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0章:我不想走了,像剛才那樣抱我好了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0章:我不想走了,像剛才那樣抱我好了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10篇,哈哈,真的gene好可愛,這小性格很可愛,然後這劇情就是傳說中的喝酒誤事了!

“謔咦,超級撐啊”。
用門卡打開房門之後,我便立即伸胳膊伸腿的躺倒在了沙發上,房間幹凈的氣息越是讓我全身上下的燒烤味愈發的明顯,這讓我感覺有些許的不適,但是還是撐到沒有心情去洗澡。
“臭……”
“脫掉外套吧”,Nubsib跟著走過來,來到我面前幫我拉開穿著的夾克衫的拉鏈。
我看著那雙厚實的手,纖細的手指慢慢地往下移動,之後拽掉了我身上一股騷味的衣服便輕而易舉的轉身離去了。
我的眼睛仍然看著那雙手將衣服放進了框子裏,然後用懶散的聲音問道:“明天是星期六,有拍攝沒?”
“沒有啊”。
“嗯!”
明天我和Tum他們約了喝酒,之前他發Line過來問我哪天方便,最終決定約在星期六的晚上九點之後的一家酒店。幾個小時前和Tum一起吃烤肉的時候他說是Tao工作的那家酒店,所以訂了一間VIP客房,打了九折。
好久都沒有喝酒了,而且還可以見到朋友們,所以我也覺得有些激動,這兩天以來我預留好休息天,而下周天……對了。
“Sib,Sib”。
“啊?”
“找到房子了嗎?”
“房子?”他帥氣的臉轉過來看我,濃密的眉毛皺起仿佛充滿了疑惑:“什麽房子啊?”
這個問題反而令我皺起了眉頭,等下,下周星期二就滿一個月了啊,這幅樣子別告訴我……
“還沒有找嗎,就要滿一個月了呢”。
“滿一個月……”,悅耳的聲音輕輕傳來,之後仿佛他想起來了一樣,所以臉色也跟著變了。
“忘了嗎?”
“是的啊,我忘記了”。
看樣子Nubsib是真的忘記了,因為從他的舉止可以看出來。
“噢,那還來得及找房子嗎?”
當我這樣問道,Nubsib突然楞住了一會兒,好像正在思考什麽,我問的時候對方站在離廚房很近的地方,所以我看不到對方的臉色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麽,盡管平日裏他也是不動聲色根本讀不出什麽來。
“有沒有事啊?”當高個子還是一動不動,於是我滿是擔憂的重復問了一遍。
怎麽辦呢,或者我真的應該讓孩子繼續住在這裏就像Tum說的那樣。
“嗯,可能得想想其他辦法了”。
“辦法?額!嗯,還有兩三天的時間呢”。
我的耳朵聽到了響亮的嘆息聲,瞥了一眼只能看到他的後腦勺和強壯的肩膀,18號仍然背對著我站著,我看了之後也跟著緊張起來。
我…是不是太狠心了。
“我來你這住,是不是讓Gene先生你為難了呢?”
“額?”
突然間Nubsib便轉過來看向我,然後慢慢的走到離我不遠處停了下來:“我是不是打擾到Gene先生你了?”
我眨了眨眼睛,面無表情但是又好似一臉茫然的有意等待著提問的人給出答案:“等等,感覺如何?”
“嗯”。
“就是覺得……”
什麽感覺啊……就是覺得Nubsib是個好孩子,起初還有點為難,但是之後根本就沒什麽,因為對方沒有打擾我什麽,而且也沒像起初的想的那樣子的麻煩。
“挺好的”,最終我就只能如實回答道。
“挺好的?”
“嗯”。
“僅此而已嗎?”
“那要怎樣啊,非常好,你是個非常好的孩子,這段時間我都不用請保潔阿姨了,棒極了!”
“……”聽的人呆住了,呆了好一陣子,最終輕聲笑著說道:“Gene先生你……”
“……”
“可愛”
“……”
又發什麽瘋啊。
“Ok,好就好”,說到這裏,Nubsib臉上淡淡的緊張消失了,他犀利的眼神直直的盯著我,但是令人羨慕的修長的嘴唇微微動了動,露出了一絲微笑,迅速的改變了動作以致於我都快要跟不上他的節奏了。
但是Nubsib的帥氣光環讓我的視線無處安放,最終當對方微微傾斜了下頭好像是要改變主意質問我為什麽要那樣子盯著他看時,我慌亂的躲開了他的眼神。
“額……嗯,挺好”。
“嗯,挺好……但是如果不止是挺好可能會更好”。
對方微笑,但他所說的話反而讓我完全懵逼,我的眉頭依然緊鎖,但是已經懶得去動腦子繞彎彎去理解18號所說的話了,所以改變了話題:“那你的房子呢?”
“沒事的”。
“怎麽就沒事了呢,找不到的話要住哪裏啊?”
Nubsib露出比之前更大一點的微笑:“擔心我嗎?”
“噢,是的啊”。
“不用擔心,我都告訴你了沒事的”。
“你確定?”
“確定”。
“Ok,如果你那樣說就隨便你好了”,我點了點頭。
我開始松了一點氣,盡管Nubsib確實令人擔心,但是這個孩子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照顧,還有他的家人,還有Tum,以及Tum的姐姐,絕對不可能讓他孤獨一人露宿街頭的。
我準備去洗澡洗去身上的臭燒烤味兒,經過高個子的時候我駐足了一下,傾斜身體靠近他說了句:“沒剩幾天了,行李什麽的就先收拾好吧,到時候就不會搞得焦頭爛額了”。
“不用了”。
“噢,怎麽能不用了?這期間一天收拾一點點也是好的啊”。
“Gene先生你是急著趕我走啊”。
“謔咦!沒有趕啦”,我立即反駁道,盡管Nubsib說這句的時候微微笑著,看起來也不是認真的,“我之所以這樣說只是因為想讓你提前準備好而已,而且你又是個大忙人,一會兒要去拍戲,一會兒又要去學校的”。
高個子回答說好的,仍然保持著原先的微笑沒有絲毫改變。
告訴你吧,深夜約酒局或者飯局於我而言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在房間裏寫小說使得我成了個作息不規律的人,作息不規律就是大多數時候都是大早上的睡覺,因此星期六的白天一整天我都賴在軟綿綿的床上,再次醒來已經是下午七點了,有足夠的力氣出去晃蕩。
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擡起頭來通過門框望向外邊,因為我想知道Nubsib在不在,但看到外邊一片漆黑,便猜測對方可能是出去玩了,要不然就是在房間裏休息。
我又在床上玩了一大會兒的手機……慢生活不需要趕,過了一個小時之後我才慢慢的起床,去洗澡收拾,約見面的地方是酒店的大堂,所以選擇了比較得體的衣服,是清新色的襯衫時尚西裝,拿了隨身物品之後,我便走去鞋架那邊挑選了一雙鞋子。
看到鞋架上的Nubsib的一雙鞋子不見了……額!出去了啊。
當我正在穿鞋子的時候,褲袋中的手機突然響起就連主人自己都被嚇了一大跳,當拿起來一看,浮現在眼前的“媽媽”這個詞令我疑惑地皺起了眉頭。
“餵”
【在做什麽啊?】洪亮有特色的聲音讓我情不自禁的微笑起來,停下正要穿的鞋子然後倚靠在鞋櫃上,【又是剛起床是吧?】
“已經醒了兩個小時了,正準備出去覓食”。
【剛要出去吃飯?】
“嗯,正要打開家門。”
【調整下你的作息時間也好啊,Gene,別人睡覺你醒了這樣哪裏能行啊】,接電話還不到五分鐘媽媽就開始嘮嘮叨叨了。
“因為我在寫小說啊”。
【別再找借口了,白天就不能寫小說了嘛】
媽媽嘮叨的話語裏滿是擔心並沒有讓我覺得絲毫的厭煩,只是假裝大笑予以回應為了不讓對方想太多:“噢,媽媽從沒有那種感覺嗎,到了晚上腦子裏才有靈感啊”。
【老娘我從未有過】
“是不是老了啊?”
【等下,你若是在我跟前看我不一巴掌把你頭打歪】
哇!還會用流行語啊,自從買了平板看來長進了不少啊。
我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那最近怎麽樣啊,眼睛呢,有沒有好一點啊”。
【回來之後眼睛就好多了,行走也方便,自從上次你來看過我之後就一直問你有沒有時間順便再過來一趟呢?】
“額!……”
盡管經常發Line問候媽媽,但是還是沒有去看過她呢。
其實……我和親戚家人也沒有很親近,之前經常在親戚家一起玩,但長大之後,有自己的工作要做,越是離得遠就越是一次次的覺得像是陌生人。
【啥時候回來啊】
“媽你別說得好像我是那種不回家的人似的”。
【那回不回來啊?】
“回,回啊回”
【希望是真的吧,每次早上我和你Orn姨去晨練的時候,她每次都找你呢】
“Orn姨?噢!我都好久沒有去找Orn姨了呢”
【額,回來下吧,回來之前發Line給媽我提前說一聲】。
“媽要做好飯菜等我是嗎,我好提前下菜單”。
【不是,我想讓你回來順便幫忙買個經常吃的那家的金絲條蛋糕】
“……”
我假裝沈默仿佛在向電話那頭的人撒嬌,媽媽於是立即說會做我的最愛魚肚湯來安慰我,這樣我才嘎嘎的笑了,他還是像往常一樣問這問那的,最後掛了電話去看晚間電視劇。
起初還有點暈暈沈沈的,因為剛起床,但是和媽媽聊了天之後,心情變得更好了,我沒有告訴她我正要出去和大學同學喝酒,只是告訴她出去找點吃的而已,盡管我已經長大了,年紀也已經到這兒了,但是我很清楚媽媽還是像過去一樣的擔心……等下真的要找時間回趟家了。
剛上了車,正好Tum打電話來說他和其他人已經都到了,看了時間他們早到了近三十分鐘,看樣子他們也是迫不及待激動不已啊。
從公寓去約好的那個酒店還是比較遠的,盡管我是最後一個到的人,但是我仍然很守時,並沒有超過約好的時間。
“Gene來了”
“Gene”
“是Gene哇”
剛一打開門,第一個洪亮的聲音是Tum發出的,之後其他人也一一喊著我的名字和我打招呼寒暄。
見到老朋友,我當然也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大大的微笑。
“好久不見,我去!來來坐坐,點了東西之後再慢慢聊吧,你吃飯了嗎?”特別用心問我的人是Tao,也就是那個在這家酒店工作而且訂VIP客房給打折的人。
他身穿合適的套裝,頭發比起大學時候剪短了很多,還記得之前他是個搞笑的人,不務正業,是我們這些人裏邊最懶惰的了,但是看看現在,打扮的像模像樣的有著穩定的工作,令人怪羨慕的,而在他左手邊的人是Whan,曾經大大咧咧穿百褶裙和帆布鞋的女孩今天卻穿了連衣裙,他們手牽著手,顯然Tum說他們在交往的事情是真的,我和Tum不是同一個圈子的朋友,這三個人都是Tum他那個圈子的好朋友,在我們圈子我也是有好朋友的,但是因為和認識的人都很合得來,誰邀請我去哪我都會去,所以通過Tum也就和他們變得親近熟悉了。
“還沒有,剛剛醒”。
“吼,我的天哪,啥時候了啊你才醒”,Jim說道,他到是變化最小的人,只是身材有點變化,還有就是因為留了胡須臉變得更加硬朗了,“醒了就來喝酒,真是深得我心啊”。
“瘋子,當然還要點些其他的啊”。
我指向放在Tao手邊的黑色封皮的菜譜,飲品的事情讓他去點,而我自己則指著菜譜點了下酒菜和開胃小菜之類的,因為我不想肚子空空的就喝酒精飲品。
“你來之前,我們和Tum聊,他說你現在在寫小說,可爽了吧”
“舒服就只是舒服在可以待在家裏,但是創作的時候也是很亞歷山大啊”
“Tum說Gene你的小說特別的有名,而且還被買了版權要拍電視劇了啊”,Whan繼續說道。
“嗯”
“是部耽美小說……”
“……火腿”我在朋友要說完之前趕緊插話道。
死Tum!我轉向坐在我旁邊的大嘴巴子,用腳踢了他一下。
對於其他人,我可能已經不再覺得尷尬了,但是對於朋友們,我的臉皮還是有些薄。
“人正聊得得勁呢,額額”
“得勁你媽呢,如果有刀的話我就戳碎你的眼鏡”。
“好暴力啊”,Tao聽了後大笑著說道。
“聽說Sib弟弟是男主角是吧”。
“Sib……?”我微微皺了下眉頭,“額,是的”。
“迫不及待的想看呢,等什麽時候上映了可一定要告訴我啊”。
“到時候發Line告訴你好了”。
“好啊,而且是Sib弟弟的第一部劇,剛好是Gene你的作品”,之後Whan便開始大談特談起了Nubsib,我這才知道這夥朋友之前也都見過Nubsib本人好多次了,她說了好幾分鐘以致於自己的男朋友Tao都開始怒目而視板起了臉。
“幹嘛老提到那個小孩啊,Gene好不容易來見我們,說說Gene好了”。
“死Tao,你別這樣對我的Sib弟弟如此無禮”。
“哪裏無禮了,認為他帥……謔咦!”
“……”
之後他們便打了起來。
我對於Whan所說的關於Nubsib的話題不是很感興趣,比如長相之類的,演技之類的,可能是因為現在和對方同住一個屋檐下,所以感覺這些事情我已經再熟悉不過了,反而對於大學畢業後朋友的生活更加的感興趣,當大家一起分享舊事,VIP房間笑聲震天。
“再來一杯,等下我請客”。
“那下一杯我來吧!伏加特和什麽好呢,放馬點,以便酒精能讓你想出一些好的小說情節”。
我差點將酒吐出來,之後又趕緊咽下了喉嚨,整個人都感覺火辣辣的,“我靠Jim,如果你小子不說你請客的話,你就是下一個我要用刀捅的人了”。
要被捅的人大聲笑道:“噢,我說的那些話不是有意要取笑你的”
“神經病”
“說到這件事……我可以問問嗎,別生氣哦”,Tao將杯子放在了桌子上,“你啥時候改口味了啊,上大學那會確實沒有看到你交女朋友,但是你也是和我們一起喜歡看美女的啊,難道說自從畢業之後你就交了男朋友?”
男朋友?我瞪大了眼睛:“我靠!我不是”。
“噢,但是你寫……”
“寫又不意味著就是對吧,男人就不能寫這種類型的小說了嗎?”
“不是不行,但是我從未見過啊”。
“我不就是嘛”。
“你,我更是沒有想到”,他一臉的疑惑,接著當我給他們講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他的臉色開始變得復雜,用同情的聲音和眼神說道:“寫主流不太會寫,只好被別人強迫著寫,你還好嗎?”
“沒有誰強迫我什麽,而是生存在強迫我”。
“額呵,有原則,但是夠了,這部小說完結了就夠了吧,焦慮什麽,喝個盡興,明天是星期日呢,來來來”。
說罷他便將工作人員剛剛敲門端進來的酒挪了挪。
就這樣不停的聊著天,點的酒和零食越來越多,如果不是工作人員來收拾走了一些,可能都要多的掉下桌子了,因為很多年都沒有見面了,當聊完這件事,自然而然很容易就說起新的話題,邊聊邊喝,我也沈醉其中以致於都不記得自己喝下了多少杯酒。
從理智清醒,腦袋開始變得暈暈沈沈的,變成現在只是模模糊糊知道朋友們一直在勸舉杯,而我卻癱趴在了沙發上。
“Gene,來”
“我靠!夠了吧,本來他就不是很能喝,現在已經喝成狗了”。
“還能再喝,來來來”。
“夠了,他喝醉了煩人的要死”。
……不知道是誰在說話,但只是聽到一些愚蠢煩人的聲音不斷的傳來,好像有人抓住我的手然後硬塞給我冰冰涼涼的杯子,但剛剛一碰到就被搶走了,然後又重新塞給我一杯。
“來!”
我沒有拒絕,趕緊將杯子舉到嘴邊,只是喝了一點點就被又一次從手中搶走。
“行了,Tao!這樣要誰送他回家呢,如果在這裏開房的話又貴的要死”。
“你去送啊”
“我靠,今天我沒有開車子來,你也知道啊”
“先開Gene的車不就行了”
“這樣也行,但是明天我有急事要飛去象島看孩子們拍攝的情況,沒時間將車子還給他啊”。
聽到身旁的人心不甘情不願的聲音,我便情不自禁的開口說道:“死Tum,你是怎麽回事啊,我太麻煩到你了是嗎”
起初還以為自己的聲音會很憤怒,但是沒想到反而像渾身無力的人一樣發出很小的聲音,看到的他也是模模糊糊的,因為我的眼皮感覺好沈重,“就連我自己的公寓,你給我隨便扔了個人我都還沒說什麽呢”。
“謔咦!沒有麻煩什麽啦,你從未麻煩過我,但是我沒有開車來啊”。
“呵?”,我的眉毛稍微舒展開了點,“你把車賣掉了嗎?”
“額,沒有,我沒有賣,我把車子借給公司的秘書大姐去辦事了而已”。
“真可惜,你說過那輛車子是你攢了好久的錢才買的,為什麽要賣掉呢?”
“我沒有賣”。
我移動身體轉向他,但是不想費九牛二虎之力,所以拽住他的胳膊然後整個重心都倒向了他,剛好可以摸到他熱熱的身體,緊貼著他的我的皮膚現在也是滾燙得幾乎要燒著了一般。
“謔咦!哈哈哈,Gene,我好癢啊,傻逼先好好坐著啊”。
“死Tum,好孩子……好孩子,我愛你”。
“……”
“幹嘛不說話……你不愛我嗎”
“不不,愛你啊,我也愛你”,他回答道,擡起手輕輕拍了拍我的腦袋,那令人滿意的反駁令我輕輕笑了起來,仿佛心情好極了,越是聽到Jim插入其中的笑聲我越是覺得搞笑,只是……笑什麽啊!
“Gene還是老樣子一喝醉就腦殘了,一會生氣,一會兒大笑,可能正是因為這樣他才能成為作家吧”。
“我說還是趕緊送他回去吧”。
“額,Gene,要回家嗎?”,Tum轉過頭來叫我道。
“啊?回家?額,回家也行”。
“你先和別人回家吧,然後再來取車,Ok嗎,等會Tao會給門衛說一聲的”。
“可以可以,來喝!”
“不不,Gene,不喝了,把杯子給我!”說話的人也不知道是誰動身說道,然後將我手中的東西搶走了,我的肩膀被不重不輕的力氣按到了椅子上,“待會讓Jim去送他,我已經告訴他地址了,等到了就把門卡給他”。
“Jim?Jim是誰?Jim沒有我家的門卡……”,我慢慢地搖了搖頭,“但是18號有的”。
“18號是誰啊?”
“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出版社的後輩?”
“不要Jim,我要給18號打電話讓他來接我”,說罷我便甩開緊緊抓著我肩膀的那個人的手,之後我便朝桌子的方向伸出仿佛沒有骨頭似的虛弱的手,拿起手機然後習慣性的指紋解鎖。
眼皮超重使得我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還是打開了歷史通話記錄然後成功拔打了最近的一個號碼。
“18號,謔咦,還沒接”。
“Gene,你還行嗎?”
我不在乎抱怨的聲音還有朋友們看過來的眼神,耳朵聽到嘟嘟的聲音響了幾下,然後那頭便傳來了接電話的聲音,悅耳雌性的聲音首先叫了我的名字,這樣我頓時露出了大大的微笑。
【Gene先生】
“Sib”
【怎麽了,現在在哪裏……】
“來接下我啊”
【……】當我那樣說了之後,電話那頭便沈默了一陣子,仿佛在疑惑,【現在和誰在一起,在哪?】
“和這……額,都有誰啊”
【你是喝醉了嗎?】
“喝醉?沒有,沒有喝醉”。
【肯定喝醉了,你到底在哪裏啊?】
“在酒店……”
【酒店?在哪家酒店?……和誰?】
“就是Tum啊”
【Tum哥?】Nubsib帥氣的聲音喃喃自語的回答道,【嗯!那要回家了嗎?】
“嗯”
【那等下我自己發Line問一下Tum哥酒店的地址,Gene你就不要再喝酒了,明白嗎?】
“嗯…”,我拉長聲音回答道,當聽到18號擔心提醒的話語我便輕松答應了,真心想要再聊一會兒的,但是當轉過頭去看前方,看到Tum一臉的茫然,但是超級滑稽所以我便大笑了起來,自動鎖上了手機屏幕,所以不知道啥時候斷掉的電話。
“醜陋的嘴臉”。
“18號……這是我的孩子嗎?”
“什麽,18號就是18號啊”。
“……”
“然後就要寫……”
“額”
“我壓力很大”。
“嗯,嗯,嗯”。
“哈哈哈”。
“壓力大還他媽的笑得出來啊,三分鐘四種情緒”,緊挨著我和我說話的Tum喃喃自語道,同時伸手去將桌子上Whan早就倒好的白開水拿到我面前,“喝點水吧,多喝點”。
我轉過頭去躲避:“夠了,待會我該想尿尿了”。
“想尿尿好啊,這樣就可以將你體內的酒精排出一些,你這家夥……喝醉了就成了個瘋子,看你喝了這麽多免費的酒啊,這下好了成了我的麻煩”,Tum仍然抱怨道,他試圖讓我喝水以致於我不得不轉過頭藏起來,“謔咦!撒了撒了,待會水該撒了,謔咦,Jim去和誰講電話了,去了這麽久,那個壞家夥肯定又趁機先溜了,狗屎”。
“誰是狗屎?”
“不是你就行了,不用這種表情,噢,水”。
“不要”。
“Gene,如果你喝了就可以變成神了,但是如果不,你就會和Tao一樣變成狗屎的”。
聽Tum這樣說了之後我便笑了起來,此時他的臉色十分陰沈以致於上嘴唇都快要撅起碰到鼻子了,看了之後太搞笑了,以致於無論看幾次都要大笑,而且還只顧著說什麽屎不屎的。
“你坐好行嗎,你是沒有骨頭了嗎,不要再扭來扭去的藏到我背後了”,說話的人動了下,用一只胳膊摟住我的腰,然後讓我坐直,他的胳膊讓我緊皺眉頭,因為他使在我肚子上的勁讓我感覺之前吃下去的東西好像全都反胃了。
“想吐”。
“謔咦!別,傻逼,去洗手間……”
“Tum哥”。
Tum嚷嚷著話還沒說完,輕輕打開VIP房門的聲音和喊叫的聲音就先傳了進來,我沒有轉過頭去看,因為感覺筋疲力盡,就連每次移動自己都困難,房間裏的空調也冷得讓人更想要緊挨著朋友坐著。
Tum仍然控制著我,但是突然就好像被某人溫暖的手搶走,按在肚子上的力氣瞬間消失了,變成了被厚實的肩膀支撐著,但是足夠的強壯能夠抓住我不讓我東倒西歪的,身體能感覺到比之前更加的暖和了,使得起初想要嘔吐的癥狀完全消失了。
一看原來是那個帥氣的下巴,繼續向上看,百分百確定就是Tum家那個帥氣的孩子。
“18號……你怎麽來了?”
起初Nubsib的臉色就如同在冰塊中拿出來的鐵塊一樣冒著冷氣,以致於讓人感覺到冰冷,但當那對犀利的眼神與我對視,臉色仿佛慢慢地變得心軟,“Gene先生你打電話讓我來接你不是嗎?”
“噢,是嗎?”
“……”
“額!對耶”
“為什麽醉成這幅樣子啊”
“不知道,Tum……”,我是想要說Tum邀請我來和朋友聚會,但是當轉過頭去看名字的主人時,看到他不知道從何時起由一臉茫然的表情變成了一副驚呆了的樣子,比之前還搞笑,話說到一半便笑出了聲。
“Tum哥讓你喝的?”
Tum睜大了眼睛:“謔咦!不是的,是我的朋友,不是我”。
“喝了這麽多,不是早就應該停下了不是嗎?”
“額,那樣說也不對,很久才出來聚一次就應該盡興啊”,Tum皺起眉頭說道,“但算了,Gene打電話讓你來接他,你就帶他回去休息吧,你們住在一起,比讓我或者朋友們去送他更方便,Gene一喝醉就是這副德行,話比較多,一會笑一會生氣,你忍耐下就好了,如果覺得煩,等到了家就將他扔到床上就行了……”
“……”
“幹嘛這樣看著我?”
Nubsib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但是眼睛和其他部分反而沒有微笑,“話多可能才更是他自己吧”。
“哈!?”
“我開了車來,Gene的車子麻煩哥你送回公寓好了”。
“謔咦!明天我要飛外府的”。
“在那之前也行啊,將鑰匙放在前臺,等下我下去拿”。
“你真是個傻逼,額,明天放到前臺,然後發Line給我,然後……”
“……”
我看到Nubsib和Tum聊來聊去的,我自己自然而然的依靠著站在我身後的胸膛,但當我正想要移動時,高個子便用左手抓住了我的手,以便警示我讓我安靜待著,好像覺得我要逃離似的。
“沒什麽,你帶Gene回去吧,路上小心”。
“好的”。
之後Nubsib便將我帶離了酒店大廳上了電梯去向地下停車場,有點狼狽,因為我自己不是百分百的清醒,但是酒精飲品真的能讓人喝醉,除了瘋瘋癲癲的微笑著,而且還不停輕聲的大笑著,就連根本不好笑的事情也要笑,就像此時想到18號正在扶著我的畫面就像拎著什麽東西一樣。
現在我們從另一個連接著酒店大廳和停車場的門出來了,這裏空無一人,只有我和Nubsib發出的聲音和鞋子踩在水泥地面上的聲音而已。
“Gene先生,如果你還是這樣只顧著笑,我就要抱你了哦”。
“啊?”
“不想讓我抱是吧,因此就好好走路,再走一點點就到車子那裏了”。
“抱也行”。
“……”
“我剛好懶得走路了”。
“……”
“可以……啊”,要說的話變成了喉嚨裏斷斷續續的喃喃自語,當突然之間,將我從樓上帶下來的高個子突然停了下來,轉過身來看了我一眼,然後真的用雙臂將我抱了起來。
不知道是一切發生的太快還是酒精讓腦袋運轉遲緩,當我感覺到自己離開了地面,Nubsib已經走出好幾大步了,比之前狼狽的扶著我走要快多了。
我睜大了眼睛,擡起頭盯著對方看。
“……”
“……”
“看我幹嘛,Gene先生你自己讓我抱的不是嗎?”
“不是,我正在想著你竟然抱得動我”。
“抱不動”。
“……”
這一次換做是我一臉茫然,但是卻使得Nubsib頓時微笑了起來,“因此如果不想掉下去屁股著地,就摟緊我的脖子吧”。
暈暈沈沈的腦子一想到自己掉在硬硬的地上的畫面,便立刻伸出兩條胳膊抱住了對方的脖子,頓時抱得緊緊地。
Nubsib依然穩穩的向前走,只是比之前走的有點慢了。因為要抱著對方以免掉落,我的鼻尖都快要碰到Nubsib的下顎了,眼睛直直盯著他一側的臉龐,盡管18號比我高10多厘米,但是我們都是男生,他能抱起我使得我內心對其稱贊不已。
可能是因為我明目張膽盯得太久了,Nubsib低頭與我對視,還送給我一個有魅力的微笑。
“等下請你喝酒,謝謝”。
當我這麽一說,僅此而已,對方的臉色就變得兇兇的,“行了,經常喝什麽啊”。
我還沒來得及回復,高個子停下了腳步,他將我放下,讓我的腳慢慢的接觸地面,當我無精打采虛弱的要倒下時我的臉色變得有點復雜,伸手抓住了Nubsib一邊的胳膊,所以他本人也沒有說什麽,用另一只手從褲兜裏拿出鑰匙開了車門,然後讓我上了車。
空氣清新劑香香的味道和真皮座椅的味道撲鼻而來,等碰觸到座椅之後,我就全身放松的坐了下來,半睜開的眼睛掃視著四周,每一處無疑都在顯示著這輛車的昂貴價格。
“你的車子嗎?”當Nubsib坐在了駕駛座,我便咕噥著問道,“你沒有車子啊”。
“都喝醉了記憶力還很好嘛”。
“當然”。
聽到有人贊揚,盡管腦子有點轉不過來,但是嘴巴還是在微笑著,當我轉過臉看向旁邊,便看到Nubsib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微笑。
盡管已經有一陣子沒喝酒了,但有時候偶爾還是會覺得腦袋暈沈沈的,我坐得座椅被車主放的比平時低了一點,眼睛望向外邊掠過的一根根電線桿,最終覺得一點意思也沒有,便取而代之的看向了別處。
車子的前方擺放著一個小小的奶油色的絲柔小熊,裝飾物以及車裏的氣氛讓我覺得好可愛,使得我情不自禁的想去摸。
“Gene,別調皮了”。
我的眉毛微微皺起,被阻止了覺得有點不滿意,“怎麽了?”
“沒怎麽,你喝醉了就靜靜坐著”。
“擔心嗎,女朋友送你的?”。
“哪裏啊”,動聽的語氣這次裏面夾雜著一絲的失望,“因為Gene先生你調皮,我才會那樣說的”。
我並沒有在乎他用訓小孩子的言語來教訓我,只是轉向一邊,將腳放在儲物箱上,這樣以便更清楚的看到和我說話的人。
“你女朋友都給你送了什麽啊,我好拿去當素材寫初稿”。
“Gene先生你和我都住了快一個月了,還看不出來我有沒有女朋友嗎?”
“肯定有啊”。
“……”
我看到他濃密的眉毛稍微皺起仿佛對聽到的話覺得疑惑,所以露出大大的微笑然後開口解釋,盡管聲音有點含糊不清但是心情很好,“因為你長得這麽帥,長得好看的人大部分都有女朋友的啊,Hin也喜歡你,如果知道你有女朋友肯定會失戀哭死的”。
“是嗎?那麽Gene先生你呢?”
“哈?”
“喜歡我嗎……”
“喜歡”,我立即說道,他話還沒有問完我便先插嘴道。
“……”
“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都心跳的厲害”。
Nubsib又一次沈默了,當我瞥向他,便看到那張我第一次看到便心動的帥氣的臉露出淺淺的微笑。腦海裏正在清楚的放映著Nubsib對著我微笑過很多次,但是不知道為什麽這一次給我的感覺是如此明顯的與眾不同,使得我本來愉快雀躍的心情變得更加的好了,看著那張臉不再望向別處。
我無法控制自己各種各樣的行為,因為酒精的原因,比之前血脈更加翻湧,心跳更加快了。
“你是個好孩子,之前還初稿的事情還幫了我呢”。
“……”
“你說必須先試了才能知道,我明白了確實如此,因為否則的話,總監制可能也不會說我寫的更加符合實際了”。
“……”
“很好的孩子”。
我不停的稱贊著,看到對方的臉色有稍微的改變,然後大笑起來仿佛個弱智,但是還沒來得及說些其他的,耳朵便隱約聽到仿佛沒忍住的一絲笑聲。
剛才還一臉疑惑的Nubsib正在代替我笑……
“有什麽好笑的”。
“搞笑Gene”。
當得到直截了當的回答我差點驚掉了下巴,我自己一直以來認為的好孩子的直言不諱,而且可能是因為我正醉著,所以臉上的微笑頓時消失了,起初的好心情變成了生氣,當心情好的時候就極易笑起來,但是當生起氣來就感覺情不自禁的變得兇神惡煞的,自己根本無法控制自己。
我帶著小情緒的腿晃來晃去,“我有什麽好笑的?”
“……”
不知道是否是我眼花了,看到這孩子嘴角的笑容更加的燦爛了,這使得我更加的郁悶了。
“額,不準笑”。
“這還能控制嗎?”
我一直以來認識的Nubsib是這個樣子的嗎……現在不知道為何我竟然想象不出答案,只是盯著那張掛著微笑的帥氣的臉看,而且還時不時的與我對視。
“我怎麽知道啊,但是不準笑就是不準笑”,我用兇兇的聲音說道,“怎麽了,你覺得我沒能力寫小說,所以要一直依靠你是嗎?”
“額?我看起來是那種人嗎?”
“……”
當我沒回復,Nubsib便將那種挑釁的微笑變成了我所熟悉的輕描淡寫的微笑,“因為我知道Gene你對這類事情不熟悉,什麽時候想讓我幫忙就叫我”。
“……”
什麽,這是在互相安慰嗎?
聽到這裏我便移動身體將臉轉向另一邊,因為突然改變姿勢頭腦覺得有點暈暈沈沈的,但是接著就讓自己靠在了豪車的座椅上,閉上了眼睛不再回答對方的任何一個問題。
但是如果Nubsib轉過來看一下下,就可以看到我的眉頭依然緊鎖著,並且如果他能讀懂我的心……就會知道這之後應該盡己所能的逃得遠遠的。
我自認為酒勁已經下去了很多。盡管是那樣,但是不知道為什麽自己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臉色和嘴角,當心理正想著什麽,臉上就全都給出賣出去了。
因此我選擇低了下了頭……但是腦袋又一陣陣翻江倒海的發暈。Nubsib扶著我下了車子,我還是虛弱無力,有一刻差點將頭撞在門框上。
“小心點啊”。
“抱我啊”。
“……”
“我不想走了,像剛才那樣抱我好了”。
不知道自己的聲音傳到了何方,但是Nubsib熱熱的且厚實的手掌快速的從扶著我不讓我跌倒的腰間移動到了膝蓋窩,以便像之前那樣抱起我,正如我所期待的那樣,不用對方說,我的兩條胳膊也立即將高個子的脖子摟的緊緊地。
我放任讓Nubsib一人出力將像我這樣重如牛的男人抱上樓,只是在他拿門卡開門的時候幫了他一下而已,好在現在已經很晚了,從下面的大廳上來一路上只有暗淡的橘黃色的燈,周圍一片寂靜,因為沒有任何住戶經過也沒有任何人看到。
直到到了家裏,Nubsib用腳將門關上,之後向屋內走去……
“先等等”。
“……”
“去臥室吧”。
“……”,我感覺到有一絲奇怪的感覺,所以松開了搭在對方肩膀上的手,以便轉過去看他。
“沒聽到嗎?”
“聽到了,但是Gene先生你不喜歡讓別人進你的臥室啊”。
“我允許你進啊”。
聽到我如是撒嬌的確定的回答,18號於是沒有任何可以反駁的理由,他沒有半句怨言的將我送到了臥室,而我看著他從開門直到踏進房間裏的一舉一動。
“關上門”。
“……”
Nubsib微笑了,他什麽都沒有回答,只是按照命令用肩膀關上了門。
對方將我抱至了床尾,動身以便將我放下,當然這次我輕輕松松的就配合了他,在接觸到軟綿綿舒服的床,我便放松身心差點睡著了,當時滑滑的涼涼的被褥,使得我不禁嘆了口長長的氣,但是當想起什麽,我便立刻睜開了眼睛,身體從床上彈跳了起來。
快到我眼前一黑……
“Gene先生,小心點啊”,幸好Nubsib及時拽住了我的胳膊。
我站著耍了沒幾分鐘的脾氣,當站穩了之後便甩開了我面前那個人的手,這段時間已經可以思考了,當一有機會我便擡起頭與高個子對視,不想要再將微笑或者臉色藏起來,趁著Nubsib盯著我的臉的時候,我將對方拽在了我跟前,轉過身而後使出渾身力氣將他推倒在了寬敞的床上。
酒收走了力氣但是卻給予了勇氣,這樣做的時候,我的額頭差點碰到Nubsib的下顎,意外差點讓人受傷,還挺驚險的,幸好手在暖棉棉的床上撐住,就在對方的耳邊。
“……”
“……”
我眼睛與下面的那對犀利的眼神對視。
那一刻掛在電視機上面的鐘表響得格外的大聲,我看到面前的這個人因為驚嚇而呆住了,於是我暗自在心裏嘲笑像王子一樣的他也有失態的時候啊,但還沒來得及開口戲弄他,他的那些行為全都瞬間消失了,只剩下疑惑的微微皺起眉頭。
“要做什麽啊?”
我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感覺有點正面交鋒,我於是坐在了他厚實緊致的腰上,“看也應該知道了吧”。
“我不知道”,Nubsib搖著頭微微笑著說道,“別玩了,還是去洗澡好了,不困了嗎?”
“我沒有玩”。
我狠狠地咬了咬牙,當看到他滿臉的不相信的神色,但是看來看去不知道怎麽回事對方真的一副超級的挑逗的樣子,我伸手去拽Nubsib所穿的衣服,然後猛地將他拉近,“我要你!”
“……”
這次Nubsib被驚呆了。
“你不是自己說的嗎,如果能幫忙就會幫我的”。
“嗯,我說……”
“對啊,就是這樣啊,我-要-你”,最後一句話我清楚的一字一字的說道。
當Nubsib將我抱進來的時候,他的手沒有開燈,而我也沒有伸手去幫忙開燈,於是整個房間都是黑漆漆的,幸好那扇我經常坐著工作的電腦桌前的窗戶是打開的,所以有路燈和其他棟樓的微弱的燈光照射進來,窗戶正好對著這邊,窗框折射成長條狀映照在下面人的身體上。
我眼中模糊的畫面越是讓Nubsib看起來比之前更加有魅力了。
那一刻我看到他的嘴唇微張好像要說什麽,我自己心裏清楚將會是哪種難聽刺耳的話,所以我先低頭用嘴唇堵住了那帶有磁性的聲音。
碰撞在一起之後停留了片刻。
當我起身後看到Nubsib濃密的眉毛緊鎖,這樣的表情讓我的心裏奇怪的發癢,而且還非常的憤怒,所以決定再次低頭。
但是因為沒有像之前那樣突然,所以這次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這種輕輕的接觸反而使得我覺得心裏癢癢,仿佛有一只顏色鮮艷的螞蚱在震動著翅膀或者毛筆在晃動,在短時間內一部分的腦子完全沒法弄明白是怎麽回事。
腦子還不明白,但是身體卻很誠實,就像上次我親某人時得到經驗一樣“幹嘛那樣一副表情啊?”
這貨又一次緊皺起了眉頭,臉色比之前變得更加復雜,“你說的話這麽的挑逗,是從哪本小說中看來的啊?”。
“怎麽,只是要……額!”
我忍不住故意想用兇兇的聲音罵他幾句,但是一張開嘴,他的一側的強有力的厚實的手便舉起勾住我的後勁將我拉近,同時他也移動身體向我靠近。
“額”。
那樣子持續了好幾分鐘,直到……
“Gene……”
“額?”
“你能回答得出來現在你正在做什麽嗎?”
嘶啞輕輕的聲音令我覺得心裏癢癢。
“嗯……”
“如果開始了,接下來會變成什麽樣子我也不知道哦”。
“……”
“你怎麽說,要改變心意去洗澡嗎?”
溫柔但有點顫抖的聲音發出期間,仿佛正在克制自己的人重復說了好幾句話腦袋中的一部分,可能是藏的最深的那部分意識還在奮力的反抗掙紮,盡管覺得自己現在很混亂,但嘴上卻不由自主的堅定的回答道:
“不要”。
“……”
“我說過了……我要你”。
Nubsib便沒有再說什麽,但他的頭深深的埋在我的脖子處,以致於我無法看到對方此時臉上的任何表情……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0章到這裏啦,我不想走了,像剛才那樣抱我好了,我的媽呀,好軟的話,這哪個男人能頂得住,上啊,Nubsib!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9章:當男主角因為愛上某人而得不到回應傷心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