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15章-不要給教官學長惹麻煩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閱讀泰劇一年生同名原著小說第15章,這裏的劇情拍的好好看,他泰的海邊都好好看,又想說一句,疫情幾時過去啊,讓世界正常運作起來吧!太可憐了!

“Kongphop學弟和M學弟在橘色陣營哦,領完名牌就可以上3號車瞭。”
在工學院的停車場,Kongphop和M一起伸手從Fang學姐那接過名牌,這裡是一年生們集合的地方,集合的時間是早上6點,但是這才5點半就已經有很多人來瞭,熱鬧無比。大傢會來這麼早,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被威脅說車子一旦發動瞭就絕不等人,還有一部分原因是被2天1夜的羅勇海邊之旅給興奮的。
特別是這次活動一年生們不用花一分錢,所有的費用全有學長們掏腰包,他們隻需要拎包出行即可。即便如此,但大傢都心知肚明…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這次的海灘之旅肯定不簡單。
…能確定的是這次的旅行絕不是去吃喝玩樂那麼簡單,背後肯定還隱藏著別的一些目的。
“Fang學姐,這次迎新還會那麼兇殘嗎?”
Kongphop聽到M心有餘悸地試探性問道。
…就是這樣,這次海邊之行的重點,雖被冠上瞭“戶外迎新”的名頭,但即使是刊登報刊頭條都無法幫它洗白。所以也怪不得這些新生們會心生膽怯,還不知道要被學長們整多慘,特別是這次他們還有一場神聖的戰役——“齒輪之戰”要打,更加人心惶惶瞭。作為參與活動策劃的學姐,Fang立馬打消瞭M的顧慮,調戲的語氣中憋著笑意。
“咩…不會那麼殘忍的啦,其實學長他們也隻是考完期中考試瞭想要找借口出去玩而已,你們不用那麼緊張,就當作是去放松的就好瞭。”
聽完Fang學姐的解釋,M環顧瞭一下四周,好像確實是那麼一回事,集合集的挺隨意的,好像大傢一起去參加座談會一樣,很符合大巴車前掛的橫幅“羅勇府生態旅遊產業”,雖然所有的新生們都覺得看起來超假的。
盡管系裡沒有硬性規定每一個人都必須去,但大多數人都還是自覺前來,因為對於工業專業來說這算是大型活動,除瞭各個年級的學長學姐們會來參加外,連畢業瞭的都會回來集合,還有一些老師也會隨行監督。
所以這次出行人數差不多接近300人,大巴車都有5輛之多,按照年級分開坐,但為瞭帶一年生們做活動,一部分娛樂組的學長學姐們跟一年生們的車,還有兩輛學長的私人車跟在大巴車後面,為瞭預防突發情況的發生。
一到規定的時間,所有的車輛都出發瞭,一路向東。但在到達目的地之前,他們中途要先去參觀植物園,為瞭呼應他們生態遊的主題概念。
按照安排,工業系的學生按照名牌的顏色分組坐下聽園區的講師介紹植物,完事後便是讓他們放飛自我自由活動溜植物園的時間瞭,想觀賞花的觀賞花,樂意逗鳥的就逗鳥,一片祥和,其樂融融。但大多數人還是更熱衷於拍照打卡定位,自拍不夠,還要拉著別人一起拍,更令人無法相信的是,如今合照最hot的一組人選,盡然就是當初最令一年生們聞風喪膽的那組人。
“Arthit學長!能和我們一起照相嗎?”
“可以啊。”
大當傢Arthit沖著成群結隊來求合照的迷妹們微笑著,盡情釋放著自己的魅力…不知道這些個妹妹來求合照是沖學長本人,還是對教官隊突變的穿搭反差萌轉瞭粉,畢竟平常的他們都是統一的黑T恤教官服,這次竟然是顏色鮮明奪目的大花襯衫打頭陣,內搭貼身運動背心,下半身配大短褲,外加夾腳拖鞋,除此之外還搭配草編帽加潮牌墨鏡,海灘氣息極其濃重。
不僅如此,教官隊裡的一個個都嘻嘻哈哈歡脫如兔,一改往常的機器人臉,然後一下子變成瞭學妹們爭相追捧的當紅大咖,而別的年級的男生瞬間就過瞭氣,在一旁酸到。
“哎!你們看那幫女生,以前怕教官們怕的要死,現在把嗓子都叫啞瞭。”
“等著瞧吧,等一會兒到瞭海邊,我就脫掉上衣秀出六塊腹肌,讓她們也叫一叫。”
“嚯,六塊還是一塊啊,我看你隻有肚子吧,嘿咦!Kong你也秀啊,脫掉上衣跳進海裡饞一下那些妹子。”
Kongphop一直默默地聽著橘色陣營的小夥伴們討論,當聽到自己的名字後,他才把目光從正在不遠處凹姿勢擺拍的教官隊那裡收回來,然後搖瞭搖頭十分平淡地拒絕。
“不好意思,我不怎麼喜歡下海。”
他說的是真的,因為去海邊和下海完全是兩碼事,從小學開始他就已經不下海玩瞭,他不喜歡自己身上黏糊糊的感覺和海水的咸味,所以每次去海邊,他都隻是在海邊吹吹海風,欣賞風景,放松心情。
“為什麼啊,好不容易來一次就下海玩玩唄,幫忙從教官隊那邊扳回點分數嘛。”
橘色陣營的小夥伴們心中都泛起瞭希望的漣漪,畢竟Kongphop是頂著校園先生光環的人,應該有希望能從女生那裡多爭取回一些分數,特別是在他們專業女生如此稀缺的情況下,一會兒要是全被學長們拐跑瞭可還行。
“還有你想想看,一般女生下水都性感到不行,難道你能放任這些教官學長們在你面前捕獵卻裝作視而不見嗎,這一下瞭海可都是貼身的操作啊,噢咦…我去,***爽!”
這一席讓人充滿遐想的發言引起瞭在場一陣附和與歡呼,但還沒等Kongphop作答,就從背後傳來瞭一個聲音。
“看樣子你們好像很想下海玩嘛。”
當大傢回頭看到一個穿著藍色花襯衫卻面露兇光的人後,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大吃一驚,因為這花襯衫不僅是教官學長的代表,穿這件花襯衫的人還是教官學長中地位最高的那位。
他們完全不知道大當傢Arthit學長是什麼時候來的,但應該是聽到瞭他們在背後暗戳戳的議論教官們,還有他們吹的牛。
“不用擔心,一會我親自安排滿足你們的要求的。”
聽起來好像很好心,但聽的人卻十分恐懼,仿佛胸前被掛上瞭牌子即將被推出去行刑的犯人一樣。大當傢隨後轉身走瞭,留下這群男生低著頭咽著口水準備接受命運的懲罰。
“都怪你瞭咧,你這張嘴真是衰死瞭。”
M埋怨隊友,等下估計真的要如他所願下海“玩”瞭。Kongphop自己也不由得嘆瞭口氣,感到心累,因為即使心裡有一萬個不願意下海,這下都不由得自己瞭。雖然Kongphop已經盡量將心中的不爽隨廢氣一同排放到空氣中瞭,但心裡還是有些壞情緒拖著他不放。
…但也說不出緣由,而且更奇怪的是,他拿它一點辦法都沒有。
Kongphop趕緊搖瞭搖頭想要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趕走,他往回走上瞭自己的車開始繼續趕路,工程學院車隊還需要在路上花幾個小時的時間,直到中午十二點整,大巴車才到達目的地——坐落在海灘邊靜謐的度假村。
Kongphop下瞭車,然後一邊和朋友們一件件地把行李集中起來,一邊掃視觀察度假村內的分佈,這個度假村裡都是一間間的小平房,有活動空地,會議室,綠樹成蔭,椰樹成林,海浪聲在耳畔輕柔回蕩,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海洋味。
等到大傢都下車瞭,一年生們被叫到度假村的大片空地處集合,交代這次進營的各種規矩,因為不是說他們在校外就能夠放飛自我、任意妄為瞭。
…相反的是教官學長們要比以前更加嚴格好幾倍,特別是在安全方面,永遠做到安全第一。
在此之後就是分發房間鑰匙,每一幢住20人,各自拿著自己的行李去放好,然後來吃午飯,為下午的活動好好積蓄體力。下午即將開展的是花式迎新,一年生們會按照顏色被分八組,在不同的活動點輪流參與活動。
說真的,教官學長們設置的活動點並沒有想得那麼難,都是些基礎的活動,像蒙眼摸缸,擦脂抹粉,並沒有強迫一年生們要胡來的意思,真的像Fang學姐說的那樣,以娛樂為主。
就連設在離海邊最近的教官學長們的活動點都看起來十分有趣開心,領頭人大當傢Arthit看起來十分輕松,坐在沙灘椅上和著Not學長的吉他琴聲哼唱,一看到新來的一組一年生們立刻起立“迎接”。
“學妹們過來傘下坐,先聽學長們唱會兒歌。”
大當傢用極其親和的語氣邀請女生們到傘下乘涼,剛好和瞭女生們的心意,不用站在太陽下。隨後大當傢又轉過頭來問今天早上早就被標記過的那組人。
至於你們,想下海玩是嗎,那我就讓你們在海裡玩個痛快,給我脫衣服。”
不管怎麼樣大當傢始終是大當傢,無論外形看起來多親和都好,大當傢的命令依舊不能違抗。所以所有的男生都脫掉瞭學院訓練營的營服,在各路妹子的尖叫聲中走到沙地上,展示自己的身材,這尖叫聲中還有一些是來自部分暗自盯一年生們做活動的學姐們。
接踵而來的是跟童子軍訓練一樣的兇殘的懲罰,先去海裡互攀著脖子做蹲起,然後再在沙地上爬,一會兒打滾兒一會兒狗爬的,搞得一身都是沙子,像是準備要下油鍋的裹滿瞭面粉的豬肉一樣,完瞭又要重新去海水裡泡一次,這樣反反復復。
至於教官,下完命令就回去和女生們唱歌瞭,丟下他們與大海繼續親熱纏綿,一看就知道,這些個一年生們被整瞭,而且想必大傢都心知肚明。
“媽的自己去撩妹,然後故意罰我們讓我們來幫他托逼,明擺著的雙標狗!”
Kongphop聽到朋友罵娘,然後就越看到那些個不用在沙灘上受烈日煎熬的人就越生氣,這也許就是讓他一下子跳起來的沖動根源。
“報告!”
大傢都轉過頭來看聲音的主人,這其中也包括正在跟學妹們聊天的大當傢Arthit,他一點也不奇怪看到這位日常英雄,但他奇怪的是今天的日常英雄跟以往好像不太一樣,這次像是突破瞭他最後的忍耐程度,所以聲音才會如此聲嘶力竭。
“有什麼事兒啊你?”
“我覺得這樣不太公平,你坐在這唱歌,卻讓我們曬太陽、泡海水。”
聽完這一番控訴後,Arthit的眼睛瞪得老大…盡管以前這該死的0062號也跟他嗆過幾次,但這一次的不滿可以說是明明白白的寫在臉上瞭和表現在聲音裡瞭。
“要是連這點小事你都忍耐不瞭,那以後你還能做什麼!”
“我都能做到!學長組織的一些活動我承認很好,但這個活動我並不認為它能對我們有任何幫助,所以我覺得這對我們不公平!”
…宛如被人當眾用細木條抽臉,這一波怒懟最終點燃瞭身為學長那位心中的怒火。
“那要是你什麼都能做的話,我現在就命令你一個人去海裡讓你的頭腦冷靜冷靜,這理由夠嗎!”
整片海灘都陷入瞭沉默,大傢都看向那個被命令的人——先是在原地一動不動地站著,最後還是選擇轉身照做。
Kongphop向海的深處走去,但每一步都是如此的沉重,不是身體,而是心…他心底並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敢這麼頂撞Arthit學長,沒有一丁點緣由,隻是聽到朋友抱怨就莫名其妙的氣到無法忍受,盡管每次朋友們被教官懲罰都會日常抱怨,而他也都聽到耳朵起繭瞭,但這次,他卻比以往的每一次的情緒加起來還要激動,然後一不小心竟然連腦子都不過就哇啦哇啦全懟出去瞭。
…最後的結果就是跟每次都一樣。
他去惹Arthit學長生氣,然後被罰,如此循環往復。說句掏心窩子的話,他想要試著好好跟Arthit學長聊聊,就像學長平時跟他那些朋友們嬉笑聊天一樣,但他並沒有這樣的機會,而且一點也怨不得別人,因為誰叫每次都是他自己作要搞事情呢。
…所以這樣的話,Arthit學長會因此討厭他嗎?
這個問題讓Kongphop突然停瞭下來愣住瞭,他凝視著這已經漫過胸口,連綿不斷的海波,因為懂點水性所以並沒有很驚慌,難道說有時候…他確實要像Arthit學長說的那樣讓自己的頭腦冷靜冷靜?
還在想著,身體就已經開始力行…Kongphop決定閉著眼睛把頭潛入水中,讓清涼的海水來驅趕他內心的焦躁,呼出的空氣化為一連串的小氣泡突突突地冒出海面,小氣泡快要沒瞭,正當他準備再次探出水面的時候,好端端的,突然感覺到有個外力猛地把自己往上拽,一邊拽還一邊大叫著。
“Kongphop!保持清醒,你可別出什麼事啊!”
他冒出水面看到的第一個畫面,就是Arthit學長驚慌的眼神,雖然他並不知道這傢夥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他剛想開口問,卻沒想著開始被強行往岸上拖,所以就變成瞭他又被灌瞭一大口海水,但另一方還沒有要停的意思,又是拉又是扯的硬是把他拖到瞭沙灘上才作罷,搞得他被海水齁得有些缺氧,上瞭岸後身子有點飄,這更是讓正撐著他頭的Arthit越發失措瞭。
“Kongphop,你怎麼瞭!能呼吸嗎?是腿抽筋瞭還是被水母蟄瞭,護士!護士在哪?叫醫護組的趕緊過來!”
大當傢聲嘶力竭的催著醫護組,轉而卻有一個微弱的聲音反而把他嚇瞭一跳。
“呃…學長,我沒什麼事。”
說話的人隨後坐起來就像沒事人一樣,但Arthit卻反駁到。
“怎麼會沒事,我剛才看到你溺水瞭!”
“是我自己潛下去的。”
“哈!?你潛下去幹嗎!”
“因為你說讓我去清醒一下頭腦我就潛下去瞭。”
…聽完這個解釋整個沙灘都沉默瞭。
Arthit不停地眨巴眼睛,總算是把這件事從頭到尾給理清楚瞭,所有說自己專程下海救他,居然是他自己大驚小怪瞭咯?沒錯…是他自己說的讓他下海冷靜一下頭腦,但誰想到他真的潛下去連人影都看不到瞭啊。
…他是瘋瞭吧!他怎麼能真的就這麼下去瞭呢!
之前的擔心瞬間變成瞭憤怒,氣到發抖,大當傢攥緊瞭拳頭大聲呵斥道。
“你是瘋瞭嗎!要是我讓你去死你就真的去死嗎,自己動腦子想想好嗎!”
各種復雜的情緒跟隨著聲音撲面而來,但有一件事很明顯,那就是這是Kongphop在Arthit身上從未見過的一種憤怒,緊接著這樣的場面被十萬火急趕來的Fang學姐帶領的醫護組給打破瞭。
“在哪兒呢,誰怎麼瞭?”
“不需要瞭!夠瞭!活動結束!”
Arthit宣佈停止一切,然後氣鼓鼓的從人群中穿瞭出去,丟下吃瓜群眾在現場一臉懵逼,Kongphop也還坐在沙灘上,直到M過來搭瞭把手,一邊把他拽起來,一邊擔心地問道。
“我去,你怎麼樣瞭啊,ok嗎?”
“嗯,ok。”
“你知道嗎,剛剛我差點被嚇死瞭,還以為你溺水瞭,要不是好端端的Arthit學長突然跳起來第一個沖進海裡,我還不知道你潛進海底不見瞭呢。”
這不經意的一段情節再現,使Kongphop的心裡突然意識到瞭些什麼。
…是,他是不知道在此之前到底發生瞭什麼,不知道Arthit學長到底有多擔心他,但能確定的是…至少,他可以從Arthit學長的行動、語氣…和眼神中感受到。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分享skcp的小說第15章到這裏啦,雖然疫情對於人類是不太好的影響,但是也許對動物們是狂歡,有喜有悲吧,看看上帝怎麽決定吧,我們好好遵守規則,保護自己把!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14章-在教官面前展現精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