳要吃嗎?”說完就把爆米花桶遞到Ae的眼前,因為那邊Ping和Pond正壹邊饒有興趣地看電影,壹邊津津有味地啃著爆米花,所以他覺得Ae應該也想吃了。
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讓Ae楞了壹下,然後馬上伸出手接過爆米花,托塔天王李靖壹樣把爆米花桶托著在兩人的座位中央。
“嗯?妳的手怎麽這麽冰冷啊?”話說,在他接過爆米花的時候,他的手指不小心觸碰到了對方的手,然後就感覺到壹陣涼意。這個拘謹的少年是不知道電影院的空調開得好像不用電費壹樣的嗎?於是Ae趕緊把爆米花桶放在自己的膝蓋上,然後用自己的雙手把那只冰冷的手包裹起來,Pete被這壹舉動驚得瞳孔放大。
“就…就是有點涼啦。”
“什麽啊?我沒聽清。”因為電影播映的聲音更大,於是Ae只好把自己的臉湊到小少爺的臉頰邊,並且輕聲在他耳邊問道。Pete心裏暗暗慶幸,電影院裏的光線很昏暗。
“我說我覺得有點涼。”
“這不是壹點了吧,這叫冷若冰霜了吧。”Ae皺了皺眉頭,然後開始溫柔地搓了搓那只手。Pete接收到從對方傳過來的暖意,頓時覺得自己的腳板底都開始發燙,然後這股暖意從腳板底壹下子沖到了頭頂,最終停留在自己的臉頰上,沒錯,臉頰上像壹座活火山壹樣發燙了。
“就…就是,如果空調開得太大,我的手就會這樣的,沒關系的。”這個被對方抓住手的人精神開始有點恍惚,竟然想讓對方放開自己。但是對方越聽到這裏,就越把雙手攥得緊緊的,並不斷給他輸送暖流。接著,Ae又拿起Pete的另壹只手如法炮制,壹邊暖著壹邊假裝生氣道。
“什麽沒關系啊,妳這麽柔弱,萬壹生病了咋辦啊?”這霸道的口吻讓Pete呼吸急促,只好默默低頭看著自己的那雙小手被包裹在那雙強有力的大手裏,直到兩只手都變得溫和起來。
過了壹會。
“呃,Ae,我沒事了。”當對方用壹種比剛才大了壹點點的力氣抓住自己雙手的時候,Pete眼睛都放大了。其實他是很想趕緊把手抽離出來,因為他心裏的小鹿壹直在亂撞,都快要被撞死了。然而,對方卻搖了搖頭拒絕這個請求。
“不!我就要抓,我喜歡啊,手軟軟的。”說完,這個足球運動員就用手指在這其中壹只軟軟的手掌處又輕輕捏了壹下,雖然剛剛給對方暖手的時候已經摸過壹次了。但它就是很軟、摸著很舒服啊,再說,Pete這家夥不是說冷嗎?
但是,Ae的心也是跳得老快,他的註意力完全放在隔壁那個人的手心上,大屏幕上的電影到底在講些什麽他完全沒心思去留意。
其實,只是想抓壹下他的小手而已啦。
“浪費食物!!!妳們不吃,怎麽不遞過來給我啊!!!”
當他們從電影院跑出來,Pond跟在他們後面,看到了他們兩個的爆米花只是被吃了壹點點,於是趕緊跑上來把爆米花搶了過去,然後在那鬼哭狼嚎。
“妳知道嗎,老子吃得沒有Ping快啊,電影都還沒看到壹半他就把爆米花都吃光啦。看看妳們啊,這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啊大哥!”
“好啦,想吃就拿去吃啊!”Ae沒好氣地說。
“這哪能壹樣啊?吃這個壹定要在看電影的時候吃啊,這樣才有感覺啊!妳知道什麽是feeling嗎?Feeling哦!現在才來吃肯定沒有感覺了啊…話又說回來,Pete,妳的臉怎麽這麽紅啊?”Pond這才留意到這個壹言不發走在四人隊伍最後面的人,他看到Pete從臉頰到耳根的那條道亮了壹片紅燈,所以忍不住眼神閃爍了壹下。
難道他們不吃爆米花,是因為把時間花在別的地方了…
“妳告訴我啊,剛剛妳們…啊!!!”
“兩位,我剛剛想起來Pond壹會要去我家啊,妳們先回去吧。”原來是Ping冷不防伸手把Pond的嘴巴捂了起來,然後壹臉狡黠地看著兩位。而被捂住嘴巴的Pond只能發出“嗚嗚嗚”的呻吟聲,眼神裏有點迷惑地看著Ping。
“妳忘了嗎Pond,妳說過想去我家看母狗生娃啊?”
片刻。
“去看母狗生娃可是國家大事啊,那老子就不八卦妳們啦…那我去Ping家啦,走啦Pete。”
“回見Pete。”
“嗯,回見。”Pete只知道下意識地輕聲回答,從兩人要跟他們道別的時候開始,他就猶如受驚的小鳥。因為他還不能表現得如同平常,他還沒有從剛剛那壹“春風送暖活動”中回過神來。
“妳餓了嗎?想吃什麽嗎?”當兩個基友離開之後,Ae就裝作心態很平常地問Pete,小少爺雖然心裏特別想點頭答應,但是他卻搖了搖頭。
“我還不是很餓啊,我還約了媽媽晚上七點半吃飯呢。”他明知道自己的聲音可能在發抖了,但還是盡量擠出壹個淡定的微笑。假裝對剛才在電影院裏發生的壹切都完全不放在心上。
“現在都快六點了,妳回去還來得及嗎?”Ae看了壹眼手表,現在臨近下班高峰期了,從這裏回到市中心,不知道壹個半小時能不能來得及呢。
“應該來得及的。”
“嗯,那妳就先回去吧,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坐公交回去就行了。這樣不用浪費時間。”
啪壹下。
聽到這個,Pete連忙把頭搖得像個撥浪鼓。
“讓我去送妳吧,很近的啊。”
“很浪費妳的時間啊。”
“就開進去壹點啦,好嗎?”Pete極力爭辯,他不是沒事找事做,他只是…想跟對方待在壹起久壹點而已,然後表現得比平時的自己任性了壹點。Ae聽到之後無奈舒了壹口氣,然後壹副繳械投降的樣子。
“嗯嗯,不要再撒嬌啦!”Pete想澄清自己並沒有在撒嬌,但是又不知道該擺出壹副怎麽樣的表情,只好低著頭盯著地板,然後跟跟對方往停車場走去。正在他們往停車場走的時候,有壹個熟悉的身影掠過他們的眼前,Ae眼前壹亮。
“Can!!!”
“嗷,Ae!這個是…嘿!!!”Ae打招呼的那個人是壹個高個子,估計跟Pete的身高差不多。Can長得很白,長著壹雙瞇瞇眼,笑起來就變成月牙狀。他穿著大學校服和足球短褲,腳上踏著壹雙星象牌的人字拖。他壹看到站在朋友身邊的人,就不由自主用手指了壹下對方,大喊了壹聲。
“妳不是被教訓的那個童鞋嗎?怎麽樣啊,好了嗎?找到那個混蛋了嗎?要不要我去幫妳教訓他啊?”Can連珠炮彈式的發問讓Pete都不知道先回答哪個好,Pete只好壹臉懵逼地看著Can,在心裏思忖,自己到底在哪裏見過這個人呢。Can看到之後笑了起來。
“是我啊,就是我看到妳躺在國際學院門口那條人行道的,還好妳是Ae的朋友啊。壹開始聽妳壹直在喊工學院的Ae,還以為妳是被Ae揍了壹頓呢。”Can壹說起話來就沒完沒了,Pete只得眨巴眨巴著眼睛看著對方在上演脫口秀,而Ae則在壹旁偷著樂。
“妳能不能斷壹下句啊?Pete來不及做反應了啊。”
“嗷,我活潑啊…我活潑開朗啊…”Can壹邊大笑壹邊喊著,然後看著自己曾經救過的人,Pete只好在壹旁幹笑。
“那天很感謝妳啊,如果沒有妳…Can…我可能就慘了。”
“不客氣啊,Ae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啊。所以妳找到那個混蛋了嗎?改天我帶人去給他點顏色看看,不用Ae出手啦。”Can的風趣幽默搞到Pete有壹絲絲尷尬地笑了起來。
“沒關系啊。”
“嘿!不用客氣了啦…”
“妳來這裏幹嘛啊Can?”
“哦!!!我差點忘了,我是來買東西的…走啦!改天球場見咯。”說完,這個雞血打得有點多的熱血少年朝他們揮了揮手,就跑到另壹個方向去了。剛剛發生的壹幕讓Pete有點無所適從,而Ae已經對這個情景司空見慣,只好微微壹笑。
“Can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啦…但是之前他很討厭我的,他說工程學院和體育學院之間沒有友誼可言,後來發生了點事,所以就熟悉起來了。”Ae壹邊說著壹邊跟Pete走到了車邊,Pete壹臉呆萌地聽著壹邊點頭。其實在Pete心裏,他是很想隆重地感謝壹下Can的,如果那晚不是他該出手時就出手,Pete的狀況會更糟糕吧。
然後,在從商場到學校的路上,兩人之間的對話都是非常簡短的,因為他們各自都有自己的心事。等到這輛豪華轎車開進大學校門,然後停在離Ae宿舍不遠處的時候,Ae轉過頭來看著這位可愛的司機。
“謝謝妳送我回來,回去開車小心點啊。”
“等壹下Ae!!!”
“嗯?”名字的主人再次扭頭看向Pete。只見Pete轉身往後排的座位上伸出手去夠壹個袋子——上面還印著某個機場的標誌——並把整個袋子提了起來。
“我有個親戚剛從歐洲回來,給我帶了很多零食呢,我看妳有個侄女,我分點給妳可以嗎?”其實他是想給這個小叔叔的,但是嘴上卻說是給小侄女的。說完Pete就準備轉過頭回來,而正在此時,Ae也轉過頭往車後座那邊看去。
戛然
電光火石間,Pete轉回來的臉和Ae正要轉過去的臉正好打了個照面,距離僅有…25公分。
滴答滴答…
此時,外面的天色漸暗,太陽的最後壹抹余暉正好斜照進車裏,映照到兩個人的臉上。此時車內的氣氛有點安靜,面對著對方如此近距離的臉,Pete的心好像就要從胸前跳出來壹般,而他的身體和大腦則像趕上了罷工潮,拒絕工作。
“呃…”Pete在喉嚨深處呢喃著,不停地眨眼睛,想讓自己的理智回歸大腦。雖然這壹幕的總時長攏共就沒幾秒鐘,但是對於兩人而言實在是太過漫長了。然後…
啵…“!!!”
Ae的雙唇沒有任何前兆地就壓在了面前這個人柔軟的粉色雙唇上,這輕輕的壹壓讓他瞬間感受到來自對方的體溫。兩人保持著這個姿勢,Pete的雙唇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堵住,頓時眼睛瞪著大大,身體像受到某種刺激壹般僵硬了起來,只看到…對方明眸眼眶外那壹根根細長的睫毛。
Ae…親了…我。
勸君更盡壹個吻,踏出豪車無愛人。
這突如其來的壹吻讓Pete六神無主,然而對方並沒有要停止的意思,而是再次發起新的壹輪“進攻”,再次加大唇部的力量,最終,兩人的四瓣唇之間幾乎沒有了罅隙。過了壹會,Ae才慢慢地把嘴唇移開,眼神裏閃爍著些許的堅定,用壹種低沈而猶豫的語氣說。
“我…也許…我對妳產生了‘友達以上’的感覺啊Pete…”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 泡芙明明同人文 第11篇到這裏了,這個初吻挺好的嘛,天時地利,唯美kiss!感謝深夜的男朋友小姐姐的小說文章提供!

黃明明Saint與王俊勇泡芙BL文上一篇:漸變的感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