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47章-但我已經不愛妳了

Tharn&Type第47章-但我已經不愛妳了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47章, 其實能理解Tharn的感受的,因為前任的分手不明不白,也沒有在那壹時去放下所有的感情,此外,Type看見Tharn跟前任在壹起,雖然心裏很生氣,但是知道在酒吧鬧事Tharn的工作肯定沒了,也沒有去鬧,希望鬧這麽壹出後,Tharn能真正知道自己真正的心!

謊言是大事故的起點

“Tharn,這邊,我幫妳占好位置了。”
在音樂史課的教室裏,Tharn正大步走進來,同時眼睛掃視了壹遍教室,直到另壹邊的好朋友舉起手來暗示坐這裏,雙眼沒有在Long身上停留,而是看著另壹邊,然後…
“Tum,我有事請求妳。”看到以前樂隊裏的成員正在拿著手機玩遊戲,於是走過去找他。
Long睜大眼睛的樣子。
“怎麽不見人了呢。”壹說完,領唱就急忙走過來找好朋友,因為從之前兩人最後壹次談話的情形來看,事情沒有圓滿結束。
而Tum擡起頭來,用不友好的眼神看著跟他打招呼的人。
“但我沒有話要跟妳說。”對方很快地回答,註意力再次回到手機裏的遊戲,好像跟Tharn說話是他想做的最後壹件事了,然而那樣使得好像被當作空氣的Tharn沈重地呼吸。
“妳弟弟的事。”
砰!
“但我沒有什麽事要跟妳聊!”Tharn剛說完最後壹個詞,對方就迅速起身以至於椅子砰的壹聲摔倒在地上,然後他就轉過來用盡全力揪著Tharn的衣領,用非常不滿的語氣說話,此時那個詢問的人反而是冷靜的表情,雙眼很平常自然,然後扯開對方的手。
“我不是特地來找妳麻煩的,只不過前天Tar打電話給我…”
“我弟弟不可能再回去糾纏妳的!”
Tum咬牙切齒地說道,眼睛裏充滿了憤怒,跟壹年前沒什麽兩樣…壹年前他找過Tharn說Tharn傷害了他弟弟時的那個樣子。
“這個新號碼是不是妳弟弟的?”當他不承認時,Tharn就掏出手機來,打開讓他看那個沒有備註過的陌生號碼…聯系Tharn的Tar的新號碼。
那個生氣的人兩眼盯著這十位數,然後轉過來不滿地看著。
“為什麽妳還跟我弟有聯系。”
“我沒有,是妳弟找我的。”
“該死的,Tar不可能會聯系妳!”此時Tum大聲斥責,好像要跳過來揍臉的樣子。
“哎呀,妳們冷靜點,先冷靜下來,這裏是教室,別來這裏回首往事啊。”當雙方都不承認時,Long這樣的中間人就急忙插進來調解,用緩和的語氣說話讓雙方冷靜,但看樣子以前舊樂隊的朋友壹點兒也不肯冷靜下來。
“算我求妳啦,到外面去說。”Tharn環視了壹下教室發現好幾個朋友好奇地看著,所以他要換地方,看樣子對方也不想讓他愛的弟弟的事在公共場合下曝光,所以他點點頭。
“嗯!”Tum先走了出去,Tharn跟在後面,也不忘回頭跟好朋友說。
“妳幫我做壹下課堂筆記。”
“餵,不讓我壹起去能行嗎?”
“不用了,我自己處理這件事。”Tharn嚴肅地說,同時跟著老朋友出去了,因為他的腦子裏只有這麽壹件事。
他必須和Tar談談,要知道為什麽Tar說Type和他必須分手,必須知道那個男孩在想什麽。
我肯定不願和妳分手的,Type,不可能。
他必須想辦法保護,不管會發生什麽事。
“我不相信Tar會聯系妳,肯定是妳去糾纏我弟弟。”
大部分學生走進教室的時候,大樓後面的周圍幾乎沒有人路過,冷清得好像墓地,只有兩個男人互相盯著對方看,好像要找麻煩似的,不對,比Tharn稍微矮點的男人壹副尖銳的臉,看著Tharn的眼神好像惡魔般要連皮帶肉把人吃掉。
Tharn不明白這樣的眼神,為什麽他會對自己這麽的憤怒。
“我沒做過,還是算了,不管妳信不信,是Tar先聯系我的,我只是要跟妳弟弟談談…”
“不可能!”他回答道,意料之中的答案,於是Tharn深深地嘆息,然後把沒幾天前聽到的事說了出來。
“我不知道為什麽妳會這麽討厭我,但我發誓我從來沒傷害過妳弟弟,而且Tar前天才跟我道歉,最重要的是…”Tharn沈默了壹下,看著那個曾經好脾氣的老朋友,平易近人,愛笑,還愛弟弟,但現在看他那樣子跟仇人沒兩樣。
自從Tar和自己分手後,他就開始變了。
Tum變成了沈默的人,性格內向,跟別人不友好,總是壹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也不知道為什麽會這樣,之前最後壹次談話的時候,他跳進來往臉上揍了壹拳,罵Tharn傷害了他弟弟,還警告Tharn禁止去糾纏他和他弟弟。
不管怎麽問原因,Tum都不肯說。
現在Tharn說這話覺得很為難…
“Tar跟我求和。”
砰!!!
鼓手剛說完最後壹個詞,對方的拳頭就揮到臉上,以至於站不穩,臉被打翻轉了過去,還猛烈地撞到堆積在那裏的椅子上,鼓手不明白地摸著自己的臉,同時轉過去看老朋友,那個正用兇神惡煞想吃人的眼神看著他。“妳以為妳長了壹張嘴就可以胡說八道嗎,我不信妳那張臭嘴能吐出象牙來,我弟不可能跟妳求和,他不可能說出那種話,我弟絕不可能回去糾纏妳這種混蛋!”Tum大聲怒吼,然後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按錯了開關,那個沈寂了壹整年的人就把內心的情緒發泄了出來。
“妳知道嗎,Tharn,壹年前我弟遭遇了些什麽,知道Tar怎麽樣了嗎,他不吃不睡,也不肯去學校,我媽不得不帶他去看心理醫生,但他什麽也不肯說出來,妳知道我看到我弟哭了多少次嗎,該死的妳知道我多麽想殺了妳嗎,如果不是Tar求我,妳肯定不可能拋頭露面活到現在!”Tum把這壹年多藏在心裏的事都說了出來,說完就沈重地呼吸,也可能不是因為他把心裏的壹切壹下子就發泄出來,而是壓抑的感情使得他擡起手來捂住臉,然後就用冰冷的聲音說道。
“妳知道我有多痛苦嗎,看到Tar為妳痛苦流淚的時候!”
這話使得Tharn拿起手擦掉嘴角的血,同時起來站直身,看著那個肩膀抖動好像在哭泣的人,但他沒有哭,只是用生硬的眼神看過來,而且那樣使得那個從來沒有察覺的人看到了他試圖隱藏壹些事,於是脫口問道…
“妳別說妳對妳弟有…”話還沒說完,他就嚴厲地插嘴進來,咬緊牙好像在壓抑著表現在自己臉上的情感,然後用強硬的口氣說。
“不管妳怎麽低聲下氣地求我,我都不會讓Tar再回來糾纏妳的!”壹說完,他就走過去跟Tharn擦肩而過,消失在另壹邊。肯定不能回教室啦,那個剛知道壹些事情真相的人,無力地把頭靠在墻上。
用力地握緊拳頭,猛擊後面的墻壁,此時Tharn能做的只有厭倦壹切似的發泄出來。
“這都是些什麽鬼事啊,為什麽啊,為什麽我就不能和別人有順利的愛情呢!”
這壹刻,前壹次的戀愛關系和新的戀情重疊到壹起,加上錯綜復雜不知道應該怎麽解決這個瘋狂的癥結。
只求壹件事,只求Type不知道這件事就好。
Tharn在心裏祈禱著希望這事不要發生。
妳以為我不知道妳現在的樣子很可疑嗎?
Type心裏想著,同時看著對象神色焦慮只顧著看手機,叫壹下他就嚇壹跳的樣子,但對Type來說,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對象是那種想太多的人,加上想什麽也不太願意傾訴,也不想追問,因為當他這樣時,Type都有自己的方式知道真相。
Tharn身體出軌了?不,肯定不是。
在心裏自問自答,因為從跟他交往了壹段時間看來,Tharn不是花心的人隨時會出軌,他甚至和別人不壹樣,只是充當父親阻擋接近他的每個女人。
最重要的是…他還不停手地交作業。
不管別人怎麽認為他們兩人的關系只有床上之事,但Type是男人怎會不知道像他們這種青年需求有多麽的強烈,如果這些事減少了就會引起懷疑,尼瑪的是否去糾纏別人了,不過他在床上玩床事幾乎壹個星期不低於三次,這表明Tharn身體還沒出軌。
只是他心裏。
“可能是我自己想太多了。”Type咕噥,瞥了壹眼坐在電視機前的人,加上打開電視讓明星看他,而不是他看明星,同時自己正在把袋子裏的湯倒進碗裏,然而…鈴鈴鈴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使得那個坐在電視機前的人嚇了壹跳,拿在手裏幾乎來不及看手機屏幕,然後轉過來看這邊。
“我跟Song聊壹下。”他嘴裏說出樂隊裏小弟的名字,使得Type點點頭,看著那個可疑的人走到陽臺去聊電話。
“妳以為我很蠢啊。”雖然嘴上那樣說,但Type沒想過要走過去偷聽,因為等下受害者會發覺,說Type在懷疑他,如果不是自己認為的那樣,等下就像上次那樣大吵起來,急躁的人有過當老師的經驗,於是盡量冷靜著。
“Type,我去Jead姐的店裏啦。”
當Tharn走進房間時,他快速地說,使得那個正在按煮飯鍵的人轉過身來。
“今天妳沒有工作不是嗎?”
“嗯,剛好小弟叫我過去,我很抱歉,如果妳能等得了我,晚飯十點再吃好嗎?”
“開什麽玩笑,我都快餓死啦。”嘴臭的人罵道,但對方沒有猶豫,因為他著手迅速地拿衣服來換,然後直接走到狹窄的廚房來找Type。
“等等我嘛。”然後用力地親親臉頰,使得Type毫不猶豫地輕彈壹下他。
“誰讓妳親我啦!”吻就不說啦,但親了多少次臉頰也不習慣,求妳啦,太甜了。
心裏這麽想著,看對方對著他微笑著,然後Tharn就…尼瑪的抱住自己親嘴。
“臉上不給,但這裏還可以,等下我就來,是好孩子就等我回來吃飯哦。”
聽著的人伸出中指強調,使得Tharn大笑,然後他就急忙走出房間,而Type就等著直到房門被關上,然後…
“妳以為我是個蠢老婆嗎,乖乖地在家等著老公回來啊。”說話的人是老婆,喉嚨裏發出聲音,同時轉過身去拿背心來穿上,套上T恤,拿了房門鑰匙和錢包,於是不慌不忙地走出房間。
如果他欺騙說去Jead姐的店裏,如果沒去…我要妳好看。如果他去Jead姐的店裏跟別人見面,而不是Song…我也壹樣要妳好看!
愛吃醋的人嚴厲地說道,但還好心的給那個倒黴的對象選擇,死和死,妳要選哪個呢,我將會執行到讓妳滿意為止。
Tharn也不敢相信,當接到電話後發現竟然是…Tum。
那個說話很匆忙的人,只是…‘去Kong哥店裏跟我見壹面。”
只是那樣,他就掛電話了,但也足夠讓鼓手趕緊坐車來,害怕他改變主意的樣子,然後讓他把他弟弟帶回去,所以這時候Tharn快步走進酒吧餐廳裏,當老板娘看到他時…“哈,Tharn,有什麽事啊,今天沒有表演呢,怎麽突然過來啦。”美女笑著說,還看了壹眼店裏的另壹處,使得Tharn跟著看過去,然後他發現以前的朋友正坐在那個地方,和埋著頭身材小的人。
“我跟別人約好了,姐。”
“嗯,眼尖的年輕人沒有壹起來是嗎?”
這問題使得Tharn楞了壹下,轉過去滿眼看著美女,Jead姐不好意思地笑著,輕輕地嘆息,然後小聲說道。
“今天我看到Tum和…Tar,我不想妳們發生什麽矛盾,剛知道妳們兩個分手了…”
“不會的,姐,是Tum打電話叫我來的。”Tharn的話看起來緩和了起來。
“如果能回來好好聊聊也好,不管怎樣事情都過去了。”Jead姐輕輕地拍了壹下他的肩膀,因為她是其中壹個知道他和Tar交往過的人,當然啦,Tum自己心裏也有些想法,那時他和Tum解散,因為剛好和他跟Tar分手撞到了壹起,所以Tum心裏有想法也不奇怪,看到朋友再次回來敘舊。
Tharn也知道事情沒那麽簡單,於是大步走過去找兩兄弟,直到站立的身影擋住了那兩個人的光線。
“嘿。”當Tum看到他之後,發出不滿的聲音。然後他就轉過另壹邊去,不想轉過來看Tharn的臉,沒想過要打招呼,使得Tharn自己也知道Tum壹點兒也不樂意來見面,於是轉過去看另壹個僵硬地坐著的男孩。
“是我讓Tum哥叫妳出來的,很抱歉沒有接妳的電話。”
因為弟弟請求的,作為哥哥的人才肯壹起來。
“別!坐!我!弟!旁邊!”Tharn只是在旁邊坐下,對面的人就嚴厲地說,看過來的那眼神讓被警告的人轉過去看,沈重地嘆息,然後就挪過去坐在以前朋友的旁邊,只是…“也別坐我旁邊,惡心死了!”
“Tum哥!”聽著的人打住,但對那個叫做哥哥沒說錯什麽的人喊叫,直到他輕輕地抱怨,但還是移過去坐在自家弟弟旁,讓新來的人坐在對面,銳利的眼睛只是看著低頭沈默的高三男孩。
“Tar,妳知道我為什麽想見妳嗎?男孩慢慢地點頭,使得Tharn深深地嘆息,看了壹下Tum。
他用強硬的口氣說。
“我就坐這裏啦,看妳怎麽趕我走,我不會讓妳和我弟單獨坐在壹起的。”
以前的朋友壹說完,他弟弟就抓住他的手腕,輕輕按壓,還擡起頭來乞求地看著。
“Tum哥,我求妳啦。”
那是第壹次Tharn惱火自己沒有壹開始就發現朋友的感情…Tum用痛苦的眼神看他弟弟。
那眼神絕不可能是哥哥看自己的弟弟,而是壹個人因為愛情而痛苦的眼神。
為什麽我從來都不知道妳對妳弟弟的感覺。
心裏的想法可能從眼神裏流露出太多了,因為Tum轉過來看,然後又轉了過去…“別看著我該死的!”
雖然那樣說,那個固執說哪也不去的人反而站了起來,然後往另壹邊走了,讓以前的朋友和弟弟單獨呆在壹起,而且使得Tar輕聲說道。
“Tharn哥別生Tum哥的氣啦,Tum哥只是太擔心我了。”
“那他…”
從Tar看Tharn的眼神看,好像壹點兒也不知道他哥哥對他是怎樣的感覺,Tharn搖了搖頭,別人的愛情要幫忙還是破壞,都不關他的什麽事,現在他已經是這兩個人的局外人了,而且沒想過要攪合進去。
“Tar,妳為什麽要那樣說。”
當他直奔正題時,坐在對面的人楞住了,全身僵硬,不肯再跟他對視,直到Tharn沈重地說。
“為什麽妳會說我和對象必須分手,妳想要做什麽。”Tharn不想再浪費時間了,他自己也想早點回去,想回去抱住Type,想緊緊地貼住他的身體,為了確定自己的心,表示那裏已經有人占據了,沒有空余的地方給別人啦。
這問題使得對面的男孩更加緊緊地擠壓著手,然後…“額,我…對不起…對不起…”Tar哭了。
他的眼淚使得Tharn轉過臉去閃躲,他不想和眼淚盈眶的眼睛對視,因為感覺好像自己太可惡了,讓這個男孩哭了,但有時,他也想問Tar,應該哭的人是他才對不是嗎?
Tharn不懂自己為什麽被甩了,再加上還被前任威脅必須和現任分手。
“Tar,我來見妳是最後壹次了,如果妳有什麽要告訴我的,就說吧。”“我…我不能說…真的不能說…我…”越是問他,對面默默流淚的男孩越是變成了低下頭滔滔大哭,還把頭埋進膝蓋裏,好像正在進行思想鬥爭。
哭泣使得Tharn的心跟著痛。
他不是故意這個男孩哭的,雖然我們結束得不好看,但Tar是他最愛的前任。
“我很抱歉…Tharn哥,對不起…但是…但是我不能說…真的不能說…額…不,我不能說…妳別…別生我的氣…別生我的氣…相信我…請…相信我…信我壹次…”說出來的話幾乎聽不懂,因為說話的人嗚咽著,於是看著的人盡量阻止自己的手伸過去撫摸對方的頭,只能把手收回來,把臉轉去另壹邊。
“還讓我怎麽相信妳。”
“額…相信我…相信我愛…”
Tharn心裏祈禱著不要聽到後面的詞,但對面的男孩反而擡起滿是淚痕的臉看著他,然後用顫抖的聲音說。
“相信我…愛妳…真的…啊”
“但我已經不愛妳了。”
Tharn挺住自己,咬緊牙那樣說了出去,內心正背叛Type對自己的信任,因為心裏正在強烈地動搖,傳遞希望的力量想伸出手把對方抱在懷裏,然後撫摸著假發。
他要盡最大的能力控制住自己不回頭跟前任再續前緣。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但我…只是…額…想說…想說愛…妳,我愛妳…而已。”Tar的聲音好像要斷氣了,好像總是絕望的,好像要試圖抓住那個只剩最後壹根稻草的人,於是Tharn咬緊牙,緊緊地咬著,直到好像聞到有血的味道。
他明白了為什麽有些人敢對自己的愛人有二心,因為就像這樣…要跟自己的心作鬥爭,很艱難幾乎做不到,直到現在Tharn還問自己。
這個前任和現任他更愛哪個。
“Tar,不要哭啦,夠了…別哭了。”
Tharn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輕輕地撫摸對面男孩的頭,使得Tar抓住他的手抱得緊緊的,他深深地嘆了口氣,只是說…
“別哭啦,停住吧…”
別讓我再心軟了,因為我不想背叛另壹個人。
“我都不敢相信!”
“Type,我覺得妳先冷靜,冷靜壹下,事情可能不是我們看到的那樣。”
“…”
同時,Tharn不可能知道,最不想被那個人發現的,偏偏他正站在店裏的另壹個角落,那個壹下的士就走進店裏的人,老板娘幾乎要焦慮地拍打額頭,跑過來防止他進去,但Type就簡單地問道。
“姐,Tharn在哪裏。”
也不知道是因為他的眼神太可怕了還是怎麽,Jead姐臉色蒼白,指向店裏只有兩個人坐在壹起的壹個角落。
有個人正在緊緊地抱住Tharn手,而且他怎麽可能沒發現壞對象看那男孩的表情。
他的表情說明了有多麽的擔心那個男孩。
“姐,他是誰啊。”
“額…”這問題Jead姐也不知道怎麽回答,可能因為尼瑪的證據擺在眼前,那混蛋出來找男孩,不是男孩三心二意,而是男孩陰險想要搶別人家的老公。
那個男孩,就算從遠處看過去,也看起來很可愛,雖然身體沒有像他壹樣高大頑強,用Tharn的話來說就是規範,但也沒有瘦小到令人愛惜的樣子,看起來像那種非常好看的男孩,這使得Type更加不愉快了。
妳這是宇宙萬能的嗎。
“Jead姐,那個男孩是誰啊。”
“額,噢,是,是Tharn舊樂隊裏的朋友的弟弟。”
美女不知道剛才從嘴裏繞個彎說出來的話,使得聽著的人想要往那個男孩的臉上揍壹拳,因為Long的話閃現在腦海裏。
舊樂隊朋友的弟弟…就是Tharn的前任。
“小弟可能有事跟Tharn商量,沒有什麽啦,妳冷靜啊。”不管Jead姐怎麽緩和,Type都無法冷靜下來,想要沖進去說清楚,但他知道如果進去…Tharn的這個工作肯定就死翹翹啦。
“我回去啦。”
因為比較害怕這個女人,在這裏惹事不好,於是Type就嚴肅地說,回去之前還跟對方重復說了壹遍。
“別告訴他我來過,我會在家裏跟他聊。”
“嗯,好。”Jead姐松了壹口氣,還好這裏沒有鬧出命案,Type大步走出店,同時拿出手機打給沒幾天前剛換號碼的某人。“Long!告訴我妳所知道的,有關Tharn前任的所有事!”
現在別想讓Type冷靜,就算把他弄去北極,他還是確定會攻擊Tharn。
妳敢背叛我,妳就別想活啦!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47章介紹到這裏了,Type如果不知道整件事情的經過,反而分手才是註定的,任何困難,兩個人壹起經歷,才會更加長久!是妳料的Type,就要對他負責呢!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我有新對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