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Tharn&Type第43章-永恒的幸福

Tharn&Type第43章-永恒的幸福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43章,前任上場,具體的場面壹下子就湧向小編腦海,這下是要虐Type的節奏啊!果然前任都不簡單!

“我覺得夫妻之間的事,跟我沒關系,謝謝妳們的照顧,我要閃了。”
這是Techno的說辭,也不留下來幫朋友,因為他知道Type正要決定和Tharn的朋友公開身份,於是他就幾乎把粥倒進嘴裏,也不洗澡,拿著摩托車鑰匙就立刻出門了,呆在這裏,作為承受朋友情緒波動的受害者,可能他感覺會尷尬。
這算是第壹次以對象的身份跟他朋友見面吧,就連自己的朋友也只有No壹個人知道。
“如果妳不想說…”
“請別充當好人,讓我覺得我是壞人。”
等待Tharn的朋友到來時,壹臉帥氣的對象再次充當好人,讓那個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也會跟Tharn交往的人,立即反駁,轉過頭去,跐牙裂嘴的樣子,讓Tharn覺得好笑。
“沒聽說過嗎,壞男人才是親愛的。”
“那我應該跟妳分手,然後去別處找個壞壞的噢。”南方男孩嘲笑,讓聽著的人笑容燦爛的。
“妳不會的。”
“別那麽自信,妳有什麽好的,只是長得帥,富二代,褲襠膨脹蛋大,是這樣吧,能束縛我的心嗎?” Type冷笑,好像在說像妳那樣的,我再找幾個都行,這話使得那個聽著的人更是大笑起來。
“Type,妳有意識到嗎,妳在說妳將去找除了我以外的其他男人。”
“混蛋,我沒說過!”他發什麽神經,像Type這樣的人怎麽會去找別的男人,別人又不是同性戀。
Type自信地說,而Tharn還是自信滿滿地補充道“就在剛才,妳說要去別的地方找壞壞的人,妳指的不就是男人咯。”
"我補充…”看樣子,在爭辯之前,當事人安靜下來,因為想到剛才自己說的話,是的,在那壹秒,他偏偏想到的是別的男人,而不是別的女人。
就偏要和男人交往,當說到找個壞壞的人時,偏偏就想到這個男人啦。
“然後妳也不抗議。”
“…”Tharn還抓住不放,讓聽著的人說不出話來,因為剛才他真的沒有抗議,剛才說找新對象只是想著玩玩的,就算每次都這樣喊著,像他那樣的人肯定不可能找別人啦,而且Tharn自己也知道,因為他伸手過來擺弄Type的頭。
“不抵制同性戀了是嗎?”
“不…我還是不喜歡,只是…懶得罵。”那個嘴硬的人不肯輕易承認,其實他已經改掉討厭同性戀的癥狀了,但如果有哪個同性戀來撫摸腰部的話,還是會堅持原來的想法,只是對他們惡心的感覺,難以置信地減輕了,而且這些人也不是壹直都窮兇極惡的。
“妳不用來擺弄我的頭,好像我是少女壹樣。”說完就轉過頭去,讓Tharn覺得好笑,把頭低下來靠在Type的肩膀上,直到倒在沙發上。
“我很高興妳沒有抗議,但很傷心妳不再說只是我壹個人的。”突然
Type是個不容易害羞的人,簡單的說就是臉皮厚,只不過壹聽到類似這樣的話就害羞了,上次曾經睡在他胸前的記憶就這麽出現在腦海裏,沒法跟女人睡,只能跟妳壹個人睡。真是要命啦,壹聊到這事臉就發燙,不得不轉過臉去逃避,即使還能感覺到靠在肩膀的人,從下面看上來的視線,真是糟糕透了!
額,脖子不累就睡覺。
“那我什麽時候能去告訴別人。”
“嗯”然後Type就提到,讓旁邊的人擡起頭來看著,於是用渾濁的聲音說“只是覺得會被別的男性戲弄,我覺得太恐怖了…不反抗,不代表對每個人都能接受啊。”當他是這麽好的人時,也回報他的好,給他壹點兒鼓勵,不然等下又被人發現說Type狠心,然後知道他們關系的每個人都像Techno那樣說。
尼瑪的Tharn太可憐了,跟他那樣的人交往。
像我這樣的人怎麽啦,Tharn有我這樣的對象才幸運呢,而且導致Tharn自己也相信那樣的說法。
“那麽說明…”
“混蛋,我只對妳壹個人OK,還要我說得更明白點嗎?”他立刻駁回,然後罵Tharn,但那樣使得Tharn尼瑪的跐牙裂嘴地笑著,轉過去背對著,然後靠在Type的肩膀上,往沙發外伸展他的雙腿。
“再來壹次行嗎?”
“嘿,想再次嘗嘗我腳的厲害啊,當然可以,把臉轉過來,我會弄到妳毀容。” Type兩耳都聽到了,但那是什麽事啊,說了會令人再害羞壹次,所以只好用打鬧的聲音說,讓聽著的人只是笑著,然後說道。
“我很幸福。”
“No說妳看起來痛苦。”
“為什麽?”
“不就是遇到了像我這樣的黴球嘛,自從喜歡我以後,妳命中的好運就沒了。” Type撅嘴,就算Techno沒有直白地說出來,但他思考過啦,而且自己也想過壹直以來,Tharn要對他的所作所為忍受了多少,像瘋子壹樣各種找茬把他趕出宿舍,開始是拿他的東西來用,亂塗抹東西,幾乎每天都辱罵他,表現出壹副害怕同性戀害怕得要死的樣子,然後生病的時候還麻煩他讓他來照顧,但照顧完之後又沒良心,侮辱他,加上制造各種問題讓他出面解決。
原來我這麽壞呀。
這想法使得他皺起眉頭,長嘆了壹口氣。
“不是啦,我們每個人的幸福是不壹樣的。”
“那麽妳應該是那種喜歡暴力的神經病啦。” Type嘲笑,因為壹直以來他們的相愛模式總是拳打腳踢的,這話讓Tharn覺得好笑。
“可能是哦,自從喜歡上妳以後我可能喜歡上暴力了,或者實際上我不是神經病啦,我之所以喜歡這種暴力是因為…”他轉過頭來好好的註視著,雙眼冒出火花然後說道。
“我愛妳呀!”
“…”
聽著的人只能沈默不語,因為他說他是那種受虐狂,喜歡暴力,這不是之前就有的,而是因為自己。
不管自己是怎樣的,他都那麽愛。
Type不知道怎麽回答,只能註視著鼓手,那張正在不斷地移動著,越來越靠近的臉,距離近得幾乎接觸到呼吸的氣流,但這次Type沒有轉過頭去逃避,只能定定地坐著,然後…就閉上眼。
閉上眼是為了等著感受他的熱情,但… 啵
柔軟的嘴唇反而只是碰了壹下他的嘴巴,不深入,不強烈,不沸騰,只是輕輕地觸碰…很久。
這樣的接觸就好像給Type傳遞感覺,直到Type覺得他甜。
壹種令人驚訝的甜蜜甜在心裏,就像親吻小孩玩玩這種。
然後,Tharn就松開,對著他笑,擡起手來碰他的臉蛋,然後輕輕地撫摸。
“我愛死妳啦,妳知道嗎?”
不是只愛,而是愛死。
他的話裏,眼神和語氣裏所傳遞的情感,每壹樣都能讓嘴硬的人閉上眼睛,然後…

沈重的頭往下倒,靠在鼓手的肩膀上,感覺生命裏最失敗的。
認輸了,真的接受妳了。
“我…也可能愛妳。”
但尊嚴還抵制著,不輕易直接說愛,所以有‘可能’這個詞進來,包括心…
愛啊,為什麽我覺得可以愛這個該死的家夥。
那個同性戀的家夥,那個厭惡死而有生命的東西,但他教會了同性戀不會窮兇極惡,同性戀不會淫亂,同性戀不會總是騷擾別人,也不會針對每個男人,除此之外,他還能包容自己。
Type就從了吧,他都做到這個程度了,還不承認對他的感覺不僅僅是朋友,舍友和床友。
突然
“哈哈,肯說出來了吧。”同時Tharn就雙手抱住Type的肩膀,拉過來抱得緊緊的,壹聲不響地就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蹭,壹副可愛的樣子,嘴硬的人只是寬心地說,還用了沈重的聲音。
“妳不必介意。”
“我沒有。”鼓手笑著說,Type就擡起頭來挑釁地看著。
這次眼神對視著,然後…

“吻妳爸嗎?”

“那來親妳兒子好啦。”剛罵完他,狡猾的家夥就拉住Type的肩膀,再次摔倒在沙發上,笑得很邪惡,俯下頭來想要親嘴,那個找爸爸找兒子的人就擡起手拉著Tharn的衣領。
然後Type也笑了。
“要做就快點啊,我等著啦。”
“啊”聽著的人悶聲回答,同時彎下身來依偎著,嘴唇裏炙熱的呼吸氣流噴在臉上,每次移動身子時鼻尖總是觸碰到他的鼻尖,看樣子Type也感覺到自己陷入了這個帥哥的催眠神咒裏,不得不閉上眼睛。
咚咚咚
“我來了,同伴,給我這個帥哥開壹下門。”
大吃壹驚!
之前做的比現在更誇張,敲門聲更大聲就好像要震破房間,再加上主唱那高興得響亮的八管聲,讓兩個人嚇壹跳,然後Type就推開那個呼吸沈重的人的肩膀,翻身起來站著,拂去衣服的皺痕好像很厭惡的樣子,然後就聳聳肩。
“妳忍住不吃啊。”這話讓Tharn只是稍微搖了搖頭。
“就知道吃不了,但沒想過不能嘗呀。”
“說得好像我是可以吃的食物壹樣,去開門啊。” Type只能搖搖頭掩飾窘態,輕輕地踢Tharn,於是Tharn就懶洋洋地起身,哼著有節奏感的音樂迎接敲門的朋友。
“開門這麽慢啊,如果是其他事妳總是神速的。”剛打開門,門前的人就歡快地說道,連Type自己都差點哈哈大笑起來了。
就是哦,他說的對,如果是別的事就速度得每次都跟不上啦。
“這就是妳打招呼的方式啊…進來,叫那麽大聲全都影響到隔壁房間了。” Tharn搖了搖頭,搞笑的說,但還是把門開得大大的,身體閃到壹邊,讓來訪的人拿著壹大袋吃的進來。
“我買了粉過來哦,超贊超好吃的噢,這家店就在我家附近…Type也有妳的份噢,吃細粉不”
“不吃噢,我不喜歡細粉。”
“啊”
Long驚呆了,他可能被朋友嚇到了也不是,只是買個東西來怎麽那麽多事,於是Type就大笑,然後笑著說。
“像我這樣的要粗大的粉條,出風頭時有人為我開路,我就喜歡那樣啦。”明顯是在打趣,Long看起來很震驚,然後他用悅耳的聲音問道。
“妳急著上大嗎?”
“哈?”這次輪到先打趣的人迷茫地說,不明白粉的粗細跟急著上大有什麽關系,主唱笑容燦爛的,然後用無辜的語氣說,聽起來…很欠揍。
“是妳說的使勁哦,不過我說要上大就去洗手間吧,他開好路給妳應該是妳的臭屎味,而不是因為妳喜歡粗的粉。”
啞口無言…挖苦
“哈哈…”
Type沈默不語,盯著客人的臉,對他的吹牛感到迷茫,來訪的人沒有註意到,Tharn大笑出來,看著不知道搞什麽鬼的兩個人,直到Type舉起兩只手到肩膀的高度,笑著說。
“我認輸了,跟不上妳吹牛的節奏啦,這兩者有什麽關系嗎。”主唱滿意地笑了,然後又問壹遍。
“話說要吃嗎,這粉絲。”
“吃,都買來了…要喝什麽嗎?” Type是很好的東道主,走過來接住打包來的粉,然後走到冰箱那,那個趕路過來覺得很熱的人問道。
“有什麽可以選的嗎?”
“沒有,我這裏只有雪碧。”
“妳怎麽廢話這麽多呀。”打趣的人笑著說,拿杯子裝好冰塊,然後拿冰箱裏壹直冰的雪碧來給對方,老實說挺喜歡這個找茬的醫生,因為他給人的感覺不亞於Techno。
看樣子搞好關系不難,只要他不是那種嘴巴不緊的人就行。
“我很好奇,妳們倆怎麽會住在壹起呢,性格完全不同。”他笑著說,同時打開雪碧罐,倒進杯子,壹邊接著說。
“壹開始我也聽到傳聞說妳很討厭同性戀,還聽到妳跟師兄大吵壹架傳得更是風風雨雨的,我就覺得奇怪啦,妳們兩個人能在同壹個屋檐下相處,還有不明白的是Tharn說到外面去住,還來和妳住在壹起,性格不太像能相處的。”
說話的人會這麽看也不奇怪,因為他們自己也不敢相信兩人能相愛。
“我跟妳壹樣也覺得奇怪。” Type說,同時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而Tharn就移步過來站在後面,然後…
突然
他把手放在自己的肩頭上,不得不擡起頭來對視。
Tharn的眼睛好像在問妳確定嗎,這讓南方男孩沈默了壹下,但還是點了點頭,然後把頭轉到別處去。
“Long,我有事跟妳說。”
“嗯,什麽事啊。”那個正在擡起頭來拿杯子喝水的人看著,然後他的視線就停留在Tharn的手上,而Tharn笑容燦爛的。
“好事呀。”
“別說妳們倆是壹對,搞笑噢。”他笑著說,顯然不相信的樣子,可能是因為上個學期Type不好的傳聞,沸沸揚揚的,而且Tharn真誠地說道。
“嗯”
“怎麽?!”這問題使得鼓手再說壹遍。
“我和Type是壹對啦。”
砰!
“哎呀!”這次輪到南方男孩叫出來了,杯子從聽著的人手中滑落下來撞到地上,而那個讓杯子滑落的人還睜大著眼睛,擡起手來指著他和Tharn的臉,然後壹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的樣子,問道。
“妳們倆是壹對!!!” Long大喊道,而Type皺眉,起身準備打掃他摔破的碎片。
“嗯,妳幹嘛這麽震驚啊。” Tharn懷疑地問道,讓那個摔破杯子的人好像找回了自己的意識,於是大喊大叫起來。
“怎麽能不震驚啊,我都不知道,難怪啦,我昨晚就懷疑了,為什麽妳們兩個的樣子這麽奇怪,哦霍,Tharn妳這家夥都不告訴我,我是妳朋友啊,不信任我呀。”這不是嘛,都說了Long尼瑪的真的很像Techno,尼瑪的好像不告訴他們是多麽嚴重的錯誤似的,老是壹副扭捏掙紮的樣子,甚至還愚蠢地罵人。
“謔,妳們兩個自從上個學期結束就出來同居啦,那妳們兩個都交往幾個月啦,也不告訴我啊,太打擊我啦該死的Tharn。”他還在說,讓Tharn笑著說。
“嗯嗯,我道歉,發生了點事所以沒告訴妳。”
說道發生事情時幹嘛看著我啊。
Type只能擔心地想著,都想罵人啦,但只是將掃過粉末的掃帚推入對象的手中。
“妳朋友摔壞的,妳來收拾。”
“接受指揮。”
“妳別鬧了。” Type只是那樣說,連他自己也放寬心了,把自己和他的關系告訴別人之後心裏舒服多了。
沒有想象中的那麽難,而且別人的反應也沒有那麽糟糕,因為現在,Long正笑得燦爛。
“嘿,朋友,怕老婆呀。”
“妳怎麽知道我是老婆,我也可能是他老公。” Type自大的笑著,聳聳肩,讓Long更是睜大眼睛。
“好酷哦,妳是如何能讓帥氣、迷倒半個學院的Tharn哥拜倒在妳的腳下的啊。”
“Long,我沒有迷倒半個學院,是妳自己說的吧,都變成傳聞了。” Tharn解釋說,這使得Type想到在剛進大學時Techno說過的話。
他說有關於Tharn的新聞,在傳他真的迷倒了整個學院。
噢,Long說Tharn迷倒了半個學院是開玩笑的吧,而Techno尼瑪的添油加醋地說Tharn迷倒了整個學院…妳們兩個也太像了吧。
“但也迷惑了每個年級啦。”他壹邊說壹邊狡猾地笑,仿佛握著壹個秘密,不過他還肯擡起腳來讓Tharn打掃,雖然抱歉,不幫忙。
“妳自己來收拾。”
“哎呀,朋友,別生氣嘛,只是壹個杯子,等下我買新的給妳,但因為妳的隱瞞害得我尖叫,那種失去的感覺回不來啦。”說完,主唱就做出壹副擡起手來擦眼淚的樣子,直到Tharn感到惡心於是拿掃帚柄戳了壹下他後背。
“話說妳們倆怎麽會在壹起啊。”他還問道,很想知道的樣子,讓Type冷笑。
“他太麻煩了讓我厭煩,所以就交往了,就當為了行善積德吧。”
“這樣子?”他感興趣地問,使得Tharn插話進來。
“不是說妳被我吸引,才交往的嗎?”
“混蛋!”聽著的人咒罵道,因為他說的是事實,加上Long那發光的眼睛,很想知道的樣子。
“哦謔,適合Tharn,很酷的風格以至於每個人都被吸引。”
“妳怎麽知道。”被指出來, Type有點生氣地反駁道,讓Long笑了。
“哦,上高中時,我和Tharn就認識了,怎麽可能不知道,他交往的每個對象都對他迷戀得要死,而且排隊想成為他對象的人太多了,很難排得上,因為得到他的人尼瑪的拿去炫耀說Tharn很厲害。”那個知根知底的人清楚地說道,讓Type看著那個厲害的家夥慢慢地搖了搖頭。
“往事就別提了,現在我只有Type壹個。”
真的,如果是平時Type應該不喜歡他說什麽甜言蜜語,加上當著他朋友的面,還是昨天才認識的朋友,只不過Long給他的感覺像Techno,讓他心裏足夠舒服,於是回應他。
“說的真好,記住妳說的話哦。”
“嘿嘿,看來看去,妳們倆挺般配的啊。”同時 Long還說道,讓承認自己的人只好聳聳肩,不過覺得很安心。
Type沒想過要和Tharn分手,而且想壹直交往下去,他願意改變自己,自己要更加走進Tharn的世界裏,就像Tharn試圖走進自己的世界壹樣。
從跟他朋友搞好關系開始,也是壹個好的想法。
“哦,妳這麽急啊,急著去找老婆呀。”
“妳別逗啦,不是啊。”
“啊,那妳這是要去哪呀。”
“找朋友玩啊,Long,我沒有可憐到只有妳壹個朋友啦。”
Tharn正開車拐到壹家商場,想到大概十五分鐘前跟好朋友聊天的對話,Long知道他和Type交往的事已經有壹個星期了,然後好朋友不想輕易地放過他,因為他早上挑逗,下午挑逗,回家前也挑逗…理由是我這麽晚才知道,所以我要捉弄。
這想法讓他覺得好笑,嘴角高高翹起,不用照鏡子他也知道自己是多麽的幸福。
不只是,無須對朋友隱瞞的事,而是Type接受他了。
Type自己說不會和他分手,會和他交往,而且願意公開關系,讓親近的人知道,不會讓他擔心,這樣子使得Tharn想說同樣的話。
沒想過會有今天。
從吵架吵得要命的那天,壹直到交往,已經半年過去了,直到他認為Type就是那個與他交往的人。
壹直以來,不管Tharn的生命裏出現多少人,但那都不是長久的,每個人都有要結束關系的理由,以至於要問自己他哪裏做錯了,只不過現在Tharn才知道,他往往從壹開始就跟不確定的人交往。
那個壹遇到新人就輕易離開的人,但Type不是。
他可能老是說他是這樣的人,因為自己把他拉進這個世界的,但Tharn反而覺得Type在壹定程度上是穩定的人,不然他幹嘛罵同性戀淫亂呢…他討厭的罵人的話…他不想成為那種被咒罵的人,即使幾乎做了很多次,最後…他懵懵懂懂也變好。
Type可能需要比別人更多的時間來改變自己,但他的改變是穩定地前進,不是伸展雙腿,然後急忙夾緊尾巴逃跑,如果他要面對就不會往回走,Type就是這樣的人,Tharn才會高興,當告訴朋友時,他接受了。
越是想著,帥氣的小夥子笑容越是燦爛,不管別人發現了說他是瘋子,也不管別人會不會看過來,因為現在他真的很幸福。
直到走進和初中朋友約好了的餐廳,他還是壹臉笑容燦爛的,大家跟他打招呼。
“最近我的生活積極向上的。”
“謔,別說出來讓大家羨慕…話說妳們學院有很多美女啊,介紹給我們呀。”他說道,於是Tharn掏出手機。
“要哪種呀,每個風格的都可以選。”
“哈哈…還有這樣的啊。” Tharn也玩,裝出盤問號碼甚至不認識那麽多女性朋友的樣子,但使得他們胡鬧起來,身子傾斜過來要看他的手機,他要趕緊閃避,因為他的手機屏幕是Type的照片。
他躺在床上睡著臉朝下的照片。
當然,Type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肯定會吵架。
“哪裏,證明壹下,是不是像妳說的那麽多。”
“嘿,不能看。”當他要搶時,Tharn就盡最大的能力彎下身往後退,但搶的人不還肯放過,因為看樣子想飛越桌子到對面,於是Tharn意外地把椅子推到後面。
“餵!”
“嘿,抱歉啦。”
往後退時跟後面走過的人撞到了壹起,直到Tharn驚訝,急忙放下手,然後轉過身去看,於是見到…
“!!!”
“Tharn哥”
穿著校服的男孩正在看過來,他也同樣震驚,而Tharn安靜地坐著,像被詛咒了壹樣,看著…前任。
在遇到Type之前交往的對象…那個讓他幾乎半年不敢找對象的人。
“Tar” 在那壹刻他能感受到,從嘴裏發出的聲音很低又顫抖,而面前的男孩也同樣震驚,只是壹瞬間,嘴角就翹起來成了自我意識的微笑,然後用高興的語氣打招呼。
“好久不見啦…真高興。”
突然
僅僅高興這個詞使得Tharn兩只手緊緊地抓在壹起,因為胸部肌肉正在高興地跳動。
只是弟弟對他笑,他就動搖。
Type,我應該怎麽做才好,我應該怎麽做才好。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43章介紹到這裏了,Tharn妳還問,趕緊快刀斬亂麻,不要跟前任勾搭呀!這個肯定毋庸置疑的!Type的改變是需要花費時間的,Tharn改變了他,那就要負責,畢竟Type的改變基礎是建立在相信Tharn的上!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到我應該對妳自私的時候了,是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