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攻心計TossakanBar第26篇-可以找壹個跟醫生壹樣的老婆嗎

愛情攻心計TossakanBar第26篇-可以找壹個跟醫生壹樣的老婆嗎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TossakanBar原著小說第26篇! 這對好甜,吵架都是蜜,只是苦了Mark,這會還在難過傷心中!

沒有齒輪徽章的是醫生老婆

[Tossakan]
下午三點多,我和Bar學長在房間裏躺著休息,強調壹遍是躺著休息,只能躺著休息不能玩其他的,哀怨地嘆十次氣。
起初認為嘴上說好了,理解對方了,就能用其他方式交流,讓我們更加理解對方,但也……就那樣了。病人不願意,我也可以讓步,知道他還在生病。
自從我和Mark聊了壹整夜之後,我就大概能明白害怕的感覺是怎樣的了。我覺得自己堅定不移了學長就會有信心,但情況不是這樣的……學長他是真的在害怕我變心。我們談過了,也能很好地理解對方了。吵架是常事,但我希望不要再這樣吵架了,看到學長他哭,真的會死人。
我自己會註意的,學長也會跟我好好說。盡管會有很多人來搭訕,但我的心會跟以前壹樣的在學長他那兒。之前看到的我跟別人說話,不是說我喜歡才去說,如果我不跟他們說話,會對Bar造成不好的影響。有男朋友了就目中無人了?和Bar學長交往了就不在乎粉絲了?我不想讓那些喜歡挑事的人為難我愛的人,也不想那些連續劇裏無理取鬧的Anti飯出現在我的愛情生活中。我愛學長,愛我的人也要愛學長。
Bar學長枕著我的手臂在睡覺,還發著低燒,但學長說他還好,可能是因為趕路沒睡覺和昨晚的事。醫生學長說現在的癥狀是因為休息不足。
我翻過身去撫摸學長的頭發,我已經整整壹天沒有摸過了。盡管只是那樣,但我也要用“整整”這個詞。想念他想得心都要碎了,想跟他說話想得都快死了,但也不敢來。看見學長看我和Mark在壹起的臉色我就更想哭了,但也隨它去了,因為那時候真的還沒做好跟他聊的準備。
“嗯……”Bar學長翻過身來面對著我,纖細的手臂搭在了我腰上,小小的頭埋在我胸前,就又睡過去了。
“好夢。”我緊緊抱住懷裏的人,對他耳語道。大白天就不能做夢嗎?有哪條規定說了不能在大白天做夢的?
喔……
這好像是我曾經聽過而且還不怎麽喜歡的門鈴聲。門鈴聲響起,我哀怨地嘆了口氣。和學長相擁而眠進入甜美夢鄉的美好時光,總是有什麽東西來打擾。
我把Bar學長的頭放到枕頭上,學長他身體微微動了動,但也沒醒過來,是因為他吃的藥有副作用。我放慢動作起身去開門,Vee學長和Pond學長站在那兒。他們看向房裏正睡著的Bar學長,輕輕地點了點頭。
“和好了?”
“是的。”
“妳們吵架了?我以為只是Bar不舒服。”Pond學長疑惑地說。除了學長他的壹些朋友,我和Bar學長的事兒可能沒有誰知道。那時候已經是傍晚了,沒有人在酒店,我認為Yiwaa學姐應該足夠明事理,不會把這件讓自己朋友心裏難受的事兒告訴誰。
“就……吵了,但現在已經相互理解了。”我回答Pond學長,學長他對我點了點頭,又不知道抱怨了什麽,我沒註意聽。
“那他什麽時候會醒?”Vee學長問,看向睡在床上的人。
“大概傍晚的樣子,學長,Bar學長好幾天沒睡覺了。”
“呃……還在學校的時候,他就只顧著為迎新會做準備,來這兒後就沒有再睡過覺,也沒有去看自己準備的迎新會。”說完後,Pond學長搖了搖頭。
“如果他趕在五點醒了,就告訴他把齒輪徽章拿給他的同脈新生。”Vee學長說。
“Bar學長的同脈新生是學弟還是學妹?”我問……如果是學妹,我就叫醒學長。我知道其他人都在,而自己的同脈學長或是學姐不在,會發生什麽樣的事。但如果是學弟就……看Bar學長什麽時候醒了。
“學弟,妳長點心吧。我們學院的女生十個都不到,我們年級有三個,大二有五個,妳覺得大壹有幾個?”說完後,學長擡起手抓住我肩膀,“妳想到了就用高中學的概率來看,Bar有多大機會被分到壹個同脈學妹。”
“那就是說Bar學長的同脈新生是學弟咯?”我問這個外院學長。
“嗯。”Vee學長從答,“要告訴他,不然等會兒學弟會傷心的”。
雖然學弟的事情我在心裏是那樣想的,但我還是對學長們點了點頭。
“Kan……”沙啞的聲音從房間裏傳來,吸引了我的註意,站著的另外兩個人也轉過去看。
Bar學長睡眼朦朧地醒來,像往常壹樣揉著眼睛,疑惑地坐了起來,搖搖晃晃的像個不倒翁壹樣,薄唇輕癟,漂亮的眼睛煩躁地看了過來。
“站在那兒幹什麽……”學長問。可能是因為我太高了,擋住了站在房間角落裏的Vee學長和Pond學長。我對Bar學長笑了笑,閃開讓學長他看到自己的朋友。
“起來了就叫著找老公啊,妳。”說完後,Vee學長走進房間。
“呃……Yiwaa說長臂猿會叫嚷著找老公,沒想到妳這樣的赤鹿也可以。”Pond學長說完後就跟著Vee學長走進來。
“TMD!”在床上的人罵了壹句朋友後,看向了我。我走過去坐在床尾,讓兩個學長站在床邊。
“TMD什麽,吵架的時候說別說他的名字,我不想聽!呵……壹來求和,就怎樣。”
“Kan……Kan。”說完後,Vee學長模仿了Bar學長的聲音。Bar學長的臉紅了,剛醒來眼睛就很腫。壹看到這樣壹張臉,我就想拉過來按在胸口上,還要把兩個學長全都趕出去,但必須要克制住,他的朋友……我的恩人之壹。
“呃……妳們吵架到和好我都不知道。”Pond學長說完後,將不悅的眼神投向Bar學長。
“妳在忙學弟學妹的事情嘛。”說完後,Bar學長把被子拉到大腿處蓋上。
“蓋到脖子上去。”我告訴正看著我的學長。
“混蛋!有老公了妳就知道潔身自好了,以前還經常脫了衣服跟我壹起下遊泳池呢。”說完後,Pond學長輕推了壹下Bar學長的頭。
“Pond!我還病著呢。”Bar學長對朋友呲牙咧嘴道。
“哦喲!我以為被醫生打了針,都好了。”說完後,Pond學長斜著眼看Bar學長。
“如果是被這個醫生打了針,我覺得現在他還站不起來。”說完後,Vee學長看向我,我對學長回以微笑,又看向了Bar學長……Bar學長臉紅了。
“我還沒打針呢,學長,以為會打的。”說完後,我對床上的人甜甜地笑了,Bar學長瞪著眼睛看我,又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妳TMD……妳和他們玩去。”說完後,學長給了我壹個大白眼。
“別……先別調情了,也先別‘打針’,傍晚的時候還要把齒輪徽章頒給學弟學妹們。”說完後,Pond學長在我面前舉起手伸展身體。
“哦是……我都快忘了。”
“忘了,TMD妳們糾纏在壹起,都不出去看看日月。”Pond學長玩笑道。
“就……”
“就什麽……”Vee學長說完後,揭穿到。
“就……我不舒服。”Bar學長低下頭來輕聲說,不想讓朋友開自己玩笑。
"等到活動結束了,就讓醫生‘打針’。”但Pond學長依舊玩笑道。
“妳們TMD……出去,如果來就是為了這個。”說完後,學長指向門口。
“現在不‘打’,讓他自己抓來‘打’。”我對房間裏所有人說,他們聽到了後都別有意味地看著Bar學長。
“哇哦哦哦哦哦!要自己抓……來‘打’呀,朋友。”
“自己‘打’會多痛啊。”
“那要給我講講反饋吶,好讓我給醫生找專屬病人來。”Vee學長和Pond學長來回揶揄Bar學長,讓Bar學長臉紅。Bar學長臉當然紅了,還鉆進了被子裏,但因為剛才Vee學長的那句話,又把臉露了出來。
“專屬個鬼…… 我壹個人,‘藥水’就完了。”Bar學長說得朋友們目瞪口呆,至於我,對著Vee學長和Pond學長的臉,都快笑出了聲。
“Bar,妳TM……”
“這樣也可以?Bar。”
“做了壹定要多講講感受。”
不要忘了打上壹個#實誠的Bar學長#的標簽。
下午五點,開展迎新會最後壹個活動。至於晚上的活動,他們將其稱為聯誼派對,我也不是很懂這個名字,不管什麽都是這個樣子,要這麽多形式幹嘛?
Bar學長穿著大領口圓領衫和破洞牛仔褲從房裏走出來,我掃了壹眼走過去的工作人員,嘆了口氣,打量學長的時尚。
“妳選,是自己去換衣服還是我抓妳去脫。”我抱胸倚在門邊,對Bar學長說。
“什麽……好看的呀。”說完後,學長低下頭檢查自己。
“衣服……領口太大了。”說完後,我用食指鉤住大大的領口,學長他向我走來,掃了我壹眼。
“沒時間了。”
“為什麽喜歡讓我迷戀妳的身體至死。”
“啊……妳……”
“我說真的,我不想讓別人看,只是學長的臉我就想收藏起來,自己壹個人看了,現在又是腿又是脖子的……我要瘋了要死了。”說完後,我看向他漂亮的眼睛,眼下的青黑已經淡去了不少,但還有點紅,因為剛起床。
“呃呃,去換也行。”學長紅著臉說,又進了房間。
壹部分海灘被布置成活動場地,好幾位學長已經為同脈學弟頒發齒輪徽章了,並且已經在同脈裏面報到相互認識了。我身旁的人兒走進去,和大三學長學姐們混在壹起,至於我就去躲開去找自己醫學院的學長了。情侶不壹定要壹直黏在壹起,就算是Kan,也是這樣的。
“和好了?”Na站著看他們在同脈裏報到問。
“嗯……”我輕聲回答,對朋友笑了笑。
“那妳們為什麽吵架?”他繼續問。
“小家夥,別管別人的事兒。”Beem在壹旁說。
說真的,我現在還不知道他們這對小家夥和大家夥的事兒。盡管直覺告訴我他們之間應該不只是朋友,但也沒見他們吃過醋,又或者是這段時間我沒有和他們待在壹起,但隨便吧,不管怎樣都是我的好朋友。
“妳知道他的事情?”是的……Beem知道我的事兒,他正要和Na出去的時候,我打電話給他了,但他沒有告訴別人,這就是他的優點。
“知道……”他輕聲回答Na,為了不打擾到不知道在背些什麽的學姐學長們。
“那不告訴我。”Na撒嬌道。
“我忘了,下次妳問我就是了。”Beem說完後,輕輕地來回搖晃Na的頭。
“妳們怎麽回事,把妳們的關系給我解釋清楚。”我轉過去打量他們,好端端的我就問了出來。
“有眼睛就自己看。”Na那樣說,還對我吐舌頭。他很喜歡這樣吐舌頭,等會兒爸爸我給他咬斷……呃!不行……我有男朋友的舌頭玩兒了。
我看向Bar學長,學長正跟同脈學弟說笑,旁邊是Vee學長和Kla學長。他們正看著在圓圈中心的壹個學弟,這個學弟在同脈裏報到的聲音挺大的,但學長說不夠,那個學弟就又大叫了好幾遍,壹擡起頭來,發現是Mark……昨晚同病相憐的朋友。
他站起來看學長學姐們的時候,身體微微晃動了壹下。奇怪的是,他臉色蒼白,眼睛也是紅的。好幾位學長壹次又壹次地笑話他沒有聲音,但要我說也能聽得見了,我站在這兒都知道他是Yiwaa學姐的同脈學弟。同脈學姐把齒輪徽章頒給他,Yiwaa又把他迎進了同脈裏。行完合十禮後,他還對他的同脈學姐笑了笑,然後就走回去坐在了地上,有氣無力的。
幸好醫學院不流行打針。
“覺得長得好看就可以為所欲為咯!”面前的沙地上傳來壹個洪亮的聲音,是壹個身材不錯的男生在那兒較真。
“他是院之月,學長!”
“他的同脈好帥。”
“哦……同脈好帥!醫生老婆那壹脈是嗎?”Pond學長洪亮的聲音從遠處隨風飄來,讓我的心都抖了下。我伸長脖子向那邊看去,輕笑了出來,那是被Bar學長取代了的院之月,但是……這學期只有院之月嗎?Vee是壹個,要承認的是他確實長得好看,但也沒有我這個Tossakan好看。
“妳知道不!大三的同脈學長沒有齒輪徽章。”Vee學長的聲音傳來,Bar學長在旁邊像往常壹樣被嚇了壹跳,轉過去看朋友責備的臉,又向我看來。
拿-齒-輪-徽-章-給-我。學長他慢慢地做口型,我讀出來是這幾個字。我指著掛在我脖子上的齒輪徽章,學長他連連點頭。
“妳拿去幹什麽了!不用有!”
“嗯!有了就拿去給其他學院的學生。”
“自己的學院的想要拿回去就不給了!”
“他才追了妳兩天就答應他了,都不在乎妳背後的人!”
我覺得情況開始不對了……學長們是在怨恨我什麽嗎?
走向Bar學長,學長他看向自己的同脈學弟,不知道該怎麽辦。Few的大二同脈學長拿著齒輪徽章尷尬地站著,因為沒有被允許把齒輪徽章給學弟。
“如果大三的同脈學長不把齒輪徽章拿來給我,我就把整個同脈的齒輪徽章扣下來。”有什麽關系嗎……Pond學長真的很可惡。
“混蛋……看到別人幸福就喜歡搗亂。”我聽到學長他對自己輕聲抱怨,就走過去站在他身後。
“接下來要怎麽辦?”我耳語道,Bar學長嚇了壹跳,打了我的手臂。
“嚇死我了!”說完後,學長責備地看著我。
“看到了嘛!同脈都快死了,都不在乎。”Pond學長說。
“世界上不止這個醫生會打針。”Vee學長不知道什麽時候走到面前說道。
“Vee,妳混蛋……” Bar學長輕聲說,瞪著自己的朋友,Vee學長也蠻不講理地回看過來。
“去問妳大三的同脈學長,為什麽沒有齒輪徽章!”Pond學長怒吼道,Few嚇了壹跳,看向Bar學長。
“學長覺得只剩他壹個人了嘛!”Bar學長擡起頭對朋友說。
“不,但本來是六個齒輪徽章,想知道妳那個哪兒去了!”
“收起來娶老婆了,齒輪徽章!”我被學長壹個不認識的朋友的話逗笑了,這句玩笑話帶來了壹大片笑聲。
“為什麽沒有齒輪徽章!”
“回答!”
“我沒有齒輪徽章是因為我是醫生的老婆!”學長他大叫著回答朋友。我和學長他的朋友們都啞口無言,至於哀怨地坐著的學弟學妹們也被嚇倒了壹大片,包括要睡著了的Mark。
“妳說什麽!”冷靜下來的Pond學長再壹次問道。
“我沒有齒輪徽章是因為我是醫生的老婆。”說完後,學長臉上揚起了美麗的笑容,從我的脖子上掏出了齒輪徽章。“答案夠明顯了嗎?”
“謔謔謔謔謔!”
“哇哦哦哦哦!”
“真男人!”
“醫生的齒輪徽章!醫生的齒輪徽章!”
“Bar真實誠,哇哦,都承認了!”
起哄聲響起,Bar學長的手也開始抖了,臉也開始紅了。我從Bar學長身後靠近他,擡起頭看向張著嘴巴的Pond學長,摟過學長細腰。
“這枚工程學院的齒輪徽章在醫生我這兒。”說完後,我從學長手裏抓過齒輪徽章,“工程學院的這個男生也是我的……清楚了吧。”說完後,我低頭親吻了Bar學長的頭發,學長他擰了壹下我的手臂來緩解害羞,但也沒嚇到我,整個場地上起哄的人都沒有被嚇到,所有人都在看戲。
“哦喲!羨慕呀!”
“真實的情侶!”
“哎喲!可以找壹個跟醫生壹樣的老婆嗎?”
“我想要Bar學長!”
“Bar學長臉紅了,好可愛啊啊啊!”
“害羞了更漂亮了!”
“哎喲!我好羨慕醫生!”
起哄的聲音比之前響了壹倍,包括學弟學妹和學長他的朋友。起哄聲不是完整的話,從前面和旁邊傳來的起哄聲也聽不懂。站在我面前單薄的人兒轉過來埋在我胸前,試圖躲避整個院系的人的視線。我被Bar學長的樣子逗笑了,對這個學院可能存在的粉絲眨了眨眼。
“我要羞死了,混蛋!”學長他在我胸前說,然後又埋進了我胸前。
我曾經說過這是甜蜜的旅行。
深夜的海灘看起來很安靜也很可怕,不適合今天的氛圍。工程學院機械系的學生們圍坐成三個大圈,中間整齊地擺放著許多各種各樣的飲料。有些人拿著杯子,有些人拿著瓶子,有些人既拿了杯子又拿了瓶子。盡管是被分成了三個組,但是圍坐成的圈子也還是很大。
我坐在Bar學長旁邊,他壹只手拿著壹杯酒,這杯酒壹直在減少,但學弟又會再拿杯新的給他。在等味道極好的飲料時,他另壹只手拿著手機點來點去。我看著整組的人,這組都是學長他的同脈和學長他的朋友,Na和Beem也在這壹圈裏,但是坐在Vee學長旁扭著身子,別懷疑他們的身體,在喝酒這件事上,Beem不輸任何人。
“手機好玩嗎?”我低下頭在這個人耳旁問,這個人因為手裏扁薄的東西就忽視了我。大音量的歌聲讓我們必須要低下頭來聊天,我覺得這很好。我咬了壹下學長的耳朵,學長他耳朵紅了,我就是喜歡那樣的他。
“別欺負我……”他沙啞的聲音響起,還縮著脖子躲開。
“那裏面有什麽,讓我看看。”說完後,我伸手去搶來他的手機。
在機械系學習的Tootsieline
兩小時前
哎喲!讓Dut我抱怨壹下吧。他不是來工作的,他是來宣示主權的。Kan醫生有必要嗎?特別努力來沙美就是為了在整個工程學院的人面前宣布老公老婆屬性。哎喲!這都不是頒發齒輪徽章的迎新會了,而是宣布他們兩人老公老婆屬性的盛會。#要怎麽做才能得到醫生做老公#、#TOSSARA #、#Bar沒有齒輪徽章是因為他是Kan學弟的老婆和Bar Sarawut Tossakan#
394贊 41評論
Yiwaa:他們說話的時候,我都要化成壹灘海水了,身體都要變成潤滑劑了。
Pond paper:三天之內我不會再說這件事了。
pVnn:學院的預算不是撥給我們的,是撥給他們的。
RAFie:可惜我沒有去,為什麽醫生能去。Pond pawee
Tonkla:他借口來工作。RAFie
Praew Praewnpha:Praew要給院長告狀。
Yiwaa:牽住學姐的手,作為長臂猿必須全力支持!!Praew Praewnpha
天空上閃亮的白雲:我不知道怎麽評價,覺得好就去做吧,Kan。
TeeTee不只是很強壯:妳必須要聽聽他們對整個學院的人說的話,寄居蟹聽了都要躲進殼裏了,妳想想看有多令人羨慕。天空上閃亮的白雲
Pandora:誰覺得子宮沒有用,私信我,公開收購給朋友。
Teangnuengwayo:壹從我那兒拿到齒輪徽章,就馬上拿去給別人了,絕交好嘛!克制不住的羨慕。
Lucky man:歡迎大嫂。
So sosay:學弟他是成心的,提到大嫂必須帶上#醫生老婆很大#的標簽嗎?
U unun:朋友去醫院的時候請好好照看。
Yiwaa:我不去醫院,我要像長輩壹樣坐在房梁上。
Pandora:+1,Yiwaa,我都盡量減去手臂和腿上的脂肪了,但還是像Bar那樣的男人搶到了老公。
Bbeam:得到齒輪徽章有多幸福?
Bar Sarawut:有齒輪徽章有老婆更幸福。
“哦!”在忘記了是Bar學長的Facebook的情況下,我點擊評論了,所以我叫了起來。
“什麽?”學長他轉過來問。
“我得意忘形了。”說完後,我把手機遞過去給學長看。
“那又怎樣?”學長他揚起眉毛問。
“怕妳生氣。”
“我的東西就是妳的東西。”說完後,學長把頭靠在我肩膀上,我覺得今天學長他開放得很奇怪。
“是什麽樣的少女心促使妳向老公撒嬌!”Vee學長大叫著問,還把手機舉起來晃,整個圈裏的人都隨之起哄。
“他……他做的!不是我,”Bar學長趕緊否認道,又指向了我。
“那妳躺在他懷裏是怎麽回事?”Yiwaa學姐問。
“我困了……”沙啞的聲音說,擡起頭看著朋友。
我看他的樣子可能不是困了,聲音模糊,眼睛瞇成縫,很明顯是醉了。
“Bar,以前妳這樣,我十分討厭,但現在我覺得令人……”
“學長!”在Pond學長說出讓圈裏所有人都跟著這樣想的話之前,我叫住了他。我說了,有男朋友的人要比所有人都可愛,再看看我的這個男朋友,小臉通紅,嘴唇紅腫,眼睛微瞇,我真想把他抓到房間裏囚禁起來。
“令人怎樣?”Bar學長問自己的朋友。
“起初我也沒有想什麽,壹聽到Pond說,就TMD!”North學長說完後就把酒倒進嘴裏。
“妳是沒看到那天他和醫生在壹起,我陪Daen去找他的時候,TMD……要死了!”
“學長,妳再說我就帶Bar學長回去了。”說完後,我看向疑惑地看著朋友的小家夥。
“不要……不回去,回去幹什麽,還沒醉。”說完後,學長擡起頭來看我。呃……說過了不要這樣做,對我心臟不好。
“呃……擔心過頭了,Kan,我們這些人全都是他的朋友。”Vee學長說完後,看向我。Vee學長旁邊之前是他的同脈學妹,現在旁邊變成了耷拉著腦袋的Mark,兩個人肩膀還靠在壹起。是誰說的討厭他呀,Mark。
“兩個人都舍不得給別人碰,學長,等Bar學長比現在清醒些了,試試讓Na坐到Kan的腿上,搞笑死了。”Beem說完後,看向Bar學長,學長他也擡起頭轉過去看他,說:
“TMD!”然後就把頭靠在我肩膀上了。
“看到了嗎?都還沒做什麽呢。”Na說完後,笑著向我看來。
“先把自己的事兒解決了,妳們,再來笑話我。”學長他那樣說。
“啊,不想讓人笑話,但妳又趴又靠的。”
“妳記得嗎,那天他說如果他膽子大,就和醫生當眾接吻。”
“是今天嗎?朋友。”Pond學長轉過來問Bar學長,Bar學長現在不知道是因為酒精還是因為害羞而臉紅。
“為什麽我壹定要做?”說完後,學長擡起頭看朋友。
“給醫生的夜間福利,還有我們,我們鼓勵妳多久了,是不是因為我們妳們才發生關系的?”North學長說完後,指向Bar學長,又指向我。
“不要……不想讓妳們看。”學長搖了搖頭,再慢慢說道。
“為什麽?就只是親親啊!”North學長叫嚷道。
“親的時候……Kan他……”學長說著說著就緩緩低下頭看自己的手了。
“為什麽……”
“學長,他太糟糕了嗎?”
“呃,我想知道醫生學弟是怎麽吻的。”
“他不是糟糕……而是很帥。”學長害羞道,擡起頭看著朋友。
“帥在哪裏?我說他平常就很帥了。”Kla學長疑惑道。
“就帥在……帥。”學長他說的話把我逗笑了,帥在帥是什麽?
“我只有在親學長的時候才帥嗎?”我在他耳邊問。
“不是!妳別做出壹副不知道的樣子。”說完後,學長擡起頭看我。
“要知道知道嗎?只會說帥。”說完後,我偏過頭等他回答。
“妳帥……帥在我……不止想和妳接吻。嗯……”
學長他說完後,我就低下頭封住他的小嘴,學長他的小手快速地拍打著我的胸口,頭也擺來擺去,因為害怕朋友起哄,但來不及了。是誰讓他壹臉嬌俏,眼睛微瞇地看著我,再加上讓人想要蹂躪他的話。難道不知道我白天起就想這樣做了嗎?這樣說了,很明顯是在懇求我這樣做。
“混蛋!要在這兒上床嗎?”Vee學長的聲音響起後,Bar學長就離開了我的唇。學長他氣喘籲籲地把頭靠在我肩上,不轉過去面對朋友,
“Kan瘋了……”這是學長他對我說的話。
“瘋了是因為學長。”我低下頭對學長他耳語道,學長他把頭在我肩上埋得更深了。
“呃……妳們回房間吧。”Yiwaa學姐說完後,不悅地看過來。
“鬼啊!剛開始我只是路過,這其實是女孩子在接吻吧!主啊!”Lee學長走過來停在圈子旁說。
“啊!今天的Bar很少見。”Tee學長說。
“吻得像是要在這兒吃了對方壹樣,哈!”Pond學長說完後,看過來。
Bar學長不僅不看自己朋友的臉是什麽樣的,還壹臉痛苦。他們說什麽,我都只對坐著扭來扭去地學長笑,笑得跟征服了全世界回來壹樣。
“妳動作起來親醫生的時候,妳呀。”North學長說完後,輕輕地舔了舔自己的嘴。
“我不行了,混蛋North說得我都有畫面了。” Kla學長說完後,起身離開了圈子。
“TMD!別代入Bar的臉,等會兒醫生找去把妳弄死在廁所裏!”Vee學長大叫道。
“我不會代入Bar的臉,讓自己失去興致,Kan的臉可以。”走開的人大叫回來。
“TMD!”趴在在我肩上躲著的人,擡起頭來兇自己的朋友。
“嘿呀!”
“Bar,滿臉都是勾引。”
“不笑話我可以嗎?”說完後,學長他舉起手擋住臉。
“我知道為什麽Bar學長不想讓我們看Kan接吻的樣子了。”Na說。
“學姐也大概知道了,Na學弟。”Yiwaa學姐說完後,擡起頭阻止鼻血往下流。
“他的臉跟接了吻的人壹樣,正常的需求,哪裏奇怪了?”Vee學長說。
“真的,男生接完吻後每個人都是這樣嗎?我的子宮都還在抖。”
“流氓!”Lee學長罵道。
“我沒有耍流氓,我真的是那樣想的”
“妳們夠了!”學長轉過去對朋友說。
“Bar,我的朋友,妳們的臉看起來像是想要繼續。”Vee學長說完後,對我們玩味兒地笑到。
“別笑話我了可以嗎?”學長他回嘴道。“就是因為妳……”學長轉過來對著我不悅地說。
“為什麽啊,妳自己回吻我的。”我說。
“妳親我,我就沒有拒絕過,所以說不想親給別人看。”學長他快速地說。
“為什麽不想讓別看?”我偏頭問。
“妳舍不得讓別人看到我壹臉那樣,我也舍不得讓別人看妳壹臉這樣。”說完後,學長他抓著我的臉擰來擰去,“我不想讓他們看到妳壹臉想吃掉我的樣子。”學長他害羞道。
我不知道接吻的時候或者吻完後,自己的臉是什麽樣,只知道那個時候很憋屈,如果這裏不是沙灘,還有學長他的朋友在,我就想馬上把學長抓來壓在身下。我因為BAR學長的害羞露出了微笑,學長他每壹天都更敢表現了,等會兒我要給他的努力壹份獎勵。
我把手緩緩伸到他單薄的後背,沒有人知道我的小動作,除了被嚇了壹跳的背的主人。學長他把臉轉過來瞪著我,但我也只是回以微笑,再低下頭在他紅紅的耳朵旁邊說:
“那……等會兒我在房間裏做給學長壹個人看好了。”

甜甜的甘蔗水

“別發瘋啊,Kan。”這是我陪Bar學長進房間時,他說的話。
“發瘋是什麽意思?”我擡眉問這個半醉半清醒的人。
“妳要……”學長他說到壹半就低下頭遮掩紅痕,“吃了我。”
“那又怎樣?不能吃嗎?”我在他耳旁說,又咬住他的耳垂。
“呵呵呵!”學長把頭埋在我肩膀上,“是……誰……啊!”
“嗯……別皮。”說完後,我摟住學長的腰,把他拉向我。
“不皮。”學長在我胸膛右邊嘟噥著否認道。
“怎麽不皮,都看見妳皮了。”說完後,我將手伸進放到去他單薄的後背上。學長把我的手拉了出去,擡眼看著我。因為酒精,那雙眼睛紅紅的。
“是誰說的讓我自己來做……”
嗯哼?我挑眉看著這個擡眼看我的人,他害羞地說出這句話。Bar學長站在我面前,細長的手還搭在我脖子上,水潤的嘴唇微張,慢慢說著話,眼神平靜,這真的很撩人。
“說這樣的話是醉了嗎?”我喃喃自語道。但站在面前的人卻聽到了,Bar學長望進我眼睛深處,細長的手順著脊梁而下,
“想試。”短短的壹個詞從漂亮的唇裏傳出。我瞇著眼睛看這個因好奇想嘗試的人,誰要說狡猾,要說趁人之危都隨便吧,甘蔗好不容易進了大象的嘴,難道要站著不動不嚼嗎?
“馬上就教……”
“為什麽我不累。”
“妳又沒有動。”剛結束就來了,Bar啊,Kan也已經好了。
“那起來……去好好躺著,讓我來動。”說完後,我把學長拉起來。
“瘋子!不要了,我要累死了,Kan。”
“啊……真的要來嗎?”看見我準備好姿勢,學長他驚慌地問。
“Kan是個誠實的人。”
說完後,學長他打在我手臂上。我對身下的人壞笑了壹下,輕聲安慰道:“做Kan的男朋友必須要忍受,多痛都不準抱怨,好人。”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TossakanBar原著小說中文版第26章吧!其實這壹篇有床戲來著的,不過為了避免等會被投訴之類的,還是少發壹些,心痛ing!

文章来源:天府泰剧字幕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愛情攻心計TossakanBar第25篇-常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