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45章-當前任回歸時

Tharn&Type第45章-當前任回歸時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45章, 小編沒談過戀愛,假如我有前任,不知道我會不會跟Thran壹直的煩惱!但總而言之,事情已經發展到現在這個情況,那就是要好好把握當下的,過去的始終是過去的,回來了也會變了味道!所以好好愛Type吧!

此時,Type的心情很好。
當然,最近生活幸福美滿,成績也不錯,有對象幫襯著,飲食方面從來不缺,訓練活動也很有趣。所以,周六的午後,南方男孩懷著喜悅的心情來逛大學的周末市場。
“這個下午我偷懶不訓練,沒有課,我要回家睡覺。”Champ那樣說,Type也點頭表示贊同。
“好啊,我還想請妳吃個飯呢,早點回去也好,不浪費時間。”
“嘿嘿,請我吃什麽啊。”拳擊小子立刻轉過頭來,讓心情好的Type笑了起來,加上他爸爸剛把這個月的生活費打過來。
“最近妳抱怨說沒有錢,所以說請妳吃菜市的烤豬肉…”
“然後輪到妳沒錢時,妳就來讓我回請妳唄。”Champ就聰明地算計著。
這問題使得Type大笑起來,點點頭,他也笑容燦爛的,但壹下子又撅著嘴。
“想吃免費大餐,但今天要急著回去,妳下周再請客好啦,到時候叫上No。”他那樣說,而且因為不是同壹個專業,他的課程表和Techno的不壹樣,所以今天他們還沒見過面,這使得Type搖了搖頭。
“下周我的錢也花完啦,沒能力請妳們吃飯啦。”試著想象壹下兩個饑餓的球員的畫面,保證腰包撕裂。
“謔,那妳就別用這麽快啊,分給我們用壹下。”
“妳要去哪就快滾。”Type打擊的話很搞笑,他又說了壹遍。
“下周請客哦,我先跟No說壹下。”壹說完,他就往宿舍方向走去,應該是回去收拾東西回家吧。
那個返回市場的人這麽想著,然後…“妳怎麽啦。”
嚇壹跳
“該死的!”肯定嚇壹跳,也不知道誰站在不到壹步之遙的地方。
那個人看起來心情很好,壹臉笑容,Type幾乎要把他的頭推開,只是依然覺得,沒有那麽要好。
“妳…Tharn的朋友。”
“哈,不記得我的名字啊,真傷心啊,我是妳…的好朋友。”
“妳是Long那家夥!”在這個家夥即將宣布他和Tharn的關系之前,Type就及時地喊出他的名字,同時在名字前加了個禮貌用語,使得Long覺得搞笑。
“嗯,就是我,樂隊裏最帥的主唱。”
“聽說妳還沒鼓手那麽受歡迎哦。”Type反駁道,也沒想過兩人才見過兩三次面,就打趣他了。可以說,Tharn的這個朋友給人的感覺就像Techno,所以他覺得心情好,想跟他聊天,這不包括因為覺得他是Tharn很好的朋友,才會公開兩個人的關系讓他知道。
那個做出壹副受傷的表情的人,擡起手來捂住胸口,然後搖搖欲墜地往後退了幾步。
“妳傷害我。”
“別裝了。”Type搖了搖頭,還大笑不止的,因為壹下子他就恢復正常再次笑著。
“聽說妳要請朋友吃飯噢,請我吃炸豬肉也行啦,我很樂意讓妳請的。”加上這麽厚臉皮的也沒誰了。
“我和妳是朋友嗎?”Type聳聳肩,使得Long假裝做出發火的樣子。
“我要跟Tharn打報告,說妳對我太狠心了。”
“妳去打報告呀,要不要來看看他偏向誰。”
“謔,這麽說來我輸定啦。”Long那樣子好像在說Tharn狡猾,但看那樣子還不肯放棄找人請客。
“要不這樣,妳請我吃飯換我告訴妳Tharn的事情,我的全部家當都拿來買新吉他了,連學校食堂的飯都吃不起啦。”Type對他去買了幾個新吉他還還是壹夜之間變窮光蛋不感興趣,他只對這句話感興趣…Tharn的事情。
“Tharn的事情?”
“啊哈,妳想知道什麽,從高壹開始的事我全知道。”他那出賣朋友換得別人請客的樣子使得Type嘴角翹起,然後只說了壹個詞。
“成交。”
哇,知道Tharn的把柄以後拿來敲詐他尼瑪的真酷,先請Long吃飯,然後我再敲詐Tharn回來也行。
“妳想知道什麽事呢。”
兩個人壹起逛完壹圈市場後,Type和Long就壹起坐在科學樓的樓下,當然還有滿桌子吃的東西(犧牲品),而那個管弦樂隊的人也毫不客氣地著手扯下豐滿的烤雞小腿,蘸著糯米飯壹起吃,然後問道,使得Type反問道。
“那妳知道些什麽呀。”他安靜地想了壹下,亂彈著油油的手指。
“前任啊。”
“前任?我幹嘛要知道啊。”
知道了只會讓自己白白的傷心。
Type撅著嘴,看著Long,那個不敢相信他會這麽說,和他進行目光接觸的人。
“餵,關於Tharn前任的那些事是最多的了,妳不知道嗎,已經傳了半個學院,額,我說得誇張了點,別這麽看著我啦,但他跟每個年級的人交往是事實,不過妳知道嗎,雖然他交往了很多人,但都沒有長久的,還有人說肯定很神秘。”
這次Type皺著眉頭,因為Long看起來是認真的,於是夾著粉蘸醬汁直到滲透完的手滑落,然後轉過頭來關註那個看起來嚴肅了點的Long。
“哪裏神秘了,我都交往到了呢。”
老實說,如果算壹下跟他交往的時間也只有三個月,但所有時間加起來…我和Tharn在壹起超過半年了。
“所以妳是那個終止神秘的人啊。”Long還在壹直吹著Tharn神秘的事,但看樣子南方男孩已經把這話題放在心上了。
“哪裏,妳說說看為什麽妳會這麽想呢。”
“如果要追溯,就要從Tharn的第壹任對象說起啦。”
“是San哥吧。”
“哇,妳也認識呀。”
壹說到第壹任對象,Type就立刻急躁起來,因為腦子裏控制不住想到,另壹個大學的師兄,曾經第壹個來擾亂他的愛情生活的人,Long也知道的,突然讓他不滿意起來。
“嘿,但San哥不算啦,Tharn說過他們沒交往,只是他小的時候搞過曖昧。”這麽知根究底的,讓人覺得他是Tharn肚子裏的大腸吧。
當知道這個新朋友對自己的對象這麽了解時,使得自己對他的信任感更高了壹點兒,而且值得南方男孩繼續坐著聽他八卦朋友。
“關於第壹任對象,我告訴妳噢,Tharn上高壹的時候,跟壹個大二的師兄交往,哦霍,當年,那個師兄帥呆了,酷斃了,很受歡迎,古典音樂專業,他拉小提琴的時候我都打瞌睡啦,然後Tharn著迷得撲上去獻殷勤,那時候沒有像現在這麽帥啦。”那個知道真相的人說著,讓聽著的人有壹股說不清的急躁。
聽前任的事心情真是不舒暢。
“如果真有那麽好,那幹嘛還分手。”這問題使得Long積極地轉過臉來面對著他。
“Tharn抓到了尼瑪的那個人同時跟五個人交往。”
“該死的!什麽啊。”Type更是吃驚,因為他糾纏Tharn的時候,同時還追求Puifai已經算很壞了,這同時跟五個人交往,天啊,他的洞豈不是撐大成枯萎的甜甜圈了嗎。
“嗯,妳沒聽錯,五個人叫做交往,但他們都是免費得到的那種,這也太誇張了吧,Tharn在交往不到壹個月的時候知道了,那個師兄在不同的學院,不同的大學裏都有對象,還有贊助呢,開著好幾百萬的跑車,Tharn能拿什麽來比呢,對於能否免費得到還要看心情的,看來師兄他們是那種離不開性的人。”
哦霍,聽了之後太令我震驚啦。
Type迷惑不解地看著,使得Long點點頭表示確定。
“Tharn還說了還好沒染病,但那時尼瑪的真是慘敗,也是哦,如果是我,我也會感覺很糟糕的,這麽喜歡他,但他卻把我們當成玩物…在那之後,就像我說的那樣,神秘兩個月就從新開始了。”
“神秘兩個月?”Type茫然地重復這個詞,聽著的人點頭,嚴肅的表情,同時還在啃雞骨頭。
“嗯,神秘兩個月,然後,Tharn尼瑪的跟別人交往從未超過兩個月,又不是劈腿,就被他們先甩了,而理由就是Tharn很會照顧人以至於讓人透不過氣來,這樣也行啊,我真是服了,Tharn會照顧人錯在哪了。”他看起來為朋友感到不服,老實說,連Type聽了還替Tharn生氣呢。
Tharn尼瑪的這麽好的人,怎麽會遇到這種事呢,不對,他遇到這事就對啦,不然我就得禁食啦。
“有壹段時間,Tharn就自由性愛,中意誰就在床上結束。”Long看起來很清楚的樣子,就好像沒有人願意聽他說話,所以此時尼瑪的說個不停。
“好多人想和他睡,那段時間住在壹起啦,直到那個終止神秘的第壹個人出現…”主唱說到這裏留空,好像在說恐怖故事讓人上癮,然後Type就無情地看著他好像在說妳還繼續說不,於是他就幹笑。
“妳知道我們曾經有個樂隊嗎?”
“知道啊。”南方男孩沙啞地說。
“嗯,就是那個啦,我們的舊樂隊從高壹開始成立的,然後從上高二開始就在Kong哥的店裏演唱,大概壹年多,那段時間Tharn就跟學院的人在交往,但當時他正在偏向於Tum的弟弟…舊樂隊裏的朋友啦,來跟Tharn表白,他弟弟叫Tar,我聽說他自從第壹次看到Tharn玩鼓時就暗戀Tharn了,然後就鼓起勇氣表達愛,妳知道嗎,就像童話裏的少女,尼瑪的在店裏表白,我們是見證人,Tharn尼瑪的笑得真帥,Tar尼瑪的害羞的樣子,然後…就交往了。”
“妳跳過步驟了吧混蛋。”Type說道,讓他大笑。
“嘿,妳想聽尼瑪的怎麽追求的是嗎,也就成功交往啦,Tharn尼瑪的不會放開魔掌讓他逃脫啦,然後很甜蜜,超親密,Tar尼瑪的對Tharn著迷得失去理智的樣子,不管多晚都跟著哥哥到店裏來,那時Tharn的世界滿滿的都是粉紅色的,尼瑪的還坐著給他寫歌。”
還沒給我寫過歌呢混蛋。
這想法使得Type異常地急躁,即使知道這已經是過去的事了,但他怎麽感覺落差很大呢。
前任寫歌給他,我這紋身標記可能就忽略不計吧。
那個曾經說過不表現出少女的樣子的人,自己正在吞口水,而且發現心裏嫉妒,不是女人也會吃醋,這只是在聽故事。
連說故事的人都陶醉了,嘴巴裏塞滿了章魚燒,但還能壹邊說話。
“啊哈…額…Tharn的前任出現時,那個小弟還是沒動搖,愛死Tharn了,Tharn也很投入,直到有壹天,在壹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樹被吹倒了,鼓打破了,吉他斷弦了,麥克風也壞了,最好…”
“妳的開場白還要多久。”
“哦,我不想讓妳緊張,聽到以前的事,然後心情相當郁悶。”
“聽說妳自己編的噢。”於是Type就心情急躁地打趣他,如果是Techno看到他的眼神,那家夥就會描述成機槍,但醫生這家夥不怕他,所以他繼續開玩笑,但至少還肯回歸正題。
“就分手,結束。”
“餵!妳就這樣說完了?”
Type喊叫道,說了這麽久,就說了壹個漂亮的結果,塗抹戲劇,告訴轉折點,但尼瑪的沒有說到發展如何,然後突然結束了…這是低檔的電影啊。“嗯”Long點了兩次頭。
“就這樣結束了,都分手了啊。”
“不不不,他們怎麽分手的呀,是那個小弟有新對象了,還是Tharn煩了,還是怎樣啊,妳這麽草率地結束不行啊。”那個想知道的人急躁得不得了,使得Long笑容燦爛的,然後…
“我也不知道啊。”
“唉”
“哦,妳以為我是Tharn的大腸啊,我怎麽可能知道他所有的事呀,我只知道Tharn走過來告訴我結束了,分手了,還有壹件事就是好好的Tum突然就來把Tharn給揍了壹頓,嘴巴都出血啦,還說Tharn讓他弟弟傷心了,Tar也不肯見Tharn,我知道的只有這些啦,但尼瑪的不知道分手的原因,我所知道的是後來Tharn分手後就不再糾纏別人啦,直到進入大學…”
然後遇到妳
這句話是大家心中都明白的,使得Type皺眉。
後來的事,他很清楚了,但介意的是以前的事。
“這麽相愛,幹嘛又分手呢。”
“好啦,這樣Tharn才會釣到妳啊。”Long屬於樂觀的類型,笑容燦爛地說道,讓那個應該跟著開心的人更加介意。
自從跟Tharn交往以來,Type發現了…Tharn是好人,他愛上誰都是認真的,他很投入,他為了他愛的人可以做任何事,可能愚蠢了壹些,冷淡了壹點兒,就因為他冷靜,自己和他才不會分手,在這之前還相互撕咬得要死。
如果Tar這麽迷戀Tharn,而且Tharn也很愛他,那為什麽會分手讓我成為同性戀啊。
Type開始能接受現在的狀況了,跟男人交往叫做什麽…他自己不得不承認,即使是只和Tharn交往也壹樣。
“妳想知道關於Tar的事,妳要自己去問Tharn啦。”大腸(不夠長)那樣說,使得聽著的人嘆了口氣。
“我去問他為了得到什麽呀,以前的事結束就是結束啦,我不想深入研究啦。”至少,Type這個人夠man的,沒有愚蠢到追問已經成為歷史的過往,因為違背他翻舊賬惹事就壹發不可收拾,他自己就倒黴啦,還是讓他的事就此結束比較好。
這話使得Long點頭表示贊同。
“嗯,這樣就好,別告訴Tharn說是我告訴妳的哦,等下被他罵,說我幹嘛把那麽頭疼的事告訴他最愛的人。”最後壹句真是有趣啊,幾乎要豎起中指給他啦,“我要告訴他妳為了吃的,拿朋友的事來傳播。”
“謔,妳的心腸沒那麽壞吧。”Long就哀嘆道,讓聽著的人只是搖了搖頭,因為他自己也沒想過要拿朋友的事來說,尤其是Long說了那麽多這樣的事給自己聽了以後。
自從遇到San哥以後,Type就想進壹步了解Tharn,想知道如果有個人來當面說了些什麽,他也不會動搖,而且能夠應對說…這事我也知道,所以,就算說的不好聽,但至少,我能知道Tharn不願意告訴別人的過往。
他經歷得多,他床弟之事這麽厲害也不奇怪啦,但以後他只能對我壹個人厲害。
太愛吃醋的人這麽告訴自己,而且在心裏宣誓道他不會讓今天聽到的事影響到感情。
上壹次的教訓,教會了很多。
Tharn相當焦慮,因為這幾天收到前任發來的好多信息。
…Tharn哥,我和妳聊聊嗎…
…Tharn哥最近還好嗎……Tharn哥覺得我煩是嗎…
還有最後
…Tharn哥出來和我見壹面可以嗎…
最後的問題造成了不小的煩惱,因為Tharn已經在心裏發誓了,絕不會再和前任糾纏不清了,而且他有個很愛的現任啦,再加上整個人費盡心血才能得手的,所以,他才選擇不回復任何信息,還有正決定要…拉黑號碼。
Tar和他哥哥的事已經結束了。
男孩壹邊想著壹邊看手機,此時正坐在大學附近的商場上面有名的咖啡店裏喝咖啡。
今天他不用排練,懶得回房間,而Type有足球訓練,所以他壹個出來坐坐。
“不想了,大腦拿來思考歌詞比較好。”Tharn搖搖頭,把手機放進包裏,然後抽出寫過的紙來,試圖集中註意力想著老師布置的作業,直到註意力回到作業上,就是這樣啦…的節奏。
“Tharn哥。”
最不想見到的人回來出現在對面的桌子。
“Tar”那個連當事人都難以置信地叫出名字的人。
如果是去年,Tar肯來見面他應該很高興,但自從他避而不見和不明原因的分手之後,跟這個高三男孩的見面就使得Tharn很煩惱。
那個正在客氣的笑著的人,走過來拉開對面的椅子。
“我…能壹起坐嗎?”這問題使得Tharn嘆了口氣。
“行吧。”男孩點點頭,這使得Tar白皙的臉蛋上出現高興而燦爛的笑容。
這笑容要是在以前Tharn也喜歡,但不是導致心情糟糕的現在,當發現Tharn正要做什麽時他就收斂。
“Tar坐呀,我剛好要走了。”他正在收拾自己的食物,拿咖啡準備走出店外,沒想過要問他為什麽這麽巧在這裏碰到,甚至壹年前不管怎麽找,翻遍各個地方也找不到人。
“Tharn哥,等壹下,我想和妳聊聊。”
“但我沒有什麽要和妳聊的,我還有事要做。”Tharn盡量毫無留戀地說道,同時收拾好東西。
突然
那樣的節奏,那個正在猶豫不定的人抓著Tharn的手腕,以至於Tharn嚇壹跳,因為電流在彼此之間流動,於是他擡起頭來看著仍然緊緊抓住手腕的另壹方,然後Tar傷心地說。
“以前,我們也是這樣牽著手。”
是,以前他們用肘部碰撞的時候,總是會產生靜電,Tharn曾經還挑逗說看來我們註定在壹起無法逃脫啦,然後他真的沒逃脫。
“額,妳有什麽事嗎?”當看到對方肯定不願松手時,於是Tharn用沈重的語氣問道,同時把手抽出來,使得對方不確定地看著。
“Tharn哥先跟我聊壹下行嗎?”
想要拒絕,但由於以前那雙眼睛,總是讓人心軟,再次凝視這雙眼睛,Tharn好像看到…眼淚的痕跡。
於是,Tharn再次坐下,不是重提兩人的往事,他已經決定了。
他看到那張臉時感覺還動搖,不是因為還眷戀,只不過是分手時未了結的感覺,結束了像沒結束,那樣使得他願意再次坐下來,同時看著那個吃著東西沒說什麽的人的臉。
那個正在低下頭安靜地看著自己的綠茶冰沙的人。
“Tharn哥應該很生我的氣吧。”
“沒有,這事已經過去壹年了,我沒想太多。”
不是,他還想著問自己,自己哪裏做錯了。
臉上的表情已經表達出他的想法了,因為Tar更加低著頭,用顫抖的聲音說。
“我很抱歉做出那樣的事。”
“Tar,有什麽事直接說出來吧,我說過了我還有事要做。”Tharn盡量簡單明了,想讓所有的事盡快結束,因為他心裏想到的只有壹個人。
Type
他不想冒這個險讓別人看到他和Tar見面。
“我…我不知道要怎麽說,不知道該怎麽解釋才好,但我有理由的Tharn哥…有理由要那麽做。”Tar擡起頭來看著,而且男孩覺得最欺騙人的事就是對面的小孩想要哭了。
他對別人哭泣的樣子妥協了,不管是Type還是Tar。
“那就等妳想說的時候再讓Tum轉告我好啦。”
這次Tharn真的站起身來,因為他不想呆那麽久了,不了,不想對那個帶來更多傷害的人心軟了。
Tar壹哭,他就會原諒了。
因為妳是這樣的人,所以才會壹而再再而三地傷心。
突然
又來了,小男孩再壹次立刻抓住他的手腕,而且驚訝地擡起頭來,同時脫口而出,壹個讓聽著的人駭然的句子。
“Tharn哥,我沒想過要和妳分手,我從來沒想過跟妳分手啊!”
這話使得Tharn想要問,為什麽到現在才來告訴我這些。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45章介紹到這裏了,講真,為啥他們都喜歡在廁所做羞羞的事情,再忍耐不了也不行呀,因為廁所不是很臟的麼!哎呦餵!然後如果Tharn不是收拾好自己對前任的心的,壹開始就不能來打擾Type,既然打擾了,就要始終如壹!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我這是變成了妻管嚴了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