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五篇-日久彌新

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五篇-日久彌新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給大家推薦《不期而愛》原著小說第五章,Pete真的好小嬌妻的模樣,暗戀的模樣也是很可愛!可愛的Pete跟Ae同人小說真棒呀! Saint黃明明&王俊勇泡芙cp文!

“死Ae,為什麽翹了訓練課也不告訴勞資壹聲!!!”
將近晚上8點了,宿舍門壹打開,某個暴怒的幼稚鬼就罵罵咧咧地走進來了,壹只手提著書包另壹只手粗魯地扯掉穿在腳上的襪子,嘴巴還不閑著碎碎念,害得跟他共處壹室的室友只想隨手操起無論什麽東西都可以,只要能堵住對方逼逼個不停的嘴。
“妳知道今天我有多倒黴麽?跟妳分開以後我就去找吃的,眼瞅著趕不上下午的課了,於是我就跑著去買了點小吃便往教師跑,踏馬的,偷吃的時候老師聞著味兒就抓我包了,罵了我半個小時說我不懂課堂紀律,今天還是公共課,簡直禍不單行!被迫跟藝術系的學生壹組,哦咦,姑娘長得還挺可愛,就是嘴巴太毒,我都招架不住啊!”
“怎麽?她罵妳了?”Ae壹邊玩著筆電壹邊問道,碎碎念的主將身體甩到了床上。
“是啊!我看她長得可愛,於是仗著自己壹副好皮囊就想著撩壹下,但還沒做什麽呢,那小姐姐就回過頭對我說:’不好意思啊,妳沒看到我正在認真聽課麽?遲到就算了嘴巴還吃個不停,嘴巴不停就算了還讓老師陪妳浪費時間,要是老師拖堂全都是因為妳壹個人!’我去!怪我咯?餵,死Ae,妳說我到底哪裏錯了啊!!!!”看看這個靠下半身思考的禽獸,三句不離本行,還敢調戲藝術系的女學生,瞧他那滿床打滾欲求不滿的樣子,活脫脫壹個三歲小孩子啊!
“我覺得她說得簡直不能太對。”對死黨的神經質已經免疫的Ae如是說道,眼睛依舊專註地盯著電腦屏幕,都懶得擡眼瞧對方壹眼。
“妳都不跟我站在統壹戰線上的,她罵我是事兒精呢!”
這回Ae終於擡起頭瞥了對方壹眼,然後合上電腦,“完全同意她的觀點!”然後這個話少力氣大的男生拿起浴巾離開了,空留下死黨在那裏大呼小叫。
“損友!從來都不站在我這邊的損友!勞資咒妳菊花殘滿腚傷!”
邦邦邦邦……
“死仔Pond!妳安靜壹點啊餵,勞資正在看書呢。”詛咒的話在隔壁宿舍壹陣邦邦邦的捶墻抗議聲中戛然而止,雖然對隔壁宿舍更大聲的噪音表示不屑,但Pond還是閉了嘴,恨恨地看著Ae端著裝了香皂和洗發水的盆子出來,便問道:“Pete怎樣了?”
見對方發泄完了,Ae也肯回過頭正眼看他壹眼,只不過瞳孔卻有些渙散,大概是想到了那個剛送上車回家的人兒了吧。
“不確定,大概欺負他那個混蛋也不敢再來搞事了。”
“那Pete少爺怎麽跟那個流氓有矛盾的,小少爺看起來不像是會惹事的人啊,還有妳說的勒索錢財什麽的。”Ae頓了壹下,他望著壹臉好奇的死黨,“那個混蛋是Pete的學長,他勒索Pete要錢,就因為Pete有錢。”最後,Ae向死黨和盤托出,而Pond聽著壹臉不可置信,但是很快就接受了這個設定。
“太有錢也是壹種煩惱啊!”
“即使沒錢,如果軟弱的話照樣會被如此對待。”Ae立馬反駁,這舉動讓Pond忍俊不禁,點頭表示同意。
“壹開始呢,我以為Pete是攻德無量,但今天看到他被撞得都飛起來了,我覺得他肯定是萬壽無疆了。”自以為是心理分析師的人在那兒分析的頭頭是道,讓Ae不禁皺起了英眉。
“什麽鬼攻攻受受的!”
“就是Gay中的大猛攻和小奶受啊親,攻就是在上面的打樁機,小奶受就是下面的無底洞啊,但有時候是可以互攻的,圈裏叫做OnTop啊。”這方面的事情Pond最懂最在行簡直是信手拈來,說起來壹套壹套的,講解的時候還沖著Ae猥瑣地笑。
“妳怎麽知道這些?妳是Gay嗎?”
“哎喲,妳可別小瞧我哦,勞資這可是鋼鐵沖擊鉆,不可能會變成鉆探機床的,像勞資這種極品直男就應該配軟妹子,像波多野結衣那種,小巧玲瓏,身材火辣奶子又大,啊~提到她就要硬了,今晚就選壹部她的作品來看看吧……”
“要是妳不想醒來的時候看到妳的波多野衣結魂斷在我的鐵蹄之下,那妳就大膽的看唄。”作為曾經被吵了壹晚無法入睡的人來說這簡直是噩夢,真的什麽都能做得出來,那時候Pond呼朋引伴把他們宿舍作為大型觀看AV現場,那鬼哭狼嚎的畫面簡直不能更猥瑣。Ae放下盆子惡狠狠地望著Pond,眼裏寫滿了“不信妳試試,到時候不要死得太難看!”這讓害怕自己限量版典藏被毀的Pond趕緊轉了話題。
“我是從Sun他妹妹那裏學來的,高二的時候去Sun家裏玩,恰巧在他們家會客室的桌子上發現了壹本BL漫畫,於是就隨手拿起來看了壹眼…好家夥,漫畫裏畫的是兩個男的翻雲覆雨半個小時之久…不過也挺好的,至少我可以給妳妳們兩個雛雞雛菊傳授點社會經驗啊。”這家夥真是壹點求生欲都沒有了,說起黃段子眉飛色舞的,Ae深深地嘆了口氣,同時想到了好朋友Sun的妹妹。
Sun的兩個妹妹都是資深腐女,簡直是見到個男的就滿眼的基佬紫,腐眼看人基。
“呃,是了,剛開始我就是根據漫畫裏的設定去判斷攻受的,壹般長得高大帥氣又多金的豪門繼承人都是攻,然而妳看看妳,簡直壹行走的矮矬窮,車沒有,每天就騎著輛破自行車招搖過市,絕逼是被Pete壓在身下蹂躪的設定啊,可是啊可是,今天妳打破了我以往的認知……”
不要問Ae現在作何感想,他只是眉頭緊蹙,那上面的溝壑簡直能夾死壹排蚊子,如果說Sun的妹妹們是在YY,那麽Pond就是魔怔了。
Pete跟他?
“請開始妳的表演。”Ae累覺不愛地開口道,只見Pond心情大好地打了個響指,跟打了雞血似的蹦起來坐到床邊。
“Ae,我跟妳說,今天我才知道像Pete這種帥帥的男生原來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書生,當我看到妳沖上去擋在他面前英雄救帥的時候,簡直狂拽酷炫吊炸天啊,本大爺敢斷定妳就是那根打樁機了!”既然Pond都下了結論了,Ae也只能累覺不愛地嘆氣了,此時此刻的他好想跑去問宿管…現在換舍友還來得及嗎?
可以肯定的是,Ae真的在想他和Pete之間的問題了。
“額額,勞資去洗澡了,妳就繼續打妳的樁攻妳的受去吧。”
“哎唷,別壹副接受無能的樣子好麽,話說回來,妳跟Pete還是挺般配的,手無縛雞之力的他跟妳的小雞雞,剛剛好…”
“淫蟲!”
邦!
“我擦!這是洗發水瓶啊,真砸到我頭可怎麽辦!”
Ae懶得理會Pond淒厲的嚎叫聲,因為他很準確地將洗發水瓶擲到Pond的床上發出哐當的巨響,當然也決定不洗頭了,反正壹天不洗頭也不會死,不過要是能把Pond的頭砸出個血窟窿倒也是壹件值得普天同慶的盛事。
伴隨著室友的叫罵聲中夾雜著隔壁宿舍哐哐的捶墻聲以示警告這邊不要擾民,Ae壹直告誡自己Pond說的那些話無聊死了,然而依舊會情不自禁想起那個身體單薄得仿佛輕輕壹撞就會被撞飛的小少爺。
我是攻?Pete是受?
“就不可能!我在想啥呢!”最後這個足球小子撓了撓頭走進了衛生間,同時也被自己的想法給逗笑了,因為他相信像Pete那樣的富家少爺不可能會喜歡上他的。看看Trump那樣的,雖然很渣,但是跟Pete站在壹起的話…emmm…還是挺般配的吧。
“Pete喜歡什麽類型的人都跟勞資沒關系啊,我的責任僅僅是保護好他就可以了。”
【妳要來跟我壹起吃早飯嗎?】
“今天恐怕不行了,現在我已經在我們系了,嗯,早上起床晚了。”
走在去國際學院的路上,Pete壹路步履匆忙,壹手拿著課本,另壹只手緊緊握著手機,兩頰熱的通紅,光是看到來電顯示的名字就已經激動地手抖了,而電話那頭說到要和他壹起吃飯,他的心臟就狂跳得失去了原有的節奏。
不是的,當然不是Pete起床晚了,還不是因為昨天某個人說了要保護他而讓他失眠了壹整夜,而今天不去找對方是因為…太害羞而不敢見。
即便是昨天已經害怕到不知所措,但Ae壹出現,他便不得不承認——他相信Ae說的:“我來當妳的保鏢!!!”“至少要等到那個混蛋肯放過妳以後,放任妳壹個人都不知道哪天會被擄走。”
“可…可是妳不用這樣做的,我不想再麻煩妳了…”
“妳聽不懂人話還是怎樣?我說了妳沒有麻煩我…除非是妳覺得我沒眼力見多管閑事…”
“沒…沒有的。”Pete顫抖著聲音說道,並不停地搖著頭,他心裏從未這樣想過的,而他的否認對Ae很是受用,忍不住就對Pete笑了。
“那就這麽愉快地決定了!”
昨天的事情讓這位小少爺攥著手機兀自傻笑著,聲音卻異常沈靜,聽著電話那頭的人說。
【沒有誰對妳怎麽樣吧?】
“沒有的。”
【嗯,那就好,中午我去找妳吃飯唄。】
而電話這頭的人能回答什麽呢?除了…
“好。”臉上的笑容逐漸擴大,周身籠罩著壹層幸福的光芒,路過的行人情不自禁地向他行註目禮,尤其像他這樣的豪門少爺,又帥又紳士還那麽善良,也難怪這樣的笑容會吸引行人了,見過他這樣笑的人都恨不能跑過來搭訕求認識了——要不是這位小少爺步履匆忙地往教室趕的話。
這不禁讓那些想搭訕他的人遺憾得要哐哐撞大墻!
“今天的Pete弟弟也是壹個精致的小帥哥呢。”
“姐姐姐姐,妳去邀請Pete來參加我們訓練營啊,至少每周有壹天可以同在壹個屋檐下!”壹群在角落裏暗中觀察的人妖團明目張膽的竊竊私語,而帶頭的人妖大姐頭對我們的Pete小仙子那垂涎三尺的饑渴模樣簡直馬上就要原地高潮了。
國際學院迎新生的方式不像別的普通院系那樣每個學期都會有,他們三個學期才會有,也不像別的院系那樣迎新生活動整整壹個月,每天下午都要去集合聞聞對方的汗臭味,他們國際學院就文雅多了,只要每個星期安排壹天約壹波唱個歌就OK了,惹得別的院系大聲質問:妳們確定這特麽是在迎新生不是在逗我們?
“夭壽哦!我也贊同,像Pete弟弟這樣的小綿羊,姐只要稍微發揮那麽壹丟丟的魅力,保證他立馬答應來參加我的訓練營!”說完便壹副胸有成竹的樣子hihi淫笑,惹得下面的人壹陣抗議。
“別以為所有男人都是妳的!”
“嗷,妳不知道我人送外號叫什麽嗎?——YY姐,宇宙洪荒的男人皆為我食,別忘了我的宗旨就是——只要能YY,仙子自然來!”這人完全沈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無法自拔,而且還打包票說壹定能把Pete拉入夥。
而此時此刻正被人意淫的Pete背後壹陣惡寒。
“Pete,妳有空嗎?加入我們組壹起寫作業唄。”
Pete前腳剛踏進教室,壹個不知道有沒有故事的女同學後腳就沖渣渣地跑上來問Pete,聲音還很熱情奔放,Pete只能露出端莊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可以的,幾點鐘?”
“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討論,OK嗎?”
“呃…”小組作業Pete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實際上他從來就沒有對誰提出過異議,雖然跟誰都保持這壹段距離,但小組作業的時候他永遠都是被邀請名單中的首選。所以跟別人壹起小組作業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問題在於——今天中午跟Ae約好了啊!
“沒問題是吧?Pete,因為我同學下午壹直要上課到六點,如果不在中午討論就沒時間了。”對方都說到這份上了,Pete也不得不點頭答應了。
可以肯定的是,Pete中午不能跟Ae壹起吃飯很遺憾,但卻不想在工作上給別人添麻煩,所以還是笑著對同學說道:“好,那就中午吧。”
“我就說了妳肯定沒問題的,不像某人……”
“妳說誰呢?”
呃!
壹個低沈不滿的聲音從後面響起,嚇得說話的女同學壹個激靈,回過頭去看到的是壹個高大帥氣的男生瞇著眼睛壹臉不爽的看著話說到壹半的人,語氣相當森然,那位女同學幹笑兩聲然後趕緊搖頭否認:“沒…沒說誰,中午記得集合討論作業的事情哦,Tin”說完便壹溜煙跑自己的座位上去了,那位叫做Tin的男同學將書包甩到Pete少爺身旁的書桌上,這位Tin少爺可以說是壹朵高嶺之花了。
“女人真麻煩!”說完Tin便坐到了Pete身旁的位置上,皮膚白皙的Pete轉過頭來對他笑了笑算作是打招呼了。
Tin長相出眾,聽說剛開始的時候,整個國際學院的女生被他的帥氣所傾倒,為之尖叫連連,然鵝,這朵高嶺之花太冷酷太無情又不喜與人結交,好幾個人想跟他套近乎最後都碰了釘子,他說:“我從來不跟對我毫無利益的人來往,浪費時間。”
從此以後,整個學院大半的人都不待見他了,但大家也都無法否認Tin確實有選擇跟誰結交的資本,畢竟Tin少爺是泰國最大房地產公司的第二順位繼承人,隨便走到哪裏都能看到印有他們家族企業名稱的公寓,而且人家還精通好幾個國家的語言,要顏值有顏值,代步工具保時捷,隨時可以看自己心情選擇去哪個國家留學什麽的,但人家回國的理由——厭倦了國外的生活。
就問妳氣人不氣人?
“妳也準備要跟她們壹起討論作業的事情對嗎?”
“嗯嗯~是啊,Tin,妳呢?”Pete拿起手機猶豫著要怎麽跟Ae說不壹起吃飯的事情,然後扭過頭看著身旁這個惜字如金的高嶺之花。
“我必須在,不放心別人。”聽到Tin這樣說,Pete表示壹點也不奇怪,於是微笑面對這位自負的少爺,低下頭繼續盯著自己的手機發呆。
該怎麽開口呢,ε=(´ο`*)))唉
——Ae,今天中午我要跟同學壹起討論作業,妳不用陪我吃飯了…
啊,不好不好,聽著好像Ae上趕著要跟我吃飯似的。
——Ae,今天中午我要跟同學壹起討論作業,妳可以不用來找我吃飯了,不過還是很感謝妳…
這樣說會不會好壹點?
Pete沈浸在該如何跟Ae開口的世界裏,而全程黑臉的Tin少爺瞥了壹眼身邊的人,開口道:“妳在跟那個土著在交往啊?”
“啥?”Pete嚇了壹跳,忙扭過頭壹臉懵然望著Tin,對方也正直勾勾地看著他,隨後重復了剛才的問題。
“昨天我看到妳跟那窮小子在壹起…好像遇到了麻煩。”Pete頓了壹下,他盯著對方,不確定對方所知曉的事情到了什麽程度,臉色也有點發白,然後連忙否認:“沒…沒什麽事,沒有遇到麻煩。”
“哼~我還以為妳被人找麻煩了呢,那些窮小子全身都是汙點,喝酒、鬧事、鬥毆,聽說工程學院那群體育生之間也不和…無聊透頂。”Tin冷冷地說道,眼裏寫滿不屑,Pete聽了連忙搖頭否認:
“Ae不是那樣的人!”
呃~
“所以妳真的跟那平民在交往咯?”Tin皺眉問道,而Pete幾乎是脫口而出,
“我們…只是朋友。”Pete也不知道為什麽Tin會想知道他和Ae的事情,他們之前幾乎沒有什麽交集吧,但他還是暗暗壓下了心中隱隱的不安。
“那妳就不要再跟他有來往好了!”
“!!!”
比Pete還要高大壹點的Tin說得輕描淡寫,Pete卻陡然瞪大了雙眼,緩緩地搖著頭,他甚至不明白Tin到底想要什麽。望著他的Tin輕輕嘆了口氣,然後開始闡述自己的理由。
“坦白說,即便跟妳做朋友不能給我家的發展帶來任何促進作用,但我喜歡妳的性格,我不討厭跟妳聊天,所以才會提醒妳,我是為了妳好,跟那些平民交往什麽用處都沒有,跟我們國際學院的交往也是同理,妳選擇朋友的時候應該考慮哪些可以交往哪些不可以,因為妳不知道哪些人是為了妳的錢才接近妳。”Tin的話讓Pete不禁攥緊了手機,他直勾勾地望著Tin,而對方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話有多貶低別人,然後Pete倉皇移開了視線。
不要在意Tin的話,妳了解他的性格,他就是這種毒舌的人。
“不是每個人都像妳說的那樣。”
“然而大部分都是。”偏見壹旦形成就很難從心中徹底刪除的,深諳這個道理的Pete只能長長的嘆了口氣,然後果斷拿起手機給Ae發了短信,因為他完全不想讓Ae見到他這位朋友。
“我還是堅持我的觀點,不是所有人都像妳說的那樣。”也不知道是從哪來的自信,Pete就是敢肯定Ae跟他做朋友不是為了錢。
Tin聳了聳肩然後拿出耳機塞住自己的耳朵。
“那就等著看吧。”
“哥兒們~~走,去學校門口吃米粉!” 訓練營壹結束,Pond便馬上抓住室友的脖子往自己面前拉,臉上分明寫著“妳必須聽勞資的”,Pete生無可戀地嘆了口氣,不敢說不,要是說不去,這話癆能列出45條理由說服妳聽他的。
“額額,米粉就米粉,等下除了門口妳又說想吃蔥油雞飯。”
“必須的,像妳Pond大爺這種帥屌完全有選擇權啊餵!”
“這跟長相有啥關系?這是吃的,又不是女人,還有選擇權,那我是不是可以說我比較喜歡吃豬腳飯啊?”Ping跟這個混血的小瘋子不著邊際地調笑著,還沒等Pond反駁,壹個甜美的聲音便打斷了他們。 “吃的可以選,但聽說女人是不能隨便選的,我聽朋友說公共課上妳被藝術系的某個辣妹罵的狗血淋頭?” 呃~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啊啊啊啊啊,求求妳了Bow,不要再提那個死女人,我給妳磕頭還不行嗎,OMG!她對我造成了壹萬點的傷害,居然說我不是意大利混血,說我只有幾個細胞是屬於人類的,其余的不是人,換句話說——我是人鬼雜交品種!”說著便壹屁股坐了下來,捂著臉壹副接受不了居然有女人敢這樣罵他,但是Ae卻認為Pond這是自作孽不可活。 鈴鈴鈴 嗯? 但是完以後,Ae轉過去拿起褲子口袋裏震個不停的手機,還沒來得及按下接聽鍵對方便掛斷了,屏幕上顯示的來電名字不禁讓他皺了皺眉。 小少爺是不是打錯電話了?又或者是有事……
“妳大爺的,Ae妳走是不走?”
“等壹下。”即便死黨催促他快走,但拿著手機的Ae還是立馬給小少爺回電話去了,他有點擔心對方,當然不是因為對方打電話過來求救或是別的什麽…不能夠吧,現在都晚上八點了,小少爺估計都回到家了。
【呃~Ae…】
“妳找我有事嗎?我剛看到妳給我打了電話。”電話撥出去以後對方幾乎是馬上就接了,電話那頭還是壹副結結巴巴的語氣,惹得Ae更加擔心了,問話的語氣不自覺就跟著緊張起來。
【沒…沒什麽,我只是…呃…我只是看到晚上八點了,就想知道妳訓練完了沒有。】 “要是沒結束妳打電話過來我也接不到的啦,對了,妳現在在哪裏,到家了沒?”Ae笑著說道,知道對方沒事以後心裏莫名就松了口氣,但只是放松了壹瞬便皺起了英眉。 為什麽我會那麽擔心這位小少爺?
【啊,還沒呢,我…在學院裏,剛剛做完小組作業。】
“嗷,那妳吃飯了沒?”聽到對方還沒回家,Aee的眉頭更皺了,對方的回答甚至讓他有些無奈。
【還沒。】 “哦,那妳在那裏等著我,就在教學樓那裏等著,不準壹個人到外面去,我馬上過去找妳,聽到沒?”掛掉電話,Pete便靈活地竄了起來,壹邊回過頭對還在等著他的好基友們說:“妳們先去,待會兒我去找妳們,我先去接我朋友。” “國際學院的那個小朋友嗎?”Ping壹副好奇寶寶的表情問道,Ae調轉視線質問那位泰卓偉,哦不,混血兒。
“妳不說話沒人當妳啞巴…,嗯,我先去接Pete,待會就過去找妳們。”說完也不聽Pond在他身後的調侃,大步流星地走出學院,因為這個時候的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他不想讓那位小少爺壹個人在外面走,碰到壞人咋辦,被欺負了咋辦。 Pete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打電話給Ae,也許是因為中午的時候沒能與他壹起吃飯而感到遺憾吧,有種壹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感覺。所以壹跟同學們解散以後就情不自禁地給Ae打了過去,那壹刻……他只想聽聽對方得聲音。
但剛撥出去電話他就暗暗想也許對方現在不方便呢,於是又馬上按掉了,完全沒想到對方會給他回電話,而且更沒想到的是待會能跟他壹起去吃飯。 掛完電話的Pete捂著剛才聽電話的那只的耳朵,此時此刻的他覺得自己的臉肯定燒起來了,而皮膚白皙的他臉紅的樣子更顯可愛。
電話裏Ae的聲音更顯低沈而磁性,如壹面弱鼓不緊不慢地敲擊著他的心臟,就好像對方在自己耳邊低聲呢喃,他的心怦怦狂跳著,持著手機的手也顫抖個不停,糟糕,這是心動的感覺。 鈴鈴鈴~~~~
“啊,Ae”
【妳在哪裏?我到了。】
“就在平時妳送我到的地方。”
【勞資不是說了讓妳在教學樓裏面等的嗎!要是之前那個混蛋來找妳麻煩該怎麽辦!!!】
不知為何,聽到電話裏的責罵聲Pete卻笑了,而且笑容逐漸擴大,真開心對方會擔心他。Pete就這麽保持著這個笑容等到了匆匆跑來的Ae,對方還穿著訓練營的統壹服裝,看起來就像軍訓的小小少年。
“以後我讓妳在樓裏等妳就乖乖在樓裏等著,這裏黑燈瞎火又偏僻的,不在樓裏等至少也要在崗亭旁邊等著,聽明白我說的話沒啊?”
“聽明白了!”
“我剛可看見了,妳壹個人站這兒傻笑什麽呢?”Pete趕忙止住了自己的傻笑然後微微低下頭緊張的看著Ae,這讓Ae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呃…我幹嘛兇妳啊,妳又不是我弟弟…走吧,我朋友還在等著呢。”Ae皺著眉率先往前走去,Pete猶豫著要不要跟上去,因為對方應該是要跟他朋友們壹起吃飯的,自己去好像不太合適吧,正這樣想著,矮個子的Ae卻突然回過頭凝視著他,
“Pete”
“在”Pete回道,Ae靠近他,厚實的大手隨之向他伸了過來,Pete的呼吸都亂了節奏,心怦怦直跳,雙眼不自覺地瞪得老大,以為對方會像之前那樣過來捏他的臉頰,突然就緊張的想落荒而逃。
然而。
“今天的妳怎麽沒戴領帶,不過長得好看怎麽穿都好看啦。”不過完對方的手就撫上了Pete最後壹顆扣子沒系的衣領上,然後幫他整了整衣領還輕輕撫平了上面的褶皺,壹邊還調笑對方今天沒戴領帶的樣子也是極帥的。
“呃…妳也…”
“不用回誇我,走走,不然Pond又要碎碎念了。”被誇了的Pete害羞得臉紅了紅,在他既往的人際交往上的習慣來說,如果別人誇贊了他,他必定是要禮尚往來地回誇對方的,然而,他沈默下來不是想不出可以誇贊Ae的詞,而是Ae身上的優點實在太多,他不知道該怎麽誇。
而Ae的想法卻與之相反,他覺得自己沒什麽值得誇的,為了避免Pete詞窮的尷尬所以趕緊終止這個話題拉著他壹起往前走,不然的話再過壹個小時他們都吃不上Pond說的豬腳粉。
溫暖的觸覺讓Pete低下頭看著被牽著的手,狂亂的心跳仿佛要沖出胸腔,雖然知道對方不需要什麽贊美的話,但他仍然輕聲說出了口:“Ae,妳…妳也很酷呢!”
說完自己倒先不好意思起來,被誇了的人轉過頭凝望著他的臉,只是壹瞬便聳了聳肩不甚在意的樣子道:“大概妳是唯壹壹個會那樣誇我的人了。”雖然Ae這麽說,但Pete抿著嘴在心裏告訴自己。
如果我只想成為唯壹那個知道Ae有多酷的人,這種想法是否有錯?只是讓我壹個人擁有這樣酷的Ae就好。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 泡芙明明同人文 第五篇到這裏了,這小學生般的愛情,看著不是也很過癮嗎,然後Tin的臺詞好羞恥,這高高在上的富家子弟口氣,我只在臺劇裏看到了!感謝深夜的男朋友小姐姐的小說文章提供!

黃明明Saint與王俊勇泡芙BL文上一篇:我不會再讓別人欺負妳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